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08年12月31日 星期三

【廣播】緊湊炫目追男仔…井上梅次作品〈釣金龜〉


緊湊炫目追男仔…井上梅次作品〈釣金龜〉
粟子

六0年代,「邵氏」已是傲視東南亞的電影王國,為了達成獨佔華語市場的雄心,高層計畫將「邵氏影城」建築為一部龐大但運轉順暢的機器,最高峰期甚至希望每週發行一部影片。當時統籌公司業務的製片經理鄒文懷,不只建立一套有效率的工作辦法、擴充現代化設備,自己培養新血之餘,也從其他國家網羅人才。相較語言相通的台灣或華裔人士,「邵氏」與日本的合作,特別著重編導與技術領域。
「邵氏」陸續以高薪招聘的六位日籍導演,卻非溝口健二、黑澤明等馳名世界的藝術導演,而是學者葉月瑜與戴樂為筆下「高效率的技藝工匠」,即保證影片能維持既快又好且賣座的水準,其中1965年與「邵氏」簽下無時限「百部片約」的井上梅次(1923~)最為鮮明。井上秉持「快速、不超支與觀眾至上」的原則,擅長歌舞、喜劇、動作與青春反叛題材,非常符合「邵氏」的需求與期待。即便有語言不通、文化差異的限制,五年就拍出十七部固定水準的電影,更令人咋舌的是,他實際在港工作時間僅僅一年三個月,期間他仍以日本為家,穿梭往來各片廠間。
1966年底,井上率領副導演、美術指導、燈光師、舞蹈指導、龍虎武師等正式來港工作,不僅為「邵氏」注入日式風格,也是幕後人員學習進步的對象。未幾,由他導演的〈香江花月夜〉(1967)、〈花月良宵〉(1968)大受歡迎,提高公司開拍類似電影的信心,取景橫跨台灣、日本及曼谷的歌舞喜劇〈釣金龜〉(1969)於是產生。有趣的是,〈釣金龜〉由日人執導,女主角何莉莉、丁珮發掘自台灣,外景隊不辭辛勞奔波東亞,皆凸顯「邵氏」當年積極招兵買馬的雄心。

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節目於2009年1月1日播出〈電影筆記:回顧部分外景在台灣拍攝的電影「釣金龜」〉專輯。節目音檔將保留45天,歡迎各位朋友透過網路收聽。

收聽網址: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點選01/01
節目摘要:電影〈釣金龜〉
播放歌曲:〈釣金龜〉插曲「幸福」(靜婷、方逸華、鍾玲玲演唱)

本文同時刊登於「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新聞台
文章網址:緊湊炫目追男仔…井上梅次作品〈釣金龜〉
該處有更多老電影文章可以欣賞唷!


井上難題
1968年春,井上梅次為〈釣金龜〉抵台,聽到記者詢問在「邵氏」工作的最大困難,他面帶笑容表示,許多人以為是語言隔閡,實際並不盡然,因為大家都是從事戲劇表演,比手劃腳之餘,夾雜日語、英語略加講解,很快就能心領神會。其實,井上之所以在港拍片順利,與清一色使用日本工作人員關係密切。期間,他除教導演員稍微麻煩,其餘都可以母語溝通,劇本也以日文撰寫,實際與在日本時差異不大。
除此之外,井上和幾位效力於「邵氏」的日籍導演類似,曾將自己在日本的舊作重拍,如〈香江花月夜〉、〈青春鼓王〉(1967)及〈花月良宵〉即分別改編自〈東京灰姑娘〉(1954)、〈喚風的漢子〉(1957)和〈想跳舞的晚上〉(1963)。或許正因為完全拷貝在母國的劇本與工作模式,介紹他到香港「邵氏」的日籍攝影師西本正(中文名賀蘭山),就曾批評井上梅次的「邵氏電影」帶有濃厚日本味。雖說當初延攬井上就為這股異國風,但對大連長大的西本而言,卻覺得矯枉過正,使志在站上華人電影龍頭的「邵氏」,作品卻是講中文的東洋拷貝品。
工作未曾遭遇難題,井上卻坦言對「拍戲以外的事務」感到困擾,這似乎與他和「邵氏」高層偶有爭執的傳聞不謀而合。據曾與他共事的攝影師表示,外型斯文清瘦的井上梅次是軍人脾氣、剛硬倔強,與其他行事低調的日本導演不同,有自己一套行事作風,「不取中文藝名」就是一個具體例證。
當時幾乎所有在「邵氏」的日籍人士都取中文名,如此可減少爭議,容易打進華人市場,譬如:導演〈狂戀詩〉(1968)的楊樹希、本名中平康;導演〈殺機〉(1970)的穆時傑、本名村山三男:導演〈椰林春戀〉(1969)的史馬山、本名島耕二;攝影師華克毅、本名若杉光夫;攝影師龔慕鐸、本名宮木幸雄……。然而,井上梅次卻不顧反對以真名示人,由於這份堅持,使他的知名度隨影片由日本延伸至香港等華語電影市場,成為六0年代末赴港拍片的日籍導演中,令人印象深刻的一位。


