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11年10月12日 星期三

【廣播】寶島影帝…唐菁、阮經天


寶島影帝…唐菁、阮經天
粟子

外型是基本條件,還得有戲有型有觀眾緣,不只是演什麼像什麼的好演員,更需要閃亮耀眼的明星氣質……無論是女星當道的五、六0年代或男星挑起票房的今日,培養一位足勘重任的首席小生,始終是可預不可求的期待。回顧台灣影壇半世紀,唐菁(1924~)、阮經天(1982~)可謂少數在地養成的兩代影帝,於公,他們都經過一番輾轉才展開演員生涯、都擅長各類片種、都憑著優異演技贏得金馬獎最佳男主角;於私,他們的感情生活也引來媒體好奇追逐,除去真真假假的桃色緋聞,前者因與妻子的離婚糾紛鬧得沸沸揚揚,報紙日日刊登三角戀點滴,八卦指數直逼數字週刊!不管願不願意,都得盡量耐著性子承受批評,好聲好氣回答任何不懷好意的問題。點點滴滴,正是享受努力奮鬥的成果、平步青雲的幸運時,必須概括挑起的一哥包袱。
隨著知名度陡升,海內外片約自然應接不暇。六0年代,唐菁由台灣轉戰香江,以00七式的諜報片的硬漢形象廣受歡迎。至於如日中天的阮經天,現在積極追求的下一步,就是進軍香港娛樂圈……不過,身為中華民國國民的他,還有兵役這項義務有待解決。面對輿論窮追,仍具學生身份的阮經天坦率回應:「我一定不會不當兵,我覺得當兵是國民應盡的義務,所以我不會逃,其實我也不害怕。」作為一位身體健康、事業正好的年輕男星,這似乎是個必須拖延卻又無法避免的人生關卡。


唐菁竄起的年代,正值國語片鬧小生荒,人才濟濟的香港尚且如此,遑論資金機會貧乏的台灣。比起同期的黃宗遜、藍天虹,他外型討好、氣質清新,加上態度恭謙有禮、認真鑽研演技,迅速躍升首席地位。未幾,唐菁應邀到港拍片,已入不惑之年的他,因戲結識同片演員陳方(1941~),迅速墜入情網。情到濃時,唐菁返台向妻子提出離婚,從此日日上演比電影還具張力的愛恨情仇。儘管壓力排山倒海,兩人仍舊堅持攜手。事後,唐菁選擇留在香港發展,以酷帥風流的特務角色翻紅,演藝生命由小生延續至中生。無論觀眾能否體諒私領域的風波,銀幕上的他,確實散發獨到的男性魅力。


唐菁本名唐振青,又名唐治民,1946年自農村學校畢業,任職牧場技士與管理員等職。二十四歲,愛好攝影的他報考空軍,初為空軍攝影師,後轉作地勤人員。1949年,隨國軍來台,基於對演戲的興趣,考進陸軍劇團服務,經漫畫家牛哥介紹至農復會當繪圖員。二十九歲,透過編劇陳文泉引薦,以演員身份進入「農業教育電影公司」(簡稱農教),參與首作為反共片〈烽火麗人〉(1953),與吳驚鴻分任男女主角,表現頗獲好評。1954年,「農教」與「台灣電影公司」合併成「中央電影公司」,唐菁遂成為最受倚重的台柱明星。1960年,因與「中影」解除基本演員合約,短暫淡出影壇,月餘後復出。
數年間,幾乎在台投資的國語片,很高比例都由他擔任主角,作品包括:〈風塵劫〉(1954)、〈甘蔗姑娘〉(1954)、〈千金丈夫〉(1954)、〈梅崗春回〉(1955)、〈關山行〉(1955)、〈歧路〉(1955)、〈碧海同舟〉(1956)、〈夜盡天明〉(1957)、〈歸來〉(1957)、〈她們夢醒時〉(1958)、〈風流冤家〉(1957)、〈懸崖〉(1959)、〈王先生投奔自由〉(1960)、〈魔窟殺子報〉(1960)、〈天倫淚〉(1960)、〈颱風〉(1962)、〈黑森林〉(1962)、〈龍山寺之戀〉(1963)等。1958年,應「邵氏」邀請赴港拍攝〈殺人的情書〉(1958,又名卡爾登情殺案),後仍以在台發展為主。1963年,憑〈黑夜到黎明〉(1963)中的正直軍官一角獲第二屆金馬影帝,也是首位由台灣影壇培養的得主(首屆為香港資深影星王引)。
1963年中,經曾合作〈黑森林〉的導演袁秋楓介紹,加盟香港「電懋」,陸續主演〈聊齋誌異〉(1963)、〈雷堡風雲〉(1965)、〈亂世兒女〉(1965)。期間,與同樣來自台灣的新進女星陳方過從甚密,他提出離婚要求,引發妻子林富美(1958年結婚)不滿,甚至引發官司問題。輿論一面倒指責男方薄情忘義,連帶影響電影事業。風波稍息,唐菁轉投「邵氏」,接演系列時裝情報、古裝武俠片,頗受歡迎,影片如:〈鐵觀音〉(1967)、〈特警00九〉(1967)、〈鐵漢風流〉(1967)、〈催命符〉(1967)、〈鐵觀音勇破爆炸黨〉(1968)、〈豪俠傳〉(1969)、〈飛燕金刀〉(1969)等。
1970年,與「邵氏」合約到期、轉為自由演員,定居香港,為各公司拍片,題材戲路廣泛,作品如:〈大丈夫能屈能伸〉(1970)、〈怒劍狂刀〉(1970)、〈天龍八將〉(1971)、〈黑靈官〉(1972)、〈應召女郎〉(1973)、〈香港屋簷下〉(1974)、〈撈女日記〉(1975)、〈五毒天羅〉(1976)、〈天涯明月刀〉(1976)、〈李三腳威震地獄門〉(1977)、〈面懵心精〉(1978)、〈蕭十一郎〉(1979)、〈失業生〉(1981)、〈大旗英雄傳〉(1982)等。從影三十年,拍攝超過七十部電影,年歲漸長,逐步退居幕後任配音,同時經營進出口生意。


