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08年11月28日 星期五

【廣播】影迷、明星、藝術家…王丹鳳(上)


影迷、明星、藝術家…王丹鳳(上)
粟子

「我是從一個影迷,走上演員的道路。我很喜歡看電影,小時候,哪怕什麼都要省下來,(就為)去看電影,家裡貼滿了電影明星的照片。」2005年,王丹鳳(1925~)接受電視台訪問,談起少女路上巧遇偶像周璇,自稱就像得到什麼寶貝似的,興奮之情宛如昨日。儘管堅持不露面,聲音卻是宏亮爽朗,不難想像她眉飛色舞的模樣。
與陳燕燕相仿,王丹鳳自幼就對電影產生極大興趣,不只愛看,更打聽與影圈相關的任何訊息。外型條件加上滿滿的熱情,十六歲即躍升銀幕,以〈新漁光曲〉(1941)蜚聲影壇。回顧年輕時快速崛起的幸運,王丹鳳顯得格外謙遜,坦言自己當時什麼都不懂,只是遵循導演的指示哭笑。
「我想只有深入生活,才能瞭解人物的思想情感。」回顧〈護士日記〉(1957)中深深烙印觀眾記憶的白衣天使,王丹鳳沒有丁點高深莫測,只有一分耕耘的樸實簡單。閱讀資料時也發現,不是科班出身、不懂表演理論,似乎是她很在意的遺憾,因此無論參與電影或話劇,總是盡己之能、努力以赴。長達四十年的演藝生涯,雖然口口聲聲「從沒哪個角色演得最好」,實際卻透過不斷的觀察學習、反省累積,由明星蛻變為表演藝術家。


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節目於2008年11月27日播出〈電影筆記:回顧1949年前明星「王丹鳳」(上)〉專輯,下集將於2008年12月25日播放。節目音檔將保留45天,歡迎各位朋友透過網路收聽。

收聽網址: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點選11/27
節目摘要:王丹鳳(上集)、電影〈瓊樓恨〉,下集於2008年12月25日播放
播放歌曲:王丹鳳演唱〈護士日記〉插曲「小燕子」

本文同時刊登於「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新聞台
文章網址:影迷、明星、藝術家…王丹鳳(上)
該處有更多老電影文章可以欣賞唷!

相關文章:
1.「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影迷、明星、藝術家…王丹鳳(下)桃花扇劫
2.「玩世界‧沒事兒」【廣播】影迷、明星、藝術家…王丹鳳(下)桃花扇劫
3.「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無鬼驚悚---從夜半歌聲到瓊樓恨


