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08年12月4日 星期四

【廣播】瓊瑤筆下的同性相吸…〈心有千千結〉


瓊瑤筆下的同性相吸…〈心有千千結〉
粟子

1973年,李小龍電影〈猛龍過江〉與〈唐山大兄〉盤據北市賣座前二,四、五則被張徹的陽剛武打〈刺馬〉和〈四騎士〉包辦,拳腳功夫銳不可檔。一片義氣報仇聲中,導演李行固守文藝市場,以〈心有千千結〉殺出重圍,搶下年度第三,無論電影、主題曲都造成轟動。有趣的是,電影雖以情愛為故事主軸,劇情卻衝突不斷,為情吵、為錢爭,狠狠互相傷害。相較江湖幫派直接動手,男女主角甚或配角的唇槍舌戰同樣拳拳到肉,傷人不輸真刀槍。
甄珍與秦祥林首次合作,加上硬底子演員葛香亭,三人在片中皆是倔強個性,時時迸發爭吵激烈火花。雖然愛情常是異性相吸,常見火爆男戀上柔弱女,但〈心有千千結〉卻是貨真價實的同性相吸,越罵越對味。固執老人欣賞自尊極強的女護士,女護士又與自負驕傲的浪子墜入情網,愛恨情仇深深纏繞,見面就爭吵,離開又相思。觀眾雖忍不住喊煩,視線卻怎麼也離不開,誰叫銀幕這頭的「傻子」偏偏就吃這一套!


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節目於2008年12月4日播出〈電影筆記:回顧全程在台灣拍攝的電影「心有千千結」〉專輯。節目音檔將保留45天,歡迎各位朋友透過網路收聽。

收聽網址: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點選12/04
節目摘要:電影〈心有千千結〉
播放歌曲:〈心有千千結〉同名主題曲兩種版本,分別由尤雅與萬沙浪演唱。

本文同時刊登於「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新聞台
文章網址:瓊瑤筆下的同性相吸…〈心有千千結〉
該處有更多老電影文章可以欣賞唷!


現實妥協
李行對電影一直抱持使命,明明看見賣座燈塔,卻硬往驚濤駭浪的理想前行,為此染上賠錢霉氣,依舊不改志願。不過,李導也有切實際的一面,每當遭遇挫折,他就會重整腳步,往商業需求妥協,藉此重新取得片商投資信心,等待下一次的理念實踐。
1968年,李行根據姚一葦的舞台劇改編為〈玉觀音〉,啟用甫自美國學習電影歸來的陳耀圻為主角,借重他的藝術家氣質,打造一部藝術性極高的作品。上映後,電影雖獲好評,票房卻很失敗。影評人黃仁稱〈玉觀音〉未被大眾接受,使李行「幾乎失去信心」,不得不改變路線,採取票房與良心折衷的辦法,替「聯邦」拍攝歌唱片〈情人的眼淚〉(1968)。一回商業懷抱,立刻得到觀眾支持,〈情〉片大賣,導演也跟著行情看漲,港台競相邀約。
邁入七0年代,李行的理想與麵包終於在〈秋決〉(1971)得到共存,達到難得的票房口碑俱佳。信心點燃後,李行再以歐威、唐寶雲等原班人馬,嘗試拍攝具美國西部風味的娛樂片〈風從哪裡來〉(1972)卻又慘遭滑鐵盧,再度讓李行失去創新勇氣。此時,他選擇以瓊瑤題材重新出發,先以〈彩雲飛〉(1973)獲得成功,再憑〈心有千千結〉攀登高峰。黃仁認為〈心〉片的成功在於主要有二:首先,親情與愛情的交織,很能討好觀眾;其次,李行重視倫理親情的觀念與瓊瑤小說的特徵不謀而合,再經編劇張永祥去蕪存菁,強化主線劇力,造就文藝片理想組合。
與瓊瑤合作的第二部作品〈心有千千結〉,不僅在國片院線映期長達三週,熱潮更蔓延至東南亞市場,為台灣電影開創一波榮景。然而,有得就有失,市場受歡迎之餘,國內一群喜歡李行寫實影片的影評人、記者,卻為他向五斗米折腰的「犧牲」感到可惜。他們對這波賣座電影不予置評,幾部叫座影片無一篇評論,李行對此相當在意,曾經感嘆:「寧願挨罵,也不希望被冷落。」


