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09年12月11日 星期五

【廣播】浪漫與現實的愛情雙重奏…李行作品〈海韻〉


浪漫與現實的愛情雙重奏…李行作品〈海韻〉
粟子

七0年代中,瓊瑤電影方興未艾,導演李行接連以〈彩雲飛〉(1973)、〈心有千千結〉(1973)及〈海鷗飛處〉(1974)創下賣座佳績,儼然是將瓊瑤文字影像化的高手。正當類似電影如雨後春筍開拍,引領風潮的瓊瑤卻只有一位,哪夠應付突如其來的巨量?!面臨劇本荒,除各顯神通搶奪小說版權,部分編導也試著依樣畫葫蘆,自創風格唯美的愛情劇本。
期間,李行也與編劇張永祥合作,完成一部非瓊瑤小說改編的瓊瑤型電影〈海韻〉(1974)。片名借用徐志摩的新詩(1925年發表)為題,搶先吸引觀眾目光,再以詩為詞、古月(左宏元)譜曲,創作同名主題曲,鄧麗君甜美清亮的歌聲,搭配如夢似畫的海濱美景,浪漫指數瞬間破錶!
不只幕後籌備煞費苦心,〈海韻〉主角也是一時之選,蕭芳芳、胡燕妮與秦漢、柯俊雄雙生雙旦擔綱,人物性格按銀幕形象量身打造,是少數能夠展現演技的文藝片。儘管題材仍屬通俗言情,內容卻未脫離現實,特別是在情感的描繪,亦包含人性善惡兩面的探討,尤其是柯俊雄與胡燕妮一對,將婚姻苦楚活生生上演,似給沈溺熱戀美夢的男女一記當頭棒喝。對李行導演而言,〈海韻〉十有八九屬於票房考量,但由他執導的商業片總多了幾分傳統文化的內涵,這或許正是〈海韻〉較同時期單純談情說愛的電影,更觸動人心的原因。

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節目於2009年12月10日播出〈電影筆記:全程在台灣拍攝的電影「海韻」〉專輯,節目音檔將保留45天,歡迎各位朋友透過網路收聽。

收聽網址: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點選12/10
節目摘要:電影〈海韻〉
播放歌曲:〈海韻〉同名主題曲「海韻」(鄧麗君演唱)

本文同時刊登於「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新聞台
文章網址:浪漫與現實的愛情雙重奏…李行作品〈海韻〉
該處有更多電影文章可以欣賞唷!


李秦淵源
早在李翰祥來台創辦「國聯」時,秦漢已是公司新人之一,在甄珍領銜的〈遠山含笑〉(1967)任第二男主角。導演宋存壽視秦漢為可造之材,無奈他收到兵單,入伍高唱從軍樂。兩年役滿,「國聯」不堪虧損解散,秦漢只得另謀出路,到台視演出電視劇,後應姚鳳磐之邀拍攝電影〈唐山五兄弟〉(1972)、〈天門陣〉(兩片皆用藝名孫戈),仍未闖出名號,直到參與宋存壽執導的〈母親三十歲〉(1972),才終於引起注意。未幾,秦漢赴港拍「邵氏」的〈面具〉(1974),還不是具票房魅力的一線小生。
李行不只一次稱讚秦漢「氣質出眾」,自〈海韻〉啟用他為男主角,此後〈碧雲天〉(1976)、〈浪花〉(1976)、〈汪洋中的一條船〉(1978)、〈原鄉人〉(1980)無一例外,開啟他與秦祥林、林青霞、林鳳嬌(二秦二林)獨領風騷的年代。意想不到的是,秦漢首次出現在李行的電影〈海鷗飛處〉,卻是個戲份不多的小配角……
籌備〈心有千千結〉(1973)時,李行屬意秦漢為男主角,但他先答應〈晨星〉(1975)導演宋存壽,只能以沒時間婉拒,〈心〉片後來找到秦祥林,他也由此快速走紅。〈海鷗飛處〉時,鄧光榮、甄珍、謝賢分任主角,謝賢在片中是個斯文壞蛋,他的弟弟卻是誠懇踏實的好青年,此角原本找梁修身飾演,未料他第一天就犯李導大忌…軋戲遲到,他告訴梁不用再來,因此空出一個角色。李行一位任職中國時報的記者朋友謝家孝與孫家(秦漢本名孫祥鐘)是世交,知道他因沒演到〈心有千千結〉很是扼腕,也擔心得罪李行,於是代秦漢問:「現在還缺一個人來演謝賢弟弟,你還介意他沒來演〈心有千千結〉嗎?」李行當初曾告訴秦漢:「你先拍我的,拍完了,再去拍〈晨星〉都不遲。」但秦漢不信,後來〈心有千千結〉都殺青了,〈晨星〉依舊沒下文,見秦漢不相信自己,李行難免有些不滿。然而,謝家孝從另一的角度解讀,指秦漢是因為答應宋存壽在先、重信諾才推拒觸手可及的機會,說完更問:「你是不是喜歡這樣的人呢?」雖然前嫌盡釋,倒換李行擔心:「我就找他演!他願不願意來呢?」坦白說,這個不重要的角色對秦漢有些委屈,畢竟他已做了幾部戲的男主角,但秦漢什麼也沒問就一口答應,他多年後講起這段往事:「我是沒選擇的,李導演不計前嫌肯再用我,我也不敢問有多少錢,演的是什麼角色,戲重不重,糊里糊塗就演了!」由於這次的經驗,李行決定在下部片〈海韻〉裡重用秦漢,進而成為他電影中的最佳男主角。