關於王丹鳳
本名王玉鳳,浙江寧波人,上海出生。十六歲時,經導演朱石麟發掘加入影圈,先後在〈龍潭虎穴〉(1941)、〈肉〉(又名靈與肉,1941)作配角。同年,獲提拔擔任「大成影片公司」〈新漁光曲〉(1941)女主角,與小生黃河搭配,生動展現漁家女樸實真摯的善良性格,從此確立一線女星地位。
太平洋戰爭爆發,孤島時期結束,滯留上海的影星均加入由張善琨與日人川喜多長政主持的「中華電影聯合股份有限公司」,王丹鳳亦在其中,陸續為主演超過二十部電影,包括:〈春〉(1942)、〈合家歡〉(1943)、〈萬紫千紅〉(1943)、〈三朵花〉(1943)、〈凱風〉(1944)、〈丹鳳朝陽〉(1944)、〈紅樓夢〉(1944)、〈鵬程萬里〉(1945)、〈莫負少年頭〉(1945)等。抗戰勝利,為「國華」拍攝〈民族的火花〉(1946),一反過去柔弱美麗的女性刻板形象,飾演愛國思想濃厚、有獨立見解的女教師。期間,自由為各公司拍片,作品產量豐富,如:改編自〈魂斷藍橋〉(1940)的〈青青河邊草〉(1947)、「中電一廠」出品的〈終身大事〉(1947)、與白光合作的〈珠光寶氣〉(1948)及〈愛情愛情〉(1948)、〈無語問蒼天〉(1948)等。
1948年11月,應「長城」、「南國」影業公司邀請前往香港,首作是以京劇「鎖麟囊」為藍本、號稱中國第一部七彩片的〈錦繡天堂〉(1949)。隨後參與馬徐維邦導演的恐怖片〈瓊樓恨〉(1949)、「新時代」出品的〈夜來風雨聲〉(1949)、遠赴泰國取景的〈海外尋夫〉(1950)、以「梁祝」故事改編的〈瑤池鴛鴦〉(1950)與〈王氏四俠〉(1950)等,「長城」出品的〈方帽子〉(1952)為在港拍攝的最後一部電影。
1950年底返滬,隔年元旦與相戀多年的「國華」老闆柳中亮次子柳和清結婚,後為丈夫創辦的「大同影業」主演〈彩鳳雙飛〉(1951)。影片上映不久,上海多家私營電影廠依政府命令併入「上海電影聯合製片廠」,未幾配合國家「公司合營」政策,「上聯」歸屬於國營體制的「上海電影製片廠」。1952年12月,受演員吳茵鼓勵,加盟甫成立的「上海電影廠演員劇團」。數年間,陸續誕下四名女兒,除在趙丹執導的舞台劇「雷雨」任四鳳一角,整三年未拍攝一部電影,打理家務之餘,亦積極參與電影廠主導的下鄉改造運動。
1956年復出,詮釋〈家〉中與少爺相互愛慕,卻因絕望投河自盡的丫環鳴鳳。之後,於陶金導演的〈護士日記〉(1957)詮釋為理想自願到內蒙服務的都市小姐,不僅成功形塑盡忠崗位的護士典型,親自演唱的插曲「小燕子」,亦成為流傳中國的兒歌,其他作品尚有:〈海魂〉(1957)、〈你追我趕〉(1958)、〈春滿人間〉(1959)、〈向陽花開〉(1960)。此外,亦在〈女理髮師〉(1962)改變戲路,以略帶誇張的幽默演技,展現喜劇才華。1963年,接受「西安電影製片廠」邀請,與馮喆合作〈桃花扇〉(1963),飾演才華洋溢且具愛國思想的秦淮歌妓李香君。
文革期間,〈桃花扇〉被批為「十大毒草」之一,身為演員的王丹鳳也難逃批鬥,紅極一時的「小燕子」也被打成「靡靡之音」,遭到禁唱。她與蔣天流、白楊、黃宗英同關一室,身心皆受嚴酷打擊。十年浩劫劃下句點,先於〈失去記憶的人〉(1978)露臉,並與韓非等老牌影星合作推行計畫生育的政策喜劇〈兒子、孫子和種子〉(1978)。1980年,主演電影〈玉色蝴蝶〉(1981),角色跨越少女到老年。
拍罷〈玉〉片,王丹鳳即退休息影,曾獲邀參與美國總統雷根就職典禮,也不時與老同事、影友見面敘舊。1992年,遷居香港,與丈夫共同經營素菜館「功德林」,在餐飲界頗具名氣。1995年榮獲中國電影世紀獎「最佳女演員」,被譽為五0年代最美麗的女明星。


玉鳳丹鳳
文章開頭提到,王丹鳳從小就很愛看電影,房間貼滿明星畫報,周璇、袁美雲和胡蝶都是她的「青春偶像」。小妹妹瘋狂事蹟逐漸傳開,在「天一」、「合眾」擔任演員的鄰居舒麗娟,索性帶她參觀片廠。當天,導演朱石麟一見王丹鳳,即和顏悅色問她有無意願拍戲。作為一位中學剛畢業的少女,美夢成真的她樂不可支,趕緊回家稟告父母。最初,經營旅社的雙親堅決反對,但見女兒苦苦哀求,加上經濟情況不佳,只得勉強答應。
得到同意的王丹鳳立刻與朱石麟見面,經過試鏡,得到〈龍潭虎穴〉裡小丫頭的角色。朱石麟見她在鏡頭前非常搶眼,前途不可限量,唯獨小姑娘的名字「王玉鳳」太俗氣。據王丹鳳自述:「他(朱石麟)說演員很要緊就是個名字,那時候電影廠大家都給我想名字,什麼燕吶……後來還是朱石麟,說什麼都不要,姓也不改,下頭的鳳字也不改,就把那玉字改成丹字,就叫王丹鳳。」朱石麟的丹字來自「丹鳳朝陽」,才子果是才子,異一字即不同凡響,俗氣頓成靈氣,平凡人也成了大明星。


