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11年12月9日 星期五

鄧麗君,時の流れに身をまかせ


鄧麗君,時の流れに身をまかせ
粟子

「它不是幸福的、祥和的,而是一次自取滅亡式的戀情。繼續愛下去,可能會使自己今後的人生變得支離破碎,但她也在所不惜。即使失掉一切,仍然要愛;即使拋棄一切,也要讓相愛的時光,在自己的身旁流逝。」八0年代擔任鄧麗君日本演藝事業經紀人的西田裕司,回顧她最暢銷的金曲「時の流れに身をまかせ」(1986,任時光自身畔流逝,中文版:我只在乎你)時,寫出以上這番貼切描述。
延續自「つぐない」(1984,中文版:償還)、「愛人」(1985)以來,詮釋「戀愛中女人的苦悶心情與見不得光女人令人同情的境遇」的都會形象,鄧麗君在「時の流れに身をまかせ」將這份飛蛾撲火般的熾熱苦戀發揮至極,不求未來、不求回報,願意為對方改變、甚至願意捨棄生命,就怕遭到厭倦。種種犧牲,只希望留在摯愛身邊,因為「如今我的眼中只有一個你」。


與不顧一切的熱戀歌詞相反,「時の流れに身をまかせ」的旋律顯得柔和優美,正是這份反差,更貼切展現女性對愛情外柔內剛的堅持。作詞者荒木とよひさ(荒木豐久)回憶,單曲發行不久,他光顧的居酒屋正好播放此曲,鄰桌帶頭談笑的OL突然停止高談闊論,雙手合十虔誠道:「我最喜歡這首歌了!」同行者大多都跟著哼唱,荒木確信:「一定會紅!」坦白說,相信不少人有一生為愛燃燒一次的瘋狂念頭,但不一定能遇上值得的人或真正敢在生命中落實。與其如此,不如把這份想像的熱情,徹底融化在三、四分鐘的歌曲,「時の流れに身をまかせ」於是成為宣洩滿腔愛意的管道。


談起創作過程,令接連合作寫出「つぐない」、「愛人」的荒木とよひさ、三木たかし(三木剛)吃盡苦頭,頻頻感到不安。有田芳生的記述,「時の流れに身をまかせ」面市前,三木已經重寫七次還未被公司接受,他照自己感覺完成後、心中默想:「這次若不行的話,就要求換作曲人。」隔日一早,負責填詞的荒木收到錄音帶的第一印象卻是:「怎麼了!」因為「旋律平淡沒有什麼抑揚頓挫」。不過,再重複聆聽幾次,他突然感到被一種悲傷侵襲而來。
和三木相仿,荒木之前也被鄧麗君新曲的歌詞煩到幾乎放棄的地步,但就在曲子完成後一小時,他便行雲流水般填入文字。荒木認為,自「つぐない」、「愛人」到「時の流れに身をまかせ」歌詞中登場的都是同一個女性人物—擁有追求浪漫的靈魂,也明白必須為此付出沈重代價。
值得一提的是,三木在「時の流れに身をまかせ」放入一個從未使用的高音,荒木將其視為整首曲子的「勝負關鍵」,打算利用此點把歌曲意境完全釋放:「就是歌詞裡的『所以\拜託\在我身旁吧』的字,在Ba這個點是『爆發音』;以及「現在\只有你\才能愛」的Na為重音。可以說這首歌的詞及旋律是因為有『Ba』這個音才產生的。」演唱時,高音讓鄧麗君略感吃力,倒意外形成「落寞無奈」的哀怨,更貼近歌曲欲傳達悲傷婉轉中帶有幾分任性絕望的淒美氣氛。「唱中低音轉高音的曲子,能不用ㄍㄧㄥ的聲音唱就是鄧麗君的厲害之處。」與年輕時豐富多樣的唱腔相比,年過三十的鄧麗君更懂得將厚實功力隱藏於無形,乍聽只覺得舒服動人,唯獨嘗試跟著唱時,才深深體會她高超非凡的演唱技巧。


「鄧麗君與人相處時,她溫柔的性格常常可以充分表現出來。這種親切和溫柔,是毫不著意的,它也不會過分,只會讓你感到恰到好處的溫暖。」與鄧麗君密切相處九年,西田腦海裡的她是個真心關懷朋友、將旁人好處謹記心底的善良女性,唯獨對飲食毫不妥協(不能接受泡麵或難吃的食物)。
數次目睹鄧麗君和法籍男友的相處,總是伴隨她無微不至的照料,使西田不由自主想起「時の流れに身をまかせ」,此時的鄧麗君臉上常出現認真純粹又帶著幾分熱戀中不該出現的鬱鬱寡歡的神情。明知道很難有結果,卻還是無可救藥的付出,儘管不完美,卻是她對愛情長年以來的渴望,因為「如今我只深深地愛著你」。


時の流れに身をまかせ
詞:荒木とよひさ
曲:三木たかし
唱:テレサ・テン
もしもあなたと 逢えずにいたら(如果沒有和你相逢)
わたしは何を してたでしょうか(我將會是在做些什麼)
平凡だけど 誰かを愛し(也許和一個平凡的人相愛)
普通の暮らし してたでしょうか(過著普通的生活)

時の流れに 身をまかせ(任時光匆匆從身畔飛逝)
あなたの色に 染められ(染上了你的色彩)
一度の人生それさえ 捨てることもかまわない(只此一次的生命 為了愛捨棄也在所不惜)
だからお願い そばに置いてね(所以啊 我求求你 請你留在我的身邊)
いまはあなたしか 愛せない(如今我只深深地愛著你)

