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09年12月17日 星期四

【廣播】戲如人生…〈虎度門〉


戲如人生…〈虎度門〉
粟子

「一個優秀的伶人,一出虎度門,便要忘記本我,投入角色,交自己的心。」電影開頭,字幕簡潔有力解釋〈虎度門〉(1996)的由來。這無形卻重要的象徵,將演員的人生與舞台徹底分割,一如片中主角…粵劇文武生冷劍心,台上英姿颯颯,下了台仍是「十足十的女人」。
自〈女人四十〉(1995)囊括多項影后頭銜,蕭芳芳的演技已是有目共睹,儘管體力不如以往,仍秉持一貫自我突破的精神接下〈虎度門〉,詮釋紅透半邊天的伶人冷劍心。為演出此角,蕭芳芳使出幼時練就的京戲身段與粵劇功底,處處有板有眼,加上細膩深厚的文戲,儼然成為各影展的大熱門。未幾,她果真以〈虎度門〉連奪亞太、金馬影后,順理成章的超強實力,成了大陸媒體筆下的「奪獎專體戶」。
時常想,戲裡的動人情節常令觀眾回味再三、久久難忘,怎麼演員們卻能將現實與戲劇分得如此清楚?大概每位優秀演員的心中都有一座「虎度門」(或許是喊開麥拉時的打板、開始運作攝影機的亮燈),一旦發出信號,所有的愛恨情仇僅限舞台,正如成功演繹上百角色的蕭芳芳。


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節目於2009年12月17日播出〈電影筆記:回顧第33屆金馬獎及電影「虎度門」〉專輯,節目音檔將保留45天,歡迎各位朋友透過網路收聽。

收聽網址: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點選12/17
節目摘要:第33屆金馬獎、電影〈虎度門〉
播放歌曲:獲得該屆金馬獎最佳電影歌曲「自我毀滅」(〈南國再見,南國〉,林強)

本文同時刊登於「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新聞台
文章網址:戲如人生…〈虎度門〉
該處有更多電影文章可以欣賞唷!


虎度門外
拍攝〈虎度門〉前,蕭芳芳的耳疾加重,礙於體力與聽力的問題,只得合約上註明每日不能超過七小時。受訪時,她坦言近年身體虛弱,為〈女人四十〉來台參加金馬獎,折騰兩天就告感冒,返港又繼續投入〈虎〉片,連日通告令她幾乎無法支撐。雪上加霜的是,電影正好進入「戲中戲」的部分,光畫文武生的舞台妝就要兩小時,還要戴頭套、演粵劇身段……件件都是苦差事。雖然在銀幕上既靚又醒目,現實中卻得忍住頭暈目眩的煎熬,劇組體恤她的辛苦,縮短工作時程至四小時,電影進度也只得忍痛延後。
〈虎度門〉最初邀請蕭芳芳時,女主角設定為花旦,後來是應她的要求才改為文武生,蕭芳芳明知文武生比花旦辛苦,卻還是開口要求。報導未提到促使她改動的原因,但不可否認「扮男人的女人」要比「扮女人的女人」戲劇性強許多,特別是電影裡處處可見的性別議題,諸如:冷劍心登台前要丈夫別叫自己「媽」,以免破壞「作男人」的情緒;劍心自述「很逗」的忠實戲迷,丈夫過世後堅持要嫁給她;女兒做中性打扮的女友稱劍心「扮男人很帥」,作女人只得「普通」,再引出她一番「我是在台上扮男人,我在台下是十足的女人」的論述;對劍心有好感的男人,是喜歡「現實的她」還是「台上的他」,看似異性戀的同性戀(?);劍心丈夫好奇她為何選作文武生,在台上演男人……在在觸及各種性別研究感興趣的議題。
相較〈女人四十〉裡受盡委屈的職業婦女,〈虎度門〉是被人高捧伺候的紅牌名伶,蕭芳芳認為兩者非常不同,促使她更想去嘗試,也由於換角色(花旦→文武生)的緣故,使自己更有發揮的空間。因為蕭芳芳的金字招牌,已是一線女主角的袁詠儀也毛遂自薦希望參與,導演舒琪特意告訴她主戲全在蕭芳芳身上,其他人都是配角,她絲毫不以為意:「只要能和芳芳姐對戲我就滿足了。」


