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10年6月12日 星期六

【廣播】心靈之旅…千里走單騎


心靈之旅…千里走單騎
粟子

某個傍晚,家人聚精會神看電視、不時抹眼淚,本沒打算「共襄盛舉」,但面容蒼勁的老牌日籍演員卻意外觸動記憶神經。「這……難道是高倉健!」四十多年前,他和日籍女星三田佳子差點與甫締結連理的樂蒂、陳厚合演〈香港旅情〉,可惜計畫因樂蒂懷孕作罷。
印象中帥氣又有男人味的高倉健,儘管擋不住歲月痕跡,氣質卻打半點折扣,還是那麼硬漢、那麼man。查詢資料才知,這是部中日合作的電影〈千里走單騎〉,故事源自導演張藝謀的發想,講述父子由疏離而相互理解。有趣的是,不同於日籍角色全由專業演員擔綱,片中出現的中國人絕大多數都是「自己演自己」,張藝謀認為使用「沒有學習過表演的素人」雖屬大膽嘗試,卻也為影片增添許多真實色彩,一如他早先的〈一個都不能少〉(1999)。


張藝謀向來擅長處理充滿「中國鄉土情味」的題材,內裡包裹濃濃人文關懷,〈紅高樑〉(1988)、〈秋菊打官司〉(1992)、〈一個不能少〉、〈我的父親母親〉(1999)……他很懂得利用一個簡單平凡的小故事,發展觸動內心世界的反思與感悟,時常出現的陝北窮苦純樸和善良,更是外國導演拍不出的在地優勢。然而,隨著名聲提高、票房陡升、獎項加持(或許也受〈臥虎藏龍〉(2000)風靡全球的影響),片商對「張藝謀」三字信任更深,他自己也圖謀轉型,於是有了〈英雄〉(2003)、〈十面埋伏〉(2004)和〈滿城盡帶黃金甲〉(2006)。坦白說,這些電影不是不好,只是任誰拍都可以,「別具特色」的張藝謀費時在這樣的商業片上頭,著實有「有才不用」的感嘆。所幸在這群華麗作品中,還有一部保有張式路線的〈千里走單騎〉,延續那份始於〈紅高樑〉的人性感動。


選角方面,張藝謀不諱言電影就是為自己年輕時的偶像高倉健量身打造。作為文革後第一部進入中國的外國片〈追捕〉(1976)的男主角,不只電影引爆轟動,高倉健機智勇敢的形像更深植人心,廣受大陸新一代的喜愛與崇拜,當然也包括還是小伙子張藝謀。〈英雄〉開拍初期,張藝謀就曾邀請高倉健飾演專門為他設置的「啞俠」一角,對方雖以年事已高不適合舞刀弄劍婉拒,卻留下合作的可能性…「可以演出感情戲」。
就為這一句,張藝謀以偶然間得知的真實故事為引,發展成以父子親情為核心的劇情走向,再由編劇鄒靜之(作品包括:電視劇「琉璃廠傳奇」(1998)、「康熙微服私訪記」(1998)、「鐵齒銅牙紀曉嵐一」(2000)、「鐵齒銅牙紀曉嵐三」(2004)等)寫成劇本,經兩年反覆修改才告完成。


〈千里走單騎〉片名來自高倉健飾演的高田剛一欲拍攝的同名儺戲,此為《三國演義》中一段虛構情節,也是你我很熟悉的成語「過五關斬六將」詞源。內容敘述關羽離開曹營,護送甘、糜兩魏夫人赴河北投奔劉備,由於未取得曹操的放行文書,迫不得已在衝過關口時,連斬殺六名曹將。電影裡,高田舟車千里,一個人來到水土不親、語言不通的雲南,尋找完全不懂的儺戲,就為完成兒子不經意的承諾,何嘗不是在異文化中的另類「過五關斬六將」!旅程中,高田遇見拒絕和親生父親相見的小男孩,和他發展出與親生兒子都不曾有過的親暱情感,由此體悟人與人之間的緣分無法強求,從而為不知表達而造成遺憾的父子關係找到出口。


整體而言,〈千里走單騎〉是動人的小品,不只談到心理層面的情感與遺憾,也介紹對觀眾而言新奇少見的儺戲。電影雖有幾分借重高倉健光環的意思,劇情卻很合理,沒有刻意為之的牽強,演員們(高倉健與邱林、童星楊振波)情感真摯交流,明顯優於擺明以日星宮澤理惠為號召、忽略為此調整角色設定的〈運轉手之戀〉(2000)。
當然,電影也非毫無缺點,借用日本影評Artisan的說法:「電影呈現一個民風淳樸的世界,沒有苦,沒有恨,沒有憤怒,沒有無奈,只有純潔的感動。人應該揭開面具真正的互相面對。這句大概是電影的題眼所在吧。可是我想要揭開面具的時候,看到的是又一張面具。」影片將善心義舉簡單化,雖有試著觸及中國官僚及傳統思維(如:不願讓日人入監獄拍攝、村主任代楊楊發言、完成心願的高田製作許多錦旗送給中國長官),卻總是輕輕放下,每個人都純得可愛,真實性都打折扣,勿論揭開社會的假面具。


