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07年1月4日 星期四

【廣播】港台合作、同舟共濟…〈關山行〉


港台合作、同舟共濟…〈關山行〉

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節目於2007年1月4播出〈關山行〉專輯,內容為主持人與我的訪談,此段錄音將保留三個月。

政治勢力徑渭分明的五0年代,作為大眾主要娛樂的電影,無可避免地肩負起政府宣傳的重責大任。隨著台灣「農教」出品的〈惡夢初醒〉(1951)、〈罌粟花〉(1955)等一系列明確反共電影的賣座失敗,相關主事者瞭解在政治正確外,也需注意市場和演員卡司的安排,因此著手修正製片方向。
雖然傳達官方政令仍是必然的任務,但製片單位也瞭解兼顧觀眾市場與市場收益的重要。擁有較佳製片環境與票房明星的香港電影界,便成為台灣積極尋求合作的對象,「中影」遂積極展開接觸與商談的工作。

對於台灣方面的邀約,屬於香港自由影業的電影組織(如:「永華」、「電懋」、「邵氏」等)與從業人員基於市場及政治立場考量,也抱持樂觀其成的態度。幾經商討後,「中影」和「電懋」以強調團結互助的電影〈關山行〉(1956),作為港台首次合作的題材。
實際上,不同背景、省籍的人經過一個象徵性旅程而達到共識,彼此團結合作,這種模式中外皆有。約翰‧福特(John Ford)的〈驛馬車〉(Stagecoach╱1939)即是原型。(黃仁,頁311。)然而,相較於這部著重推崇冒險患難精神的美國經典西部電影,〈關山行〉更強調面臨險峻情勢仍要相互合作,達到隱喻「港台一家」以及凝聚內部團結的雙重目的。(左桂芳,頁28)


多線發展的得失
擁有眾多台灣知名影星的「中影」,在獲得「電懋」的鼎力相助後更是如虎添翼,葛蘭、李湄、鍾情、穆虹、周曼華等能夠獨當一面的女星,均投入〈關山行〉的拍攝工作。但如此的「黃金」陣容,對於電影而言卻並非全是優點,因為即使大家不在乎戲份,卻也不能差距太遠。在這種情況下,每個人都發展一小段故事,積少成多,相對壓縮劇情鋪陳的厚度。〈關山行〉的編劇面臨這樣「巧婦難為多米之炊」的困境,不僅要把調性各異的演員拉在一個故事裡,還得避免顧此失彼,更是難上加難。
雖然影評黃仁先生對此提出「劇情性疏散」及「全靠大堆頭演員競演來做號召」的批評(黃仁,頁311。)。但是,就我的觀影經驗,儘管部分劇情仍不免有突兀之感,但整體內容並未偏離主題太遠,讓複雜的多線發展,最後還能收到「團結」的主軸上。此外,影片首尾演員們均在車廂內聚首的安排,層次地表現出經歷「道路坍方」事件後乘客的心態轉變,亦是巧妙整合多線劇情的關鍵。
〈關山行〉的多線發展,豐富了劇情內容,使觀眾可以在一部電影中,看到演員在其他電影中的精華表演,如:鍾情在〈桃花江〉(1955)的俏皮、葛蘭在〈空中小姐〉(1959)的熱忱以及李湄在〈野火〉(1957)中的嫵媚等。只是,面對有限的時間,再出色的演技也只能切割呈現,顯然是大堆頭電影必然面臨的兩難問題。

收聽網址: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點選1/4
節目摘要:電影〈關山行〉、李湄介紹


關山行(原名:風雨列車)
1956年╱黑白╱102分╱中影出品
導演:易文
編劇:吳鐵翼
音樂:綦湘棠
作曲:姚敏
作詞:易文
演唱:姚莉「等天晴」、葛蘭「一條心」
演員:葛蘭、王豪、鍾情、李湄、唐菁、穆虹、吳家驤、賀賓、王遜、金超白、韓昌霞、黃曼、黃宗迅、李冠章、李影、梁銳、王元龍、張小燕、周曼華、雷鳴、魏平澳、洪波
附註:中影倡導港台合作的第一部作品。

劇情簡介:
一輛載著形形色色乘客的長途客運車,沿著崎嶇的山路前進。未料途中遇上暴風雨,道路被滾下的巨石封住,使汽車無法通行。車上陪妻子返鄉的暴發戶柯慕松(賀賓)和拍馬逢迎的尤亞民(吳家驤)連連抱怨,只有熱心學生范述康(唐菁)、工人葛啟功(王遜)、黃長興(金超白)自告奮勇到鄰近村莊求援。眼見范述康等一行遲遲未歸,其餘乘客紛紛散至各處避雨休息,僅留司機安建華(王豪)和行車服務員鄧玉枝(葛蘭)看守客車。
風雨稍停,鄧玉枝見無乘客回車,只得往村中尋找,並請求村民協助移開落石。

