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15年3月5日 星期四

裸體蝦的日光浴!台南青鯤鯓的超費工火燒蝦乾

 裸體蝦的日光浴!台南青鯤鯓的超費工火燒蝦乾

「一斤千二,阿嬤賺零花啦。」台南將軍區青鯤鯓是個在漁港旁的聚落,步行其間,常見阿公阿嬤坐在小板凳上頭低低、手動動,忙得不可開交。靠近一瞧,發現他們並非染上滑手機的現代絕症,而是忙著將精緻小巧的火燒蝦剝殼、去腸泥,再清洗乾淨的裸體身軀整齊擺放在網子上「曝日」,借用最給力的太陽能炮製最鮮美的蝦乾。
乍聽所費不貲的火燒蝦乾,其實非常划算─手工繁複不說,還得曠日廢時、看天臉色,蹲在牽手身旁整理網子的阿公嘆口氣:「落雨就沒辦法,只能放在冷凍等日頭出來。」重量輕、純手工加上氣候影響,造就蝦乾的高貴身價。

初識蝦乾,粟媽很含蓄地僅僅購入半斤(熟悉咱家手筆的親朋好友肯定驚訝),頗善做生意的阿嬤見客人對蝦乾威力半信半疑,順勢推銷現煮的蝦乾米粉:「一碗60,呼恁試呷看邁。」點餐後,她一個箭步自冷凍庫取出蝦乾,俐落地將冷鍋燒熱,豪邁投入至少15尾,然後再把瓦斯爐扭爆大,試圖以最快速度逼出吸收天地精華的鮮甜。同一時間,我腦中浮現眼周星馳在〈食神〉裡以內力燉佛跳橋的橋段,兩者稱得上異曲同工。
不到10分鐘,從裡到外都燙到不能摸的蝦乾米粉上桌,迫不及待的我只能以衛生紙勉強抓著極會導熱的金屬小鍋,再小心翼翼地將高溫湯入口。「噢!讚!」來不及燒軟的蝦乾雖仍保有硬感,但已展現深不可測的鮮度,多花些時間熬煮肯定成果驚人……

「好呷齁!」阿嬤對自家火燒蝦乾信心滿滿,無論煮湯炒菜(最推薦白菜與菜心),唯一擔心的點,就是客人因弄不清蝦乾的「性情」而糟蹋了珍貴的食材。離去前,她再三強調烹調前僅需以清水「稍微沖沖就好」,千萬別費力刷洗甚或泡水,如此將大大削弱蝦乾的滋味。
認識蝦乾的過程,正是從產地到餐桌的實例。親眼見證蝦乾的誕生,使原本飯來張口的好吃晉升為深入記憶的美味,得到如此費勁費心地對待,相信為此奉獻生命的火燒蝦都感到欣慰。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