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08年12月27日 星期六

【廣播】影迷、明星、藝術家…王丹鳳(下)桃花扇劫


影迷、明星、藝術家…王丹鳳(下)桃花扇劫
粟子

六0年代初,成立不久的「西安電影製片廠」雄心勃勃,砸下龐大人物力,傾力拍攝古裝電影〈桃花扇〉。將其定位為「翻身片」的「西影」,特地找來隸屬「上影」的王丹鳳飾演李香君,男主角侯朝宗則由「峨影」的馮喆(1921~1969)擔任。
劇組一心求好,苦頭總少不了。為等桃花開,眾人在梅雨季節抵達杭州,還沒等到滿意的桃花,就先體驗旅社滿滿的霉味。導演孫敬堅持寧缺勿濫,大批工作人員常空等一天收工,只為等候理想中的畫面。嘔心瀝血一年,耗資五、六十萬,就等通過政府審查、排期上映,未料,北京竟傳來「國內暫不發行」的噩耗。這似乎預言,悲劇結束的〈桃花扇〉,將帶來出乎意料的劫難……


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節目於2008年12月25日播出〈電影筆記:回顧1949年明星王丹鳳(下)〉專輯,上集已於2008年11月27日播放。節目音檔將保留45天,歡迎各位朋友透過網路收聽。

收聽網址: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點選12/25(下集)、11/27(上集)
節目摘要:王丹鳳(下集)、電影〈桃花扇〉
播放歌曲:〈桃花扇〉插曲(李淑君演唱)

本文同時刊登於「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新聞台
文章網址:影迷、明星、藝術家…王丹鳳(下)桃花扇劫
該處有更多老電影文章可以欣賞唷!

相關文章:
1.「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影迷、明星、藝術家…王丹鳳(上)
2.「玩世界‧沒事兒」【廣播】影迷、明星、藝術家…王丹鳳(上)
3.「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無鬼驚悚---從夜半歌聲到瓊樓恨


文革時,大製作成了「大毒草」,《人民日報》劈頭點名:〈桃花扇〉是為蔣介石反攻大陸招魂,是反革命宣言書,文中批判電影是「藉離合之情寫興亡之感」,替蔣介石鳴冤。攻擊排山倒海而來,孫導首當其衝,反省檢討、刨根痛罵,所有隱私資料都遭公開展覽。工作人員同樣「一體均沾」,先寫批判稿、再寫反省信。事過境遷,〈桃花扇〉的剪輯薛效強女士談起那段風聲鶴唳的日子,苦笑敘述:「批判片子,自己還要作檢討……我為大毒草賣命了,為大毒草出力了。」另一名參與此片的演員崔書鳳,也是心有餘悸:「看報紙,我說這下可完了,咱們都是小毒草。」
另一面,女主角王丹鳳也成暴風中心,遭攻擊是反黨、反革命、反社會主義的「牛鬼蛇神」,一場不齒奸賊叛佞的「罵宴」,卻被說成是罵共產黨。雖然內心是千百個不服氣,但礙於「人在屋簷下」,她只能把所有痛苦吞下,否則「會被他們打死」。清晨,穿著灰大衣、帶著大口罩騎自行車上班,打掃廁所、洗菜洗鍋、賣飯菜,甚至孩子在學校還因「明星媽媽」的黑身份被欺負。一連串的侮辱,讓自小想當拍電影的她「後悔當演員」,因為「不當演員我不會吃這麼多苦」,她反覆喃喃:「那時真是懊悔得不得了、懊悔得不得了……」相較王丹鳳,爽朗帥氣、熱愛演戲的馮喆命運更慘,不只言語攻訐,寫給妹妹的信末了被標示「此人是牛鬼蛇神」,還被以麻布袋捆住拳打腳踢,七孔流血,最後以不明不白的上吊自殺沒了性命。
1982年,平反後的王丹鳳與丈夫前往香港,她感慨萬千:「想不到像我這樣進牛棚、挨批鬥的人,還能坐飛機去香港,這不是作夢吧!」可惜,像馮喆一樣的許多人,沒能撐到撥雲見日。