現代神話
〈釣金龜〉開頭,甫以歌曲「幸福」闡述個人理念的三位女主角,一回後台即大剌剌談論愛情觀。形象與都市摩登劃上等號的何莉莉與走迷糊肉彈路線的丁珮皆是拜金主義,後者舉出全家人擠在鴿子籠過活的苦境,強調結婚對象不論老醜,只要有錢就好的堅持;至於秦萍飾演的小可憐,本來想平凡的幸福,未料小職員男友慕虛榮娶經理女兒,逼她決定嫁給更富有的人報復。基於不同原因,穿著入時的主角們,都想藉著這趟東南亞之旅,找到符合條件的金龜婿。
女孩們經濟狀況普通,卻日日穿著時髦套裝現身,搭飛機、住豪華旅社……生活似比真正的千金還自由舒服。更有甚者,三位歌舞女郎似乎不怎麼專業,不大需要練習,不需應付討厭客人,動作不很一致,有時還出點小錯,如此照樣大受歡迎。相較她們,號稱邊打工邊流浪的金峰更神,自信滿滿、膽大過人,三兩下就被開除,沒幾天就換一個國家!?好險最後真相大白,窮小子有個首富老爸,否則年輕人看完都追尋理想去「流浪」,豈不真成流浪漢?
欣賞〈釣金龜〉時,腦海浮現另一部同樣奔波各國拍攝的〈空中小姐〉(1959)。兩片電影都有不少歌唱場面,也安排珠寶走私的劇情,但比起葛蘭走到哪唱到哪,何莉莉等人的歌舞秀、砸蛋糕甚至與惡人打鬥的場面更顯炫目誘人。〈空中小姐〉對異國的嚮往,在〈釣金龜〉轉變為聲色娛樂與追逐浪漫愛的背景,香港邂逅、台灣戀愛、日本定情、曼谷結婚,夢工廠化想像為可能,成就觀眾眼前的現代神話。


六生六旦
井上梅次擅長歌舞、喜劇、青春甚至諜報、奇情動作片,更能將眾多元素融合在一部電影,作品往往目不暇給,劇情轉折一波接一波。〈釣金龜〉與〈香江花月夜〉類似,採取六生六旦、三條主線的安排,儘管井上曾表示最喜愛的香港演員是陳厚與何莉莉,但感覺兩人在〈釣〉片中分配到的故事,不若秦萍、金峰與丁珮、張佩山特別。
何莉莉飾演的角色從頭到尾視陳厚為「第一也是唯一」的結婚對象,雖然她也曾迷惑於老富翁的厚禮,但也只是為讓愛人嫉妒的假戲;陳厚無疑是喜劇高手,面臨二美爭奪、誰也不想得罪的尷尬橋段尤其出色。只是兩人雖演得好,但劇情沒爆點、角色沒火花,印象中就是不停地擁吻而已。秦萍與金峰一對,則是灰姑娘夢想成真,女方本決定放棄發達夢,下嫁有理想的窮青年,沒想到意外中宇宙大獎,男友竟是富翁之子,反差似有好人有好報的教育意義。秦萍在棒球場告白一段樸實感人,可惜同樣與年長許多的金峰不過電。至於丁珮和張佩山,竟然扯上珠寶走私與國際秘密警探,丁珮詮釋帶傻氣的善良豔女恰到好處,張佩山雖嫌僵硬,卻符合警探該有的神秘與冷靜。說實話,我個人很期待這條線的發展,無奈第三主角戲份較少,兩人被惡徒綁架的戲碼,還來不及營造氣氛,就趕來營救的另外四位打斷。
〈釣金龜〉裡情侶檔不過電的問題,透露六0年代的「邵氏」男女演員發展不均的事實,即年輕女星如雨後春筍,有票房號召力的男明星卻後繼無人。既然新不如舊,年近四十的陳厚和金峰只得繼續粉墨登場扮「年輕人」,擔任世故經紀人的前者,戲外已是這些小姑娘口中的「叔叔」;片中蹦蹦跳跳談「年輕人的遠大志向」的金峰,雖說外型看不出差異,內心仍不免嘀咕。


