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09年10月18日 星期日

【廣播】歡喜冤家清新版…〈我踏浪而來〉


歡喜冤家清新版…〈我踏浪而來〉
粟子

七0年代後半,二秦二林如日中天,男女隨意組合,輕輕鬆鬆大賣特賣。然而,相較同屬都市叛逆氣質的秦祥林與林青霞,秦漢與林鳳嬌的搭檔似乎可塑性更高,不只在〈嗨!親愛的〉(1977)脫線搞笑、〈白花飄雪花飄〉(1977)盡情浪漫,亦挑戰真人真事,如〈汪洋中的一條船〉(1978)相濡以沫、〈原鄉人〉(1979)樸實扶持……儘管題材橫跨悲劇喜劇甚至鬧劇,兩人除了外型登對,演技也總能「愛如其份」,確是無可挑剔的銀幕情侶。
幾年過去,文藝片市場依舊,曾火紅一時的「三廳電影」(即場景不脫客廳、飯廳、咖啡廳)卻逐漸式微,取而代之的是風格清新、實地取景的愛情輕喜劇。1980年,知名攝影師陳坤厚轉作導演,首部作品即是以侯孝賢(筆名侯犁)編劇,取景橫跨基隆、台北及高雄旗津,由秦漢、林鳳嬌主演的〈我踏浪而來〉(1980)。不同於受阻礙的哀傷戀情,男女主角對話爭風相對、妙語如珠,不時可見出乎意料的俏皮表情……「見你的大頭鬼!」電影裡,林鳳嬌頤指氣使、屢屢開罵,逼得秦漢只得聳肩苦笑,一個願打一個願挨,命中注定歡喜冤家。


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節目於2009年10月29日播出〈電影筆記:全程在台灣拍攝的「我踏浪而來」)〉專輯,節目音檔將保留45天,歡迎各位朋友透過網路收聽。

收聽網址: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點選10/29
節目摘要:電影〈我踏浪而來〉
播放歌曲:〈我踏浪而來〉同名主題曲「我踏浪而來」、插曲「踏浪」(沈雁演唱)

本文同時刊登於「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新聞台
文章網址:歡喜冤家清新版…〈我踏浪而來〉
該處有更多電影文章可以欣賞唷!


最佳拍檔
帥哥美女談情說愛,自少不了纏綿鏡頭,觀眾引頸期盼的粉紅色調劑,卻意外成為演員負擔。1978年中,林青霞拍戲「拒吻」事件引起記者好奇,遂製作一則女星對吻戲看法的報導,受訪者有的坦然、有的抗拒,而其中最特別的莫過甫拍完〈波斯夕陽情〉(1977)的張艾嘉,她以極恐怖的口吻、瞪大眼睛說:「哇!我的嘴都給吻腫了!」
作為紅透半邊天的「二林」之一,林鳳嬌勢必得對此發表意見。阿嬌坦言只要不是玩真的,都不會覺得彆扭,但男演員最好是熟朋友,否則不只心裡難過,也不容易培養情緒。至於最喜歡和誰「戀愛」,林鳳嬌不諱言和秦漢合作最愉快,畢竟是熟門熟路的老搭檔。也正因為認識久、瞭解多,表情眼神都有默契,看來就較其他組合自然自在許多。
事隔兩年,秦漢、秦祥林與林青霞的三角戀攪成一團,四人中獨剩林鳳嬌專心影壇,軋戲忙得不可開交。基於〈小城故事〉(1979)叫好叫座,阿嬌和阿B鍾鎮濤儼然是另一對「新情侶」,陸續拍攝〈早安台北〉(1980)、〈天涼好個秋〉(1980)、〈特別治療〉(1980)等。有趣的是,隨著觀眾越來越習慣兩人「談戀愛」,現實中的阿B卻認為林鳳嬌一直把他當後進小弟看待,常常糾正自己的缺點,對演技很有幫助,鍾鎮濤笑言:「和她在一塊,沒有所謂『情侶』的感受,倒覺得她很像我的家人。」


