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06年4月15日 星期六

粟家過大年…油酥芝麻燒餅篇


粟家過大年…油酥芝麻燒餅篇

隨著除夕夜的攏旺火重頭戲順利落幕,「年」就有快速消失的趨勢,初一、初二、初三……期待的節日片刻不歇的渡過。從台北回家過年的親戚,為躲避每年必然出現的返鄉人潮,初三一早便踏上歸途。相較於苦命的他們,幸運的我,因為老闆的體諒而多了一個星期的假。笑瞇瞇的歡送完北部同胞,粟子小姐繼續快樂過年~
然而,才送走一批家人,忙碌的粟爸媽在星期日又要迎接另一批客人。想餵飽數十張嘴,可不事件容易的事兒,為了準備既可口又特別的芝麻燒餅,即便已作了一整天的「農事」,日落後還得繼續「廚事」。所幸,對號稱「麵粉王」的粟爸及「第一快手」的粟媽來說,都只是小Case~

花樣燒餅亮晶晶成形
醒了幾個小時的麵,已經變成白泡泡、軟綿綿的模樣。俐落的粟媽將由水及油混合的兩種麵團,揪成一定大小,隨即進行一連串被門外漢視為「變魔術」的揉捏搓稈,自認站在一旁礙手礙腳的粟子小姐,很識相地退散。和電視廝混了十分鐘,耐不住自己的好奇心的我,還是拿著十幾萬畫素的相機擠到木製工作檯旁,「在灑芝麻啦!」來太晚的懶惰女兒湊在粟媽身邊,只學到簡單的最後一步……
粟爸媽這次聯手製作的油酥芝麻燒餅,類似咱們平日熟悉的夾油條燒餅,不過在油麵的層次作用下,呈現更酥脆的口感,口齒留香的程度遠超出我的想像。「哇!又進步囉~」長年在台南從事麵粉創作的二人,已是平凡女兒眼中的「達人」。

香脆來自電視教學?
熱衷麵粉活動的粟爸,無論何時都不忘精進自己的技術。記得粟家造訪上海的「南祥小籠包」店時,只是站在旁邊等的母女倆都已大呼吃不消,站在其中面臨「緊貼排隊法」夾擊的粟爸,仍舊不改「非吃到不可」的本色,「一邊排隊,一邊可以看他怎麼發麵、調餡、稈麵啊!」吃到小籠包時,更得層層撥開、好好研究一番。
除了上述的現場觀摩,看電視更是吸收資訊的重要管道。從「美鳳有約」、「台灣尚青」到「草地狀元」,甚至是介紹國外的「大陸尋奇」、「美食大三通」與「世界那麼大」等,只要介紹「麵粉類」食物,必能受到他的百分百支持。有時自己看不夠,秉持「好東西與家人分享」的原則,他還會大聲說:「36台!」呼叫親愛的麵粉伙伴…粟媽共同欣賞。
這次芝麻燒餅採用的「上下夾攻火烤法」就是來自電視的靈感,「如此可以上下受熱均勻,就像烤箱的上下火一樣!」主持人平鋪直述的介紹,或許她怎麼也想不到,有人會把陝西人烤燒餅的絕活兒學起來~
擅長自製道具的粟爸,在鐵盤旁邊作兩根長長的鐵架,盤子裡則放上已經燒紅的木炭,便成為「上火」的部分。之後,將燒餅放在平鍋內,打開擔任「下火」的瓦斯爐,就順利完成「上下夾攻」的燒烤方式了。

同時享受百度以上火烤的燒餅兩側,不出幾分鐘就變得金黃香脆,只會在旁邊乾加油的粟子,因地利之便吃到剛出爐的燒餅,「呴呴呴~成功、成功、大成功!外脆、內綿密~真是幸福呀!」臉上盡是日本美食節目常見的陶醉表情,只不過,我說得可是百分之百的實話呦!
隔日,客人們一如預期對燒餅大讚特讚,不枉費夫妻檔昨日一天的辛苦。我想這三十幾個燒餅不僅餵飽了所有人的胃,也成為大家腦海中難忘的滋味~

2 則留言:

  1. 哇~粟子也自己做燒餅啊?

    我老爸也會做燒餅,不過因為是吃飯的傢伙
    所以有一台烤燒餅的爐子^^

    我已經跟他預約好七月過後回家當學徒了
    到時再看我分享囉^^

    回覆刪除
  2. 呴呴~粟爸媽對麵粉有特別衷愛
    我毫無遺傳兩人功力

    吃飯的傢伙?也就是專業賣燒餅的達人囉~
    等妳學會之後
    就可以麻婆豆腐配燒餅
    好好大快朵頤一番呢!

    回覆刪除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