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09年2月7日 星期六

【廣播】精心巧遇的三見鍾情…〈海鷗飛處〉


精心巧遇的三見鍾情…〈海鷗飛處〉
粟子

「太扯了吧!」電影看沒三分一,這廂爆出不平之鳴,「怎麼可能算得如此精準?」誤殺丈夫的少婦海鷗、獨擔家計的歌女葉馨、遊戲人間的千金羽裳……橫跨香港、新加坡與台灣的高超騙局,就為「整」心儀的同學哥哥,把「當真」的他耍得團團轉!?環顧影圈,女主角非精靈俏皮的甄珍莫屬,任性、不服輸、賭氣說反話後懊悔的模樣,真是活生生的楊羽裳。雖然瓊瑤再三強調創作《海鷗飛處》時「腦海無甄珍」,但也不否認「她演活了這個角色」,畢竟像甄珍這般兼具古靈精怪、惹人憐愛與親和力的明星演員,幾十年也出不了一個。
〈海鷗飛處〉是七0年代中期言情文藝的頂級組合,瓊瑤原著、李行導演搭配甄珍、鄧光榮,卡司無可挑剔。特別的是,當時正與甄珍陷入熱戀的謝賢,片中卻是為錢娶女主角的反派,既打又罵的狠毒模樣,與現實新婚恩愛,差距豈止千里……

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節目於2009年2月5日播出〈電影筆記:在台灣拍攝的電影「海鷗飛處」〉專輯。節目音檔將保留45天,歡迎各位朋友透過網路收聽。

收聽網址: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點選02/05
節目摘要:電影〈海鷗飛處〉
播放歌曲:同名主題曲「海鷗飛處」(吳秀珠演唱)、插曲「你愛哪一朵」(鄧麗君演唱)

本文同時刊登於「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新聞台
文章網址:精心巧遇的三見鍾情…〈海鷗飛處〉
該處有更多老電影文章可以欣賞唷!


海鷗緣起
談起《海鷗飛處》的靈感,瓊瑤表示來自一次歐美旅行,途中看見許多美麗湖泊,遨翔其上的海鷗更覺得神奇。目睹此景,瓊瑤思索:「海鷗終日飛來飛去,生存究竟為了什麼?追逐自由?尋找快樂?還是僅僅為了填飽肚子?」對海鷗的遐想,衍生出楊羽裳這個自負自傲的角色,她沒有固定方向,遊戲人間、情感飄忽,不斷追尋希望。
故事架構上,瓊瑤自敘摒棄「從頭說起,徐徐道來」的傳統小說寫作方式,將高潮安排在一開始,以三次看似巧合的相遇,開啟後續愛恨交織的糾結。面對讀者「巧合太多」的疑慮,瓊瑤先以「人生故事太難料」四兩撥千金,再解釋像楊羽裳這般「聰明、俏皮、驕傲、熱情、倔強」的人物確實存在,她唯有經歷故事中「聰明反被聰明誤」的痛苦,才能領悟真摯感情的珍貴。
此外,〈海鷗飛處〉中男女主角無法相守的拉力,並非父母的阻攔,而是源於雙方的自尊心,兩人幾番會錯意,讓看清真相的觀眾急如熱鍋螞蟻。相形之下,羽裳的母親、慕槐的妹妹屢屢睿智開導,再次印證「旁觀者清」的明訓。


忠於原著
「你為什麼要這樣好,你不知道我是怎樣一個人,我不配你待我這樣好。」瓊瑤的作品裡,時常出現精心設計的連續對白,以文字閱讀,固然流暢動人,但化為影像時,卻憂心難以重現書中真味,反成故作浪漫的拗口敗筆。長期與李行導演合作的編劇張永祥回憶,首次改編瓊瑤小說《彩雲飛》,就面臨「改或不改」的難題……
撰寫劇本初期,張永祥對如何處理「好美好美的風啊!好美好美的沙呀!」一類句子毫無頭緒。他誠實告訴李導,若改得不好,會使電影失去瓊瑤感;若不修改,無論導演、演員都將面臨如何詮釋的挑戰。聽完老搭檔的擔憂,李行當機立斷:「這就是『瓊瑤』,要改編她的作品就要保持她的原味,要不就不做!」於是張永祥把書上的句子,原封不動剪貼至稿紙,作法由〈彩雲飛〉(1973)一直沿用至〈心有千千結〉(1973)、〈海鷗飛處〉、〈碧雲天〉(1976)等系列電影,也造就戰無不勝的高票房紀錄。