反差呈現
阿嬌在〈我踏浪而來〉頻頻吐出「大頭鬼」三字,畫面怎麼似曾相識?定神回想,原來這也是韓雪花(林鳳嬌飾)在〈白花飄雪花飄〉中教訓邵玉麟(秦漢飾)的台詞,唯一差異在於,前者是「見你的大頭鬼」,後者則為「見他的大頭鬼」!感覺上,這類帶點刁蠻又率性爽朗的年輕女孩,早幾年非甄珍莫屬,可惜當時她已逐漸淡出,適時接棒的林鳳嬌便將相仿性格的角色一併接收。
〈我踏浪而來〉中,林鳳嬌飾演罹患心臟的少女,總是想到什麼就做什麼,完全不按牌裡出牌,開口就是串串謊話。影片前段,實在覺得她有些「蠻橫無理」,一個勁地將「對她感到好奇且有點喜歡她」的男主角鬧得團團轉,所幸後段劇情努力將這些「錯誤」合理化,例如:為了送嗑藥少女戒毒,才以手術為藉口向父親拿錢;因為知道自己身體不允許結婚生子,於是選擇遊戲人間……終使女主角回歸清純、惹人憐愛的正派。和〈白花飄雪花飄〉類似,林鳳嬌「使壞」之餘,也會搭配數個受委屈時楚楚可憐的特寫,和先前不饒人的態度迥然不同。如此純情示弱的反差不只引起男主角愛憐,同樣也誘發觀眾共鳴,畢竟「真正」強勢的女主角,並不適合遵循「男性救贖」原則的商業文藝片。


導演首作
〈我踏浪而來〉是陳坤厚(1939~)執導的第一部作品,在此之前,他已有十八年的攝影經歷。陳坤厚在23歲時考入「中央電影公司」,跟隨舅舅同時也是知名攝影的賴成英學習,九年後升任攝影師,掌鏡電影包括:〈母親三十歲〉(1973)、〈煙水寒〉(1977)、〈早安台北〉、〈小城故事〉等,並以〈汪洋中的一條船〉獲得第十五屆金馬獎最佳攝影。1979年,他與同屬李行班底、理念相仿的侯孝賢合作,影片均由陳坤厚攝影、侯孝賢編劇,兩人輪流為導演,陸續推出頗為賣座的〈就是溜溜的她〉(侯孝賢導演、1981)、〈蹦蹦一串心〉(1981)、〈俏如彩蝶飛飛〉(1982)等系列輕喜劇。
專任攝影師十幾寒暑,陳坤厚被徒弟杜可風開玩笑是「瘋男十八年」,對鏡頭的執著可見一斑。儘管過程中不乏有人邀請他執導演筒,但陳坤厚遲遲沒有答應,如今選擇以〈我踏浪而來〉(原名〈踏浪的女孩〉)踏入導演,他自述原因:「我想自我考驗一下,經過長時間的學習,當導演後能否達到自我要求,拍一部很順暢的電影。」陳坤厚直言電影導演越來越多,但手法卻未見突破,而甚至不少年輕人一出校門就想當導演!他身為地位較超然的攝影師,雖然負得責任少,反之也缺乏揮灑空間,如果遇到要求馬虎的導演,場面調度失調、鏡頭不連貫……影片甚至連完整都談不上。對於自己的導演初體驗,陳坤厚表示,〈我踏浪而來〉雖是國片一貫家庭、戀愛故事的延續,但他仍試圖在拍攝手法和意境上創新,將簡單的情節講出新的感受。
開拍之初,陳坤厚謙稱只是「客串」,事後就會回到單純的攝影工作。然而,影片即將上映時,他卻有了截然不同的想法:「拍完『我』片後,我告訴自己可以做導演,而不論這部片子有沒有人看。」1983年,陳坤厚以小卡司、低成本拍出〈小畢的故事〉,不僅創下票房佳績,更以此獲得金馬獎最佳劇情片、導演等獎項,成為八0年代台灣新浪潮電影的中堅份子。


