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15年3月6日 星期五

〈閻瑞生〉100年前的玫瑰瞳鈴眼

 〈閻瑞生〉100年前的玫瑰瞳鈴眼

民國9年6月9日(農曆4月23日),上海灘發生一件轟動全中國的慘案──小花園福裕里名妓「花國總理」王蓮英(時稱妓院為花國,也有公開票選花國總統、總理與各級官員的噱頭)遭洋行買辦閻瑞生拐騙至麥田勒斃。由於謀財害命的惡行在當時極為罕見,加上兩人出身(時髦摩登西化青年vs光鮮亮麗交際花)都頗具話題性,致使「閻瑞生案」不僅成為大眾茶餘飯後的熱議焦點,更以相聲、京劇「閻瑞生謀害蓮英」、「蓮英劫」、「蓮英告陰狀」、「槍斃閻瑞生」、文明戲「蓮英被難記」、「閻瑞生」等形式迅速流傳,上演半年依舊賣座不衰。討論命案的「盛況」引起「中國戲劇研究社」成員徐欣夫、陳壽芝等的注意,正職同樣是洋行買辦的他們,直覺此案是個既能實現電影夢又能賺錢的雙贏賣點,隨即著手將故事拍成片長10本(一本15分鐘,即150分鐘,為中國中國首部長片,此前僅有生產短片,長片均仰賴國外進口)的〈閻瑞生〉。
這部將社會寫實案件「直接」再現的影視作品,可謂類戲劇的始祖。從選角勘景到情節設計樣樣「逼真」,不只扮演男主角的陳壽芝裝束、姿態、舉手投足力求與閻瑞生相仿,殺人棄屍、開棺驗屍等橋段也毫無隱避地模擬演出,徹底滿足觀眾獵奇的窺探心理。閻瑞生的際遇依然警世意味濃厚,時隔百年,仍舊是導演姜文作品〈一步之遙〉的取材對象。



閻瑞生原本就讀震旦大學的年輕人,外語流利、長相不俗,眼看即將踏上人生勝利組的坦途,卻因沉溺賭博和風月場所遭到退學。期間,他一度靠著通曉外文在洋行謀得職務,無奈依舊積習難改,在「借債購買馬票」翻本未果的惡性循環下債台高築。被錢逼急、走投無路的閻瑞生,遂將目光投向穿戴行頭價格不斐的名妓王蓮英,先以甜言蜜語哄騙,再與同夥用租賃汽車將她載至荒郊野外殺害,取走「大小鑽戒各一只,珠項圈一個,碎鑽耳環一對,碎鑽耳插一支,碎鑽手鐲一只,碎鑽別針二只,金手錶一只,金小鏡一面」,至數日後屍體被發現才告曝光。
雖是預謀作案,閻瑞生的手法卻是破綻處處,不如想像中的「智慧型」。警方推估最後邀約被害人出遊的應屬最大嫌疑犯,而此人正是他,不需複雜的盤問查案與鬥智鬥力,便輕易將俯首認罪的惡徒逮獲。如此平鋪直敘的內容,對看慣「CSI犯罪現場」影集或電視台類戲劇節目的現代人而言,真是名符其實的幼幼班!


1921年7月1日,〈閻瑞生〉於上海靜安寺路(今南京西路)的夏令配克影戲院(當時專門放映歐美首輪電影的頂級戲院)首映,儘管距離事件已過年餘,但基於劇情本身的衝擊性、電影媒介的新鮮感,還是引爆排隊熱潮。戲院日夜客滿、生意興隆,單單連映一週就賺進4,000餘銀元(相當今日約140多萬台幣),日進斗金的驚人獲利掀起影圈一窩蜂搶拍,其中不少是謀財害命的負面題材,殺父取財的〈張欣生〉(1922)就是繼〈閻瑞生〉後另一樁搬上銀幕的慘案。不過,這股「重現兇殺案」的偏風,很快引起社會輿論的不安,憂慮千百年來教忠教孝的儒家傳統將毀於一旦,以教育界為首的團體強烈呼籲政府對電影進行審核,這就是電影檢查制度的濫觴。
機緣巧合使褒貶不一的〈閻瑞生〉,成為華語影史上第一部賣座長片。種種出乎意料的發展,肯定是他本人鋌而走險時始料未及,恰恰印證盛竹如在「玫瑰瞳鈴眼」的經典旁白:「他萬萬沒有想到……」

相關文章:恐怖電影濫觴…馬徐維邦作品〈夜半歌聲〉

同步刊登:【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閻瑞生〉100年前的玫瑰瞳鈴眼

2 則留言:

  1. Long time no see!

    Hope that you'll begin post more often and regularly like you did before.

    Thanks!

    回覆刪除
    回覆
    1. 寫這類文章對我而言較費時間,會盡量督促努力!

      刪除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