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09年6月27日 星期六

【廣播】電影理想拓荒者…鄭正秋


電影理想拓荒者…鄭正秋
粟子

「戲劇之最高者,必須含有創造人生之能力,其次亦須含有改正社會之意義,其最低限度亦當含有批評社會性質。」「上海明星影片公司」創辦人兼編導鄭正秋(1988~1935)在1925年出版的《明星特刊》上,對製片方針提出連串見解。他主張影片「批評社會」的同時,需再加上一點「良心主義」,以寓教於樂的方式,改善糾正落後(甚至錯誤)的風俗與社會價值。作為二、三0年代規模最大的電影公司領導者,鄭正秋不似商人如導師,題材涵蓋社會平等、解放婦女、婚姻自由……循循善誘一如他「老夫子」的暱稱。

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節目於2009年7月2、9日分兩次播出〈電影筆記:早期影壇拓荒者「鄭正秋」(上)、(下)及電影「女兒經」)〉專輯,節目音檔將保留45天,歡迎各位朋友透過網路收聽。

收聽網址: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點選07/02
節目摘要:鄭正秋(上)、電影〈女兒經〉(上)
播放歌曲:〈女兒經〉插曲「春歸去」

收聽網址: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點選07/09
節目摘要:鄭正秋(下)、電影〈女兒經〉(下)
播放歌曲:〈女兒經〉插曲「湘累」

本文同時刊登於「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新聞台
文章網址:電影理想拓荒者…鄭正秋
該處有更多電影文章可以欣賞唷!


關於鄭正秋
原名鄭芳澤,號伯常,別號藥風,廣東省潮陽縣人,生長於上海,上海育才公學肄業。受西風東漸及進步思潮影響,對清末腐敗風氣不滿,開始以「正秋」為筆名為鼓吹革命的《民籲》、《民呼》及《民立》各報撰寫戲劇評論。未幾擔任《民言報》戲劇編輯,並在《民權報》、《中華民報》等發表劇評專欄。自辦《圖畫劇報》等,宣傳改良平劇、提倡新劇,作為教化群眾的工具。與此同時,和醉心文明戲的洋行職員張石川結為好友,合辦「文明新劇社」。
1913年,以家鄉習俗為主題創作電影劇本〈難夫難妻〉,與張石川聯合執導。故事敘述兩位不相識的男女通過種種繁文縟節,送入洞房成親的舊式買賣婚姻。內容觸及社會問題,特別對盲婚啞嫁的制度諷刺抨擊,展露電影在娛樂外的社會使命。〈難夫難妻〉由文明戲男演員擔任,即女角也為男性反串,於上海的香港路「亞細亞影戲公司」露天攝影場錄製,片長四本,攝影師為美籍商人依什爾。〈難〉片被視為中國影史上第一部故事短片,與黎民偉、布拉斯基在港攝製的〈莊子試妻〉(1913)時間非常接近(完成先後與版權所屬仍有爭論)。影片完成後,鄭張意見不合,張石川繼續拍攝滑稽短片,鄭氏則脫離電影界,陸續創設「大中華新劇社」等,從事新劇活動。
1922年,與張石川再聚首,連同周劍雲、鄭鷓鵠、任矜蘋等成立「明星影片股份有限公司」,正式投入電影事業。「明星」初期以張石川屬意的趣味笑片為主,鄭氏配合提供〈滑稽大王遊華記〉(1922)、〈擲果緣〉(又名〈勞工之愛情〉,1922)、〈張欣生〉(1922)等劇本,但大多賣座不佳,其中〈張〉片更因涉及絞殺與蒸骨驗屍等駭人鏡頭而遭禁映,致使公司財務陷入困境。為挽救「明星」與實踐理念,鄭氏再提拍「長片正劇」的意見,並編寫電影劇本〈孤兒救祖記〉(1923)。〈孤〉片由張石川執導,拍攝時間長達八個月,製作嚴謹、主題積極、劇情曲折有故事性,推出後即大受歡迎。
〈孤兒救祖記〉的成功使鄭氏一躍為「明星」最倚重的編導,開啟旺盛創作期,期間參與電影超過五十部,作品包括:任編劇的〈苦兒弱女〉(1924)、〈好哥哥〉(1924)、〈玉梨魂〉(1924)、〈孤盲女〉(1925)、〈上海一婦人〉(1925)、〈最後的良心〉(1925)、〈小朋友〉(1925)、〈早生貴子〉(1926)、〈掛名夫妻〉(1927)、〈山東馬永貞〉(1927)、〈車遲國唐僧鬥法〉(1927)、〈大俠復仇記〉(1928)、〈火燒紅蓮寺1〉(1928)、〈美人關〉(1928)、〈倡門賢母〉(1930)及〈恨海〉(1931)等;任導演的〈梅花落〉(1927)、〈白雲塔〉(1928)、〈碎琴樓〉(1928)、〈熱血忠魂〉(與張石川、徐欣夫、吳村合導,1935);兼任編導的〈小情人〉(1926)、〈一個小工人〉(1926)、〈楊小真〉(1927)、〈二八佳人〉(1927)、〈血淚黃花〉(上下集,又名〈黃陸之愛〉,1928、1929)、〈桃花湖〉(1930)、〈自由之花〉(1932)、〈姊妹花〉(1933)、〈再生花〉(1934)及〈女兒經〉(與張石川、程步高、沈西苓等合導,1934)等。鄭正秋擅長以簡單通俗的劇情傳達哲理,取材貼近當時生活,更能引發觀眾共鳴,電影不僅是商業營利,更肩負寓教於樂的社會責任。
藝術生命大放異彩,鄭正秋的身體狀況卻越來越差。他長期吸食鴉片煙,結束〈姊妹花〉的拍攝工作不久,即時常咳血不止,未入秋已穿皮袍,生命似風中殘燭。之後,再接再厲完成〈再生花〉與〈女兒經〉、〈熱血忠魂〉片段,就因心臟病發於1935年7月逝世,得年四十七歲。噩耗震驚影圈,「明星」與「中國教育電影協會上海分會」等三十餘個團體發起追悼大會,中央感念鄭正秋功在社會教育,特發佈褒揚令與承諾撫卹遺族,為電影從業享此殊榮第一人。
回顧鄭正秋對影圈的貢獻,主要在幾個方面:善用電影技巧的特點,使其脫離文明戲影響;修正當時過份西化的布景服飾與劇本,創作具中國特色的影片;以平易近人的手法表現故事,使其雅俗共賞、深入民心。鄭氏與極具商業頭的張石川、周劍雲等人合作,互補互助,成就「明星」在中國影史第一個黃金期的重要地位。