初試啼聲
說起「我踏浪而來」,不少人想起的可能不是這部電影,而是由沈雁演唱的同名主題曲……其實,沈雁不只包辦電影所有插曲(收錄於首張專輯「踏浪」),還在片中客串演出彈吉他女孩,雖說角色可有可無,卻使這位外型清麗脫俗的歌手迅速打開知名度。在台灣受矚目外,沈雁還以「我踏浪而來」與「踏浪」兩首歌風靡港九。
沈雁(1960~)本名周美麟,英文名Jean,1979年出道,藝名取「沈魚落雁」之意,初期走夢幻文靜路線,和同屬「歌林公司」的江玲被譽為國語歌壇第一代玉女偶像掌門人。1981年跳槽「綜一」,主演電影〈蹦蹦一串心〉,並以主題曲「一串心」(孫儀作詞、劉家昌譜曲)紅遍大街小巷,後更主持綜藝節目「雁在林梢」,為影歌視三棲紅星。不久,由於後起之秀林慧萍、楊林、金瑞瑤崛起,導致地位受影響,加上她被揭發介入經紀人的家庭,聲譽受到重創,沈雁也為此息影三年。1987年發行「四季」專輯後退出歌壇,婚後移居美國,目前在紐約經營花店。
〈我踏浪而來〉以沈雁與秦漢的對話開場,內容像是「請勿亂丟垃圾」的短片,似是為介紹新人特別加插的劇情。沈雁確實夠亮、歌喉也好,配合朗朗上口的旋律,無怪由此一飛沖天。


環台取景
一改前期以瓊瑤式「唯美而不寫實」的文藝片模式,〈我踏浪而來〉足跡踏遍台灣南北實景拍攝,除了角色人物,其餘都是真實存在。女主角沈淇的家座落旗津,兩人相遇在鄰近高雄港的海灘;男主角趙大融開車返回台北時,先乘渡輪由旗津到高雄,再轉入高速公路,行駛至泰安休息站時下車小憩,這一幕大概是所有開車族的共同經驗。
進入台北市,先經過延吉街,再來到位於民生東路的花旗銀行,後又前往台北市煙毒勒戒所。為尋找沈淇資助戒毒的少女珮珮,兩人驅車趕到基隆,車胎被不良少年刺破,搭救的小貨車司機將兩人送至基隆觀光夜市大快朵頤,值得一提的是,電影一連用好幾個鏡頭介紹知名小吃攤,熱騰騰美食當前,秦漢、林鳳嬌也只能退居配角。凌晨,以為大融另有愛人的沈淇搭計程車前往碧潭,在碧潭橋上走來走去,引起司機誤會她要自殺,推擠間反而自己掉進水裡。之後,沈淇欲回旗津,大融在台北火車站月台奔波尋找,終於在車廂內向女友求婚成功。
不只景致遍及全台,〈我〉片也在愛情文藝之外滲入社會現況,如年輕人濫用違禁藥物、利用廢棄空屋開地下舞會等……或多或少可視為「題材貼近真實現象」的新電影先聲。


在我心目中,秦漢、林鳳嬌是僅次甄珍、鄧光榮的絕配,雖然不似後者先天合拍,娃娃臉配娃娃臉,但秦林的氣質相仿,同樣一時無二。〈我踏浪而來〉的林鳳嬌夠任性也夠鬼馬,秦漢也比〈嗨!親愛的〉與〈白花飄雪花飄〉更活潑有朝氣,一串一串的俏皮話也頗有阿B在〈早安台北〉的調調,當然他還多了一招「真拿妳沒辦法」的尷尬笑容,交織出專屬秦漢的羞澀魅力。

參考資料:
1.台北訊,「女星談吻戲 感想很有趣」,《聯合報》第九版,1978年6月2日。
2.台北訊,「陳坤厚處女作『踏浪的女孩』」,《聯合報》第七版,1979年7月14日。
3.王幼波,「玩了十八年攝影機 陳坤厚客串當導演」,《聯合報》第九版,1980年1月31日。
4.張德光,「銀幕上雙雙對對 私底下各有天地」,《聯合報》第十二版,1980年9月25日。
5.台灣電影筆記…陳坤厚
6.維基百科—沈雁
7.林可的專屬部落格:第一代玉女掌門人~江玲&沈雁&銀霞,2005年11月7日。
8.黑膠電影院:歌壇玉女始祖之沈雁,2006年9月20日。


