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09年6月24日 星期三

【廣播】日式靚仔炫目秀…林沖


日式靚仔炫目秀…林沖
粟子

「鑽石鑽石亮晶晶,好像天上摘下的星……」小時看年逾六十的林沖演唱「鑽石」,雪白緊身襯衫、金黃色粗項鍊、停格帥氣動作、露齒甜笑的模樣,一舉一動都是日式偶像風情。坦白說,他的咬字是缺點也是特色,過份捲舌與日本腔交互作用,形成一種迷人的不標準魅力,同理可證於翁倩玉,但她的「症狀」還沒有林沖厲害。偶爾見林沖在銀光幕曝光,他仍是同世代裡最帥也是最時髦的一個,不只注重打扮身材,風度更是他的優點。林沖面對別人的「虧」,總是笑著臉無辜搖頭,很少見他尖嘴利牙出招,溫文氣質就是日式家庭教育下的翩翩貴公子,有點不識人間險惡,有點過渡浪漫,卻擁有無法抗拒的可愛個性。
六0年代末,林沖曾在香港掀起旋風,具生意眼的「邵氏」邀請加盟,雙方訂下三年合約。未幾,他接下張徹導演的〈大盜歌王〉(1969),與女主角何莉莉靚衫一套換過一套,鏡頭漂亮至極,林沖身上出現華語片男主角難得一見的繽紛鮮豔,鮮橘色泳褲搭同色系運動外套、亮紅色T恤超短褲與脫鞋,甚至比何莉莉還奪目。
感覺上,「邵氏」似乎有意讓林沖的銀幕形象趨向貓王,巧的是,兩人都很擅長幾近誇張的耍帥。企圖在史馬山(島耕二)導演的〈椰林春戀〉(1969)最為明顯。〈椰〉片劇情與貓王Elvis Presley主演的〈Blue Hawaii〉(1961)十分相似(譬如:林沖對開車的何莉莉唱「不變的情」,貓王對同樣駕跑車的女主角唱「Always true to you」;歐陽莎菲飾演的母親角色,過份保護兒子的喜感,也是同曲同工),林沖能歌擅舞,又敢於嘗試各種造型,難怪受到矚目。

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節目於2009年6月25日播出〈電影筆記:明星回顧「林沖」及電影「椰林春戀」〉專輯,節目音檔將保留45天,歡迎各位朋友透過網路收聽。

收聽網址: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點選06/25
節目摘要:林沖、電影〈椰林春戀〉
播放歌曲:〈椰林春戀〉插曲「不變的情」(林沖演唱)、〈大盜歌王〉插曲「大盜」

本文同時刊登於「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新聞台
文章網址:日式靚仔炫目秀…林沖
該處有更多電影文章可以欣賞唷!