初入影壇,唐菁就在〈烽火麗人〉獲拔擢為男主角,除了本身條件,多少也暴露小生人才缺乏的警訊。相貌端正的他特別適合青年才俊一類角色,天時地利,也自我磨練精進。赴港接拍〈殺人的情書〉時,唐菁一向做足功課:「先對劇本下功夫研究,瞭解劇中人物、背景,熟讀台詞、實習動作,可以說一切都是非常認真。」雖然站穩主角地位,他仍維持一貫「求進步」作風,不論任何角色,皆仔細揣摩,努力使自己不斷進步。時任記者的姚鳳磐認為唐菁的聰明在於「不以風流小生自居」,願意花時間琢磨演技,才能持續有所成長。
五0年代下半,台灣影人前仆後繼嚮往香港,唐菁也獲邀在〈殺人的情書〉試水溫。相較多數「洋洋得意」的同行,他顯得格外低調:「『到香港去』無形中成了大家的理想,也是唯一的情緒上的刺激!多提香港,好像更會刺激大家,撩起情緒上的波瀾而影響平靜的生活。」不把自己的得意加諸在別人的痛苦上,無怪贏得有口皆碑的好人緣。


唐菁屬和善易親近的社交性格,除去婚外戀鬧得滿城風雨(1964~1966)的負面報導,其他時候關於唐菁的文章,大半是褒多於貶,舉凡:謙遜(不是獻殷勤或拍馬)、有禮(誠心接受幕前幕後伙伴的愛護教導)、和藹(隨和大方、圓滑自然的社交態度)等美善用詞,都是形容他的常客。很會交朋友的唐菁,來往對象當然包括異性,導致他從單身到已婚,總是花邊新聞不斷。結婚不到一年,桃色傳聞頻頻見報,擔心假消息引起嬌妻埋怨,難得正色澄清:「男女之間除了愛情之外,還有友情的存在,……老兄(指記者):難道你還不相信我,尤其是我和富美!」
1958年1月,唐菁與小七歲的林富美正式結婚,典禮由「中影」總經理李葉主持,於攝影廠A棚舉行,燈火輝煌、喜氣洋洋,鋒頭一時無二。新婚不到半年,唐菁為新片前往香港,獨自一人在外,接連傳出與舞場小姐過從甚密。面對熟人單刀直入詢問,他的回答反映成熟社會人的處世態度:「只不過想以一種歡樂的氣氛來沖淡你客邸的寂寞;如果一定固執成見,不能通權達變,反而得罪了人!」唐菁深覺旁人眼中的「假戲真作」,其實只是「普通應酬」。儘管不時有曖昧不明的緋聞,偶爾打翻太座醋罈,但從未危急家庭。直到與「電懋」簽下一紙合約,暫別妻兒單身赴任,才使婚姻遭逢空前挑戰……


