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07年5月17日 星期四

【廣播】標準小生…張揚


標準小生…張揚

五0年代末期,「電懋」在大老闆陸運濤的全力支持下佳作不斷,不僅捧紅尤敏、葛蘭、林翠、葉楓等多位女星,亦培養出具個人風格的男演員。外型高大英挺的張揚,便是加入「電懋」後才星運大開,躍升一線男星地位。透過電影的塑造,他溫文儒雅、正人君子的形象深植人心,成為備受公司倚重的當家小生。
相較於同期男星,張揚沒有陳厚的活潑滑溜,亦不及雷震那般憂鬱清瘦。他就像是在好人家長大的乖巧男人,是最得人緣的翩翩青年。

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節目於2007年4月19播出〈明星回顧—張揚〉專輯。擁有北方大學生清朗氣質的張揚,自從影以來就深受影迷喜愛,他多半飾演正直乖巧卻又有小缺點的角色,為電影裡的「白馬王子」增添不少人味!節目音檔將保留45天,歡迎各位朋友透過網路收聽。

收聽網址: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點選5/17
節目摘要:張揚、電影〈野玫瑰之戀〉
播放歌曲:〈野玫瑰之戀〉插曲「卡門」、「同情心」

本文同時刊登於「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新聞台
該處有更多老電影文章可以欣賞唷!


關於張揚
原名招華昌,廣東南海人,1930年在天津出生,後轉赴北京求學,曾就讀輔仁大學及中國大學經濟系。1951年,由北京取道香港到台灣,在台北居住九個月,後因進入朋友開設的出口行擔任會計,才再次回到香港。
1953年,他以藝名「張揚」考入邵氏父子公司為基本演員,分別和尤敏、李麗華合演〈黑手套〉(1953)及〈少奶奶的祕密〉,初入影壇就有獨當一面機會。1956年轉投「電懋」,首部作品是和李湄合作的〈春色惱人〉(1956)。1958年,與林黛合演的〈紅娃〉受到好評,從此聲勢扶搖直上,成為最受歡迎的國語片男演員。
張揚外型俊朗,適合拍攝時裝片,多部「電懋」出品的經典時裝電影,如:〈情場如戰場〉(1957)、〈雨過天晴〉(1959)、〈同床異夢〉(1960)、〈野玫瑰之戀〉(1960)、〈星星月亮太陽〉(1961)……均由他擔任男主角。
1961年,與女星葉楓閃電結婚,兩人於四年後離異。1966年初與圈外人沈佩珍再婚,之後前往台灣拍片,並開始執導演筒,他的作品包括與羅維合導的〈糊塗福星〉(1974)、〈阿牛出獄記〉(1975)等。1975年息影,隨後移民美國經商,鮮少與電影圈接觸。張揚22年的演藝生涯,共參與70多部電影演出。


家居男人的性格缺失
相較於「電懋」電影裡聰穎凌厲、果決明辨的女性角色,男性往往伴隨一些性格缺失,特別是外表看起來無可挑剔的「家居男人」,更是「電懋」編劇們聯手修理的目標。為此,銀幕形象甚佳的張揚,便常飾演善妒多疑、優柔寡斷但內心良善的「缺陷好男人」。
關於此點,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他在〈星星月亮太陽〉裡的表現。片中,由張揚飾演的徐堅白是個飽受家族寵愛的長子,儘管父親家教甚嚴,但當他受打責罵時,卻又有祖母以身保護。在愛情方面,他雖然對門戶不當的青梅竹馬難阿蘭以割捨,卻又接連戀上表妹秋明及同學亞男,每一段都是真情,但放不下的藕斷絲連,反而造成更深的痛苦。劇末,當他一一尋訪三位女主角時,這個落空就找下一個的作法,似乎又有「沒魚蝦也好」的感覺。相較於「星星」的執著、「月亮」的守候與「太陽」的獨立,徐堅白沒有大壞大惡,卻是個沒長大且無決斷力的男人。
張揚與李湄合作的〈雨過天青〉及〈同床異夢〉也同樣是有缺陷的角色,前者是聽信姊姊挑撥,相信再婚妻子命中帶煞,使他被開除的小職員丈夫;後者則是大男人主義作祟的古板哥哥。此外,〈溫柔鄉〉(1960)、〈六月新娘〉(1960)裡略顯花心的富家少爺,與〈香車美人〉(1959)、〈野玫瑰之戀〉中因妒忌蒙蔽理性的年輕男子,都是張揚在躲在「好男人」形象下的使壞足跡。
即便張揚飾演的男性角色並不完美,但多數時候,他仍是女主角所衷情的對象,不用磕頭認錯,只要幡然悔悟同樣能得芳心。可是,年不是天天都過,張揚在〈太太萬歲〉(1968)裡就因「小小的缺點」而被樂蒂飾演的太太瑞娟整得七葷八素。片中,他不僅因工作能力不如由瑞娟假扮的吳玲達,拱手讓出主任一職,還因為向吳玲達告白,而被瑞娟施計丟在汪洋大海。最後,他只好收起不准妻子上班的大男人主義,乖乖奉行女男平等。


