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09年11月10日 星期二

【廣播】藝術家明星…喬莊


藝術家明星…喬莊
粟子

「我覺得我還是幸福的、快樂的,雖然我不曾成功為一個藝術家,或著我壓根兒不能成功為一個藝術家,可是,我知道自己現在正在走上這條道路。」1960年初,擅長繪畫的斯文青年喬莊(1934~)加盟「邵氏」,受邀為所屬刊物《南國電影》撰寫一篇自我介紹的短文,內容泰半以最鍾情的「畫」為主題,言談間難掩對藝術的喜愛。喬莊自幼學習美術,或許正是如此長時間的薰陶,使他比同類型的男演員多了幾分文藝氣息,是類似角色的不二人選。
以凌波為首的女小生崛起前,喬莊風流倜儻、外型又好,可謂最理想的書生典型,〈花田錯〉(1962)(1962)的卞濟、〈武則天〉(1963)的太子賢乃至〈紅娘〉(未完成)的張君瑞,詮釋落第舉人、落拓秀才與落難才子,不是拿畫筆就是拿毛筆;回到現代,他不改氣質路線,角色不離大學生、畫家、音樂家或富家子。儘管常演文質彬彬的年輕男子,喬莊卻沒有奶油小生的脂粉味,還反倒多了幾分衝動、叛逆與倔強,在同期男演員中別具一格。


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節目於2009年11月12日播出〈電影筆記:明星回顧「喬莊」(上)及電影「明日之歌」)〉專輯,下集〈電影筆記:明星回顧「喬莊」(下)及電影「慾燄狂流」)〉於11月19日播放。節目音檔將保留45天,歡迎各位朋友透過網路收聽。

收聽網址: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點選11/12
節目摘要:喬莊(上)、電影〈明日之歌〉
播放歌曲:〈明日之歌〉插曲「寂寞」(靜婷演唱)、「昨天」(靜婷演唱)

收聽網址: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點選11/19
節目摘要:喬莊(下)、電影〈慾燄狂留〉
播放歌曲:〈慾燄狂留〉插曲「狂流」(鍾玲玲演唱)、「秋夜」(韋秀嫻演唱)

本文同時刊登於「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新聞台
文章網址:藝術家明星…喬莊
該處有更多電影文章可以欣賞唷!


關於喬莊
本名喬木,上海人,上海美術專科學校畢業(主修油畫)。1954年赴港,未幾進入「長城影業公司」為基本演員,主演〈三戀〉(1956)、〈大富之家〉(1956)、〈日出〉(1956)、〈鸞鳳和鳴〉(1957)、〈眼兒媚〉(1958)、〈王老五之戀〉(1959)等九部影片。1959年10月轉投「桃源影業公司」,亦曾在「邵氏」任廣告油畫美工,〈江山美人〉(1959)的宣傳廣告即是出自喬莊手筆。1960年1月與「邵氏」簽約,首作為嚴俊導演的〈黑夜鎗聲〉(1960),後陸續參與〈盲目的愛情〉(1961)、〈儂本多情〉(1961)、〈花田錯〉、〈梁山伯與祝英台〉(1963,客串)、〈第二春〉(1963)、〈杜鵑花開〉(1963)、〈武則天〉等,為公司力捧、極具潛力的後起之秀。
1964年,喬莊來台拍攝〈情人石〉(1964)與〈山歌姻緣〉(1965),並由此正式走紅。期間主演電影古今各半,但仍以時裝文藝最為出色,作品包括:〈歡樂青春〉(1966)、〈文素臣〉(1966)、〈蘭姨〉(1967)、〈斷腸劍〉(1967)、〈少年十五二十時〉(1967)、〈明日之歌〉(1967)、〈七俠五義〉(1967)、〈盜劍〉(1967)及〈寒煙翠〉(1968)等,〈慾燄狂流〉(1969)是在「邵氏」的最後一部電影。1969年,喬莊與「邵氏」約滿,改以自由演員身份繼續在影圈發展,開始接觸幕後工作,自編自導自演武俠片〈劍膽〉(1969)、〈八步追魂〉(1969)、時裝喜劇〈太太懷孕了〉(1970)。拍罷〈三十六殺手〉(1971)不久即退出影壇,自此鮮少在公開場合露面。


從影機緣
喬莊從小喜歡繪畫,興趣一直持續到中學時代,再至就讀美專,早將此視為終身志業。由上海來到香港,曾以繪畫為生,雖然沒辦法賺大錢,倒也過得滿足愉快,他愛看電影,卻從沒想過有天會成為電影演員!有次在九龍彌敦道上寫生,喬莊被碰巧經過的「長城」導演李萍倩一眼相中,當時他正為新片〈三戀〉中的畫家角色苦惱,而眼前這位美專畢業生剛好符合理想……。經由李萍倩的引薦,喬莊出乎意料展開演藝生涯,且第一部電影就與「長城大公主」夏夢搭配,之後角色不脫第一、第二男主角,星運堪稱順遂。
1959年底,喬莊離開「長城」,轉入親國民政府的「自由影業」系統,在左右對立的氛圍下,此舉被視為「棄暗投明」、「投奔自由」,媒體也對此大幅報導,並藉喬莊之口批判中共政權。其實,撇開複雜敏感的政治難題,喬莊轉換公司無疑是為了謀求更好的發展機會,理由和同期「由左轉右」的樂蒂、關山如出一轍。畢竟無論酬勞或演出機會,有「邵氏」、「電懋」等支持的「自由影業」都較左派「長鳳新」(長城、鳳凰、新聯)優渥。


