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08年10月19日 星期日

【廣播】獨門皇帝小生…趙雷(上)


獨門皇帝小生…趙雷(上)
粟子

李翰祥導演的〈貂嬋〉(1958)在港創下國語片賣座紀錄,大幅提高「邵氏」製作黃梅調電影的信心,願意投資更多人力物力,拍攝一系列歷史巨片。〈貂嬋〉的成功,不僅使李翰祥地位竄升頭牌,林黛二次登上亞洲影后,亦幫助飾演呂布的趙雷(1928~1996),覓得獨步影圈的古裝戲路,成為「邵氏」最倚重的男演員之一。拍〈江山美人〉(1959)時,鐵三角再聚首,儘管焦點仍在林黛,但趙雷的明武宗正德皇也不遜色,穩重演技加上氣派外型,確是皇帝第一人選。
此後,趙雷展開跨越朝代的皇帝之旅,〈嫦娥奔月〉的后羿王(1966)、〈西施〉(1966)的越王句踐、〈武則天〉(1963)的唐高宗、〈王昭君〉(1964)的漢元帝、〈深宮怨〉的清順治、〈猿女孟麗絲〉(1961)的雍正與〈西太后與珍妃〉(1964)的咸豐......甚至息影多年,仍耐不住凌波夫妻懇請,於〈金枝玉葉〉(1980)「重新登基」客串唐代宗,真是名符其實「皇帝小生」。不同於製片家、導演與觀眾的想當然爾,趙雷對自己的「九五運」倒是不解,胡金銓笑他「明知故問」,一語道破:「因為你長得方臉大耳!」

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節目於2008年10月16日播出〈電影筆記:明星回顧「趙雷」(上)及由他與樂蒂主演的「扇中人」〉專輯,下集於2008年11月20日播放。節目音檔將保留45天,歡迎各位朋友透過網路收聽。

收聽網址: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點選10/16
節目摘要:趙雷(上集)、電影〈扇中人〉,下集於2008年11月20日播放
播放歌曲:江宏、靜婷合唱〈江山美人〉的插曲「作皇帝」;〈扇中人〉插曲「差不多」。

本文同時刊登於「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新聞台
該處有更多老電影文章可以欣賞唷!

相關文章:
1.「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獨門皇帝小生…趙雷(下)
2.「玩世界‧沒事兒」【廣播】獨門皇帝小生…趙雷(下)