影迷明星
〈新漁光曲〉上映,王丹鳳果真一飛沖天,名滿上海影圈。不滿二十歲,王丹鳳即得到〈紅樓夢〉裡薛寶釵的角色,而林黛玉與賈寶玉,則分別由她少女時的偶像周璇和袁美雲擔任。儘管內心雀躍,卻也擔心演不好,從頭到尾戰戰兢兢。電影上映,導演卜萬蒼稱讚王丹鳳一顰一笑流露大家閨秀的雍容,無論年齡、相貌和氣質都十分貼近劇中人物,令提心吊膽的她信心大增。
四0年代末,王丹鳳來到香港,第一部戲〈錦繡天堂〉又是與偶像胡蝶合作。她回憶這段經歷,仍有著影迷般的雀躍:「胡蝶是第一代影后,過去也看過她的電影。我能和她一起演戲,非常高興,所以就去了香港,那是我第一次見到她,也是我第一次和她合作。胡蝶是老前輩,她平易近人,沒有大明星的架子,我對她印象很好。」時光流轉,1985年,王丹鳳趁赴美機會,順道探望旅居溫哥華的胡蝶,既有再見的欣喜,也有韶光易逝的感慨。


體驗式演技
入影圈幾年,王丹鳳多飾演備受欺凌或癡心追求愛情的「舊社會女性」,隨著新中國成立,電影裡的女主角轉為「工農兵新女性」的天下。重新投入水銀燈世界的她,接到導演陶金的通知,接下與過去截然不同的挑戰—〈護士日記〉。由於主人翁的性格、職業均超乎過往經驗,已有十幾年戲齡的王丹鳳顯得緊張不安。左思右想,她選擇最苦卻最有效的辦法—實地觀察,先不辭千里到地處偏僻的瑞金醫院,再進入鄰近的護士學校。不僅學習簡單的護理、打針,還與護士交朋友,藉此瞭解她們的思想感情。經過一系列「惡補」,真正到內蒙古包頭拍攝時,王丹鳳坦言內心舒坦不少。
若說〈護士日記〉是自我突破的開端,那麼喜劇風格的〈女理髮師〉,則可說是不拘泥銀幕形象的另類嘗試。其實,左派電影對小人物的嬉笑怒罵拍得最入味,即便悲劇如〈馬路天使〉(1937),也能透過略微誇張但不失自然的手法,達到逗笑觀眾與促人反思的雙重目的。王丹鳳主演的〈女理髮師〉也有類似的味道,片中雖有剪雞毛撢子作練習的妙趣場面,仍不忘強調主角對自我職業的認同與尊重,背後亦隱含歌頌勞動者「為人民服務不分貴賤」的政治意涵。
接下〈女理髮師〉劇本,王丹鳳勤跑理髮院,細心觀察、蒐集資料,展現文藝片外的輕喜劇才華。開拍時,她的苦心化為一個看似簡單的反射動作,即以白毛巾撢椅子。王丹鳳將此「習慣」擴展到全片,女主角看到椅子就會下意識地拿布打幾下。「職業病」一再出現,惹得觀眾好笑之餘,也能與生活經驗結合,為笑鬧增添寫實人味。
接拍〈玉色蝴蝶〉時,王丹鳳飾演日籍生物學家,片中她不只得演十幾歲的女學生,還需揣摩異文化的處事態度,與不熟悉的科學領域。為了貼近角色,王丹鳳盡可能找機會與日本女性接觸,瞭解她們的思想觀念,與細部的神態動作。對於這些額外的付出,她似乎毫不嫌苦,反倒念茲在茲,擔心自己演得不夠好。

未完待續......


