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06年8月12日 星期六

99廣雲遊(九)…洞洞毛衣


99廣雲遊(九)…洞洞毛衣

「你們可以想像溫度有多低嗎?即使全身都裹著睡袋,唯一露出的半張臉都會冷到刺痛呀!」行前說明時,老師語帶恐嚇地說著他冬季遊廣西的經驗,「所以,一定要多袋禦寒衣物!」每個人點頭如擣蒜,把全家能最厚的保暖道具一一塞進行李箱。
身為「千金大小姐」的粟子小姐,出發前還拿到粟爸媽飛車送到機場的三件羊毛內衣。「這是托叔叔在澳洲買的,純羊毛、非常暖,一定要記得穿!」粟媽再三叮嚀,讓穿著大毛衣的我感激涕零。

然而,令人吐血的是,從抵達廣西開始,氣溫幾乎天天超過25度。
「熱阿~好熱阿~」所有同學的箱子裡清一色是長袖、毛衣,我的擋雪風衣和羊毛內衣、大鵰(我的女性朋友)的大型睡袋……全部陷入無用境地。
無衣可穿的一群人,只好天天穿著不合時宜的冬季服飾。「您們台灣人很怕冷嗎?」大嬸好奇地問,「還好!還好!」我偷偷擦去額頭的汗珠,紅著臉心虛回答。

翻遍整個行李箱,挑來挑去都是厚衣服,無計可施的情況下,我只得穿一件鬆垮的深咖啡色毛衣,「勉強還能透風!」殊不知我這個想法,竟和「毛衣本人」心有靈犀。之後,咖啡毛衣越來越通風,直到倒數第四天,我才驚覺:「哇!好多洞洞!已經徹底變成洞洞裝(汗)!」我把衣服放在房間的燈前一照,這才認清現實:「這……會看到裡面耶!真的不能穿啦!」
回台灣的前一個晚上,我始終沒辦法把所有東西塞進箱子,「不如,把洞洞毛衣丟了?!」長情的粟子小姐作了一個無可奈何的決定,「雖然你陪我很久,不過為了『主人』,你還是留在昆明吧!」我含著淚把毛衣放在垃圾桶旁。


隔天,把行李扛上遊覽車的我,笑瞇瞇地坐到位子上。就在車子發動、即將開走時,飯店裡卻衝出來一位小姐。「請問306房的人在嗎?您有東西落下了!」不以為意的我,聽到自己的房號覺得有點兒奇怪:「我反覆看了好幾遍,不可能忘記東西!」
「是件毛衣呀!」毛衣?毛衣?毛衣?不會是我昨天晚上話別的「咖啡洞洞毛衣」吧!我的聯想正確,那位小姐手上正搖晃著它。「是……我的~」不同於我的懊惱害羞,達成任務的服務員顯得十分滿足。「我已經丟了,怎麼又還回來!」我腦袋一片空白,勉強擠出「謝謝」兩個字。

拿著洞洞毛衣的我,整個人處在呆楞狀態。「難道我要帶著它上飛機嗎?」坐在身旁的同學忍住笑,輕聲安慰:「可以丟在機場呀!」「嗯!」我狠狠地點頭,原本的長情也蕩然無存。

到了機場,跳下車就往垃圾桶猛衝,「塞!塞!用力塞!」邊動作邊說台詞的我,堅決把洞洞毛衣留在雲南。只是,無法忘記「飯店服務員飛身送毛衣」陰影的我,直到上飛機前,都非常害怕聽到認領物品的廣播~

圖片說明:
1.微涼的冬季,大叔們最愛灰色西裝外套,大嬸則喜歡將紅色長袖往上卷成半短袖。
2.洞洞毛衣尚未充斥洞洞以前,是件不稱職的通風的毛衣~附帶一提,現在看當時的自己,未免太愛黑色吧!簡直是一「黑少女」!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