〈桃花扇〉後,王丹鳳的藝術生命暫時中斷,直到年過半百,才有重返銀幕的機會。由年輕演到老的〈玉色蝴蝶〉,是她在八0年代主演的第一部、也是收山作。為降齡演出女學生,王丹鳳刻意鍛鍊身體、節食減重,完成「返老還童」的不可能任務。工作結束,她自覺精神體力不若年輕,決定退出影圈。
以一位有明星夢的影迷來說,王丹鳳的境遇可謂幸運,第一次去攝影棚就受導演提拔,不久擔綱主角,踏上明星坦途。當然,她清新脫俗的外型與敬業的自我要求,也是成功的重要原因。然而,與多數經過文革浩劫的影人相同,過往的榮耀成為黑線包袱,劇中人的一句話、一個眼神都可能羅織罪名。王丹鳳在批鬥大會首遭點名,純樸農民一句:「那不是演花旦的嗎?」引來哄堂,但她卻怎麼也笑不出來。
六0年代開始,王丹鳳演出的機會已遠少於前期,之後被鬥挨批,整日在衛生間、廚房接受「改造」。相形之下,長她一歲的李麗華卻在香港發光發熱,享受「天皇巨星」寶座。選擇沒有對錯,因為誰也無法預料後果,只嘆成熟鍛鍊的演技,被瘋狂鼓動的時代消磨。


參考資料:
1.王嵐,〈走下銀幕的王丹鳳〉,《檔案春秋》2007年第12期,2007年12月。
2.沈寂主編,《老上海電影明星(1916~1949)》,上海:上海畫報出版社,2000,頁226~229。
3.郭華編著,《老影星‧老影片》,北京:中國電影出版社,1998,頁297~299。
4.趙士薈,《尋訪老影星》,上海:學林出版社,2008,頁252~256。
5.《電影傳奇》之〈桃花扇〉篇:《良辰美景奈何天》上
6.《電影傳奇》之〈桃花扇〉篇:《良辰美景奈何天》下
7.中國寧波網:王丹鳳銀幕下的寫實人生
8.文化娛樂:拜訪王丹鳳,2002年5月19日。
9.北京廣播電視報‧人物週刊:絕代佳人王丹鳳,2006年4月16日。
10.海上電影:王丹鳳
11.百度百科:王丹鳳


桃花扇
導演:孫敬
原著:清‧孔尚任《桃花扇傳奇》及歐陽予倩〈桃花扇〉話劇
編劇:孫敬、梅阡
演員:王丹鳳、馮喆、虞俊芳、韓濤、鄭大年、李倩影
演唱:李淑君(女聲獨唱)、上海合唱團
首映:1963年
片長:116分鐘
出品:西安電影製片廠(中國)
附註:未在中國公映
劇情介紹:
1643年,明王朝的末葉,這是一個朝政腐敗、民不聊生,民族矛盾和階級矛盾交錯發展的動盪年代。在偏處江南的留都—南京……

說書人柳敬亭(周文彬)悲痛講述金陵王朝興衰,聽者不分男女老幼皆感辛酸。河南才子侯朝宗(馮喆)慕名而來,與柳敬亭相互景仰,侯朝宗讚對方寧願餓死也不做朝廷奸賊阮大鋮(韓濤)家卿客,真是人品高潔。東林復社撰寫阮大鋮底細惡行欲貼滿大街小巷,特請朝宗領銜,他幾番謙讓未果,只得稱「當仁不讓」提筆連署。
畫報傳至阮大鋮手上,內容稱他是魏忠賢乾兒、試圖操控朝廷,阮大鋮氣憤復社屢屢與自己作對,將侯朝宗等名字謹記於心,堅持參加祭孔儀式。隔日,前來參加祭孔的書生對文章極為讚賞,直言應對阮大鋮一族起而攻之,朝宗目睹此景十分欣慰。阮大鋮現身孔廟,故意壓低身段,朝宗罵他枉讀聖賢書,為了私利陷害忠良,他卻一臉無奈答:「太不瞭解我的苦心,當日我投身虎口,全是為了保存東林的朋友……」說完撕下寫滿罪狀的畫報,舉動引來眾人圍打,幸得盟弟楊龍友(鄭大年)解圍,才暫時逃過一劫。

楊龍友與侯朝宗一行飲酒閒談,他規勸東林人士「冤家宜解不宜結」。雖然與阮大鋮有兄弟之情,但兩人各行其是,況且盟兄文采洋溢、詞曲上別有才華,「春燈謎」、「燕子箋」等盡是傳世之作,可惜一念之差投身魏忠賢門下。眾人無法接受此種說法,龍友只得改換話題,詢問河南近況。朝宗感慨家鄉哀鴻遍野,外有清兵威脅,國事實不能問:「大明朝的天下,真是風雨飄搖。」
朝宗對江吟唱杜牧的「泊秦淮」,遠處乘船而來的歌妓李香君(王丹鳳)不僅感慨:「不知亡國恨的豈止商女。」朝宗聞聲見人,驚訝於李香君的不俗色貌,忍不住癡癡張望。楊龍友見友人魂不守舍,稱此女是「秦淮河畔第一名妓」、人稱「香扇墜兒」的李香君,詩詞歌賦、琴棋書畫樣樣精通,雖淪落風塵也是孤芳自賞。南京城許多王公貴族對她嚮往不已,卻無一人被她放在眼裡。


