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11年9月15日 星期四

【廣播】舞動人生…莊雪芳、劉真


舞動人生…莊雪芳、劉真
粟子

舞蹈展現的肢體魅力,是一種難以言喻的力與美,可以柔和似水、可以堅硬如剛,更多時候,還能乘載源自心靈的熱情與悲傷。舞者站在舞台,彷彿瞬間接通無數電流,融合自信自負自傲的徹底燃燒,即使是同樣一支舞,也會綻放新的感動,令人目眩神迷。擁有舞蹈專長,配合上鏡頭與觀眾緣,十有八九能在演藝圈發光發熱,由此起家的兩代女星「歌舞皇后」莊雪芳(1932~)、「拉丁女王」劉真(1975~),便是「由舞而演」典型代表。擅長領域不同,但只要看過她們演出的觀眾,幾乎無人能難抗拒這熱辣辣的誘惑。
儘管兩人都在小時開始學舞,不同於劉真雙親的呵護培養,莊雪芳的歌舞訓練來自真刀真槍的商業需求。「我現在逐漸發現,吃電影這碗飯真不容易,除了張羅業務外,還要逢人陪笑臉,自己不想笑的時候要笑,想哭的時候不能哭。」即使辦歌舞團、拍電影樣樣成功、事業有成,莊雪芳仍將箇中甘苦念茲在茲,畢竟一切是在不斷冷言對待和失敗錯誤中獲取的血淚經驗。為舞犧牲穩定職業的劉真,雖然外表光鮮亮麗,內心想必也有類似前輩的感嘆—對比練得越勤、跳得越好的舞蹈,娛樂圈確實複雜麻煩許多,經營人脈、走紅遭嫉、批評攻擊……那怕再努力,也絕對不是一分耕耘一分收穫。


十幾歲離開家鄉跑碼頭、組歌舞團、拍電影、組電影公司,能歌擅舞的莊雪芳之所以能夠出人頭地,不少來自恰如其分的應對進退。被閱人無數的記者誇讚是「能幹而俠骨柔腸」的女人,她卻毫不隱瞞「逢人笑時背人淚」的辛酸,或許正是這份誠懇不做作的性情,使莊雪芳能從沒有背景的小女孩,一路攀升為馳名南洋的歌舞皇后、廈語影后。
年近四十結婚息影,莊雪芳就此揮別繽紛銀幕,回歸平靜家庭生活。直到2004年確診骨癌,經歷萬分艱辛的治療過程,促使她重返舞台—以自己的親身體悟與歌聲,呼籲長輩們就算病痛纏身也不要輕易放棄,而應該更加珍惜生命。年輕時的人情冷暖到年長時的頑疾考驗,莊雪芳都選擇積極面對,和她的歌曲一樣,帶給人們樂觀開朗的動力。