排名之爭
啟用三位女主角的〈釣金龜〉,勢必面臨排名問題,剛加盟的丁珮好處理,何莉莉與秦萍則成拉鋸。當時受「邵氏」力捧的何莉莉自然掛頭牌,但以秦萍的資歷,排第二又有些吃虧,以致不少女星為她抱不平。從戲份、站位與搭配的男明星來看,何莉莉確是第一女主角,她的票房號召與明星魅力也足以擔綱任務;秦萍雖然外型佳,也曾與張燕、邢慧被公司送至日本進修舞蹈,但始終難脫楚楚可憐的小家碧玉氣質,無奈六0年代中期以後,這種類型不如俏皮或冶艷吃香。
電影即將上映,傳出「邵氏」有意調動順序,將秦萍拉至首席,造成轉變的原因,主要是何莉莉不時與公司意見相左,使高層對她有些感冒。然而,這種想法只是曇花一現,畢竟何莉莉怎麼看都是最有氣勢的領銜明星。


台灣取景
1968年4月,「邵氏」宣布將加重在台拍片業務,〈釣金龜〉是此政策下的首批隊伍,主要演員除未安排外景戲的金峰、秦萍,其餘分批抵達。一如多數在台灣取景的時裝片,圓山飯店、總統府、台北火車站是必然入鏡的名勝,陽明山、石門水庫、烏來等風景區也未錯過,日籍布景師外景與策劃更提早半個月到台北,在金山搭蓋一座豪華布景。至於一場何莉莉與陳厚熱舞阿哥哥的內景戲,則安排在台北市南京東路的地中海音樂餐廳實景拍攝,劇組由上午七點拍至晚間十點,跳得眾人暈頭轉向。
電影開拍前,井上曾先行來台勘景,他客氣表示此地風光怡人,未來將多多利用。在當時國共對立氣氛下,號稱「自由中國」的台灣儼然是「邵氏」電影裡傳統中國代表,圓山飯店、景福門、談情說愛的中式涼亭與秦萍表演的「台灣小曲」,與其說台灣味,倒更似現在所謂的中國風。
附帶一提,秦萍與金峰在日本棒球場(猜測是東京後樂園,即東京巨蛋前身)談情場景,從租借場地、遠中近景拍攝,不只製作費拉高,複雜的事前溝通或許只有同文同種的日籍導演才敢嘗試。這畫面令我聯想到日劇,男女主角在空曠的運動場,通常是足球與棒球場,男方懷抱遠大志向之餘,不忘柔情似水,講出「我的未來妳不能缺席」一類動人台詞,銀幕內外一片淚海,想當然爾求愛成功。


