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09年4月4日 星期六

【廣播】玩命拼搏第一人…成龍(中)表演轉型


玩命拼搏第一人…成龍(中)表演轉型
粟子

警察是成龍最常演出的角色,他對自編自導的〈警察故事〉系列最滿意,盡情展露拳腳之餘,也能表達自己的理念。同樣是警察,分別由洪金寶與黃志強導演的〈龍的心〉和〈重案組〉,卻使成龍由武打明星邁向演員。
〈龍的心〉中,成龍飾演一位肩負照顧智障兄長責任的警察,雖然還是有打鬥戲,但劇情更著重他對飾演哥哥的洪金寶厭惡與羞愧心態的掙扎,這是成龍出名後首次嘗試較豐富的內心戲。雖然經驗難得,但票房不如預期,使他得到「我的觀眾並不喜歡看我演出比較有戲劇感角色」的教訓。時隔八年,成龍接下改編自香港商人遭綁真實故事的〈重案組〉,詮釋因與歹徒血腥搏鬥,導致精神不穩的嚴肅警察。雖然劇中人一樣是「見人必救」的熱心腸,但少了許多逗樂花俏的動作,成龍也放棄「誇張甩手喊痛」、「對手怎麼還來」的招牌表情,舉手投足內斂壓抑,彷彿心馱千斤重擔。
又過十六年,由爾冬陞導演的〈新宿事件〉以成龍轉型為號召。他再不是象徵正義的不死英雄,而是非法逃往日本,淪為替當地黑道工作的偷渡者,還首次在電影中被「做掉」。只是,少了拳拳到肉與邪不勝正,成龍主演的電影還是不是「成龍電影」?!


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節目於2009年4月2日播出〈電影筆記:明星回顧「成龍」(中)及電影「重案組」〉專輯,上、下集分別於3月26日、4月9日播放。節目音檔將保留45天,歡迎各位朋友透過網路收聽。

收聽網址: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點選04/02
節目摘要:成龍(中)、電影〈重案組〉
播放歌曲:成龍演唱「壯志在我胸」
相關文章:
1.【廣播】頭破血流的英雄路…成龍作品〈警察故事續集〉
2.【廣播】玩命拼搏第一人…成龍(上)

本文同時刊登於「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新聞台
文章網址:玩命拼搏第一人…成龍(中)表演轉型
該處有更多電影文章可以欣賞唷!


雖是世界知名的巨星,成龍很多時候言行舉止卻爽快得令人咋舌,就算是最敏感的政治態度,也是毫不避諱,心裡怎麼想就怎麼講。對一位公眾人物,這是優點也是缺點,雖然親切平實,沒有大牌實問虛答的客套或架子,但遇上立場不同的時候,難免遭加倍議論。從「犯了很多男人犯的錯」、「天大的笑話」到「買贓物(指掠奪自中國的歷史文物)的人是賊」,沒有精心計算,唰地脫口而出,不論同意與否,卻不失為一位真實面對自己的人,對許多站在頂峰的明星,是很不容易的事。
為了這張快意嘴,成龍有時也得付出票房代價,譬如2004年上映的〈環遊世界八十天〉掃到「天大笑話」颱風尾,北市才賣一千萬出頭,相較前些年〈警察故事續集〉兩天突破一千五百萬的騰騰氣勢,不能說沒有影響。
「我猜你一定很納悶,一個人究竟有多少奇怪的骨頭可以折到,有時候我覺得我大概全都折過了。」成龍細數歷年受傷事蹟,猶如翻開骨科大全,特技動作似是不歸路,不只成龍越玩越大,觀眾也越看越辣。每每看到「如此剛好」的搏擊、刀砍與飛簷,都忍不住插開思緒想:「該不會影片結束時,就會看到真正砍中、打中、跌落的NG畫面!?」慘烈的是,結局往往比我想得還要血淋淋,分不清是拍電影還是玩命。

未完,至「玩命拼搏第一人…成龍(下)小鄧與阿嬌」、回「玩命拼搏第一人…成龍(上)


重案組(Crime story)
導演:黃志強、成龍
編劇:陳文強、張志成、秦天南、陳德森、陳麗玲
演員:成龍、鄭則士、羅家英、潘玲玲、伍詠薇、歐陽佩珊
出品:嘉禾;嘉峰電影有限公司
片長:106分鐘
首映時間:1993年6月24日
獲獎:第三十屆金馬獎最佳男主角(成龍)、最佳接輯(張耀宗);第十三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剪接(張耀宗)
劇情簡介:
深夜,一群黑道份子練習綁架富商王一飛(羅家英),無奈默契不佳,車子撞成一團,氣得假裝肉票的主使者洪定邦(鄭則士)破口大罵。其實,人稱洪爺的洪定邦是重案組探長,曾營救過王一飛,但他不滿刑警薪資低,心生歹念,動起綁架富商勒索的念頭。洪爺與來自中國、台灣等地的黑道幫主結為異姓兄弟,五人歃血為盟,協力制裁奸商王一飛。
另一面,重案組警察陳家駒(成龍)受日前遭遇歹徒胡亂開槍的血洗事件纏繞,時常精神緊張,他為此依上級指示到「皇家警察心理輔導組」接受心理輔導。醫師(潘玲玲)分析,使用槍的警察往往會出現三種心理情緒:擔心傷及無辜、恐懼被打死與承受不了殺人的刺激。過程中,他不斷憶起被對方開槍追殺的畫面,最後停在歹徒的死狀……「你的情形應該屬於最後一種。」「算你對吧!」家駒對醫師的分析不感興趣,只要知道該如何治療這種情形。「我會向上司建議放假,暫時休息。」家駒就是不願離開警察職位,稱隨便報告怎麼寫,隨即揚長而去。