明星緣起
1922年,上海投機事業大行其道,金錢遊戲熱上加熱,股票交易所如雨後春筍。未料事隔一年,倒閉瘟疫橫行,不少投資失利的商人,紛紛將目光轉向新興的電影事業(國人拍攝的首批長片〈閻瑞生〉(1921)、〈海誓〉(1921)與〈紅粉骷髏〉(1921)都獲數倍營收),想由此翻本甚至大撈一筆,其中就包括經營「大同交易所」失敗的張石川。他找來舊識鄭正秋等人,組織電影公司與影戲學校,亦將原先交易所職員安插入新公司「明星」。
「明星」成立後,創辦人分為兩派看法,即純營利或改良社會。以張石川為首者認為做生意就是賺錢,他坦言:「處處惟興趣為尚,以冀博人一粲,尚無主義之足云。」至於鄭正秋則倡議以電影為「教化社會」的工具,主張拍「長片正劇」。基於決策權掌握在張石川手上,「明星」即開拍數部滑稽趣味短片,除改編文明戲劇本,亦請擅長模仿卓別林的英國僑民李却‧倍爾主演系列以「滑稽大王」為題的笑鬧短劇。一開始尚有賺頭,無奈這類片子數量太多,觀眾已經看膩,「明星」營運陷入困境。既然張石川「唯利是圖」的方針行不通,鄭正秋的「良心事業」於是重見天日,不久即開拍改變「明星」命運的〈孤兒救祖記〉。
〈孤〉片講述富翁楊壽昌(鄭鷓鵠飾)獨子死後留下寡婦俞蔚如(王漢倫飾),其姪道培(王獻齋飾)陰謀奪產,得知蔚如有孕,施計使楊翁誤會媳婦不貞,進而將她趕出家門。蔚如含辛茹苦將子余璞(鄭小秋飾)扶養長大,恰巧入祖父出資籌辦的義務學校就讀,余璞天資聰穎,深得楊翁喜愛,唯兩人不知有血緣關係。一次,余璞偶然得知道培謀害楊翁陰謀,救了祖父性命。片尾蔚如沉冤得雪,楊翁捐出半數財產興學,使平民子弟都可接受教育。以現代的眼光看,上述劇情已是司空見慣,但在舞台紀錄片、風景片及滑稽短片大行其道的二0年代,卻是首部題材正面、製作認真的倫理劇作。〈孤兒救祖記〉的成功不只使岌岌可危的「明星」站穩陣腳,更是鄭正秋落實理想的強心針,再創作〈苦兒弱女〉、〈好哥哥〉等精神與〈孤〉一脈相承的作品。
附帶一提,〈孤兒救祖記〉也捧紅中國第一位女明星王漢倫。她在片中雖是逆來順受的苦命媳婦,現實生活卻是英法語流利、思想開通的新女性。王漢倫家境富裕,父親去世後應兄嫂之命遠嫁東北,後隨夫回到上海,唯夫妻不合,她毅然離家自謀生路,曾做過小學老師與英文打字員。〈孤〉片開拍之初,一度為女主角人選傷透腦筋,因為以當年保守風氣,慢說名門閨秀,就是平凡家庭小姐也不願當拋頭露面的戲子,唯王漢倫不以為意,確實勇氣十足。據老牌影星龔稼農回憶,王漢倫在「明星」四年僅拍片數部,26歲時嫁給一名法國人,婚後在上海法租界開設「漢倫美容院」,名媛貴婦趨之若鶩。


