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09年6月21日 星期日

【廣播】幻滅協奏曲…〈暗戀桃花源〉


幻滅協奏曲…〈暗戀桃花源〉
粟子

國中時讀到陶淵明的〈桃花源記〉,國文老師板著臉說出天大好消息:「明天看電影〈暗戀桃花源〉(1992)……」她自顧自介紹劇情,台下早已歡天喜地充耳不聞,畢竟只要不上課不考試,做什麼都無所謂。隔日,同學照常睡去大半,我反倒被獨特劇情吸引,細細琢磨層層堆疊的隱喻,越看越著迷。最意想不到的是,望文生義的單純「暗戀桃花源」竟是兩齣舞台劇「暗戀」和「桃花源」的巧妙聚合,開場時明確的悲與喜,到結尾卻是殊途同歸的幻滅。
「暗戀桃花源」舞台劇於1986年首演,最初是賴聲川與丁乃竺、李立群、顧寶明、金士傑等第一批參演者的共同創作,藉由結合兩個古今與悲喜交錯的劇中劇,創造豐富的戲劇效果。劇目上映後反應極佳,陸續在91、99、01及06年進行巡演,期間曾拍攝電影,07年更推出大陸、三地聯演及香港版本,是近年最重要的舞台劇碼。儘管〈暗戀桃花源〉的背景格局小,僅僅是一座劇場甚至一個舞台的一個傍晚,內容卻是講述人生最複雜糾結的悲歡離合,從「暗戀」的有緣無份到「桃花源」的無奈背叛,面對愛情婚姻理想消失的痛苦,唯有遺忘才是良方。

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節目於2009年6月18日播出〈電影筆記:回顧第廿九屆金馬獎及電影「暗戀桃花源」〉專輯,節目音檔將保留45天,歡迎各位朋友透過網路收聽。

收聽網址: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點選06/18
節目摘要:第二十九屆金馬獎回顧、電影〈暗戀桃花源〉
播放歌曲:〈暗戀桃花源〉插曲「許我向你看」(周璇演唱)

本文同時刊登於「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新聞台
文章網址:幻滅協奏曲…〈暗戀桃花源〉
該處有更多電影文章可以欣賞唷!


導演觀點
〈暗戀桃花源〉在舞台與電影的成功,許多人好奇賴聲川的創意過程。他接受專訪時坦承在台灣拍電影很殘忍,不只因為觀眾已習慣三五分鐘一個高潮,沒時間慢工細活,更在於票房經營如履薄冰,一次失敗就難再有機會,於是賴導幾番思考,才決定以最有信心的「暗戀桃花源」作為自己首部電影題材。談到「暗戀」與「桃花源」,他也以打籃球作比喻,「桃花源」就像打快攻,「暗戀」打半場,導演則是籃球教練,對不同的打法就給不同的指示。
實際上,〈暗戀桃花源〉是個很特殊的個案,既保有舞台劇的形式,亦運用電影的特性,它不僅是兩個劇團最後排演的舞台紀錄片,更蘊含各式各樣的反思與概念,台上台下真幻交錯。也就是說,〈暗戀桃花源〉相較原創電影更多了舞台劇的特性,因此需要將兩種藝術形式相互融合,在不消滅舞台的前提下,同時追求電影的真實感。對於初執電影導演筒的賴聲川,影評聞天祥認為:「他一方面對電影特性的掌握稍顯青澀,另一面在手法和心態上又不能全然跳脫舞台空間……那拘謹的影像鋪排是源自對劇場創作的眷戀,以致忽略了舞台空間之外仍有一片有情天地可供遨遊。」〈暗戀桃花源〉仍保有不少舞台劇的表現方式,導致搶場地、兩位導演爭論與神秘女子等應該生活化的部分過份戲劇,使整齣電影像是一場名為「暗戀桃花源」的舞台劇。上述批評其來有自,相對初次接觸的電影,舞台劇是賴聲川的本行,一生一熟難免偏疏。儘管尚有改善空間,賴聲川的獨特嘗試仍為他贏得東京影展「青年導演獎」第二名的「銀櫻花」獎及新加坡國際影展「最佳導演獎」,躍升備受矚目的台灣新銳導演。