戀情迷霧
喬莊入「邵氏」時已二十五歲,「投奔自由」的新聞熱潮沒過多久,記者就對他展開新一波的「逼婚」攻勢,女星名字一個換過一個,但似乎都僅是電影宣傳的煙幕彈。1963年,二十八歲的喬莊為〈山歌姻緣〉來台,再度被問起:「何時結束單身生活?」連珠砲式說出一堆女星姓名,走馬燈至丁紅時突然停住,原來此時的喬莊已經紅了臉?!不久前,香港娛樂報紙《明燈日報》刊出一則喬莊與丁紅論及婚嫁的花邊新聞,台灣記者以此為據窮追猛打,逼得他老實答:「我與丁紅雖然是很要好,但卻沒有談情說愛!更沒有提過終身大事!」有趣的是,記者或許認為喬莊沒說實話,於是以「只有待時間來作證人」做結語,但事過境遷回頭看,時間確實作了證人…證明喬莊沒說謊。
眼見與丁紅的緋聞越傳越兇,喬莊承認孤身在港倍感寂寞,但仍指天發誓「目前並無女友」,他坦承不願追求圈內人,因為「娶太太就得請她好好地主持家務」。喬莊更開出擇偶條件,即年齡小自己六到七歲、能說國語、相貌中上、性格溫柔,還得有音樂或美術方面的修養。此外,喬莊一再表示想娶「家庭婦女型」的小姐,即不愛交際應酬、忠於丈夫,在他的心目中,這樣的婚姻才能幸福。
隔了一年,喬莊依舊孤家寡人,這會兒對象又換成活潑俏麗的石燕,而且從石燕某次的訪談看來,戀愛的真實性頗高。聽到「您和喬莊關係如何」的問題,石燕笑稱兩人關係「不好也不壞」,言語間埋怨聚少離多,感情維繫不易,況且雙方都與「邵氏」有合約關係,婚也不是想結就結得成!與石燕的傳聞沒多久趨於平淡,兩年過去,喬莊已是年輕女星口中的哥哥、叔叔,他也樂得搬進位在清水灣的「邵氏影城宿舍」做快樂王老五,整日畫畫、品茗、打麻將,日子自由自在……眾人好奇喬莊是否抱持不婚主義,他無奈苦笑:「我只是沒有遇到自己喜歡的人。」


尋覓真愛
或真或假的戀情傳了幾年,喬莊雖還是一副娃娃臉,實際卻已突破三十大關。〈寒煙翠〉外景隊出發前,被問得有些煩的喬莊索性「先開口為強」,直指要到台灣物色一位「家庭主婦」。本以為是明星為求宣傳效果的「撂狠話」,沒想到喬莊說到做到,真的在南台灣覓得理想伴侶……
距離宣示「找太太」才滿三個月,竟傳出喬莊將赴台求婚的消息,對象是一位正就讀台北實踐家政學校二年級(現實踐大學)的許小姐。據報導,喬莊五月份隨〈寒煙翠〉外景隊到台南縣珊瑚潭拍攝時,下榻台南市華洲飯店,在導演嚴俊的牽線下,結識週末返家度假的飯店二小姐。然而,當記者向許家求證時,卻得到「雙方僅是普通朋友」的答覆,許小姐本人則稱和喬莊僅見過一次面,但不否認魚雁往返。其實早在曝光前一個月,喬莊已托人向許家提親,唯女方以需要考慮為由暫未回覆。
隔年,喬莊為首次擔任導演的〈劍膽〉抵台,話題仍舊圍繞婚姻。談起「未婚妻」許小姐,喬莊自稱「很相信命運」,雖然這只是兩人的第三度見面,但一切都是緣分……喬莊形容許小姐很漂亮又文靜,更重要的是瞭解他。不過,未來岳父希望他能改行做生意,並且長居台灣,喬莊坦言「這些是都不是說做就可以做的」,他也不捨中斷電影事業,「當然,她的父親都是出於好意,而且有許小姐的體諒也就夠了!」為此深感煩惱的喬莊豁然道。婚期一延再延,終於盼到未婚妻畢業,1970年底步入禮堂,婚後喬莊淡出影圈,不再涉足娛樂界。