被迫慢工?
李行向瓊瑤購得《心有千千結》原著電影版權時,故事尚未連載完畢,為不影響後續書籍銷路,瓊瑤在簽約時即要求影片必須在單行本發行後才能上映。一向被時間追著跑的李行,考量男女主角檔期,還是加快腳步,直到接近尾聲,才發現小說尚未出版,難得放慢腳步,從容赴港主持配音工作。反觀年初上檔的〈彩雲飛〉就沒這麼輕鬆,當時為搶農曆年黃金檔,劇組以「急行軍」方式瘋狂趕戲,日以繼夜、精疲力竭,連導演都因此消瘦。悠哉為〈心有千千結〉收尾的李行,回想先前經歷,不免高興自己及工作人員終於「不必忙得那麼厲害」!
拍攝部分於六月初殺青,女主角甄珍立刻與男友謝賢拍拖去;男主角秦祥林則特意延後香港通告,一方面為看全國少棒賽,另一面敲定與台灣幾家片商的邀約。經過四個月滿工細活,電影檔期排在台灣光復節,距離開拍的十個月後。


倔強首選
從〈遠山含笑〉(1967)、〈新娘與我〉(1969)、〈海鷗飛處〉(1974)到〈真真的愛〉(1977),甄珍最擅演自尊心強、有正義感、固執己見的倔強女孩。電影裡,她往往能將強勢與任性拿捏妥當,雖然咄咄逼人,卻能說服觀眾師出有因,理解行為背後的善良動機。〈心有千千結〉中的江雨薇一角,與甄珍的銀幕形象十分相近,精鍊簡潔的台詞、無所畏懼的神色,儼然是瓊瑤筆下獨立自主新女性的代表。甄珍在一系列瓊瑤電影中表現出色,不少人好奇是否特意為她量身訂作。對此,瓊瑤先肯定甄珍演技,認為她演活了書中的角色,但仍坦言「不會為了某位明星來塑造書中的角色」,且寫作時腦中從未浮現甄珍的影子。
不卑不吭的雨薇,使我聯想到另一部瓊瑤原著的電影〈秋歌〉(1976)。由林青霞飾演的董芷荺,同樣是父母雙亡,獨立照顧年幼弟弟的大姊,她的個性和雨薇頗為相近,套用林芳玫博士在其著作《解讀瓊瑤愛情王國》對女主角性格的分析:兩人皆是出身寒微,但是一身傲骨,絕不貪戀榮華富貴。她的動機是純潔端正的,而最後也能得到愛情、財富、地位多方面的酬賞。然而,相對於女主角的識大體,秦祥林在兩部電影中,都是性格暴躁、不成熟的富家子。他雖對雨薇╱芷荺一見鍾情,同時展開熱烈追求,但只要見到她和男性談笑、出雙入對的鏡頭,就立刻誤會兩人有染,罵出水性楊花一類極傷人的四字成語。
瓊瑤電影中,甄珍與林青霞是各有風采的倔強高手,前者總是發出連珠砲抱怨,有時會控制不住情緒,將深藏內心的話脫口而出,一如〈心〉片中耿氏父子形容是「古靈精怪的女暴君」;林青霞則是走冷傲路線,就算滿腹委屈也是語氣平靜地陳述,說完才滾落幾滴眼淚。儘管瓊瑤稱從未以明星形象打造角色,但負責選角的電影公司確是箇中高手,尤其是甄珍在〈海鷗飛處〉、〈一簾幽夢〉(1975)的表現更是難以取代。可惜瓊瑤自組電影公司後,反倒沒有與甄珍合作的機會,也未捧出與她類似氣質的女星。


瓊瑤例外
瓊瑤的愛情世界,戀人往往一見鍾情,難分難捨之際,才遭家長以「門戶不當」理由強烈反對。之後二分之一甚或三分之二的劇情,就纏繞在「溝通→衝突→離家→再溝通……」循環,直到其中一方妥協,愛情獲得圓滿為止。然而,〈心有千千結〉未依循上述慣例,反倒較偏向林芳玫筆下的當代美國小說的情節公式,即「情節的發展繫於解決男女兩性間的矛盾,也就是愛情內部的問題。男女主角間有種種誤會,隨著時間的進展,他們逐漸瞭解對方、接受對方,而自己也有所改變。」
故事開頭,固執老先生立即被女主角收服,離家出走的叛逆兒子也對她「一罵鍾情」,至於總是在故事中擔任必然反對者的父親,〈心〉片裡卻成為助力,對兒子的戀愛樂觀其成。此外,電影裡沒有真實存在的第三者,秦祥林飾演的若塵只有一位曾經論及婚嫁的風塵女子,但始終只聞其名;甄珍的女護士雖有同院醫生愛慕,卻連八字都沒一撇。眼見水到渠成,男女主角卻因接連誤會鬧得不可開交,有時是為維護自尊、有時是誤會對方與他人有染,解開一個的同時,另一個又莫名其妙產生……直到透過旁觀者的善意轉述,才劃下完美句點。不過,電影裡男主角改變的太快,一下從善妒浪子轉型為穩重企業家,因誤會與女友斷絕關係一年,卻因別人的三言兩語低頭認錯等等……是較難說服觀眾的地方。