相關文章:【廣播】冶艷端莊爽朗氣…何莉莉


關於林沖
本名林錫憲,出生年有1934與1936兩種說法,但1969年的報紙卻說他當時快滿三十歲,如此算來又可能是1939年左右(可信度較低)。福建彰州人,出身台南望族,幼時學習民族舞蹈、芭蕾舞等,為日後表演奠定基礎。有日本血統(祖母是日人),父親曾任省議員並經營許多生意,但他對從商毫無興趣,就讀淡江英專時,報名參加「台製」籌拍的台語片〈炎黃子孫〉(1956),被獲錄取任第二男主角。
1957年自軍中退伍,開始參與電影演出,包括:國語片〈荳蔻春戀〉與台灣片〈大俠梅花鹿〉(1961)等,偶爾在電影雜誌(如:《南國電影》等)露臉,稱是頗具潛力的新進小生。六0年代初,赴日進修藝術系影劇科,接受舞台歌唱訓練,後來父親生意失敗而需半工半讀。偶然被知名電影公司「東寶」發掘,先參與「寶塚劇場」大型歌舞劇「香港」(1961)演出,女主角為香港影星李湄及日本「香頌女王」越路吹雪,後參與港(電懋)日(東寶)合作片〈香港‧東京‧夏威夷〉(1963)與〈香港之星〉(1963),並拍攝〈戰地之歌〉(加山雄三主演)、〈香港瘋狂作戰〉(濱美枝主演)及〈山貓作戰〉(佐藤允主演)等。與此同時,與日本哥倫比亞唱片簽約,成為旗下基本歌手。
1968年,林沖赴港登台,不同於過往男歌手的前衛打扮搭配載歌載舞的表演方式引爆轟動,陸續出版「香港旅情」、「東京夜來香」等國語唱片。不久,林沖加盟「邵氏」,主演〈大盜歌王〉、〈青春萬歲〉(1969)及〈椰林春戀〉,後曾與泰國女演員合作兩部電影。七0年代中,返回台灣專職演唱,不時到東南亞、歐洲巡演,偶爾客串電影演出,較知名的作品為〈女朋友〉(1974)。1987年赴日經商,逐漸淡出影圈,2004年初曾墮馬受傷,手術後康復,目前偶爾在老歌演唱會、秀場邀約或綜藝節目露面,現居台灣。


香港迷情
前文提到,林沖在香港可謂一炮而紅,記者分析他的崛起時讚:「全是由於他歌喉動人與翩翩的風度,吸引了大量的聽眾。」不可否認,歌壇長期陰盛陽衰,也從未有像林沖這樣充滿異國風味並以賣弄帥氣為號召的男歌手。因此當他第一次到港,立刻大出風頭,不只電視台、夜總會、唱片公司使盡辦法爭取,連「邵氏」也捧著高片酬聘請。
林沖另一個知名度大增的原因,在於他和香港知名騎師郭子猷是拜把兄弟,由於義兄的關係,林沖結識不少社會名流,名聲也跟著越來越響。據報導,當時不少名流太太欣賞他的歌喉與彬彬有禮的態度,甚至傳出有夫之婦暗生情愫。消息傳得很廣,急得林沖趕緊消毒:「這種傳言對我不太妙,是重傷的暗劍!」否認有任何桃色事件。
為「邵氏」拍片期間,兩部電影都與何莉莉搭配,〈大盜歌王〉導演張徹更「硬性規定要正面、側面熱吻鏡頭」,導致男女主角必須反覆接吻,即傳出假戲真作的花邊新聞。有趣的是,事隔三十五年,林沖談起往事,竟然毫無曖昧只有糗事!他回憶當時何莉莉很愛美,趙公子又追得勤,十月份天氣很熱,還堅持每天換一套貂皮大衣,有天副導演午馬忍不住開玩笑:「好冷呀!」何莉莉仍維持一派高貴氣韻答:「我感冒!」林沖笑言「見識當家大牌花旦的架勢」。


歌舞動作
甫拍完〈獨臂刀〉(1967)與〈獨臂刀王〉(1969)的張徹,卻在一次《南國電影》1968年下旬的訪談中聲稱:「打算從武俠片打打殺殺的圈子裡『退役』了,另闢蹊徑,自多方面興趣求發展。」張徹的新概念是「現代武俠片」與「歌舞動作片」,他認為演出這類片種,必須具備歌舞能力,也要有打鬥角色的條件,所以需要會唱歌、會舞蹈,也有演戲經驗的演員……。從事後諸葛的角度,張徹後來非但沒有退役,反倒成就七0年代的男兒旋風,如今回過頭看這篇報導,大概十有七八是為即將上映的〈大盜歌王〉的抬轎。
林沖在〈大盜歌王〉既是靚仔又是打仔,雖然比起後來動作片拳拳到肉的緊湊有段差距,卻也有00七「出拳加大特寫」的風格。唯獨群架戲時,打手安排較多,林沖打得氣喘吁吁,看起來有點不瀟灑,也難免損及「大盜」威名。至於最後一場在古裝戲片場追逐的戲碼,似乎經過祝英台家前的橋、〈血手印〉(1964)裡林肇德(凌波飾)挑水的地方等,對喜愛「邵氏」電影的影迷來說,這樣的安排也別有一番樂趣。