大丈夫不能做中流砥柱,那麼何妨效名士風流。侯朝宗在楊龍友帶領下來到「媚香樓」,見過香君的養母李貞麗(李倩影),即說明來意。碰巧今日是香君姊妹們的「核子會」,鄭妥娘(盧俊芳)笑稱就算皇帝老子來也不見。朝宗本欲告辭,卻聽到香君在樓上唱「牡丹亭」,心神響往不已。李貞麗於是獻計,請朝宗拋一件東西到閨房,若上面也拋下核果,即有和香君見面的機會。
朝宗拋上手持扇子,香君見到署名「朝宗」,再見此人相貌,內心十分高興,遂請他上樓一聚。卞玉京(崔書鳳)作勢責備侯朝宗以「扇子會」壞了「核子會」應該受罰,便請他以「香扇墜兒」為題作詩,兩人情意更深。朝宗隨手翻閱香君平日讀書,見她將岳飛以紅筆圈起、秦檜以香火燒去,得知此女忠奸分明,更添佩服。
香君對朝宗禮遇非常,引來楊龍友「姐兒愛俏」的戲謔,香君正色解釋,自己是傾幕侯公子正氣凜然,以復社對抗阮大鋮等人。楊龍友見郎情妾意正濃,願意幫忙籌錢助朝宗梳攏香君……楊龍友將此事告知阮大鋮,未料他竟願意贈送三百兩銀子給朝宗,阮大鋮稱想「悔過自贖」,並以「君子有成仁之美」說服楊龍友,請他想辦法將錢送出。

朝宗與香君大婚,柳敬亭誇讚是才子配佳人,眾人起鬨請侯公子作詩,他決定提筆寫於扇上,贈與香君作為定情之物。隔天清晨,香君感嘆自己是青樓女子,無奈朝宗不知何時就會離去,朝宗卻讚她是「風塵知己」,誓言永不分離。香君好奇聘禮由誰準備,朝宗坦言自己逃難至此、銀兩有限,一切都是好友楊龍友代為籌措。香君認為楊老爺罷官閒居、並不富有,竟會借出如此高額金錢,想必是有求於朝宗,見相公不疑有他,仍勸不妨先問清楚。
朝宗、香君幾番追問,楊龍友才誠實以告,兩人得知玉成好事之人竟是最瞧不起的阮大鋮,皆感羞愧疾首。朝宗自罵糊塗,香君則希望他務必小心,否則將來名聲敗壞、有口難辯!她不顧養母阻攔,稱就是沿街賣唱,也要替相公還錢。香君一番言行,不僅令楊龍友自嘆慚愧,更讓朝宗敬佩不已。
阮大鋮本高興以三百兩買得一個清流,並發送傳單宣揚此事,未料收到楊龍友來信,得知香君退回聘禮,對她懷恨在心。阮大鋮向魏忠賢進讒言,稱東林復社的浪子反對當今聖上,若想權力把持萬代,必須把他們斬草除根!此後,魏忠賢動用錦衣衛逮捕復社成員,侯朝宗本不欲躲藏,但李香君勸他務必投效史可法(易東林)為國效力。朝宗幾番思索,只得在好友安排下,獨自逃離南京。


