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07年10月18日 星期四

【廣播】泛亞洲的玉女典型…尤敏


泛亞洲的玉女典型…尤敏

面貌清秀、端莊嫻靜、清純可人……說起「玉女」,每個人腦海都會浮現類似的印象。只是,串串成語背後,卻是難以達到的高標準,試想在現實生活中有如此讓人著迷的「完美」女孩?「夢工廠」看準此點,致力發掘與塑造「玉女明星」,外型和內涵兼具的尤敏(1936~1996)成為首選。她接連受「邵氏」、「電懋」兩大電影公司的力捧,成為風靡港台、東南亞甚至日本的影星。
從影的十三年,尤敏除穩坐「玉女偶像」之首,演技也獲得亞洲影展及金馬獎肯定。儘管婚後息影,鮮少在公開場合露面,但她清秀佳人的氣質還是為許多影迷難忘,無論公私領域都十分圓滿。「尤敏是個幸福的人。」曾與她合作「電懋」版〈梁山伯與祝英台〉(1964)的李麗華,在尤敏過世時接受訪問嘆道,女星能擁有美滿的家庭,在電影圈中真是可遇不可求。


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節目於2007年10月18播出〈明星回顧「尤敏」〉專輯。節目音檔將保留45天,歡迎各位朋友透過網路收聽。

收聽網址: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點選10/18
節目摘要:尤敏、電影〈快樂天使〉
播放歌曲:〈快樂天使〉插曲「安心睡覺」、尤敏主演並演唱的電影〈紅塵〉同名主題曲「紅塵」

本文同時刊登於「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新聞台
該處有更多老電影文章可以欣賞唷!


關於尤敏
原名畢玉儀,英文名Lucilla,廣東梅縣人,香港出生,父親是粵劇名伶白玉堂(本名畢琨生)。從小父母工作忙碌,幼年被送往澳門,由外婆照料。1952年,就讀澳門聖心書院時,因外型清麗而被「邵氏父子SS」(該公司於1957改組為「邵氏兄弟SB」)發掘,宣傳部為她取藝名「尤敏」。從影處女作為〈玉女懷春〉,雖然此片從未公映,卻開啟她與「玉女」二字的不解之緣。
在「邵氏」期間,尤敏擔任女主角,亦演唱電影插曲,主演作品二十一部,唯整體發展平平。相較於已稱霸影壇的林黛、李麗華,她在當時還是一枚備受期待的新星,一如電影〈好女兒〉(1956)宣傳卡所寫:「別小睹尤敏,她是國片中最竄紅的新星,百分之百的玉女型,有東方伊麗莎白泰來之稱。」此外,尤敏初期演技生澀,比起同期的葛蘭、林翠、鍾情也未見突出,影評既批評又期待。


與「邵氏」約滿後,尤敏於1958年轉投積極爭取加盟的「電懋」,由於形象與該公司主要製作的清新文藝風格吻合,隨即星運大開。先連續以〈玉女私情〉(1959)、〈家有喜事〉(1959)榮獲第六、七屆亞洲影后,成為繼林黛之後,第二位膺此殊榮的影星。其後,又憑〈星星月亮太陽〉(1961)獲得第一屆金馬獎最佳女主角,事業攀至高峰。演技受肯定之餘,尤敏亦參與「電懋」與日本「東寶」合作的跨國電影〈香港之夜〉(1961)、〈香港之星〉(1963)、〈香港‧東京‧夏威夷〉(1963)等,玉女氣質風靡東瀛,成為少數在日本擁有高知名度的香港女星。
結束〈深宮怨〉(1964)的拍攝工作,於1964年4月與富商高福銶在英國倫敦完成註冊。尤敏婚後息影,從此絕少在公共場合露面,擔任專職家庭主婦,育有三子。1996年12月29日,尤敏因突發心臟病在香港病逝,享年六十一歲,共參與電影近四十部。