瓊樓恨(The Haunted House)
導演:馬徐維邦
編劇:烏莫方
演員:王丹鳳、顧也魯、顧而以、洪波、顏碧君、蘇秦、藍青
出品:長城影業公司(香港)
插曲:秋夜曲(王丹鳳)、小小村莊(王丹鳳、顧也魯)
首映時間:1949年12月4日(香港)
劇情介紹:
林護士(王丹鳳)受聘到江南富戶高家擔任看護,她傍晚乘火車抵達,再以馬車接送,踏入大門時,周遭已是不見五指的漆黑。負責開門的僕人,見到來客容貌突然大聲驚叫,扔下燈籠就跑,林護士被驚嚇之餘,也感到一頭霧水。作主聘請林護士的僕人老張(蘇秦),趕緊低聲交代流露恐懼眼神的家丁,轉頭又恢復笑容。高家雕樑畫棟,但人口單薄,夜色中更顯氣氛陰沈詭異,林護士直覺有怪,又見眾人異樣眼光,內心更添疑慮。
老張恭敬地領林護士入大廳等候,隨即上樓向主人通報。她一人獨坐大宅,僕人們仍聚在角落偷看,送茶水的小丫頭也直盯著瞧,還有一位年約三十、穿著傭人裝束的慧姑(顏碧君),以仇視的眼神靜靜觀察。不久,老張帶著面容慈祥的奶媽(藍青)現身,她自稱姓劉,入高家做事數十年,見到林護士不禁情緒激動、眼泛淚光。老張見狀,趕緊打破沈默介紹:「這位就是請來看護我們老爺的林小姐。」劉媽忍不住自言自語:「真有這樣的事情!」


劉媽心情逐漸平復,向林護士解釋高老爺(顧而已)才發病,已經服藥歇息,建議不妨明日再見。前往為看護準備的房間途中,三人又遇上高家表少爺陳耀堂(洪波),耀堂見到林護士,臉色瞬間慘綠,一個字也說不出。劉媽趕緊帶林護士離開,老張仔細說明始末,但他仍不解:「這個看護怎麼長得跟……」老張急急接口:「正是因為長得和我們小姐相像,所以請她來作特別護士,表少爺,你看這個人請得不錯吧!」耀堂卻是一臉怒氣答:「怎麼也不先問我一聲!」但聽老張稱「未說出宅中之事」,便暫時放心離開。
劉媽帶林護士到一間別緻典雅的繡房,她點燃油燈道:「妳就住這一間。那邊隔壁是老爺住房,我就住在這另一邊隔壁,有事儘管叫我。」林護士不解,為什麼給自己住這麼好的房間,劉媽面露淒涼:「林小姐,這原來是我們小姐的房間……」不待林護士追問,尾隨在後的老張趕緊插話:「我們小姐她……出門去了,去一個親戚家裡玩去了!」說完還瞪劉媽一眼,示意她別再多話。


窗外颳起風雨,林護士回想在高宅點滴,不免心裡發毛,只得以桌子板凳抵住房門,才敢更衣睡覺。深夜,她翻來覆去終於闔眼,沒多久又被吹開的窗戶嚇醒,正準備起身,卻聽到由遠而近的柺杖踱地聲。剎那間,另一邊門突然打開,林護士嚇得只能以薄被蓋住全身……她忍不住好奇,掀開一角偷看,只見一名老人朝自己的方向緩緩踱步而來。不一會兒,老人坐到床邊,邊輕拍著她、邊安撫道:「不怕,阿玲不怕……爸爸在這兒,爸爸在這兒陪妳。」林護士動也不敢動,又過了片刻,老人以為她睡了,才依依不捨離開。
隔日凌晨,心有餘悸的林護士不敢再住下去,決定趁早溜走,正經過走道,卻聽見表少爺與慧姑的低聲交談。原來兩人早有私情,耀堂利用女僕作眼線,要她注意新來護士的動靜,慧姑不解:「你不是預備今天回掉她?」耀堂卻不這麼想:「你懂什麼,我後來想過了,讓她在這兒也好。」窗外的林護士既困惑又害怕,見耀堂即將離開,只好躲進另一個房間。未料,裡面竟是昨晚那位精神恍惚的老人,林護士欲奪門而出,卻一把被老人抓住,並欣喜道:「阿玲!妳沒有死,他們都騙我說妳死了!」她被嚇得魂不附體,使盡吃奶力氣才將老人推開。老張與劉媽聞聲趕到,見林護士提著皮箱,高老爺摔倒在地哭喊:「妳不要爸爸啦!」