瓊瑤隱憂
不獨編劇有所顧慮,原著瓊瑤也不諱言自己對小說拍成電影「常不抱樂觀態度」。她於〈海鷗飛處〉上映前,在《聯合報》發表一則「電影與我—從電影海鷗飛處談起」的中篇文章,細膩分析文字與影像的差異:「讀小說的時候,讀者加上了自我的想像,予以美化,譬如男女主角的造型,可以隨著作者的描寫而任由自己塑造出來,而這些人物,並不見得是甄珍、唐寶雲或著秦祥林和鄧光榮,可是一旦搬上了銀幕,一切都具像化了,不但人物、對白、場景,甚至音樂、色彩都出現了,這麼一來,是不是會破壞讀者幻想中的印象呢?」有趣的是,瓊瑤所顧慮的,並非她所創造純愛世界禁不起具像的挑戰,而是擔憂讀者閱讀小說後「再詮釋」的美好記憶遭到電影限制甚至抹煞。
瓊瑤對小說影像化的不安,在〈海鷗飛處〉更加深,她解釋:「因為『海鷗飛處』故事比較傳奇,需要更強的『說服力』!」不過,瓊瑤所謂的「傳奇」,並非男女主角兩次近乎詭異的海外巧遇,而是書中橫跨香港、新加坡的海外場景。因此,她強調的「說服力」並非指將故事修改得更「合情理」,而是「遠征各地拍攝」需追加的龐大製片成本。
儘管躊躇猶疑,瓊瑤對李行仍舊十分信任,她坦言兩人皆屬固執性格,即李行在武俠片大行其道時堅持文藝路線;自己則堅持以愛情為主軸的寫作風格。實際上,瓊瑤於1976年自組「巨星電影公司」前,李行是最常與瓊瑤合作,且維持優異票房成績的導演。至〈海鷗飛處〉,李行更將一貫寓教於樂的嚴肅態度鬆綁,刻意著重唯美浪漫的奇情風格,搭配跨國炫目的場景與符合大眾口味的插曲,順利躍升該年度文藝片的首席。


賣座鼎盛
動作武俠當道,〈海鷗飛處〉還是殺出血路,不只以近850萬的小輸李小龍的〈新龍爭虎鬥〉,高居北市票房第二,亦在香港拉出150萬港元(約1200萬台幣),位居當年十四,為進入榜單前二十唯一的文藝片。其實,早在電影上映前,片商基於〈彩雲飛〉、〈心有千千結〉的成功,推估〈海〉片賣座指日可待,展開白熱化的台灣版權哄抬戰,價碼之高,甚至超過五部動作片總和。
〈海鷗飛處〉安排在暑假首輪上映,是僅次於春節的「黃金檔期」,天時地利,創出票房佳績。隔年,〈女朋友〉、〈一簾幽夢〉繼續大賣,文藝片獨居台灣市場主流。


跨國取景
前文提到,瓊瑤擔心片商礙於預算,無法真實呈現書中篇幅不大、卻十分重要的海外場景。隨著電影開拍,她的憂慮瞬間消散,由於前幾部作品的賣座,出資者對瓊瑤信心更強,慢說出國拍攝,男女主角於新加坡離別時的大遠景,更透露不同以往的手筆。寫到這,我憶起李行自述拍攝〈街頭巷尾〉(1963)的往事,當時根本找不到也請不起升降機拍遠景,只好借來一台工程起重機,因陋就簡拍出由遠而近的畫面。十年改變,不只是李行作品的票房價值,或許也象徵電影技術的進步與投資報酬的提昇。
瓊瑤原著的作品,故事重心還是放在台灣,畫面當然少不了台北市區街景。女主角的學校選在淡江大學,兩人相約私奔則在北海岸,至於重逢的浪漫結局,自是首選中的首選…松山機場。稍嫌NG的是,甄珍與鄧光榮正在斑馬線上相擁,碰巧經過的三輪車大叔卻悠哉現身,配合幾部因兩人站在路中央而堵塞的計程車,意外產生一種不協調的喜感。