三花救明星
二0年代中期,「明星」成為上海規模首屈一指的電影公司,至1928年上映的〈火燒紅蓮寺〉(改編自平江不肖生《江湖奇俠傳》小說)更引爆熱潮,影圈頓時刀光劍影,一把火燒得各公司荷包滿滿。然而,「明星」也非一番風順,三0年代初數部電影賣座失利,繼之「聯華」崛起、與「天一」的商業競爭受挫,使其再度陷入困境。1933年冬,甚至面臨被美商「匯眾銀」以三十萬銀元收購的危機,鄭正秋、張石川長考後決定咬牙苦撐。此時,由鄭正秋編導的〈自由之花〉、〈姊妹花〉及其續集〈再生花〉接連上映,票房蒸蒸日上,其中〈姊妹花〉更創下連映六十天的紀錄。不只助「明星」渡過難關,亦使領導階層恢復信心,組織「明星復興同志會」,重新整頓公司業務。
鄭正秋「三花救明星」的同時,健康卻每況愈下,大熱天也得穿上厚重棉袍,畏寒贏弱可見一斑。說起原委,還是他親手將自己推向痛苦深淵……即吸食鴉片。影史專家杜雲之在著作《中國電影七十年》,曾寫實描繪早期電影從業人員對鴉片的依賴,女明星如楊耐梅、夏佩珍都染上阿芙蓉癖,影星徐莘園更是出名的「老槍」。「明星」抽大煙風氣之勝,片廠內還設有煙榻,讓道友過足隱才開拍,下了戲大家再躺下來吞雲吐霧。鄭正秋由於中毒過深,甚至將煙膏抹在麵包上,直接吞下肚。別人吃一口馬上一命嗚呼,他卻得這樣才能過癮,長久下來等於慢性自殺。
鄭正秋晚年常因犯病遲到,見女主角胡蝶久候多時,他不僅沒有惱羞成怒,反倒自我反省:「遲到是不對的,我希望大家都學胡蝶,認真演戲,不要遲到。」鄭氏說到做到,即使後來病況加重,不時暈眩昏厥,仍堅持守時原則,精神感染「明星」上下。


提攜後進
與張石川主持「明星」期間,鄭正秋已名滿上海,卻不以此為傲,反而費心提攜培養有志電影事業的青年男女,胡蝶、龔稼農等一線明星至花甲之年仍對「老夫子」的好點滴在心,胡蝶在回憶錄中提到:「給我印象最深的是他待人非常誠懇,沒有架子,大家都稱他為『鄭老夫子』,也稱他為『好好先生』。」不僅如此,〈漁光曲〉(1934)的導演蔡楚生,年輕時嚮往電影工作,得知與鄭正秋有同鄉之誼,即以此為由求見。鄭氏非但沒有大老闆的架子,仔細聽完小輩對電影藝術的抱負,當晚就決定讓他任自己的助理導演;另一位因行徑特異而被同行戲稱為「怪物」的沈西苓,才華洋溢卻礙於不善處理人際關係而乏人問津,也是因為鄭正秋的支持,才能在「明星」獨當一面。
除此之外,鄭正秋的長子鄭小秋(原名鄭鴻彬,1910~1990)六歲時即以「藥風子」為藝名,在舞台上扮演兒童角色。後於〈孤兒救祖記〉飾演余璞,成為首位家喻戶曉的童星。隨著年齡漸長,鄭小秋轉型為青年主角,只是他個子不高、體型較胖,導致戲路受限,發展不若前期理想。鄭正秋去世後,好友們助小秋克紹箕裘,1936年轉任導演。


「戲劇者,社會教育之實驗場也;優伶者,社會教育之良導師也;可以左右風俗,可以左右民情,是故吾人於優伶一方面,不可輕忽視之,於戲劇一方面,更不可漠然置之……」鄭正秋出身富戶,卻對世人視為「下九流」的戲劇感興趣,並且懷抱著以戲劇改革社會的思想,窮畢生精力實踐,可謂中國早期電影創作的拓荒者。儘管有時立意過份理想(譬如:鄭氏編導的〈二八佳人〉,講述富家少爺良心發現,不只自己燒去家中婢女的賣身契,更苦口婆心勸親友解放奴僕……),卻不失為教育群眾的引信,促使人們反思原本視而不見的陋俗。
現時流傳的鄭氏相片,大多是戴著溥儀式圓眼鏡(據聞他近視達一千五百度)的模樣。和許多民初文人類似,他既接受傳統教育,亦嚮往西方文明,儘管左右派的評論者皆認為鄭氏思想保守與陳義過高,但其作品中蘊含的社會教育意義,已屬難能可貴。遺憾的是,鄭正秋滿腔雄心壯志,一心以筆桿撐起陳窠纏身的中國,卻也拖著離不開鴉片的孱弱身體,英年早逝壯志未酬。