千里走單騎(Riding Alone for Thousands of Miles、単騎、千里を走る。)
導演:張藝謀、降旗康男(日本部分)
編劇:張藝謀(故事發想)、鄒靜之
出品:哥倫比亞電影製作(中國)
演員:高倉健、寺島忍、中井貴一、蔣雯、邱林、李加民、楊振波、陳子良
片長:103分鐘
獲獎:第二十六屆香港電影金像獎(2007)最佳亞洲電影
附註:2005年10月於東京國際影展首映;影片主要拍攝地點在雲南省麗江東河風景區。
劇情簡介:
年輕時擔任船長的高田剛一(高倉健)長年以工作為先,不善表達感情,妻子死後,兒子健一(中井貴一)無法諒解父親,兩人關係緊繃、鮮少往來。一日,高田接到媳婦理惠(寺島忍)自東京來的電話,得知健一患病,他急急趕赴醫院,病重的兒子依舊拒絕相見。理惠不忍父親傷心,將丈夫遠赴中國雲南拍攝儺戲的紀錄片交給高田,希望他能透過這些片段瞭解健一的心境。影片裡,儺戲演員李加民(李加民)稱自己最擅長的戲碼是「千里走單騎」,健一允諾第二年再來,無奈今年此時,他已肝癌末期住院。高田雖不知兒子為何衷情這項地方藝術,但一直想為兒子做些什麼的願望,促使他隻身前往中國,完成健一記錄「千里走單騎」的承諾。
高田在旅行社安排下,由精通日語的導遊蔣雯(蔣雯)陪同來到李家村,李加民卻已不在此地。原來他被鄰居嘲笑有私生子,一時惱羞成怒,失手將人打傷,被捕後被判處三年徒刑。高田堅持入監獄找李加民,另有工作的蔣雯幾番勸告未果,只得先行離去。協調的過程中,他請日文、英文都很差勁的地陪邱林(邱林)幫忙傳話。高田的日籍身份與監獄的敏感地點使交涉困難重重,他多次以電話請蔣雯將心意告訴邱林,再請邱林轉述相關人士,無奈皆被打回票。最後,無計可施的高田只能將「非拍不可」的父愛說出,眾人明白箇中原因,態度轉為積極,外事僑務辦公室主任李彬(李彬)答應全力協助,終使獄方答應高田請求。
進入監獄,陳警官(陳子良)已命李加民穿妥戲服,小樂隊開始演奏,他卻因思念私生子楊楊(楊振波)泣不成聲,完全無法演出。高田決心幫李加民找回親情,他和邱林前往石頭村,經村主任和澤周(和澤周)和村幹部的大力奔走,不僅見到楊楊,也接受當地群眾的熱情款待。高田詢問楊楊是否願見父親,他似懂非懂,未等孩子回應,村主任搶先表示同意:「小孩子的事不用問,我們大人主張就行了!」啟程前一晚,楊楊趁人不注意時逃跑,高田尾隨而至,最終在荒野迷路。雖然語言不通,卻以比手劃腳開啟友誼,楊楊對高田用來呼救的海員口哨很感興趣,高田就將哨子送給他。一夜過去,村民找到失蹤的兩人,高田再請村主任問楊楊是否想見李加民,他坦言對父親沒有感覺,也不想和他見面。知悉楊楊心意,高田決定不再勉強,和邱林等人驅車離去。
返回監獄途中,電話那頭傳來健一去世的消息,理惠告訴高田,丈夫在臨終前已經原諒父親,更沒想到他會孤身到雲南。高田還是依約與李加民相見,向他展示之前為楊楊拍得照片,令從未與兒子相處過的李加民痛哭流涕。「我確實喜歡面具戲,那是因為我發現了隱藏在面具下的真正面孔,就是我自己……其實,某個唱段對我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人應該摘下面具。」讀完健一的信,高田明白兒子既孤單又空虛的心靈,這趟旅程,也成為父子倆一生中最貼近的時光。

參考資料:
1.百度百科…千里走單騎
2.維基百科…千里走單騎(電影)、高倉健

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節目於2010年6月全面改版,每集節目分為三個單元「兩代明星比一比」(不同時代明星竟有奇蹟般的相似經歷)、「經典電影回顧」(精華回顧中港台的光影回憶)及「華人影展面面觀」(台灣金馬獎、中國大陸金雞百花獎、香港電影金像獎、亞洲(亞太)影展緣起與花絮),同集內容則分三篇文章刊出。

收聽網址: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點選06/10
節目摘要:
2010年6月10日首播,節目音檔將保留45天,朋友們有空不妨點閱收聽,非常感謝!
1.兩代明星比一比:陳厚 VS 陳冠希(花心男)
2.經典電影回顧:「千里走單騎」(張藝謀導演、高倉健主演)
3.華人影展面面觀:台灣參展電影「養女湖」被譏可獲「最佳勇氣獎」
播放歌曲:
1.千里走單騎插曲:洞簫演奏
2.又見秋蓮:鳳飛飛演唱、鳳飛飛主演電影〈秋蓮〉(1979)主題曲,故事脫胎自繁露原著《養女湖》,與〈養女湖〉(1957)內容相同。

本文同時刊登於「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新聞台
文章網址:
1.女人緣…陳厚、陳冠希
2.心靈之旅…千里走單騎
3.最佳勇氣獎的啟示…第四屆亞洲影展〈養女湖〉
該處有更多粟子的電影文章可以欣賞唷!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