崇禎自縊身亡,馬士英(孫元勳)、阮大鋮擁立福王在南京建立南明朝,阮大鋮故意推薦秦淮佳人香君,作為贈給黨羽田仰的贈禮。另一面,明朝遺臣起兵,馬相國決定調北面抵禦清兵軍隊抵抗,在前線抗敵的史可法得知消息愁容滿面,侯朝宗勸他千萬不可同意,否則防備空虛,豈不給清兵可趁之機,史可法氣憤道:「這亂命,不可從!」無奈軍隊已大幅調動,令他感嘆:「奸臣誤國!」
與此同時,香君被迫下嫁,養母痛哭求楊龍友幫忙,無奈阮大鋮一心報復,事情似無轉寰餘地。花轎上門,香君寧死不上轎,楊老爺感嘆她「心比天高、命同紙薄」,香君望著定情扇陳述對侯公子永生不變的愛情,養母李貞麗痛哭失聲。未幾,馬相爺手下衝進閨房搶人,香君頭撞桌腳血濺詩扇,楊老爺藉此差遣花轎回府。貞麗不忍香君受苦,再三詢問解決之道,楊龍友只得勸她李代桃僵,自己代替香君嫁給田仰做側室,如此香君可以守節,她也能有個安身立命的餘年。情勢緊急,貞麗只能忍痛犧牲、代替出嫁。
定情扇漸上香君守節不屈的血跡,楊龍友索性以此繪作桃花,成為一把「桃花扇」,香君見自己似桃花命薄,不禁潸然淚下。為香君伴奏的吹笛師傅欲逃離北上,願代她送信給人在江北的侯朝宗,香君幾番思索,決定請師傅將含有千愁萬恨的桃花扇送給朝宗,他即可明白一切。

馬士英、阮大鋮倒行逆施,朝政腐敗不堪。清兵南下,高官紛紛棄城走避,僅有史可法誓死保衛楊州。全力抗敵前,史可法特意遣走侯朝宗等文士,避免無謂傷亡。朝宗回到南京,化名李貞麗的香君等人卻遭阮大鋮手下擄去,強迫她們為馬相國表演取樂。朝宗看著已頹圮的「媚香樓」,回想往事歷歷、黯然神傷。
李香君一行被迫表演,面容嚴肅在後院等待。入酒宴,香君與反串男角的妥娘演唱「燕子箋」,頗得馬相國歡心,未料香君話鋒一轉,指著阮大鋮等咒罵,氣憤他們殘害忠良,導致國家衰敗。馬相國大怒,阮大鋮命手下將香君活活打死,一旁陪同的楊龍友不忍,稱演唱「燕子箋」的名單都是由聖上親點,若傷了重要角色不好交代,馬相國才命人歇手。


李香君被限制行動,侯朝宗也遭逮捕、關入大牢。楊龍友見情勢越來越壞,決定離開南京,行前特來向香君辭行,他勸香君雖罵得過癮,但身體卻得受累,儘管如此,楊龍友還是欽佩她這番轟烈的舉動。香君詢問朝宗近況,龍友感慨現在僅剩史可法一人孤軍奮戰,楊州已朝不保夕。
政局混亂,阮大鋮的寵妾開始搶奪值錢物品。此時傳來史可法殉國,福王與馬相國連夜逃跑的消息,阮大鋮癱軟暈倒。所有人忙著逃命,妥娘前來營救香君;另一面,朝宗不顧復社友人反對,堅持回南京城尋找香君。

妥娘等眾姊妹在道觀辛苦度日,香君舊病未癒,仍堅持到附近山丘望向秦淮河,擔心百姓安危之餘,也盼望與朝宗再見。兩位教唱師傅找到道觀,吹笛師傅將香君的「桃花扇」歸還,稱未找到侯公子、有負所託,眾人不忍香君難過,紛紛安慰她必有與朝宗相逢的一天。香君勸慰大家,在此國破家亡時候,與人生離死別的又何止自己一人,就算能與公子斯首,還有什麼快活?
清廷公布科舉榜單,文人感嘆許多當年復社中堅都成清朝舉人,甚至侯朝宗都在河南中了副榜。消息傳到香君耳裡,直覺有人重傷,不相信像他會忘了國恨家仇而去求取功名,除非太陽從西邊出來……話說至此,侯公子已來到道觀,香君欣喜若狂,急急衝出迎接。


兩人久別重逢,相思一言難盡。然而,當朝宗脫下外衣,眾人才發現他已換穿清裝,香君不可置信問:「你……真是這樣的人!我算是白認識你了!」朝宗無奈:「如今已是江山易主,妳是我的『風塵知己』,妳對我的一番情意,我永世難忘。」香君怒不可遏,將朝宗手裡的「桃花扇」搶下撕得粉碎,她屢屢質問侯公子,當初辱罵阮大鋮,如今自己又如何?有多少人全大節、輕死生?朝宗深情道:「為了妳,我不能死!」香君氣憤:「為了你,我死不瞑目!」
道不同不相為謀,香君決意與朝宗分手,永是大明朝的人。朝宗聞言,只得頹喪孤身離開。香君回想往事,傷痛道:「我好恨!」隨即暈厥。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