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09年8月17日 星期一

追凌波記…上電視附贈的雙重獎


追凌波記…上電視附贈的雙重獎
粟子

三月中,年代新聞台「年代印象」節目的主持人蘇小姐在我的部落格「玩世界‧沒事兒」留言,說要製作一個凌波專題,想訪問新影迷。期間,她已透過凌波介紹,找到和她如朋友般共同成長的波迷,現缺年輕一輩做對比,而那個人,很幸運的就是我!起初,我不怎麼願意曝光,理由當然是外型問題,蘇小姐聽了莞爾:「又不是要漂亮的,那我找林志玲就好啦!」不喟是記者,三言兩語解除杞人憂天。
未幾,蘇小姐稱單元基於種種原因可能不做,我一半鬆口氣一半難過,畢竟這可能是我唯一一次上銀幕的機會!又過了幾天,傍晚突然接到電話,她很有條理地快速約定時間,然後丟下一句:「到時候妳家見!」五分鐘後,我打電給粟媽:「娘!慘了,我要上電視了!」


由於是到我家錄影(主要為拍收集的凌波舊資料),心情上倒沒想像中緊張,不過當目睹出乎意料的陣仗,即記者蘇小姐、攝影大哥、二哥與三哥和用大推車拉上來的攝影機、腳架、燈光時,我和阿姨確實倒退好幾步,原本不算小的家,頓時舉步維艱。我盡力免去土包子的讚嘆,一心想著如何達成對方的需求,助他們快快完成工作。
蘇小姐的訪問主要圍繞〈梁山伯與祝英台〉(1963),諸如:有什麼魔力讓一代一代的人為它著迷,上映時的盛況等等,也很好奇我為什麼會喜歡這些老明星。當她明白我的真實身份(不只是波迷,更是樂迷),話題便逐漸轉至樂蒂身上,以致呈現在電視上時,能談到許多關於樂蒂的部分(譬如:人生歷程及死因等),這確是出乎意料,也非常難得的機會。拍攝工作約兩個多小時,包括訪問及唱片錄音等,另借回一些劇照、照片與唱片等回公司拍攝。蘇小姐見我憂慮非常,用很誠懇的口氣安慰:「放心,一定會盯著他們(指攝影大哥二哥三哥)把東西送還給妳!」


工作人員忙著收設備時,我好奇問:「請問明天要訪問的波迷是哪位?」蘇小姐答:「喔!是凌波自己介紹的,她們認識很久了,姓師,以前在高雄女中當校長。」「姓師,當校長……」我想起年輕時迷戀凌波、參加波迷俱樂部的外婆,就認識這樣一個人(因為粟家時常談起這段瘋狂往事,裡面總少不了師老師和她的朋友章老師),但後來外婆因為工作家庭淡出,就和這群同好斷了消息,一晃眼也四十年!我趕緊向蘇小姐要來聯絡方式,再打電話回台南向粟媽求證,一來一往,確認十有九九沒錯。
「唉呀!我記得她呀!她文筆很好,寫了好多文章投稿到報紙,好像以前在製鹽總廠工作……好久囉,我和章老師都很想念她,最近看到凌波,才談起不知道妳外婆到哪兒去了!」師老師語氣盡是重逢的歡愉,因為凌波相識的朋友,許多年後又因為凌波再連上線。「我們明天受訪,在長安東路上的○○餐廳,妳也一起來嘛!」師老師大方邀約,我倒有點不好意思,粟媽知道女兒躊躇猶豫的個性,馬上開口勸:「妳就去呀,去頂多是沒人理,不去可就後悔囉!」


隔天下午,師老師、章老師和另一位波迷馮阿姨笑談往日追星時光,正說得熱烈,主角凌波竟翩然現身,連她們都覺得驚喜,遑論第一次近距離見到「梁兄哥」的我!
好不容易找到空檔,根本不管攝影機,也顧不得害羞,趕緊拿了預先準備的「情花朵朵開」與「喜臨門」唱片請她簽名。凌波看了,很可愛地笑著說:「唉呀!妳從哪裡找到的,別人都只記得我會唱黃梅調,不知道我也會唱流行歌吶!」聽我誇「情花朵朵開」好聽,原本說感冒的凌波竟然開口唱:「情花呀,朵朵開……後面就不記得了。」坦白說,光是聽這兩句,就算在旁邊晾一整天也值得。