私人生活:愛情與性格
如同現在的八卦風氣,星運高照的張揚,感情生活同樣難逃被媒體窺探的命運。一篇名為「張揚行動神秘 愛交圈外女人」的報導,內容提到他認為結交圈外女性「既少破費又少麻煩」,並且因為「事先有嚴密的防範,行動神秘」,所以「他與女人出現的鏡頭不為人所見」。
此外,該篇文章更「爆料」張揚擁有和高大個子外貌相反的「吱喳性格」:「據片廠人說,張揚在拍片的時候,不但喜歡囉唆的管閒事,並且愛與女明星們鬥嘴。」由於症狀嚴重,更被女星們笑罵「富有很多的女性賀爾蒙,時日常了會變成女人呢!」
說實話,閱讀上述報導前,我完全無法想像張揚竟如此「女人」(這麼說其實並不正確,囉唆不是女人的專利,而是男人硬給的污名)。縱然不能以偏蓋全,但無風不起浪,至少可以說,張揚是有「行動神秘」且「好鬥嘴」的傾向。
但有趣的是,香港知名電影研究者余慕雲在他所編纂的《昨夜星光》中卻寫到:「他為人內向,不善交際,被稱為標準的『住家男人』。」顯然與六0年代的報導有所出入。看來,筆是長在人手上,再縝密的觀察也有遺漏,真實的張揚肯定比電影裡的張揚複雜許多。


閃電結婚
1960年12月初,港台影劇圈被「張揚葉楓結婚」的新聞震撼,連續數日,報章雜誌大篇幅刊載兩人共結連理的消息。由於事前一點跡象都沒有,因此所有人都十分好奇其中內幕。
張、葉閃電結婚前,葉楓的名字常和台灣籃壇選手李南輝連在一起,他們曾親口說出即將訂婚的佳訊。已是大明星葉楓更數次來台與李相見,兩人互動親暱熱絡,儼然即將「有情人終成眷屬」。未料,葉楓回到香港不久,就和宣稱「愛交圈外女人」的張揚宣布結婚,不僅影迷錯愕,面臨「新郎不是我」窘境的李南輝更是受到沈重打擊。
據「妹妹芳心誰屬 姐姐並不糊塗」的報導內容,葉楓二姐拿出一封妹妹寄給她的信,裡面只有簡單幾個字:「你一定很吃驚,十月十九日(農曆)我的生日那天,我與張揚訂婚。」實際上,葉楓不止一次向她抱怨孤身在港寂寞冷清,想盡早成立屬於自己的家。只是,舊情復然的青梅竹馬李南輝,卻因為尚無事業基礎,家裡不同意太早結婚,而無法在短期內迎娶葉楓。
除上述原因,「台灣歡聚發生情變 驚悉李郎另有愛人」中更指出,儘管李南輝已與在美國的未婚妻解除婚約,但當葉楓於1960年10月向「電懋」請假飛往台灣會李時,卻發現他還有一個尚未分開的膩友。這件事令她氣憤難平,返回香港拍攝〈星星月亮太陽〉時更「木然的毫無表情」。此時,擔任該片男主角的張揚「自告奮勇的去安慰勸解」,再過些時日,張揚更向葉楓告白,表露「我愛妳已好幾年」的心跡。故事到此,「暫時」走向完美結局,貨真價實的郎才女貌,歷經周折終於走進婚姻。

目擊葉楓…粟家長輩口中的戀愛八卦
1959年底,葉楓回到台灣拍攝〈喋血販馬場〉外景時,曾專程前往台南市水交社眷村,與定居在此的姐姐敘舊。自從知道葉楓要來的消息,住在附近的粟家長輩便跟著大隊人馬到處追星。據幸運目睹實況的親戚所言,葉楓腿長人美、神態自若,譬喻為仙女都不過份。
擁擠間,群眾裡冒出一句唐突的問話:「和妳合作的『張揚』那麼帥,為什麼妳不和他談戀愛?」其實,當時粟家長輩們也有同樣的疑問,不過由於她已和李南輝熱戀,因此只把「張葉戀」當成影迷口耳間的「夢幻組合」。
想不到,葉楓回港後卻立刻實踐大家的想像,一聲不吭就和張揚訂婚。時至今日,只要電視出現葉楓的消息,40年前曾看見她的親戚就會不厭其煩地再說一遍那天的經歷,一字一句、歷歷在目。