芥蒂求去
林沖在港以極短時間竄紅,以新人之姿得到「邵氏」力捧,一年主演三部電影,且不是作女主角的綠葉,而是載歌載舞的紅花。不過,浪潮來得快退得也快,〈大盜歌王〉上映時,只得普通反應,那些對林沖瘋狂追逐的粉絲,沒有轉移到票房,又或著逐漸轉淡,重視賣座成績的「邵氏」便對他有了新想法……
林沖的歌聲風靡港九才有機會拍電影,首部片他即飾演流行歌手,「鑽石」、「大盜」、「康乃馨」一首唱過一首。不過就在此時,「邵氏」高層發現「林沖的歌曲不盡理想」,有意請幕後代唱,導演張徹獲悉後加以反對,他的理由是:林沖是以歌唱成名,又是以歌唱加盟邵氏公司,唱歌是他的真正本錢,如果找人幕後代唱,就否定林沖的成就。張徹保住「大盜歌王」的原聲,但至〈椰林春戀〉時,「邵氏」仍認為林沖的演唱不如預期,在未徵得導演與他的同意下找人瓜代,儘管最後還是換回林沖原音,卻還是引爆提前解約的糾紛。
1969年10月,林沖返台度假,此時與「邵氏」還有一年四個月的合約,他鄭重否認先前不愉快的「傳說」,稱換人代唱一事「完詮釋一種宣傳噱頭」。然而,林沖也認為觀眾不一定樂意接受一部影片從頭到尾都以歌唱串連,他自己也對這種演出方式「有些厭膩」。事實是,林沖未幾離開「邵氏」,曾計畫的龐德式動作片也成幻影,但他要以影視為終身職業的願望,依舊綿延至今。


「我愛鑽石亮晶晶,我愛鑽石亮光光……」林沖笑臉如舊、帥氣依然,以現在的角度看,有些是嫌老派,但又老派得過癮。我本以為六0年代的觀眾「習以為常」,但何莉莉在〈鑽石大盜〉的台詞卻露陷:「唱歌的姿勢雖然有點誇張,可是用在你的身上並不討厭,反而有的時候,有一股特別的味道……」這「有點」或許可以換成「非常」,但不討厭確是真的。


↑林沖演唱「鑽石」

參考資料:
1.本報香港航訊,「林沖進邵氏 演大盜歌王」,《聯合報》第五版,1968年8月20日。
2.本報香港航訊,「旅日電視紅星 林沖再度抵港」,《聯合報》第五版,1968年9月6日。
3.本報香港航訊,「林沖將飛星島 為邵氏拍新片」,《聯合報》第五版,1969年1月22日。
4.本報香港航訊,「不滿邵氏措施 林沖決心求去」,《聯合報》第九版,1969年8月10日。
5.謝鍾翔,「林沖返國度假 準備改變戲路」,《聯合報》第五版,1969年10月8日。
6.麥若愚,「林沖 爆何莉莉糗事 汪萍 曾被羅維罵哭」,《民生報》C8版,2004年9月18日。
7.吳昊主編,《文藝‧歌舞‧輕喜劇》,香港:三聯書店,2005年,頁203~204、224~225。
8.吳昊主編,《男兒本色》,香港:三聯書店,2005,頁59~61。