假戲真怒
秦漢與柯俊雄在〈海韻〉是一對個性迥異的兄弟,兩人時常口角衝突,有很強的戲劇張力。柯俊雄與李行的合作始於〈啞女情深〉(1965),最初他因軋台語片屢屢遲到,被李導狠狠修理(如:罰站一小時;見他現身,即宣布今天因柯俊雄遲到直接收工……)。儘管吃了不少苦頭,他還是喜歡演李行的戲,一次一次新戲爭取角色,甚至為演出〈貞節牌坊〉(1967),主動剃個大光頭!
李行回憶,〈海韻〉有場戲是兄弟兩意見相左,面對面互瞪,誰也不肯讓步。試戲時只是對看一下就繼續演,正式來時兩人竟僵持不下,眼神裡透露「你要怎樣!」的挑釁神情,效果好得不得了!有趣的是,李行推測柯俊雄如此入神,是來自真真實實的嫉妒:「是不是你(指柯俊雄)心裡面正想:『你這個小王八蛋,李行培養你,將來接我的棒,媽的,小王八蛋……』!」柯俊雄笑著答:「沒有啊!」李行仍這樣解釋:「柯俊雄的內心世界就是這個樣子,不是那個角色,是他真的恨秦漢!」
無論柯俊雄是否真有此意,秦漢此後果真接棒,成為李行的頭號人選。即使後來〈小城故事〉(1979)捧出阿B鍾鎮濤,拍〈原鄉人〉時還是用回秦漢,李行不諱言:「他就是勝在氣質好!」


芳芳魅力
自六歲參與電影〈小星淚〉(1953),蕭芳芳一直為家計演個不停,但她心中始終抱持留學夢想,至二十一歲達成願望,獨自前往美國,超人毅力連對她保護甚嚴的母親都不得不佩服,在她申請到大學時寫信鼓勵:「恭喜妳終於踏進妳的『夢想』,不過,以後少做這麼奢侈的夢!」數年後,蕭芳芳修畢新澤西州西東大學的大眾傳播課程,取得學士學位,趁課業空檔返港接拍龍剛導演的〈廣島廿八〉(1974),未幾應李行邀請來台拍攝〈海韻〉,後再接下白景瑞執導的〈女朋友〉(1975)。
事隔多年,談起這段「談情說愛」的經歷,蕭芳芳坦言:「去拍是為了賺錢。不過能與李行、白景瑞兩位大導演合作,我自然很高興。」雖分別以這兩部電影獲獎(即西班牙電影節最佳女主角、金馬獎最佳女配角),但蕭芳芳卻對自己的表現並不覺得滿意:「角色跟我想像中的七0年代女性距離很遠,所以我覺得有點怪,演得很糟。」實際上,她在這兩部電影的演技有目共睹,資深影評黃仁認為蕭芳芳將〈海韻〉裡帶點神經質的少女角色詮釋得「尤其出色」,白景瑞更稱讚:「我們看到的不是蕭芳芳的表演,而是她在電影裡的『生活』!」
蕭芳芳的「能演」,除了天賦才華,也來自勤學不倦。據她的敘述,小時只要聽到隔壁有白燕、吳楚帆、梅綺、黃曼梨、張瑛這些好演員上戲,一定跑去觀摩,看他們怎麼哭、怎麼笑、怎麼說對白;謝賢贈予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表演理論著作,也認真翻過一遍又一遍,對著鏡子練習控制肌肉;合作最多的胡楓,則告訴她演員演戲絕不能過火,因為演得不足,觀眾會原諒你,可是一過火就會惹人厭……很難得的是,雖然成名很早,蕭芳芳卻沒有被沖昏頭,染上大頭症或目中無人,而是一直把握著自己的目標,以此作為鞭策的力量。