談凌波
喬莊和凌波頗有緣份,「梁兄哥」分別第一次在古〈紅娘〉、今〈明日之歌〉當女人,均是與喬莊「談戀愛」。正當凌波以〈梁祝〉在台引爆熱潮時,與她拍攝〈紅娘〉的喬莊也成為記者探訪的對象,話題左繞右轉,全是這位當紅炸子雞。喬莊回憶對凌波的印象,是個對人態度親切、談吐斯文且純潔的女孩子,待人接物一點也不矯揉造作。對於飾演崔鶯鶯的表現,喬莊更是讚譽有加:「一上妝之後,就流露出一個女演員難得的氣質,把自己帶進戲中。凌波實在太聰明了,戲的理解力高人一等,對工作態度也非常認真。」
可惜,〈紅娘〉因為凌波在〈梁祝〉的反串表現太過成功,導致「邵氏」上層決定重拍,崔鶯鶯改當張君瑞,紅娘也由杜娟換成林黛(最後拍成的〈西廂記〉(1965)則由李菁飾演)。喬莊得知先前努力白費,無奈感嘆「演員只有聽從上面的意思」之餘,仍不忘幽默「自我安慰」:「我很惋惜我和凌波第一回在銀幕上扮演情侶的戲,成了一場春夢。……我在『紅娘』理的那個角色將由凌波取代,我是個男人,演男人戲竟然演不過凌波,所以我很佩服她。」語畢,他又想起曾在〈花田錯〉男扮女裝的經驗,直言渾身不對禁、彆扭的要命,凌波「演男人」卻能這般瀟灑裕如,無怪能征服萬千影迷。
年餘,兩人因〈明日之歌〉再次攜手,這也是凌波在〈梁祝〉後的第一部時裝片。在此之前,〈明日之歌〉的卡司已經過四次更替,導演陶秦最早屬意林黛、陳厚主演,後來幾經波折,人選由葉楓(婚變鬧得滿城風雨,本人亦對一再演歌女角色興趣缺缺)、胡燕妮(當時仍是新人,沒有票房保證)輾轉至凌波。喬莊飾演染上毒癮的天才鼓手,而凌波則是他一手栽培的紅歌星,兩人為了「毒癮」爭執衝突、為了「戒毒」相互扶持,對手戲十分精彩。值得一提的是,凌波歌喉有口皆碑,但〈明日之歌〉中的插曲卻由靜婷演唱……據傳是導演陶秦對凌波試唱的結果不甚滿意,無法達到他的理想,因此仍交由長期合作的靜婷幕後代唱。


即使拍戲忙碌非常,喬莊還是不忘最愛的畫筆,精心繪製的人像油畫,更為他贏來不少友誼,帥氣男星雖多如過江之鯽,但像他這般真材實料的「文藝小生」卻是屈指可數。「有一個人,他願意老老實實走著他自己個人理想的道路,這個人就是我。」沒有汲汲營營,而是靜靜地耕耘著鍾愛的事業,喬莊就和他的銀幕形象一樣俊雅溫文。

參考資料:
1.本報訊,「香港匪方長城公司的名小生 喬莊於偽國慶前投奔自由」,《聯合報》第八版,1959年10月1日。
2.本報香港航訊,「喬莊否認戀丁紅」,《聯合報》第六版,1963年5月29日。
3.本報訊,「喬莊談擇偶」,《聯合報》第八版,1963年6月17日。
4.姚鳳磐,「喬莊口中的凌波」,《聯合報》第八版,1963年6月18日。
5.楊蔚、吳心白,「群星譜」,《聯合報》第三版,1964年6月13日。.
6.本報香港特約,「邵氏開拍明日之歌」,《聯合報》第八版,1965年12月17日。
7.本報香港航訊,「寄情於丹青 喬莊不忘畫」,《聯合報》第八版,1966年12月23日。
8.本報香港專訪,「喬莊將來台灣 找『家庭主婦』」,《聯合報》第八版,1967年4月14日。
9.本報訊,喬莊好事近 將回國訂婚」,《聯合報》第六版,1967年7月14日。
10.本報台南十四日電,「喬莊的婚訊 女方拒證實 僅稱是普通朋友」,《聯合報》第六版,1967年7月15日。
11.台南訊,「喬莊演出求婚記 嚴俊古都作紅娘」,《經濟日報》第六版,1967年7月16日。
12.周銘秀,「喬莊編導劍膽要做新嘗試」,《經濟日報》第八版,1968年5月11日。
13.謝鍾翔,「喬莊可能重返邵氏 定於年內完成婚事」,《聯合報》第五版,1968年7月30日。
14.台南訊,「喬莊佳期將在明春」,《聯合報》第五版,1969年5月29日。
15.本報香港航訊,「邵氏計畫開拍新片 喬莊構想電影故事」,《聯合報》第八版,1970年6月22日。
16.吳昊主編,《邵氏光影系列:男兒本色》,香港:三聯書局,2005,頁38~43。


