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10年8月9日 星期一

新疆自助行 塔什庫爾干夜驚魂


新疆自助行 塔什庫爾干夜驚魂
粟子

本以為從烏魯木齊乘小飛機到邊境城市喀什,已是我此次秋末新疆行的最大冒險,沒想到粟爸正籌備更大「驚喜」!「接下來,我們租車到中巴邊界紅其拉甫(海拔五千公尺),距離喀什約四百多公里……」坦白說,自得知噩耗,我什麼也聽不進去,僅能以眼神乞求娘親阻止丈夫的瘋狂行徑,未料信仰「活在當下」的粟媽已經放棄掙扎:「反正一定要去,何必反抗?」天未亮,氣溫不到十度,粟爸精心挑選的老實司機陳師傅準時報到,我背著包袱,依依不捨離開當初嫌小的「大都市」,往傳說中的帕米爾高原出發!
「咱們今天趕路,最好傍晚以前到塔什庫爾干,跑得快還可以四處觀光,沿途冰河風景可好!」皮膚黝黑的陳師傅屬有一句說一句的實在人,聽我們擔心開車太累,他搖頭如波浪鼓:「沒事兒,我常這樣幹,為了咱丫頭、咱家,沒事兒!」為什麼要馬不停蹄衝到塔什庫爾干?陳師傅解釋,該處是最接近紅其拉甫口岸(車程約一個多鐘頭)的縣城,也是途中最多旅社可供選擇的地方,說到這,他語重心長:「路上小村兒的店你們肯定住不了!」其次,進入「紅其拉甫邊境管制區」需先領取「前往界碑通行單」,外國人不一定能獲准(如:日本或美國遊客被禁止的機率較高),最好能在「邊防檢查站」(距離縣城一公里)開門不久就去辦理,一方面今日核准人數尚少,通過機率高;另一面就算沒過,也能有充裕時間詢問原因,再想其他辦法。
粟子小百科:塔什庫爾干塔吉克自治縣為喀什地區轄下的自治縣,地處帕米爾高原東部。居民以塔吉克族(塔吉克為民族自稱,意為王冠)為主,高鼻子、藍眼珠、輪廓深邃、白晰肌膚,說塔吉克語、寫塔吉克文,大多數不太會說普通話,初到當地會產生「這不是中國」的妙趣錯覺。


瞎米!沒房了
「喂,咱到了!後天爸爸就回家。給妳買禮物?沒問題……」儘管眼神渙散、神色疲憊,陳師傅與女兒通話時立刻眉飛色舞,孩子著實是父母的最愛!我們想著趕緊放司機先生下班休息,婉拒他附贈的旅遊行程,直接奔往旅社。「啥?沒了!」一連吃了三次閉門羹,當初誇口「絕對有房間」的陳師傅難掩納悶,經過一番探查,終於真相大白:「老外來這兒拍電影,人越來越多,房都被住得差不多……不要緊,我打電話問問。」數分鐘過去,陳師傅笑著報喜:「有了!兩張床、單獨衛生間,一天一百二十元,這兒算中上等的,行嗎?」
完成登記手續,我們在塔吉克小哥引領下來到一樓的套房,「這是保溫瓶,熱水在隔壁房,自己打。」說完即消失無蹤。房間裡電視、壁燈、蓮蓬頭、馬桶一應俱全,還有一種熟悉的懷舊感,感覺像六七0年代的賓館。不同於粟爸的倒頭大睡、女兒的悠遊自在,粟媽卻像驚弓之鳥,飽受驚嚇、徹夜難眠……她到底看到了什麼?且聽我娓娓道來。
粟子經驗談:在喀什有許多包日的長途計程車,可請旅社代為介紹,一般到紅其拉甫需三天兩夜,收費約六七百人民幣(視車況、行經地點等有所差異),也有到崑崙山、西藏的行程,車資千元以上。司機的好壞見仁見智,粟家運氣很不錯,遇到個性踏實的陳健生師傅,答應的地點都會帶到,還會另外相送私房景點(無人免門票)。有意前往的朋友不妨與他聯絡,手機:13999098726。


自助式驚嚇
粟媽一向以膽大出名,不怕高、不怕小強、不怕吵架,相較杞人憂天的我,真是天下一勇士!不過,就像希臘英雄阿基里斯(Achilles)的腳踝,粟媽也有她的死穴,而且不巧都出現在這房間裡……
一、沈沒的馬桶。一進門左手邊就是浴室,呈長方形狀,寬度不超過九十公分,依序為:洗臉台、馬桶和淋浴區,最大問題就出在馬桶。首先,由於寬度不夠無法採正常坐姿,必須以「淑女」方式側坐,試問這樣如何用力?;其次,馬桶下半部「種在」水泥地裡(懷疑師傅把坐式馬桶當作蹲式施工),導致高度不夠,必須半蹲才能坐在上面;最後,也是粟媽最「念茲在茲」的恐懼,馬桶僅後半以水泥封住,前半只有兩塊磚頭支撐,腳就踩在上面,下面還可看到剛沖下去○○……「要是上到一半掉下去怎麼辦!」為了生命安全,粟媽決定減少吃喝,寧願挨餓忍渴也不願去廁所。
二、奔跑的白鼠。舉凡所有昆蟲動物,天地不怕的粟媽就對鼠輩敬謝不敏,往往一隻鼠就能讓平素冷靜的她哀嚎半天。「好像有白老鼠跑過去!」深夜,我迷迷糊糊起身,就見白色身影飛快越過兩床之間。話才出口,前一秒還在昏睡狀態的粟媽,已以雷霆之勢迅速彈起,雖然白鼠僅是曇花一現,但粟媽就此難再閡眼……明知娘怕鼠、何苦再嚇娘,說來也是我的錯。
三、迷樣的黏頭。打開電視櫃,裡面放了一個以塑膠袋包裹卻洩出黏稠液體的橢圓型物體,粟媽半開玩笑說是殺人分屍的頭顱……起初假多於真的推測,隨著時間推移,越看越像回事。其實,說穿了只是一個形狀像頭的不知名包裹,百分百自己嚇自己,話雖如此,我還希望清理房間的大叔大嬸能解開這個謎,別再給下位住客類似的「幻想」。
基於上述三點,隔天,粟媽堅決改住陳師傅口中標價最高的交通賓館「特等房」。「那一晚要三百四十元,可貴了!」他弄不清為什麼有便宜的不要(陳師傅和朋友都住二十元一晚的床鋪),「唉!」咱們輕嘆一聲,一切盡在不言中。


