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07年8月4日 星期六

【廣播】愛情的夢幻與現實…〈塔裡的女人〉


愛情的夢幻與現實…〈塔裡的女人〉

李翰祥主持「國聯」五年,著力於發掘導演與開創題材,由於全權負責公司業務,可依個人喜好及判斷選擇劇本,因此「國聯」出品的電影或多或少染上他的色彩。然而,躊躇滿志的李大王雖然點子十足,卻因兼顧公司業務(後期還得軋支票、籌錢)而分身乏術。於是,他將劇本交予具潛力的年輕導演,自己則擔任如同「品質保證」的「策劃導演」職務。
文藝片題材中,李翰祥對無名氏有特別偏好,陸續將他的兩部著作《塔裡的女人》、《北極風情畫》改編為電影。有趣的是,「策劃導演」李翰祥挑選出身台語片、極具鄉土氣息的的林福地與日後以豪邁風格出名的王星磊擔任兩片導演,前者要呈現南京上層的歐式社會,後者則是一段抗戰時期極盡浪漫的愛情悲劇。面對不熟悉的電影場景,林和王都吃盡苦頭。只是,相較於〈北極風情畫〉(1969)的貶多於褒,〈塔裡的女人〉(1967)卻在林福地沈穩的鏡頭下,呈現出愛情以外的現實哀愁。

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節目於2007年8月2播出〈回顧全程在台灣拍攝的電影「塔裡的女人」〉專輯。節目音檔將保留45天,歡迎各位朋友透過網路收聽。

收聽網址: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點選8/2
節目摘要:電影〈塔裡的女人〉、汪玲
播放歌曲:電視劇「塔裡的女人」(中視1990,宋岡陵主演)同名主題曲,由葉璦菱演唱。

本文同時刊登於「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新聞台
該處有更多老電影文章可以欣賞唷!


塔裡的女人
據編劇姚鳳磐的說法,「塔裡的女人」包含三方面的寓意:一是形容女主角生活在象牙塔裡,一直嬌生慣養,至為尊貴;二是形容女主角的性格,驕傲之塔鑄成自己的高貴;三是形容女主角當時在全南京上流社會青年男子的心目中是偶像,她太美了,太高貴了,高高在上,像是在層塔之上,受人膜拜。(轉引自:焦雄屏,頁133~134)這樣一個高貴的女人,卻因為自尊心被羅聖提傷害,而逐漸由恨生愛,陷入無法自拔的不倫戀情。
特別的是,黎薇自始就採取主動,相較於因有妻室而裹足不前的羅聖提,她從主動獻上日記、毫不隱蔽地表白,甚至將對方名字刻在手腕上,聲言將羅融入自己的血肉。黎薇不是「單面的美善純情象徵」(焦雄屏,頁135),而是一個複雜、甚至讓觀眾感到驚訝的激情角色。可惜,飾演黎薇的汪玲一向演技木訥,既不能凸顯此角「豔冠南京」的才貌,也無法用深刻的內心戲感動觀眾。相形之下,由楊群詮釋的羅聖提,雖然說著文謅謅的台詞,聲音表情卻顯得自然有人味。
據我個人看法,汪玲和楊群在演技上有段差距,或著說,汪玲和眾演員對戲時都有這樣的問題。實際上,從第一部戲〈菟絲花〉(1965)開始,汪玲的表演就難脫「生硬」評論,或許演戲也是一種天份問題,擁有花容月貌的她,就是少了祖師爺的這點庇佑。