暗戀轉折
相較肢體對白精鍊快速的「桃花源」,「暗戀」顯得緩慢唯美,內容亦與瓊瑤的《幾度夕陽紅》有幾分神似,亂世愛情永遠是文藝悲劇的首選。分別來自東北和雲南的江濱柳和雲之凡相識於四0年代大上海,抗戰勝利後女方返鄉過年,以為的短暫分離,卻遭逢戰爭顛沛,成為長達數十年的渺無音訊。特別的是,故事將多愁善感的性格交給濱柳,年輕時哀嘆返鄉無期,年老時鬱悶懷念舊情;倒是同樣歷經痛苦的之凡,少女時安慰男友能活著就好,晚年時勸解放開執著,好好珍惜眼前人。
其實,「暗戀」的濱柳何嘗不是執著於愛情的桃花源,某種程度上,之凡對他已不只是活生生的之凡,而是一個經過質變、在心中佔據極高位置的理想形象。濱柳雖與之凡相戀短短時光,但心裡反覆思念關於她的點滴,可謂另一外種形式的「在一起」;反觀他和妻子共同生活多年,但從未把對方放在心上(亦不給溝通瞭解的機會),就算紮紮實實同吃同住,實際卻疏離如陌生人。心靈轉折發生在濱柳臨終前再見之凡,聽她回答兩人別後種種,才認識一切已是過眼雲煙。不知道等此刻大半輩子的濱柳,內心會不會浮現另一種遺憾……,遺憾為了專心一意守護刻骨銘心的短暫愛情,無視身旁默默守護的親人,不知不覺造就另一段「追悔莫及」。話說回來,雖然濱柳一直把「很多事情不是想忘就忘的掉」掛在嘴邊,但坦白說,有時還是忘了比較好。
排演過程中,導演總嫌演員無法達到他想要的感覺而頻頻卡住,飾演濱柳和之凡的兩手一攤,因為除了導演,誰也沒經歷過四0年代的上海灘,與那段執著到近乎自虐的暗戀。相形之下,導演似乎認識這樣一對情侶(或著他正是濱柳?),並還沈溺在那段無法逆轉的往日情懷。


青霞初試
回顧歷次「暗戀」的雲之凡,首演時是由賴聲川的妻子丁乃竺擔任,她外型清雅、蘊含書卷氣質,確是符合劇本的適當人選。1991年重演時,丁乃竺轉往幕後任製作人,遂請林青霞和蕭艾更替,前者演出香港、台北國家劇院的場次以及電影版,後者負責台灣巡迴和美國公演。不同擁有九年舞台經驗的蕭艾,林青霞是第一次投身舞台劇,她形容自己的心情就像小學生上學,又愛又羞怯,但也坦言紮實的排練雖然辛苦,卻能清楚看見進步,比不分晝夜等待電影通告的日子充實許多。
劇目原本就受歡迎,再找巨星助陣,票房自是一飛沖天,不久即告售罄。身為主辦單位的表演工作坊,因各界索票壓力的人情債過重,不得不舉行「不回場、不走戲、不吃NG」的「戲前戲」採排,供藝文界相關人士搶先觀賞。所有演員中,林青霞想當然是矚目焦點,記者描述:「上台前稍感不安,但演出時一掃而空,表演投入。」她詮釋的雲之凡不是文弱弱的女學生,而是俏皮爽朗、對未來充滿希望的時代青年。至於最後與舊情人重逢的戲,更是林青霞從影以來第一次以老裝入鏡,足見她對「暗戀」的重視。附帶一提,林青霞來台拍攝〈暗戀桃花源〉電影版前,甫演罷〈笑傲江湖二之東方不敗〉(1992)的反派東方不敗,此角色不僅為她開創另一波事業高峰,更開啟影壇一陣中性風潮。