舞台殘留
〈虎度門〉是由杜國威編寫的同名舞台劇改編而成,和賴聲川編導的〈暗戀桃花源〉(1992)相同,是先舞台後電影的作品,因此在呈現上或多或少也出現影評聞天祥對〈暗戀〉評述:「那拘謹的影像鋪排是源自對劇場創作的眷戀,以致忽略了舞台空間之外仍有一片有情天地可供遨遊。」〈虎度門〉的舞台殘留主要展現在末了…劍心分別與文龍、明嫂舞台話別一段。聚光燈照在人去樓空的舞台,與劍心有關的人物輪流登場,和文龍的曖昧情愫、明嫂的患難友情,都將隨引退一併劃下句點……只是,舞台劇常見的人物走馬燈(配角輪流與主角對話,藉此呈現彼此內心的想法),電影裡卻顯得有些刻意,不同於前段生活化,是表現手法上稍嫌不連貫的地方。
附帶一提,片尾以粵劇伶人詞條的方式介紹文武生冷劍心:「冷劍心,原名鄭笑妹,新會人,自幼父包二奶,母改嫁,十三歲時拜桂花女為師……」是很有趣又用心的創意。明明不存在的名伶,被添上幾可亂真的人生經歷,再配合蕭芳芳飽滿的演技,彷彿世上真有這麼一位「戲迷情人」冷劍心。


金馬巨變
1996年2月5日,新聞局宣布大幅開放兩岸電影、電視、錄影帶節目的商業交流,即台灣觀眾可以通過合法管到欣賞大陸影視作品,雖然每年僅有十部電影名額,卻已經讓國內片商磨刀霍霍,爭搶這塊娛樂大餅。在這樣的氣氛下,之前僅接受台港電影競賽的金馬獎,也於第三十三屆以「重塑華語影電生命文化體」為訴求主題,將獎項拓展至「華人電影世界」,歡迎大陸影片參與。同年九月初公布報名片單時,不僅有台灣的〈忠仔〉、〈南國再見,南國〉、〈今天不回家〉、〈飛天〉、〈麻將〉等十二部、香港的〈虎度門〉、〈虎度門〉等三十二部,亦包括大陸的〈陽光燦爛的日子〉、〈日光峽谷〉、〈變臉〉、〈搖啊搖,搖到外婆橋〉等十部,數量創下歷年最高紀錄。
至於每每皆受爭議的評審問題,今年一改前幾屆開放媒體列席參觀以昭公信的方式,回到「秘密會議」的審查辦法。面對外界「黑箱作業」的批評,決審召集人學者劉利行自覺承受莫大壓力,就和其他十二位評審溝通,希望能重開「透明之門」。雖然取得初步共識,但部分仍堅持不肯妥協,認為不應遷就輿論而草草推翻先前決議,於是又回到最早的決定…不公開討論過程。
對本屆金馬獎而言,大陸電影的出現無疑投下震撼彈,尤其是影星姜文執導的首作〈陽光燦爛的日子〉幾乎囊括所有主要獎項。電影改編自王朔小說《野獸凶猛》,講述文革時期一群青少年的成長故事,姜文自述是屬於一睜開眼就到了文革時代的人,那個時代沒有偉人、沒有權威,任何都是可以打倒的,而他長大後卻發現世界變了,需要重新認識世界……〈陽光燦爛的日子〉就反應這段心路歷程,他個人非常喜歡。〈陽〉片在中國大陸的賣座超越〈捍衛戰警〉,票房達一千七百萬人民幣。然而,製作這部電影時,姜文曾面臨後製工作苦無經費的窘境,幸得德國名導沃克雪朗多夫協助,不收分文完成後期音效,僅以〈陽光燦爛的日子〉的德國版權做交換。有趣的是,當他自記者口中得知影片在大陸狂賣,只是苦笑:「可惜德國版權賣不出去,一文不值。」