鄧玉枝一到村莊便遇上村民趙大(雷鳴),他的太太即將生產,急忙尋找醫師為她接生。此時,另一位乘客任太太(周曼華)之女小玲(張小燕)高燒不退,遂請乘客尹光炎(王元龍)醫生醫治。小玲情況穩定後,任太太得知趙大妻子分娩在即,自願和醫生過去幫忙,將女兒交給乘客阿珍(黃曼)及其姑母(韓昌俠)代為看顧。
眼見任太太等人一時走不開,玉枝只得前往村民辛二嫂(穆虹)的住處,勸說乘客柯慕松夫妻、尤亞民回車幫忙抬開落石,無奈眾人不予理會。反觀,熱心的龍老爹(李冠章)得知客車被困,趕緊召集鄭小虎(梁銳)等數名壯丁移開山石,可惜人力單薄,山石更不斷落下,使體弱的乘客吳凡(李影)被砸傷。


回到龍老爹家休息的范述康,見老爹之女龍豔翠(鍾情)活潑可愛,一直和她聊天、給她拍照,此舉竟引起未婚夫鄭小虎不滿,以為他有意橫刀奪愛,號召村內青年不要再去幫忙。時間漸晚,只剩葛啟功和黃長興回到客車協助,鄧玉枝不願一直耽誤下去,只能再次前往村內勸說乘客回車幫忙。
勢利的柯慕松、尤亞民對鄧玉枝的要求不以為然,對她大為諷刺,這讓個性耿直的玉枝十分不滿,顧不得服務員的工作守則,和他們吵了起來。楊誠好不容易勸開三人,豔翠則煮好飯菜,請玉枝和司機安建華用飯。

柯慕松等人被迫滯留村中,頗感無聊。不學無術的尤亞民遂邀暴發戶柯慕松、湯若蘭(李湄)玩紙牌,辛二嫂在一旁興味濃厚。見狀,湯若蘭便讓她參與,自己則到一旁與探勘員楊誠(黃宗迅)攀談。
其實,辛二嫂在窮鄉孀居多年,對這批來自城市的旅客大感新鮮,她熱情接待滿是抱怨的一行人,尤其羨慕時髦名貴打扮的風塵女子湯若蘭。然而,湯若蘭早已厭倦紙醉金迷的生活,反而羨慕辛二嫂寧靜平和的生活環境。追求辛二嫂多年的探勘員楊誠眼見她與尤亞民親近,難免心生不悅,立刻被心思細膩的湯若蘭看穿心事。湯若蘭欣賞楊誠老實樸實的個性,兩人越談越投機,長談一夜後決定共渡餘生。
反觀一心嚮往都市生活的辛二嫂,在言談之間透露自己頗有積蓄,讓尤亞民心生歹念。辛二嫂誤信尤亞民承諾,相信他會帶自己到城市做生意,興沖沖拿出藏在櫃子裡的金子首飾,卻在睡著後被尤亞民偷偷拿走。

折騰半天,事情毫無進展,鄧玉枝心灰意冷,準備回城辭職,安建華好言安慰,兩人感情日進。
此時,眾人忽然聽到趙大之妻難產、失血過多的消息,鄧玉枝、范述康、葛啟功等人自告奮勇輸血給她。趙大感激眾人協助,急忙號召群眾到公路搬開山石。幾經辛苦,道路終於通暢,公車終於可以上路。


散佈各處的乘客紛紛回到車上。任太太女兒恢復健康;被石頭砸傷的吳凡則和被姑母逼婚的阿珍有了感情,積極勸說其姑母接受婚姻自由的想法;醫師尹光炎則從放棄人生的酒鬼,決定要振作精神,到需要醫療照顧的地方開業;柯慕松深知自己自私、霸道有錯,很不好意思;尤亞民則是偷了辛二嫂的錢,畏畏縮縮地躲在座位裡。
鄭小虎與豔翠趕緊跑來送行,向眾人宣布結婚喜訊,聽到消息的范述康連道恭喜,並允諾結婚當天會來當攝影師。玉枝發覺湯若蘭並未回車,正感到奇怪,就看他和探勘員楊誠一起走來。結果,若蘭決定留在村莊,和楊誠共組家庭。
即將開車之際,神色著急的辛二嫂慌張朝車子跑去。氣憤的她向乘客們說起自己被尤亞民欺騙的遭遇,大家不恥尤亞民的行為,要求他將金子首飾還給辛二嫂。辛二嫂無奈地看著恩愛的楊誠與若蘭,雖然傷心失落但至少保住自己的棺材本。

在村莊中人和若蘭的目送下,一行人終於再度出發,踏向各自的前程。


資料參考:
1.「葛蘭網頁…關山行」
http://www.geocities.com/gelanweb/GSX.htm(檢索日期:2007年1月4日)
2. 左桂芳,〈台灣電影微曦時期與國際合作交流史(1900~1969)〉,《香港電影回顧特刊—跨界的香港電影》,香港:香港電影資料館,2000,頁26~34。
3. 黃仁,《電影與政治宣傳》,台北:萬象,1994,頁309~311。
4. 《香港影片大全第四卷(1953~1959)》,香港:香港電影資料館,2003,頁367。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