もしもあなたに 嫌われたなら(如果你開始對我厭倦的話)
明日という日 失くしてしまうわ(我將失去所有的明天)

約束なんか いらないけれど(雖然不需要約定)
想い出だけじゃ 生きてゆけない(可是我不能依靠回憶活下去)

時の流れに 身をまかせ(任時光匆匆從身畔飛逝)
あなたの胸に より添い(在你的胸前緊緊依偎)
綺麗になれたそれだけで いのちさえもいらないわ(只要能保持美麗 生命已經不再重要)
だからお願い そばに置いてね(所以啊 我求求你 請你留在我的身邊)
いまはあなたしか 見えないの(如今我的眼中只有一個你)

參考資料:
1.有田芳生,《我的家在山的那一邊》,台北:普金傳播,2006,頁108~113。
2.西田裕司著、龍翔譯,《美麗與孤獨》,台北:風雲時代,1997,頁135。
3.時の流れに身をまかせ(任時光自身畔流逝)—鄧麗君

相關文章:
1.香港自助行和鄧麗君喝杯古坑咖啡
2.鄧麗君與Teresa Teng…跨越文化的亞洲歌姬
3.鄧麗君在東瀛的那一邊…「台灣歌姬‧鄧麗君」觀後感
4.懷念鄧麗君…巧遇赤柱故居
5.妳的笑,像浪花對我飛濺
6.思君幽情
7.山水有相逢…〈甜蜜蜜〉
8.背駝希望的理想苦旅…〈原鄉人〉
9.【新書上市】愛的表白!《平民風、在地味---我的香港私路線》

本文同時刊登於「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新聞台
文章網址:鄧麗君,時の流れに身をまかせ
該處有更多粟子的電影文章可以欣賞唷!

9 則留言:

  1. 當年鄧麗君的三大金曲つぐない、愛人同時の流れに身をまかせ都在Oricon停留超過一年時間,實在利害!

    而我的幾位日本朋友都說時の流れに身をまかせ絕對他們那個年代(80年代)的金曲。

    閣下記得鄧麗君在86年日本唱片大賞演唱時の流れに身をまかせ,在音樂過門時跟香港的觀眾用廣東話打招呼嗎?很搞笑~

    回覆刪除
  2. Fun:
    除了這三首金曲,我也很喜愛「別れの予感」。印象中有看過您提得這段影片,她真是可愛的人,此外,鄧麗君在紅白初出場演唱〈愛人〉時,最終也以中文說「謝謝」,很有親切感。

    回覆刪除
  3. 俺也愛別れの予感, K (jpop) 癮大作時也偶有選唱~

    鄧麗君在紅白初出場演唱〈愛人〉時,最終也以中文說「謝謝」> 可惜一身楊貴妃打扮有點慘不忍睹呢 @_@

    回覆刪除
  4. Fun:
    「別れの予感」有種華麗的憂傷感,聽一次就上癮,非常中意這種風格。
    或許日本最熟悉的中國古人就是楊貴妃,這身穿著的確和鄧麗君溫柔甜美的形象不大符合,也算是另一種嘗試吧!^.^|||

    回覆刪除
  5. 粟子
    別れの予感 等等歌曲 以前在大學學日文時 老師都會教唱 雖然鄧的發音
    不是百分百標準 但絕對是充滿個人魅力 我自己很喜歡她和加山雄山對唱
    的“我們是明星” 很好聽!!! Elsa

    回覆刪除
  6. Elsa:
    我很喜歡鄧麗君的日文歌曲,如妳所說,雖不是百分百標準,卻很有屬於她自己別具一格的特色。
    這首「我們是明星」會找來欣賞,謝謝!另,巧得很,近日看尤敏與寶田明主演的〈香港東京夏威夷〉(1963),另一位男主角就是加山雄三,與有脂粉氣的寶田明相比,他明顯健康有活力,很得人喜歡。

    回覆刪除
  7. 粟子
    想請問妳, 目前在台北 ,妳是否有推薦的港式茶餐廳呢? 我想請朋友去吃, 但總部每次都去吃唐朝, 吉星等等, 吃過太多次怕朋友會膩 , 抑或是妳有大推特推 價錢實惠的港式料理的好地方 ?! Elsa

    回覆刪除
  8. 粟子
    剛才忘記問妳是否喜歡看早期邵氏的武俠片呢? 最近無意間,我在網路上看到一部名為"怒馬飛砂"的影片,當中有矛瑛, 我若沒記錯, 她好像是雷震的太太對不對? 在此片中, 我還看到我姐的跆拳道教練吉民立, 他是盧溝橋事變吉星文將軍的小兒子呢!! 天啊 , 世界真的好小呢!! 我發現這位教練客串過多部當時的武俠片呢!! Elsa

    回覆刪除
  9. Elsa:
    關於港式飲茶,反而較少在台北品嚐。數日前光顧在仁愛路福華對面的紅勘(空軍活動中心),頗合胃口,門口可免費停車很便利。紅勘有推出幾點幾菜(兩點兩菜、三點三菜)等套餐,茶資一人25元,加一成服務費,粟家吃得滿意。
    武俠片我看得少,比較偏好文藝或喜劇。茅瑛是雷震的前妻,兩人於八0年代分手,前段時間她們的獨生女曾在我另一個部落格留言,提到其母會專程到香港參加她的婚禮。原來這位跆拳道教練如此有來頭,下次看影片時會注意......世界真的很小吶!

    回覆刪除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