明日之歌(Song of Tomorrow)
導演:陶秦
原著:方龍驤
編劇:陶秦
演員:凌波、喬莊、金漢、沈依、雷鳴、田琛、陳鴻烈、馬笑儂
首映:1967年10月12日(香港)
片長:92分鐘
插曲:明日之歌、昨天、寂寞(沈華作詞、顧嘉輝作曲、靜婷演唱)
出品:邵氏兄弟(香港)有限公司
劇情簡介:
鼓手蔣松平(喬莊)技藝超群,各夜總會爭相聘請表演,松平在老師過世後,肩負照料遺孀(馬笑儂)及遺孤蘇玲(凌波)責任,為應付超量工作,竟染上毒癮惡習。松平鼓勵蘇玲學歌,希望她能習得一技之長,這天,蘇玲獨自到夜總會找松平,表示不願再學,她輕聲道:「你是不是在我媽枕頭下放了一千塊錢?松平,我們很感謝你,但不能老依靠你。」松平坦言蘇玲的哥哥殘廢,她也未找到工作……
「我已經找到了。」蘇玲將預支薪水還給松平,卻引來他的不滿:「什麼職業!是不是舞女?我要妳練歌,練好了歌跟我一起表演。妳的父親是我的老師,他教會了我許多東西,好讓我今天有了混飯吃的本事,我不能眼看她的妻子有病不醫,他殘廢的兒子整天愁柴愁米,他女兒去做一個任何人都可以摟抱的舞女,妳明白了沒有!」蘇玲聞言痛哭,松平好言勸她繼續學歌,若蘇家經濟上仍有困難,他願意多趕幾場。「可是,媽說你最近精神不太好。」松平趕緊解釋:「不,妳媽媽看錯了。」他對蘇玲溫柔安慰,此情此景全都看在愛慕松平的歌女白露(沈依)眼裡,心裡不由地擔心失去他。


松平拼命賺錢,蘇玲則在他的資助下努力練歌,終於盼到兩人首次合作演出……蘇玲在台上演唱,松平卻顯得心事重重,冷眼旁觀的白露則在吧台喝悶酒。「怎麼樣?不太高興?蔣松平那個妞兒從哪弄來的,看來對妳很不利嘛!」闊少朱大衛(雷鳴)看穿白露心事,見她轉身離開,大衛一派輕鬆:「咱們有個兩全其美的辦法,妳把那個小妞介紹給我。」「哪有那麼簡單……」聽到白露回話,大衛問蘇玲是否知道松平吸毒的秘密,見她搖頭,心中浮現新的辦法。
松平送蘇玲返家,他雖然滿意表演,臉上卻看不到喜悅。言談間,蘇玲不掩對松平的好感,但他似乎有意疏遠。「松平,你是不是有心事?」蘇玲依依不捨與松平吻別。一進屋,蘇玲就看見門下塞進一封未署名的信,指松平吸毒成癮,她看完後喃喃:「我不信!」隨即致電松平,話筒那頭震驚不已,蘇玲遲遲沒聽到回話,她繼續追問,逼到死角的松平只回答一個字「有」後掛上電話,滿臉淚痕的蘇玲再撥通,松平約她見面詳談。
「你吸的毒給我看看。」蘇玲驚訝毒品和香菸一樣,松平解釋「裡面有東西」,「你為什麼要吸呢?」松平吞吐半會兒才答:「為了要振作精神,為了要把鼓打得快打得準,為了……蘇玲這是誰在多事!」蘇玲回想叔叔吸毒「死在街頭沒人管」的下場,令松平十分憤怒,蘇玲毫不畏懼道:「你不戒,我明天不上場!」她希望松平脫離毒海,但這豈是容易的事。其實,全樂隊的人都知道松平吸毒,但只有于明(金漢)勸他戒除,蘇玲堅持要松平到醫院治療,因為他能把一個小舞女改為歌手,也能將吸毒的人改為正常的人,「答應我,再戒一次,我不愛吸毒的人。」松平感動女友用心,毅然將毒品丟棄。


蘇玲將醫院開得處方放進松平的置物櫃,于明樂見其成,白露丟毒品給松平,他也立即丟掉,蘇玲喜極而泣。「戒毒?蔣松平會戒毒?」大衛一臉不可思議,又教白露一計。見松平行色匆匆,又不願接受毒,白露故意刺他的弱點:「今天來看蘇玲的人可是不少,你可千萬要玩得小心一點,我可不希望蘇玲為了你而失敗!」「給我!」松平還是無法脫離。
蘇玲越來越受矚目,和松平的感情也越來越深,一早,蘇玲來帶男友去看醫生,令故態復萌的松平神色緊張。蘇玲在房內見到摻了毒品的煙,臉色一沈,再看到藥水根本沒動,「不是不想戒,我要戒,我怕……」蘇玲根本不聽、自顧自道:「從今以後我不管你,你也不要管我!」蘇玲拒絕登台,陳經理和于明試圖疏通,說來說去還是要松平戒毒。大衛趁虛而入,蘇玲賭氣和他同遊夜總會,與此同時,白露也卯足全力誘惑松平,但兩人都碰了釘子。
松平耐不住對蘇玲的思念,在她家樓下等候,蘇玲也難忘對松平的愛,兩人緊緊擁抱一起。松平稱自己再度吸毒,就是怕精神不集中,影響女友的演出,蘇玲聽了更添感動,她願伴著松平戒除毒癮,兩人於是在夜總會同事的促擁下行結婚禮。