桃花喜悲
李立群埋怨妻子的獨腳戲,使「桃花源」一開始就夠搶眼,陸續出場的丁乃箏、顧寶明同樣勢均力敵,只有簡單布景的舞台彷彿施了魔法,頓時熱鬧炫目。「桃花源」雖是以〈桃花源記〉為創意原點,卻又增添夫妻失和外遇的新元素,三位主角的名字老陶、春花和袁老闆,合起來也正是「陶花袁」!
從「桃花源」演員滿臉困惑在「暗戀」排練過程中現身,就揭示三人的搞笑任務,隔著棉被的各懷鬼胎、搶著死的翻滾胡鬧到默契十足的京劇作手,樣樣引爆笑聲掌聲。逃離家的老陶溯溪而上,一面唸著〈桃花源記〉一面吐嘈的安排也很精彩。就在老陶在桃花源享受到了無牽掛的快樂時,他卻耐不住對妻子春花的思念,決定把她一起帶來……老陶再回家,雖然還有春花、袁老闆以為見鬼、四處竄逃的妙趣表演,唯獨舞台的氣氛已經轉變,頗有浮雲蒼狗的淒涼。最後,以為找到人生理想(信念與生活)的老陶傷心離去,無論現實的「陶花袁」或離世的「陶花袁」(桃花源中的男女和春花、袁老闆長得一模一樣,算是另類的「陶花袁」)都不是他的桃花源。
看似行雲流水的表演,在拍片期間卻是辛苦非常。鏡頭要求精確嚴格的導演賴聲川,一場NG數十次實屬稀鬆平常,磨得演員李立群、顧寶明哀嘆:「還是舞台劇好玩!」至於演出春花的丁乃箏,則是製作人丁乃竺的妹妹,有趣的是,在台上活力四射的乃箏,小時竟是見人就躲、半天不說一句話的「啞巴」,直到接觸表演工作,才找到屬於自己揮灑的世界。


「對不起,我要找劉子驥!」神秘女子漫遊排練場,口口聲聲尋找不知道存不存在的男友(?)。這名字很熟,原來同樣出自〈桃花源記〉:「南陽劉子驥,高尚士也,聞之,欣然規往,未果,尋病終,後遂無問津者。」是一個嚮往桃花源卻尋訪未果的失落客。巧的是,神秘女子找劉子驥,劉子驥找桃花源,江濱柳找雲之凡,「暗戀」導演找白色山茶花,春花找可以依靠的男人,老陶找大魚、「桃花源」導演找逃掉的桃樹……看來瘋傻的神秘女子,也正是全部尋找的關鍵人物,她在劉子驥找不到的「桃花源」舞台找劉子驥,即暗喻這一連串的尋找都將「找不到」……
記得第一次看完〈暗戀桃花源〉,整個腦子嗡嗡地,好像得到很多觸發,卻又無法凝聚成有意義的句子。時隔多年再見,感覺八九不離,總有怎麼寫也騷不到癢處的無力,這大概也是一種對靈感「桃花源」的「找不到」吧!

參考資料:
1.曾清嫣,「《劇場剪貼》暗戀桃花源 今秋重返舞台聲勢壯」,《聯合報》第二十版,1991年7月5日。
2.曾清嫣,「〈暗戀桃花源〉耀眼女角 沈醉舞台」,《聯合報》第二十九版,1991年8月17日。
3.李玉玲,「採排開放參觀」,《聯合晚報》第六版,1991年9月19日。
4.曾清嫣,「新聞現場 暗戀桃花源—不吃NG的採排」,《聯合報》第二十版,1991年9月25日。
5.台北訊,「影圈短訊 林青霞歸隊 投入桃花源」,《聯合報》第二十八版,1992年1月17日。
6.唐在揚,「《影視繽紛》桃花源苦中作樂」,《聯合晚報》第十六版,1992年1月31日。
7.藍祖蔚,「舞台姊妹 丁乃竺 丁乃箏 幕前幕後皆精彩」,《聯合報》第二十二版,1992年8月7日。
8.本報訊,「影評大家寫」,《聯合報》第二十二版,1992年9月14日。
9.唐在揚,「東京影展 賴聲川獲銀櫻花獎」,《聯合晚報》第一版,1992年10月4日。
10.藍祖蔚,「拼貼的台灣經驗」,《聯合報》第二十五版,1992年10月7日。
11.周嘉川,「新加坡國際影展 暗戀 導演獎 楊貴媚 影后」,《聯合報》第二十二版,1993年4月26日。
12.維基百科—暗戀桃花源


