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06年4月18日 星期二

遺忘的內蒙古遊回憶


遺忘的內蒙古遊回憶

2003年,背負著蒐集論文主要資料的重大使命,粟家展開首次的內蒙古之旅。然而,原本用來記錄和大陸教授談話的錄音筆,卻意外成為我保存特殊見聞的時空膠囊,可愛的電視廣告、妙趣橫生的順口溜標語……稍縱即逝的剎那,都存在輕薄短小的錄音筆裡。時隔三年,沈睡的檔案被再次喚醒,只不過,當時的感想已蛻變為現在的驚喜。「我都忘記了!」沒罹患失憶症的我,此刻卻享受著遺忘與重新回味的快樂~

過期的味道
最先引起注意的是一段被我命名為「奶茶與老毛」的檔案,這極具無厘頭色彩的標題,的確很有「怪喀」粟子的風采。只不過,內容的部分,直到打開錄音,才想起是段關於飲食和大陸經濟的天馬行空感想。
幾分鐘的敘述中,最令現在的我記憶深刻的,莫過於提到三次「過期的味道」!說句實話,目前粟子腦海裡對內蒙古飲食的殘存記憶,全是好吃、便宜的正面印象,那些不可口的味道,似乎都被大腦捨棄,存放在乏人問津的區域。
錄音中指稱有過期味的食品為「牛奶餅」和「撒拉汁」,根據我三年前的說法是:「牛奶餅放進嘴裡,先是像硬硬的奶粉,過一會兒就變成軟軟的,有點過期,口感不是很好。」、「撒拉汁喝起來像不是很濃的酒,有一點過期,味道不是很喜歡~」經過幾番思索,我想所謂「過期」應該是指一種「悶悶的『臭噗』味」,雖然東西尚能下肚,但新鮮滋味總是好過陳年舊貨,滿懷希望咬一口,竟是動輒數年前的「老東西」,怎能叫咱們不傷心!


腦白金~朗朗上口的魔音?
從小離不開電視的粟子小姐,即便離開台灣,也難以抵抗它的魅力,只要待在旅社,就會呈現右手拿遙控器、眼球盯電視機的標準姿勢。只是,即便來到內蒙古,「廣告」仍是如影隨形的出現,和咱們台灣類似,為了加深消費者的印象,內容不乏節奏簡單的廣告歌。這些長則1分鐘、短則20秒的歌曲,偶然聽到尚可,要是每段廣告都得來一趟,恐怕就得大呼吃不消了!
不巧的是,粟家在內蒙古時,正巧碰上「腦白金」強力宣傳的當口,每天晚上總得「被迫欣賞」5~10次的廣告歌。不停出現的魔音,終於把嫌煩的我馴化,回台灣前,竟恍然大悟的口氣對粟媽說:「還蠻好聽的嘛!要不要買對腦袋好的『腦白金』呀!?」
事隔三年,再次聽到帶著濃濃京劇味兒的「腦白金廣告歌」錄音,立刻恢復「跟著哼」的能力。唉~看來,這首歌已經埋在記憶深處囉!

〈腦白金〉歌詞
新年更要送健康啊~(送健康、送健康、送健康、送健康)
送禮就收腦白金
腦、白、金!

圖片說明:關於內蒙古遊的記憶,隨著時間的消逝,逐漸從鮮豔褪成模糊的色彩。回顧漫漫旅程,唯一不用以文字或錄音紀錄而能永摯難忘的,就是香甜可口的蒙牛雪糕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