莊雪芳祖籍福建晉江,生於新加坡(時仍隸屬馬來西亞),幼時父親去世,與母兄一同生活。小學畢業,向音樂家馬榮學習聲樂,兩年後進入歌壇,以「郎如春日風」、「採檳榔」等曲打開知名度,同時兼演國語話劇。1952年,年僅二十歲的她籌組「莊雪芳歌舞劇團」至星馬聯邦、菲律賓、越南等東南亞地區演出,由於表演精湛、熱心公益,深獲各地民眾喜愛。1957年,結束劇團業務,將重心轉向電影,先於國語片〈神秘美人〉(1957,李香蘭主演)客串歌舞女郎,後專心於廈語片圈發展。未幾,憑擔綱首作〈歌女白蘭花〉(又名天涯歌女,1958)走紅星馬、台灣、菲律賓等地,片商紛紛爭奪檔期。她亦創辦「莊氏影業公司」嘗試獨立製片,於片中展示歌舞才華,鋒頭一時無二,作品包括:〈龍交龍鳳交鳳〉(1958)、〈番婆弄〉(1958)、〈望夫歸〉(1958)、〈夫妻相罵〉(1959)、〈好花插牛屎〉(1959)、〈廣告美人〉(1959)、〈弄破醋甕〉(1959)、〈喜相逢〉(1959)、〈世代冤仇兒女情〉(1959)、〈馬來娘惹〉(1959)、〈阿繡賣胭脂〉(1959)、〈歌女淚〉(1959)、〈野赤查某戇男子〉(1959)、〈多角戀愛〉(1960)等。
1959年末,廈語片市場普遍不景氣,莊雪芳的作品卻未受影響,印證她在南洋耕耘多年的號召力。持續奔走各地表演,既是明星亦是老闆,顯露過人的藝術與商業才能。1962年,來台拍攝白克編導的國台語混聲愛情喜劇片〈龍山寺之戀〉(1962),與當時台灣首屈一指的國台語片男星唐菁、龍松(即凌雲)搭檔,創下極高票房,片中插曲「出人頭地」亦是她的代表作。此後,展開年餘隨片登台,應邀前往各處演唱拿手的中、英、泰、閩、粵、馬來等民謠,並將名曲「雨水不要下」、「小小冤家」等灌錄唱片。六0年代中,因過分勞累又逢母病,常居新加坡,她將生活安排的井井有條—上午到合資開設的服裝公司督導業務、下午練習唱歌、晚上學習各國舞蹈、剩下時間種植蘭花。
1969年,莊雪芳重返大銀幕,陸續接拍〈五色仙女〉(1972)、〈小毒龍〉、〈鐵傘奇俠〉等,1971年結婚息影。2004年,因骨癌纏身一度意志消沈,在親友宗教的鼓勵下重振精神。她全心投入公益,特別關懷病弱獨居的年長者,以過來身份給予鼓勵打氣。


幼時父親早逝,養成莊雪芳養成自立自強的性格,她決心靠自己的歌舞才華開創事業,終於在二十出頭功成名就、衣錦還鄉。別於外人眼中的水到渠成、星運高照,莊雪芳的「平步青雲」主要來自不懈努力與同行提攜—累積過人的基本條件,才能成為前輩眼中值得推薦的後起之秀。
組成歌舞團巡迴演出,莊雪芳以生動活潑的歌唱和多款古典現代舞蹈闖出名號,雖在各處廣受歡迎,她卻有另一番感觸:「三十幾位團員走遍東南亞各地,差不多四年時光,感到流浪為生,一事無成,便在去年(1957)年九月把團體結束,轉身進入影壇。」由新加坡到港,面臨全新的電影世界,幸得導演顧文宗介紹在港台很具地位的資深影星王元龍。為新片來台宣傳時,得力於他的關照,使行程得以順利圓滿。如願轉換跑道且迅速竄紅,成為「廈語影后」的她敬業如往,不僅撐起疲憊身軀接待川流不息的片商,更在現場表演時展現過人毅力。例如:仲夏台北,戲院冷氣不足,後台熱氣沖天,隨片登台的莊雪芳每日又唱又跳四十餘首(每日八場、每場五六首)。連樂隊司儀都吃不消,她卻展現「出奇能耐」,不斷鼓舞工作人員。有趣的是,有人問莊雪芳為什麼歌舞沒有兩年前「熱」?她幽默答:「上次是冷天呀,現在天氣這麼熱,再熱歌狂舞,我就要爆炸了!」


1957年下半,莊雪芳赴港接拍〈歌女白蘭花〉、〈番婆弄〉,電影由「星洲榮華公司」特約廈語片明星小娟(即凌波)擔任製片的香港「華廈影業」攝製。民初背景的悲劇〈歌女白蘭花〉(王天林、胡同執導),使莊雪芳躍升賣座紅星行列,除故事引人入勝、幕前幕後通力合作,很大因素也在她於東南亞多年積累的超高人氣—觀眾見到莊雪芳三字,就會自動掏錢買票。雖然邀約如雪片般飛來,莊雪芳還是秉持工作認真、不亂接片約的原則,忙歸忙,卻從未造成檔期困難,為她贏得極佳口碑。
走紅期間,歌舞精湛的莊雪芳是隨片登台的常客,她憶起這段經歷,依舊鮮活非常:「因為五家戲院一起登台,一定有專車送我。當我下車的時候,根本沒辦法出來,所以那時候一定要有憲兵維持秩序。」不只影迷追逐,莊雪芳在娛樂圈的好人緣,也為她迎來車水馬龍的賓客。「莊氏影業」新作〈歌女淚〉開鏡首日,就由於道賀人數多過預期,餐點準備不及,只得以可口可樂充數,莊雪芳再與來客合照作為回禮。