星途順遂
尤敏的父親雖與影劇界有關,但女兒投入影壇卻並非由他引薦。白玉堂接受台灣記者訪問時,提到尤敏加盟「邵氏」的經過:「邵氏公司的三小開(即邵仁枚)到我家來玩,看見桌子上大女兒的照片,就說:『這個小姐好靚!』然後由他介紹去試鏡,結果很合適,所以就做了電影演員。」尤敏一入「邵氏」就擔任主角,與她搭配的工作伙伴也是一時之選,男演員除資深的王豪、嚴俊,亦有備受期待的新星小生趙雷、張揚,導演則多為文藝片高手陶秦。
儘管還是新人,演技也待磨練,尤敏已被「邵氏」視為當家花旦,以高規格力捧。四年後換新約,「邵氏」為保住尤敏而大增片酬,拍攝一部戲開價二萬五千港幣,僅次於李麗華、林黛,更勝過李湄、葛蘭等人。其實,片酬「跳十倍」是「競標」造成的結局,連尤敏自己也很感意外。
跳槽「電懋」後,尤敏聲勢更旺,不只以好劇本、好卡司搭配,公司更在獎項上施予臨門一腳。據聞,當時公司決心捧尤敏,全力助她以〈玉女私情〉拿到亞洲影后,唯此景看在地位相仿的影星眼裡,卻很不是滋味,閒言閒語使她受了不少冤枉氣。進入六0年代,尤敏已是「電懋」的頭牌明星,言必稱「兩屆亞洲影后」,頗有與林黛披敵的意思。
回顧尤敏從影歲月,可謂星途幸運,不僅有獎項肯定,更始終是所屬電影公司最倚重的明星。比起先她嫁入高家的葛蘭,跳舞唱歌演技無一不能,就是獨缺一個獎,無奈她再費心演繹復出作〈教我如何不想她〉(1963),仍少了這點運氣。


家庭糾紛
兩屆影后頭銜加持,尤敏卻陸續傳出借貸與金錢糾紛,她為此身陷官司、疲於奔命,並自行刊出「緊急啟示」,指稱:「非經本人當場親筆簽字,概不生效。」防止「有心人士」繼續以她的名義招搖撞騙。意想不到的是,經過幾番查證,記者發現造成尤敏困擾的,正是她的母親。
早在服務「邵氏」時,尤敏便將全數酬勞交與母親,七年間購得房產、汽車等產物,所有人卻多是她的弟弟妹妹。不僅如此,尤敏母親還提空女兒的帳戶、以她的名義向「電懋」預支薪水、用她的支票簿簽帳……種種「需索無度」的行為令尤敏十分心寒,因此決定離家「自立門戶」。
一篇「尤敏懷疑自己的身世」的報導,詳細分析尤敏懷疑自己非白玉堂現任妻子所生的原委:「尤敏獲得兩屆影后的殊榮,母親並不以為榮,也不關心愛護她,反而,時時刻刻冷酷的待她,用盡了方法奪取女兒的金錢,可見尤敏很可能非她所出。」父親白玉堂接受訪問時,也對母女關係不佳作出回應:「她們有點合不來……媽媽總不免比較偏疼小的兒女,不過我太太和女兒之間也沒什麼太傷感情的事。」語末,他特別強調「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事」,希望記者勿再揣測。
根據上述報導,至少可知尤敏與母親的關係並不親密,之間的金錢糾紛也因步入司法程序而真實性大增。訴訟期間尤敏不時得出庭應訊,出國拍戲還得徵求法官同意,對於這「天上掉下來的厄運」,她氣憤地說:「這官司何時才了?」雖然事業春風得意,母親的作為卻讓她嚐盡冷暖,官司纏身的尤敏難免意志消沈,還是靠同事們日夜輪流陪伴,才渡過最痛苦的時刻。