我踏浪而來(Lover on the Wave)
導演:陳坤厚
編劇:侯犁(侯孝賢)
演員:林鳳嬌、秦漢、陳秋燕、歐弟、伍克定、邵佩玲、曹健、張冰玉、孟元
首映:1980年
片長:88分鐘
音樂:左宏元
插曲:我踏浪而來、踏浪
演唱:沈雁
出品:大有(香港)影業公司
附註:沈雁客串演出,當時藝名為林蓁蓁。
劇情介紹:
個性大而化之的年輕男子趙大融(秦漢)漫步海灘,步行間隨手丟下垃圾,自彈自唱的少女(沈雁)見了,以半開玩笑的口氣警告:「要罰六百塊唷!」困窘的大融只得回頭拾起,但轉眼又邊偷笑邊把它埋入沙灘。
夕陽西下,大融一派輕鬆欣賞海岸景致,卻見一名女子沈淇(林鳳嬌)踩著浪花前行,大融原本不以為意,回頭卻不見蹤影。擔心發生意外,大融飛奔過去尋找,才看見坐在枯木堆旁的她。沈淇冷冷開口:「你找什麼?」大融知道自己會錯意,只得顧左右而言他:「這海好美。」她靜靜問:「你不是本地人,你從哪裡來?」「台北!」沈淇聽到大融答覆,一語不發起身,大融自顧自開始自我介紹:「我以前住在這,準備考大學……每天早上都起來跑步,有一天我很早起來,發現一隻海豚沖到岸上……唉,妳住這附近呀?」得知女子到此度假,他笑著說出先前的誤會:「好福氣,我剛才還以為妳要走到海裡去。」「我本來是想走下去。」口氣仍不客氣。
大融好意表示願送一程,她卻冷冷回絕,「再見啦!」一直釋出善意的大融有些洩氣,沈淇見狀,想了想問:「你今天就要回台北?」大融微笑:「不一定,我剛一個高雄的朋友查帳,我是會計師。」沈淇覺得大融還算老實,態度轉趨友善,有意搭他的便車回台北。大融不解她的轉變,還來不及答應,沈淇不滿道:「沒見過有人怕陌生女子搭便車!」隨即轉身離開。大融急急追過去,以認真口吻問沈淇有沒有看「壇島警騎」,其中一集金光黨詐騙案,就是從陌生女子搭便車開始……「你說我是金光黨!」見她即將再度爆發,大融莫可奈何:「算我沒說,上車吧!」沈淇轉怒為樂:「你答應啦!那明天早上十點鐘,我們在這兒碰頭,再見!」說完轉身離開,大融先傻呼呼地點頭,後又懊惱大喊:「我明天早上還有事。」沈淇揮揮手:「那是你家的事!」