蘇玲、松平婚後幸福,一日收到大衛賀禮,表示已和夜總會經理說好,給一個星期的蜜月假期,還願免費借出別墅,讓他倆好好享受甜蜜時光。另一面,大衛、白露搶先進入別墅,將毒品藏進抽屜,隨即驅車離開。
松平夫妻一身休閒前來,又笑又鬧好不快樂,只是松平毒癮不時發作,冒冷汗、手發麻、全身發冷,蘇玲在旁努力想辦法幫他減少痛苦。深夜,白露致電別墅,接起的正好是松平,掛電話前,心緒複雜的她在大衛的催促下說:「萬一,這只是萬一,最好你能夠熬得過去,要是實在不行……拜拜。」大衛氣得不得了,狠打白露一巴掌,又逼著她再撥,說出電話下的抽屜藏有「東西」。
松平被戒毒的痛苦折磨得不成人形,但妻子的安慰卻使他有了信心,並決定作一首「明日之歌」。聽到松平唱「明天是一片渺茫」,蘇玲溫柔反駁:「不,你應該說明天是充滿了希望。」松平請蘇玲拿紙筆,但見她欲打開藏有毒品的抽屜,嚇得急急阻止,蘇玲因此覺得其中有怪。深夜,松平在愛情與毒癮間猶豫不決,痛苦掙扎許久,終於將煙全數丟出屋外。儘管克服心魔,松平對未來依舊悲觀,情緒都發洩在他寫得「明日之歌」裡:「我知道、我知道明天是一片渺茫,妳偏說、妳偏說明天是充滿希望。」「我不喜歡,平,難道你覺得生命是這樣灰色的嗎?你心裡就只有那個東西!」見妻子質疑,松平願意為她重新寫過。


松平的醫生致電蘇玲,稱第三天是最不容易過的晚上:「妳不要怕,跟他堅持到底!」蘇玲心神不寧,松平本來還能正常對話,不久即毒癮發作,開始在庭院找先前丟棄的煙。蘇玲忍著腹痛找到松平,懇求將毒品交出,但此時他已失去理智,將自己反鎖房門內,卻怎麼也找不到火。打開門,蘇玲心灰意冷:「你請吧,只要你忍心!」說完即昏倒在地。


蘇玲送至醫院急診開刀,趕來的于明責備好友不關心妻子,忍不住破口大罵:「你究竟是人還是鬼?為什麼這麼不爭氣!你以為她是你一手造就的人,你就可以把她殺死,你這是什麼居心,你是個永遠沒有希望的吸毒鬼!我要跟你絕交!」得知蘇玲尚未度過危險期,松平獨自回家,有了開煤氣自殺的念頭。恍惚間,松平看見蘇玲演唱「明日之歌」的情景:「我等你為明天歌唱,我帶著淚珠切切盼望,分別了、分別了,明天的美酒你獨嚐,分別了、分別了,明天的歌曲你獨唱。為了我們明天難相見,此很綿綿問蒼天,把枕邊細語一句句記在心田,對明天陽光一聲聲引吭向前。明天、明天,我們在夢中再相見……」松平寫完遺書後暈厥,聽到電話鈴聲才勉強醒來接起,告知蘇玲手術成功的于明直覺不對,於是前往松平家。
松平不耐煤氣推門離去,隨後趕到的于明將他寫在樂譜背面的信讀給蘇玲聽,松平直言知道吸毒有害,卻沒想到除了害自己,還會害死愛他的人……只是毒發的一剎,就沒有昨天、也沒有了明天,只有一個短短的今天。「于明,求你可憐我,也可憐他,求你找到他!」蘇玲在病床上傷心落淚。


松平匿名「張平」來到石鼓洲的康復院戒毒,以致蘇玲等人始終得不到丁點消息。半年過去,蘇玲受邀到電視台表演,第一首歌,就是松平所寫得「明日之歌」,已經戒毒成功、即將離院的松平看到電視情緒激動,聽著妻子重新改過的詞,更有了重生的動力。
松平和蘇玲通上電話,眾人難掩高興,他告知妻子已戒毒成功,兩人相見就在明天!


慾燄狂流(Torrent of Desire)
導演:羅臻
編劇:凌華
演員:胡燕妮、喬莊、楊帆、于倩、歐陽莎菲、田豐、谷峰
首映:1967年11月7日(香港)
片長:86分鐘
插曲:狂流、當年、秋夜、雨濛濛、珍重、麗莎(王福齡作曲、施維作詞)
出品:邵氏兄弟(香港)有限公司
劇情簡介:
富家子林大衛(喬莊)終日沈溺酒色,個性與認真負責的建築師好友陳漢民(楊帆)恰恰相反。這天,大衛又帶著女人喝酒開車回家,途中幾次險些撞上山壁,打開家門,竟發現客廳躺著數對醉醺醺的男女,他氣憤問:「這些人哪來的!」傭人怯生生答:「小姐請來開party的。」大衛一個箭步衝上樓,在妹妹門外又敲又踹許久,才見到滿臉不以為然的曼娜(于倩)。「妳不要臉,爸爸不在家,就帶男人回來睡覺!」聽到哥哥辱罵,曼娜怒氣沖沖回嘴:「我的事不要你管,你不是一樣帶女人回來!」「妳,下流!」她訕訕答:「跟你差不多!」大衛毆打曼娜男友洩憤,卻遭對方還擊,兩人扭打成團。見實在沒辦法處理,傭人只得致電漢民,不一會兒,漢民現身,三兩下就將曼娜男友打倒在地,結束這場鬧劇。
漢民忙著處理工地業務,曼娜約他外出同遊,他以沒時間婉拒,曼娜爽朗:「何必那麼辛苦呢?爸爸又不在!」漢民坦言董事長交辦許多事情,她聞言稱讚:「怪不得爸爸這麼喜歡你,相信你。哪像我那位荒唐的哥哥,每天只知道玩。」見漢民繼續推託,曼娜明白他有意躲避,忍不住態度轉壞:「你以為我找不到男人陪我玩?不過漢民,我還是不會放過你的!」