心結何在
改編小說為劇本時,編劇張永祥剪裁原著枝節,著重主線發展,再透過劇中的對話,揭開男女主角的家庭背景。既然名為〈心有千千結〉,片中應景地讓葛香亭講出「心似雙絲網,中有千千結」的台詞,話雖然有點突然,卻也是不可不為。黃仁分析電影時,亦切題指出:「本片主要人物各有難解的心結,後來逐漸得到化解。雨薇以正直無邪的愛心化解暴烈老人的心結,也開啟孤傲青年若塵的心房……」由此觀察,有「千千結」的人倒不是女主角,而是因重重誤會相互仇視的父子。
由於〈心〉片是甄珍與秦祥林第一次合作,報導一語雙關寫著「初『結』合」,實際上,兩人除了戲裡愛得深刻,戲外倒沒什麼的戀愛花邊或不合傳聞,拍攝過程一路平順。隨著電影大賣,不只讓甄珍穩座首席女星,亦使秦祥林躍升文藝片一線小生,未幾開啟「二秦二林」的黃金時代。值得一提的是,秦祥林無論飾演富家子、大學生或青年才俊,個性總少不了易怒多疑、容易出口傷人……,除了劇作家有志一同,也代表他的外型很適合這類角色,演來特別有說服力。


懷舊台北
〈心有千千結〉雖是講述年輕男女的愛情故事,但因促成兩人相識的關鍵人物…耿老先生身體欠佳、不良於行,除去天母療養院及部分台北街景,大部分都在室內拍攝。比起電影版本,原著小說似乎更有台北感,譬如:瓊瑤將女主角赴「風雨園」的路程細細描寫,經過中山北路、圓山飯店抵達終點陽明山。
印象中,瓊瑤的小說時常會寫出明確地點,令讀者徜徉「不可思議」浪漫愛的同時,也產生一種真實的錯覺,好似故事真有其人。另一面,瓊瑤也在自己執筆的文章中表示:「在我的小說中,彩雲飛、煙雨濛濛、六個夢、碧雲天都是去才真實故事,其曲折其離之處,寫來都令人難以置信,而動人處也在於此。」真亦假時假亦真,這番作家告白,或許讓直腸子的讀者更加困惑吧!


「請問『心有千千結』與『庭院深深身幾許』有幾種排列方式?」高中數學進入深奧的排列組合時,考卷突然出現意想不到的瓊瑤色彩。眾女生們振筆疾書,奮力減掉兩個「千千」和兩個「深深」的重複計數,腦袋容不下任何浪漫幻想。回家後,反覆回想考試內容,嘴巴不自覺唸出「心有千千結」,沒想到卻換來粟媽一陣老歌歡唱:「我心深深處,中有千千結……」妙的是,當時被聯考纏繞的我,腦袋竟開始自動運算歌詞有幾種排列方式,中毒太深太深。
數年後,早已遠離排列組合的我,終於看到鼎鼎大名的〈心有千千結〉,儘管甄秦配,略遜於最偏愛的甄鄧配,卻也稱得上登對。片尾,兩人邊走邊笑的大特寫,配合尤雅的嘹亮歌聲,瞬間將前面近兩小時的爭吵誤解化為烏有。俊男美女加上朗朗上口主題曲,確是文藝片的魅力所在。

參考資料:
1.本報訊,「甄珍秦祥林初『結』合」,《聯合報》第九版,1973年5月8日。
2.本報訊,「水銀燈下 心有千千結 從容收尾 大小兩條龍 紫蘭入鏡」,《聯合報》第九版,1973年6月9日。
3.本報訊,「水銀燈下」,《聯合報》第九版,1973年10月13日。
4.瓊瑤,「電影與我」,《聯合報》第十二版,1974年6月29日。
5.林芳玫,《解讀瓊瑤愛情王國》,台北:台灣商務,2006,頁131~133、135。
6.黃仁編著,《行者影跡》,台北:時報文化,1999,頁177~180、441~445。


