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07年5月19日 星期六

中國卡門的悲劇愛情…〈野玫瑰之戀〉


中國卡門的悲劇愛情…〈野玫瑰之戀〉

葛蘭青春活潑的形象深植人心,她媲美聲樂家的歌聲與極具節奏的舞蹈,打開專屬自己個歌舞戲路。實際上,除了〈情深似海〉(1960),葛蘭幾乎無片不歌,她擅長演出中產家庭出身、略帶孩子氣的少女角色。〈曼波女郎〉(1957)、〈青春兒女〉(1959)、〈空中小姐〉(1959)到〈六月新娘〉(1960),葛蘭總是正面善良,沒有絲毫妖豔氣。
透過電影及報章雜誌塑造的純真形象,卻在〈野玫瑰之戀〉裡徹底突破。葛蘭露出勾魂媚態,在舞台上搖曳生姿,演活狂放不羈的野玫瑰,成就這部六0年代香港最優秀的國語片。

野玫瑰緣起
根據葛蘭的回憶,〈野玫瑰之戀〉創作意念最先來自編劇秦亦孚(即秦羽),她事先宣稱要為葛蘭度身編寫一部創造「全新形象」的劇本。然而,當葛蘭讀完後,立刻致電製片部主任宋淇,表示片中綽號「野玫瑰」的鄧思嘉一角,由葉楓擔任會更適合,但宋淇卻說,編劇認為此角色非她莫屬。結果葛蘭一路下來都演得心驚肉跳,王天林也導得戰戰兢兢,卻就此成就這部「電懋」最傑出的作品。(舒琪,頁98)時至今日,〈野玫瑰之戀〉成為經典,顯示秦亦孚確實慧眼獨具,能在葛蘭的身上,看到煙視媚行的叛逆特質。
除了葛蘭成功演繹「壞女人」,導演王天林同樣功不可沒。據資深影評人石琪的觀察:「如果說王天林很多影片只是接單交貨,按章工作的話,〈野玫瑰之戀〉就肯定是他一件工整優異的好作品。」(石琪,頁243)王天林拍片數量多、經驗豐富,對鏡頭掌握非常精準,但缺少強烈的個性,一如舒琪對他的評論:「王天林的技藝修養最成熟,整體表現也最平均和穩定,但卻病在無法貫徹任何主題上的統一性,更遑論個人風格了!」(舒琪,頁100)話雖如此,王天林仍被舒琪評為「是一流的工匠多於殿堂裡的大師(其實已經一樣難得)」(同前)。一個好的劇本,或許就適合這樣一位技巧純熟細膩的導演,雖然沒有天才的光芒,卻在編導演的三方努力下,迸出令人刮目相看的光芒。
據筆者的觀影經驗,秦亦孚確是「電懋」才女,劇情流暢緊湊,即便是意料之內也能有意想不到的發展。極少演潑辣負面角色的葛蘭,將「野玫瑰」演得立體勇敢,與其說是編劇為她度身,倒不如說是葛蘭將鄧思嘉融入她熱情正直的「葛蘭形象」中。


中國版卡門
〈野玫瑰之戀〉脫胎自比才歌劇〈卡門〉,編劇秦亦孚將原本狂放的吉普賽女郎,塑造成兼具東方傳統色彩的「北角卡門」,即「野性的外表底下有一顆熱情善良的心」的中國女性。(李歐梵,頁184)儘管葛蘭在片中大施魅力,演唱歌曲時頻頻與聽眾調情,更強調自己「不可能只愛一個人」。但隨著劇情發展,觀眾逐漸知道這些都是她為求生存、違反本性的刺蝟表象。反觀,葛蘭盡力幫助非親非故的琴師一家,甚至為籌其妻子醫藥費出賣靈魂換取金錢,猶如阮玲玉在〈神女〉中自我犧牲的偉大精神,才是「野玫瑰」真性情。
劇中,對愛情嗤之以鼻的鄧思嘉,抱著「征服者」的心態對老實單純的前音樂教師漢華展開攻勢。有趣的是,初期她接連使出勾魂招式,甚至施計破壞漢華與未婚妻的感情等「正規攻擊」時,都是鎩羽而歸。然而,當漢華目睹和她「不正經形象」徹底相反的義舉,便立刻宣告淪陷,表白「早已深深愛上她」。看來,不只「卡門」被中國化,連愛慕她的男主角,也轉變為「重視心靈純潔」的正面角色。
其實,〈野〉片裡的鄧思嘉到了電影後半已染上〈茶花女〉的色彩,野性不足、高貴有餘(李歐梵,頁184),表面上對愛人無情,實際卻隱含自我犧牲的偉大情操。劇情走向至此,筆者認為心驚肉跳的葛蘭應該可以放心,畢竟「真正的」鄧思嘉很符合葛蘭正面善良的形象,無怪乎秦亦孚會說是為她量身訂做了!