入圍爭議
三十三屆金馬獎以香港導演羅卓瑤執導的〈浮生〉和〈陽光燦爛的日子〉分獲九項和八項提名,是入圍階段的大贏家。不過,除這兩部公認強作外,也爆出不少令影評觀眾跌破眼鏡或遺珠之憾的作品。「最佳劇情片」就是最明顯的例子,投票過程中,〈浮生〉、〈陽光燦爛的日子〉與〈今天不回家〉第一輪出現,〈月滿英倫〉和〈鬼婆婆〉在第二輪入選,剩下最後一個名額由〈聲色男女〉、〈虎度門〉競爭,因為始終有人棄權(部分保守派指〈聲〉片意識型態不正確),導致無人能過半,導致空出一個名額,造就兩顆遺珠。也有人挑明指〈月〉及〈鬼〉的出現「讓人嚇一跳」,不諱言部分評審平常不看港片,所以看到稍具特色的片子就「驚為天人」的另類結果。
上屆一度大放異彩的台灣電影,則因未展現勝過中港的原創性優勢,在此屆顯得欲振乏力,曾有評審在評選時提出:「台灣電影成本較低,環境辛苦,是不是站在鼓勵的立場予以提名?」但被其他與會人士以「還是以電影技術專業和原創性作考量」為由遭放棄,形成中港分食獎項的結果。


實至名歸
每次揭曉金馬獎(其實無論任何大獎)前,總免不了事先猜測名單。原本分歧的意見,至最佳男女主角項目時豁然開朗,夏雨、蕭芳芳幾乎九成九確定中獎,結果也一如預期,蕭芳芳更是繼〈女人四十〉連莊,自己頒獎給自己,成為楊惠珊後第二位連兩年奪下金馬影后的演員。
影評分析蕭芳芳在〈虎度門〉的表現,悲喜了然於胸,演來不斧鑿卻很感人,笑中帶淚、淚中有笑,特別是在不知情的兒子面前表現演技,複雜情緒層次累積、絲絲入扣,確是年輕演員無法達到的深厚境界;而在〈陽光燦爛的日子〉飾演馬小軍的夏雨,當時不到二十歲,以自然流露、生動自如被譽為是天才型演員,其實除了自身的演技,也在於導演姜文的選角成功,即馬小軍無論外型性格都接近夏雨的本色。夏雨在此之前已獲第五十一屆威尼斯國際電影節最佳男主角(該屆影后是一位四歲半的小女孩),足見評審「自然重於演技」的趨勢。


〈虎度門〉對喜愛粵劇的朋友,絕對很有魅力,單單名伶化妝的後台就氣氛十足,而冷劍心套上大布袋,三兩下換下戲服的絕活,寫實之餘也增添幾份喜劇效果。至冷劍心的家,牆上掛滿她與任劍輝、白雪仙甚至李小龍的合照,真真假假,給影迷營造另一種尋寶的樂趣。蕭芳芳小時曾向京劇名伶粉菊花學習身段(據她解釋小時耳朵不好,音調常抓不准,於是改以身手為主),也因拍片需要學過廣東大戲,壓箱功夫暌違十餘年再度用上,也可謂演藝生涯的總結。
「我希望你們別那麼快忘了我,一個在台上奮鬥三十年的藝人。我,冷劍心,今生無悔!」蕭芳芳說這句台詞時眼眶含淚、聲線哽咽,在這裡,她不只是跨過粵劇舞台「虎度門」的冷劍心,也是跨過電影銀幕「虎度門」的蕭芳芳……多重的非我與本我融合一起,所有辛苦難關都化作「今生無悔」。


參考資料:
1.本報香港電,「影視拼盤 蕭芳芳虎度門開拍」,《聯合報》第二十二版,1995年9月25日。
2.徐正琴,「蕭芳芳反串武生 袁詠儀演花旦」,《聯合報》第二十二版,1995年12月15日。
3.唐在揚等,「解禁在即 大陸片 搶搶滾」,《聯合晚報》第十版,1996年2月6日。
4.唐在揚,「亞太影展開獎 據了解我得四獎項 蕭芳芳 靠著虎度門 新影后 侯孝賢 最佳導演獎 呼聲高」,《聯合晚報》第十版,1996年8月28日。
5.徐正琴,「大陸報章對她『奪獎專體戶』 蕭芳芳獎不完再奪后座」,《聯合報》第二十一版,1996年8月29日。
6.胡幼鳳,「威尼斯影展 陽光版權 在德不燦爛」,《聯合報》第二十二版,1996年9月2日。
7.胡致華,「金馬報名片數創新紀錄」,《聯合報》第二十二版,1996年9月17日。
8.唐在揚,「金馬獎 劇情片入圍名單 爭議中選出」,《聯合晚報》第十版,1996年10月26日。
9.徐正琴,「不問來處 華語電影比高下」,《聯合報》第二十二版,1996年10月26日。
10.胡幼鳳,「虎度門 金馬后望濃」,《聯合報》第二十二版,1996年10月31日。
11.徐正琴,「1996金馬影展 金馬系列報導四之二 影帝影后誰屬?」,《聯合報》第二十二版,1996年12月10日。
12.唐在揚,「一夜生變 金馬評審…很秘密」,《聯合晚報》第十版,1996年12月14日。
13.唐在揚,「躍上金馬 蕭芳芳 夏雨大熱門」,《聯合晚報》第九版,1996年12月14日。
14.胡幼鳳等,「最佳導演 熱血年少心情自白 溫馨突圍投回報」,《聯合報》第二十二版,1996年12月15日。
15.胡幼鳳等,「五千萬收視戶 共饗電影盛宴」,《聯合報》第二十二版,1996年12月15日。