五0年代中旬,「新華」張善琨與隸屬「東寶」的老友川喜多長政在坎城影展重逢,促成港日在戰後的首波合作。之後,兩大公司「電懋」與「邵氏」也展開部屬,不同於前者輸出明星,即尤敏的「香港東京三部曲」或張美瑤的〈香港的白薔薇〉(1965),「邵氏」邀聘日籍攝影師、導演到港,製作一系列創新風格的日式國語片,而井上梅次就是這波引進的快手與高手。
儘管井上的「邵氏電影」傾向俗豔花俏,但確是緊湊無冷場,一如〈釣金龜〉雖以歌舞為主軸,劇情卻包羅萬象,不只喜劇、文藝,還參入00七式的諜報動作,娛樂效果滿點。然而,井上梅次於2000年接受香港電影資料館訪問時,卻感嘆研究者忽視這批日籍導演對華語電影的貢獻,我想他的感慨或許也適用於母國日本,即便作品數量破百、賣座紀錄輝煌、挖掘不少一線紅星,商業片導演仍只能隔著玻璃天花板,遙望藝術片同行的大師級地位。

參考資料:
1.吳昊,《邵氏光影系列:文藝‧歌舞‧輕喜劇》,香港:三聯書局,2005,頁226。
2.葉月瑜、戴樂為,「青春の泉:井上梅次的邵氏電影」,《邵氏電影初探》,香港:香港電影資料館,2003,頁211~222。
3.黃愛玲主編,《邵氏電影初探》,香港:香港電影資料館,2003,頁259。
4.本報訊,「邵氏將加強 在國內拍片」,《聯合報》第五版,1968年3月8日。
5.本報訊,「邵氏新片釣金龜 二十四來台拍外景」,《聯合報》第九版,1968年4月7日。
6.本報訊,「何莉莉丁珮等返國 拍新片釣金龜外景」,《聯合報》第九版,1968年4月27日。
7.本報訊,「群星返國拍片 見記者話題多」,《聯合報》第五版,1968年4月29日。
8.本報訊,「『釣金龜』今拍實景」,《聯合報》第五版,1968年4月29日。
9.本報訊,「陳厚談『片』‧不談婚姻」,《經濟日報》第八版,1968年4月29日。
10.本報訊,「星光閃閃的丁昺仁時間」,《經濟日報》第八版,1968年4月29日。
11.謝鍾翔,「日本『鬼才』導演 井上梅次談『片』」,《聯合報》第五版,1968年4月30日。
12.本報訊,「準雲姐 客串拍內景」,《經濟日報》第四版,1968年4月30日。
13.本報訊,「釣金龜的排名 將來可能更改」,《聯合報》第五版,1968年8月12日。


釣金龜(The Millionaire Chase)
導演:井上梅次
編劇:井上梅次
演員:何莉莉、秦萍、丁珮、陳厚、金峰、張佩山、于倩、魏平澳、顧文宗
出品:邵氏兄弟(香港)有限公司
插曲:曼谷風光、幸福、台灣小曲、太平山下、寶島之戀、三姊妹
作曲:王福齡
作詞:簫篁
演唱:靜婷、方逸華、鍾玲玲
片長:111分鐘
首映時間:1969年5月12日(香港)
附註:赴台灣、日本及泰國取景。
劇情介紹:
歌舞女郎葉鳳(何莉莉)、張萍(秦萍)與林芝蘭(丁珮)在夜總會表演大受歡迎,三人情同姊妹,感情觀卻截然不同。其中,葉鳳自命是「戀愛專家」,鍾情歌舞團經理陳彼得(陳厚),誓言一定追到手,無奈對方另有所屬,對已嫁作人婦的歌星胡聞鶯(于倩)頻獻殷勤。彼得對葉鳳的暗戀渾然不知,在台下與聞鶯狀似親暱,氣得她趁表演空檔狠踢兩人桌腳。
彼得安排聞鶯赴東南亞各地表演,計畫假公濟私,與女友舒舒服服度假,原本一臉興奮的聞鶯無奈:「我丈夫突然說起,他要跟我們一塊兒去!」彼得大驚失色:「他怎麼可以去!」聞鶯猜想年過六十的富翁丈夫胡華(顧文宗),可能開始懷疑兩人有曖昧,她提議不妨多帶幾個年輕小姐,讓丈夫忙於追逐新對象,自己便有空與情人幽會。彼得點頭稱是,決定帶葉鳳三人同行,面對聞鶯「是不是看上她們」的疑問,他不以為然答:「甚麼話?我怎麼會看上黃毛小丫頭!」