暗戀桃花源(The peach blossom land)
導演:賴聲川
編劇:賴聲川
演員:林青霞、金士傑、李立群、顧寶明、丁乃箏、林麗卿、丁仲、陳立美
首映:1992年9月10日(台灣)、1992年11月5日(香港)
片長:103分鐘
出品:表演工作坊電影有限公司、龍祥影業(香港)有限公司
獲獎:第二十九屆金馬獎最佳改編劇本(賴聲川)、最佳男配角(顧寶明)
劇情介紹:
舞台劇「暗戀」描述一段由四0延伸至九0年代的淒美戀情,另一齣戲「桃花源」則脫胎自陶淵明的小說文章〈桃花源記〉,內容卻是妻子偷情的諷刺喜劇……

「暗戀」劇團人員來到空蕩蕩的劇場,備好道具開始排練……
東北青年江濱柳(金士傑)與雲南少女雲之凡(林青霞)因戰亂輾轉在上海相識相戀。抗戰勝利,之凡欲返鄉過年,離別前夜,兩人在黃浦江外灘公園見面。「這夜晚停止了,那月亮停止了,那街燈、這個鞦韆、你和我,一切都停止了。」濱柳悠悠道。「我回昆明以後,你會不會寫信給我?」「我已經寫好了一疊信給你!」濱柳貼心地算好時間,之凡一下船回到雲南老家,就會收到他的來信,之後一天一封……「我就不相信,你會想這麼多!」濱柳不好意思答:「所以我還沒有寄!」他拿出厚厚的信,直接交給之凡:「這樣我就確定交到妳手上了!」
之凡回憶與濱柳的緣分,兩人曾在昆明住過三年,同時就讀聯大,卻從未打過照面,反而到這麼大的上海相識。「如果我們沒有在上海認識……」濱柳接口:「我們一定會認識,否則我不敢想像,生活會變得多麼空虛。」無論時光如何流轉,命運一定會安排相逢,就算時間晚些,但「老了也很美」。


行前,之凡貼心送濱柳一條圍巾,也給母親買了兩塊衣料,她興奮期待全家勝利後的第一次大團圓,對家的嚮往,使暫時無法回東北的濱柳悵然若失。之凡好言安慰:「這年頭能保住性命就不容易,有些事情不能再想了。……你看我們周圍的人,那個不是千瘡百孔。」濱柳神清悲愴:「有些情景你這一輩子也忘不掉的……」「可是你一定要忘記,你一定要學著去忘記呀!」之凡拉著濱柳的手,要他忘掉不快樂的戰爭、逃難與死亡,畢竟只要忘記才能重新開始。「我回昆明以後,你會做什麼?」之凡好奇,「等妳回來」是濱柳唯一的答案……


「我記得當時不是這個樣子。」「暗戀」的導演(丁仲)一直叨念感覺不對,卻又說不出所以然。濱柳開口詢問,「老師的意思是……」助理才開口,導演就自顧自答:「你要瞭解江濱柳的遭遇,和時代背景之間的關係,你更要瞭解,這場戲就是整個故事的關鍵。」飾演濱柳的演員希望導演「話說清楚一點」,但他依舊談剛才一套,演之凡的女演員打圓場:「導演,我覺得我們剛剛演得滿好的,情緒也很對呀!問題是四十多年前的上海,這麼多人當中,只有你一個人去過,我們已經努力去想像,你看那裡是外灘公園、那兒是黃浦江……」「黃浦江?我看你們看得是淡水河!」導演不以為然,要求全體由「過年」開始重排。

之凡又開始回憶昆明過年的情景,舞台燈光處卻站著一名神秘女子,與此同時,又有人走進劇場。兩人演得認真,布景後卻站著另一齣舞台劇「桃花源」的導演(顧寶明)及男演員(李立群),兩組劇團管理員的疏漏,陰錯陽差一地二租。「暗戀」後天演、「桃花源」明天上,急迫程度後者略勝,急急搬道具上台,「暗戀」導演只得找劇場工作人員問清楚。「我跟你講不能被干擾……沒問題沒問題,每次問題一大堆!」「桃花源」男演員拼命向導演抱怨,一切都被神秘女子看在眼裡。」