回到家,沈淇怯生生對母親(張冰玉)說:「我要去台北,我要見爸爸。我不願意在這裡過一輩子,我要到處走走,死了也甘心!」她不忍:「圓圓,妳的病,醫生說只要小心點……」見女兒堅持,母親滿面愁容放下筷子,沈淇放軟語調撒嬌:「每次好好跟妳商量,妳就那麼囉唆。媽,妳不要生氣,我去玩幾天就回來。」
隔天,大融急衝衝趕至約定地點,連聲向沈淇賠不是,她非但不領情還大聲罵:「見你的大頭鬼,現在幾點啦!看你人蠻老實的,一點時間觀念都沒有,年紀輕輕就這個樣子,將來老了怎麼得了!」被人劈頭吼了一陣,大融覺得既委屈又生氣,聽到他的埋怨,沈淇繼續追打:「道歉?沒誠意,就像我說見你的大頭鬼一樣,只是口頭語而已!」「對!妳說得都對!」大融開快車洩憤,又惹來沈淇痛罵:「見你的大頭鬼,我有心臟病你知不知道!」
乘船過海時,沈淇有意求和,幾個話題都不見大融開口,她氣不過:「不要那麼小心眼嘛!怎麼那麼容易生氣!」「祖傳的,跟我爸爸一樣!」大融說完又別過頭去。車行至高速公路,大融轉進泰安休息站,沈淇不高興問:「幹嘛呀!」大融無奈:「要尿尿!」看他拼命灌飲料,沈淇吐嘈:「你剛尿完又喝呀!」尷尬的大融只得轉移話題:「妳為什麼到旗津度假?」「跟我先生吵架!」大融直覺不可思議,沈淇索性加碼:「怎麼?很失望?我還有一個兒子呢!」聽對方說「看起來一點兒都不像」,沈淇自稱十六歲結婚,兒子叫小貝貝……沈淇正說得起勁,大融隨手將罐子一丟,才做完動作,就想起罰六百塊的警告,趕緊撿回收好。


沈淇和父親通過電話,就請大融送她至吉林路的喜客美式餐廳,大融有些不快:「我很忙,為什麼不叫妳先生帶妳去!」沈淇聳聳肩:「才吵架,在冷戰。」雖然滿肚子牢騷,大融還是耐著性子送她到目的地。離去前,沈淇欲告訴大融自己的電話,吃盡苦頭的他卻敬謝不敏。沈淇一時調皮,隨便看了一個理髮廳招牌上的電話號碼,邊念給大融聽邊警告:「5610777,明天打電話給我,要不然,我每天半夜打電話吵你!」大融心裡很不是滋味,卻還是乖乖地將電話寫在紙條上。
車一離開,沈淇就發現皮包忘記拿,立即撥電話至大融家,電話另一頭是大融藕斷絲連的女友羅妮(邵佩玲),沈淇請她轉告東西遺漏,但羅妮卻以為她是情敵,怒氣沖沖掛上話筒。未幾,父親葉東平(曹健)來到餐廳,沈淇自稱乘火車來台北,以楚楚可憐的表情說:「我要動手術,媽跟醫生商量過,醫生說我不能再拖了……所以,我一定要見爸爸。」東平聞言心情沈重,誠懇提出願意「幫忙」,沈淇開口還缺五萬……
另一面,大融回到家,發現沈淇的米色皮包,不禁露出複雜苦笑。一進屋見到羅妮,大融皺眉:「妳來幹什麼?」羅妮質問皮包的主人,大融誠實答:「妳說沈淇呀?我快被她氣瘋啦!」羅妮不信兩人「毫無關係」,將皮包內的東西全部倒出來,大大發了一場火,而猛灌冰水的大融,則是一個勁地打嗝。

沈淇的姐姐沈瑛(陳秋燕)作風強勢,總嫌丈夫崇美(伍克定)不會管束兒子小貝貝,她整日為公司奔忙,說一是一,和遊戲人間的妹妹性格截然不同。沈淇借住姐姐家,不同於姐夫真誠歡迎,沈瑛卻是一臉嚴肅:「妳怎麼上來,媽怎麼會讓妳一個人上來?」「我不會偷溜出來,不信妳可以寫信問媽!」沈淇板起臉答。聽到姐姐稱「又去找妳爸爸」,沈淇不服氣道:「妳說話客氣一點,我爸難道不是妳爸爸!」姐姐明白她又向爸爸「騙錢」,言語間盡是指責,沈淇一時心臟無法負荷,急急吞下藥丸。與此同時,東平向現任妻子討論要給女兒的手術費,葉妻立即同意,反而是還在唸書的小兒子不高興:「姐姐一定是拿這些錢去玩樂,之前她說阿姨生病要一萬塊,也是和朋友去跳舞喝酒……」一番合理質疑反惹父親不悅。