王一飛前往警局,表示有人計畫綁架自己,局長張sir見他財大氣粗,又無計可施,只好請家駒過來旁聽。王一飛稱請員工拍照,看有無人偷拿建材,卻見同輛車一連四天都停在工地附近,張sir懷疑是否是心中被綁架的陰影作祟,家駒也認為或許是「精神緊張」,但他堅定答:「不是陰影,是直覺!」並回憶過去多次投資成功,靠得都是「直覺」。張sir見王一飛態度堅定,決定將案子交給家駒處理。
家駒部屬人馬日夜保護王一飛,由於他苛扣工資,日日開工卻不給加班費,每天都有數不清的人向他抗議,家駒無奈:「這些人好像不是來綁架!」人越聚越多,警察反倒成為有錢人的打手。家駒見事態嚴重,趕緊出面緩頰,他坦言大家都是拿錢做事,很能體會工人心情,就像自己雖然很想向政府抗議薪水太少,卻還得站在這裡維持工地秩序,規勸大家按照法律申訴程序,否則就算再有理,警察也得抓人……工人對王一飛既氣又恨,離開前仍大罵是苛扣血汗錢的吸血鬼。

慶祝同事升職的派對,家駒又接到王一飛電話,他懷疑車子被人跟蹤,要求警方立即到現場。本以為又是疑心病作祟,沒想到綁匪真的動手,很快將王氏夫妻控制。家駒致電無人接聽,直覺其中有怪,趕往途中又見王一飛座車飛速駛離,立即加速追蹤。此時,目睹一切的洪爺要求手下務必攔截家駒,以免事跡敗露。家駒遭夾擊翻車,他仍堅持緊跟不放,開車直接從山坡滑下,被逼急的歹徒竟將前來支援的員警撞死。家駒拼命將其中一位員警送至醫院,自己也因頭部受創昏倒。
心理醫師目睹家駒情緒激動,認為不宜繼續值勤,但他不願聽從休息的建議,執意去找兩位重傷的同事。不久,一位因公殉職,親人痛哭失聲,家駒自責不已。深夜,洪爺與手下在鴨利洲放走王太太,要求她三天內交出贖款六千萬美元。


張sir擬定計畫,地毯式搜索綁匪行蹤,警局忙成一團,任職重案組的洪爺故作輕鬆現身,見到緊追不捨的家駒,不禁臉色一沉。凌晨一點半,勒索電話指示王太明日上午十點赴灣仔美國大通銀行繳付贖金,隔日八點,又要求改制金鐘分行,家駒一行趕緊轉移陣地,殊不知一切都被洪爺看在眼裡。王太到達銀行,又接到自台北、操閩南語口音的來電,將美金換成五十張支票,轉入華聯銀行台北分行的十幾個帳戶。一通接一通的電話,將警察耍得團團轉,通信組查出撥自台灣的電話,卻被洪爺攔截,試圖拖延警方辦案。
張sir命令家駒阻止王太匯款,以免斷了訊息。王太一心一意救丈夫,說什麼都要給錢,逼得家駒只能提出過往經驗,稱就算繳付贖金,還是有十五個人被撕票:「妳相信賊還是警察!」終於讓王太在最後一刻停止匯款。此時,深圳警方找到打勒贖電話的人,台灣方面也將帳戶所有人的資料傳真至港,洪爺越發覺得緊張。


台灣與香港沒有引渡條款,張sir決定派人前往調查,洪爺毛遂自薦,家駒也一同出發。飛機上,洪爺見家駒神情嚴肅,勸他不妨放鬆些,當作海外旅行,家駒不解:「你做事一向那麼不認真?」洪爺認為三十年青春白白付出,認真辦案又有什麼用?抵達台灣,柯組長(柯受良)前來迎接,此時碰巧接到發現可疑歹徒西門町在華西街出沒的消息,但香港警察在台並無執法權,便將兩人送往飯店。未料,台灣警方前腳走,家駒就拉著洪爺搭計程車追去。
西門町等一群人數正鈔票,才察覺有警察正欲逃跑,卻被重重警力包圍。雙方展開火拼,主謀趁隙逃走,家駒發現蹤跡,一路跟隨。途中,家駒即將逮捕西門町,卻因洪爺暗中作梗而失敗。洪爺本欲助西門町逃跑,沒想到四處皆有警力,加上對方威脅:「你不幫我,我全抖出來!」情急下,洪爺竟將同謀堆下棚架摔死。