毀滅性愛情
儘管〈野玫瑰之戀〉是以愛情為主題,但內容卻處處在嘲諷愛情,並「不斷強調它的破壞性」。(李歐梵,頁185,轉引自李焯姚說法)實際上,片中極少篇幅敘述思嘉與漢華的甜蜜,反倒著重「合則兩害」的痛苦。
沒有部分悲劇突然為之的唐突,〈野〉片透過對白、歌曲甚至是場景安排,使觀眾逐步走入兩人的悲劇愛情。譬如一場男主角出獄的戲,即道盡兩人日後坎坷的挑戰。滂陀大雨,漢華母親及未婚妻撐著傘等候,穿著風衣的思嘉則是孤身站在雨中,漢華步出監獄,毫不猶豫地選擇思嘉。站在雨中的兩人,是彼此在世界的唯一依偎,這是思嘉熟悉的孤獨,卻遠超過漢華的想像。
筆者認為,兩人的相戀與悲劇皆源自截然不同的生命歷程。受親情保護的老實(或著說「死心眼」更為恰當)漢華願意為「野玫瑰」拋棄母親及未婚妻,孤注一擲的結果,就是「若遭拋棄就將對方殺死」的賭咒;而抱持遊戲人間態度的鄧思嘉,碰上難得一見的癡情漢,決定回歸純樸生活,但過去的「錯誤」卻糾纏不放,意欲忍痛放棄愛情,沒想到卻「死在他手裡」!


歌詞貼近劇情
〈野玫瑰之戀〉的另一個成功原因在於適當的插曲。除了音樂、演唱者俱佳,更重要的是,歌詞非常配合劇中人當時的心情,使歌曲演唱的同時,情節也跟著演進,沒有絲毫拖泥帶水。
開場時的插曲「卡門」:「愛情不過是一件消遣的玩意兒……」徹底表現「野玫瑰」的玩世不恭,故意拉長的性感聲調,使葛蘭魅態盡現。當她為幫助老王一家,而被迫賣笑應酬林胖子時,滿懷無奈地演唱「同情心」,表露自己「無法坐視不管」的俠義性格。為了保護漢華而放棄愛情時,「野玫瑰」則穿上日本和服,變身為情所苦的蝴蝶夫人,預言為對方而死的悲劇結尾。
由於歌詞十分貼近主角心態,因此沒有硬插入歌曲的不協調感,筆者認為這是同類歌舞電影中少見「恰到好處」的安排。如同黃梅調經典〈梁山伯與祝英台〉(1962),只要聽到歌曲,腦海就會自動出現電影畫面,契合程度百分百。