深夜,大融邊聽音樂邊吃泡麵,不經意看到掉在桌上的沈淇身份證,想著把東西送還,於是撥電話至「沈公館」。「什麼沈小姐,她是幾號?這裡是理髮廳!」大融覺得莫名其妙,想了一會兒才狠狠打自己一耳光:「唉呀!我真笨!」
隔日一早,崇美趕著上班,沈淇自願送小貝貝到褓母家,她打電話給父親,知道錢已準備好,樂得抱起姪子:「阿姨有錢了耶!」沈淇致電大融,想取回丟失的錢包,大融決定好好整蠱:「什麼皮包?我吹牛,那不是我的車,昨天就還給車行了!」聽到對方問「哪一個車行」,大融故意答:「我也不知道,我只有一個電話5610777!」見她毫無反應,大融氣呼呼道:「這電話妳不覺得很熟嗎?這不是妳家的電話嗎?」「啊?!」沈淇一面笑一面囑咐他立刻將皮包送至延吉街住處,「真倒楣!」正忙著對帳的大融只能被動答應。
沈淇牽著小貝貝上車,自稱是母子關係,大融依舊臭著一張臉,她好奇昨日接電話的女人是誰,大融淡淡答:「不是我太太,太太還在人堆裡;不是我妹妹,妹妹還沒出世;不是傭人,我請不起!」沈淇將「兒子」托給大融,自己到父親公司拿錢,見他真誠希望女兒身體康復,令說謊的沈淇很難過,只得快步跑開。到公司樓下,沈淇因突發心臟病昏倒,大融見到遺落的藥,更添緊張情緒,迅速將她送至醫院,忘記拿遺落在沈淇身旁、裝有五萬塊的紙袋。


「慢點、慢點!你爸爸又心臟病發啦!」醫生見大融憂心忡忡,以為又是趙父生病,聽到是他的朋友病發,醫生半開玩笑:「怎麼認識你的人都有心臟病!」「運氣好嘛!」大融自嘲。與此同時,沈瑛夫妻發現小貝貝沒去褓母那兒,她得知丈夫將兒子托給沈淇,氣憤罵:「真笨!你不知道她有病!」沈瑛立即打電話給父親,冷淡問妹妹是否在那兒,東平據實已告:「她已經走了很久……怎麼?不是要動手術嗎?」聽到沈瑛否認,東平臉上難掩落寞。
醫生向大融解釋病情,沈淇是主動脈瓣膜變形,小時風濕熱引起,現在是絞痛引起暈厥,只要多休息就好。見大融十分內行,醫生讚他都快成專家,離去前順道問:「什麼時候勸你爸爸來手術?」。沈淇甦醒,激動問大融有沒有拿裝著五萬塊的紙袋,兩人回到暈倒地點尋找,想當然爾什麼也沒有……面對沈淇咄咄逼人,痛罵他是掃把、要他賣車還錢,懊惱的大融坦承見到她手上的硝酸甘油片時,整個人都傻了,哪管得了那麼多,他無奈搖頭:「好啦!我賣車就是了!」
大融陪沈淇回到沈瑛家,沈瑛垮著臉問:「妳跟爸爸騙得錢呢?拿來!」沈淇反嘴:「妳氣我不像妳那麼有骨氣,我要他的錢,這是他欠我的!」姊妹越吵越兇,沈瑛直言妹妹騙錢去給朋友買迷幻藥,沈淇卻說姐姐只想著賺錢、買衣服、買房子……從來沒有關心過妹妹。「趙大融,我們走!」沈淇說完扭頭離開,目睹火爆場面的大融只得邊賠笑臉、邊留下名片。