由於出了人命,柯組長將家駒與洪爺分開偵訊,不同於後者願寫切結書,家駒始終堅稱自己沒錯,恍惚間,他聽到一名警察說:「你們香港警察最多不法份子。」令他想起洪爺與西門町的最後對話。回港時,洪爺不同於先前情緒高漲,顯得鬱鬱寡歡,家駒意有所指安慰:「雖然弄成這樣,總算有點收穫!」
家駒將辦案目標轉向洪爺,前去調他的Call機資料,趕在被洗掉前記住幾個單字:西洋仔、369與嘉嘉(伍詠薇)、凱薩夜總會。嘉嘉是洪爺的老相好,家駒雖然得知她也認識西門町,欲進一步查問時,卻遇上趕來的洪爺,蓄意將他與嘉嘉隔離。


家駒在西洋仔赴深圳前將他逮捕,他公然向公權力挑釁,逼得家駒赤手空拳教訓一頓。正欲關進大牢,洪爺現身稱西洋仔是自己的線民,不知犯了什麼罪,「我懷疑他綁架王一飛!」家駒答。洪爺想以就醫名義帶走西洋仔,家駒知道別有居心,堅持若非自己同意,否則誰也不能放走嫌犯。
張sir告知查獲肉票可能藏匿地點,命家駒與洪爺帶隊前往中國海上的廢船,洪爺故意擾亂搜索順序,同時追蹤家駒腳步。家駒見他現身,故意在船殼寫上「洪爺綁架王一飛」,見他神色慌張擦除,遂戳破綁匪身份。洪爺索性承認:「我作了十幾年警察,什麼都看透了!」要與對方「好好商量」。家駒本已控制局面,卻因洪爺摔倒好意攙扶而被打落船艙。洪爺見他失去蹤影,便用槍在腿上一擊,誣賴對方精神不穩。另一面,家駒四處尋找出路,千鈞一髮之際打破船底,終於浮出水面。

綁匪送來王一飛錄音,王太聽到丈夫聲音虛弱無力,難過得淚流不止。洪爺建議務必要照他們的話去作,拿了錢就會放人,屆時再將歹徒一網成擒。與此同時,家駒再三向張sir稱洪爺就是主謀,但對方不信,直到傳來洪爺未去醫院的消息,才知事態嚴重。
家駒堅持不肯送醫,試圖在船艙中找到的發票找出蛛絲馬跡,經過比對,竟全來自窩打老道的7-11,他隨即趕往此地。等到隔天凌晨,意外聽到有人講「三六九」,與洪爺call機上的留言相同,指得就是這家名為「上海三六九」的早餐店。他十分小心謹慎,卻還是被洪爺同夥發現蹤跡,又展開一場惡鬥。


槍戰發煤氣管線大爆炸,家駒不顧危險在大樓裡搜尋洪爺一夥,終於逮到他。家駒痛毆洪爺,稱不只有同事為此犧牲,警察的臉也被丟光,「你少唱高調,你知不知道我這個警察作得有多累!拼死拼活,隨時都會死,可薪水只有那麼一點點!」洪爺堅持不透露肉票下落,氣得家駒發怒大罵。
洪爺被戴上手銬,兩人即將離開火場時,家駒卻見小孩受困屋內,他將洪爺暫時銬在水管上,不顧一切前去搶救,正在救小孩的同時,洪爺將水管整支拔斷逃跑。烈焰沖天,洪爺將家駒與小孩拒於門外,卻不慎摔落一層樓,又被巨石壓重,家駒不計前嫌救助。火勢越來越大,洪爺被壓得太深,家駒欲送出小孩再來搶救,臨去前,洪爺良心發現,說出藏匿王一飛的位置,在公海的發記漁船上。只是,漁船上的人見到中國武警出現,擔心被判死罪,竟將肉票綁著船錨丟進南中國海……
警察帶著王太到邊界接人,王一飛神情憔悴下車,夫妻終於重逢。離開前,王太特別下車向家駒致謝,而他也將王一飛的身份證等證件銷毀,象徵此人已從地球消失,改名換姓過新生活。

2 則留言:

  1. 粟子:近来好!最近老电影又说起成龙来了,成龙是不错,特别是武打戏很好的。但我觉得不太耐看,一般一遍就可以了,很少再看。他的电影我看得少,其实并没有多少发言权的。
    台湾林太崴的部落格您看过吗?有一些老歌子,还有一些讨论,不错的,值得推荐一看。
    http://blog.sina.com.tw/davide/
    ---------jxjmw2001

    回覆刪除
  2. jxjmw2001:
    許久未見,老實說會談成龍是因為楊主持人的「威脅」(哈哈!她很喜歡成龍),所以才會提早談到他,否則以我的進度,應該還在六0年代盤旋。
    您提到的網站很有趣,謝謝!近期事情較多,但忙完空下來,就可以好好欣賞了。

    回覆刪除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