「桃花源」劇組準備妥當,排練由「三角關係」一場開始……
家住武陵的落魄漁夫老陶(李立群),一事無成,連酒壺塞子都拔不起來,他在家胡亂發飆,妻子春花(丁乃箏)藉口到藥房為夫抓壯陽藥,實際卻和袁老闆(顧寶明)鬼混。未幾,春花終於回家,她拿著大把花唱個歌,心情好不愉快。老陶要春花喝下各種鞭燉出的藥,逼得妻子說出「大夫說我沒有問題當然是你有問題」的殘酷事實,老陶一腳把要踢開,春花一急又說:「人家袁老闆說這藥很有效。」「袁老闆怎麼知道我們家生不出孩子!」兩人各有各的惱羞成怒,聯腳將藥踩得粉碎。
袁老闆帶著送給春花的棉被現身,老陶稱從沒聽過有人送棉被,袁老闆快嘴答:「你們家棉被又破又舊不能用啦!」一語道破兩人姦情,春花硬迫老陶將棉被收回屋,抓緊時間與袁老闆談情說愛。三人同桌飲酒,除了老陶以外,誰都能輕鬆打開酒塞……正演得順手,負責配音的工作人員卻一再出錯。
「老陶呀,這個做人要努力要有理想,想爭取什麼就要把她搶過來,上游有大魚嘛!你怎麼不去試試看呢!」袁老闆使出激將法,想讓老陶離家遠遠,以便與春花相好。袁老闆與老陶互不相讓,爭執最後變成三人競逐求死,老陶自掐脖子、春花捏住口鼻、袁老闆咬舌自盡,人人大吼:「我死!」……燈光暗下,此幕終了。


老陶駕船往上游去,他邊念〈桃花源記〉邊下註腳:「我是夫妻失和家庭破碎,憤世嫉俗情緒失調。……緣溪行,忘路之遠近。忘了忘了好,什麼春花把她給忘了,什麼袁老闆把他給忘了。......導演他們又來啦!」「暗戀」導演拿著場租租約上台,「桃花源」的導演無暇爭論場地,只想著最重要的一塊畫滿桃樹的布景還未送到。沒想到,助理順子(劉亮佐)竟自作主張將東西運至高雄:「你不是說後天要在高雄上演!」他緩緩道,導演既無力又無奈:「我請問你,我們是不是應該先在台北演呢?!」另一面,「暗戀」導演趁機大喊:「我們趕快換景,病房!」神秘女子向他問:「對不起,我要找劉子驥,他和我約在這裡見面。」誰?沒人知道劉子驥在哪。


「暗戀」重開排練,這場是「台北病房」……
垂垂老矣的濱柳罹患重病,不久人世的他,在報上刊登尋人啟事,找自上海一別後就音訊全無的之凡。護士(陳立美)對此頗感好奇,濱柳得知她生於民國62年,淡淡搖搖手:「跟妳說妳沒法兒懂。」耐不住護士一再追問,濱柳的思緒回到民國三十七年,與之凡相戀的夏天。護士不敢相信濱柳想念之凡幾十年,笑言自己已想不起兩週前分手男友的長相,「你好奇怪,既然這樣為什麼到今天才想找她?」濱柳以為之凡留在大陸,直到託返鄉探親的朋友幫忙詢問,才知道她在民國三十八年也來到台灣……「妳說,她看到報紙會不會來?」
此時,江太太(林麗卿)一如以往帶著鮮花現身,護士趕緊收起報紙,她細心照料丈夫起居,但濱柳似對這些視而不見。其實,江太太已看見啟事,只得努力隱藏心酸,她打開濱柳請護士買的周璇卡帶,錄音機傳出歌曲「許我向你看」。濱柳張開眼睛,與朝思暮想之凡重逢,滿頭白髮的他,抱著滿滿一袋寄不出去的信,找坐在外灘公園鞦韆上、綁著兩條長辮子的之凡。同時,江太太回答護士問題,將和濱柳結婚三十年的點滴娓娓道來,在她眼裡,丈夫就是一個靜靜不愛說話、有點孤僻的人,她也不知道濱柳心裡在想什麼,到後來連小孩子也不敢吵他,煮得菜他也不喜歡。
濱柳與之凡談情,但也記掛相伴多年的太太,他左右掙扎,最後還是轉向之凡。濱柳將數十年寫得信一口氣交給之凡,裡面有許多許多的想法,之凡滿臉怒氣:「有想法要去做呀!新中國就是被你們這種人拖垮…..」