椰林春戀(Tropicana Interlude)
導演:史馬山(島耕二)
編劇:不詳(片中未標明)
演員:何莉莉、林沖、林嘉、李麗麗、林智勇、魏平澳、魯奇、歐陽莎菲
首映:1969年
插曲:不變的情、愛情太神奇、無憂無慮多歡暢、熱帶之歌、快來跳、海戀、搖籃曲、美景當前、慶豐收、月夜寄情等十首。
作詞:靳蜀美
作曲:王福齡
片長:93分鐘
出品:邵氏兄弟(香港)有限公司
附註:遠赴新加坡、馬來西亞等地拍攝;編劇不詳,唯劇情與貓王Elvis Presley主演的〈Blue Hawaii〉(1961)十分相似。
劇情介紹:
出身新加坡華僑富商家庭的青年平建人(林沖),奉父命到義大利留學兩年,終於畢業返國,女友蘇詠蘭(何莉莉)親赴機場迎接,久別重逢好不快樂。來到停車場,交通警察已恭候多時,原來詠蘭為接男友不只超速還亂停車,一連吃了幾張罰單,詠蘭一臉尷尬無奈。車行時,她好奇平家父母為何沒前來迎接,建人神秘笑答:「我故意不通知他們,另外有計畫……」他認為新加坡變了不少,詠蘭意在弦外接口:「誰知道你的心變了沒有?」建人聞言,立即以歌曲「不變的情」,表示對詠蘭深情依舊。
活潑的建人回到暌違多時的家,大聲呼喚爸媽後即一溜煙跳下泳池。平母(歐陽莎菲)見到兒子喜不自勝,她囑咐建人上樓更衣,並對丈夫(魯奇)開玩笑:「治療我寂寞病的醫生已經來了!」平父看到兒子同樣高興,協助建人父親打理菠蘿公司的世叔梁茂夫(林智勇)更熱心為他調製菠蘿果汁。


平父詢問建人有何計畫,母親搶先稱兒子學得既是工商管理,不如到家裡的工廠…..話未說完,建人面容猶豫:「爸媽,我有件事兒正想跟你們商量。」原來他非但不想繼承父業,更怯生生說出一個爆炸性的消息:「我第二學期就改學聲樂了!」平母忍住慍氣:「誰讓你改的!」建人解釋,曾在一次遊藝會中代表中國留學生演唱,歌聲被一位聲樂系教授賞識,加上自己對商學毫無興趣,遂瞞著父母轉系就讀。平母聽完頓覺天旋地轉,平父藉機罵:「唉!你看看,媽媽被你給氣成這個樣子!我花錢讓你到外國去留學,是讓你去玩音樂的?」
「爸爸,音樂也是一門學問,我對工商管理實在沒有興趣!」建人堅持立場,反而加重父親怒氣:「我以前當小工的時候懂得什麼興趣!這麼多年下來,不是也很有興趣嗎?一個錢變十幾個錢,再由十幾個錢變成幾百個幾千個幾萬個錢……你自然就有興趣了!」建人坦言不怕吃苦困難,也和父親一樣有創業雄心,見母親大呼不放心,他成熟勸慰:「山珍海味要是每天吃的話,絕不會好吃,如果是我自己賺來的錢,哪怕是清茶淡飯,我也覺得好吃。」其實,建人在義大利時半工半讀,所有開支都由自己承擔。他將父親期間寄來的生活費與學費歸還,平父不願收下,建人便希望用這筆錢購入以前自用的車,「況且坐的士(計程車)是很貴的!」說完即出門與詠蘭見面。兒子離家後,平父摟著妻子讚:「媽媽,妳這孩子真了不起!」臉上浮現欣慰笑容。


詠蘭為男友舉辦大型歡迎派對,蘇父與建人有說有笑之餘,還鼓勵年輕人歌舞玩樂。建人與詠蘭到海邊戲水,詠蘭詢問未來打算,他坦言曾想過到夜總會演唱,但似乎並不順利。在旅行社工作的詠蘭見男友難得愁容滿面,稱他既在此地出生,又會多種語言,應徵導遊最為恰當,建人思索片刻點頭:「先解決生活,再找機會進修音樂!」在詠蘭的介紹下,旅行社孫老闆(魏平澳)問明建人學經歷,同意錄取任用。