愛情迷霧
明星總逃過不過被挖掘戀愛隱私,尤敏出道後,名字也長期與曾江、雷震、寶田明等男星連在一起。不過,即便傳得再沸沸揚揚,她卻從未親口證實其中任何一位。
曾江是影星林翠的胞兄,1958年赴美進修期間,與尤敏書信往來密切,報導指出兩人早有定下誓約,若五年後彼此仍是單身便論及婚嫁。但為了闢謠,尤敏特意與林翠疏遠,她無奈地表示,或許因為自己與林翠太接近,才有這樣不實的消息。
與曾江的緋聞慢慢平息,尤敏又與樂蒂之兄雷震傳出熱戀,而故事的源頭亦在於她和樂蒂整天膩在一起的極佳交情。尤敏加盟「電懋」後,與雷震的關係從「妹妹的密友」又加上一層「同事伙伴」,朝夕相處、年貌相當,勢必會冒出愛的火花。1960年中,報紙陸續刊出「即將結婚」的新聞,繪聲繪影地寫著:「這兩年之中雷震常到尤敏家去,白玉堂夫婦對他的印象不錯;尤敏也常在雷震家玩,雷震的老外婆更疼愛玉女,樂蒂則把尤敏叫做嫂嫂。」用字遣詞太篤定,反倒像是記者自己編寫的故事。
或許因為尤敏與雷震都給人溫和文雅的印象,所以記者、影迷總想把兩人「變成」夫妻。無奈,熱戀、結婚傳了幾年,還是只聞樓梯響,不知是雙方木訥抑或沒有火花,銀幕情侶始終僅止於電影。


尤敏與日本影星寶田明結識於拍攝〈香港之夜〉,為了宣傳系列電影,不時有所接觸。寶田明帥氣英挺會放電,他很瞭解記者的需求,接受訪問時先不避嫌提到:「我很喜歡尤敏。」說完才加一句:「尤敏只是我的電影事業上的女朋友,我們還沒有談情說愛呢!」感覺像是電影公司故意製造的「羅曼史」。
緋聞曖昧不明之際,尤敏卻於1963年底宣布即將與高福銶結婚,新聞不僅震撼港台,亦在東瀛掀起波瀾。寶田明獲知消息後,曾與尤敏進行一段越洋通話,內容則刊載於日本「明星週刊」。對話裡,兩人輕鬆交談關於工作、婚姻等種種,開誠布公,比較像互相信任的知心朋友。


其實,尤敏早在初出道時提出自己的「擇偶條件」,稱「拍電影是不會結婚的」(即結婚就息影)、「不會在電影圈去找對象」,雖然不少女星對這類問題都是敷衍了事,但她似乎真的以此為準。對「不嫁圈內人」一項,尤敏的理由十分合理,她認為自己不是永遠活在電影界,退出影壇的時候,就想在另一個不同的環境生活。當時的夢想,實際在尤敏的人生一一落實,看似柔弱的她,對人生規劃卻是超乎想像的穩健。


跨國魅力
尤敏加入國語影壇時,先後被「邵氏」、「電懋」兩大電影公司視為王牌,進軍日本時,也受到「東寶」禮遇。據傳曾追求尤敏的製片部經理滕本真澄,更是信心滿滿地表示:「尤敏小姐一定會成為日本影迷最喜歡的紅星,她那文雅高貴的風姿和優美的線條,應是日本人理想的女性造像,她的謙虛和熱心電影藝術的態度,具備一個大明星的條件。」雖然言談難脫「老王賣瓜」嫌疑,但也顯示尤敏的氣質符合該國對女明星的喜好。
拍攝〈香港之夜〉時,尤敏努力揣摩角色,更親自配立華語、日語及英語三種拷貝。電影在日公映時打破同期所有票房記錄,熱映三個月,日本新聞界封尤敏為「香港の珍珠」,一舉打入封閉主義濃厚的日本市場。接連數部港日合作片,仍邀請寶田明等日籍紅星與尤敏搭配,兩人儼然是最受歡迎的國際情侶。私底下,寶田明對尤敏非常讚賞,不只稱她演技好,更說尤敏是得到最多日本影迷擁護的外國明星。


