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06年10月7日 星期六

往事永遠回味…2006年10月尤雅演唱會


往事永遠回味…2006年10月尤雅演唱會

時常在各售票網站閒晃的我,八月間就得知尤雅將於十月舉行「往事只能回味…台北演唱會」的消息,確定粟媽有時間後,就趕緊奔去售票點訂購。「就買10月6日第一場吧!」對演唱會的頭香情有獨鍾,我咻咻買下自認不錯的位置,壓根兒沒想到那天竟是「應該」全家團圓的中秋節~
其實,對喜愛老東西的粟子小姐而言,聽資深歌手演唱是件非常享受的事,不同於在座中年以上朋友的懷舊氣氛,我對這些歌熟悉,卻是來自個人沈迷式的進修。透過演唱會,彷彿將心中獨立的時空和現實連結,剎那回到不曾經歷的燦爛時光~

關於尤雅
尤雅本名林麗鴻,出生於1952年,台北市人。尤雅在十八歲出版第一張國語專輯〈往事只能回味〉爆紅前,已在雷虎唱片灌錄〈為愛走天涯〉、〈無良心的人〉、〈難忘的愛人〉等閩南語作品,頗具知名度。據尤雅在演唱會時的說法,小時候最支持她唱歌的推手,是一心想讓女兒成為歌手的母親,為此還幫她報名參加歌唱比賽,可惜都未獲得評審親睞。
1970年,當時主持中國電視公司「每日一星」節目的劉家昌,在必須不斷挖掘新人的需求下,憶起統一飯店演唱西洋歌曲的尤雅。劉認為她的聲音甜美有特色,積極遊說其灌錄國語唱片,一個月內就為尤雅寫好「往事只能回味」、「只要為你活一天」及「四個願望」等五首歌,成為劉派第一位弟子。
〈往事只能回味〉唱片推出後立刻造成轟動,尤雅的駐唱身價也從單場400元,暴增為4,500元。不僅台灣,甚至東南亞等海外華人地區都被這首歌曲征服,尤雅自此打開國際市場。之後,她演唱多部瓊瑤電影主題曲及插曲,諸如:「心有千千結」、「一簾幽夢」、「彩雲飛」等,而被尊稱為師父劉家昌,更為她撰寫多首膾炙人口的歌曲,例如:「街燈下」、「在雨中」(與劉家昌合唱)、「我找到自己」、「小雨」、「輕煙」等。期間,尤雅亦曾赴日本發展兩年,因未找到適合路線選擇返回台灣。對戲劇很感興趣的她,也曾與容貌相似的歌手李雅芳合演閩南語連續劇「姊妹花」。
1978年,尤雅短暫赴美。1979年底返台,加盟台灣電視公司,並推出專輯〈雁兒歸〉,成績卻未如前期。同時,她結識一位髮型設計師,交往數月後結婚,再次赴美定居。然而,這段婚姻僅維持三年、育有一子,離婚後她選擇回台重新開始歌唱事業。八0年代,尤雅轉型為出色的閩南語歌手,〈等無人〉、〈吃虧的愛情〉等都是她此時期灌錄的金曲,九0年左右逐漸淡出歌壇。
2003及2004年,將歌唱視為畢生志趣的尤雅,陸續灌錄〈夢幻雅曲〉和〈新往事只能回味〉專輯。為了能使這些經典名曲重生,她分別與鮑比達、川島重行等人合作,創造出「發燒片」等級的悠揚樂曲。
資料參考:「奇摩知識+:請問一下,誰有歌星“尤雅”的資料或照片嗎?」http://tw.knowledge.yahoo.com/question/?qid=1405122301084(檢閱時間:2006.10.7)、2006年10月6日「往事只能回味…台北演唱會」實況。