眾人攙扶高老爺回房間,林護士只得留下。耀堂得知騷動,意有所指吩咐老張:「想辦法留住這位小姐!」另一面,劉媽決定向林護士說明事情原委,時空回到數年前……
病倒的老爺高宗澤,曾是清朝大官,五十歲的時候,妻子過世,痛苦傷心的他便帶著獨生女玲娟(王丹鳳分飾)告老還鄉。高老爺十分疼愛女兒,父女感情很好,直到玲娟愛上音樂教師方秋帆(顧也魯),一切才有所轉變。
覬覦高家財富與玲娟美貌的耀堂,故意將秋帆擬定的辦桑蠶學校計畫,抹黑成奪取高家田產的陰謀。高老爺為此痛罵秋帆,耀堂再火上加油,一旁的玲娟滿腔憤慨,有苦說不出,只好寫一封密函,請劉媽轉交秋帆。深夜,劉媽聽到小姐房裡傳出爭吵,衝上察看,發現秋帆被高老爺、耀堂毆倒在地,玲娟則痛哭失聲。清晨,劉媽再去探視,卻是玲娟上吊自殺的噩耗。高老爺無法接受女兒過世,精神狀態每況愈下。老張苦思對策,無意間發現林護士與小姐容貌相似,便興起請她以玲娟身份安慰高老爺的念頭。


林護士聽完,彷彿看見玲娟可憐無助的身影,老張誠懇道:「老爺的病完全是為了想小姐,現在我們只有妳可以救他!」兩人苦苦哀求,林護士在同情心驅使下答應裝扮成玲娟的模樣。由於劉媽與老張的指導,林護士不只外貌,連談吐舉止的姿態都與玲娟一模一樣,眾人莫不嘖嘖稱奇。
「老爺,小姐回來了!」高老爺回頭,見到久未謀面的女兒,情緒十分激動。林護士本來有些害怕,但既然答應就要作到,她擠出溫柔笑容,臉上全是與父親重逢的快樂。此後,林護士以玲娟的身份終日陪伴高老爺,彈琴唱歌猶如往常,他的病情也奇蹟似好轉。

某天深夜,消瘦的秋帆站在玲娟墳前,他頭髮凌亂、神色頹唐,伏著墓碑喃喃道:「阿玲,妳真的就這麼死了嗎?妳怎麼這麼傻呀!」寂靜間,遠方竟傳來玲娟的歌聲,秋帆覺得奇怪,決定去高宅一探究竟。
秋帆沿著樹藤攀上繡樓,碰巧遇到甫送高老爺回房的林護士。「你是不是那個方老師?」林護士憶起先前的故事,直覺此人就是秋帆,秋帆也由她的口中得知眼前並非玲娟復生,而是為救高老爺的權宜之計。林護士見秋帆癡心可憫,亦好奇箇中故事,便向他詳細詢問玲娟的自殺原因……
秋帆回憶,遭到高老爺斥責後,玲娟透過奶媽交給他一封密函,相約晚上花園相見。兩人不僅互訴愛慕之情,玲娟更告訴秋帆,父親有意將她許配表哥耀堂,但自己寧願跟愛人遠走天涯。深夜,秋帆送玲娟回房,卻遭高老爺與耀堂發現,兩人死命毆打,玲娟拼命阻擋,他才得以逃生,沒想到,隔日卻聽到玲娟自殺的消息。秋帆回想玲娟的言談,不像會尋短的人,懷疑她遭人謀害。林護士對他的推論頗為認同,決定協助秋帆,偵察玲娟的死因。


林護士找機會和耀堂攀談,言語間故意提到玲娟,見他閃爍其辭,且慧姑躲在一旁偷聽,更覺其中有怪。之後,林護士聽見慧姑語帶威脅對耀堂說:「你別忘了自己幹的好事,不要以為就這樣神不知鬼不覺,告訴你,瞞得過別人可瞞不過我!」林護士將這段話轉告秋帆,兩人商量後,遂擬定一個計謀……
夜晚,酒醉的耀堂走到後花園,心想對繡樓裡的林護士不軌。孰料,正當他想循樹枝爬入,突然吹來一陣陰風,一個披頭散髮、滿面血漬的女鬼飄然現身,她氣恨咒罵:「好啊你,你害得我好苦,現在我要你還我命來!」耀堂作賊心虛,急急跪下求饒:「是我不好,是我該死,可是…….表妹,我不是存心……要害妳呀!我實在是一時失手,才…才…把妳掐死,而且這也不是我一個人害妳的。」過了一會兒,耀堂慢慢抬頭,不見鬼影,連忙逃回房間。
與此同時,秋帆在樹叢幫林護士卸妝,原來剛才的厲鬼是她所變。兩人由耀堂口中得知玲娟被殺真相,唯他稱「不是我一個人害妳」,林護士與秋帆決心繼續調查。