心有千千結(The Heart With Million Knots)
導演:李行
原著:瓊瑤
編劇:張永祥
演員:甄珍、秦祥林、葛香亭、紫蘭、武家麒、儀銘、張冰玉、蔡慧華
首映:1973年
片長:101分鐘
出品:大眾電影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劇情介紹:
江雨薇(甄珍)在「天母療養院」任職,一位麻煩老先生三天趕走十一位特別護士,護士長無奈嘆:「雨薇,妳再應付不了他,我們也拿他沒辦法!」雨薇走到病房前,才敲門,裡面就傳出「管你是什麼鬼,進來!」的吼叫聲。坐在輪椅上、脾氣暴躁古怪的病人名為耿克毅(葛香亭),雖然事業成功,兩個兒子培中(高明)、培華(朱磊)卻一心爭奪財產,感情十分疏離,他知道自己去日無多,言行更加不可理喻。
耿老先生追問雨薇身份,她口齒伶俐答:「我是第十二個,你再把我趕走就剛好湊成一打!」大媳婦思紋(張冰玉)不以為然,認為此人如此驕傲,勸父親乾脆「再換一個」。雨薇使出「激將法」答:「好的,那我就去通知倒楣的十三號!」此言一出,耿老先生立刻中計:「服侍我就算倒楣?妳一來就要擺脫我,我就認定妳作這『倒楣』的工作!」見父親允諾不再更換特別護士,思紋嚴肅囑咐雨薇「好好照顧我爸爸」,耿老先生卻一臉不悅反駁:「她又不會謀殺我!」

耿老先生的家人離開醫院,一名年輕男子才緩緩現身,在走廊左右踱步、心事重重。其實,他是耿老先生與外室所生的么子若塵(秦祥林),由於從小遭到不公平的待遇,加上個性倔強好強,對耿家充滿怨恨。數年前,與父親大吵後遭逐出家門,從此斷絕關係。近日,若塵輾轉得知父親病重,儘管有心探望,卻礙於愛恨交織的舊事猶豫不決。
與此同時,耿老先生和藹地向雨薇報告個人基本資料,還和顏悅色問:「妳除了第十二號這個名字,還有別的名字嗎?」聽她自介是「雨裡的薔薇」,耿老先生搖搖頭答:「這名字太軟弱,不太合適妳!」雨薇勸他不妨拿柺杖練習走路,兩人本來互動良好,直到雨薇不解他對媳婦「惡言相向」的態度,才惹得老先生大聲罵:「別批評我的態度!我還不知道能對妳忍耐多久,別讓我討厭妳!」他直言自己已給醫生算過命,最多活不過一年,見雨薇神情驚訝,又補充道:「我就是再活一天,也不願意作個殘廢!」


傍晚,下班的雨薇還未步出療養院,就被守候一天的若塵擋住去路。原來,若塵得知雨薇是父親的特別護士,想向她探聽是否有無生命危險。雨薇詢問若塵身份,他卻神情漠然:「妳別管我是誰,也不要告訴他有人問起過。」儘管頗感困惑,但雨薇直覺他是真心關懷耿老先生病情,誠實答:「據醫生說還有一年好活。」若塵聽完神情凝重。
隔日早晨,耿老先生邊睡邊反覆地唸著:「若塵、你這渾小子、滾回來;小佳、別走……」雨薇轉述夢話,卻換來他怒氣沖沖:「見妳的鬼,妳真該死!」再三威脅不准在自己面前提「若塵」,否則就要她滾出去,雨薇見他蠻不講理,頭也不回推門離開。未幾,兩個兒子與媳婦前來探望,耿老先生正在氣頭上,二媳婦美琦(蔡慧華)忍不住諷刺:「看樣子,我們是來自討沒趣。」丈夫培華接嘴道:「我們來了只惹爸爸討厭心煩,要是若塵來,那您就高興了!」眾人不歡而散。雨薇回到病房,耿老先生頹然躺在床上懇求:「妳不要走,我們會處得很好。」她答應不會離開,但前提是「不許再罵人」。

