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09年7月13日 星期一

新疆自助行 海角七號也有烏魯木齊版


新疆自助行 海角七號也有烏魯木齊版
粟子

「我有個念蒙藏學校時期的同學住在烏魯木齊,幫我找找他!」粟家新疆之旅確定成行後,長情的姥爺(即外公)立刻想起自己六十多年未見的老朋友,翻箱倒櫃找出珍藏的泛黃信件。一向「使命必達」的粟爸,迅速接下項超級任務,仔細詢問姥爺所有當事人…劉尊賢大爺的蛛絲馬跡。
根據姥爺的敘述,他倆在學校畢業後就未再見過面,直到15年前返回呼和浩特探親,才打聽到舊友定居烏魯木齊的消息。只是,礙於路途遙遠、時間不夠,當時年過70的姥爺不得已放棄見面的計畫。所幸,在離開大陸前輾轉得知他的地址,因此有了互通消息的機會。
「不過……已經好幾年都沒信了!」距離最後一封來函已超過5年,雖然年過80的姥爺身體硬朗,但難保同年齡的劉大爺也能如此。「幫我去探望探望他吧!」身負重任的粟爸趕緊記抄下重要地址…光明街20號,並作出「一到烏魯木齊就找劉大爺」的頭號指示。


消失的20號?
「有地址就好辦!」看著地圖上距離入住飯店不遠的光明街,心裡已有九成把握,我笑瞇瞇地盤算:「跳上的士,6塊錢(計程車起跳價)就OK!」
未料,事情沒想像中簡單,「光明街就在這,估計20號就在附近,您靠邊下吧!」的士大哥繞了兩圈,決定丟下燙手山芋。無奈之餘,一臉茫然的粟家只得頂著10度低溫搜尋,同時求助剛拉開鐵門的郵局大嬸。「20號呀……您直直直直走,看到間正在蓋的大樓,應該就是了!」徵求全體員工的意見後,她自信滿滿地答覆。
然而,循線找到漫天塵土的工地,坑坑洞洞外加怪手推土機,卻沒半點「有人住」的氣氛。「這兒以前是20號沒錯,現在都換號碼了、人都走了!您再往前走100米、右拐,那裡有個小區,很多人都搬到那兒。」拎菜籃的路過大叔猶如識途老馬,給陷入迷惘的我們點亮明燈。


凡住過必留下鄰居
走進由數十棟高樓組成的社區,抱著非找到不可的粟家差點沒暈倒,「至少有幾千個住戶!」面對大海撈針的窘境,我們想起阿亮「凡住過必留下鄰居」的名言,將目標鎖定在超過70歲的大爺大娘身上。
「喔!劉老同志啊……好久沒看到,恐怕……走了吧~」手拎十把大蔥的老伯思索許久,語帶遺憾地回答。聽到我們的詢問,另一位伯伯趕緊接話:「他好像住在『幹休所』。你們這出去後左拐,賣青菜對面的巷巷轉進去,看到賣大蔥的對面就是了!」他指著「幹休所」的方向,口沫橫飛地詳細解釋。說完,卻不忘加一句:「好久沒看他溜達,恐怕......不在了!」


蝦米!胖胖地?
就在一家三口東問西瞧的同時,專心執行「超級任務」的我,卻遇到一樁啼笑皆非的妙事。
話說在小區「伺機而問」的母女檔,選中一位面帶微笑的瘦弱老太太。「請問認識劉尊賢嗎?」粟媽拿出寫上名字的紙條,半蹲著身體向她詢問,「呵呵,我不認識字呀!」老太太不好意思地遙遙手。沒想到,無功而返的我們反倒引起她的好奇:「妳哪兒來的?」「台灣。」聽到回答,只見她把目光轉向我,笑嘻嘻地說:「胖胖地~」講完便滿臉笑容的離開。
「蝦!?」聽到如此無俚頭的回應,粟媽和我呆楞了好一會兒,直到她在轉角消失,才慢慢回過神。身為大個兒的粟子小姐,竟讓老太太留下「台灣人=胖胖地」錯誤印象。


