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11年7月7日 星期四

【廣播】米蘭夫人寶島版…〈地獄新娘〉


米蘭夫人寶島版…〈地獄新娘〉
粟子

住洋樓、辦宴會、開敞篷車、打高爾夫球……主角們愜意享受歐式上層生活,嘴裡吐出道地台語,徹底西化的言行舉止在〈地獄新娘〉(1965)裡彷彿再自然不過。坦白說,第一次看這部電影時,幾處忍不住笑出聲,倒不是編劇導演精心安排的諧趣場面,而是台洋混搭所引爆的奇妙「笑果」(請想像演員們不停用台語說『打高爾夫』的畫面)。相較為生活奔波的真實人生,電影某種程度是人們「看見」另一個世界的萬花筒,種種幻想在〈地獄新娘〉更進一步—別墅花園取代傳統深宅大院,父母阻攔的苦情變為探索死因的懸疑,不變的是永遠花不完的錢與談不完的愛。
六0年代中,台語片產量再度邁向高峰,幕前幕後人才豐沛,卻意外面臨題材不足。導演辛奇靈機一動,將英國知名文藝小說《米蘭夫人》(1960)搬上銀幕,劇本與台灣民情相結合,既保留台語片的在地親切,又融合壓抑猜忌的英式羅曼史風格。〈地獄新娘〉集驚悚愛情於一體,無論取景演員都屬一時之選。儘管導演辛奇多年後重看時謙稱「臉都紅起來」,實際仍是台語片少見的精良製作。取材特殊之餘,男女主角柯俊雄、金玫芳華正茂的青春模樣更令人驚豔,不愧是當時最被看好的新進小生與當紅花旦。


題材曙光
「劇本的好壞,直接影響到一部電影的成敗。可是在目前的台語影圈,所存在的不僅是劇本好壞的問題,而已經緊迫到劇本的有無問題。」(記者戴獨行)、「台灣一直缺少編劇,我們最大的毛病是沒有好的編劇,沒幾天湊出一本劇本,沒幾天就拍一部戲,良心真是過意不去。」(導演辛奇)1965年,台語片面市十載,歷經數度起落,仍維持相當票房,在日片停止進口後,更有獨霸一方之勢。亟欲大展身手之際,卻遭逢劇本荒,分析原因主要有二:大量拍片導致題材枯竭、片種類型限制故事範圍。
首先,台語片最常涉獵的莫過傳統戲劇(歌仔戲、舞台劇、廣播劇)和台灣民間故事(桃花過渡、周成過台灣、白賊七、乞丐與藝旦),幾年下來,幾乎已羅掘殆盡,一位導演甚至不諱言:「已經拍完,這一條路不能再走了!」其次,為迎合觀眾「嬉鬧打趣、逗人發笑」和「哀豔悲劇、賺人熱淚」的片種喜好,除改編流傳廣泛的故事,就是引進「純情派」的日本劇作(如:請問芳名、金色夜叉)或受歡迎的日本歌曲(如:以「博多夜船」為發想的〈寶島夜船〉和〈港都夜船〉兩部台語片),情節大同小異,難免有拾人牙慧和一再重複的感嘆。此外,一些轟動的刑事案件與舊時實事也被片商相中,拍成〈瘋女十八年〉、〈十四號水門〉、〈基隆七號房殺慘案〉、〈可憐天下父母心〉(學童福隆海濱遭溺斃事件)等社會寫實片,但也有官司糾紛和賣座欠佳(好新聞不一定是好戲)的難處。
「決定拍這部片是一個轉變,看台語片能否再開創一條路,就把《米蘭夫人》拿來改編。」〈地獄新娘〉導演辛奇的新嘗試,等於將視野轉向遼闊的國外文藝小說,雖然得花費稍多時間在地化,卻跳脫「塘水滾塘魚」的窘境、另闢蹊徑。《米蘭夫人》是英國著名古堡小說家維多利亞‧赫特(Victoria Holt,1906~1993)的作品,小說是在夏綠蒂‧勃朗特(Charlotte Brontë)的《簡愛》(Jane Eyre,1847)基礎上,再加添懸疑謀殺的成分,赫特的故事通常包括三個部分:家庭女教師(因某種理由來到古堡,明知不可以卻還是與沈默寡言的男主人墜入情網)、猜疑(男女深深相愛,卻又彼此存有祕密、甚至欲陷害對方)、冒險(到其他國家或不為人知的密室)。電影開拍初期,片名順應原著背景取作〈古堡風雲〉,再應劇情走向改成〈從地獄返回的新娘〉,最後縮減為〈地獄新娘〉。