緋聞不假
蕭芳芳為〈海韻〉來台,與秦祥林的緋聞頓成影劇記者最愛,紛紛旁敲側擊,希望謀得隻字片語。本以為她在影圈多年,肯定練就高明太極拳,但實在的蕭芳芳卻是有一句說一句,坦承因合作〈廣島廿八〉被他「照顧」一個多月,兩人同進同出、相處得很好。蕭芳芳覺得秦祥林沒有圈中人的習氣,很樂於和他交朋友,友誼自然增進,只是婚姻還言之過早。
為工作停留台灣期間,蕭芳芳時常與秦祥林結伴同遊,〈女朋友〉時兩人更常有親暱鏡頭,感情越來越深。連一向不八卦的李行導演,都應記者追問爆料:「在香港常看到兩人在一起拍拖,狀甚親熱,香港影圈盛傳他們好事已近。」年餘,銀色情侶順利步入禮堂,可惜一如媒體預料,愛靜好讀書的蕭芳芳與愛動好外遊的秦祥林個性差距太遠,沒多久就因瞭解而分開。


懷舊台北
〈海韻〉將北海岸拍得如詩如畫,確為電影加分不少,片頭以鄧麗君演唱的主題曲與蕭芳芳、秦漢的演出,儼然是一部精心設計的MV。故事主場景在台北市,透過畫面,不僅可見三十多年的大街小巷(如:台北火車站一帶、重慶南路書店街、陽明山等),還能認識當時台北人的生活點滴,如:上咖啡廳、逛書店、搭公車、居家布置等。片中,柯俊雄飾演的賭徒父親將女兒寄養在台北縣中和鄉,就是現在的中和市,1978年因人口數超過17萬,由鄉改制為市。印象中車水馬龍的街道,電影裡竟是可以養鴨子、種水稻的鄉村樣貌,都市化的速度著實令人咋舌。
為演好劇中大學生的角色,蕭芳芳與秦漢特地到台大醫學院及淡江文理學院(即淡江大學)實地觀察十幾天,電影也有部分鏡頭在此完成。


〈海韻〉雖有走瓊瑤路線的企圖,卻不是徹頭徹尾拷貝,故事雙線發展、環環相扣,因果關係也很明確。片中對情感的處理尤其深刻,從蕭芳芳與秦漢的青春愛情、胡燕妮與柯俊雄的複雜餘情,蕭芳芳與父親、胡燕妮與小女兒的血脈天性,乃至秦漢與柯俊雄的手足親情,在在凸顯傳統的人倫關係,且無論戲份多少,同樣感人至深。
若要挑缺點,就是女學生懷疑遺傳瘋病的安排稍嫌牽強。既然父親見她為此情緒失控,為何不誠實以告,疼愛小姐的老佣人也能憋住不說,害她這些年醫生不敢看、朋友不敢交、視結婚如洪水猛獸……成為父親隱瞞外遇紀錄(?劇中僅說小姐是從外面抱回來)的最大受害者。

參考資料:
1.戴獨行,「星星點點蕭芳芳胡燕妮 聯袂回國拍片」,《聯合報》第九版,1974年5月31日。
2.本報訊,「影星蕭芳芳 傳說好事近」,《聯合報》第九版,1974年10月12日。
3.鐸音,「星星點點 秦漢‧大器晚成」,《聯合報》第九版,1974年11月1日。
4.戴獨行,「一段情秦祥林蕭芳芳一團謎」,《聯合報》第九版,1975年3月14日。
5.黃仁編著,《行者影跡:李行‧電影‧五十年》,台北:時報出版,1999,頁79~83、183~184。
6.黃仁編劇,《電影阿郎:白景瑞》,台北:亞太圖書,2002,頁242。
7.焦雄屏編著,《香港電影傳奇:蕭芳芳和四十年電影風雲》,台北:萬象圖書,1995,頁69~70、154~159。