拍罷〈聊齋誌異〉,闊別十五個月的唐菁為〈雷堡風雲〉回台,行李塞滿各式毛衣皮鞋和打字機,他甘之如飴:「這都是我從香港帶回來孝敬太座的,還替我六歲的寶貝兒子買了一大堆玩具!」愛家愛妻愛子的好丈夫好父親形象,卻在女星陳方母親一則「駁斥香港某週刊報導唐菁婚變與女兒有關」的啟事後,陷入不倫疑雲。初期,唐菁、陳方分別向記者表明子虛烏有。特別是後者,一再堅稱雙方只是基於同鄉之誼、偶爾聯袂出席的朋友,一切指控都是冤枉。唐菁則自述不會離婚,但風言風語使他失去不少拍片機會。為何不接妻小就近陪伴?他的理由充足:「拍片收入並不寬裕,香港生活程度又太高,因此沒有力量負擔他們在港的費用。」相形之下,妻子林富美顯得有所保留:「唐菁嘴巴居然如此地硬,他是不是想要我把手裡的證據公布出來?」
自三角戀於1964年12月浮上檯面以來,隔幾日(密集時日日)就有數則鉅細靡遺的報導。一如所有的感情矛盾,真相只有一個,卻因為視角不同、立場各異而出現截然不同的說法,正如三位當事人對離婚事件的各自表述—陳方:空穴來風、絕無此事;唐菁:聚少離多、夫妻情薄;林富美:丈夫堅離、定有隱情。
被指介入婚姻的陳方,不只一次感嘆遭逢「無妄之災」。她後悔未在第一時間闢謠,甚至為證明另有所屬,供出已有交往多年的對象:「我是逼得沒辦法才宣佈有男朋友的,但對方可能已不承認我是他的女朋友!」從小到大規規矩矩,卻因嚮往電影圈而捲入泥沼,陳方對父母、家庭都感到抱歉,甚至懷疑千里迢迢到港尋夢是錯誤的決定。作為事件裡的唯一男性,唐菁一開始倒很輕鬆,笑言會等太太消氣再好好商量。然而,曾說不會離婚的他,回到香港即祕密搬離住所,與外界鮮少聯繫。其實,唐菁在1964年底回台時,已有意結束婚姻關係,經親友規勸才打消念頭並答應三個條件:回港後不與陳方私人會面、三個月內接妻子赴港定居、定期寄生活費,只是承諾都在他離台時煙消雲散。暫別緋聞女友,拒見妻子的唐菁獨居香港,見媒體偏袒後者,加上離婚遙遙無期,一度自暴自棄,不理髮、不剃鬍,折磨封閉自己。他不諱言交出一半收入,盡了為人夫、為人父的責任,太太卻始終拖住不肯離婚,無疑是她的不對。
至於最受輿論支持的「受害者」林富美,自述丈夫為〈雷堡風雲〉回台時,就以「夫妻分隔兩地、生活不妥」為由提出離婚。希望維持關係的她,自願容忍退讓、承受委屈—非但可以自行負擔生活費用(即唐菁不須寄錢回家),亦同意他「在香港可以盡量玩」,接受分居但不答應離婚。她甚至辭去工作,帶著兒子到港尋夫,無奈此舉反而逼得唐菁豁出去:「我愛陳方!林富美現在只有兩條路可走,一是離婚,要不就回台灣!」轉圜無望,唐太太時而激動時而懇求,就是不想破壞家庭,言談間盡是悔恨與深愛。1964年12月下旬至1965年4月中旬,陳方、唐菁、林富美各執一詞,程度從完全沒有、模稜兩可到絕對有鬼,只有登場人物是最大公約數。儘管是明星銀幕外的家務事,高潮迭起絲毫不輸精心設計的劇本,觀眾各有支持,只是十有八九站在原配一邊。