芳齡二十七的莊雪芳,長相甜美、談吐風趣,無可避免遭記者旁敲側擊「情事」,交友廣闊的她不諱言對愛情的興趣不若事業強烈,況且根本沒機會談這些!莊雪芳自述在港生活,拍片之餘就和好友品茗閒談、看電影,否則就抓緊時間灌唱片,就算有心人想靠近,也很難「見縫插針」。
與影圈男性密切來往、過度熱心,使「俠女性格」的莊雪芳蒙上「私生活不檢點」的批評,時不時傳出緋聞,熟悉為人的記者趕緊代為喊冤:「她絕不會把某人,或是任何一個男人,作為她的對象,……目前她正在創造電影事業,如果戀愛就影響到事業,結婚當然是更是阻礙了電影事業。」無論男士是否「存有二心」,莊雪芳都是一視同仁:「年長的叫乾爹,大的稱大哥,小的叫老弟。」與誰都是既親暱又單純的關係。相較莊雪芳的坦蕩,一些男性(或許正是心裡有鬼)倒顯得扭捏。經歷「編號事件」(報導將曾與她過從甚密的對象一一編號,絕大多數都是無中生有),這些「一般老友」擔心舊調重彈,紛紛過門不入,遑論為她的隨片登台付出心力。上述種種誤會,實在是她熱中交朋友時,未曾料想的困境。
對於愛情婚姻,見多識廣的莊雪芳認為東南亞盛行的「早婚」現象不適合自己:「眼見一些十三、四歲的女孩子嫁人之後,十六、七歲就有兩三個小孩,做母親的本身也還是個貪玩的女孩子,不懂得照應小孩,把家弄得奇髒無比,而且夫妻又經常打架吵鬧。」這位事業有成的「女中丈夫」因此「對結婚倒了胃口」,時任記者的姚鳳磐下結論:「還沒碰到一個她真正愛的男人,她的婚姻將是遲來的幸福。」


「為什麼是我!」七十二歲得到骨癌,莊雪芳一度怨天恨地,頹廢痛苦數月,體重由140磅落至118磅,身心狀況更差。直到遇見同樣遭遇的「鼻音歌后」吳鶯音(1922~2009),佩服她能自在擺脫陰影,使莊雪芳燃起勇敢面對的鬥志。在親友和宗教的扶助下,她度過兩次手術、十三次化療、三十二次電療的痛苦過程,更立志只要身體狀況許可,要用歌聲撫慰同病相憐的老人。2005年,莊雪芳於新加坡、台灣等地舉辦多場慈善演唱會,以親身經驗為癌症病患加油。


外型甜美、皮膚白晰、舞技有口皆碑,擁有國標舞專長的劉真,橫跨教學表演領域,無疑是台灣當紅的「拉丁女王」。相較簡潔狂野的舞蹈動作,她的溫柔聲線展現截然不同的「嗲功」,造就觀眾特別愛看她被小S戲弄的橋段。「有時候我很生氣,別人都不知道我生氣!」儘管已經怒火中燒,劉真的聲音表情依舊輕柔嬌嗔,或許正是從小養成的乖寶寶個性使然。很喜歡看劉真跳舞時的神采,與平日的她有種源於自信的反差,這因為發自內心喜愛國標舞,才能讓她突破重重內外阻礙,成為今日的劉老師。


