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12年10月6日 星期六

【廣播】愛情的夢…秦劍導演〈癡情淚〉

愛情的夢…秦劍導演〈癡情淚〉
粟子 

「有人說人生像早晨的露水,有人說愛情像濃烈的苦酒,露水乾了,明朝還是再來到人間,苦味過了,慢慢就會回甘在心頭。」年紀輕輕即展露編導才華的秦劍(1926~1969),是無庸置疑的文藝片聖手,描繪細膩愛情之餘,亦擅長刻畫哀怨蒼涼的美感。他筆下的主角往往隱含無法癒合的傷痕,好不容易遇上喚醒熱情的伴侶,卻又被迫面臨生離死別,類似劇情不一而足,由葉楓、凌雲主演的〈癡情淚〉(1965)便是其中例證。電影裡,為扶養女兒淪落風塵的歌女,屢屢深情唱出這首「癡情淚」,秦劍利用賓客杯觥交錯的虛幻,襯托主角囿於現實的無奈。由他作詞的主題曲用字雖淺顯,讀來卻是動人心弦,「為什麼我做了這場愛情的夢,就永遠永遠的醒不過來;為什麼我喝了這杯愛情的酒,就永遠永遠永遠苦在心頭,永遠永遠苦在心頭。」苦在心頭的不只是劇中人,亦包括對婚姻感情投入至深的他。 
相較沈溺「愛情的苦」的導演,因戲結緣的男女主角此刻正品嚐「愛情的酒」。尚處婚姻狀態的葉楓與甫來港發展的台灣小生凌雲傳出緋聞,報章媒體日日上演肥皂劇,高調戀情使以純愛為主題的〈癡情淚〉遭池魚之殃,上映短短幾天就告下片。撇開私領域的是非對錯,兩人在片中確實表現稱職。特別是慣於詮釋爽朗直率性格的葉楓,挑戰自我放逐的頹喪角色,慵懶之餘也有幾分不能不願亦不肯振作的墮落,一定程度延續白光的妖姬風華。


情的延伸
 「秦劍是一個奇才,他是我們公司的『金童子』,幾乎每部片都很賣座。……他是一位很真誠、傳統的人,他個子小小,大家都稱他做Kim哥。……秦劍在六十年代中離開光藝轉投邵氏,那時主要是他與太太的婚姻、經濟等因素。」曾和秦劍共事「光藝」的製片人何守業,對他的構思敏銳、鏡頭運用讚不絕口,特別善於掌握人與人間的各式情愛。進入「邵氏」後,秦劍的拍攝題材明顯單一,無論重拍舊作或新編劇本,幾乎全是文藝悲劇。賣座考量之外,很大原因也在他自身的心境狀態—陷入賭博漩渦的秦劍始終無法戒除惡習,逐漸與妻子林翠漸行漸遠,種種落寞延伸至片廠,變成一句句令人感傷的台詞。
 「他當年初來新加坡拍戲時,正與林翠熱戀,每日總有一封信寄往香港,而這封信就是我經手寄出的,他當時還限定我不能投入郵筒,而要到郵局寄,因為郵筒有限定收件時間,郵局則較直接。」秦劍對林翠的熱烈追求人盡皆知,作曲家綦湘棠也以「劍舞」的歌詞「左一劍、右一劍」,調侃演唱者林翠被癡情的秦劍圍繞。才子佳人人人稱羨,未料卻因內外因素走向分手。曾多次與秦劍合作的演員關山,不諱言婚姻破裂對秦劍影響甚巨:「分居後,連接替『邵氏』拍了〈碧海青天夜夜心〉、〈春蠶〉、〈相思河畔〉等幾部片子,這些片名,都足以顯示出秦劍對於林翠的不了情,也足以顯示出這次婚姻上的挫折給予他的創痛有多大多深……」其實,稍早的〈癡情淚〉已經透露他對愛情的不捨,與想克服又克服不了的無奈,一如女主角無法離開的是錢,而他則是難以革除賭。