虎度門(Hu-du-men)
導演:舒琪
原著:杜國威同名舞台劇
編劇:杜國威
演員:蕭芳芳、袁詠儀、陳曉東、李子雄、鍾景輝、李司棋、譚倩紅
首映:1996年4月4日(香港)
片長:101分鐘
出品:高志森影業有限公司、嘉禾娛樂事業有限公司
獲獎:第四十一屆奧克蘭亞太影展最佳女主角(蕭芳芳)、第三十三屆金馬獎最佳女主角(蕭芳芳)
劇情介紹:
「虎度門」是廣東大戲的術語,意指演員們出場的台口。一個優秀的伶人,一出虎度門,便要忘記本我,投入角色,交自己的心。人生如戲……

知名粵劇文武生冷劍心(蕭芳芳)將與丈夫陳耀祖(鍾景輝)與他和前妻生的女兒雯雯(黃雯)移民澳洲,她一面利用僅剩時間促成所屬的「劍笙輝」劇團改良演出方法,調停新派林導演(吳大衛)與劇團大佬官們的矛盾,一面開始嚼舌學英文。劍心在劇團地位極高,身邊有位照顧無微不至的明嫂(譚倩紅),兩人已不知不覺一同工作二十五年……
劍心正在後台化妝,耳裡卻聽著英語教學錄音,她拿出偷藏的酒,正喝第一口,明嫂急急衝出:「會傷肝!」「沒相干!」劍心調皮將酒搶回,再開口揶揄:「睇妳個相,嬲得又皺又縐,(唱)驚到成個失三魂!」明嫂將一筆錢退給劍心,她看一眼:「拿著吧!多點錢傍身嘛!」明嫂感嘆劍心二話不說就要移民,真不知道她以後日子怎麼過。說到一半,劇團小生應文龍(李子雄)帶著劍心最愛的臭豆腐前來,劍心不著痕跡提醒:「對呀!早點來聽導演排戲。」聽到導演二字,文龍不以為然,悠悠哉哉離開。「喂!這傢伙又跟妳多少年?」明嫂故意語帶曖昧,劍心以「別亂說」的表情輕打。耀祖帶女兒來看媽咪演出,雯雯見時間還早,要與打扮中性的女同學JoJo(陶安仁)先去逛街,望著兩人手牽手的背影,耀祖浮現一種奇怪的感覺。


「怎麼她看到我好似看到黑面神?」文龍湊在劍心身旁吃臭豆腐,埋怨明嫂對自己老是不理不睬,劍心趁機答:「你最近對林導演也好像黑面神?」「做大戲請不中不西的人回來,真是荒天下之謬啦!那小子又不是紅褲子出身(唱戲小演員都穿紅褲子,意指從基層出身),大小位也弄不清,上下句也不懂分……」劍心坦言粵劇必須改革,要文龍多努力,如此才能升上正印,文龍訕訕答:「有妳在,我不計較的。」
耀祖帶臭豆腐孝敬太太,卻發現桌上已經有一大包,忍著怒氣問:「是誰買的?」明嫂搶答:「當然是我,不然會從天而降?」耀祖向劍心埋怨女兒不聽話,嘟囔媽媽的心向著女兒,劍心打斷:「不要叫我『媽』!我今日作狄青,不要打擾我培養作男人的情緒,現在沒空管芝麻綠豆事!」「芝麻綠豆?」耀祖怒火中燒,此時傳來大佬官靚嘯天(蕭仲坤)與林導演在舞台上吵起來,劍心只得丟下丈夫到台前調停。
天叔不滿林導演找人頂替時常遲到的徒弟阿炳(陳鴻俊),劍心趕緊打圓場:「阿炳沒所謂,一定要天叔壓場!」林導演強調「團隊合作」,文龍接嘴:「澳門跳豔舞也要團隊合作,一起舉大腿……」火上加油,氣得劍心暗中給棍。天叔認為粵劇是「三分排場、七分佬官」,指林導演什麼都不懂,又愛用英文壓人,氣得戲也不願排,劍心安慰林導演別想太多,自己會負責「搞掂」天叔。劍心好說歹說,請天叔「給他一台好戲看看」,有台階下,天叔答:「妳說事釘敗(stand by)就事釘敗吧!」
JoJo見有署名劉德華的花圈:「妳媽咪認識華仔?」雯雯神氣答:「當然啦!那次華仔替東華三院籌款唱粵曲,是我媽咪做指導的!」戲開鑼,JoJo讚:「妳媽媽好有型,她有型還是我有型?」「看妳的戲啦!」對話聽在身為父親的耀祖耳裡,露出狐疑神情。