「送我到煙毒勒戒所!」見大融一頭霧水,沈淇緩緩解釋,幾年前她時常溜到台北玩,常有幾個人吃藥,幾次被警察逮獲,她也跟著被送進勒戒所。其中有一個長得很甜的朋友,因為吃藥神智不清,竟然被車撞死……來到勒戒所,沈淇問病友珮珮是否勒戒成功,院長(孟元)稱她以母親生病為由請假,基於是自費病患、行動比較自由,只得讓她離院,但數週過去卻一點消息都沒有。「妳的五萬塊錢,就是要付醫藥費?」大融跟在一旁聽完始末,沈淇自述珮珮是她極力規勸才進勒戒所,如今卻半途而廢……「噯,你不會告訴別人吧!」沈淇半警告半請求,大融答:「當然,我又不是多嘴的男人。」其實,珮珮是沈淇幫助的第六個吸毒少女,她坦承自己沒錢,只得向媽媽拿、姐夫拿、爸爸拿,「不是拿,是騙!」沈淇笑著說,大融很能體會箇中道理:「有些事說清楚反而難。」
沈淇來到珮珮家,她的弟弟小康(歐弟)見對方想知道姐姐下落,竟以此情報伸手要錢。夜晚,沈淇與大融來到珮珮與朋友們跳舞嗑藥的破舊民宅,想勸她重回勒戒所,反被一群人拉進去,躲在一旁的小康目睹,趕緊跑到屋外告訴大融。雙方對峙之際,小康大吼警察來了,現場瞬間鳥獸散。「好狠!四個輪胎都破了!」大融氣得不得了,沈淇不好意思問:「你一定很後悔遇見我。」「後悔也來不及啦!」兩人搭不到便車,反而見到流星,大融望向沈淇許願的身影,對她動了心。「我希望有天我能結婚,有一個兒子。希望賺好多好多錢。希望我爸從來沒有離開我們……」沈淇說出心願,聽到大融說一次只能許一個願,她率性答:「說說而已,我不可能結婚、也不可能有兒子……時光也不能回頭。」沈淇稱小時母親很好強,瞧不起沒做事的父親,兩人吵得很厲害,而她卻一直發燒喉嚨痛。「其實,我不該跟我姐姐吵架,她一直很恨我爸爸……她比我爭氣,半工半讀把大學唸完。你呢?」大融爽朗道:「我希望現在有一碗牛肉麵,從中午到晚上都沒吃東西……還有,我希望妳能嫁人,生很多很多孩子。」此時,眼前出現一個路過的卡車司機,笑嘻嘻問:「一個五十塊,去不去?」將兩人載到基隆夜市。
大融與司機喝酒划拳,計程車到家時,已經醉得走路搖晃,得靠沈淇扶著進門。氣氛正好,羅妮突然發出聲音:「喝熱茶?我看還是喝涼水比較好!」她吱吱喳喳說個不停,刻意表現親暱,沈淇聽來格外刺耳,冷著臉跑開,大融立刻追出,卻已不見人影。「不要亂刺激她,她有心臟病……我從小看妳長大,我們是朋友,我們只是朋友!」大融氣呼呼警告羅妮。


清晨,沈淇坐上計程車,司機(崔福生)見她毫無表情又要去碧潭,心中暗暗覺得不妙。抵達目的,沈淇在橋上走來走去,司機擔出事,緊盯著她瞧。不一會兒,沈瑛和丈夫接到警察(金士傑)通知,來到警察局,只見沈淇埋頭大睡,反倒是救她的司機不小心掉下橋,一身濕的他回想事發當時:「這小姐好兇呀!俺衝過去叫她不跳水,她說見你的大頭鬼,你才要跳水呢!我手拉她,她就大喊救命,結果反而我掉進水裡!」沈瑛要丈夫請半天假送妹妹回高雄,姊妹又吵起來,崇美看不下去吼:「要跳我們一起跳好了!看看妳們還是親姊妹呢!人家司機一個陌生人……一見面就吵,為什麼不能好好相處!要跳一起跳!」
大融趕到火車站,沿著月台車廂找,終於看到即將返家的沈淇。他試圖說清和羅妮的關係,沈淇卻答:「昨天的事我都已經忘了,就當作沒有發生。」「沒有發生?可是已經發生啦!妳不能一走了之……我要妳嫁給我!」大融拼命拉沈淇下車,並脫口提出求婚,沈淇高興地抱著大融,「好多人在看!」大融不好意思,沈淇不以為然:「管他的!我好高興喔!」兩人趁著火車啟動前下車,卻忘記拿行李,大融於是開車送沈淇南下,正式和沈母見面。
進家門前,大融想起相識種種,坦言男人載年輕女子時心裡總有一些盼望,「你覺得受騙嗎?」沈淇故意說反話,大融答:「結果騙到手了!」沈母得知喜訊,反而心情沈重,她緩緩道:「你們真的決定要結婚?媽答應妳,不過我有個要求,一定等圓圓動手術以後,你們才能結婚。」