拍片甘苦
「遇到一個好老闆,肯花錢就好辦,普通的老闆就馬馬虎虎,預算二十萬,你就得省東省西省不能超過。」和粵語片的「七日鮮」現象類似,台語片也面臨「要馬好又要馬不吃草」的不合理挑戰,務必要求最少資金、時程最短、賣座最高,為求節省開支,影片通常得壓縮在十至十五個工作天完成。相形之下,出資拍攝〈地獄新娘〉的「永新」(部分資料寫永達)老闆顯得格外「優惠」,通融劇組花費二十六天完成,辛奇坦言:「感到很幸運!」條件優渥的「永新」是當時最紅的製片公司,〈地獄新娘〉正式開鏡前,先安排一趟「勘景大拜拜」。此行不只是尋找可用的場景,也有拿影片資料給戲院,收取訂金作為拍片資本的目的(類似粵語片的片花制度)。
〈地獄新娘〉的外景大部分在北投、淡水,尤其集中淡水工商旁的舊外商洋樓,在多已拆除改建的今日,是難得的影像紀錄。至於金玫、歐威乘火車偶遇的場景,過程遠比觀眾見到的費時麻煩,辛奇回憶:「拍車廂內的戲要跟鐵路局租半截車廂,片中的乘客都是花錢請來的臨時演員,鐵路局不會讓拍戲影響其他乘客的權益。在台灣拍片有太多限制,火車站不能拍,郵局不能拍,到處都管制,每次出外景帶的公文都是蓋滿圖章……」其他如爬樓梯、開車等畫面,都是幕後人員土法煉鋼拍成,其中最慘的莫過攝影師,不是被吊在高處(沒有升降機)邊發抖邊掌鏡,就是拖著沈重又昂貴的攝影機奔跑。工作人員一當十、輪番上陣,二十四小時各自找時間休息,因禍得福的是,艱苦鍛鍊造就強壯身體,很少也沒時間生病。
除了精神肉體的疲憊,有時還得忍受極差的拍戲環境。一場將女主角從密室救出的重頭戲,選在北投一間旅館的地下室水槽取景,令辛奇印象深刻:「好臭!跟置身地獄一樣。」觀眾聞不到的噁心氣味,竟與片名奇蹟吻合,恰巧呼應金玫結局時的台詞:「我就是從地獄回來的新娘。」


玫瑰風華
〈地獄新娘〉的女主角金玫(1940~2009)是六0年代中紅極一時的台語片影星,與影后白蘭分庭抗禮,兩人皆擅長詮釋悲劇,特別是孤女、棄婦一類苦命女子。回顧從影經過,金玫謙言是老天爺賞飯:「年輕時跟隨時髦,愛唱西洋熱門歌,恰巧被星探發現,毫無演技經驗卻被錄取。托日片禁演之福,他們認為我的臉蛋有東洋味,適合演苦命女!」本名徐秀枝的她,演唱西洋歌曲時取名Rose,電影公司憑此改作「金玫瑰」,但實在太像酒家女的花名,才化約為金玫。
「那時候,成名女星顧慮形象,不願吃苦演一些在泥堆中挑糞跌倒的戲,我敢演,戲自然討好,一下子就紅了!」1963至1970年間,金玫主演的電影超過兩百部,知名作品包括:〈金色夜叉〉(1963)、〈悲情城市〉(1964)、〈悲戀公路〉(1965)、〈難忘的愛人〉(1966)、〈恨你入骨〉(1967)、〈負心的人〉(1968)、〈雨夜花〉(1969)等,絕大部分是台語片,也有國語片〈冰點〉(1966)、〈飛天神童〉等。揚名影壇,觀眾卻很少知道她新竹出生的客家人,剛開始演電影時,常因為台語發音不標準遭到恥笑,經過閉關苦練,終造就日後的耀眼成績。其實,金玫不僅能演苦旦,她的戲路很廣(甚至是三八阿花的喜劇都能演)、有多方面的演技與才華,可惜悲劇給人印象太深,以致掩蓋其他光芒。
金玫與知名電視編劇鄧育昆(1946~2011)有過一段婚姻,兩人育有一子一女,惜以離異收場。1999年,前夫與劉雪華再婚,金玫淡淡表示祝福,坦言自己是鄧育昆中「生命中許多女人之一」,但既然有過一段夫妻緣分就應該好好珍惜,盡力照顧孩子。2011年鄧育昆墜樓過世,兒子趕往上海處理,受訪時自述在親生母親過世後,即改口喊劉雪華「媽媽」,言談間流露對她的尊敬與親情。