海韻(Rhythm of the Wave)
導演:李行
編劇:張永祥
演員:蕭芳芳、胡燕妮、秦漢、柯俊雄、崔福生、陶述、韓甦、趙婷
首映:1974年
片長:90分鐘
插曲:海韻、記得你記得我、嗨!我告訴你、愛惜花、三個夢
作詞:莊奴
作曲:古月
演唱:鄧麗君、原野三重唱
出品:文藝影業公司(香港)
附註:西班牙第五屆國際電影節最佳女主角鏗魚獎(蕭芳芳)
劇情介紹:
江濤(秦漢)利用暑假時間到海灘打工,負責招呼到此露營的女學生。空閒時間,他一人坐在岸邊看書,卻見一名穿著連身長裙的女同學宋丹妮(蕭芳芳)迎著海浪緩緩向前。他見情況不對,思索片刻,決定衝進海裡救人。未料,丹妮意志堅定,狠狠甩開江濤,他無可奈何,只好硬將對方拉上岸。
好脾氣的江濤被女同學暱稱是「服務員」,紛紛向他提出要求,有個要電池、有的要信封信紙、有的要醬油、有的要衛生紙,還有人要兩條口香糖,大家質疑他記不記得住,江濤笑著討饒:「要是有服務不周的地方,還請各位小姐多多原諒!」坐在遠處的丹妮目睹,神情盡是冷漠,江濤碰巧經過,好意問需要什麼,丹妮淡淡答:「謝謝你,我什麼都不要。」
女孩們換上泳衣,開心划船出航,丹妮卻一人留在岸邊,江濤好奇為何不跟著去,她微笑:「我只想看她們玩。」「游泳對身體好,妳應該跟著她們活動活動。」「我也想泡泡水,可是我不敢……我有病。」看不出所以然的江濤直覺奇怪。兩人散步閒聊,丹妮從同學口中得知江濤是建築系學生,他坦言還有一年畢業,只要放暑假就會打工:「今年的工作最輕鬆了,既可以玩,又可以賺學費。」丹妮有點在意地問:「你常常讓女同學開玩笑?」江濤不以為意:「她們又沒有惡意……我看不出來妳有病?」「有的病是看不出來的!」丹妮強裝鎮定,她稱會來參加露營,是不想待在家裡,也因為喜歡海。
丹妮和江濤和沙灘談笑玩樂,「我這一天玩得真高興!」江濤聞言答:「我比妳樂觀,一個人生活在世界上,應該充滿信心和活力。」「我總覺得有種壓迫感,心情一直不能開朗……」丹妮不捨一週匆匆過去,明天就得離開,江濤還得在此多留一個星期,接待下一批女學生。分別前,江濤送給丹妮兩個漂亮的貝殼,她坦率說:「我打從心裡喜歡貝殼,看著它,讓我有好多幻想……」


江濤和哥哥江瀾(柯俊雄)同住,江瀾是個職業賭徒,妻子雲仙(胡燕妮)不告而別後,就將女兒小雲(趙婷)托給中和鄉(現中和市)的阿婆扶養。小雲非常乖巧聰明,這天中午她自己搭公車到台北市找爸爸,在家邊吃泡麵邊看書的江濤見到姪女,佩服地稱讚:「妳的本事可真大!」電話鈴響,小雲趕緊跑進屋裡叫熟睡的江瀾聽電話,只見他賴在床上動也不動,懶懶允諾「我一定會來的」,即胡亂丟下話筒。
「妳來作什麼?阿婆要妳來拿錢?」江瀾看見女兒沒有丁點欣喜,只覺得麻煩,小雲懂事答:「鎮公所來通知,我要上國民小學。」「老天爺,多快!簡直是開玩笑!上學要好好用功,像妳叔叔一樣,考個第一給爸爸看。」江瀾言談間有幾分無奈,江濤有意將姪女接回照料,身為父親的哥哥卻不以為然,反駁江濤要上學,自己又整天不在家,誰來接送、準備早中晚餐都是問題,況且阿婆帶得很好……「爸爸,我會照顧自己!」「聽見沒有!」江瀾有意指責弟弟找麻煩,江濤忍著怒氣,帶小雲買上學要用的文具與書包。


書店裡,小雲對童話書愛不釋手,又擔心太貴,江濤笑答:「放心,叔叔這個暑假賺了很多錢!」對話碰巧被逛書店的丹妮聽見,她滿臉笑意喊住江濤。三人一同到西餐廳,江濤自述丹妮離開後,他才後悔沒問地址,小雲幫叔叔一把:「她是你的女朋友呀?好漂亮!」江濤不好意思:「現在還不是。」丹妮紅著臉:「你的小姪女好聰明,很討人喜歡。」小雲乘勝追擊:「宋阿姨,妳很喜歡我,妳喜不喜歡我叔叔?我叔叔這個人最好了,我媽媽死了以後,都是我叔叔帶我出來玩。」「不要胡說,妳媽媽沒死。」聽叔叔更正,小雲有點不服氣:「爸爸說她死了。」江濤和丹妮送小雲回阿婆家,行前,小雲叮囑叔叔下次一定要帶宋阿姨來玩。
黃昏,兩人騎雙人自行車在鄉間漫遊,江濤稱小雲的母親在她兩歲時離家出走,丹妮回憶自己也是在兩歲時母親去世:「我父親一手把我帶大,到了去年,我家才多了一個繼母……」
丹妮回家,繼母雲仙已等候多時,她以客氣的口吻勸:「以後晚回來,應該先打電話告訴我們一聲,妳知道家裡的人都很擔心妳。」丹妮怒答:「我又不是三歲小孩兒,還會讓人拐跑?」雲仙叨叨絮絮的關心,在她的眼裡都是故作姿態,見好意不被「女兒」接受,她索性指丈夫宋維業(崔福生)為丹妮晚歸大發脾氣,又將一切問題怪在自己身上:「我才懶得管妳!是妳爸爸交代我!不是我盯著妳,是妳眼裡根本沒有我,從我來了以後,妳就處處跟我作對,這對妳有什麼好處?」爭鋒相對時,維業走出房門打圓場,兩人卻越吵越兇,丹妮指責雲仙就是想挑撥她與父親的感情,雲仙認為丹妮根本沒把「繼母」放在眼裡,甚至連「阿姨」都未曾叫過一聲。維業被兩個女人整得焦頭爛額,他安慰丹妮:「我捨不得罵妳,只是因為常常不在家,才讓雲仙到家裡來陪妳,妳們兩個為什麼不能好好相處?」