關於趙雷
本名王育民,河北定縣人,北京出生。19歲赴港,初在證券公司任職,從事黃金買賣等金融業工作。1953年,獲李麗華推薦加盟「邵氏」,首作為王引編導、歐陽莎菲主演的〈小夫妻〉(1954)。相較年紀漸長的王豪、羅維,趙雷高大英挺、年輕爽朗,迅速躍升主角地位,與尤敏主演時裝片〈鳥語花香〉(1954)、〈誘惑〉(1954)、〈殘生〉(1954)、〈零雁〉(1956)及《聊齋》故事「連鎖」改編的〈人鬼戀〉(1954)、〈人約黃昏後〉(1958)、〈紅粉干戈〉(1959)、〈待嫁春心〉(1960)等;亦和新星石英搭檔,作品包括:〈自君別後〉(1955)、小仲馬名著《茶花女》改編的〈花落又逢君〉(1956)、〈水仙〉(1956)、〈蓬萊春暖〉(1957)等,兩人因戲結緣,後結為夫妻。
除尤敏、石英,也與多位一線女星合作,如:李麗華的〈喜臨門〉(1956);林翠的〈移花接木〉(1957)、〈偷情記〉(1959);林黛的〈黃花閨女〉(1957)、〈春光無限好〉(1957)、〈嬉春圖〉(1959)、〈猿女孟麗絲〉;鍾情的〈給我一個吻〉(1958)、〈借紅燈〉(1958)、〈飛來豔福〉(1959);張仲文的〈雙雄奪美〉(1959):丁寧的〈淘氣千金〉(1959)、〈第二吻〉(1960)等,以時裝文藝居多。1957年,李香蘭應「邵氏」邀請來港攝製兩部國語片〈神秘美人〉(1957)、〈一夜風流〉(1958),也由他擔綱演出。
1958年,在〈貂嬋〉中任呂布一角,以討好的古裝造型突圍而出,與林黛主演的〈江山美人〉大獲好評,風流皇帝形象深入民心,攀上事業高峰。〈倩女幽魂〉(1962)與樂蒂搭檔,扮演書生同樣成功,古裝優勢更難動搖,其他知名作品有:〈白蛇傳〉(1962)、〈原野奇狹傳〉(1963)及〈玉堂春〉(1964)、〈王昭君〉等。與此同時,也參演時裝電影,如:〈雲開見月明〉(1961)、民初恐怖片〈夜半歌聲〉(1962)、〈杜鵑花開〉(1963)等。1962年,與友人合組「雷達電影企業公司」,首作為粵語片〈搶老婆〉(1962),妻子石英為此短暫重返影壇。
1963年與「邵氏」約滿,應李翰祥之邀,以二十萬台幣天價來台接拍〈西施〉,同年底與「電懋」簽訂三年合同。因「邵氏」片債未清,「電懋」新片開拍,工作量堪稱全行之冠,〈西施〉劇組為遷就他,拍拍停停,延宕兩年多才完成。六0年代中,身形日漸福態,以古裝片為主,作品包括:〈寶蓮燈〉(1964)、〈賣油郎獨佔花魁女〉(1964)、〈西太后與珍妃〉、〈啼笑姻緣〉(1964)、〈嫦娥奔月〉、〈扇中人〉(1967)、〈原野遊龍〉(1967)、〈蘇小妹〉(1967)及〈紅梅閣〉(1968),也應熱潮拍攝武俠片〈第一劍〉(1967)、〈決鬥惡虎嶺〉(1968)與〈亡命八傑〉(1969)等。1967年,籌組「華聲影業公司」,計畫獨立製片,同時接洽「國泰」電影在台發行事宜,惜經營情況不如預期,一度引發官司糾紛。
七0年代,逐漸淡出銀幕,僅偶爾客串演出。期間,經友人莊清泉介紹,入台北統一飯店任董事兼經理,數年後離開,轉做股票投資。吳宇森導演的〈義膽群英〉(1989),是參演的最後一部電影。趙雷晚年身體欠佳,曾因罹患肺癌進行部分切除,也動過心臟手術。1995年,方逸華屢次力邀復出,為其所轄的「無線電視TVB」拍攝古裝劇,他雖十分動心,唯妻子兒女皆以「擔心過渡操勞」反對,只得忍痛放棄。1996年6月,因中風引發肺炎在港過世,享年68歲。趙雷投入影圈二十餘年,參與電影超過百部,曾以〈西施〉榮獲第四屆金馬獎最佳男主角,為五、六0年代舉足輕重的國語片明星。


影圈機緣
趙雷到港後先投身金融業,本與電影界毫無交集,卻因李麗華慧眼識英雄,成了童話故事裡的「灰姑娘」,於25歲時加盟頗具規模的「邵氏父子公司」。李麗華不僅將小老弟推薦給老闆邵邨人,協助談合同,還在他還是新人時,跨刀合演〈喜臨門〉。
進入「邵氏」後,製片部集思廣益,取百家姓之首「趙」為姓,又期許他能如「大地一聲雷」震動影壇,以「雷」字為名,取藝名趙雷。拍首作〈小夫妻〉時,因緊張影響表現,屬名艾文的影評人在一篇火力稱猛的文章中批評:「趙雷是新人,因為初上銀幕,演技尚生硬得很,尤其是兩隻手的動作有點不知所謂。」雖說肢體僵硬,但北京出身的他,一口標準國語卻受到稱讚,指趙雷「對白還不錯」,整體而言「演來還努力」。
趙雷的外在條件佳,快速累積影迷,和當時尚效力「邵氏」的張揚,成為公司首二男主角人選。兩人曾與尤敏主演〈鳥語花香〉,這也是趙雷、張揚唯一合作的電影。不久,張揚轉投「電懋」,趙雷更穩坐頭牌,與林黛、樂蒂搭配。即至陳厚加盟,趙雷仍在古裝片一枝獨秀,地位極難撼動。

未完待續......