「海鷗飛處彩雲飛,願化彩雲永追隨。」嘴裡時刻唸著極具詩意的廣告詞,作為瓊瑤連續劇支持者,儘管當時年齡僅有個位數,卻著迷於華視於1989年上映,由秦漢、劉雪華主演的「海鷗飛處彩雲飛」。時隔多年,才知道連續劇是將兩部著作《海鷗飛處》與《彩雲飛》加在一起,再次佩服瓊瑤說故事與整合故事的能力。「海鷗飛處彩雲飛」中,前段整人不淺的羽裳由「知錯能改」轉為「惡有惡報」,在錯誤的婚姻中枉送性命,與慕槐的愛情由不知情的雙胞妹妹繼承。「不過愛捉弄人,有必要這麼慘?」幼兒粟看著滴下豆大淚珠的劉雪華,被深愛的男主角冷言諷刺,又遭飾演歐世澈的林瑞陽拳打腳踢,得到「玩笑不可亂開」的另類教訓。
除故事相同,電影版〈海鷗飛處〉與電視劇還有一項巧合,即在前者飾演配角歐世浩的秦漢,十五年後搖身成主角俞慕槐,若不細細比較,倒也看不太出歲月在他臉上留下痕跡。劉雪華是我心中的演技派,但看過甄珍主演的電影版本,發覺演員不只能演,更需適合角色。劉雪華的淒涼苦楚極為動人,但羽裳一類精靈女孩就遠不如甄珍有說服力,導致由她詮釋的羽裳,連調皮搗蛋都難脫憂鬱氛圍。

參考資料:
1.戴獨行,「銀海浪花 風水輪流‧重文偃武 海鷗飛處‧影業奇譚」,《聯合報》第九版,1974年3月11日。
2.本報訊,「水銀燈下」,《聯合報》第九版,1974年6月5日。
3.瓊瑤,「電影與我」,《聯合報》第十二版,1974年6月29日。
4.黃仁編,《行者影跡:李行‧電影‧五十年》,台北:時報文化,1999,頁181~182、319、365~366。


海鷗飛處(Where the Sea Gull Flies)
導演:李行
原著:瓊瑤
編劇:張永祥
演員:甄珍、鄧光榮、謝賢、秦漢、葛香亭、鄧美芳、張冰玉、游娟
首映:1974年4月11日(香港)、1974年6月29日(台灣)
插曲:海鷗飛處、你愛哪一朵、把愛藏在心窩
幕後主唱:吳秀珠、鄧麗君、萬沙浪、原野合唱團
片長:101分鐘
出品:馬氏影業(香港)公司
附註:馬氏影業創業作
劇情介紹:
台灣記者俞慕槐(鄧光榮)赴港出差,夜幕低垂,慕槐步行至皇后碼頭,乘小渡輪由九龍往香港。船上,他見一名女子(甄珍)心事重重。馬達聲震耳欲聾,她卻充耳不聞,眼淚在眼眶打轉,慕槐好奇,不禁偷偷觀察。未幾,女子作勢跳海,慕槐趕緊拉住,藉口擔心對方不小心掉下去,女子卻冷冷回應:「那是我的事,我不想活了!」「妳不是開玩笑吧!」「我又不認識你,開什麼玩笑!」慕槐表明來歷,解釋對她的關懷毫無惡意,幾番詢問姓名,女子才不耐煩答:「海鷗!」下船,慕槐欲送海鷗返家,她卻稱自己住在九龍而非香港,「那妳過海做什麼?」「我不是要過海,我是要跳海!」海鷗態度堅決,慕槐對一切更覺困惑。
咖啡廳裡,慕槐善意打探海鷗難題,或許可幫助她解決,海鷗面容淒涼:「我殺了一個人!」她自述為丈夫拋棄家庭,犧牲所有,與他生活不到一年,對方就移情別戀,愛上一個舞女,還對自己拳腳相向。「如果你是我,你是不是要殺了他!」海鷗情緒激動,「妳說得都是真的?」宛若電影情節的故事令慕槐半信半疑,她語氣無奈:「我為什麼要騙你!」
海鷗驚慌地抖著手抽煙回憶,自己以酒瓶擊中丈夫腦袋,他倒在地上動也不動。「這怎麼得了!」慕槐暗自思怤對策,他勸海鷗不妨回家察看,說不定丈夫沒死,海鷗說什麼也不願答應。慕槐又問:「那個舞女……」海鷗急急答:「在小巴黎舞廳,她叫梅芳。」慕槐決定致電梅芳,請她到海鷗住處看看丈夫是否尚存氣息,「這是唯一的辦法!」見海鷗阻止,慕槐輕拍安慰,遂前往櫃臺致電小巴黎舞廳。然而,慕槐再三詢問舞廳,卻沒有名為梅芳的舞女,與此同時,海鷗也失去蹤影,只留下一根即將燒盡的煙蒂……