台式歐風
影片在台灣拍、演員是台灣人,〈地獄新娘〉呈現的卻是徹底歐化(更明確的說是歐洲貴族富戶)的生活,其中「打高爾夫球」就是一個很鮮明有趣的實例。整部電影裡,出現數次打高爾夫球的場景,劇中人物不分主配角,各個都是高球好手。穿著瀟灑獵裝的歐威,邊帥氣把玩球杆、邊問女主角:「你會打高爾夫球嗎?」只見金玫輕鬆答:「很久沒練,而且我沒有高爾夫球裝。」不久,她穿上女主人的球服,和劇中的兩位小童星漫步球場。走到定點,小女孩替她放好球,金玫用不熟悉的姿勢大力一揮……「叩!」球歪斜朝銀幕外低空飛去,有意追求歐威站在一旁:「妳打得不錯!」稱讚十足馬屁。
飾演住別墅、開跑車的大老闆,柯俊雄每每出現總是梳著一絲不亂的西裝頭,偶爾露出桀驁不馴的帥氣笑容。此時的他入行不久,演技尚屬青澀,但已可見大將之風。柯俊雄在〈地獄新娘〉的角色常見於以英國為背景的維多利亞時期莊園電影(電視劇),年輕男主人最初驕傲冷酷、對家庭毫不關心,後被家庭女教師的熱忱影響,逐漸恢復人性溫暖,再愛上這位改變自己的女性。或許因為柯俊雄頗具摩登氣質,相對鄉土味濃的歐威,更適合這部電影的調性。
片末,男女主角乘敞蓬車歡度蜜月,一派老外作風,無奈當輪胎捲起陣陣風沙,煙塵迫得兩人睜不開眼睛,浪漫氣氛難免打折扣。時至今日,空氣品質普通又容易突然下陣雨的台灣,仍不是開敞蓬車的好所在,熱中此道的新婚男女不妨參考〈地獄新娘〉,相信會有另一番體悟。


辛奇拍了上百部電影,幾十年後竟然幾乎遍尋不著!直到台灣的國家電影資料館收集影片資料時,意外找到〈地獄新娘〉,經過修復整理清洗複製沖印,才能在八0年代下半重新面市。此片或許不是辛奇最知名、最滿意、最出色的代表作,卻足以象徵台語片曾經豐富多樣,在墨守成規中勇於創新的往日風采……遺憾的是,如此具生命力的台語電影時代,已不知不覺消逝近半世紀,短時間內也難再現。

參考資料:
1.本報訊,「台語片 地獄新娘 已經拍竣」,《聯合報》第八版,1965年6月14日。
2.戴獨行,「台語片取材的:新方向」,《聯合報》第八版,1965年6月22日。
3.藍祖蔚,「台語片明星風華隨風而逝 金玫談往事不勝欷噓」,《聯合報》第二十八版,1991年8月19日。
4.黃仁編著,《辛奇的傳奇》,台北:亞太,2005,頁60~64。
5.電影資料館口述電影史小組,《台語片時代》,台北:國家電影資料館,1994,頁132~133、286~287。
6.百度百科:維多利亞‧赫特


地獄新娘(台語片)
導演:辛奇
編劇:張淵福
演員:金玫、柯俊雄、柳青、歐威、金塗、楊月帆、周遊、王滿嬌、戴佩珊、小惠
出品:永達影業公司
音樂:楊三郎
首映時間:1965年
附註:故事脫胎自Victoria Holt原著《米蘭夫人》(Mistress of Mellyn,1960)
劇情簡介:
青年富商王義明(柯俊雄)妻子瑞雲無故失蹤,警察通知其已與舊情人高景敏在野柳落海死亡,義明氣憤難平,遂與友人連嘉文之妻春鶯過從甚密,日日忙於應酬,對女兒淑媛(小惠)漠不關心。白瑞美(金玫)長年僑居新加坡,才回到台灣,就接到闊別十五年的大姐瑞雲邀請信,未料她竟命喪黃泉。瑞美決定隱藏身份,到王家擔任家庭教師,暗中調查姐姐去世的真相。由於瑞美被姑姑收養,姓氏與瑞雲不同,眾人不疑有他,只覺得與老闆娘外型神似。
義明態度冷淡,淑媛故意不合作,所幸住在隔鄰的王家親戚高玉琨(歐威)、鳳嬌(柳青)兄妹時常造訪,給予瑞美支持。玉琨試圖追求瑞美,談起義明則語帶保留,彷彿有什麼難言之隱;鳳嬌對瑞美十分友善,她自述是瑞雲是自己的中學同學,景敏是自己的親大哥、義明是自己的表哥,因此在噩耗傳出後特別照顧淑媛。豪宅內,劉管家(楊月帆)的孫女阿蘭(戴佩珊)時常邊唱歌邊啜泣,她見到鳳嬌就躲,瑞美對阿蘭很友善,唯只要談到瑞雲,她就會反覆念著:「老闆娘沒死……」