參考資料:
1.杜雲之,《中國電影七十年》,台北:中華民國電影圖書館出版部,民75。
2.杜雲之,《中國電影史》第一冊,台北:台灣商務印書館,民75。
3.胡蝶口述╱劉慧琴整理,《胡蝶回憶錄》,台北:聯合報出版,民75。
4.郭華,《老影壇》,合肥:安徽教育出版社,2004。
5.龔稼農,《龔稼農從影回憶錄》,台北:傳記文學出版社,民69。
6.百度百科…鄭正秋。


女兒經(黑白有聲)
導演:鄭正秋、張石川、程步高、沈西苓、姚蘇鳳、李萍倩、吳村、陳鏗然、徐欣夫
編劇:編劇委員會(鄭正秋、夏衍、洪深、阿英、鄭伯奇)
演員:胡蝶、高占非、嚴月閒(即嚴月嫻)、宣景琳、鄭小秋、龔稼農、王獻齋、舒繡文、徐琴芳、嚴工上、王徵信、朱秋痕、夏佩珍、傅境秋、王慧娟、柳金玉、梅熹、黃耐霜、顧蘭君、高倩蘋、徐莘園、朱秋白、沈金芳、趙丹、高步霄、董湘蘋、王吉亭、徐來、蕭英、陳娟娟、朱孤雁、胡笳、李清、尤光照
出品:上海明星影片公司
首映時間:1934年
片長:159分鐘
附註:明星公司全體演職員合作拍攝;片頭卡通片由萬古蟾、萬籟鳴、萬超塵製作。
劇情簡介:
適逢十月十日國慶,胡瑛(胡蝶)宴請許久未見的中學同學到府敘舊。約定時間將至,丈夫高國杰(高占非)不見賓客,露出擔憂神色,胡瑛緩緩答:「今天是雙十節,個人難免有個人的事……」「妳的同學不是挺多的嘛!」國杰好奇妻子為何只準備寥寥十幾個位子,胡瑛聞言感嘆光陰消逝,十年各奔東西,有的死了、有的根本不知去向……此次委託校長先生(嚴工上)幫忙,才找到三分之一的同學。
僕人遞上寫著賓客姓名的紙條,「咦,嚴素(嚴月嫻)!想不到她會第一個來!」兩人見面互讚對方發福,日子似過得不錯。還未打開話匣子,同學中的老大姐宣淑(宣景琳)拖著弱體現身,胡瑛心疼她清瘦不少,宣淑高興與舊友重聚之餘,言談亦透露幾許滄桑。未幾,校長與另一位同學夏雲(夏佩珍)聯袂出席,夏雲原本說什麼也不願出現,經校長幾番勸解才改變心意,她幽幽解釋:「我是因為自己環境太壞了,身體也不大好……」胡瑛回憶過去同學時,夏雲是個活繃亂跳的小胖子,跟現在好似兩個人。校長轉向國杰問好,稱對方年輕有為,是新中國的模範青年,國杰也非常佩服校長對教育事業的用心。胡瑛口中的小妹妹朱雯(朱秋痕)滿臉笑容進門,氣氛頓時輕鬆不少。


胡瑛坦言人雖來得少,但能夠再見已十分難得,嚴素點頭稱是:「時間的過去真是比火車飛機還快!」「唉!咱們在讀書的時候,總想不到會分開的……十年十年,就像一個神奇的夢,真太快了!」宣淑不禁感傷。「各位小姐,我看到得比妳們多,知道的也更比妳們多,據我看,慢說是十年,就是一年或是一個月,就有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這『悲歡離合』四個字,實在還包括不盡吶!」校長點出人事無常,勸大家勿需悲觀,珍惜今日得來不易的重逢。胡瑛建議輪流談談別後十年發生的點滴,或著得意、或著不幸、或著奇怪,與老同學分享生活中重要的片段。一陣禮讓推託,眾人請老大姐宣淑首先開始。還未說出經歷,她先靦腆道:「過去就像一場神奇的夢,但我夢恐怕會讓姐姐妹妹掃興的!」