得到沈母同意後,沈淇隨大融去見父親(雷鳴),「爸爸,您要不要先含一片硝酸鹽片?」「事情很嚴重嗎?」大融牽起沈淇的手,向父親宣布結婚訊息。趙父皺眉問:「第一次見面就談結婚?你應該給我點提示嘛!」隨即叫兒子到庭院單獨談話。數分鐘後,趙父回到客廳,表示相信兒子的眼光,但有一點私心,就是想媳婦能多生幾個孩子……沈淇聽完,拿出自己皮包內的藥瓶,「嗄?妳也有心臟病!」趙父驚訝,還沒說幾句,就因突發心絞痛送醫急救。
趙父手術後推回病房休養,大融先送沈淇回家,途中沈淇面容感傷道:「我怕閉上眼睛,這一切馬上會消失。大融,我們分手好嗎?」「不好。」大融深情答,兩人共度一夜。天剛亮,沈淇獨自醒來,寫了一封短信,她知道男友敬愛父親,自己也是如此,她不願見大融為此痛苦,也不想看到他送自己進醫院的樣子,於是選擇離開……

沈淇伴著在國小擔任教師的母親,心情漸漸恢復穩定。這天,沈淇邊吃東西邊想吐,她靜靜說:「媽,帶我去看醫生。」檢查過後,沈淇高興告訴母親已經懷孕,沈母卻神情凝重與醫生談話。沈淇沈浸在即將有孩子的快樂,沈母卻擔心胎兒會對她的心臟造成負擔。
「媽,幫我倒杯茶,我怕動了胎氣!懷孕期間脾氣不太好,妳要原諒我!」沈淇孩子氣的要求,沈母卻答:「圓圓,不要太天真了,趁現在還來得及,趕快把他拿掉!」沈淇堅持生下孩子,甚至有了必死的決心。消息傳至沈瑛耳裡,她馬上到趙家告訴大融,知道兒子對女友念念不忘,趙父苦笑:「你把她接回來吧!爸爸也很喜歡她……其實我一直在等你開口。」再聽到孫子即將誕生,趙父更興奮道:「快把她接來,我們要請最好的醫生,住最好的醫院。」


大融直接帶著醫生到高雄找沈淇,卻看到正在散步的她,接小孩子的球時打中肚子暈倒,大融嚇得魂不附體,沈淇則虛弱喃喃:「我們的孩子……」
愛開玩笑的大融見屋子裡貼滿世界各國的嬰兒海報,擔心妻子生出「七彩嬰兒」。不久,孩子誕生,兩人又回到相識的高雄海邊,而且是幸福的三人同行。

3 則留言:

  1. 不久前我才跟我爸媽一起看這一部電影,有看到一些街道,可我一點也不認識,踏浪這首歌我第一聽到是徐懷鈺專輯裡面,我媽跟我說是老歌,那時我還不相信,那時還沒聽過老歌,都這麼的好聽

    回覆刪除
  2. 對了我還問我媽很好笑的問題,身分證到底有改過幾次,跟現在之前的那一個版本也不一樣的樣子

    回覆刪除
  3. 育瑄:
    我是先前為節目找歌時,才發現徐懷鈺也唱過,我那時不是她的粉絲,只知道「我是女生」和「向前衝」一類!^.^
    身份證改版幾次的問題,我想維基百科或奇摩知識+或許會有答案。當初看電影時覺得這張身份沒見過,於是截圖紀錄,很有那個時代的感覺吶!

    回覆刪除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