回到後台,葉鳳依舊氣恨難消,張萍、芝蘭勸她不妨對彼得態度好些,別每次都對他那麼兇,導致對方「找別的女人給妳難堪」。葉鳳坦言與彼得第一次見面就有預感,兩人一定會結婚,「所以他就得伺候我!」她認為張萍是個委曲求全的「小可憐」,每天盼著月薪四百的「大南瓜」孫家文(何藩),連拍拖費都得一人一半,嫁給他真會倒一輩子霉!張萍認為世界上沒十全十美的男人,只要平平凡凡的結婚,組織平平凡凡的家庭,當平平凡凡的主婦,就已經心滿意足,葉鳳搖搖頭:「最討厭就是平平凡凡,結婚以後還跟談戀愛一樣,這才是我的理想。」
芝蘭誠實敘述:「我最討厭窮,結婚對象一定要是大富翁!」她見哥哥嫂嫂幾對夫妻擠在鴿子籠般的房間過活,絕不願自己也掉入同樣困境。說到這,葉鳳下結論:「要追求幸福的人生,就一定要進攻,我絕對要把彼得追到手!」此時,彼得告知將帶三人到台北、東京、曼谷表演,葉鳳熱情抱著彼得:「我們可以天天約會!」氣氛正好,聞鶯一臉不悅現身:「那可不行,還有我呢!」


三人應聞鶯邀請到「銀冠」夜總會用宵夜,不只看到親熱擁舞的彼得與聞鶯,更意外撞見張萍的男友家文另有愛人李小玲(馬海倫)。「原來是這種加班!」芝蘭驚覺說錯話,只得回頭點餐,卻因看見帥氣侍者蔣仲良(金峰)打嗝不停,她自言自語:「我看到喜歡的男人就會打嗝。」「再帥不過是個boy,你不是要找有錢的!」葉鳳趕緊提醒。
葉鳳、芝蘭要為癡情的張萍出口氣,故意支開小玲,把家文帶到張萍面前。他解釋此女是總經理的女兒,家文稱兩人即將訂婚:「簡直像作夢一樣!」要與張萍解除婚約;另一面,葉鳳質問彼得與聞鶯是何種關係,既是經理人又為何有曖昧,彼得推說是聞鶯對自己有意思,而且「妳還是個小孩」,氣得葉鳳大罵:「我不去東南亞了!」
葉鳳、張萍正在氣頭上,仲良卻送來小玲請客的「訂婚蛋糕」,張萍堅持退掉;未幾,聞鶯又送來蛋糕,這下換葉鳳要退掉,貪吃的芝蘭只能在一旁流口水。仲良送回蛋糕,小玲頤指氣使:「boy只能服從客人的命令,把蛋糕送回去!」張萍氣憤道:「把蛋糕抹在她臉上!」小玲見蛋糕又拿回來,二話不說咒罵仲良,他一臉無奈問:「有時對客人服從,可能對別的客人不禮貌……」「你就是要服從!」小玲怒不可遏,仲良遂服從張萍命令,將蛋糕砸在小玲臉上!蛋糕飛來丟去,夜總會瞬間成為奶油戰場,經理堅持開除仲良,葉鳳等人反將蛋糕抹了經理一臉。