林護士回到房間,看到房門輕輕被推開,她立刻躲到一旁、靜靜觀察。只見慧姑拉開床簾,便是一陣猛刺,幾下後才發現只是一團枕頭棉絮。慧姑知道上當,亟欲逃跑,卻被林護士一把抓住,她知道事跡敗露,加上不滿表少爺始亂終棄,便說出謀害玲娟的過程……
那天晚上,耀堂得知玲娟與秋帆在後花園相見,立即向高老爺告發,才引來一陣毒打。深夜,耀堂試圖強暴玲娟,惡行被女方發現,他擔心東窗事發,竟施力過猛將玲娟勒斃。慧姑幫忙耀堂處理屍體,兩人將玲娟偽裝成上吊模樣,以為就此神鬼不知。事後,耀堂答應取得高家財產後娶慧姑為妾,共享榮華富貴,但林護士來後,他卻有意轉移目標,又氣又妒的慧姑決定除去眼中釘,才會在今晚前來刺殺林護士。說完,慧姑又舉起刀,千鈞一髮之際,高老爺奮不顧身以手杖阻止。


慧姑戳破林護士身份,她也承認自己只是複製品,真正的玲娟已遭耀堂殺死。高老爺受創太重而暈倒,眾人忙著急救,耀堂趁機返屋收拾細軟。慧姑不滿男友試圖遠走高飛,索性將房門上鎖,兩人扭打一團,慌亂間推倒油燈,火勢一發不可收拾。萬念俱灰的慧姑將鑰匙丟出窗外,耀堂見狀大吼,但已為時太晚,兩人未幾葬身火海。
至於豪宅主人高老爺,在秋帆的幫助下順利逃出,雖然財務受損,卻讓他看清人性真相。高老爺決定捐出土地,全力支持秋帆辦桑蠶學校的理想,眾人站在燒毀的廢墟中,情緒高昂地宣示:「未來是屬於我們的!」

7 則留言:

  1. 粟子:在“PC Home個人新聞台「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收藏與文字」”得知,好像你的部落格得了大奖,特表衷心祝贺啊!
    王丹凤的电影看的不多,但我对她的印象很好,小的时候看“女理发师”、“儿子孙子和种子”觉得挺好笑的。jxjmw2001

    回覆刪除
  2. jxjmw2001:
    哈哈!目前只是入圍,不過人常說入圍就是得獎,很謝謝您的祝福。
    我日前看了〈兒子、孫子和種子〉,感覺上是很明顯的宣導計畫生育的電影,如您所說劇情輕鬆有趣。比較令我感到特別的是,這部電影是黑白片。想請問您,當時其他出品的電影是否也採黑白,和文革剛結束有關嗎?謝謝。

    回覆刪除
  3. 大陆五六十年代绝大多数是黑白片,彩色电影很少,如五朵金花、甲午风云、我们村里的年轻人等都是彩色片,但现在看来,这些彩色片腿色很严重,不如黑白片耐看。文革期间彩色片逐渐增多,特别是70年代以后基本都是彩色片了。jxjmw2001

    回覆刪除
  4. 《兒子、孫子和種子》是打倒四人帮后的一部黑白片,黑白片在当时已不多了。

    回覆刪除
  5. jxjmw2001:
    感謝您的回答,我看〈兒〉片時發現是黑白的有點驚訝,七0年代末港台基本都是彩色片,黑白幾乎看不到,所以才會好奇為何〈兒子、孫子和種子〉拍成黑白片。
    請問您文革時期都看哪些電影呢?〈白毛女〉或〈紅色娘子軍〉之類的嗎?謝謝。

    回覆刪除
  6. 文革时期大陆其实没拍什么电影,银幕上主要是八个样板戏。那时拍的电影基本都是文革快结束了,如决裂、山花、火红年代、第二次握手等,都是政治性比较强的电影,艺术上价值不大。jxjmw2001

    回覆刪除
  7. jxjmw2001 :
    如您所說,這段時間的電影政治意識強烈,甚至沒什麼修飾,導致藝術價值有限。現在的中國大陸應該已不拍如此「司馬昭之心」的電影吧?

    回覆刪除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