宣淑一人獨坐家中,看著與丈夫王惠壽(王獻齋)的一張張合照,思緒回到熱戀時……。宣淑對著盛開枝芽的花朵吟唱「春歸去」,惠壽享受地聽著,兩人乘船在花間細語,只羨鴛鴦不羨仙。然而,隨著時間過去,惠壽對宣淑越來越冷淡,數月不見人影。
一日,惠壽急急忙忙返家,取保險箱鑰匙,不顧妻子冷言冷語,開口就要她別囉唆。宣淑諷刺丈夫把家當成旅館,就算如此,也得三五天結一次帳,否則家計由誰負責。惠壽怒氣沖沖答:「哼!難道要我成天陪著妳嗎?我要回來的時候就回來,妳管不著!」罵太太整日待在家、張著嘴享福,此言倒引來連珠砲式抱怨……懷第一胎時,惠壽不知在哪鬼混,還染上不名譽的病,宣淑還沒做完月子就下床照顧,忍受對方胡亂發脾氣;丈夫丟了工作,她又厚著臉皮借錢度日,好不容易挨到惠壽平步青雲,卻還是一毛錢分不到。
惠壽嘻皮笑臉接口:「得了、得了!妳也想想剛結婚的時候,我是把妳當『天神』那麼看,妳倒忘得真快呀!」宣淑回想當初在學校時,惠壽用各種方式支開其他追求者,甚至趴在地上死皮賴臉、鬧自殺才贏得芳心,「現在呢!」宣淑既難過又悔恨。「喔!妳以為還十七八呢!這正是此一時彼一時,妳真是個傻瓜,哪個男人求愛,不是那個樣的!?」惠壽稱自己除了每天不回家,就沒什麼事不如太太的意,言語盡是輕視。
夫妻倆你一言我一語吵得不可開交,東扯西拉,話越說越重,惠壽脫口而出:「笨貨!妳看一看自己的臉!……就是一輩子沒看過女人的,也得嚇跑了!」宣淑大受刺激道:「原來你從前愛我,是愛我的色呀!」「本來嘛!」惠壽一副理所當然,直言自己還算是「有良心」的男人,否則早將年華老去的妻子拋棄。宣淑細數為丈夫的犧牲,無奈惠壽鐵了心無情到底,要唸過書的妻子自食其力:「再見!改明兒看妳自己養活自己!」萬般無奈的宣淑找婆婆(傅境秋)幫忙,但對方同樣態度冷淡:「哪陣風把妳刮來的?別提了,全是妳把他慣壞的!」王母認為兒子結婚前至少還聽一兩句話,現在「等於死了」,她除了一心向佛,沒什麼話好說。
備受打擊的宣淑冒雨離開婆家,搖搖晃晃回到娘家,弟媳婦(王慧娟)好奇問:「哪陣風把妳刮來的!為什麼沒坐汽車?」大嫂(柳金玉)得知小姑已和丈夫分開,也只是冷冷地聽著。宣淑腹痛不止數鐘頭,傭人告知小產消息,大嫂搖搖頭抱怨:「在夫家享福,到娘家生產,沒聽過這樣的事!」她故意在隔著門暗諷宣淑,令身心受創的她更顯憔悴。
痛了幾個小時,勉強恢復的宣淑決定離開。弟妹見氣候惡劣,客套幾句留人,她意有所指答:「我的命運注定在暴風雨裡找生路,我不連累妳們,我要找我的生路去了!可是我告訴妳們,我們女人的命運是一樣的,外面風雨大,裡面也不一定是安全的。」聽到一番沈重告白,大嫂與弟媳很不以為然地相視而笑。
說完經歷,宣淑苦笑問是否感到掃興,朱雯表示長了不少見識,胡瑛為大姐抱不平,認為定要脫離黑暗家庭,寧可生活困苦些,也不能受心靈上的折磨。嚴素同意宣淑自食其力的選擇,但也認為做女人不定就要受苦,一切端看自己的手段,男人倒是很容易對付!

嚴素約丈夫龔少銘(龔稼農)下班後到夜總會跳舞,少銘藉口公司召開臨時董事會婉拒,嚴素聽出弦外之音,故意不點破謊言。晚間,少銘與舞女(舒繡文)約會,對方笑他家有母老虎,少銘神氣活現道:「她是老虎,我就是打老虎的武松!」說完,服務生送來另一桌的帳單,見嚴素與小舅子(畢虎)也在,只得過去陪笑臉。
發餉日,少銘琢磨藏錢,假寐的嚴素掩著棉被偷偷觀察,再趁丈夫熟睡時一一確認。嚴素故意不把錢拿出,少銘以為神不知鬼不覺,放心將所有財產放入,她再找機會一併拿走。某晚,少銘發覺西裝口袋的鈔票全部消失無蹤,只得尷尬問妻子:「我兜子裡的錢,妳都給我收好了吧!」嚴素睡醒答:「這屋子總不至於有賊。」言下之意已經收歸「家庫」。不久,少銘又將錢藏在鞋櫃上的暗櫃,舉動全看在嚴素眼裡,再度沒收丈夫私房。
少銘致電交際花黃小姐(黃耐霜)相約見面,黃小姐笑問難道不怕妻子,他稱與嚴素鬧意見,兩人離婚在即。掛上電話,又約女秘書顧小姐(顧蘭君)出遊,她聽到老闆即將恢復單身,滿臉笑容點頭。晚間,嚴素在家宴請客人,來的竟是黃小姐與顧小姐,原來兩人已是龔太太的眼線,少銘驚得臉色青一陣紫一陣。嚴素親暱對丈夫說:「有人說我們鬧彆扭,已經好些日子不說話了,你想這種謠言造出來,人家能信嗎?」「笑話!簡直是謠言、簡直是放屁!」作為這番「謠言」的始作俑者,少銘趕緊堆笑臉澄清,看得女客們忍俊不禁,也看清他不敢與妻子分手的弱點。
嚴素稱此後丈夫不再荒唐,每月賺得薪水也如實交出,直言男人非得用手段才行。國杰認同嚴素的看法,但也覺得夫妻間日日勾心鬥角倒也不太妥當,必須互相體諒,才是長久相處之道,校長對此也表同感。