漢民收到一張沈夫人(歐陽莎菲)時裝表演的請帖,當日即前往捧場,對女人很有興趣的大衛,也在會場張望。大衛見漢民也在,好奇他怎麼會出席,原來此地的裝潢布置全出自漢民之手,他是因為不好推卻沈夫人的邀請,才「例外」撥空前來。「有沒有漂亮的?」兩人的眼光同時聚集台上,都對這位表演的模特兒朱丹楓(胡燕妮)投注欣賞眼光,尤其是看遍美女的大衛,更是目不轉睛。丹楓演出完畢,大衛立即起身鼓掌,漢民見狀露出若有所思的憂慮神色……大衛得知漢民與丹楓有數面之緣,強力要求介紹認識。其實,漢民與丹楓性情相投,早已互相欣賞,但礙於大衛熱情,也只好勉強答應。
三人約在夜總會見面,大衛用盡心思奉承,漢民也是妙語如珠,丹楓被逗得樂不可支。丹楓甫自法國回港三個月,母親已經離世,此番是應朱母生前好友沈夫人之邀在表演會客串。音樂響起,大衛當仁不讓請丹楓共舞,並開玩笑:「我們倆就像兄弟一樣,我請妳跳就等於他請妳跳!」漢民跟著陪笑臉,兩人離座後卻是神色憂傷地落寞飲酒,又過了一會兒,他浮現釋懷的苦笑,隨即先行離去。「漢民呢?」丹楓不解,明白箇中用意的大衛答:「他大概有事先走了!」
深夜,大衛在美麗的香港夜景前向丹楓示愛,他婉轉道:「好險妳對香港有感情,否則不是又要走了,我又要失去妳……這一位朋友?」得知丹楓知道自己曾在美國讀建築,大衛半開玩笑:「我不是一個好學生,是不是漢民把我的壞事都告訴妳了?」丹楓稱漢民只說過兩人是同學,其餘一概不知。「他是最瞭解我的,這些年來我一直過著不正常的生活,我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常常矛盾的很……」大衛自我剖析,「怎麼會呢?你不是有個很好的家庭?」大衛搖搖頭:「我母親很早就去世,父親一直忙著他的事業,我們很少在一塊,好像沒什麼深厚的感情。長大以後,我覺得很苦悶很空虛,想找刺激,幾乎天天醉酒鬧事,不知道為什麼,我自己不能控制自己……我覺得很奇怪,我從沒和人說過這些話,妳聽了覺得討厭嗎?」丹楓溫柔答:「不,這不能完全怪你,不過你也應該負責。」聽到心儀對象的安慰,大衛直覺不能繼續墮落,緊緊握住丹楓的手:「妳能幫助我?鼓勵我嗎?」她笑而不語。
隔日,大衛衝進公司,連聲向漢民致謝,他不僅將先前不願說的話、悶在心裡的事一股腦告訴丹楓,決心正正經經地和她交往……「昨天回家以後,我想了很久,以前荒唐的行為的確很不應該。」漢民也認為之前的大衛確實過頭,他感嘆:「眼看你自己在毀自己,誰也沒有辦法挽救你,沒想到,你們第一次談話就使你改變了,這麼說丹楓對你的影響很大……我希望你們有更好的進展。」漢民為了好友的未來,忍痛說出違心論。


丹楓、大衛與漢民一同出遊,先駕快艇再改乘帆船,好不愜意。傍晚,三人至海濱酒店住宿,大衛將丹楓安排在一間精心布置的套房,裡面更掛好一套套華服,丹楓直覺不對,獨自乘車離開。大衛趕緊追出,正要趕上時,差點撞上開紅色跑車的妹妹,見曼娜帶另一位男友外出,他轉而追逐兩人,一路又回到酒店。大衛再度與此人大打出手,他原本佔有優勢,但對方卻亮出小刀,危急之際,漢民伸出援手,兩三下撂倒在地。