「雲之凡是一朵白色的山茶花,就是在不留情的情況下,她也是一朵在夜空開放,最誠懇的白色山茶花。唉,你們永遠演不出來!」導演說得活靈活現,但男女主角卻無法理解,女演員無奈道:「每次演到這裡就被卡住,你要我們怎麼辦?」爭執未息,「桃花源」導演稱東西已經送到,趁「暗戀」導演頭痛的空檔,迅速更換布景。忙亂間,尋找劉子驥的神秘女子反覆講:「他忘了嗎?那一年是誰陪他在南陽街吃了一年酸辣麵。」嚇得「桃花源」導演頻頻後退,碰巧演濱柳的男演員現身,就將她推給他。
布景吊起,重要的桃樹卻是空白,布景小林答:「導演這不是你要的嗎?前幾天順子說你喜歡這種留白,很有意境。」又出現一顆獨立的桃樹,小林又道:「順子說你喜歡這種『桃樹逃出來』的關係。」「順子!」導演大發飆。

「桃花源」繼續排練,老陶駕小船一面往上游划去一面唸著〈桃花源記〉……
老陶鑽過小洞,來到與世無爭的桃花源,見一名女子笛聲動人,仔細一看,竟然和妻子春花長得一模一樣,女子溫柔解釋:「這位大哥您認錯人了,我不是春花。」她沒聽過「偷人」、不知道「武陵」……令老陶不知所措。不久,一位長得和袁老闆完全相同的男子出現,得知他們已經成家,老陶急著要死,兩人不僅沒有隨之起舞,反而滿臉笑容勸:「放輕鬆、放輕鬆。」此話好似也說給在布景後踱步的「暗戀」導演聽。
經過一段時間,老陶被善良的桃花源居民同化,逐漸變得不爭不奪不嫉妒不發怒。三人矇眼捉迷藏的戲演到一半,打開遮住眼睛的布,眼前竟是「暗戀」的導演與演員。


兩個導演互相看不順眼,「暗戀」導演稱自己最崇拜陶淵明,但對方竟將內容亂改一通;「桃花源」導演也稱「暗戀」很好笑,快死的人怎能起身哼歌談戀愛,也不明白「山茶花」要怎麼演,雙方互稱時間不夠、來不及……吵到一半,突然傳來神秘女子大喊:「那大家都來不及呀!」「桃花源」導演提出各用一半場地的建議,大家雖不滿意,也只能勉強接受。

兩齣戲同時排演,「暗戀」從「台北病房」開始;「桃花源」則繼續往下演……「暗戀」與「桃花源」也開始相互影響。
護士見濱柳每每聽「許多向你看」都心情不好,想將錄音機關上,濱柳卻再三阻止,護士邊勸他想開點,邊將「桃花源」的石頭踢過去。在桃花源生活的老陶感嘆:「我心裡面仍然有許多跨不過的障礙。」眼睛卻看著貼在舞台中間的分隔線,長得像春花的女子道:「來這裡這麼久,沒看你不高興過。」老陶答:「我想家。」「暗戀」的護士小姐勸濱柳:「你不能老想那件事!」
老陶屈指計屬問來桃花源的日子,自問:「多久了?」,護士小姐算濱柳登報的時間答:「五天了!」「你還在等她,我看不必了耶!」老陶又答:「我怕她在等我,我想看看她願不願意跟我一塊兒來。」那廂護士又道:「雲小姐第一天沒有來,我就知道肯定她是不會來了。」老陶接著說:「不,她會來。」最後,像春花的女子與護士異口同聲:「對不起,我不是那個意思……」飾演老陶、很容易被影響的「桃花源」男主角臉色越來越難看。

護士:「我是說雲小姐如果來的話,事情可能會更麻煩。」
老陶:「這話怎麼說?」
護士:「因為你可能會更難過。」
老陶:「不會。」「桃花源」導演暗罵:「你說到哪裡去了!」