離婚與再婚
張揚與葉楓的婚姻,不僅結合時震驚影壇,離異時更登上1965年「香港十大銀色新聞」榜首。從開始到結束,這對銀色夫妻始終備受關注。
關於兩人的分手,妙筆生花的影劇記者自然有許多發揮與想像空間,多數報導將問題指向善於放電的葉楓,特別是她與邵氏新進小生凌雲的緋聞。兩人離婚後,圈內圈外大多同情張揚,對此,張揚在接受記者訪問時,頗具紳士風度地說:「希望台灣的影迷不要多責備葉楓,因為離婚是雙方面同意的。」張揚、葉楓沒有口出惡言,而是將離婚歸咎於「意見不合」,「合不來,共同生活就沒有意義。」張揚保持一貫態度,不願對「第三者嫌疑人」凌雲發表任何意見。
結束對過去的追問,大家又開始關心張揚何時再婚,1965年10月,剛離婚兩個月的張揚曾回答:「我不準備在短時間內再結婚。」然而事事難料,1966年2月卻傳出他赴日度「旅行結婚」的消息。他的新婚妻子是圈外人,符合先前「愛交圈外女人」的條件。
隔年6月,張揚偕太太沈佩珍到台灣補度蜜月,在機場接受台視記者盛竹如的訪問。為了滿足觀眾的好奇,盛記者非常帶種地問:「我有一個比較冒昧點的問題,您以前跟葉楓是銀色夫婦,您現在的妻子是圈外人,您覺得跟圈內人結婚、跟圈外人結婚,有什麼不一樣?」當著張太太的面,這個問題確實很難啟齒,好似張揚結果好幾次婚,即便盛竹如語氣透著客氣,仍使氣氛瞬間凍結。或許深知「逃不過」被詢問感情生活的命運,張揚無奈地笑答:「只要是美滿、正常的婚姻生活,都是一樣的。」他的新婚妻子文靜乖巧,在銀幕前顯得局促不安,與前任太太截然不同。


竄紅前的另類印象
張揚的外型斯文有禮,頗有五四運動時期北方大學生的氣質,相較於同期入行的趙雷、陳厚毫不遜色。然而出乎想像的是,三人剛入影壇的前幾年,卻有著和日後截然不同的印象評價。
筆名鏘鏘的影劇評人,在他於1956年發表的文章中提到,張揚和趙雷都有桃色問題,前者「一度有奪嚴俊所愛(林黛)之謠」;後者則在「使君有婦」的情況下「明目張膽與石友三的女兒石英同居」。反倒是日後花名在外的陳厚,筆者稱「我從來不曾聽到過他有粉紅色的故事」,不過鏘鏘承認陳厚是他的「個人愛好」。
鏘鏘對張揚的未來很感憂心,文末寫到:「三人之中以張揚的前途為最危險,外型不及趙雷,戲不及陳厚。」所幸,於該年加入「電懋」的張揚,找到合適的戲路,從此鴻圖大展與趙、陳並駕齊驅。

參考資料:
1.左桂芳,〈電懋男星的定格印象〉,《國泰故事》,香港:香港電影資料館,263~264、351。
2.邱良、余慕雲,《昨夜星光》第一冊,香港:三聯書局,1997,頁92。
3.鏘鏘,「張揚和趙雷以及陳厚」,《聯合報》第六版,1956年8月10日。
4.本報香港航訊,「張揚行動神秘 愛交圈外女人」,《聯合報》第六版,1960年9月10日。
5.本報訊,「妹妹芳心誰屬 姐姐並不糊塗」,《聯合報》第三版,1960年12月9日。
6.本報香港航訊,「台灣歡聚發生情變 驚悉李郎另有愛人」,《聯合報》第三版,1960年12月13日。
7.黑白集,「李、葉之戀」,《聯合報》第三版,1960年12月14日。
8.姚鳳磐,「張揚機邊細語」,《聯合報》第三版,1961年1月24日。
9.王會功,「訪張揚‧談葉楓」,《聯合報》第八版,1965年10月28日。
10.本報香港航訊,「香港影劇記者選出香港十大銀色新聞」,《聯合報》第八版,1965年12月27日。
11.王會功,「張揚偏不張揚.偷偷去作新郎!」,《聯合報》第三版,1966年2月12日。
12.台灣電視公司,「竹如訪問影星張揚和沈佩珍夫婦」,1967年6月25日。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