野玫瑰之戀
導演:王天林
編劇:秦亦孚
演員:葛蘭、張揚、蘇鳳、王萊、歐陽莎菲、田青、劉恩甲
出品:國際電影懋業有限公司
首映時間:1960年10月4日
作詞:李雋青
作曲:服部良一
音樂:姚敏
插曲:說不出的快活、愛情像氣球、卡門(改編自歌劇〈卡門〉)、賭徒歌(改編自歌劇〈弄臣〉)、蝴蝶夫人(改編自歌劇《蝴蝶夫人》)、一顆心、風流寡婦(改編自歌劇《風流寡婦》)、同情心。
附註:1961年第八屆亞洲電影節參展作品
劇情簡介:
梁漢華(張揚)在未婚妻吳素心(蘇鳳)的陪伴下,來到新任職的麗池夜總會。漢華本是音樂教師,因故遭辭退後,轉而到夜總會擔任琴師,他對此感到無奈不平,但礙於生活只得勉強接受。
外號「野玫瑰」的夜總會紅歌星鄧思嘉(葛蘭)性格外放熱情,演唱歌曲時魅力四射,引起漢華注意。另一方面,她極重義氣、樂於助人,當聽到琴師老王要被辭退時,義無反顧向經理求情。思嘉願擔保王老王,但經理依舊態度強硬,並稱已雇請新人,使思嘉遷怒接替老王的漢華,以為他靠關係搶飯碗。


另一名歌星美美(沈雲)素來對思嘉不滿,以經理名義要求她將聲量放小。未料,思嘉施以巧計,讓眾人隨她歌唱,嚴重影響美美在隔場的表演。美美氣憤難忍,衝向思嘉處理論,卻反被同樂的客人指責。
美美和思嘉大打出手,亂成一團,連經理也被波及。思嘉遭美美咬傷,一氣之下拿鑿子欲攻擊對方,情急之間,漢華只得硬搶下她手中的武器。思嘉認為他偏袒對方,舊愁新恨交加,便挑撥樂師、服務生圍毆漢華。未料,漢華以寡擊眾,使思嘉不禁對他刮目相看。事後,思嘉自誇可在十天內抓住漢華的心,此話引起暗戀她的樂師小劉(田青)的不滿。

漢華無法接受夜總會的複雜環境,意欲辭退工作。返家後卻見母親(歐陽莎菲)借貸為他慶祝,漢華觸景傷情、偷偷哭泣。母親從素心口中得知兒子無法適應,但礙於生活,只得勸他:「做做也就慣了!」
反觀負傷回家的思嘉,對很有男子氣概的漢華十分心儀。同居的好友邵雪莉(王萊)央求思嘉去應酬一下喜歡她的林胖子(劉恩甲),以換取開俱樂部的資金,但思嘉卻說自己只願唱歌,不肯敷衍自己討厭的人。

介紹漢華來此工作的同學,知道思嘉有意勾引他,訓誡她別做缺德事,但思嘉毫不理會。思嘉藉故要求漢華到夜總會練歌,演唱歌曲時頻送秋波,漢華面露無奈,躲在一旁偷看的小劉更是嫉妒。
思嘉故意搶去漢華戒指,調笑玩樂時卻被素心目睹,素心向來擔心未婚夫為歌女所騙,心裡更是擔憂。思嘉見狀,故意說出曖昧言語,讓素心對漢華失望傷心,所幸經過解釋,兩人才重修舊好。
思嘉持續利用機會向漢華放電,老實的漢華心慌意亂、滿頭大汗,只得拼命拒絕。思嘉見狀十分生氣,笑他膽小如鼠。

思嘉去探望被辭退的老王,得知其妻急需兩千塊醫藥費治病。思嘉為幫助他,遂請雪莉介紹,應酬醉翁之意不在酒的林胖子。雪莉原本不滿思嘉因急需錢而失去要求大筆投資的機會,但當她聽到思嘉的歌曲時才釋懷,原來她是為了「滿足這顆同情心」而「出賣靈魂」。
思嘉從林胖子那兒得手後,立刻將錢交給老王,這一幕碰巧被漢華目睹,得知她助人義舉,對思嘉有所改觀。小劉對思嘉和林胖子交往非常不滿,為此更辱罵思嘉,聲稱林胖子太太要向思嘉尋仇,知道內情的漢華出言保護,更答應送思嘉回家。