劍心極有號召力,劇場天天爆滿。新加坡粵劇花旦葉玉霜(袁詠儀)被父親葉良(焦雄)帶到後台觀摩,知道他有意將自己安排在「劍笙輝」演出,玉霜憶起尚在新加坡的男友王文俊(陳曉東),不禁神情悲傷。
演罷謝幕,粉絲瘋狂拍照嘶吼,回到後台,明嫂搖搖頭:「他們總是這麼『顛』的啦!唉呀!殺過來了!」一堆中年熟女擠到劍心身邊,拼命合照送禮物,熱絡好一陣,才在明嫂催促下,依依不捨離開。劍心換衣空檔,良叔在劇主任蝦叔帶領下將女兒玉霜介紹認識,「喔!下次到我家聊聊。」忙著更衣的劍心還是笑臉迎人,不一會兒良叔一行離開,外面又放一批戲迷進來,「唉!這看門的怎麼搞的!」明嫂忍不住罵。
上車前,劍心又被一堆熱情粉絲包圍,好不容易突破重圍,卻只見她一直搓手臂:「影迷每次見到我都一直抓,弄得兩手臂烏青。」說完,劍心轉向後座的JoJo:「我跟妳換位子。」「(為什麼?)等等就知道啦!」雯雯答。原來在另一個路口,靠近駕駛座一邊還有一群守候多時的心姐迷,劍心開窗丟些簽名照,又令他們陷入瘋狂,「不怕被車壓!」耀祖有些不滿。禮物中,有一張影迷自製相片,把劍心旁正印花旦的臉貼上自己大頭照,「我真服了她們!」劍心苦笑。


劍心家掛著許多她和知名老倌任劍輝、白雪仙等的合照,和數都數不完的獎座,她清晨練功,一不小心劍鞘打破玻璃,以戲中口氣道:「Maria, fax it!」回到房裡,見丈夫偷開女兒房門,劍心半開玩笑:「怎麼?偷看小女生?」,耀祖解釋:「妳不覺得阿Jo有點不對勁?」早餐時,劍心忙著對獎,令想說正事的丈夫很不是滋味:「妳知不知道為什麼這麼急著移民?還不是為了女兒!」
良叔帶玉霜來訪,稱「劍笙輝」還缺一個二幫,希望劍心能提拔。劍心仔細看過玉霜牙口,再請她唱一曲,「齒音很正,香港有很多花旦齒音不正,要將所有牙齒拔掉換一副。」劍心對玉霜的表現滿意,決定請她留在劇團,不同於良叔的欣喜,玉霜還是冷著一張臉。在旅社,玉霜偷打電話給文俊的事被父親知道,又是嚴厲指責與毆打。

劍心上英文課,為了說明「文武生」的工作,只好稱自己是「演男人」,老外聽得一頭霧水,鬧出不少笑話。回到家,她買了好幾箱果汁,把每個瓶子都打開,就想抽中「兩張歐洲機票」特獎。雯雯要和JoJo去露營,劍心二話不說答應,耀祖認為太太根本不管女兒,堅持不同意。聽劍心說要給雯雯自由,耀祖大喊:「完全放縱不是叫自由!」「陳先生,你最近脾氣很躁!」劍心不願繼續和丈夫吵。知道父親偷聽自己和JoJo的電話,雯雯氣得痛罵:「卑鄙下賤下流無恥!」「女兒罵我,過不過份!」劍心繼續開瓶蓋:「真的過份,罵這麼少!她應該罵你:十分卑鄙、非常下賤、肯定下流、絕對無恥!唉呀!我中了一個露營背包!」耀祖無奈嘆氣。