江瀾在桌上研究撲克牌,江濤坐在沙發上唸書,「唉呀!我不應該輸那一副牌!」他拍桌扼腕,反而引來弟弟揶揄:「如果你把那種精神用在其他方面,一定大有成就!」江瀾不服氣:「你以為玩牌容易?你以為賭錢一學就會?你就知道會讀書,如果不是我這一手,誰供你讀大學!憑我二十年經驗,頭腦冷靜、判斷正確,不敢說每賭必贏,至少混個生活沒問題。」「大哥,我從上大學以後就沒用過你的錢!」「在你上大學以前呢?吃的、穿的、用的……」江瀾嘆口氣:「我不是要跟你算帳,只要你好好用功,將來做個建築師,大哥心血就沒有白費!」江濤話鋒一轉,指哥哥不願讓小雲回家,就是不想讓女兒知道有個職業賭徒的爸爸!江瀾怒氣沖沖抓住弟弟的手,兩人狠狠對瞪、互不相讓。最後,江瀾落下:「以後對大哥說話要客氣點!」雙方才恢復冷靜。
與此同時,與丈夫應酬返家的雲仙,深覺當初不應聽從維業建議,從新加坡來台。維業知道女兒個性孤獨,勸妻子不妨多接觸,就會發現她善良一面,雲仙有些洩氣:「我很想主動接近她、幫助她,可是她一直不給我這個機會。」


江濤到丹妮的學校等候,被同樣參加露營的女同學虧:「我們是很久不見了,你們大概常常見面吧!」兩人到海邊踏浪,丹妮談起自己喜歡海,是因為個性太拘謹,特別羨慕大海的開闊奔放……「好極了,我想這兒的地皮一定很便宜,我要自己設計,在這海邊蓋一棟小房子。」說完又補上一句:「把房子送給妳!妳要相信我的話會兌現,不是現在,也許要等個三、五年。」
「為什麼要送給我,就因為我喜歡海?」見江濤亟欲表白,丹妮一反常態躲避:「你會後悔的,你對我知道的太少……我母親是死在精神病院裡頭的,我懷疑,我也有我母親的遺傳,只是目前沒有發作,所以我很孤獨,幾乎沒有朋友,免得將來他們看到我發瘋會傷心。」語末,丹妮再問:「你還願意,把房子送給一個瘋女人嗎?」江濤不相信遺傳,更說如果真有瘋病,也寧願被傳染,「我怕你會後悔!」「後悔什麼?後悔我愛上妳?」丹妮大受感動,兩人緊緊相擁。江濤、丹妮在外共渡一整天,感情更深,她也決定將男友介紹父親認識。