芝蘭回家探望,得知哥哥生意失敗要搬回家暫住,無奈空床只剩芝蘭過去睡得那張,她無奈問:「那我以後睡哪兒?」張萍被「大南瓜」拋棄,一心投繯自盡,芝蘭緊急搶救,沒想到自己反被套住,所幸被張萍即時抱住解圍。葉鳳返回宿舍,得知事情始末,「小可憐」邊哭邊解釋:「我不想死,只是越想越氣!」
葉楓決定去南洋表演,誓言在三十天內得到彼得的心;芝蘭則稱家裡已無容身之地,唯有結婚才是最保險的投資,醜老都沒有關係,但一定要有錢;張萍在兩人的鼓勵下,決定忘記「大南瓜」,找一個更有錢的金龜婿!
到機場,有一群弟弟妹妹歡送的芝蘭皮包被扒,被自稱珠寶鑑定專家金鴻飛(張佩山)搶回,她不禁又打起嗝來。同時,刻意作冶艷打扮的葉鳳吸引眾男人目光,其中也包括聞鶯的色瞇瞇丈夫胡華。
飛機上,張萍顯得鬱鬱寡歡,擔心先前在夜總會幫她出氣而被開除的boy仲良。芝蘭則忙著刺探是帥氣的鴻飛有錢,還是鄰座的姜文強(魏平澳)富有。文強刻意與張萍親近,聽到她將赴東南亞各地,表示願配合行程同遊,他打開皮箱裡面全是現金,說自己到處都有店鋪產業,正在物色第六任太太,張萍不禁對芝蘭道:「饞貓,他是個億萬富翁啊!」另一面,芝蘭得知鴻飛僅幫人鑑定珠寶,自己是窮光蛋,不免感嘆:「怎麼沒有又年輕又有錢的人!」她請鴻飛幫忙介紹有珠寶、沒有太太的富翁,事成一定好好酬謝。

飛機抵達台北,葉鳳、張萍與芝蘭入住圓山飯店,彼得提醒三人晚間在此處表演,結束後就可自由活動,葉鳳約他晚上酒吧相會。不久,侍者送來文強邀請吃宵夜的花束,張萍卻不怎麼高興:「我不喜歡那個瘦皮猴!」芝蘭則想:「說不定那個帥哥晚上會打電話給我。」另一面,聞鶯致電約彼得幽會,並要他以葉鳳名義寫信給丈夫胡華,代替自己赴酒吧之約,如此調虎離山,兩人就能安心約會。表演結束,葉鳳打扮亮麗前去酒吧,等著她的卻是另有其人……胡華赴約還特別叮囑彼得,請他代自己陪妻子逛夜台北。彼得與聞鶯的計謀碰巧被張萍、芝蘭聽見,兩人直覺彼得不是好東西。
酒吧裡,葉鳳對胡華贈送的昂貴珠寶感到暈陶陶,張萍、芝蘭將「假信」一事轉告,同時拆穿彼得計畫以三人掩護自己與聞鶯幽會的目的。痛斥彼得之餘,芝蘭建議葉鳳不妨「將計就計」,故意和胡華打得火熱,讓彼得吃醋。「如果彼得不上當怎麼辦?」張萍擔心,芝蘭笑答:「反正老傢伙也是大富翁,可以趁勢把聞鶯趕走,一樣嘛!」葉鳳將胡華迷得暈頭轉向,兩人決定到更浪漫的地方,芝蘭主動約鴻飛外出,張萍則半推半就與文強單獨約會。


葉鳳故意到彼得、聞鶯相約的「富豪酒店」,在兩人面前稱胡華甜心,並說他贈給自己的珍珠項鍊比送妻子的好太多……聞鶯氣憤難耐,急急把丈夫帶走。至於留下的葉鳳與彼得,一個指責對方和老頭子一起;一個說和有夫之婦不像話。葉鳳認為老頭子好,大方又體貼;彼得則說年輕人應該和年輕人一起,兩人越吵越大聲,彼得一手拉住葉鳳:「我證明給妳看,年輕人比較好!」葉鳳與彼得到酒店玩樂,他倆打賭跳舞比耐力,若葉鳳勝利,兩人就得結婚,彼得無奈:「那我不是一輸就跳進墳墓!」
芝蘭與鴻飛到郊外踏青,她坦言自己想去餐館吃燒肉,但考慮鴻飛沒錢只好忍耐。芝蘭本想談些浪漫話題,但兩人都是貪吃鬼,聞到沙茶牛肉一切作罷。此時,兩個流氓突然出現,鴻飛大驚失色,趕緊拉著芝蘭逃跑。好不容易躲過追蹤,芝蘭忍不住感嘆:「肚子餓得要命,還不如跟姜先生吃乳豬的好!」此時,和文強去吃乳豬的張萍正想:「那饞貓一直想吃乳豬,現在不知在幹嘛?」鴻飛向芝蘭解釋,之前曾鑑定一披假珠寶,委託人懷疑掉包,因此緊追不放。他稱自己絕不會作這樣的事,並說一個人的好壞看眼睛就知道。兩人瞬間四目相交,正欲接吻,芝蘭卻摸到他腰際有槍,不禁對鴻飛產生懷疑。
張萍不勝酒力,文強竟啟動餐廳包廂機關,直接將她帶入臥房,得意道:「隨便妳怎麼叫,也不會有人聽見!」千鈞一髮之際,新來的boy仲良開門,雖然救了張萍,自己卻再度被開除。兩人漫步公園,仲良表示正在流浪,身上一毛沒有,張萍不解:「這種日子有什麼好?」他卻稱沒有什麼比獨立生活更自由、更好。