「劍笙輝」的正印花旦阿燕懷孕,見新戲馬上開鑼,她一臉不好意思,劍心苦笑:「我最佩服那些老蚌生珠!妳真夠勇氣!」蝦叔擔心問:「心,我們的鎮山戲寶『梁紅玉擊鼓退金兵』怎麼辦?」「沒要緊、無所謂……」劍心似有腹案。天叔、文龍仍對改革很不滿意,劍心好奇林導演會不會「哄人」?眾人要為阿燕慶祝,玉霜卻以「爸爸在飯店等候」為由婉拒,實際又跑去給文俊打電話。才撥通,就被人從身後抱住,此人正是男友文俊,他向學校告假十天,特地跑到香港會女友。
劍心和明嫂到新界的倉庫找戲服,明嫂好奇:「這些都是蘭姐(李司棋)縫的,她現在不知到哪去了?」劍心聞言,臉上飛快閃過一陣憂鬱。「澳洲的袋鼠很好色,說不準哪時跳進房間……」明嫂故意開劍心玩笑,她搖搖頭:「現在老陳躁過袋鼠!」「怎麼他調戲妳?」逼得劍心臉紅給明嫂掌嘴:「老陳最近好像瘋了似的,嘴巴胡亂瘋人!」「他月經來呀?」「他年紀一把,早收經啦!」
劍心帶著戲服到旅社找玉霜,卻見良叔與文俊打成一團,她使出小武功底,兩三下將良叔制服,大聲喝叱:「是不是想女兒不能登台?喝醉酒就打人!」劍心帶玉霜到咖啡廳,問她為何不想自立,是不是不想做戲?「我很喜歡做戲,我媽臨終前最大心願,就是能見到我升正印。」玉霜回憶,初中時母親為自己被車撞死,此後父親就很不喜歡她,喝醉就打人,有時又躲在角落痛哭……「男人打女人完就會躲在一旁哭,好像他很痛似的!」劍心睿智道。玉霜從沒恨過父親,只是想多賺些錢,讓他過好日子。至於文俊,他是個醫科學生,有次玉霜受傷碰巧認識,兩人感情很深。臨走前,劍心的戲迷已搶先付帳,她噓口氣:「這個很逗,她真的把我當是男人,死了老公說要嫁給我,真拿她沒辦法!」
到了家,丈夫才和JoJo不歡而散,雯雯稱離開不她,氣得耀祖要打人!「怎麼又上演老爸打女兒!?」耀祖稱女兒在搞同性戀,雯雯不置可否,只是死活不願去澳洲,劍心則為阻擋丈夫扭了手腕。「我有什麼資格?我又不是她親生媽媽!」耀祖很不能諒解劍心的理由:「妳終於說出真心話!妳這個人夠義氣,但妳從沒當我的女兒是妳的!妳自己想想對不對。」劍心只是靜靜掉淚。
深夜,劍心到JoJo打工的女同志酒吧找她,「沒規定女生不能追女生呀!」劍心好奇她為何扮作男生模樣,JoJo答:「妳也是啦!」「我不是,我是在台上扮男人,我在台下是十足的女人,十足十的女人,很多男人追我,我很享受男人追我!」JoJo回嘴:「阿姨在台上比妳作回女人好太多,女人只是平凡而已,如果妳和叔叔想分開我們,是不可能的!」劍心被逼得沒辦法,稱願意把雯雯交給她,但JoJo得通過申請考試到澳洲讀書,如此兩人才能繼續在一起。


林導演努力和天叔等人修補關係,總算得到他「整體合作很重要」的肯定。盛飯時,正印花旦阿燕不小心砸了電鍋,肚子跟著痛起來,大家都等劍心拿主意,她決定讓玉霜頂替。本想改演她擅長的劇目,玉霜卻稱上次開演時都在旁看過,登台沒有問題。
劍心妝畫到一半,竟見到失去聯絡多年的金蘭姊妹阿蘭,她只靜靜說:「阿俊來了!」「我的兒子?」劍心隔著布幕搜尋,情緒激動不已。阿蘭解釋兒子喜歡玉霜,堅持要到香港,她也因此不得不來:「心,我求妳答應我兩件事,阻止他們,我不要阿俊喜歡一個花旦,第二是……」劍心搶先:「妳放心,我不會!」她上台演重頭戲「沈香劈山救母」,阿蘭擔心劍心失常,明嫂答:「妳放心,做這一行,走出虎度門,她就不記得自己,變成另一個人!」劍心在台上淚流滿面,分不清是為沈香還是為自己。