 
戲假情真
 「我喜歡玖玲姐姐。」圍繞〈癡情淚〉的最大新聞莫過男女主角「真到驚人」的緋聞,先是葉楓坦承對男友有好感,後是凌雲毫不隱蔽的大方告白,身為丈夫的「第三者」張揚頓成苦主:「我並沒有做對不起葉楓的事!」事情一拖數月,不少觀眾認為葉楓作了錯誤示範,聲言抵制她主演的電影,〈癡情淚〉於是首當其衝。
實際上,葉楓與張揚雖然結褵多年,卻是在1964年底才於港註冊,正式夫妻沒做多久,始終保持恩愛形象的兩人,一爆發就危急婚姻關係……開始都是微不足道的瑣事,諸如:張揚希望妻子少拍時裝片,避免與其他男演員親吻摟抱;葉楓想探望前段婚姻的小孩,丈夫面露不快;葉母赴港時,暫住女兒愛的小窩等……夫妻彆扭頻傳,一會兒這個出走,一會兒那個生氣,親朋好友時常得充當救火隊。張揚醋勁濃、對太太管制嚴,葉楓就像是持續運作的高壓發電機,很難讓丈夫放心,待「有意追求」的凌雲出現,便立即破壞已經脆弱的信任。 
回顧婚變始末,葉楓從不避諱和凌雲的感情,也強調與張揚早有問題。再度步上紅毯,葉楓與凌雲婚後融洽,熟悉內情的影壇人士估計可以「白頭偕老」。只是正值新婚,凌雲卻為吃醋爆出歐妻傳聞,頓時又成焦點。或許是葉楓「敢愛」的浪漫作風不為當時觀眾接受,導致她之後的電影都不甚賣座,拍罷同樣由秦劍執導的〈春蠶〉(1969)便退出影壇。1983年,結褵十八年的葉楓、凌雲協議離婚,女方坦言:「凌雲為人正直、誠實,他愛孩子尤其疼女兒,而且從不拈花惹草。可是……凌雲的個性矛盾,常為無心之言而咆哮大怒。」她知道自己一直有「性情懶散、感情脆弱」的問題,而這正是凌雲很介意的部分。雙方個性上的差異逐漸變成無法忍耐的鴻溝,終使曾經轟烈的愛情觸礁收場。

 
愛的現實 
「現在你該知道,交際花就是交際花,賢妻良母就是賢妻良母。」〈癡情淚〉中,葉楓飾演的白麗蘭反覆說著類似對白,言談間盡是「一步錯、終身錯」的感慨。話雖如此,她從不後悔成為交際花,也看透必須為此付出的代價。對比活在現實的女主角,堅稱「拋棄過去就能獲得新生」的音樂家顯得過於理想。面對無情打擊,他雖未將錯歸於妻子的過去,還是難免因此喪志。最終,女主角為了虛幻的愛情失去生命,秦劍用最強烈的天人永隔強化戲劇張力,同時將許多無法解決的現實難題一併消除,只剩下最浪漫唯美的死別。 
「愛情,是秦劍電影一個十分重要的母題,幾乎每一部作品都有愛情描寫。」學者麥浪分析秦劍作品,發現十有八九以愛情為主,別於多數皆大歡喜的結局,內容不乏牽涉死亡。如此安排,不僅有助於提升劇情的動人程度,亦透過無法長相廝首的寓言,暗喻感情的變幻難測。「在這個社會上,一般人的眼裡,交際花就是交際花,絕不允許她再做賢妻良母的。」儘管能夠解電影裡的白麗蘭,不少觀眾回到正常生活,依舊會抱持類似想法,因為你我正是主角口中的「在這個社會上」、「一般人的眼裡」。