「我總以為與結了婚的人在一起比較安全,哪想到他會和太太提出離婚……我對他真是恨之入骨!」陳方的告白卻被林富美公佈的證據—與唐菁往來的書信推翻,內情跟著呼之欲出……。天各一方的日子,唐菁、陳方還是祕密持續通信,內容和女方對外的冷淡態度完全不同(如:彼此以英文的丈夫妻子相稱、一再提到深愛唐菁等),證實兩人確實發展出愛情。不知記者是否徵詢陳方同意,報導大量登出信件內文,使原本只屬兩人的濃情蜜意,成為人盡皆知的「出軌證據」。對唐菁寫下「我這有多麼痛苦呢?」的陳方,或許正因信件的曝光,被打入更深的懊惱。
1965年10月,因緋聞而被「電懋」送回台灣休假的陳方,費盡辛苦得到香港一所中學聘書,藉此重回男友懷抱。她在給摯友的信中寫到:「為了他,即使有人告訴我回到香港是死路一條,我也是要去的……」既有如此決心,為什麼先前堅決否認?陳方坦言是來自親情壓力:「年老的雙親及兄姐流著淚請求我給他們點面子,給他們做人的餘地,要我否認時,我能再抗拒嗎?當然我們全錯了,因為紙包不住火。」
眼見唐菁、陳方走到一起,林富美選擇向台北地檢署告發兩人通姦及妨害名譽。她雖提出確切證據,檢察官也發出傳票,但法界人士多認為此舉效果有限—發生地點在香港(非中華民國領域)、所犯為一年以下有期徒刑(犯罪重本刑為三年以上者,回國後才能適用刑法處罰),也就是說,就算認定有罪,也無法給予制裁。開庭時,只有林富美在親友陪同下應訊,她出示信件照片作為佐證,泣訴丈夫移情別戀後棄孩子於不顧……至此,夫妻情份已走到終點。「我真的希望他回來,即使是來看看兒子也好!」兩年後,林富美當選台中市議員,配偶欄上依舊是唐菁。受訪時還將「破鏡重圓」念茲在茲,雖再三說「他不會回來」,卻也表明「不會計較」,那怕有和女友生的孩子,也願意共同扶養。故事至此,愛情的自私與執著一覽無遺,道德上或許有對錯,但實際卻是各有各的身不由己。兩年間,原本各有發展的三人纏得筋疲力盡,畢竟在這多了一角的愛情關係中,誰都不是贏家。


「王子變青蛙」(2005)引爆空前偶像劇熱潮時,男主角明道在現實中也享受到貨真價實的「王子」際遇。一飛沖天之際,和他外型有幾分異曲同工的阮經天,不免被貼上「長得像明道」的標籤。明明也出道幾年,好不容易被認出,卻是因為有張「明星臉」?!形象類似的明道大紅大紫,阮經天的機會難免被壓縮,也因為路線重複,後勢不被看好……人生際遇難料,同樣由陳喬恩擔任女主角的「命中注定我愛你」(2008)找上阮經天(據聞是明道在大陸拍戲,希望磨練演技,才推掉這齣偶像劇),他以高傲善良又有幾分猶豫不決的紀存希一角,紅得不可收拾,並奪下該年當選台灣影視節的「偶像劇之王」。「命中」打破「王子」的收視紀錄,儘管明道仍維持相當聲勢,但此時的阮經天已經是人盡皆知的「小天」,再沒人說他長得像誰。
由「命中」成為一線演員,隨後的「敗犬女王」(2009)鞏固偶像劇一哥地位,至電影〈艋舺〉(2010)則將他推至大銀幕,再憑此獲得金馬影帝。內外兼具阮經天,已是台灣影壇的新希望,雖不至於一枝獨秀,卻無疑是最被期許的實力派偶像。其實,不只古代書生,演員更是「十年寒窗無人問」的典型,即使早在「米迦勒之舞」(2004)、「綠光森林」(2005)就能見到他的努力,也是直到三年後才徹底發光發熱……話雖如此,他仍是非常幸運,因為很多人熬了幾個三年,仍只是觀眾口中「長得像誰」或「好像看過你演戲」的無名帥哥。


阮經天出身眷村軍人家庭,國中時是游泳健將,曾獲得台中市鐵人三項比賽冠軍。本想做飛行員,也已通考試,卻因2002年陪朋友試鏡時意外進入模特兒圈,後加盟「凱渥模特兒經紀公司」,以走秀、廣告為主,與同公司的賀軍翔、鄭元暢同受重視。2004年,開始參與偶像劇演出,首作為魔幻寫實風格的〈米迦勒之舞〉,飾演具陰柔氣息、亦正亦邪的複雜角色。隔年,在「綠光森林」任第二男主角,為堅持守候女主角、深情不求回報的直率音樂家,由此逐漸打開知名度。之後,參與由鈕承澤執導的戲劇「我在墾丁﹡天氣晴」(2007),稱職詮釋將來自破碎家庭的插畫家,開始受到肯定。