投入婦女運動的高華(高倩蘋)頂著「婦女節制生育會常務委員」、「婦女參政協進會執行委員」等漂亮頭銜步入大廳,她笑言實在是忙得不得了,開會演講應接不暇,此刻來了也是坐一會兒就走。嚴素半奉承半不以為然:「您現在倒成了要人,我們都得沾您的光彩!」「對呀!社會上總得有這麼忙的人,才覺得有趣嘛!」校長諷刺道。
高華離開前,留下演講蠟盤唱片幾張:「我要跟各位說得話,也在這裡頭了!」她急忙忙吃完甜點,就告辭離去。同學們好奇高華的忙碌是真是假,自稱對她十分瞭解的校長答:「我所知道的事實,跟這個可大不相同啊!我要說出來,人家絕不信,還以為是我編出來的呢!」不待眾人開口,他即將高華的種種娓娓道來...... 「她呀,與其說是個在社會活動的人,倒不如說她是個傀儡、玩物,無怪她要被正當的婦女團體排擠。她那個大皮包裡,隱藏了多少不可告人的秘密!」
高華的丈夫徐先生(徐莘園)已經四十出頭,過去是北洋軍閥手下的老練政客,老闆倒台後,就靠著先前的積蓄在租界享受。他看上高華口才好又有幾分姿色,與她同居結婚,高華則視徐先生為財神爺,兩人相互依靠、互相利用。校長語氣輕挑:「這位徐先生的錢,就是高小姐的笑臉,她在家做了這樣的玩物,但她總以為不會有人知道,所以她在外頭還是照樣的可以活動。」校長稱高華所演講的內容總是同一套,雖讓不知道她底細的人佩服不已,但實際全是自己做不到的仁義道理。唱片一面播著高華的演講,要從享樂的生活解放,不要靠男士的金援生活;另一面她卻背道而馳,笑瞇瞇數著徐先生的鈔票。
徐先生是高華的幕後代理人,不只幫她排定行程,演講稿也由他執筆,豐富的文稿擺滿抽屜。文章有長有短、題目有大有小、意思有深有淺,端看需要選擇,「這可真算得上『情投意合』啦!」校長下結論。高華對親生母親(沈金芳)、服侍丫頭(朱秋白)都是頤指氣使,稍不如意就是一頓打罵。外出演講前,她更換下華服首飾,改穿粗布短衣,燙得頭髮也得用濕毛巾弄直,「當然她是夠忙得了!」校長又是一語雙關。高華的大皮包裡,放著徐先生準備的演講稿與大批唱片,可以隨時上台和送人,她以為鬼神不知,實際都傳到校長耳裡。
一日,校長在咖啡廳看報時讀到高華演講「婦女不該玩物化」的新聞,卻碰巧看到鼓吹「別做玩物」的高華正邊抽煙邊和一位年輕男子談情說愛,「哈哈!這個新聞不是比報紙上的新聞還有味兒嗎?可惜人家是不會知道的。」校長鉅細靡遺戳穿高華的假面具,同學們聽了一陣取笑。胡瑛感嘆高華連自食其力都談不上,倒不如請在百貨商店任店員、真正靠自己生活的朱雯,談談婦女外出謀生的點滴。

「現在大家都說職業神聖,好像有職業的婦女都是很光榮、很神聖、很快樂的,其實裡頭也有許多說不出的苦處……」朱雯搖搖頭回憶。
朱雯任職的百貨公司經理王先生(王夢石)看上她,下帖子相約出遊,男同事意在弦外道恭喜,個性老實的朱雯卻滿臉愁苦。往經理室的路上,同事們竊竊私語:「我看是凶多吉少!」「非也,依我看是凶少吉多呀!」指朱雯升官在即。經理埋怨朱雯穿得太寒酸,一肩挑起家計的她只能無奈敷衍。
回到家,弟弟(沈駿)妹妹(張敏玉)一個褲子破一個鞋子磨穿,父親病得連眼睛都睜不開。朱雯欲拿昨日發下的薪水做新衣,但早被拿去還母親去世時借款的利息,明日還有房錢米錢等雜支,賒帳都來不及,哪有餘錢?朱雯萬般無奈,只好向隔鄰的舞女借衣服,行前,朱父再三交代女兒不可接受對方勸說下海,她才要出門,弟妹又拉著手道:「姐姐妳快回來,我們要吃飯!」小姐尚未歸來,僕人作主借出,她再三交代朱雯不可弄髒,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隔天上班,大家皆揣測朱雯的改變與經理有關,同事(梅熹)好奇箇中原因,她苦笑答:「若不穿好衣服,就會沒工作!」在此鬼混的大股東之子王先生(王吉亭)看上朱雯,他不只出言調戲,更想約著外出跳舞,朱雯氣憤道:「我們是百貨小姐,並不出賣!」王先生見她不肯就範,索性大聲吆喝店員罵人,更順手將墨水波在朱雯的新衣服上。經理聞言前來,非但不主持公道,還將她辭退。
回到家,父親不停唸著被討債,逼著女兒想辦法,向公司借下個月的薪水應急,叮嚀就是跪著求也要求幾個錢回來,否則老爸爸就得吃官司了!幸運的是,朱雯後來找到另一件工作,雖然比從前忙,但薪水也比較多,日子過得也寬裕些。話說至此,胡瑛憶起朱雯過去天真活潑的小姑娘,沒想到在社會上也吃了這麼大的苦!