 
〈癡情淚〉夾雜絕望與希望的愛情,蘊含濃郁的西洋風情,影響愛情是否繼續的重點不是長輩的反對,而是戀人間的心理關卡或過往痛楚。長期以來,秦劍構思的故事較偏向西方的文化價值—愛情自有其獨立而崇高的價值和意義,如同〈癡情淚〉雖有男方母親的阻攔,但最終也是妥協(後來甚至接受並挽留),不是造成兩人分手的主因。女主角之所以選擇離開,是不願成為另一半的阻礙,促使他做出此一決定的背景,正是對男方無怨無悔、發自內心的愛。 參考資料:黃愛玲編,《現代萬歲:光藝的都市風華》,香港:香港電影資料館,2006,頁160。



癡情淚(Pink Tears) 

導演:秦劍 
編劇:秦劍 
演員:葉楓、凌雲、馮寶寶、劉亮華、歐陽莎菲、井淼、林靜、顧文宗、雷鳴 
出品:邵氏兄弟(香港)有限公司 
插曲:癡情淚(靜婷)、歡樂今宵(靜婷)、慈母頌(馮寶寶) 
片長:101分鐘 首映時間:1965年 
附註:台灣影星龍松改名凌雲加盟「邵氏」首部作品。
劇情介紹: 美麗有手腕的交際花白麗蘭(葉楓)早年喪夫,自己罹患肺病宿疾,為扶養年幼女兒小蘭(馮寶寶)只得出賣色相,日日周旋富商巨賈間。麗蘭為求安穩,甘心受杜蘭亭(井淼)支配,將女兒交給姐姐(林靜)扶養,獨居於乾爹的別墅,享有不虞匱乏的富裕生活與安寧舒適的養病空間。麗蘭外型豔麗又擅歌唱,許多男性都拜倒石榴裙下,讚嘆是一朵「解語花」,曾有人以所有存款購買鑽戒贈送,看似拜金的她婉言勸對方將心思放在妻子,千萬別愛上自己。 
麗蘭生日將至,乾爹決定大肆慶祝,心裡有事的她推託未果,只能勉強接受。另一面,女兒小蘭練琴屢屢出錯,老師張志萍(凌雲)詢問原因,才知她因母親將返家探望,興奮導致心緒不定。小蘭邀請張老師參與母親的生日會,志萍含笑應允,返家後,舊友范仕仁(田豐)請他於一場名女人的生日宴演奏一曲,志萍本以答應學生推辭,卻耐不住朋友的請託與母親(歐陽莎菲)鼓勵只得答應先赴小蘭之約,再趕去參加上流社會的活動。小蘭在志萍伴奏下演唱「慈母頌」,麗蘭憶起亡夫不禁悲從中來,母女相擁而泣。晚間七點,志萍以另有約會告辭,麗蘭則陪伴女兒入眠後不捨離去……


麗蘭在好友馮秀華(劉亮華)陪同下盛裝出席宴會,姍姍來遲的志萍見此人就是小蘭的母親,感到驚訝又困惑。見麗蘭刻意表顯冷漠,志萍趁機追問,她灑脫承認身份,隨即因咳嗽不止而離開。志萍自述一日內見到兩個截然不同的女性—好母親與交際花,麗蘭感嘆因丈夫早逝,女人勞力遠不比色相值錢,只好由舞女變歌星、歌星變交際花、交際花變名女人,最終成為今日的白麗蘭。語罷,她請志萍切莫對女兒說出真相,苦笑道:「有誰願意相信,一個交際花會做個好母親?」 
麗蘭日夜咳嗽,卻不願意停止交際生活,醫師直言她日日笙歌、酒醉熬夜,病情豈有不加重的道理。志萍十分同情麗蘭遭遇,仕仁卻不以為然:「這些名女人就像花一樣,今天開明天謝。」不久,麗蘭肺病的秘密傳遍名流圈,別墅從門庭若市轉為門可羅雀。目睹人心現實,志萍相當不以為然,不時送花探望,雪中送炭的情義令脆弱的麗蘭感激莫名。志萍鼓勵麗蘭拿出活下去的勇氣,她也興起求生念頭,秀華看在眼裡盡是欣慰。