早晨,宋父送給女兒生日禮物,見她不再愁眉不展,心情也跟著輕鬆,丹妮向父親允諾,日後會和雲仙好好相處,維業為此笑得合不攏嘴。丹妮羞怯說出「邀請一位客人」到家裡慶祝,但未向對方表明今天是自己的生日,宋父明白女兒心思,也瞭解造成丹妮轉變的動力。
宋父對年輕有為的江濤十分滿意,氣氛融洽非常。不一會兒,佣人李媽(陶述)拿出蛋糕,江濤輕聲問女友:「今天府上哪位過生日?」「是我!」丹妮見他尷尬表情,樂得笑出聲。雲仙緩緩走下樓,江濤覺得面熟,憶起曾做過歌舞女郎的大嫂,雲仙故作鎮定,彷彿從沒見過江濤,維業更說妻子是在新加坡出生。丹妮見男友直盯著繼母瞧,離去時又問起雲仙,很不是滋味:「你好像很注意我的繼母?很欣賞她?怎麼一直在誇她!」「她是長輩,別開玩笑!」江濤說完,思緒回到幾年前……江瀾整日賭博,全靠妻子雲仙當歌舞女郎賺錢,一次到東南亞登台的機會,江瀾擔心她就此離開,堅持不肯答應,還拿出剛贏的大把鈔票,雲仙不服:「你現在可以養我,明天輸了呢?」她受夠丈夫「贏錢你神氣、輸錢我受氣」的個性,下定決心到國外,寧願和苦力在一起,也不要賭博的丈夫!江瀾撂下狠話,要雲仙離開就別回來,從此一刀兩斷……
「雲仙?你怎麼突然問起她?」江瀾面對弟弟突如其來的問題,有些不知所措,他雖然嘴上不說,但心裡一直記掛妻子,他自顧自說:「你信不信,有人告訴我,她在國外嫁了一個有錢的老頭子,她真的把我們給忘了?」


雲仙開車來找江濤,見他疑惑,笑著問:「怎麼,真的不認識我了?」江濤稱她改變太多,連說話的音調都不一樣,雲仙解釋:「希望你能原諒我,我要別人相信,我是出生在新加坡的華僑。」「我真不知道怎麼稱呼妳!」江濤無奈,哥哥的妻子變成女友的繼母,轉變超乎想像。雲仙坦承返台後鮮少出門,就是不願遇到熟人,也不曾打聽江瀾與小雲的消息,若非現任丈夫堅持,她還想留在新加坡。「妳不是回來看小雲的?」江濤不可思議,「作母親的哪有不想看自己的孩子,可是她會認出我嗎?認出我又怎麼辦?我不想再過從前那種日子。」雲仙的矛盾與自私引起江濤不滿:「妳就當沒有遇見我,我不會告訴任何人!」她回想過去幾年,為了生活什麼騙人的事都作,直到遇見丹妮的父親,才終於能夠安定下來,因此說什麼也不願放棄這得來不易的幸福。
另一面,宋父認為女兒遲早出嫁,才想找一個老伴,丹妮若有所思答:「我一直都在懷疑,我是不是有資格結婚,我不想把媽帶給您的,再去帶給別人」「妳在胡說什麼!」丹妮接著問:「爸爸,您續絃的目的,是不是希望她給您生一個健康的孩子!」宋父不解,從未有人說女兒得到遺傳,丹妮卻直嚷著不願就醫,「我不要進精神病院,爸爸我不要去!」歇斯底里的反應,引來宋父大怒:「妳再這樣,我真以為妳不正常!」


江瀾賭到最後關頭,對手要他拿下項鍊作賭資,他搖搖頭:「這是我太太送給我的運氣,不能摘下來!」一位女客馬小姐(凌玲)不客氣諷刺:「你老婆都嫁人了,還當她寶貝兒呢!前兩天我在夏娃服裝店,她跟個老頭兒,就是她的先生,還是個珠寶商呢!」氣得江瀾推牌離開。
「今天回來這麼早?是不是輸了!」聽到弟弟問話,江瀾怒火中燒:「輸了,輸慘了!我說輸慘了是指你,我下了多少本錢,把你扶養到今天,可是你的心從來就沒有向著我,你見到雲仙怎麼不肯告訴我!」江濤解釋大嫂已經和過去截然不同,勸哥哥放棄,但江瀾卻認為是一場陰謀,弟弟想和有錢人攀親戚,於是與雲仙達成協議……江濤見哥哥不悔改,直言雲仙就是不願再作賭徒的妻子,才會離他而去,「這恐怕由不得她!」江瀾有意登報找失散五年的妻子,他冷冷說:「希望她現在的丈夫不要看到。」