若塵又在療養院門口守候,向雨薇打聽耿老先生即將出院的消息。雨薇不解兩人關係,沒想到對方竟以「仇人」回答,她雖感困惑,還是選擇誠實以告:「你的仇人可以出院,但還是活不了多久!」若塵氣憤問:「他有的是錢,為什麼治不好?都是些廢物!」激烈言談更添雨薇好奇。另一面,耿老先生透過窗台望見雨薇和一名身型類似若塵的男子交談,遂向雨薇確認身份,並自言自語道:「我還以為是……」「以為是誰?」「仇人!」說出與若塵相同的答案。
耿老先生即將出院,自顧自安排雨薇赴自宅「風雨園」擔任特別護士,她卻以「選擇工作的自由」為理由拒絕,更冷冷地補充:「我不願意再伺候你這個暴君!」雨薇索性開始數落耿老先生的缺點,跋扈、固執、亂發脾氣、亂罵人……,承認自己會忍耐十幾天,只是因為不願意被打倒!聽到這,耿老先生卻忍不住大笑:「妳對我大吼大叫,倒像個女暴君!」他認為兩人個性相似,應該彼此瞭解,雨薇坦白說出坎坷身世……母親在她小時過世,國中時父親也因生意失敗自殺,她只得肩負扶養兩個弟弟的責任。耿老先生聽完,對雨薇更添佩服,希望她再考慮聘僱的請求。
此時,四名兒子媳婦又來報到,大家琢磨著搬回家就近照顧,耿老先生卻恨恨道:「你們怕我死得太慢!當初嫌我脾氣壞,兩個媳婦都不願意同住,現在又要搬回來,不知打什麼鬼主意!」又說大兒子培中透支公司資金、培華拿錢開運輸公司,如今獻殷勤,全是為了自己帶不進棺材的遺產。耿老先生堅持只要護士照顧,思紋不滿:「她們從來不把病人當人!」反倒引來雨薇不悅:「請妳說話不要引起護士的公憤,護士是個神聖的職務,不允許妳侮辱!」立即答應耿老先生聘請。


雨薇來到「風雨園」,讚嘆房子新穎別緻,耿老先生驕傲道:「妳絕對想不到,當初設計這房子的人只有十八歲,沒有受過建築的訓練,他真是一個天才!」雨薇認為此人現在一定是有名的建築師,老先生卻目光凝重答:「不!他什麼都不是!」一旁照顧的李媽(陶述)也是滿面愁容。
李媽帶雨薇熟悉環境,途中在書房看見署名「若塵」的自畫像,雨薇好奇此人身份,李媽坦言他是「三少爺」,也就是老爺口中設計「風雨園」的天才,並說若塵在時家裡歡笑處處,離開後則變死氣沈沈……不久,老爺也來到書房,雨薇見到滿滿藏書佩服道:「在您的王國裡,有了不起的財富!」
晚間,耿老先生和雨薇共進晚餐,雨薇強調自己只是「暫時」在此,隨時都可能被辭退,他連忙搖頭答:「這個家太冷清了,要妳來添點生氣。」「那你應該找他回來!」得知雨薇指得是三兒子,耿老先生剎時怒火中燒,警告只此一次,以後切莫再提。雨薇不忍父子誤會擴大,說出若塵在療養院門口日夜守候,關心父親病情卻不准轉達,她雖不知兩人有何過節,但「他說您是仇人,您說他是仇人。如果我是您的話,我就把他找回來,因為在這世界上,他是唯一關心您的人!」雨薇離開餐桌後,又義正辭嚴地補充:「我接受您這份工作,但是我不接受您這種態度,下次不可再犯!」