首度擔任男主角、與陳喬恩主演的「命中注定我愛你」(陳銘章導演),因輕鬆緊湊、生動有趣又溫馨感人的劇情廣受歡迎,收視率節節攀升,期間創下分段13.64、單集平均10.91的最高紀錄(後被「新兵日記」打破)。「命中」有多熱門?從Google的熱門排行就能窺知一二—在首播的2008年一舉打敗韓劇日劇,登上「最熱門電視劇╱電視節目」冠軍。阮經天在劇中將看似傲慢實際性格溫暖的富家少爺演得立體而有人味,幾場情感戲更是賺人熱淚,十分具感染力。除此之外,他在拍攝期間不斷經歷跳海被打等苦命情節,偏偏越慘收視率越高,還被封為「台灣最苦命男偶像」。隔年,與楊謹華合作的「敗犬女王」延續人氣,上檔二十一週均為同時段收視冠軍。阮經天在劇中無視八歲差距,堅持追求女主角的癡情,令好感度指數破表。連續兩齣偶像劇的成功,使他的號召力獲得進一步印證,一線主角地位穩固。
2010年,阮經天以鈕承澤執導的電影〈艋舺〉,榮獲第四十七屆金馬獎最佳男主角。片中,他飾演個性內斂冷靜、糾結於友情與仇恨之間的黑道兄弟,展現更深層的演技。登台領獎時,阮經天由衷感謝家人、電影幕前幕後,謙言只想著二十年內拿獎,沒想到這麼快就如願以償。事業順遂,阮經天卻面臨男偶像的大敵—當兵,同樣不得不拖的「資深學生」不再少數,但最紅的必然成為焦點。阮經廷承諾片約告一段落的2011年底就會依規定入伍,只是先前這份「學海無涯」的毅力,還是不免落人口實。


拍攝「綠光森林」時,阮經天與女主角劉品言傳出熱戀,片廠互動親密。唯隨著戲劇下檔,兩人逐漸由濃轉淡,媒體指是與女方母親不同意與她即將赴巴黎留學有關。分手年餘,阮經天因與前經紀人的糾紛,導致對方透過週刊爆料,指他拋棄圈外懷孕前女友和向友人炫耀奪下言言的初夜。身為當事人,劉品言在出席活動只得強顏歡笑、眼眶泛紅:「他是好人,我相信他不會亂講話。」阮經天受訪時則表示:「沒有就是沒有,說三千遍還是沒有!」不希望把身邊的人都扯進來,並指言言是個好女孩,希望大家別再打擾她。此外,阮經天還曾被另一位前女友暗指有特殊癖好、被週刊拍到疑似帶女生上飯店……對於這些無妄之災,他也是以「好笑又無奈」回應。
「這是過去的事,我不會在意。我想談戀愛最重要的是要有共同目標,如果彼此都很確定未來的方向,就不用擔心周遭發生的狀況,也不會受影響。」負面花邊不斷,作為現任女友,許瑋甯的態度顯得豁達。「我對感情會給予全然的信任,對方說什麼我都相信」如此寬容又成熟的另一半,難怪阮經天會說:「她是我的一切。」


外型事業樣樣好,這樣的男人哪有不迷人的道理?無論是情不自禁、身不由己或逢場作戲,真真假假的桃色新聞也是他們身為當紅炸子雞的「義務」,輔助觀眾印證「帥哥=花心」的真理。作為前輩的唐菁,想必已為戀愛付出相當代價,時隔半世紀,劇情還是在阮經天身上重演……儘管今日媒體基於法律考量不會公布情書內文,但如影隨形的狗仔偷拍卻遠勝以往。許瑋甯的幸與不幸是,一天到晚都有數台攝影機日夜緊迫盯人,遠遠勝過自己查勤;男友被拍到什麼,都得第一時間鎮定回應。看來,不管是影帝自己還是他身邊的人,都得有過著透明人生的覺悟,這或許是他們走紅前,未曾預料的「副作用」。

參考資料:
1.《聯合報》1953年2月2日~1966年3月12日,唐菁相關報導共五十則。
1.侯政,「情場失意政壇出頭 滿懷癡情念唐菁」,《經濟日報》第五版,1968年1月23日。
2.魏艾齡,「我最喜歡唐菁的和藹」,《男兒本色》,香港:三聯,2005,頁324。
3.葉婉如,「『許瑋甯是我的一切』 阮經天急奔愛巢懺悔」,《蘋果日報》,2010年3月4日。
4.影劇中心,「劉品言含淚談初夜說 相信阮經天不會亂講話」,今日新聞網,2010年5月23日。
5.維基百科:阮經天、命中注定我愛你、艋舺

相關文章:
1.首席小生的銀幕上下…唐菁
2.孔融讓愛…白克作品〈龍山寺之戀〉
3.港台合作、同舟共濟…〈關山行〉


收聽網址: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點選10/06,節目音檔將保留45天。
節目摘要:【兩代明星比一比】唐菁、阮經天【主題】寶島影帝:由台灣培養、公私生活都精彩非常的兩代在地影帝
播放歌曲:連續劇「命中注定我愛你」片尾曲「心願便利貼」(元若藍、吳忠明演唱)

本文同時刊登於「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新聞台
文章網址:寶島影帝…唐菁、阮經天
該處有更多粟子的電影文章可以欣賞唷!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