得知大衛追求丹楓,沈夫人好意造訪,將大衛先前的事全部告訴她,請丹楓作參考。說完,沈夫人補充:「一個人很難講,可能在某一個時期突然變了,男女之間有時候很微妙,可能你們第一次見面就影響了他……這兩天你們沒有在一起,是不是有點困擾?」丹楓明白大衛心意,卻又擔心故態復萌,聽到「想不想見大衛」的難題,她頓時語塞,沈夫人笑言:「不想見又想見,是不是?」大衛碰巧前來,兩人於是有了深談的機會。
「這兩天不願意見我,是不是在考慮我這個人好不好?那天旅館的事,我向妳道歉,請妳不要誤會我有什麼壞主意,我是想討好妳,反而弄糟了。我尊敬妳,我不會用那些肉麻的話,來表示我對妳的愛。」大衛誠懇解釋,嚴肅表情反而使丹楓笑了出來,大衛一反愛開玩笑的個性,認真請求丹楓回覆,她委婉道:「有些話不回答比回答更好。」大衛猜知心意,承諾會在家靜靜等候回音。幾日過去,終於等到丹楓電話,她在沈夫人的鼓勵下答應與大衛共偕白首,未幾步入禮堂。

曼娜再約漢民同遊,他好奇要去什麼地方,「放心,不會帶你到壞地方去。」車行飛快,嚇得漢民抓緊把手,曼娜只是笑:「你怕死?我可不怕!」兩人來到靜謐的水庫旁,是漢民最喜歡的地方,見他屢屢躲避,曼娜認真告白:「一個人想得到他自己心愛的人,而得不到的時候,是不是很痛苦?」漢民想起對丹楓無疾而終的感情,只能淡淡回答「不知道」。曼娜不知箇中原因,稱與漢民從小一起長大,不是普通的感情,她逼問:「你是真的不知道還是裝傻?」曼娜談起小時快樂,漢民思緒因此回到過去……
「我愛談天、你愛笑,這些都已經過去了!」她感懷歲月匆匆,更難過漢民遲遲不願接受自己的愛:「我得不到你的愛,我恨我恨、我恨所有的男人,我要刺激,我要發洩,我恨你們不管我、不愛我。我知道你心裡一定另外有人,只要告訴我是誰,以後我不再打攪你了!」漢民面色沈重:「每個人都有秘密,是快樂也好、是痛苦也好,讓它藏在心底。」


林父(田豐)忙完海外業務歸國,他早年與漢民父親一同創業,可惜對方太早過世……林父稱讚漢民做事認真負責,要是兒子能有一半就感欣慰,漢民稱大衛已經戒酒,且近日就將自日返港。曼娜不知父親返家,還與新交的男友(陳鴻烈)熱吻話別,此情此景使父親勃然大怒,正欲追罵女兒,就因突發心臟病暈厥。
大衛與新婚妻子丹楓回到家,第一時間就去向林父請安。林父單獨與媳婦談話,認為兒子能娶到丹楓,應該感到很滿足,他回憶大衛母親離開的早,自己又忙於工作,於是造成大衛複雜的性情,見丹楓不以為意,林父不忘提醒:「不過要想完全瞭解他的性格,不那麼簡單。他自卑感很重,又很衝動,常常會有不安定的狀態。知子莫若父,我必須要告訴妳。」丹楓願意單下照顧大衛的責任,令林父頗為滿意。
曼娜上下打量丹楓,故意問漢民:「是你先認識我嫂子還是大衛?」聽到丹楓的回答,曼娜有意無意說:「那你為什麼不追求她?還是存心讓給我大哥?」她話鋒一轉:「妳一定是為了我們家有錢,才嫁給我哥哥的!」「不是的。」聽到回話,曼娜大笑:「妳怎麼會嫁給一個荒唐鬼,要是我一定嫁給漢民,妳選錯對象了!」回到房間,丹楓好奇丈夫和妹妹的感情,聽到說「像冤家」,她勸大衛要愛護妹妹,以身作則。婚後,大衛覺得生活充實,一切都因為有了丹楓,而丹楓也願為他放棄服裝設計的理想,只要丈夫好好過日子。


林父為子媳舉辦宴會,丹楓的歌唱驚豔四座,坐在台下的漢民卻是黯然神傷,愛慕他的曼娜在旁目睹一切。「剛才我看你聽歌的時候,情緒好像很複雜,我想知道你心裡的秘密?」曼娜在書房找到漢民,繼續追問他對丹楓的感情。另一面,沈夫人好意問大衛何時請紅蛋,卻見他臉色一沈,又拉方醫師(谷峰)密談,似乎另有隱情。見哥哥落寞,曼娜丟了一句:「看他們倆跳得多親熱!」眼前正是丹楓與漢民共舞。
漢民回到家,曼娜以性感裝扮等候多時:「我愛你,我什麼都可以給你!」見他冷淡以對,曼娜順口說出「暗戀丹楓」的事實,漢民不願回話,她就以「住在這裡」為要脅反覆逼迫,「是妳逼我說的,是!是!」漢民痛苦承認。與此同時,大衛自方醫生處得知無法生育,儘管不是百分之百不可能,卻也是機會渺茫,行前囑咐千萬別將此事告訴妻子丹楓。