隔日清晨,胡華大呼小叫老婆聞鶯離家出走,稱她可能到金山飯店自殺,彼得聞言大驚,趕緊驅車趕往。他離開後,胡華興奮告訴葉鳳,他已派遣私家偵探到飯店,屆時拍到彼得與聞鶯幽會的鏡頭,自己就可順利離婚,與葉鳳雙宿雙飛。待胡華離去,葉鳳趕緊換裝衝去阻止彼得,她向好友解釋:「哪有女人能看自己男朋友出事!」 未幾,文強拿著三個鑽石皇冠前來,他說東西雖非真貨,但是誠心向張萍道歉。張萍百般不願,一心想找有錢的芝蘭決定接收,高興答應和文強約會。
彼得飛車趕到金山飯店,偵探已準備就緒,正按快門,葉鳳急急衝出與他擁吻,頓時鎂光燈亂閃,彼得一頭霧水。與此同時,芝蘭將昨日與鴻飛的遭遇告訴文強,他稱此人應是「國際鑽石走私販」,至於追蹤的應是國際警察。本想外出用餐的張萍遇到來此找工作的仲良,他故意點和文強一樣的高級餐點,吃完後表示沒錢付帳,只得洗盤子抵帳,仲良爽朗道:「這就是我找工作的手段!」

歌舞團轉赴東京,文強第一時間前往飯店,稱欲收回之前贈送的假皇冠,改送真的鑽石配飾,三人滿臉笑容以假換真。葉鳳不贊同張萍與侍者來往,她也無奈道:「看來我是最沒用的!」
葉鳳一行到飯店附設的溫水游泳池,芝蘭被潛在水中的鴻飛拉住腳,嚇了一大跳。芝蘭擔心鴻飛安危,他說自己沒作壞事不用擔心,反倒問芝蘭是不是和姓姜的瘦皮猴很要好?兩人相約晚上東京鐵塔見。另一面,聞鶯約葉鳳單獨見面,她坦言自己沒錢一天也活不了,決定把彼得還給葉鳳,但葉鳳也得答應不再勾引老頭,為了怕男方不答應,她們決定合作演一齣戲,即葉鳳與彼得親熱被胡華看見,讓老頭與彼得分別對葉鳳與聞鶯死心。

晚上表演時,張萍的前男友家文與未婚妻小玲前來示威,還約她敘舊。芝蘭見舊報紙上寫大富翁之子李德昌正在世界漫遊,高興道:「小可憐,妳應該這種人!」張萍赴約時實在氣不過,謊稱自己已和一名大富翁訂婚,兩人相約曼谷。
至於芝蘭,儘管文強屢屢邀約,她仍趁空檔到東京鐵塔找鴻飛。她勸對方趕緊將真珠寶交出,就不會被國際警察追捕,鴻飛得知芝蘭從文強口中得知原委,忍不住笑出聲。說完,鴻飛建議她不妨去追求李德昌,旅遊協會便可問到地址,芝蘭淚流滿面:「我專程跑來,勸你改邪歸正,那是因為我愛你,你居然叫我去追求別人……」鴻飛聞言欣喜:「我明天還在這兒等妳。」傷心的芝蘭趕去見文強,他又送給一隻小狗玩偶,說它會保護芝蘭到曼谷,屆時會拿翠玉結婚戒指和她交換。
葉鳳與彼得在日式旅社見面,氣氛浪漫,只是當葉鳳看見準備好床鋪時,卻對正準備進一步的彼得拳打腳踢、嚴詞拒絕,彼得一臉疑惑:「怎麼盡說小孩兒話,妳不是說自己是大人了嗎?」聞鶯帶著胡華到達,竟看到兩人大吵畫面,和原本的計畫完全不同。