現場功力優質
和前幾年欣賞的「動感露臀」高凌風演唱會不同,穿著露肩舞台裝的尤雅是走「靜靜演唱」路線,即便開場為節奏感極強的「風從哪裡來」,也只是輕微的舉手扭腰。少了驚喜畫面與嘉賓獻唱,尤雅選擇以歌聲和親切的對談連串全場。
在馬不停蹄的歌曲中,我最喜歡的仍是由她演唱的電影主題曲,加上現場表演的感染力充足,彷彿回到數十年前的瓊瑤電影時代。此外,尤雅也選唱幾首好友的經典作品,展現多國語言實力,如:鄧麗君的日文歌曲「時の流れに身をまかせ」即中文「我只在乎你」、アン‧ルイス的「グッド‧バイ‧マイ‧ラブ」即鄧麗君「再見我的愛人」,以及葉麗儀的粵語經典「上海灘」等。
除了歌曲,尤雅也在組曲與組曲間與觀眾閒聊,雖然笑話捧場的人少了些,但仍是不失為「搏感情」的溫馨設計。此外,象徵自我成長的「我找到自己」、獻給病中歌迷的歌曲,以及臨時邀請歌迷合唱的「在雨中」等安排都很恰當。其中,那位臨時跳上台46歲男士,粟媽和我本以為是主辦單位布下的「暗樁」(試想,很少人會毫無心理準備就跳上台?),但以他緊張的態度和輕鬆的穿著,似乎真的是「臨時起意」。只見他手插口袋、略顯害羞地與尤雅合唱,「你很受歡迎唷!」聽到觀眾們給予他異常熱烈的掌聲,還讓尤雅頗感吃味呢!
最後,演唱會接近尾聲時,與薩克斯風合作的「天使歌聲」一曲,則很有爵士風味,顯露尤雅近期錄製發燒片的成果。


簽名會大爆滿
演唱會中尤雅很客氣地推薦新作品〈夢幻雅曲〉、〈新往事只能回味〉,「請大家多捧場,我會給各位簽名的!」就為這一句,演唱會結束後,原本冷清清的販售攤位,頓時擠滿平均40~60歲的伯伯叔叔、婆婆阿姨。
戰鬥力比女兒強上許多的粟媽,被我賦予「買CD+簽名」的兼具任務。即便俐落手腳如她,不一會兒也陷入層層人海中、隨波逐流,而負責攝影的我更慘,只能在一堆照相手機中求生存。
「快輪到了!」看到粟媽打暗號,我趕緊衝進人堆中,「不管啦!老娘要照~」腎上腺素快速分泌,粟子小姐大發神威,終於卡位成功。「尤雅,小姐妳的歌好好聽喔!」、「可以握手嗎?」粟媽不由分說努力哈拉、爭取時間。
「這位戴帽子的先生是怎樣?」順利拍照尤雅的臉、粟媽和尤雅握住的手,粟媽的臉竟被一位戴帽子的歐吉桑給狠狠擋住。「不重要的人竟然佔據照片最大部分!」我恨恨地說,成為難以忽視的美中不足。


演唱會小缺失
粟媽和我看完一整場精彩的表演後,有幾點感覺可改進的地方,歸納為以下幾項:
1. 工作人員為阻止觀眾拍照攝影,時常在表演期間於會場內任意行走,甚至站在我們的面前達數分鐘。觀眾可以體諒主辦單位的難處,但時常被小哥頭髮擋住尤雅的情況,還是讓我們有收視被中斷的感覺。
2. 持續有觀眾不停地來往走動,平均十五分鐘一位,即將結束時(尚未唱『安叩』曲)更是「人潮洶湧」!坐在舞台入口右側的母女倆,只能從人頭中尋找再次出場的尤雅。
3. 雖有大銀幕轉播尤雅的演出,使觀眾能看得更清楚,但卻沒有報歌名與提供歌詞的設計,想跟著唱或記住是哪首歌都沒辦法,著實有些可惜。
整體而言,歌手、樂隊與音響都很不錯,是場悅耳的中秋饗宴。但好還要更好,畢竟建議才是進步的動力呀!

圖片說明:演唱會結束後的簽名拍照實況、終於到手的簽名CD。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