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05年11月29日 星期二

海外旅遊經驗【三】和少數民族的零距離接觸…廣西、雲南


海外旅遊經驗【三】和少數民族的零距離接觸…廣西、雲南

時間:1999.1.22~1999.2.4
形式:半學術參訪
旅遊地區:廣西、雲南
小記:
大學進入民族學系四年,確切學到了什麼,我始終沒能找到準確又令人滿意的回答,於是我說:「開始學會從不同角度觀察『人』,並且嘗試用更寬的角度去閱讀『人』!」這或許也和我出國旅遊時,對當地人的觀察遠多過對景點美景的敘述,因為對我而言,人太有趣、也非常多元,特別是和不同文化、民族的人接觸時,更會加深我這樣的想法。
回歸正題,這趟大一寒假進行的參訪行程,源自於一門選修課的設計。主事的老師是位西藏專家,但他安排的行程卻不限於此,輪到我們這一屆的是位在中國大陸西南的苗、瑤、壯族探訪之旅。由於這位老師曾是政府官員,因此我們旅行大陸期間,都得到各地「國台辦」熱情招呼,特別在「廣西壯族自治區」時,還得到省主席的召見,吃了一頓別具風味的民族特色餐。
在進行這趟旅程時,我的情緒並不好,但眼睛卻看到難忘的壯闊美景。從瑤族村寨旁漫無邊際的油菜花田到車行於廣西山區的蜿蜒梯田,當這些畫面進入我腦海的那一刻我就知道,我這一生都不會忘記它們!
由於此行的主要目的是「親眼見到少數民族」,因此在行程安排上便和一般旅行團大不相同。我們的小巴始終處在來回30度的搖晃狀態,泥巴路和塵土滿天的困窘情況幾乎天天發生。只是,相較於金枝玉葉的我,在山寨理生活的大嬸大叔、大姊小哥倒顯得從容自在,成堆夏季收成的乾玉米放在家裡最中心的位置,「我們就是吃這個(玉米)!」大娘靦腆的回答,搭配上我們不可思議的臉。更別提放在房間的棉被,已經破舊到無法想像。
我在某個村裡和一位小女孩攀談,她是這個村中唯一唸書的女孩,也是村長的女兒,她的學歷是國小畢業,已經是村裡的高級知識份子。她的眼神裡有純樸也有無奈,我想:「民族的差異是小,唯獨貧富才能將世界一分為二。」
同一個村裡,有位大嬸在我們造訪時突然牙痛難當,帶一堆常備藥出門的我,被周邊同學推出去幫忙,現場成為「西藥赤腳大仙」。我不知道留下來的幾顆藥能不能幫助臉已經腫成一倍大的她,腦海裡只記得她不去看病的理由是:「那太花錢!」
在這次旅行中,我們被老師要求天天都要寫日記,那帶硬帶點學術意味的紀錄,在我筆記型電腦死當的那一天一起灰飛湮滅。每當和同行朋友談起這件事,我心理總有惆悵:「怎麼不做備份呢?」後來想想,或許備份就存檔在我那失真的腦袋裡,這完美的缺陷,讓這段記憶充滿多樣詮釋的可能性。

圖片說明:雲南昆明石林內的「阿詩瑪石像」
拍攝時間:1999.2
時空敘述:石林是個令人驚奇的地方,平坦的草地上有許多光禿禿的石頭,就像是刻意放上去的石藝展示場。口沫橫飛的導遊說著:「這塊東面的石頭像牛、那塊北面的石頭像羊!」在這頗具暗示性的言語下,石頭彷彿活了過來。不過,當時拍的一堆石頭,至今已不記得誰像誰了,只有這張「阿詩瑪石像」還存在我的記憶體中。「阿詩瑪」是彝族撒尼人愛情傳說的女主角,內容敘述:阿詩瑪和情人阿黑相愛,卻被土司熱布巴拉破壞,兩人逃跑時行經石林,阿詩瑪的手被黏在崖壁上,阿黑雖然費盡心力救她,卻仍然不得其法。最後,阿詩瑪被永遠黏在那塊大石頭上,歲月流轉,雨水不斷沖刷就成為這座石像。附帶一提:關於故事中阿黑的身份,另一種說法為阿詩瑪的哥哥,如果從兄妹的角度出發,文藝愛情片就變成了家庭倫理劇,是不是比較不浪漫了呢?

2 則留言:

  1. 粟子你好:
    我從wenny那裏看到你的留言就晃過來了~
    我是你的讀者喔!!

    你的文筆很風趣
    會不會繼續有其它的作品呢?
    我去年去過雲南,對那裏難以忘懷
    有機會我還想回去呢^^

    回覆刪除
  2. chinchila你好:
    歡迎造訪我的部落格,也很高興你喜歡《玩大陸‧沒事兒》。
    如果你還想閱讀我去其他地方玩的遊記,則可以透過「ETtoday」東森新聞報中「粟子到處走」的單元欣賞,謝謝你的鼓勵!
    雲南的確是個很不錯的地方,雖然我距離上次前往已是七年前的事了,卻依舊難忘。不知道你是去雲南哪裡呢?看你的留言內容,似乎是燙非常有趣的經驗呢~

    回覆刪除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