數週後,慕槐到新加坡觀光,竟在夜總會看到與海鷗面貌完全相同的女孩,他問經理此女是否來自香港,對方答是新加坡當地的歌手葉馨(甄珍),唱得不錯,可惜沒名氣。慕槐由經理引薦認識葉馨,她稱原本住在菲律賓馬尼拉,慕槐嘗試問:「葉小姐,不久以前妳去過香港?」「我是想去,可是一直沒有機會,俞先生在香港有沒有熟人,能不能介紹我去唱歌?」經理見兩人相談甚歡,建議葉馨不妨充任導遊。
「你真的看我很面熟?」慕槐反覆追問,引來葉馨不解,她溫柔答:「你沒去過馬尼拉,我沒去過台灣、香港,我們怎麼可能見過面?」葉馨知道慕槐與經理認識,希望他能說服夜總會與她敘簽合約。慕槐時常利用機會在葉馨面前提起香港、海鷗,但她都沒有丁點特殊反應。葉馨敘述自己十七歲開始唱歌,父親喜歡喝酒,母親長年臥病在床,哥哥則在馬尼拉坐牢,她笑稱不擅長交際應酬,因此唱了幾年也只能求取溫飽。
葉馨帶著慕槐到處遊玩,他們不僅見識新加坡對亂丟垃圾的嚴刑重罰,也嚐了臭但美味的榴槤、香甜清涼的椰汁……感情與日遽增。慕槐即將返台,葉馨顯得鬱鬱寡歡,她雖想去台灣唱歌,但自覺實力差得太多。慕槐聞言,除表示誠摯歡迎,更希望她能來此讀書,葉馨苦笑道:「你真是好人,但想法太天真,我家裡……」慕槐願回台後繼續與她書信往來,並贈一筆金錢補貼家計,見葉馨不願接受,他深情答:「我們也許永遠不會再見面了,妳知道我對妳是沒有任何企圖的,……我給妳錢,純粹是朋友的立場,沒有半點輕視妳的意思。」「你為什麼要這樣好,你不知道我是怎樣一個人,我不配你待我這樣好……」葉馨臨別依依,一切盡在不言中。

「慕槐這次從國外回來,有點不大對勁。」母親(游娟)直覺從來不交女友的兒子墜入情網,妹妹慕楓(鄧美芳)更好奇他千挑萬選,竟然看上歌女?俞母擔心兒子終身大事,頻頻囑咐女兒留意合適的女同學。
慕槐回家,急急問有無來信,妹妹捉黠道:「有馬尼拉的來信,不過是退回來的!」慕槐仔細比對地址,想不通為何給葉馨的信都是「查無此人」。俞母勸兒子別太死心眼,慕楓則氣哥哥從不正眼看自己的同學,好似每個都是醜八怪,慕槐怒氣道:「我就是一輩子不結婚,也不會娶妳的同學!」在報社,同事(鄧玨人)勸慕槐不妨助葉馨來台北駐唱,如此近水樓台……聽到信都退回,他更揶揄:「作新聞記者再難追的新聞都追得到,追個小姐會追丟了?」