電影裡,尤敏常飾演備受欺凌的柔弱角色,楚楚可憐的外表、中規中矩的表演,不用嘶吼痛哭,就可產生的感染力。她的演技內斂,需要劇本、演員搭配才能誘發光芒,反之,若角色、劇本不夠精緻,便是獨木難撐全局、差距立現。
就我的觀影經驗,〈玉女私情〉仍是尤敏最出色的作品,不僅有多場內心戲,王引、王萊兩位硬底子演員也為電影大大加分。相形之下,因應梁兄哥潮流(?)在〈寶蓮燈〉(1964)裡反串少年劉彥昌,就顯得太過勉強。說實話,我認為尤敏之所以能多次獲獎,不單純因為她的演技超群╱勝過同期女星,而是很幸運的得到適合自己的角色。


參考資料:
1.鮑勃,「尤敏的幸運」,《聯合報》第六版,1956年12月20日。
2.本報香港航訊,「尤敏與雷震之戀」,《聯合報》第六版,1959年2月3日。
3.豔陽,「曾江疑雲未消 雷震趁虛而入 尤敏重陷情網」,《聯合報》第六版,1959年6月3日。
4.本報香港航訊,「盛傳尤敏將與雷震結婚」,《聯合報》第六版,1960年6月22日。
5.本報香港航訊,「尤敏緊急啟示 慎防招搖撞騙」,《聯合報》第六版,1960年11月11日。
6.本報香港航訊,「尤敏懷疑自己的身世」,《聯合報》第六版,1960年12月14日。
7.東京航訊,「尤敏在日極受歡迎」,《聯合報》第七版,1961年5月14日。
8.姚鳳磐,「白玉堂談 尤敏的債」,《聯合報》第八版,1961年11月19日。
9.聯新社香港航訊,「尤敏精神頹喪 有人輪流陪伴」,《聯合報》第八版,1962年2月18日。
10.本報香港航訊,「玉女官司未了 十六又要開庭」,《聯合報》第六版,1962年10月14日。
11.王會功,「寶田明說:我很喜歡尤敏」,《聯合報》第六版,1963年2月26日。
12.本報訊,「寶田明尤敏 越洋通話」,《聯合報》第八版,1963年12月5日。
13.本報訊,「尤敏在英完婚」,《聯合報》第八版,1964年4月3日。
14.王會功,「影壇搜秘 葛蘭與尤敏 妯娌傳不睦」,《聯合報》第八版,1964年9月14日。
15.唐在揚,「星星不再發亮 尤敏走完圓滿一生」,《聯合報》第十版,1996年12月31日。
16.徐正琴,「頂著數頂后冠的一代清純佳人 尤敏玉女風情傾倒眾生」,《聯合報》第二十二版,1996年12月31日。
17.黃仁,「尤敏 東瀛放光芒 中國第一人」,《聯合晚報》第十版,1996年12月31日。
18.黃愛玲編,《國泰故事》,香港:香港電影資料館,2002,頁347。
19.尤敏紀念網頁

6 則留言:

  1. Dear 粟子
    可好?
    本周的廣播會介紹哪部電影呢?我已經開始等待囉.... : )
    最近的菜價"貴鬆鬆",甚麼都好貴!! 我看著粟家過大年的那些照片,突然覺得食物好可貴,
    雖然我每天都在控制自己的飲食和身材,但還是好喜歡粟家那些菜餚或壽司的照片,有種豐衣足食的幸福!!唉!政局亂糟糟,還是躲進老電影裏好了.... See you
    Elsa

    回覆刪除
  2. Elsa:
    明日會介紹「野貓」王人美,她主要走紅於三0年代,為經典電影〈漁光曲〉的女主角。廣播內會細細介紹她的故事與電影,歡迎收聽唷!
    確實,聽到「為什麼不去買便宜的菜」時,我真的快暈倒,我怎如此不幸活在目睹「何不食肉靡?」的年代!唉~如你所說,還是在老電影裡找些樂子吧!
    呵呵,粟家對吃可是很有一套,過年當然是加倍豐富囉~網路再無敵,還是看得到、吃步道沒辦法只好麻煩妳用眼睛品嚐囉!