暖氣?明天就有!
特等房果然名不虛傳,約十五坪的空間隔成臥室、客廳與浴室,茶几上還放著鮮豔的塑膠花擺飾。我豪邁往沙發上一躺,剎那體悟「眼見不能為憑」,看似柔軟的墊子,竟是一塊花布包裹一塊木頭的假象!除去「中看不中坐」的沙發,房間乾淨整潔,沒有白鼠、黏頭,馬桶也在對的位置,應該沒什麼可挑剔……等等,怎麼越來越冷?前一晚因為地方小,沒暖氣還撐得住,但特等房空蕩蕩,夜晚氣溫一路溜滑梯,凍得人受不了。
「暖氣?明天就會供了,今天不冷的,我給你們拿棉被來。」臉紅噗噗的塔吉克小妹靦腆應答,這句話很熟悉,因為昨天也聽小哥說過同樣台詞,我由此頓悟:「這裡的暖氣永遠是明天會有,是『永遠的明天』!」凌晨時分,粟家三口紛紛穿上最暖的夾克、戴上最暖的毛帽、套上最厚的毛襪。更有甚者,躺在硬沙發上的粟爸戴上口罩,再裹上一層睡袋,還是冷到面色發白……
一大早,陳師傅紅著臉敲門:「我實在好奇『特等房』是怎樣的,就上來看看,不打擾吧!」聽了我們昨晚的超寒遭遇,他琢磨片刻:「暖氣是會供的,不過要等十二月吧,現在還頂得住。」陳師傅總是一身皮衣皮褲皮鞋,無論在喀什抑或動輒海拔四五千的高原都是同一裝束,覺得冷就叼上煙、原地踏步驅寒,屢試不爽,真不喟是經歷狂風暴雪的在地人!


作為前往紅旗拉甫的前哨站,塔什庫爾干的觀光氣氛不濃,小朋友都很害羞,頂多一兩個跑過來對我們說「Hello」……明明是圓臉塌鼻蒙古利亞種,卻歐羅巴人種的塔吉克族當成說英文的老外,感覺實在奇妙!撇開出乎意料的驚魂夜,塔什庫爾干確是體驗中國多民族特色的絕佳地點,唯建議對住宿要求較高的朋友,別圖便宜,否則難保沒有「夜驚魂Ⅱ」!


同時刊登於「Nownews今日新聞」
文章網址:玩家經驗/新疆自助行 塔什庫爾干夜驚魂
刊登日期:2010年8月9日


圖片說明:
1.可愛的塔吉克媽媽、漂亮的塔吉克小姐
2.被高原圍繞的塔時庫爾干
3.有小老鼠奔跑的小套房
4.特等房內的沙發,看似軟、實際硬
5.靦腆塔吉克小學生和粟媽合照,頭一直靠過來~
6.塔縣內的民族文化藝術中心,以塔吉克族男性帽子為設計主軸
7.清晨的塔什庫爾干

2 則留言:

  1. kenny_joe200312:45 下午

    栗子妳好!請問你們是幾月份去新疆的呢? 那邊天氣真的很冷嗎? 因為我們9月中要去新疆 正在煩惱買睡袋的事情!我目前想買的睡袋保暖15度,另一種可保暖到-3度 分別是1000跟2200 因為平時少用所以很難抉擇 可否給點建議呢? 還有要帶些什麼呢? 我們也是自助行 有租車

    回覆刪除
  2. 您好:
    首先澄清一下,我是粟子,不是栗子。
    我是9月底10月初前往,在烏魯木齊、喀什穿台灣的冬季服裝就很足夠,有時出太陽,步行還會覺得熱(您出發前可再查詢當地氣溫,做為參考)。至帕米爾高原溫度較低,我屬不怕冷體質,穿外套就可應付,實在冷就躲進車裡。若住旅社,棉被一般足夠,睡袋推估在塔什庫爾干才用得到。關於要挑選哪一種,因為我沒有使用睡袋的經驗,還是得看您的需求而定。
    至於要帶什麼,我覺得最重要就是盡量「輕裝簡便」與「一雙好鞋」,帶得越多越辛苦,其餘用品旅途中應該都買得到。

    回覆刪除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