志萍勸麗蘭放棄燈紅酒綠的生活,回歸儉樸自然,她漸漸改變過去重視物質的想法,轉而追求心靈的滿足。麗蘭向乾爹提出到郊外修養的想法,不久便遷居位在淺水灣的雅致庭園,志萍經常到此陪伴,感情更深。傍晚,志萍與麗蘭外遊歸來,他本想提出求婚,卻被欲言又止的麗蘭婉拒。同一時間,乾爹得知麗蘭與其他男人過從甚密,決定將別墅收回,她苦苦懇求仍遭對方拒絕。志萍誤以為麗蘭不捨豪華享受才拒絕結婚,她含淚解釋:「我不答應,是因為我愛你。」麗蘭明白,在一般人眼裡,交際花就是交際花,一個交際花怎麼樣也不能成為賢妻良母。志萍認為只要能拋棄過去,他願意將小蘭接來與母親同住,麗蘭被其真誠感動,但不免疑惑:「你母親會答應嗎?」 
「你將來不要後悔!」張母堅決反對未果,只能勉強答應,唯要求不要告訴親友、不能舉辦婚禮,志萍大喜:「她只愛我,不會在乎這些。」麗蘭搬入張家,不僅婆婆態度冷淡,小蘭也無法接受老師將母親「搶走」的事實,在在讓欲展開新生活的新婚夫妻頭痛不已。幾經思索,志萍決定對小蘭更好,希望得到她的喜歡;麗蘭也要做賢妻良母,期望獲得婆婆肯定……無奈事與願違,小蘭堅持不回張家,志萍遭學校以「妨礙校譽」為由開除。麗蘭直覺此事與乾爹有關,要找對方理論,卻被志萍阻止:「看他們能把我怎麼樣。」 
隱約得知兒子陷入困境,張母那出私房首飾現金,軟硬兼施希望麗蘭能離開志萍。臨行前,麗蘭將全部財產交給張母,並請婆婆轉告志萍:「在這個社會上,一般人的眼裡,交際花就是交際花,絕不允許她再做賢妻良母的。」她認識麗蘭真心,開口挽留,但她明白自己無法帶給另一半幸福,決心結束感情。志萍知悉真相,趕赴麗蘭住處請求諒解,苦苦哀求,但她心意已決,深愛彼此的兩人只得隔著門板垂淚。


麗蘭重回乾爹身邊,恢復忙碌的社交生活,整日喝酒熬夜,健康急速轉壞。終日流連酒吧的志萍失業失戀,仕仁請他為麗蘭宴會伴奏,才喚醒他的注意,甚至願意免費出席,就為能見妻子一面。麗蘭再見志萍,已經搖搖欲墜的身體更顯憔悴,她勉強唱完一曲,為免拖累愛侶,更謊稱從來不愛志萍,只愛錢。志萍氣恨麗蘭難忘奢華,眾人聞聲而來,麗蘭再度因情緒激動暈倒…… 麗蘭病情沈重,小蘭決心幫助媽媽找回摯愛。志萍來到麗蘭身邊,此時的她已是風中殘燭、氣若遊絲:「現在你該知道,交際花就是交際花,賢妻良母就是賢妻良母。」志萍堅信愛情可以超越一切阻礙,無奈麗蘭等不到願望實現,便懷抱著滿腔遺憾離開人世。 

 相關文章: 

 
收聽網址: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點選09/27,節目音檔將保留45天。 
節目摘要:【經典電影回顧】〈癡情淚〉(1965):文藝片名導秦劍編導,葉楓、凌雲共同詮釋中國茶花女的愛情悲劇。
 播放歌曲:〈癡情淚〉同名主題曲「癡情淚」靜婷演唱 
 本文同時刊登於「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新聞台 
該處有更多粟子的電影文章可以欣賞唷!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