深夜,慕槐苦思趕稿,慕楓卻一股腦推銷全校最美麗的同學,她誇張道:「追求她的人從台北可以排到美國,能不能追得上,完全看你了!」慕槐恨恨答:「我告訴過妳,我對妳的同學都『毫無興趣』!」
隔日,慕楓與一群同學在家裡打羽球,慕槐開車返家,卻被妹妹叫住。他表情漠然向女孩們打招呼,卻在看見楊羽裳(甄珍)時臉色驟變,直盯著她看。慕楓本欲介紹,慕槐卻稱兩人認識,見羽裳搖頭否認,慕槐自言自語:「那我大概遇見鬼了!」半晌,他突然「醒悟」眼前又是一次莫名其妙的巧遇,於是問:「妳沒有見過我,大概也不姓葉,沒有去過香港……」羽裳表示去過香港,但已是兩年前與母親同去,與慕槐從無交集。「那是我認錯人了!」慕槐百思不解,一臉困惑離去,慕楓向羽裳解釋:「神經兮兮……都是因為妳太漂亮了!」
慕槐向妹妹探問羽裳點滴,知道兩人同學已經三年,羽裳家境富裕,父親是國外汽車總代理,在世界各地都有生意。「你現在總該承認了吧!我的同學也會讓你著迷!」慕楓見哥哥魂不守舍,滿臉得意,她更補充:「羽裳在家嬌得不得了,要追她得多下點功夫,像你剛才的樣子,一見面就說認得人家,會把人嚇一跳!」「她到底像誰?」慕楓忍不住問,慕槐若有所思答:「像她自己!」


羽裳返家,見歐世澈(謝賢)正與父親(葛香亭)討論公司外銷假髮的生意,態度認真負責,楊父對他讚不絕口。世澈追求羽裳甚力,但她毫無感覺,總是冷眼相待。楊母(張冰玉)勸羽裳念在對方等候多時,與他外出約會,羽裳卻稱世澈來得不巧,今日不想外出。
一日,慕槐自願到校接送慕楓、羽裳,表示對當日魯莽的歉意,送別另有約會的慕楓,兩人轉往郊區踏青。慕槐故意問:「妳為什麼要把頭髮剪短?」「你怎麼知道我以前是長頭髮?」他聞言大笑,似取笑自己套話功力太弱。慕槐回憶日前在新加坡認識葉馨的經過,他坦承付出過感情,但去信都被退,直覺被欺騙……羽裳略顯不耐:「莫名其妙把我帶到這來,就是談你從前的女朋友?」慕槐屢屢試探羽裳,依舊毫無破綻,羽裳警告他別再提起過去女友,否則將拒絕再見。

「他已經整整七天沒來找我!」慕楓聽到羽裳輕聲埋怨,才知朋友已經陷得很深,她也不知哥哥近期在忙些什麼,只知道慕槐總是深更半夜才回家。此時,碰巧遇到歐世澈的弟弟世浩(秦漢),經羽裳介紹,才知世浩與慕楓互相傾慕多時,只是沒機會認識。
羽裳回到家,對世澈的電話氣憤莫名,母親詢問女兒心事,羽裳無奈:「從前我不認真的時候,妳罵我遊戲人間,現在我認真了,沒想到這樣苦!」深夜,慕槐致電約羽裳見面,羽裳穿著睡袍,歡天喜地赴約。慕槐故意稱羽裳有許多男朋友,還包括歐世澈,她卻表示認真的只有一個,就是俞慕槐。沒想到,這番告白卻引來慕槐訕笑:「我所得到的教訓是人生如戲,尤其是男女之間,不過玩玩罷了!小姐,妳不會以為我已經愛上妳了吧!」他稱自己不可能付出感情,也不可能結婚,一切都是羽裳投懷送抱……無情言談使羽裳淚如雨下。


未幾,羽裳父母致電俞家,慕楓逼問哥哥究竟做了什麼,讓羽裳發瘋似地哭喊咒罵。清晨,慕槐在妹妹的陪伴下到楊家致歉,羽裳情緒激動,罵慕槐是冷血動物。慕槐拿出先前為葉馨拍攝的照片,稱為了證明腦袋沒毛病,花了兩週時間調出資料,確認海鷗、葉馨與羽裳同為一人。
慕槐對羽裳假裝淒涼身世,謀人同情的作法不能苟同,更氣她把自己騙得團團轉,還拿走全部的旅費。心高氣傲的羽裳正氣憤沒樓梯下,世澈碰巧前來,羽裳一氣之下稱對方是「未婚夫」,表現得異常親暱。待慕槐離去,羽裳立即推開世澈、獨自哭泣。