過了幾週,粟爸媽和外公外婆來台北,就約師老師、章老師到家裡一敘。聽她們說到過去追凌波的那股瘋勁兒,就算現在的專業粉絲,恐怕也望塵莫及……
師老師不解為何外婆後來沒繼續「追星」,粟媽怕媽媽害羞代答:「我媽拖著四個孩子,還有老公呢……」外公聞言呵呵乾笑兩聲,據說他從未阻攔妻子迷凌波,倒是外婆的媽媽曾告誡:「別忘了是孩子們的媽!」我好奇兩位老師如何追波愛波,才能和她成為好友,她倆本來謙稱:「沒什麼!」但隨著話匣子打開,才娓娓道出當年凌波為〈啞巴與新娘〉來台時的瘋狂追星事蹟。
由於〈啞〉片劇組在龍井鄉外景地長駐,她們每週六中午一下班就搭火車直奔台中,將行李寄(扔?)在鐵路飯店,立即飛車前去探班。拍戲時,眾姊妹們會備妥各式茶水點心,凌波渴了餓了,也好第一時間遞上。章老師回憶,人稱「岳老爺」的導演岳楓見波迷熱情非常,曾叮嚀她務必珍惜這些影迷,畢竟再大的明星也要觀眾捧,他還特意安排時間讓大家與凌波話家常,貼心程度令波迷感激非常。
晚間,波迷會搶在凌波回去前,放一罐暖呼呼的粥到她房間桌上,「凌波看到就會說:『唉呀!我正愁肚子餓,剛好有這碗粥!』妳看看,多可愛的人呀!」師老師難掩興奮,好似昨日發生一般。


凌波回到鐵路飯店休息,她們即住在隔壁,若有空就會敲牆告知,一群人再過去陪「小姐」聊天。附帶一提,「小姐」是這群波迷提到凌波時的代號,師老師解釋,當時一群人坐計程車時老是左一句凌波又一句凌波,惹來司機側目,於是想到這個辦法,她笑言:「人家是小姐,我們都是丫環嘛!」上班日將至,波迷總是心不甘情不願地撐到深夜,搭週日最後一班火車回家,「有人往北、有人往南,互約下星期再見!」兩個月間,師老師等人每週不斷,後來連鐵路飯店的職員都知道她們的「套裝行程」,自動將凌波前後的房間保留。「妳們當時一定很快樂?!」驚呆的我吐出再簡單不過的問題,只見兩人笑瞇瞇點頭:「是呀!當時真的很快樂!」
後來凌波到華視拍「七世夫妻」,章老師索性變身貼身助理,每天早晨送粥、正餐送飯、下午送點心、晚間送宵夜……「本來電視台警衛不讓我進去,是凌波跟他說是我的影迷,才通融的。後來每個人都知道我是波迷,很死心塌地。」章老師在邊聽邊佩服:「她還在華視附近租房子咧,確實很有毅力!」師老師說完,目光轉向外婆:「她(指外婆)也很有毅力,默默在那裡剪報紙、寫明信片……」「剪報紙?」聽粟媽和我異口同聲,又接說:「報上選十大明星呀,我們就買了幾百份報,把投票的地方剪下來、填妥、再貼上明信片……她一個人一整天可以做幾百張!」


話說回頭,上電視雖然洩了我的真面目,卻也因此中了兩大獎…找到外婆失散四十年的波迷好友,以及和凌波本人見面並說上話。儘管2009年還沒過完,但這應該已是我本年度數一數二的神奇體驗了!在此感謝蘇小姐、攝影大哥二哥三哥、師老師、章老師、馮阿姨以及讓波迷瘋狂超過四十年的大明星凌波。

本文同時刊登於「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新聞台
文章網址:追凌波記…上電視附贈的雙重獎
該處有更多電影文章可以欣賞唷!

3 則留言:

  1. 占 星小叮噹10:11 下午

    不知道凌波小姐有沒有可能到養老院去表演,我們院裏有好多爺爺奶奶是她的粉絲!

    回覆刪除
  2. 您好:
    和凌波見面對我就似中彩一樣難,可能沒辦法直接將此消息傳遞給她。但我會在下次與資深波迷(與她頗為親近,凌波返台時都會找她們敘舊)見面時請她們轉達。

    回覆刪除
  3. 那時鄰居街坊婆婆媽媽, 全家老少上戲院看邵氏梁祝. 我媽及奶奶喜歡凌波. 台中市放映梁祝在1964, 我虛歲2, 不用票錢. 長大後看梁祝, 喜愛樂蒂, 不愧是古典美人: 扮相美, 氣質演技好..... 凌波1963年10月飛來台北, 萬城空巷, 如果那時住台北, 老媽奶奶一準追星去.

    至於樂蒂, 我認為有睡眠障礙的樂蒂是因本身遺傳的心臟宿疾, 加上長年用安眠藥導致心臟麻痺而辭世. 長期服安眠藥者, 藥劑會逐漸增量, 這是比較糟糕的一點. Google上有出現樂蒂躺在棺木內的遺容相片, 心有些痛. 出生1962年9月的女兒小明明也50歲了, 看過她兩張相片, 一張是1978年聯合報報導她去紐約戲院看梁祝, 16歲亭亭玉立的少女, 另一張Google上找到的, 20多歲, 跟媽媽一個模子印出來的. 樂蒂慈世時才31, 2012年年8月冥誕75歲, 是當外婆的年紀了.

    回覆刪除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