台景歐風
〈塔裡的女人〉是部純粹在台灣製作、拍攝的電影,場景卻設定在三0年代的南京到八年抗戰後的中國。為呈現出這些場面,一個多月的時間內,外景隊足跡橫跨台中公園、大甲、鹿港、合歡山、霧峰、霧社及高雄澄清湖等地,為這部文藝片增添不少豐富性。此外,為營造戰爭的大場面,當時財力已捉襟見肘的「國聯」,不僅動員1500名臨時演員,更邀請當地國軍協助,在新竹湖口重建民初的逃難場景。
有趣的是,儘管此片全部在台灣拍攝、導演也由出身當地的林福地擔任,電影卻籠罩著濃濃的歐式氛圍。從男主角的名字「羅聖提」開始便洋味十足,他整日拉小提琴、演奏鋼琴、駕馬車、襯衫外罩絲質晨袍的生活習慣,更猶如〈亂世佳人〉中的白瑞德。不僅如此,羅聖提與女主角黎薇整日談論的亦是「孟德爾頌」或「旦丁新生詩篇」,兩人不時參與酒會舞會,過著歐化的貴族生活。
為了烘托男女主角優渥的家居,李翰祥特意花費三、四十萬台幣,商借古董佈置黎薇及羅聖提的家。只是,好不容易擺設完成,林福地卻快手快腳地三天拍完。李翰祥旁敲側擊問林是否拍得不夠精緻,卻換來他「我們是拍電影、不是拍布景」的經典名言。
記憶中曾讀過無名氏的原著,不僅內容著重感覺,對白文藝腔十足,劇情內容更是脫離現實生活太遠,可以想見導演林福地拿到劇本時「頭殼摸著燒」的痛苦。所幸,他維持一貫中規中矩的工作態度,穩紮穩打完成每個鏡頭,才使〈塔〉不至於像〈北極風情畫〉那般失敗。
對此,影評人焦雄屏有深入的見解:「這樣的題材若交給無法消化的人看,基本上便是災難。然而出身台語片的林福地到底是一板一眼將此片拍得不致太離譜。重要的是,他處理幾個角色的處境,沒有落入無名氏那種誇張文藝情緒的窠臼。」(焦雄屏,頁135)林福地稱職、迅速又穩健的拍攝手法,為他打響在國語片界的名號,同時也獲得李翰祥的肯定。


浪漫與蒼涼
電影末了,年近五十的羅聖提在一所偏僻的小學找到精神衰弱的黎薇,羅驚訝地發現,曾經說要把自己融入血肉裡的愛侶,早已認不得他。經過多次的提醒,黎薇才憶起曾有個名為聖提的好朋友,只是那人非常好看,不似眼前又醜又老。傷心的聖提決定離開,但他在黎薇眼裡已比不上終日陪伴的小貓,曾經全南京最美麗、最驕傲的女人,如今連回憶也失去……然而,只有遺忘的一方才能夠遠離傷痛,而歷盡苦楚的黎薇終於揮別這段孤注一擲的烈愛。
相較被唯美浪漫氣氛纏繞的前半部,〈塔〉片結尾時營造出的蒼涼感顯得更加動人,此處顛覆前面所有的誓言,揭示再深刻的愛情也不敵時光與現實的磨難而被淡忘。


胡蝶助陣
影后胡蝶在「國聯」的邀請下,抵台出任黎薇母親一角,老拍檔龔稼農則飾演她的丈夫。他們早在默片時代就多次搭配,五十年後再合作,兩人已從少女少年變成伯母伯父。由於〈塔〉片的主戲都在汪玲、楊群身上,因此胡蝶與龔稼農幾乎沒有發揮的餘地,只能算是為戲扛轎的「客串」而已。
儘管戲份少,胡蝶仍樂得隨外景隊四處遊覽,對台灣也產生濃厚的感情。結束拍攝後,胡蝶也搬到台灣定居,並將此地視為她的第二故鄉。

參考資料:
1.焦雄屏,《改變歷史的五年—國聯電影研究》,台北:萬象圖書,1993,頁131~142、237~246。
2.本報訊,「『塔裡的女人』拍熱情鏡頭」,《聯合報》第八版,1966年2月10日。
3.本報訊,「新片塔裡的女人 外景隊赴合歡山」,《聯合報》第八版,1966年2月25日。
4.本報訊,「汪玲楊群老了!」,《聯合報》第八版,1966年3月17日。
5.本報訊,「『塔』片今在湖口拍戰爭外景」,《聯合報》第八版,1966年4月22日。


塔裡的女人(Lady in the Tower)
導演策劃:李翰祥
導演:林福地
原著:無名氏
編劇:姚鳳磐
演員:汪玲、楊群、胡蝶、龔家農、佟林、孫越
出品:國聯影業公司
首映:1967年
片長:98分鐘
劇情介紹:
黎薇(汪玲)號稱「全南京最美麗、最聰明的女人」,是學校的風雲人物,無論男女同學都非常仰慕她。一天,金陵女子大學舉行畢業同歡會,擔任主持人的黎薇,誤將穿著簡單的小提琴家羅聖提(楊群)當成僕人,對他毫不客氣。時間逼近,聖提見黎薇侷促不安,故意不表明身份,想藉此挫黎薇銳氣。節目開始,聖提不疾不徐上台演奏,黎薇雖然感到被羞辱,卻又欽佩他的才華。其實,聖提不僅是音樂家,同時也是南京最出色的檢驗科醫師,事業有成的他卻對愛情不感興趣,只願意靜靜地欣賞美麗的女人。
聖提工作的醫院院長(孫越)邀請他到教會唱師班伴奏,碰巧黎薇就在其中,她目不轉睛地看著聖提,對他好感更深。當日,黎薇向聖提提出學習小提琴的請求,聖提先是婉拒,但見黎薇有心學習,便答應義務教學。