終於找到大爺家
依照伯伯指示的路線前進,終於找到劉大爺所在的「兵團第三幹休所」,只是,負責管理的警衛卻對他沒有絲毫印象。再度陷入僵局之際,粟媽靈機一動到鄰近的護理站詢問,果真得到確切的地址。從護士的口中得知,劉大爺已經過世,目前是劉大娘和女兒一家住在此地。
和之前高樓社區類似,幹休所到處晾著許多超粗的大蔥,住在一樓的劉家也不例外,屋前同樣是一片「蔥意盎然」。穿著一身棉衣棉褲的劉大娘正巧在陽台澆花,還沒弄清楚我們是誰,就趕緊把門打開。「所以妳是……老劉在蒙藏學校的台灣老同學的女兒?」相較於目標明確的台胞,睡眼惺忪的她一面歡迎這群很High的陌生人,一面快速搜尋腦海裡的模糊印象。


劉大娘猜謎時間
「老劉五年前就走了,上面那張是咱們金婚時拍得紀念照。」劉大娘細數劉大爺的種種,從認識、結婚、文革下放到生病過世,雖然已是前塵往事,說起來仍不免感傷。「我記得老劉有和幾個台灣同學通信,還有寄照片來呢!」大娘拿出厚厚相簿,搜尋「台灣同學」的身影。「我記得照片上有個很漂亮的姑娘,長得很像妳呀!」大娘邊翻邊說,粟媽面對突如其來的讚美,更是難掩高興神情。
「是這個人嗎?」、「還是那個呢?」劉大娘在數百張相片中左翻右看,猜謎活動被迫進入延長賽。「唉呀!把我們的照片放進去,下次來就認得啦!」粟媽施展打圓場招數,化解大娘屢猜不中的尷尬場面。


梨子、蘋果、葡萄……大娘送給你!
結束一個鐘頭的閒談,行程滿檔的粟家不得不告辭,「從喀什回來後,再來打擾!」我們雖然婉拒劉大娘的便飯邀約,但答應在離開新疆前再次造訪。
然而,經過十幾天的奔波,回到烏魯木齊的一家人已累到脫皮,「休息一下,晚上去看劉大娘喔!」信守承諾的粟爸只拉動可憐的粟媽,懶惰女兒巧妙以「整理照片」的理由逃過一劫。三個鐘頭後,兩人大包小包地回到旅社,這才知道劉大娘的熱情不僅於吃飯而已。
根據粟媽活靈活現的轉述,獨自在家看電視的大娘,看到他們時顯得非常高興、連聲說:「唉呀!上次太激動了,忘記把存在地下室的水果送給你們!」庫爾勒的梨、哈密的瓜和蘋果、吐魯番的葡萄……來自各地的名產一一出籠。「這都是孩子們在『十一』時寄給我的。」既乾又冷的「天然冰箱」果然厲害,即使存放20多天仍舊新鮮香甜。「來,都帶回台灣吧!」劉大娘推出好幾箱水果,盛情難卻的粟爸媽只得裝了好幾袋。「努力吃吧!」不能帶回台灣的好滋味,讓剩兩天行程的粟家天天享受水果餐。


超級任務後記
播放照片時,姥爺一眼就認出相框裡白髮蒼蒼的劉大爺,最後一面還是不到20歲的小伙子,現在卻已天人兩隔。雖然這項尋任務因為劉大爺的去世而留下遺憾,但所幸他的愛人…劉大娘身體非常健康,讓我們能把他及家人的種種轉述給遠在台灣的姥爺,讓這段長達數十年的友誼,畫下完整的句點。

同時刊登於「NowNews今日新聞
文章網址:玩家經驗/新疆自助行 海角七號也有烏魯木齊版
刊登日期:2009年7月13日

圖片說明:
1.劉家屋簷下掛滿青蔥
2.清晨時分,早餐店廚師們已開始忙碌準備
3.高樓林立的烏魯木齊
4.住宅小區內寫滿住戶規範的小黑板
5.烏魯木齊氣候乾燥,到處掛著待晾乾的蔬菜半成品
6.走乾淨整齊路線的劉奶奶家
7.家門口正是小公園,她不分晴雨嚴寒,日日在此「鍛鍊」!
8.好不容易找到闊別故友,當然得合照一張。右起:粟媽、劉奶奶、劉阿姨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