慕槐對羽裳念念不忘,顯得更沈默憂鬱。慕楓請男友世浩到家用餐,慕槐得知此人是世澈的胞弟,態度瞬間由客氣轉為冷淡,世浩不免擔心慕槐對他印象不佳。晚間,慕楓前來興師問罪,慕槐稱世浩父親雖為律師,可風評不佳,「跟他的兒子交朋友,最好小心點!」
慕楓猜知哥哥心事,直言是他的假裝無情把羽裳推向世澈:「你不懂女孩子的心理,她氣你、罵你、恨你,歸根結底是為了什麼?是因為她愛你!」慕楓直言兩人都為了「一點可憐的自尊心」,誰都不肯低頭,相愛的人互相刺傷。「那我該怎麼辦?」平日冷靜的慕槐沒有半點主意,慕楓認真答:「去向她道歉……我覺得愛情是最神聖、最坦白的!」言談令慕槐豁然開朗。慕槐來到楊家,預備向羽裳道歉,卻見世澈一副「準女婿」模樣。羽裳下樓,故意諷刺慕槐,只是當他喪氣離去,羽裳卻也掩不住傷痛。
楊母看出女兒心事,將羽裳與慕槐比喻成刺蝟,離開了都覺得冷,靠在一塊又刺得疼,其實兩人相愛,只是都太好強。羽裳不解母親為何幫慕槐說話,楊母卻說自己喜歡誰不重要,女兒的心意最重要,不過她坦言世澈「太圓滑、太深沈」,不似慕槐那般直性子。說到這,楊母意欲深長道:「幸福是掌握在自己的手裡。」深夜,羽裳一片深情致電,早上碰釘子的慕槐卻故意語氣輕挑:「是楊小姐還是歐太太?我今天早上又作了一次傻瓜!」「你該死!你該下十八層地獄!」羽裳扔下電話絕望痛哭,兩人又失去表明心意的機會。不久,情緒激動的羽裳決定與歐世澈結婚,楊父坦言女兒性情不定,是應該找世澈這般世故圓融、有忍耐力的丈夫,楊母雖知女兒一時氣憤,但見她態度堅決,也只得含淚應允。


婚禮當天,羽裳臉上沒有半點愉悅,慕槐送來一幅「海鷗」油畫作為賀禮。世澈以男主人身份招呼,邀請慕槐觀禮,他卻悄然離去。
婚後,世澈原形畢露,新車、洋房、家具、度蜜月的機票都是岳父贈送,沒有半點不好意思。羽裳態度高傲,指責丈夫應該負擔家計,怎麼老是向父親伸手!?「我不花他的錢,給誰花?」羽裳聞言大怒,世澈一改過去面孔,教訓她既然作了歐太太,就得先學會最基本的一點「服從」!說完,世澈要傭人將慕槐送的「海鷗」卸下,展現一家之主的威風。
回到娘家,母親好奇新婚生活,羽裳苦笑:「不管好不好,丈夫是我自己選的,我實在沒有理由讓妳為我操心。」從父親口中,羽裳才知世澈辭掉工作,轉作貿易生意,還要岳父投資兩百萬元。羽裳極力阻止,她無奈解釋:「世澈不是跟我結婚,而是開了一座金礦!」

世澈得知妻子破壞好事,他稱太太上午十一點還躺在床上看書,真是好福氣,但一個盡責的太太應該為丈夫賺錢,而不是扯他後腿!羽裳不甘示弱:「你這個鬼東西!」未料竟是火上加油,世澈回嘴:「我警告妳,妳再罵我,我就揍妳!」見妻子戳破貪財真面目,世澈索性豁出去:「我就是為了錢才娶妳,我不會像那個傻瓜,為了什麼愛情送一幅畫給妳……老子看準妳有錢,才低聲下氣伺候你兩、三年。」羽裳失控怒罵,世澈乾脆連打她數個耳光,見妻子作勢向母親告狀,他更有恃無恐,因為羽裳向來素行不良,父母可能寧願相信世澈,也不相信自己女兒。
另一面,慕楓勸世浩別娶自己,因為俞家只是小康,沒辦法提供洋房、車子一類高貴的聘禮。世浩不以為然:「妳把我當成我哥哥一樣!」他直言結婚不需兩家出一毛錢,畢業後會立刻找工作,可以自食其力,慕楓欣慰:「看樣子,我命中注定要過苦日子了!」兩人赴歐家找婚後休學的羽裳,見到朋友凡是有計畫,羽裳不禁感嘆自己的衝動。談到一半,世澈返家,世浩出外迎接,羽裳急急詢問慕槐現況,慕楓滿臉愁容答:「他變了,抽煙、喝酒,常常半夜回家,知道後悔已經晚了。」世澈入內,藉口將羽裳帶回房間,世浩與慕楓皆感覺羽裳過得不快樂,整個家也如冰窖一般。