扇中人(The Magic Fan)
導演:唐煌
原著:清蒲松齡《聊齋誌異》〈阿繡〉
編劇:魯愚、李愛山
演員:樂蒂、趙雷、田青、王萊、梁銳、王琛、王遜
首映:1967年3月10日(香港)
出品:國泰機構(香港)有限公司
劇情介紹:
書生劉子固(趙雷)往蓋州探望舅父殷員外(王琛),途中遇上一群姑娘在河畔綄紗,子固被其中一位少女阿繡(樂蒂)吸引,癡望徘徊不去。阿繡故意以歌揶揄書獃子,子固絲毫不以為意,與她相互對唱。子固自誇擅詩會畫、文采皆佳,未料才說完竟一腳踏空,失足墮水,惹得阿繡好笑。

渾身濕透的子固來到舅父家,眾人不解為何這副模樣,書僮劉福(馬劍棠)搶先答:「在河邊看女人,一不注意……噗通!」子固顧及面子,強說是釣魚不慎落水。舅父好奇魚何在,子固身上竟掉下幾條,他樂得稱下酒菜有著落。舅母(王萊)招呼外甥入內更衣,子固掏出母親給舅父的信,卻因濕透而成無字天書。書僮又多嘴:「裡面寫什麼我都知道!」原是劉母請哥哥代子尋覓結婚對象,早日完成終身大事。
舅父聞言,指早已物色良伴,子固卻認為不知相貌性情,怎麼能貿然婚配。舅父不以為然,直言既有父母之命、又有媒妁之言,何來子女挑選的道理!舅母見子固憂心忡忡,趕緊安慰:「年頭不同了,明日請你舅父帶你先去看看。」

隔日,子固與舅父同行,他擔憂女子若是美麗則罷,要是難看該如何?書僮答:「婚姻大事,前世注定,少爺只好聽天由命了!」三人途經酒館,王掌櫃(王遜)熱絡招呼,殷員外一時棋興大發,不顧子固探女心切,笑言「先下幾盤棋再說」。殷員外棋膽足,可惜棋藝不佳,不一會兒已被連罰好幾杯酒。子固見他沈溺其中,乾脆與書僮出去溜達。
兩人東張西望,被路過姑娘(沈殿霞)誤認為登徒子,將子固臭罵一頓。此景碰巧被扇子店內的阿繡目睹,笑聲引起子固注意,一看竟是意中人,書僮故意取笑:「你昨天為他變落湯雞,今天可別變火燒鴨!」子固故作幽雅詢問阿繡姓名,她意有所指道:「小女子姓落,名湯雞!」「喔!原來是落湯雞小姐,小生這廂有禮。」說完,才知阿繡話中有話,一臉尷尬。
子固欲與阿繡攀談,假稱買扇子,但無論拿出哪個,他看都不看就說「不好」,眼睛卻直盯著阿繡。不一會兒,姚老爹請女兒熱酒,自己招呼子固,見他心不在焉,直覺此人不安好心。另一面,子固見不著阿繡,只得向書僮討救兵,他建議少爺不妨直接打躬作揖稱一句「岳父大人」,並說:「臉皮不厚,事情不妙!」要子固放大膽子追求,臨行前又加一句:「公子勇往直前,書僮願作後盾!」


子固回到店內,阿繡直言:「不是找不到適合的!」他卻答:「此一時、彼一時。」見他頻頻搖頭,阿繡不解扇子有何不好,子固稱上面雖畫四大美人,但各個都不比上……儘管沒說下去,意思已很明顯。子固欲買阿繡親手繪製的扇子,阿繡稱尚有一半還未完成,子固自薦接手,於扇面畫一青年男子。阿繡讚子固的「扇中人」十分生動,唯一側帽翅還沒添上,子固遂請小姐落筆。未料才下筆,姚老爹已來到櫃臺,氣罵子固買扇子買到櫃臺裡,阿繡則一時緊張撇反方向……
姚老爹直言子固存心不良,對他非常不客氣,幾把扇子要價五兩。看到阿繡手上的扇面,更不以為然道:「把一翩翩佳公子的帽翅兒都畫倒了,這像甚麼話!」子固向書僮要銀子,「又不是唐伯虎畫得,要五兩!」子固無奈,稱是「討好老丈人」不可不為。
姚老爹見錢眼開,一再推銷其他團扇,子固卻看上阿繡手上搧火的蒲扇。姚老爹再度索價5兩,阿繡見子固面有難色,偷偷將先前銀子歸還,使子固得以「一銀二用」,討得「未來丈人」歡心。然而,姚老爹不久發現被騙,氣罵:「這小子不只調戲女兒,還懂得偷龍轉鳳!」說完更拿大扇子打子固主僕出氣。