葉鳳、張萍、芝蘭三人躺在沙灘,感嘆事事不如意。小玲又帶著家文來戳破張萍訂婚的謊言,葉鳳、芝蘭氣不過,竟說好友未婚夫是富翁之子李德昌。為了圓謊,只得到觀光協會查詢消息,聽聞昨天曾有一位年輕人到此,說要去箱根觀光,三人直覺他就是李德昌,急急趕往當地。經過一番奔波,正要放棄時,反而遇到來此旅遊的仲良。他得知張萍一定要與李德昌結婚,嘻皮笑臉問:「妳不是愛上我了嗎?」
晚上表演完畢,三人回到旅社,已有兩名自稱是國際秘密警探的人在裡面等候,他們請芝蘭協助,以逮捕「重犯」金鴻飛。緊要關頭,芝蘭竟然打落對方手槍,與鴻飛一起逃跑。鴻飛對芝蘭的舉動十分感動,與她相約到曼谷結婚,芝蘭聞言大哭:「結婚?跟一個國際走私犯結婚,我本來要嫁給億萬富翁的!」
張萍與仲良來到棒球場,仲良不解張萍前男友和有錢人訂婚,為什麼她也得嫁給有錢人?張萍解釋只想找到李德昌幫忙,屆時再說解除婚約,理由是「我發現愛情比金錢重要」。她坦白很喜歡仲良,但希望對方別再流浪;仲良則說計畫開設航空公司、開拓農莊,也會為張萍出一口氣……仲良向張萍提出求婚,誠懇言詞令她感動,決心不再與小玲鬥氣,追求屬於自己的幸福。

飛機抵達曼谷,仲良早在外熱情等候,小玲、家文瞧不起他曾當過boy,但張萍卻以仲良為傲,佩服他有崇高的理想、堅定的意志與勤勞的精神。
三人才進房,鴻飛就來找芝蘭,離開時卻被人擄走。他以香菸在電梯裡燙出「SOS」字樣,碰巧被送行李的仲良看見,立即衝出跟蹤、伺機救援。芝蘭被文強接走,張萍幾番勸誡仍然無效。
聞鶯偷偷溜進彼得房間敘舊,葉鳳賭氣不管,張萍只得電話告知風濕發作的胡華。沒想到,這是胡華捉姦的圈套,想以此與聞鶯離婚,好和葉鳳在一起。就在胡華持槍衝進房間前,葉鳳搶先一步跳上彼得的床,聞鶯則躲進衣櫃,不僅使老頭計畫落空,更助葉鳳達成結婚願望。


文強將芝蘭帶到水上市場旁的小房子,打開先前交託她的小狗,裡面竟有許多美鈔,原來他是國際鑽石走私販,鴻飛才是國際警察。仲良目睹一切,打電話告知張萍,一旁的彼得與葉鳳也同去營救。另一面,鴻飛告訴芝蘭,先前文強託她從台灣帶鑽石到日本,銷贓後把錢塞進玩具狗,再請她帶到曼谷,「所以你才是國際秘密警察!」芝蘭樂不可支。
文強正在分贓,仲良、張萍等一行偷偷來到房外,先由芝蘭、鴻飛引起騷動,葉鳳與彼得偷偷將錢藏起,引起歹徒窩裡反,仲良等人再持棍棒出現,一群人剎時打成一團。三男三女同心協力,終於把以文強為首的走私販制伏。

眾人來賭場開眼界,仲良故意走至VIP區,緩緩拿出護照,證明自己正是李德昌,張萍得知窮光蛋竟是大富翁,嚇得腿軟暈眩。彼得願與葉鳳舉行正式婚禮;芝蘭也不介意鴻飛收入有限,還得與哥哥嫂嫂同住;至於已經是大富翁的李德昌,手氣好到不可思議,但他決定聽張萍的建議,把贏來的錢全部歸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