一天,建人接到詠蘭電話,不顧母親呼喊急急外出,趕至飯店與來此遊玩的香港華僑中學女教師董嫻芸(林嘉)見面。途中,詠蘭擔心男友見異思遷,建人再三立誓保證,除了女友,絕不會看上其他女孩。來到大廳,嫻芸年輕貌美,立即掀起詠蘭醋意,勉強以制式笑容掩飾不安。
得知建人將擔任導遊,嫻芸誠實稱有些事必須先說清楚:「我帶得四個學生都是十六七歲的女孩子,她們不知天高地厚……」建人點頭稱是,預定隔日上午十點在博物館前見面。「真想不到!」「想不到這麼年輕、這麼漂亮!」詠蘭忍不住發作,建人苦笑:「妳看,妳又來了!妳這是冤枉我,看我幾時暈過了?」
事情辦完,建人與詠蘭一同返家,此時平母已急如熱鍋螞蟻,原來今晚的宴會就是為建人籌辦,但主角卻姍姍來遲。建人在眾人催促下上台演唱,大家隨著歌舞又唱又跳,平母困惑道:「我真不瞭解他們的心理!」平父爽朗答:「年輕人有他們的天地。」


十點,建人依約前來接五位客戶,嫻芸依序介紹四名女學生,分別為黃雅梅(施婉輝)、陳秀竹(藍小龍)、張萍娜(孫桂卿)和李愛蓉(李麗麗),前三位活潑可愛,與建人相處融洽,只有愛蓉態度冷淡。建人善盡導覽職責,到升旗山時請小姐們下車欣賞風景,愛蓉卻一動不動,他無奈:「為什麼大家一起出來玩,妳老是生氣!」愛蓉不以為然:「我高興,膚淺幼稚!你知道什麼,我有兩個爸爸、三個媽媽,每年暑假我都出來玩,這種地方我看得太多了!」還將可樂灑向建人。詠蘭、建人帶嫻芸等到海邊遊憩,下水前,愛蓉故意落單誘惑建人,見他不為所動,遂露出不服氣的神情,個性更為顯陰鬱。


↑林沖演唱「故鄉之歌」

平母擔心兒子天天早出晚歸,對丈夫發牢騷,平父勸:「孩子大了,他有他自己的主張。」「那你就不管啦!」並為此啜泣起來。茂夫好奇建人究竟忙些什麼,他才慎重對父母說明:「我找到一份很好的工作,做導遊!」不待母親誇張反應,建人邀梁叔叔晚間一同到海邊夜總會見面:「我幫你介紹一個女朋友!」平母直言兒子是堂堂留學生,怎能給人開車!茂夫不諱言欣賞建人的勇氣,認為年輕人應該多外出闖闖,成就一番自己的事業,「唉,也只好聽天由命囉!」她無奈搖搖頭。
夜總會裡,建人介紹嫻芸與茂夫認識,由於兩人都常住香港,談話分外投機。與此同時,愛蓉盛裝前來,見建人與詠蘭相擁共舞,心裡很不是滋味,一時衝動接受陌生男子邀請。嫻芸發覺學生涉足聲色場所,立即拉開兩人,聞聲而至的建人意外與此人發生拉扯,不久引發群架,舞池內外打成一團。老闆無可奈何,只得致電警察局,將一行人拉回警局留置。樂隊嫌得發慌,無聊吹奏音符,失意的建人唱著懷念故鄉的歌曲「故鄉之歌」,引起隔鄰老囚共鳴。平父與詠蘭前來保釋,孫老闆堅持辭退建人,詠蘭與男友同進退,兩人一塊失去工作。
回到家平母勸兒子別再和姓蘇的女子鬼混,父親則給他兩條路選,到家族工廠上班或著搬出自立,「好的,我搬出去!」平父兩手一攤:「那我也沒辦法了,預祝你事業成功。」