黎家舉行舞會,黎薇父母(龔稼農、胡蝶)趁機向聖提表示感謝,黎父請聖提像「愛護姪女」這般照顧自己的女兒,此言令聖提、黎薇頗感尷尬。舞會開始,黎薇不顧眾人邀請,只願和聖提共舞,聖提提醒黎薇需照顧其他客人,黎薇卻回答:「我真正的客人只有一個......你。」兩人陶醉共舞,渾然不知舞會結束。臨行前,黎薇將日記送給聖提,裡面寫滿對羅由恨轉愛的深情。聖提讀後無法抑制自己的情緒,立刻駕馬車去找黎薇,隨即陷入熱戀。


幾年間,黎薇婉拒數百位南京上層青年的提親,只鍾情聖提一人,但聖提卻似有難言之隱。一開始,黎薇以為聖提是為呵護兩人真正的愛情,但隨著日子過去,她卻越來越覺得困惑。儘管聖提總是好言勸慰,但黎薇始終希望他能承諾婚姻,聖提眼見無法再拖下去,只得答應回鄉下與父母商量此事,三天內給她答覆。


原來聖提在鄉下早已娶妻生子,一家全靠妻子照顧,他根本不敢也不能提出離婚,聖提無功而返,面對黎薇的細心照料更是痛苦。黎薇無意間發現聖提小孩的照片,才知道他已經結婚的消息。黎薇幾番考慮,仍難捨對聖提的感情,她將聖提的名字縮寫「RST」刻在自己手腕上,藉此表示「你的名字永遠活在我的血肉裡」兩人再也不分開。


朋友請託聖提像黎薇說一門親事,對象是條件極佳的望族,聖提為了黎薇的前途,忍痛答應幫忙。黎薇聞言大受打擊,心碎之餘答應與方君豪(佟林)交往。未幾,黎薇即將結婚,她將與聖提的感情向君豪據實已告,並向聖提說,自己自始自終都覺得他是個非常殘酷的人。


婚後,黎薇一直不願揭開手腕上的膠布,更常輕撫哭泣,君豪直覺其中有怪,便趁著酒意強行斯去。他看見膠布下「RST」字樣的刺青,想起妻子與羅聖提的過往,對黎薇的態度因而轉壞。
此後,君豪日日花天酒地,黎薇雖然懷孕但精神狀況很差,後悔萬分的聖提聽到消息非常自責,立刻提筆寫信慰問。黎薇看到聖提滿是愛意的文字,先是感動、後是痛哭,她明白再也不可能回到過去的恩愛時光。
黎薇生產時,一直唸著「聖提」,君豪從氣憤轉為懊悔,認為自己不應因妒生恨、冷落妻子,兩人的關係於是好轉。


戰爭爆發,聖提的老家被炸毀,家人全都不知去向。與此同時,黎薇與君豪也帶著剛出生的嬰兒逃難,但一個不注意,丈夫和孩子都被炸死,黎薇因此受了很大的打擊。昏迷間,收音機播放聖提拉奏小提琴的樂聲,黎薇才因此甦醒,未料,卻又傳來部隊被襲擊、羅聖提上校失蹤的消息,她又再度痛苦暈厥。


數年後,隱居寺廟的聖提輾轉聽到黎薇的消息,以贖罪的心情去尋找她,只是,花白頭髮的黎薇早已記不起往事。過了一會兒,黎薇對著同樣便老許多的聖提喃喃自語:「我們都老了!」聖提看著玻璃中反射的自己,才驚覺逝去的青春不再。


聖提含淚告別,黎薇卻只注意跳離懷中的小貓阿咪,哀求地說:「妳走了我會寂寞的!」聖提滿是感慨,步履蹣跚地離開,綿延數十年的感情也劃下句點。

圖片來源:〈塔裡的女人〉VCD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