暫時死心的子固,回去找還在下棋的舅父,只是他這才轉敗為勝,其他事都拋到九霄雲外,三兩句便打發外甥先回家。子固才離開,姚老爹竟來找殷員外下棋,原來阿繡正是殷員外看中,與子固締結連理的對象。
子固返家,舅母問見到女子沒,書僮又答:「沒有女子,只有扇子!」子固坦言舅父只管下棋,不管親事。舅母十分生氣,幾番叫罵才將醉倒的丈夫叫醒,殷員外稱已與姚老爹約妥,安排兩人明日在「半仙居」見面。


阿繡鍾情子固,不願與人相親,姚老爹先是好言規勸,但見來者竟是昨日登徒子,遂改口道:「若妳真的不願意,那就算了,妳以後可別後悔呀!」阿繡不知相親對象是子固,感謝父親大發慈悲,並在他的催促下快步離開。返家路上,阿繡碰巧遇上與舅父的子固同行,她躲在一旁偷聽,才知與自己相親的人就是意中人。子固向舅父表示心中已有人,殷員外明白姻緣不能勉強,稱子固若真不願意,敷衍那對父女幾句就好。
來到「半仙居」,子固見到姚老爹,才明白相親對象是阿繡。只是,還不及開口,舅父便自作主張推掉,姚老爹本對子固印象欠佳,如今更樂得拒絕。未幾,子固終於「插嘴」成功,直言非常願意結下這門親事,殷員外不明就裡,姚老爹卻謊稱女兒不願。此時,阿繡現身,含蓄表達同意,姚老爹只好答應。

姚老爹與殷員外順利訂下兒女婚事,兩人便於「半仙居」擺下棋譜對弈,子固則與阿繡攜手出遊。行至仙女廟,求得姻緣上上籤,子固笑說婚後立刻能抱大胖兒子,阿繡大發嬌嗔,拿先前兩人合畫的扇子追打。
為了感謝仙女(樂蒂分飾)賜給好籤,阿繡請子固為神像拍去灰塵,並將扇子獻給仙女。恍惚間,子固竟見仙女容貌與阿繡「差不多」,脫口稱從未見過如此美天仙,稱仙女是一朵花,阿繡則是花一朵。阿繡聽子固如此讚賞,內心忿忿不平,要他說出「差不多究竟差在哪」?逼得子固只好邊向仙女作揖,邊讚阿繡比仙女美得多!沒想到,兩人的交談全看在仙女眼裡,她暗暗道:「這個女人真小氣,我要給她一點麻煩!」仙女隨子固、阿繡來到「半仙居」,故意偷換棋局,將殷員外必勝的棋局搗亂。姚老爹不滿被指偷換棋子,與殷員外翻桌子對罵,兩家親家變冤家,不歡而散。


子固回房,一肚子火道:「求得上上籤,卻欲下下事!」隨手將籤詩丟到窗外,反被仙女拾得。子固看著先前買得團扇,看著扇面的繪圖,將自己與阿繡的遭遇和呂布貂嬋、楊貴妃、西施、王昭君等故事結合,氣憤兩人也是有緣無份。舅父、舅母規勸外甥放棄,殷員外更罵阿繡與父親串通詐賭,說到這一甩袖子,竟跑出自己遺失的車馬砲。舅母以為丈夫冤枉好人,還壞了親事,她囑咐子固備好美酒聘禮,趕緊向姚老爹賠不是。
另一面,姚老爹安慰女兒長得像天仙一般,何必非劉子固不嫁!此時他也一甩袖子,也掉下棋子車馬砲,阿繡直言父親一定是順手牽羊,姚老爹百思不解,跳到黃河也洗不清……其實,這一切都是仙女施法所致,儘管先前作法拆散,現在見子固、阿繡情深意重,遂有意讓兩家和好如初。
阿繡進閨房打扮,又憶起子固誇讚仙女貌美一事,認為泥塑木雕的神像怎能與自己相比。聽到仙女耳裡又是氣憤,隨手將扇子丟進水盆,卻聽見一個年輕男子的聲音:「不要,我快淹死了!」仙女叫「扇中人」(田青)出來,更說:「以後你要聽我的話。」扇中人的帽翅反插,一副滑稽模樣,還想偷看阿繡更衣。仙女見狀,索性拿扇子店內的五兩銀子,讓扇中人向阿繡求婚。