濱柳:「妳先回去好了。」江太太:「我回去幹什麼呢?」
老陶:「我回去看一看就死心了。」
濱柳:「這沒妳事,妳先回去了。」
桃花源男子:「不要回去,回去只會惹事。」
「我命令你快點回去!」、「我警告你不許回去!」飾演濱柳與桃花源男子的演員互相吵了起來。如此下去不是辦法,「暗戀」導演問清「桃花源」只剩一場戲,答應將場地先讓給對方,戲才能好好排下去。


「桃花源」的最後一場戲,老陶還是決定回家一探……
老陶失蹤後,春花與袁老闆生下小孩,她日日忙著洗尿布,原本的甜言蜜語早已變色,袁老闆一天不回家、一天不起床,天天想以賭博翻本,生活過得比以前更苦。兩人正為「死去的老陶」爭執,穿著一身白衣的「活老陶」悄然現身,春花以為見到鬼,與袁老闆嚇得四處竄逃。「你……回來幹什麼?」「我的目的是想把妳一塊帶走!」老陶笑瞇瞇答,「完了!我就知道他放不過我。」袁老闆驚聲尖叫,為解釋箇中誤會,老陶決定話說從頭。
春花與袁老闆確認老陶是生非死,但仍無法明白他在性情上的改變,老陶解釋:「有些事情看起來走投無路,可是只要換一個觀點,就可以立刻獲得一個新的方向。」雖然明白妻子已和別人一起,老陶還是願意帶著大家一起到桃花源,此時傳來孩子哭聲,袁老闆與春花為此爭吵不休。滿腹理想的老陶徹底失望,哭著離開原本屬於自己的家。


管理員拎鑰匙出現,要將劇場關門上鎖,已經排完的「桃花源」導演趕緊為「暗戀」求情,但他堅持一分鐘都不通融。此時,神秘女子喊:「劉子驥,你走不了囉!」並將布幕繩索剪斷,導致「暗戀」只能在「閉幕」的情況下排練。
「暗戀」到了最後,自知時日無多的濱柳交代太太與代書聯繫,將轉移房地產權、領取保險金與回東北的兩張機票一一交給她。門外有訪客敲門,竟是暌違數十年的之凡,護士藉口繳醫藥費帶江太太離開。
濱柳一直帶著當年的圍巾,對往事念念不忘,「我還記得妳那兩條長辨子。」之凡緩緩答:「結婚第二年就剪了。」這些年,兩人都住在台北,可是卻未能碰面,濱柳感慨萬千:「好大的一個上海,我們可以在一起,一個小小的台北,把我們給難倒了!」之凡頻頻看錶,稱兒子還在外頭等,即告辭離開。行前,濱柳無法抑制淚水問:「這些年,妳有沒有想過我?」之凡努力壓抑情緒:「我寫了好多信到上海,好多信……後來,我大哥說不能再等,再等就要老了,我先生對我很好……」

經歷重重干擾,兩齣戲終於排完,演員導演各自離去。劇場只剩神秘女子,沈浸在不知存不存在的幻想:「那一年在南陽街有一顆桃樹,桃樹上面開花了,劉子驥,每一片都是你的名字,每一片都是你的故事……」她一人在舞台中央不停旋轉,繼續尋找一個不知道存不存在的人。

4 則留言:

  1. 你好,我是百度林青霞貼吧的吧主,我一直有看你的博客,非常欣賞你的文章,很想轉載這一篇以及另外的三篇“【廣播】瓊瑤的凌風愛情…〈女朋友〉”“【廣播】留學生的悲歡離合…〈長情萬縷〉”“【廣播】隨波逐流的亂世純愛…〈滾滾紅塵〉”,百度林青霞貼吧的地址為http://tieba.baidu.com/f?kw=%C1%D6%C7%E0%CF%BC
    希望你授權我們轉載你的這幾篇美文,不勝感激!

    回覆刪除
  2. 對了,我在百度林青霞貼吧的ID是“青貓愛霞”,我沒有google帳號,所以只能匿名在你這兒留言:)

    回覆刪除
  3. 青貓愛霞:
    很高興您喜歡我的幾篇文章,轉載沒有問題,但麻煩您著名作者為「粟子」,及文章的原刊登網址、網站網址。非常感謝!
    另,若方便的話,轉貼後也請您將網址貼在此處,再次謝謝!

    回覆刪除
  4. 好的,沒問題!感謝您的大方授權!

    回覆刪除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