穿著華麗的交際花徐莉(徐來)姍姍來遲,她解釋這已算來得早,後面還排著三個宴會待赴。此時,僕人送來另一位同學徐玲(徐琴芳)丈夫蕭文翰(蕭英)的來信,告知徐玲已經去世的噩耗,知道事情始末的校長,又向同學們講述徐玲的遭遇。
徐玲的家境原本很寬裕,可惜她染上賭博,先是賭現款,後來甚至將丈夫的衣裳當了換賭資。代當物品的女僕(張瑞芬)時常勸她收手,但徐玲總想著把本錢撈回,以致越陷越深。文翰對妻子好賭與典當家產的事渾然不知,一日請她將鍾愛的狐皮袍子拿出,熟料它早被徐玲拿去換現金,剛才當回來的錢也不夠贖,只得將文翰甫脫下來的鼠皮袍子典當。
文翰左等右等,快要不耐煩的時候,女僕總算把狐袍拿回來,熟料丈夫嫌這件衣服太短,又要另外一件……徐玲一個頭兩個大,又派女僕去贖另一件袍子,耗費不少時間。文翰接到催促電話,實在等不及的他乾脆衝進庫房,搶下妻子手中的鑰匙,將裝昂貴服飾的木箱一一打開,超乎想像的是,裡面什麼都沒有。徐玲一人躲到房間,她要說謊卻想不到藉口,說實話又擔心丈夫不能諒解,已經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最後選擇以自殺結束生命。
校長為徐玲因賭喪命的人生嘆息:「所以好賭實在是一件害人的事!」徐莉直言同學死得太不值得,宣淑也認為她比自己還苦。「妳還算不上真苦,像夏雲小姐,她才比妳苦得多呢!」校長將話題轉向遭遇坎坷的夏雲。


夏雲回想自己甫結婚時生活不錯,直到丈夫趙希英(趙丹)罹患肺病,一切才風雲變色……希英十分愛惜女兒娟娟(陳娟娟),時常和她玩在一塊,夏雲雖高興,卻擔心丈夫把病傳給孩子:「以後別再跟爸爸親嘴了,要是得了一樣的病,媽媽也就完啦!」夏雲就事論事,意外引起希英的痛苦,他一面咳一面啜泣,哀嘆自己是沒有用的人。
希英含淚撕碎照片,不顧屋外驟雨,緩緩走出家門。夏雲擺好一桌子飯菜,丈夫卻消失無蹤,女兒不知愁喊餓,她則喃喃:「我又說錯話了!」夏雲哄女兒睡後,趕到廣播電台上班,演唱「湘累」(古時堯讓位舜後周遊天下,行至湘池時不幸過世,女兒娥皇、女英親赴當地,思念父親時唱出的歌曲)才幾句,鄰居(譚志遠)便急忙衝進錄音室,稱其夫希英遭警察誤擊重傷倒地。夏雲不顧播音主任(朱孤雁)阻擋扔下節目離開,希英請妻子趕緊返家照顧娟娟,說完即沒了氣息。與此同時,娟娟醒來見不到爸媽,恍惚走到屋外,反遭陌生男子拐帶。夏雲回到家不見女兒蹤影,頓時慌了手腳,鄰居們也無從幫起,她腦中浮現過去點滴,悲痛欲絕哭喊:「一切都完啦!」


夏雲淚如雨下,同學們也相當難過,只有徐莉趕緊補妝,以趕下一場聚會為由先行告退。徐莉走後,大家開始議論她的生活,胡瑛稱她過去在學校很老實,但入了交際場後便開放許多,交了有不少男朋友,其中和孫先生(孫敬)特別要好,但又需要和一位年紀頗大的范先生應酬,以攤付她的日常費用。
某日,徐莉的邀訪電話一通接一通,惹得孫先生很不高興,而其中一位王先生(王徵信)更不顧她百般阻攔執意前來,她擔心孫王兩人碰面,煩惱得不知該怎麼辦。徐莉和孫先生乘汽車到郊外兜風,王先生追趕而至,兩部車面對面遇上,氣氛一觸即發。未幾,王先生掏出槍來,手下更扣扳機突襲,瞬間引爆槍戰。徐莉不願見兩人「無謂的拼命」,趁亂離開現場,途中剛好遇到另一位姓戴的男性朋友,兩人一拍即合,快樂地到別處談戀愛。反觀火拼的兩組人馬,鬧得不少人中槍倒地,但誰也沒得到徐莉。


