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06年6月29日 星期四

媽媽牌壽司


媽媽牌壽司

記得我念國小時,無論是戶外教學或郊外旅行,粟媽都會準備一大盒料好實在的花壽司,淡淡酸酸的香味,總讓帶一堆包裝零食的同學好奇不已。由於壽司裡的蛋皮和醋飯都屬易壞的食物,因此我總得趕在中午前把大大的便當盒掃空,「為什麼不請同學吃呢?」每每聽到女兒狼吞虎嚥的往事,粟媽總這樣問。「哪捨得啊!」我「餓」狠狠地回答,直到現在,我那不願與人分享食物的自私血液仍舊沸騰!
搬來台北好幾年,想吃什麼都買得到的現在,我卻還是想吃媽媽牌壽司。在好吃女兒的三催四請下,此番來台北的粟媽總算開金口應允包壽司,面對暌違的好滋味,我自然樂得合不攏嘴,還拿出相機東拍西照留念。
眼見女兒如此捧場,以「狠下料」出名的粟媽,決定加倍放入準備好的材料,三條小黃瓜、兩條黃蘿蔔、三條火腿肉、兩條蛋皮、一堆肉鬆與酌量醃漬薑絲,全都包裹在拌入壽司醋及美乃滋的飯裡。由於東西太多,即便俐落如粟媽,也難逃「包不起來」的命運,「這次可得用力壓緊!」她用全身力量往下按,壽司這才乖巧地黏在一起。我笑瞇瞇地端著一大盤媽媽牌壽司,細細咀嚼這不曾改變的味道。

擅長一堆料理的粟媽覺得很奇怪,為什麼老是對壽司念念不忘,「或許是因為他背負很多記憶~」我暗自推測。國小的回憶、旅遊的回憶、成長的回憶……無法重複播放的過去,堆砌在可以複製的味道裡。

番外篇…麥香紅茶的回憶
吃壽司時,總喜歡搭配有甘草香的「統一麥香紅茶」,這獨特的飲食習慣,導致日後我只要喝紅茶,就想吃壽司的怪癖,在此就先談談我最喜歡的「麥香紅茶」。記得國小的時候,曾經發生多起千面人下毒案件,而他下手的對象,就是麥香紅茶與奶茶系列。大公司為了保障消費者的安全,二話不說將所有產品下架,未料這備受好評的舉動,卻讓我的生活「變黑白」好幾個月,直到萬惡的千面人被捕,麥香紅茶終於重見天日!只是,在區隔先前產品的前提下,熟悉的古版包裝殼被換上活潑的新面貌,挑剔的我卻嫌「感覺不對」,怎麼喝都喝不出原來的味道。

圖片說明:應粟子之邀重出江湖的「媽媽牌壽司」

1 則留言:

  1. 粟媽已經回台南的今天,自己大手大腳地試包壽司,吸收水氣的軟海苔成為我推卸責任的對象,飯也從接合處跑出來。壽司卷索性變成壽司飯,瀟灑拌了滿滿一大碗。看來,我距離粟媽還有好長一段距離呢!

    回覆刪除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