李媽為雨薇送來宵夜,不僅佩服這位新來的護士小姐敢對老爺說實話,更希望她能幫忙找回三少爺,雨薇爽朗答:「我只不過隨便說說,其實關我什麼事呢!」深夜,為耿老先生打針,他婉轉問雨薇是否還在生氣,開玩笑道:「妳的脾氣比我還壞,真像我的女兒。」
耿老先生主動向雨薇提起若塵的身世……若塵的母親小佳是自己的秘書,個性善良溫順,從未要求他和妻子離婚。直到誕下孩子,小佳才哭著感嘆他的命運像塵土一樣,所以才取名若塵。若塵上小學後,因為私生子身份而被同學取笑,小佳無可奈何,只好將他留在耿家,自己消失的無影無蹤。
若塵繼承父親的倔強與自負,引來太太和培中、培華嫉妒,誣陷他挪用公款,蓄意離間父子感情,逼得若塵離家出走。耿老先生得知真相,找回若塵,但不久他得知生母小佳在日貧病交迫而死,氣恨父親不肯出手相助。若塵迎回母親骨灰後再度離家,耿老先生隨即病倒,太太也離開人世,他認為一切果真如若塵詛咒,是罪惡和歉咎的結果。
事隔數月,若塵返家探望父親,提出要和比自己大三歲的風塵女子結婚,耿老先生直言:「她是看中我們家的錢,她配不上你!」被激怒的若塵,將母親的悲劇歸罪於父親的偽善,他要以實際行動表示「愛情的本身就是愛情」。實際上,兩人僅同居幾個月,女子還曾向耿家勒索……回顧往事,耿老先生認為前兩次是自己錯,兒子會回來;這次是若塵錯,所以「沒臉回來見我」。


耿老先生約唐經理和朱律師到府,他請雨薇到花園歇息,三人闢室詳談論遺產分配事宜。此時,傭人老李交給雨薇一張寫著若塵地址的紙條道,請她將三少爺勸回來,並說:「老爺聽妳的,三少爺也會聽妳的!」
雨薇來到若塵住處,舉目所及都是他的繪畫創作。雨薇才開口,就被若塵指責不要吞吞吐吐,當她再提出「搬回去」時,若塵更連珠砲式問:「是他派妳來的?叫我回去?」雨薇恢復往日神采,冷靜而堅定答:「是我要你回去,回到你父親身邊。」若塵堅持父子倆是鬥雞,互相怨恨,見面就得頭破血流。雨薇卻戳破他們互相深愛對方的事實,見若塵傑傲不遜,乾脆將所知的往事全部說出:私生子、被女人騙、不肯認錯……惹得他惱羞成怒。臨走前,雨薇還刻意道:「就憑你設計這些東西,你爸爸還說你是個天才,哼!」回到家,一肚子氣的雨薇見到耿老先生自作主張送衣服,自尊心極強的她,把禮物想成是「施捨」,忍不住大發脾氣。耿老先生好言解釋,稱衣服都來自自家工廠,若年輕女孩子都不穿,那衣服賣給誰?
「心似雙絲網,中有千千結。」耿老先生見雨薇若有所思,感嘆若能把心中的結打開,人便沒有煩惱。穿外傳來摩托車聲,知道若塵回家,耿老先生不自覺露出笑容。他本要介紹雨薇和兒子認識,但若塵卻說:「見過,也吵過,她還罵過我!」耿老先生也有同感,兩人戲稱她是「古靈精怪的女暴君」。若塵請求父親重新收留,從今以後不再流浪,父子倆在雨薇的幫助下重修舊好。


若塵的兄長全家大小孩到耿宅,對久別重逢的弟弟敵意極深,培華輕蔑道:「我算計著你該露面了!」眾人取笑若塵被酒家女拋棄,還為女人設計衣服,若塵痛苦地向父親懺悔,比起擁有幸福家庭的哥哥,自己只是個「浪蕩子」。耿老先生稱「好兒子」已有屬於自己的工廠,決定將這個「壞兒子」留在身邊,美琦趁機提出分家,大家話越說越白,若塵氣不過出手,反倒引來不堪辱罵。混亂間,耿老先生險些病發,若塵痛苦自責,父親卻希望他能爭氣。

雨薇難得放假,醫院吳大夫(武家麒)邀約她與兩位弟弟同遊,凌晨更護送與薇返回耿宅。此景看在若塵眼裡,很不是滋味,他一再逼問兩人關係,並以強吻的手段表示對雨薇的愛慕。雨薇對此非常不能接受,她氣罵若塵視自己為花錢就能買到的風塵女子,若他再犯一次,便立刻離開「風雨園」。
隔日,耿老先生稱兒子淋了一夜雨染上感冒,問是否得罪了雨薇,並微笑道:「我知道他的劣根性,遇到妳這樣好的女孩,他是不會放過,也該讓他受點教訓!」雨薇應耿老先生之請去照護若塵,未料他卻惡言相向,並刻意說反話:「我是下流卑鄙的浪子,不值得妳來看,妳請吧!高貴的小姐。」才說完,就見雨薇淚如雨下,若塵才驚覺「下語太重」,誠懇向她道歉。
耿老先生見兒子追求雨薇,內心十分高興,不時鼓舞獻計。正談得高興,培華怒氣沖沖進門,數落哥哥嫂嫂不幫忙調頭寸,耿老先生冷言打斷:「你跟我說這些話有什麼目的?我一毛錢也沒有。」培華見哀求無效,忍不住脫口而出:「要那麼多錢幹嘛,反正你快要……」若塵氣不過,指責哥哥每次返家就為要錢,急著借錢的培華索性大爆發,稱自己是正牌兒子,向父親質問:「你的錢不給我,給誰呀!」培華左一句婊子、右一句雜種,徹底惹怒若塵,兩人扭打一團。情急間,耿老先生病發暈倒,急救不治。


