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11年10月13日 星期四

聚光燈外的萬點綠


聚光燈外的萬點綠
粟子

「配角是照不到聚光燈的,不是攝影機追逐的對象。」日劇「長假」(1996)裡,琴藝感情接連遭逢瓶頸的木村拓哉,吐出中肯的綠葉體悟—隱沒在萬丈光芒旁的陪襯宿命。記憶裡有不少演員,將某類角色(如:斯文敗類、卑鄙小人、狠心後母、慈祥老僕)演得極好,就算不到一分鐘的台詞,也使出渾身解數詮釋。儘管他們永遠當不到主角,多數時候是在鏡頭角落擠眉弄眼、叫囂圍事的一群,卻是電影不可或缺、成就經典名作的無名英雄……畢竟有出色的綠葉,才能對照出紅花的鮮豔。
此次赴港,正巧碰上「似水流年 綠葉常青:向五、六十年代粵語片性格演員致敬」展覽(2011.7.15~10.30),館方精心挑出多位觀眾肯定見過但不定叫得出姓名的配角,簡介影片用心非常。場刊細細分析各種角色的「指定動作」:「壞人:睜眉突眼、怒目圓睜、目露凶光、斜睨奸笑;好人:眉頭深鎖、唉聲嘆氣、笑中有淚、主動熱心;笑星:誇張面部表情、不鹹不淡的廣東話、插科打諢炮製滑稽喜感。」有趣的是,幾乎所有的綠葉都被定型,虛榮貪婪善良貧苦窩囊軟弱……類似戲碼越演越精,只要見到此人就能立辨忠奸,一如黃楚山的苦、石堅的陰、容玉意的惡、鄭君綿的痞、李香琴的刻、黎雯的善。看完展覽,由衷感謝香港電影資料館的策劃,不只開觀眾眼界,更讓這些長年受忽視的優秀演員一嘗聚光燈的滋味。


相較一線明星動輒上萬片酬,以量取勝的「大特約」(對白較多、需連戲,日薪一至二百元不等)倒是辛苦終日,加上多飾演蠻橫無禮的反派,下了戲難免會莫名其妙挨罵。對此,目光如炬的「影壇惡霸」劉克宣很有感觸:「觀眾忘記給我揭開這具戴在面上的臉譜,所以在工作之餘,日常逛街行路,也免不了飽受他們的唾罵與奚落。」常與善良女主角爭奪表哥的羅蘭,也因「太逼真」身受其害:「我一定要關燈之後才敢進場,戲沒演完就得離開,否則會被人罵。」時至今日,類似情形仍時有所聞,像是:某鄉土劇惡人(惡女)接到恐嚇電話或逛街遭路人白眼、部落格上出現一堆咒罵留言……戲裡連到戲外,在在印證看戲比演戲更入迷!
「人人都想要扮好人,不過現實生活中也有不好的人呀,所以我也成了搶手貨,嘿嘿!」身材矮小的陳立品擅演說長道短的老嫗,沙啞聲線與消瘦外型十分契合,配合恰如其分的演技,活脫脫就是媒婆老鴇惡婆的代言人。如她所說,如果能當好人誰想當壞人?如果能當紅花誰想當綠葉?只是人各有命,有的是天生麗質的主角,有的是麗質天生的配角,對比老天賞飯的前者,後者的可貴在於認清並發揮自己的天賦,在類似戲路中精益求精。


「其實我們很辛苦才能夠賺得那些錢,但為什麼會有不好收場呢?真的不明白。」常演打手私梟的馮敬文感慨同行晚景淒涼,有人甚至留書跳海、提早收工;胞弟是大明星吳楚帆的高魯泉,坦言因為收入不正常,不少人染上賭癮與酗酒的惡習,無形造成惡性循環。明知如此,他們還是無怨無悔演下去,說到底,還是基於對戲劇的熱愛。
愛演的人能演,想必是美夢成真的好事,為了繼續美夢,綠葉們付出體力精神、投注智慧青春,造就你我眼前的精彩作品。人生如戲,或許在生活圈中當不成主角,做個默默耕耘的配角也是選擇,相信只要認真實踐自己的使命,總會有人看見你的努力。

本文同時刊登於「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新聞台
文章網址:聚光燈外的萬點綠
該處有更多粟子的電影文章可以欣賞唷!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