扇中人化身富家公子,帶著幾罈好酒前來提親,姚老爹見酒大喜,呼喊阿繡見客。仙女以法力鎖住衣櫃,使阿繡拿不出衣服,藉此牽制她的行動,自己則以阿繡之姿與扇中人見面。假阿繡稱劉公子姓氏不好,既有金又有刀,想必愛錢又會舞刀弄劍,願意放棄與子固的婚約,與扇中人變身的「呂公子」成婚,並說雙口呂吃得開。姚老爹懷疑此人來歷,仙女趕緊補充:「您才見過他,您還說他的帽翅兒……」
姚老爹問何日成親,仙女搶答:「越快越好!」呂公子自稱孤苦伶仃,願意入贅姚家。姚老爹想擇日不如撞日,要阿繡回房更衣,同返姚家莊成親。一切談妥,好不容易換好衣服的真阿繡現身,她誤以為父親要與自己同往殷員外家解釋誤會,喜孜孜上轎。


子固禮趕到姚家,卻得知阿繡將嫁做呂家婦,他聽從舅母的建議,帶著聘禮連夜至姚家莊看個明白。至於阿繡,從父親口中得知即將嫁給呂公子,頓時頭暈眼花、反覆拒絕,卻得到姚老爹「別再三心二意」的規勸。清晨,姚老爹一行來到「半仙居」歇息,阿繡生氣道:「爹,這事兒您要後悔的!」姚老爹卻說是女兒先後悔,並誇呂公子老實可靠、一表人才,就是這個帽翅兒……
阿繡又見仙女廟,藉口向仙女稟報姻緣另配,獨自入內。阿繡感謝仙女賜良緣,無奈現在天各一方,阿繡坦言若無法與子固白首,不惜以死明志,仙女於心不忍,決定招呂公子回扇。只是,即將娶得美人歸的扇中人豈可罷手,趕緊拖著阿繡離開。此時,仙女見子固一行,又變身阿繡,將他引入仙女廟。仙女本想與子固同往姚家莊,勸姚老爹改變心意。沒想到,竟引來子固讚嘆:「妳人比仙女美,心比仙女更美!」氣得她立即消失無蹤。


阿繡回到老家,眾姊妹前來賀喜,卻見她鬱鬱寡歡。阿繡堅持不願拜堂,除非呂公子答應所有條件,不只要珍珠珊瑚綾羅綢緞,還要打點好所有人。呂公子連聘禮都是仙女所賜,哪能做到一堆要求,罵阿繡「敲竹槓」之餘,也只好拆下喜球放棄。
子固的豐厚聘禮送到,卻被呂公子借花獻佛,姚老爹以為他達到阿繡要求,便要女兒信守承諾下嫁。阿繡無計可施,與呂公子拜堂。子固終於趕到,兩人爭搶新娘、怒目相視,逼得阿繡欲以鳳釵自殺。
仙女要呂公子回扇,但他卻抵死不從,堅持要和阿繡洞房,仙女只好再扮阿繡,騙走呂公子。真阿繡雖想嫁子固,無奈已和呂公子成親,見愛侶想自盡求解脫,子固好言勸:「只怪我們沒有緣份。」
呂公子發現阿繡是假,害怕被收回扇中,急急逃往大廳,子固見阿繡欲拿扇子追打,忍痛請他倆珍惜花月良宵。你推我請之際,真阿繡和姊妹們也走至大廳,眾人見到兩個阿繡,莫不驚訝。阿繡分別離開,呂公子尾隨其中一人,卻不小心掉進水裡,仙女順勢將他收回扇中。仙女對阿繡、子固道:「有情人終成眷屬。」並將扇子送還。

阿繡、子固締結良緣,一行人返回仙女廟還願。只有扇中人眼見阿繡另成眷屬,自己卻形單影隻,一臉哀傷地困在扇中。

感謝影友舒適提供影片

2 則留言:

  1. 赵雷演皇帝,真是绝了,就是放在当今,也不知有没有人能出其右?jxjmw2001

    回覆刪除
  2. 我感覺現在的明星偏瘦,也沒那種氣派,譬如此番〈赤壁〉選角,似乎就有順了票房大明星,少了真實感的問題。
    而且一如胡金銓導演所說,想找這麼方臉大耳的人真不容易呢!

    回覆刪除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