失業的詠蘭與建人到海灘做日光浴,建人直覺一夜間世界全變,興起向女友求婚的念頭。詠蘭難色婉拒:「我現在應該是幫助你解決困難,而不是增加你的負擔。」建人高興答:「我很高興有妳這樣一個女朋友。」「別灌迷湯了,只要少讓我操點心就行了!」詠蘭臉紅羞怯。從詠蘭口中得知嫻芸一行因沒了導遊,決定提早返港,建人心生一計:「這是自己做的好機會!」偕詠蘭去接第一筆生意…擔任董小姐與四位學生的嚮導。
建人帶五人前往馬來西亞,途經麻六甲、吉隆坡與檳城(黑風洞、登山纜車、過海渡輪、極樂寺、臥佛),他計畫日後在檳城開創一番事業。行前,詠蘭與建人、茂夫與嫻芸兩對離情依依,令暗戀建人的愛蓉很不是滋味。出發數日後,詠蘭接到建人來信,得知他們即將到達檳城,她約茂夫一同乘飛機前往,給愛侶一個驚喜。


旅行過程中,愛蓉不斷找機會勾引建人,但他一直將兩人關係界定為「嚮導與客人」,始終與愛蓉保持距離。深夜,愛蓉偷用同學香水,濃重香味將其他三人喚醒,他們好奇愛蓉目的,靜靜跟隨在後。原來她偷偷跑進放置選美會禮品的房間,穿上選美皇后裝,想以此誘惑建人。不巧此時詠蘭已抵達檳城的電話,愛蓉故意大吼大叫,建人唯恐引起誤會,叮嚀女友:「現在千萬別來!」
建人好言請愛蓉離開,但對方卻堅持示愛:「我要你告訴我,你愛得是我!」建人開門送客,在外偷聽的三個女學生摔進房間,嫻芸有事找建人商量,嚇得四人自後門逃跑。詠蘭和茂夫驅車到達,她透過窗外偷看男友房間,卻見嫻芸對建人告白:「這些年來,我一直高不成低不就,這一次總算給我找到了!我太幸福了,一切都是這麼完美!這些話我早就想說了,可是一直提不起勇氣來,今天我考慮再三,一定要告訴你……」詠蘭忍無可忍、怒氣離開。
「董小姐,您說了半天我還不太懂您的意思……」建人略顯困惑問,嫻芸才害羞說明:「我是想請你問問梁先生的意思。」建人允諾幫忙,嫻芸步出房門,又見到甫到達的茂夫身影,展露如花笑顏。另一面,詠蘭誤會男友移情別戀,傷心對建人道:「我是很識相的!別裝蒜了,一切都是那麼完美……」「她是託我來作媒的!」詠蘭不顧建人解釋,一個勁將他推出門外。所幸,隔天清晨與濃情茂夫散步的嫻芸見到亟欲離開的詠蘭,甜蜜請她代謝建人:「請妳告訴平先生,我昨天託他的事不用說了。」詠蘭這才相信男友所言非假。


愛蓉從同學口中聽到建人將與詠蘭結婚的消息,衝出房間開車離去,其他人趕緊通知建人、詠蘭,兩人立刻出發尋找。愛蓉曾說過如果失戀就會選擇自殺,如今她自認與建人戀情無疾而終,遂興起輕生念頭。汽車撞山,建人將愛蓉抱出就醫,嫻芸自責未能填補學生內心空虛,才會做出傻事……聽到這,建人表示願收愛蓉為妹妹,詠蘭微笑同意:「有你這麼一個好哥哥,我想她會愉快的!」愛蓉聽見眾多關心,不禁淚流滿面,哭泣向老師認錯。
建人收到家裡電報,同意他和詠蘭結婚,茂夫與嫻芸也決定共渡一生。兩對新人前去欣賞正統馬來婚禮,建人受邀演唱歌曲祝賀,幸福氣氛洋溢。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