朱律師當眾公布遺囑,開始前特意請雨薇出席。耿老先生將自己個性中的精明與冷酷送給長子培中,相信他能憑此財源滾滾;自私與粗魯則傳給次子培華,可在社會上與人競爭無往不利;倔強自負與熱情給三子若塵,由於此並不足用,於是將克毅紡織廠交給他。哥哥們原本不服,但聽紡織廠負債超過兩千萬,遺產變債務,各個啞口無言,只有若塵佩服父親設計了一個大圈套。
思紋憶起價值數百萬的「風雨園」,朱律師卻稱此處已經轉讓雨薇,但兒子若塵、傭人李媽、老李等有權永久居住。四位兒子媳婦發財夢碎,意有所指污衊雨薇和耿老先生有染,逼得她憤下逐客令。朱律師臨行前,交給雨薇一封耿老先生的信,他感謝雨薇將若塵帶回身邊,儘管「風雨園」會帶來一些風風雨雨,但相信雨薇能以容忍和智慧度過。文末,耿老先生幽默稱兒子浪蕩不羈,千萬得弄清他的戀愛歷史,否則千萬別答應追求……。若塵想看信被雨薇拒絕,令他懷疑兩人確有「秘密」……

為了維持「風雨園」的運作,雨薇重回療養院,不分晝夜當班賺錢。上完小夜班回家,若塵早已等候多時,他語帶妒意道:「平白無故的,讓我負債兩千萬,而這棟房子給了妳!」雨薇直覺被侮辱,與若塵爭辯,卻被他推倒在地。
隔日,雨薇請朱律師將房產轉交若塵,他趁機講破耿老先生的一片苦心,想借此保住房產,又能免去培中、培華覬覦,李媽幫腔道:「老爺指望你們結了婚,『風雨園』不就是兩個人的嗎?」若塵得知真相,四處尋找雨薇,但她就像人間蒸發,沒有絲毫消息,只得日夜在療養院守候。其實,雨薇住進宿舍,特別請護士長勿向若塵透露,刻意與他斷絕往來。
一晚,護士長不忍若塵癡情,告知雨薇住處,若塵流淚認錯。氣氛正好,即將出國深造的吳大夫現身,若塵再度爆發,雨薇一時口快故意稱是「男朋友」,再度不歡而散。


一年間,若塵將全副心思放在經營紡織廠,雨薇也日夜工作,兩人皆不回「風雨園」。李媽藉若塵生日機會,請雨薇返「風雨園」慶祝,若塵原本怒氣未消,直言「不認識此人」,唐經理見狀坦白道:「這些日子都是江小姐暗地照顧你,準備衣服鞋襪,到工廠關心你的身體,只是你不知道……」若塵與雨薇重逢,她笑稱是遵照耿老先生「別讓若塵輕易追上」的指示,兩誤解冰釋、感情更深。
若塵、雨薇訂婚當日,培中、培華卻前來興師問罪,他們認為公司一年前負債,怎麼可能立即還清,肯定是朱律師、唐經理與若塵勾串,侵吞耿家財產。雨薇正氣凜凜,稱兩位哥哥已是百萬富翁,卻為了錢與親人反目,還誣陷她與耿老先生的清白,實在令人不齒。

朱律師交給若塵、雨薇一個耿老先生遺留的箱子,當初定下條件是「若塵還清公司債務」、「和雨薇結婚」,如今兩個皆已達到,才可打開這份「結婚禮物」。原來,裡面是耿老先生的鉅額遺產,留下債務只是要考驗若塵,雨薇佩服父親睿智,兩人決定把財產以無名氏身份捐給慈善機構。朱律師不解,若塵笑答:「總不能事事讓父親看穿,年輕人有自己的主張!」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