    回覆刪除
  3. 粟子
    哇!妳要介紹"漁光曲"啊!!
    其實,我認識這部電影也是從張愛玲的筆下,我是先喜歡張的文字,而後才透過她的文字去認識以前的電影,因為這些老電影的年代真是太遙遠了......
    我很喜歡粟家的年菜,主要也是因為我外公,外婆都是北方人,外公曾經是"山西餐廳"及"天廚"(北京菜)兩家餐廳的主廚,粟家的北方口味喚起我小時候許多美好回憶,可惜,現在外公年事已高,無法年年做大菜,我家現在都改到飯店吃年夜飯,所以,更加懷念以前的歲月了!!
    See you,
    Elsa

    回覆刪除
  4. Elsa:
    原來張愛玲有提過這部電影,我有機會應該找來看看。〈漁光曲〉可算是三0年代很重要的左派電影,主要反映漁民被大公司壓榨的辛苦生活。不過,如同廣播裡主持人的驚呼,電影主角小貓、小猴未免太衰,怎麼所有壞事都找上他倆。
    喔!原來妳的外公是高手,剛才去問美食家阿姨,她說天廚的菜很不錯,聽說是以烤鴨為主打。我想大概咱們的家都屬北方口味,所以會看得順眼吧!前幾年我的外婆也會做幾道手路菜,譬如:蘿蔔糕、十全十美之類......,這兩年就交手給我媽和阿姨囉!
    其實,我覺得去飯店吃也很不錯,至少不用準備,把女人們累得人仰馬翻(萬惡的男性大多躲在一旁,只有粟爸拼命做花式饅頭),也可以省去收拾善後的麻煩。唯一我感覺的缺點,大概就是少了點在家圍爐的傳統年味吧!

    回覆刪除
  5. 粟子
    有一本書"我的姐姐張愛玲"是張愛玲的弟弟及作家季季合著的,當中,第98頁,就有提到張愛玲非常喜歡漁光曲,這部電影在上海連續放映84天, 我印象中張愛玲自己也評論過,可是想不起在哪本書,我會找一找,如找著了,一定告訴妳!! : )
    粟家過大年的菜餚裏,我最愛的就是花式鰻頭(上面有紅棗的),以前我外公也做過,很像大陸尋奇裏的標準北方食品,白胖的饅頭本身就很棒,再加上紅棗真的很溫暖人心,我很羨慕粟子,有一對那麼會做料理的父母,妳家的燒餅看起來也好好吃(我超愛吃餅)....北方人的食物就是這樣,既能飽人的胃,又能暖人的心!!
    See you, Elsa

    回覆刪除
  6. Elsa:
    原來張愛玲很喜歡這部電影,不好意思還請妳花時間找,我很好奇筆鋒犀利的她,會怎樣評〈漁光曲〉。
    花式饅頭是我奶奶(青島人)的習慣,不過我自小與外公外婆長大,加上她很早過世,我最早在「大陸尋奇」節目看到。後來,粟爸退伍,有時間慢慢玩麵粉,才憑著小時候的記憶,揣摩花式饅頭的做法。
    有趣的是,儘管許多人稱讚粟爸饅頭讚,但粟媽卻對此完全沒興趣。儘管血統屬內蒙+東北,但她最愛的卻是台式滷肉飯、炒飯、炸丸子、黑輪一類。據我的觀察,似乎民國四十幾年次的女性都有類似的傾向,呵呵!上述說法毫無數據,只是我方便取樣的調查
    ↑無緣無故被洩漏飲食習慣的粟媽^.^|||

    回覆刪除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