劉真生於台北,從小學習芭蕾舞,十五歲時曾欲投考國立藝專或華崗劇校舞蹈科,唯因成績優異而選擇繼續升學。考入政大俄文系,加入國標社,從此進入國標舞世界。大學畢業,聽從父母意見考入美國銀行,利用下班時間於知名國際標準舞老師周志坤教室進修舞藝,兩年後辭去工作,專職投入表演比賽與教學事業。
劉真逐漸在舞蹈界建立聲譽,尤其擅長拉丁舞,由於外型條件佳,陸續受邀參與戲劇演出、廣告代言、主持節目等。雖成功跨足演藝圈,她仍國標舞事業為重,期間陸續參演電視劇:「他愛江山我愛美人」(2005)、「貞觀之治」(2006)、「我的完美男人」(2011)等,主持電視節目「愛上九點半」(2005~2006)、「戀愛攝影棚」(2006)、「快樂有go正」(2008)、「全民快樂有go正」(2010)等,同時也是各綜藝節目常客。


「為跳舞受傷長繭,這是我的驕傲!」自述一直是好女孩、很公主的劉真,不顧雙親期許投身國標舞懷抱,更為此廢寢忘食,她坦言:「內心的壞女孩被國標舞喚醒。」從小在母親培養下學習芭蕾舞,卻因為入大學時芭蕾舞社團倒閉,轉而加入國標社,意外發現此生最愛。長年學習芭蕾的劉真,認為那時的自己是「被保護的小女孩」,之後接觸拉丁舞則是完全不同的世界:「一種以比賽為目的的競技,有攻擊性也有野性。」原本的興趣,逐漸演變為燃燒熱情的理想,甚至幾乎引發家庭革命……
「我從小是認命的小孩,所有叛逆都給了舞蹈。」劉真回憶在銀行工作時,天天下班直奔教室,不停練舞直到凌晨,日復一日,身體健康每下愈況。有次,重感冒請假在家,迷迷糊糊還要趕著晚上八點排舞,母親語氣堅決:「連班都不去上,妳要去練舞,妳‧不‧准‧去!」四字擲地有聲,母女一陣對峙,劉真又氣又惱:「媽,不要連我唯一個快樂都剝奪!」此時,母親突然腿軟一跪,令從未見媽媽如此的劉真非常驚訝,但最後她還是決定出門學舞。「那兩年間很累,其實是逃避面對母親,在舞蹈這件事上很傷母親的心。」漂亮有學歷的劉真寧願花費數倍時間練舞,旁人眼中的不可思議,實際蘊含對國標舞的萬分熱誠。如她所說,這是支持對抗所有辛苦的唯一快樂。


正值適婚年齡,劉真不可避免遭逢異性問題,談及「追求者不如外人想像」的困境,她笑言自己很好追,卻不懂為何沒人追。印象中最受歡迎的時刻,是大學剛入國標社的菜鳥年代,學長爭先恐後指導學妹。只是當成績越來越好,反倒越來越寂寞,很多人遠遠觀察,卻沒人敢出手追求。熱愛事業、頗有成就的女性,往往有類似劉真的感嘆,有時不是眼界太高,而是根本乏人問津。四十歲才步入婚姻的莊雪芳,腦海或許也曾浮現相仿感嘆……
會跳舞的人,都有一種引人律動的誘惑性,也就是說,當她表演時,不只賞心悅目,也會鼓動身體搖擺的欲望。無論是莊雪芳的恰恰還是劉真的拉丁,都有異曲同工的魅力,試問誰能抗拒如此健康又性感的美妙畫面?

參考資料:
1.《聯合報》1957年11月4日~2005年10月19日,莊雪芳相關報導共二十二則。
2.劉開元,「南洋歌舞皇后 莊雪芳勤練歌舞抗骨癌」,《聯合晚報》第十五版,2007年5月24日。
3.我舞故我在—劉真、周志坤,「SS小燕之夜」,中天綜合台,2011年1月3日。
4.維基百科:劉真

相關文章:
1.歌舞皇后…莊雪芳
2.華語歌唱電影回顧展(2011.09.16~25)推薦片單


收聽網址: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點選09/15,節目音檔將保留45天。
節目摘要:【兩代明星比一比】莊雪芳、劉真【主題】舞動人生:擅長舞蹈,並由此投入娛樂圈的兩代舞后。
播放歌曲:莊雪芳自資自演〈龍山寺之戀〉插曲「出人頭地」(莊雪芳演唱)

本文同時刊登於「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新聞台
文章網址:舞動人生…莊雪芳、劉真
該處有更多粟子的電影文章可以欣賞唷!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