家裡堆了各式商品,耀祖稱劍心中獎,十分鐘可進超市胡亂搬,來不及通知她,就和Maria亂搶一陣。「妳終於中大獎,但我生意卻全盤失敗!」其實,這才是耀祖忙著辦移民的最大原因。耀祖擔心妻子女兒會離己而去,劍心溫暖答:「我一定跟你白頭到老,手拉手看世界末日。」「老公,你放心,我儲得錢購養我們三個人!」聽到這兒,耀祖和雯雯都破涕為笑。
劍心特地與阿蘭見面,再三允諾不會認兒子外,也希望她能同易文俊和玉霜交往,但阿蘭卻希望文俊不要與戲班的人有任何來往,這次來港也沒告訴文俊。阿蘭問劍心:「為演戲放棄阿俊,妳有沒有後悔?」頓時令她啞口無言。
玉霜約阿俊逛百貨公司,捧巧遇到在酒店樓下的劍心,玉霜邀請她同行,意外讓劍心盡媽咪的責任,給文俊買了好多衣服……「我很佩服你,可以流出真眼淚!」阿俊回想上次看劍心演沈香,還想讓女友學習「三秒流淚」,劍心以培養情緒為由低頭片刻,揚起臉時已是淚眼模糊。文俊問劍心自己特地追女友到香港是不是很傻,劍心搖搖頭:「是,作對的事總得有些傻勁!」


移民澳洲在即,劍心推出「告別舞台」演出,場場爆滿,最後一日演出傻女婿拜壽。劍心的表演讓台下笑成一團,明嫂拉著阿蘭道:「如果不是全身投入,又怎會有今天的成就?這個世界,沒誰對誰錯……阿蘭,兒子始終是妳的,至於是和誰生的,她(劍心)也說過,永遠不會再提了!」
戲落幕,劍心獨自上台:「很……捨不得這舞台,我所有的……都是大戲給我的,我希望你們別那麼快忘了我,一個在台上奮鬥三十年的藝人。我,冷劍心,今生無悔!」觀眾全部起立鼓掌,曾和劍心一同在南洋討生活的蝦叔和天叔,想起阿心當時只是一個小梅香,不知受了多少苦,還被當紅花旦丁霜霜刻薄……聽到這兒,玉霜臉色一變,此人正是她的母親。
下了台,記者搶訪劍心,她當眾宣布收玉霜為乾女兒,全家人合照笑得開懷。隱約間,一直愛慕劍心的文龍神情落寞,他想了想,浮現釋懷的笑容。人去樓空,劍心一人站在台上,先和文龍感性話別,再與明嫂談笑憶往事。阿蘭留下一本紀錄文俊成長的相簿,劍心邊看邊忍住淚,明嫂特准她今日不醉不歸……

一切回歸平淡,耀祖好奇妻子為何選當文武生,她邊替丈夫掏耳朵邊答:「我以前被男人欺負多了,想在舞台威風一下嘛!」耀祖見妻子如此熱愛大戲,決定放棄移民,劍心直言:「全世界都知道我退休啦!」「唉呀!張國榮、梅豔芳不都這樣,再說聲我復出啦!昭告世界,就好啦!」「你這個衰人,說要移民,現在又說不要……」


冷劍心,原名鄭笑妹,新會人,自幼父包二奶,母改嫁,十三歲時拜桂花女為師,先習花旦,後改習文武生……於六、七0年代紅遍東南亞,追求者甚眾,其中不乏公子哥兒,唯心姐一直潔身自愛,於七八年下嫁商人陳耀祖……

心姐金句:
人生如抽獎,不抽,便永遠沒有中獎的機會!
隨時隨地「事釘敗」,迎接「插卵住」!
幸福不是賜予的,一如演戲;不努力演出,觀眾便不會給你鼓掌!
No complaints, I can manage.

冷劍心又回到舞台,「不用移民!耶!」

2 則留言:

  1. 粟子:我来冒个泡儿哈,呵呵~jxjmw2001

    回覆刪除
  2. jxjmw2001:
    不知〈雪裡紅〉看得可好?
    祝新年快樂

    回覆刪除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