雲仙努力和丹妮修復關係,解釋會和維業結婚,非但不想取代丹妮母親的地位,更不會影響丈夫對女兒的愛,兩人之間應該沒有衝突,甚至可以成為很好的朋友,丹妮怯生生答:「我願意試試看,當然也需要時間的考驗。」氣氛正好,電話鈴響,李媽口中曾來過家裡的江先生卻是找宋太太說話,知道要約見面,丹妮臉色一沈。雲仙擔心丹妮誤會,努力想藉口,但她已聽不進任何說法:「我們之間永遠不會成為朋友!永遠不會!」
「我哥哥的為人妳應該很清楚,他說得出作得到!」雲仙得知江瀾可能登報找人,心緒複雜痛苦,猜想或許前夫賭輸要錢,如此她可以想辦法,但也有個限度。江濤認為哥哥每天有輸有贏,並不把錢看得很重,鬧大的目的,就是想要雲仙回去。「那怎麼可能?弟弟,你要阻止他,不只為了我,也為了你跟丹妮!」雲仙激動抓住江濤的手,這一幕都被跟蹤而至的丹妮目睹,流淚痛苦離去。
隔日,丹妮故意帶江濤到他與雲仙談話的餐廳約會,「你是不是覺得很面熟?你再想一想,昨天下午……」江濤苦笑:「妳怎麼知道?」他試著將事情淡化,但丹妮根本不聽,一邊攪可樂一邊喃喃:「自從你第一次看見她,眼睛就沒有離開過她,她對你有多大的吸引力。我不懂,這是種什麼感情?」江濤有苦說不出,丹妮恍惚間看見雲仙身影,江濤安慰:「這一切都是妳的幻覺。」「你為什麼不說我有神經病!」丹妮頭也不回跑開。

回到家,丹妮對父親、雲仙大發脾氣,李媽知道小姐受委屈,勸別再和見異思遷的江先生來往,她淚眼模糊:「我不應該告訴他我有病!」雲仙來到丹妮房間,被她痛罵謀奪父親財產,還去引誘比自己年輕的男孩子......這番話被宋父聽見,對女兒很不諒解,丹妮新仇舊恨一同發作,突然暈倒在地。
丹妮堅持不接受檢查,家庭醫生認為她心理的病要比身體嚴重,或許該試試心理醫師,宋父嘆氣:「聽到是精神科,連門都不開!」江濤在樓下等候多時,丹妮卻不願意見他,擔心父親責罵男友,又囑咐爸爸別太嚴厲。江濤稱兩人有誤會,但現在不方便解釋,宋父無意瞭解內容,就要他多遷就女兒,江濤不滿:「老伯是不是覺得我有點高攀?請老伯不要看錯了我!」「一個大男人遷就女孩子,就是高攀啦?」宋父不懂江濤為何這麼說,江濤卻以為宋父阻礙他與丹妮見面,行前丟下氣話:「不會再有改天,我不會再來碰一次釘子!」


江瀾將女兒接回,稱一家即將團圓,當然要有小雲在身邊。他知道弟弟這幾天一定有和雲仙見面,老神在在「寫劇本」:「任何事情都像賭博一樣,要頭腦冷靜、判斷正確,我不需要找她,只要告訴你,我要把她的照片登在報紙上,你一定會把話帶給她,我判斷的對不對?」江濤大吐苦水,直言為了哥哥的事,造成丹妮很大的誤會,江瀾語帶責備:「你是在埋怨我?是你自己喜歡多事,你告訴我她住在什麼地方,不就與你無關了嗎?」事已至此,江濤還是堅持不肯說出雲仙所在,氣得江瀾拍桌:「你別埋怨我破壞了你跟你女朋友的好事,這叫活該!」兩人爭辯的同時,小雲發現叔叔夾在書裡的丹妮照片,隔日就循著背面的地址,找到丹妮的家。
小雲自稱是丹妮的朋友,李媽上樓通報,留小雲和已是宋太太的雲仙獨處,「阿姨是我叔叔的朋友,我叔叔叫江濤。」得知眼前的小女孩正是暌違多年的親生女兒,雲仙百感交集,只是還來不及多說話,小雲就上樓去探望丹妮。「是不是叔叔叫妳來的?」小雲一五一十說出所見所聞:「不是,我誰也沒告訴,宋阿姨妳是不是不喜歡我叔叔了?妳不讓我叔叔來看了,他好難過喔,回家還和我爸爸吵了起來。」丹妮本來態度軟化,但見雲仙拿著糖果討好小雲,又想起男友和繼母見面的場景,氣得要小雲將貝殼送還江濤。
雲仙自願送小雲回家,見女兒客氣道謝,她苦笑:「不要跟我客氣。」「妳爸爸沒跟妳說媽媽哪裡去了?」小雲低著頭:「她在我很小很小的時候就死了。」雲仙跟著上樓,江瀾屌兒啷噹道:「江濤,我猜得沒錯吧!她真的自己來了!……小雲,妳知道這個人是誰?(小雲:她是宋阿姨家的太太)不是,她是妳媽媽!」聽爸爸要自己叫雲仙媽媽,小雲向叔叔確認後哭著跑進房間。雲仙本想離去,只是見丈夫還掛著當年贈送的玉佩,又想起往昔點滴,她猶豫片刻,拿出所有珠寶現鈔息事寧人,江瀾不服氣:「妳這些珠寶我還不放在眼裡,我手氣好,一把牌就把老頭子的全部家產贏過來!告訴他,老婆是我的,珠寶換不走,我等了妳五年,不回來,我就認命了;既然妳回來了,妳永遠是小雲的媽!」他更說要與維業賭一把,就算失去性命也無所謂,雲仙痛苦不已:「你還是賭,你還是這麼任性,你還是對我……」「媽,妳別走!」小雲哭著喊,母女難捨難離。