大衛搖搖晃晃回到家,剛好丹楓外出,曼娜趁機大做文章:「一男一女出去,該辦什麼都辦好了!漢民親口告訴我,我現在告訴你,他愛上你太太!」心事重重的大衛重摑妹妹,曼娜卻放聲大笑。丹楓、漢民見大衛又開始喝酒,一個勁地好言相勸,大衛問他們為何一同出門,丹楓解釋是為看病,至於看什麼則是「秘密」,本來想到公司找丈夫,但大衛不在,正好漢民外出,於是才請他載送一程。大衛根本聽不進任何解釋,只是氣憤地邊摔酒杯邊喃喃:「你們的事,我知道……我知道!」丹楓見他不信兩人去看醫生,決定說出「已經懷孕」的喜訊,沒想到剛被醫生公布「無法生育」的大衛惱羞成怒,頻頻高呼不可能!
大衛恢復荒唐生活,整日喝得大醉,林父看不下去,好聲好氣問:「心裡有事說出來,沒有不能解決的!這裡沒有外人,我是你父親,丹楓是你太太,漢民和你像兄弟一樣……」聽到這,大衛繼續拿酒猛灌,趁著酒意與漢民互毆,後更醉倒在地。
漢民、丹楓送大衛上樓的空檔,一個小混混(午馬)送進數十張曼娜與男友尋歡的不堪照片,就想勒索錢財。林父直罵「滾」,聞聲而來漢民冷靜請離此人,並與他商談處理辦法。曼娜回家,林父痛批女兒,並稱要殺了她,拿著獵槍胡亂射擊。林父再度心臟病發暈倒,逃離的曼娜也車禍撞山。


林父病重不治,大衛精神萎靡,漢民決定離港赴歐,丹楓無奈:「我感到難過極了,大衛竟然懷疑我們……他應該瞭解你,你是一個好人,難道有人在他面前中傷我們?」回到家,丹楓想起漢民要走、大衛酗酒,不禁面露憂色,大衛以為兩人餘情難了,恨恨道:「你要走,妳也要走,你們兩個一起走!」丹楓被大衛打暈,漢民只得將她抱上床,此時大衛卻取出父親的獵槍,一面以槍口毆打漢民一面痛罵他吃林家的飯長大,竟然和自己的太太通姦……「我們從小一塊長大……拿到要挖我的心你才能相信!」「我要打穿你的心!」大衛失去理智,搶槍爭執間,忽然擦槍走火,大衛受傷暈了過去。
來到醫院,方醫師得知全部情況,一對一勸大衛:「因為你對生育的問題完全感到絕望,引起了心理上的自卑。當你聽到太太懷孕的時候,你受不了這個打擊,同時更懷疑你太太的行為,懷疑越重思想越亂,你又用酒來麻醉你自己,在失去理智的狀態中,你幾乎闖了大禍!」他稱先前的檢查不是百分之百確定,也還有一線希望,難道大衛忘了?大衛含淚來到丹楓病房,夫妻終於重修舊好。出院後,兩人與漢民道別,一同迎接新生命的到來。

4 則留言:

  1. 通过无界运用,终于登上了网站,可以再次浏览欣赏粟子小姐的精采老电影故事,喜事一桩也。细算下来,我想可能有两个多月之久了。
    凌波《明日之歌》影碟我买了也有两年了,好奇怪自己都没有拆封看过,可能与这不是一部黄梅调电影有关吧,哪天真要找出来看一看。
    再次说声谢谢粟子小姐寄来的书!香港5月份的时候因公去过,也就抽空在街上溜达了一下,主要集中在铜锣湾一带。粟子小姐的书写得真详细啊,比地图还地图了,我想您在香港玩得一定很投入吧,倘若下回再有机会到香港去,您的书一定大有用场。呵呵~jxjmw2001

    回覆刪除
  2. jxjmw2001:
    很高興看到您又可以留言,是不是現在沒有封鎖那麼徹底呢?〈明日之歌〉不是凌波慣常的戲路,但她一樣演得出色(或許跟廈語片時期的時裝片訓練有關),您有空或可欣賞,應該會覺得不錯。
    港島一帶我去得少,整體以九龍彌敦道為主,所以書中大部分也是以該處為主。不知您此次前往有無安排行程至「香港電影資料館」,那兒館藏豐富非常,您想必會很喜歡的。

    回覆刪除
  3. 其实大陆网路封锁还是很严的,连您这样的文娱网站都打不开,有时确实很令人苦恼。无界浏览前段时间也不管用,偶而能打开一下,马上又连不上,近来升级了好些。
    在香港(内地去香港签证一般不超过5天)的时候我特意找了个时间去香港電影資料館,记得是下午乘地铁去的,可到了地方却傻了眼,原来是星期四,闭馆了。因为第二天我们就得打道回府,没时间了,所以很遗憾,没看成。

    回覆刪除
  4. jxjmw2001:
    此次去西安時體驗被封鎖的感覺,想看的網站全部無法顯示,確實很洩氣。記得以前曾聽大陸網友說可用替代ip突破,不知現在這招是否有效?畢竟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嘛!^.^
    香港的博物館大多週四休館,可以想像您的遺憾。電影資料館藏品非常豐富,像我們這樣老影迷,進去只會覺得時光匆匆,無論待多久都嫌不夠!

    回覆刪除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