王家接連傳出靈異事件,出事地點都在瑞雲生前臥房,此處平日不准進出,佣人們相信是老闆娘的鬼魂出沒,瑞美屢屢隻身前往,卻都毫無所獲。出於對姐姐的懷念、對外甥女喪母的不捨,瑞美真心愛護淑媛,終於得到孩子的善意回應,兩人情同母女。見義明毫不注意女兒教育,瑞美與他發生爭執,甚至欲辭去家庭教師一職。義明受瑞美真誠感動,開始花費時間陪伴淑媛,王家逐漸恢復歡笑與生氣。
義明請託鳳嬌代為籌辦舞會,當晚趁機向瑞美示愛,突如其來的親吻令她不知所措。與此同時,應邀前來的嘉文精神不濟,春鶯則是意興闌珊……不料,嘉文返家後竟暴斃身亡,警察懷疑春鶯下毒。義明前往警局說明,行前鳳嬌再三交代「疏遠春鶯」,提醒表哥別惹禍上身。
瑞美在姐姐的高爾夫球裝口袋找到一本筆記,裡面寫著她出世前幾日的行程,根本無暇乘船出海;購買別針時,老闆也稱瑞雲在失蹤前一天送東西來修,並表示隔日要參加宴會;阿蘭說老闆娘失蹤當日早上,還為她穿新衣、梳頭髮;前任家教詹老師(王滿嬌)嘗試尋找佛堂內的密室,不久便遭辭退……種種跡象顯示事有蹊蹺,極可能是某人的陰謀。


義明為自己在舞會當日的行為向瑞美致歉,希望她能繼續留在王家教育淑媛,瑞美含笑應允。不久,義明邀請瑞美和女兒一同到別墅度假,阿蘭大驚失色,直指:「老師去了就不會回來!」瑞美不忍她心中陰影,也想淑媛有個玩伴,遂帶阿蘭同行。淑媛意外受傷,對老師更添依賴,希望瑞美承諾永不離開,日後以母女相稱。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義明、瑞美感情更進一步,決定締結連理。
王家上下忙於籌備婚禮,典禮前一日,玉琨前來辭行,瑞美則向鳳嬌提到佛堂有密室的傳言。當晚,鳳嬌約瑞美夜探密室,竟被鳳嬌反鎖在內……所幸行動都被跟隨在後的阿蘭目睹,義明等人在她指引下將虛弱的瑞美救出。更令人意外的是,密室內有具已氣絕多時的屍體,正是遍尋不著的瑞雲,她在牆上寫下被鳳嬌陷害的經過,一切真相大白。


婚禮上,義明謊稱瑞美失蹤,鳳嬌猜測是與二哥玉琨私奔,他表示不能沒有新娘,於是請鳳嬌穿上婚紗,自稱「等表哥這句話四五年」的她不禁大喜。此時,身著白紗禮服的瑞美緩緩走出:「仁慈的鳳嬌小姐,我就是從地獄回來的新娘。」警察抓住亟欲逃離的鳳嬌,讓她接受應有的制裁。

相關文章:
1.再起的獎賞…1965年台語影展金鼎獎與寶島獎
2.台語影展初體驗…專屬在地人的金馬獎與銀星獎
3.志明春嬌元祖版…〈張帝找阿珠〉
4.黃皮膚洋人?---〈地獄新娘〉的混搭妙趣


收聽網址: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點選07/07,節目音檔將保留45天。
節目摘要:【經典電影回顧】地獄新娘(1965):金玫、柯俊雄一同詮釋英國懸疑小說《米蘭夫人》台語版
播放歌曲:擔任〈地獄新娘〉音樂製作的知名作曲家楊三郎於1947年創作的「望你早歸」(江蕙演唱)

本文同時刊登於「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新聞台
文章網址:米蘭夫人寶島版…〈地獄新娘〉
該處有更多粟子的電影文章可以欣賞唷!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