維業帶妻子、女兒丹戶外踏青,雲仙表示要離開宋家,希望丹妮能夠保密,丹妮直覺此事與江濤有關,雲仙無奈:「每個女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事後,丹妮約江濤見面,仍覺兩人即將私奔,江濤只能不著痕跡辯護:「她離開有她不得已的苦衷,妳不了解這件事情,也不瞭解她的為人。」丹妮聽不出弦外之音,一心認定男友在「生病的女孩」與「成熟的女人」間選擇了繼母。
維業私下約江瀾見面,態度十分和氣,他稱雲仙不知道此事,又接著說:「她從來沒有跟我提起過你,我在新加坡跟她結婚以後,才有朋友告訴我,關於她的過去。」維業從沒問過雲仙,也認為夫妻之間應該尊重對方的秘密,他有意提出「補償」,卻惹來江瀾不滿:「我絕不會賣老婆!」「你不要這樣說,雲仙很需要一個安定的生活,這些我都能給她,再說,我的家裡也需要她。」江瀾根本聽不下去,兩人都不退讓的情況下,他索性以賭決定勝負,「我不會賭!」維業有些為難,但為了妻子,也只好硬著頭皮接受。「不,我不能跟一個職業賭徒賭,別人會說我把太太給輸掉了!」維業結果揭曉前推桌離去,江瀾自信滿滿開牌,發現自己才是輸家!


「怎麼有五張八!」江瀾詐賭被逮,遭流氓以酒瓶利刃重砸右手,存心想讓他沒辦法玩下去。隔日清晨,雲仙拎著皮箱離去,維業在旁靜靜看著,尊重妻子的選擇,丹妮向父親稱繼母是為和江濤在一起,宋父實話實說:「她是江濤的大嫂,(丹妮:爸,她不是從新加坡來的?)從前她一直在台灣,她還有一個孩子,她不得不離開我。」原來維業早知道雲仙背景,怕說出來就會失去她,至於江濤不說的原因,也是怕失去丹妮。
雲仙來找江瀾,他以手廢無法維持生計為由趕妻子回宋家,「唉!我怕以後不能再賭了!」江瀾嘆息,雲仙卻為此展露笑顏:「我等了五年,就是等你這句話,你不賭,就不能做別的事?」小雲見到母親樂不可支,雲仙也允諾日後都要陪著女兒刷牙梳頭,一家人不再分離。
雨過天晴,江濤到宋宅找丹妮,她不在家,反倒吃了維業的派頭,怒罵對江家兩兄弟都沒好感,江濤輕鬆揮手:「那沒有關係,再見!」行前,佣人李媽知道事情始末,瞞著宋父向江濤說出真相:「其實,小姐沒有瘋病,她不是死去太太生的,老爺不肯說,小姐不知道,只有我最清楚。在她兩個月的時候,是我把她抱到家裡來的,(江濤:妳為什麼不告訴丹妮?)告訴你不是更好嗎?」
江濤來到允諾送給丹妮一棟小屋的海邊,她正穿著一身雪白踏浪。「丹妮,妳願不願意嫁給我?」「你不怕我有天發瘋?」「妳瘋,我陪妳一起瘋!」兩人手拉手,逐浪迎向幸福。

8 則留言:

  1. 我是老電影的收藏家'很難得看到有同好喔'可多交流'交流 謝謝分享 我的部落格:http://tw.myblog.yahoo.com/b09385902/article?mid=4460&prev=-1&next=4449

    回覆刪除
  2. 志明:
    感謝您的留言,很高興認識同好!^.^

    回覆刪除
  3. 希望能多交流台灣電影的觀點與討論'特別是台語電影'或任何老電影 謝謝 施志明

    回覆刪除
  4. 趙婷主持人:
    歡迎您光臨!

    施志明:
    我對香港國粵語片興趣較濃,手邊也有一些台語片,日後有機會也會分享對影片的看法。

    回覆刪除
  5. 有一部丁善璽的[陰陽界]這騙子找的到嗎'很棒的片子'我也收了姚鳳磐的鬼電影'有會可分享影片看法'

    回覆刪除
  6. 老實說,我對鬼片向來敬而遠之,不知道此片有無發行影碟,您或可透過網路找查。

    回覆刪除
  7. i like Josephine Siao. wanna see this movie!

    回覆刪除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