輪到胡瑛分享往事,她決定講述北伐時期夫妻倆暗救一位革命黨人的經歷……。國杰工作辛苦,胡瑛很心疼丈夫,嬌嗔埋怨他不願將工作分給妻子,以為女人什麼都不懂。當時任職警察廳長的國杰,接到北洋政府掃蕩革命黨的命令,正為此苦惱不已。此時,衛隊長(尤光照)稱抓到名為鄭忠俠(鄭小秋)的革命份子,請示國杰該如何辦理。
胡瑛見市區風聲鶴唳,心裡不禁發毛,走進房間,又被躲在房間角落的男子嚇得叫出聲,他正是先前遭逮捕的忠俠。「你是囚犯?」「對,我是囚犯,但我是為了救國救民才讓軍閥抓住的囚犯!」胡瑛得知對方身份,決心幫助他躲過追捕。
走到花園,見到衛隊長等人正在搜索,胡瑛故意與忠俠親暱,顧及廳長面子,副衛隊長(朱少泉)建議長官假裝沒看見,他倆琢磨:「不是黨人就是情人,打電話叫廳長來捉姦!」國杰急急衝上樓,將忠俠藏在臥房的胡瑛趕緊陪笑臉,見丈夫咄咄逼人,她只好強做鎮定道:「你們男人可以尋花問柳,我們女人正大光明交個男朋友也不行嗎?」國杰非要入內,胡瑛抓著他的腿哀求不止,忠俠不願連累,衝出向廳長自首。
國杰默默為忠俠解開手銬,胡瑛見狀大喜,原來國杰收到來自南京的指示,准許他「反正」為革命奉獻心力。「不是我的心腹救了他,他怎能在半路脫逃呢!」國杰說出真相,忠俠恍然大悟:「原來大家是同一條戰線上的同志!」他亟欲離開進行任務,但外面特務太多,貿然離開絕難逃天羅地網。國杰妹妹小鳳(胡笳)心生一計,要將忠俠化妝成天天追求自己的小胖子,國杰再命令衛隊護送兩人乘火車到南方訂婚。衛隊長認為此人與逃跑的黨人長得很像,副隊長卻說:「就是長得像才要我們保護!」胡瑛高興丈夫選擇正義一方,國杰亦明白妻子深明大義,兩人感情更深。

胡瑛謙稱十年來只有此事最值得紀念,她怕丈夫濫殺黨人,丈夫怕她洩漏秘密,才引發這場大誤會。校長稱讚胡瑛夫妻為了革命,連親夫妻都無法說實話,是「先國而後家」的好事情。有趣的是,原本假訂婚的忠俠與高小姐真的結為夫妻,他倆也受邀參加聚會,但因忠俠參與國慶紀念活動,應眾人懇求講述「新生活運動」而遲到。


聽完許多故事,校長有感而發:「我很替吃苦受罪的幾位女士抱不平,我又替聰明反被聰明誤的那幾位女士可惜……」國杰接著道:「我希望各位姐姐妹妹,以前的種種彷彿昨日死,以後的種種譬如今日生,向達到平等去努力。」胡瑛無奈:「平等平等男女平等,到現在還是空口說白話,我們女人要在男人手裡求解放是靠不住的,還是只有自己解放自己!」小鳳同意嫂子的看法,忠俠則認為一切必須從全體人民的解放做起,否則一切都是空談,「我希望大家在求自由、求平等之餘也要記得『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在座所有人鼓掌表示認同。
來客舉杯慶祝國慶,再前往陽台欣賞雙十節遊行,一群人在兒童的慶祝歌中迎向光明未來。

8 則留言:

  1. 粟子您好,在征得您同意后,我在百度林青霞貼吧轉載了您的文章“琼瑶的凌风爱情…《女朋友》”
    http://tieba.baidu.com/f?kz=600472066
    特來知會,謝謝!
    -----青貓愛霞

    回覆刪除
  2. 青貓愛霞:
    謝謝您的通知,我從您們的貼吧看到許多珍貴資料與照片,很高興!

    回覆刪除
  3. 粟子:听说台湾正在出一些怀旧老电影,如钟情的《一见钟情》、《桃花江》等,您知道吗?具体请看这。jxjmw2001
    http://www.xmymusic.com/redirect.php?tid=51666&goto=lastpost#lastpost

    回覆刪除
  4. jxjmw2001:
    我無法開啟您提供的網頁,後天會到實體店面找找看,若重新發行這些電影,對影迷可謂大好消息。

    回覆刪除
  5. 这里您应该能看到,呵呵:http://www.hoker.com.tw/ad-6.htm
    jxjmw2001

    回覆刪除
  6. jxjmw2001:
    近期豪客出版不少很棒的早期電影,除了鍾情的兩部,還有許多台語片,很謝謝您提供此消息。我已經下訂,待收到再告知畫質情形。

    回覆刪除
  7. 博主,你好!
    宣景琳唱的《怕春归》的歌词,网上遍寻不着。博主如能提供,那将是十分难得的宝贵资料,感谢之至。
    LeoZhou34 2015.5.24.

    回覆刪除
  8. 您好:
    出國導致留言回覆延遲,請見諒!
    手邊目前無這首歌的歌詞,若找到定會告知。

    回覆刪除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