漢華應邀進入思嘉住處,思嘉笑說自己是零賣、那些太太則是批發,目的都是要「錢」。思嘉不斷以言語調戲,後來更藉口拉鍊壞了,請漢華幫忙。漢華見狀尷尬異常,面對思嘉的挑逗,漢華心慌意亂,說出早已愛上思嘉,並急問她是否也愛自己。思嘉見狀,正色道:「我愛誰都不會長久的,怕不怕?」漢華回答:「妳要是甩了我,我就殺了妳!」兩人相擁而吻。
漢華深夜返家,素心卻告訴他可以回校擔任教員的消息,但漢華心繫「野玫瑰」,不僅拒絕離開夜總會,更對未婚妻態度驟變。

思嘉約漢華結束工作後同行,卻在離開夜總會前,遇到偷偷潛入的前夫獨眼龍(唐迪)。他強逼思嘉一起遠走高飛,拉扯間漢華闖進,將獨眼龍打暈死,思嘉急忙偕漢華雙雙潛逃。
逃亡期間,漢華將一筆錢寄給未婚妻,說明要解除婚約,但仍期望素心能照顧自己的母親。得知獨眼龍脫險後,漢華母親將其地址告知警方,她說寧願兒子坐牢,也不願他躲藏一輩子。

漢華被判入獄四個月,思嘉一改過去豪放行徑,癡癡在家等候,她認為自己與漢華是「真正的愛情」,願意等候他出獄,一起好好過日子。室友雪莉驚覺思嘉變得太多,深覺他倆的愛情終會傷害對方,但思嘉卻義無反顧、一心懸念漢華。
出獄之日,漢華母親與素心及思嘉不約而同冒雨迎接。漢華向母親道歉後,走向同樣淋雨的思嘉,決定與她長相廝守。
漢華一直找不到工作,又不准思嘉重披歌衫,生活日漸拮据,漢華意志消沈,只得借酒澆愁。思嘉無奈,好說歹說仍不得漢華同意,兩人不歡而散。

思嘉巧遇雪莉,她勸思嘉離開漢華對彼此都好,幾經考慮,思嘉決定接受雪莉幫助,到另一家銀城夜總會工作,並且重遇曾幫助過的老王。
思嘉返家,獨眼龍卻派人在屋外守候,威脅思嘉就範,否則揚言殺害漢華。思嘉為了保護漢華,假裝要和他分手,漢華誤以為思嘉變心,恨說自己是被她所害才變得如此落魄。漢華氣憤之餘竟出手打思嘉一耳光,出手後就萬分後悔,混亂間,漢華答應讓思嘉去唱歌、交男朋友,但就是不要離開他。


思嘉重操舊業,卻是受到獨眼龍的控制。思嘉擔心漢華就此消沈,獨自去找漢華母親與素心,她說為了漢華的前途,願意離開他,請她們去找漢華並勸他上進。
漢華落魄不堪,看到母親來訪,雖感痛苦仍深愛思嘉,母親直言思嘉已和他分手,漢華氣憤不已,揚言到夜總會殺死思嘉。

思嘉表演完畢回到後台,酒醉的漢華早已埋伏在此。他氣思嘉拋棄,好說歹說仍求不回她,一時之間情緒失控,竟以手將思嘉勒斃。
老王帶領眾人衝入房間,此時思嘉已經沒有氣息,隨後趕到的漢華母親與素心見狀傷心哭泣。眾人向漢華解釋思嘉並非見異思遷,而是擔心他的前途以及保護他免被獨眼龍傷害,漢華聞言痛苦不堪。此時,警察到達,將滿臉懊悔的漢華逮捕。

參考資料:
1.〈野玫瑰之戀〉VCD
2.香港電影資料館
3.石琪,〈淺談多產奇人王天林〉,《國泰故事》,香港:香港電影資料館,2002,頁240~245。
4.李歐梵,〈通俗的古典:《野玫瑰之戀》的懷思〉,《國泰故事》,香港:香港電影資料館,2002,頁176~189。
5.舒琪,〈對電懋公司的某些觀察與筆記〉,《國泰故事》,香港:香港電影資料館,2002,頁86~107。

本文同時刊登於「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新聞台
該處有更多老電影文章可以欣賞唷!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