凌晨,慕槐終於回家,慕楓不顧哥哥阻止道:「羽裳落到今天這個地步,你要負絕大的責任!你現在每天借酒澆愁,哼!男人就有這份自由,可是羽裳連哭的自由都沒有……」「她活該,關我什麼事!」他口是心非回嘴。
慕槐與同事到酒家應酬,恍惚間卻見世澈在另一包廂左擁右抱,他氣憤世澈與酒女接吻,見別人不以為意,慕槐恨訴:「他不可以,他家裡有太太,我要去揍他!」另一位酒女笑答:「來我們這兒的客人,哪個沒太太?」哄堂大笑中,只有慕槐悲傷痛楚。
慕槐來到歐家別墅,見羽裳在花園漫步,輕聲呼喊她,羽裳見到慕槐,流露發自內心的笑容。慕槐輕撫羽裳的長髮:「妳的頭髮又長長了,像我在新加坡見到妳的時候一樣。」羽裳忍不住感傷:「你喝了酒,是酒把你帶來,明天你酒醒了,什麼都忘了……」慕槐嘆息此時是一生中最清醒的時刻,他深情道:「雖然已經晚了,我還是要告訴妳,我愛妳!」「不晚!」兩人終於不再傷害,確認彼此的愛情。臨別前,慕槐約羽裳明日再見,更承諾將帶她「私奔」!


「是我應得的報應!」羽裳坦言過去好強頑皮、驕傲任性,如今只得用往後的生命贖罪。慕槐向羽裳求婚,鼓勵她下決心爭取,就能一切重新開始。羽裳自述已學會如何當個好太太,並以幸福的語氣對慕槐說:「你就是罵我,我都會笑著給你消氣。」
羽裳向世澈提出離婚,世澈索性把事情鬧大,楊父指責女兒太過兒戲,怎麼結婚不到半年就要離婚?世澈做出一副委屈模樣,稱自從交往就對妻子百依百順,羽裳說出丈夫毆打的事實,卻不被父親信任。世澈更指離婚是慕槐背後教唆,楊父大怒不准女兒離婚。羽裳四處碰壁,她與慕槐聯繫,希望他靜待訊息,千萬別攪進漩渦,羽裳承諾不會再欺騙慕槐,一定會爭取到自由。另一面,世澈到慕槐工作的報館,大肆宣揚他奪人妻子,回到家,世澈威脅羽裳,若繼續堅持離婚,就要讓慕槐身敗名裂!

見哥哥整日抱著電話不放,慕楓決定主動致電楊家,卻得到楊母「讓她冷靜一下」的答覆。數日後,慕楓赴歐家找羽裳,傭人告知夫妻已於昨日倆前往美國,只剩一封羽裳留給慕槐的信。信中,羽裳表示與世澈多次談判,他堅決不肯離婚,只得在父親安排下選擇逃避。羽裳回憶與慕槐傳奇性的相遇,兩人愛過、恨過、吵過、鬧過……但從海鷗、葉馨到楊羽裳,唯一愛過的就是慕槐,「海鷗遠飛,不知飛向何處?千萬珍重,盼我歸期!」
慕楓即將與世浩結婚,全家人歡喜準備,唯獨慕槐心不在焉。楊母前來道賀,告知羽裳已在美國離婚的消息,她感嘆把歐世澈當成好人,到國外就把楊父的餐館佔為己有,更結交一名油田富豪的女兒,才肯答應與羽裳分手。「她明天就回來!」楊母解釋女兒原本要保守秘密,但認為俞家是最關心羽裳的人,才會說出原委。歸國當日,慕槐興奮呼喊羽裳,兩人在機場相擁,終於相守一起。

3 則留言:

  1. 海鸥飞处是我最喜欢的琼瑶小说和电影之一,尤其是电影我看了不下十几遍,因为邓光荣在里面太帅了哈哈,有演技有成熟,实在太棒了

    待续

    回覆刪除
  2. 以前我也做过海鸥飞处的网页,将书、电影、电视、碟片不同版本,杂志中的相关报道、电影截图我做得非常全,因为喜欢ALAN哈哈。。统统做进去了,还在不断补充中 有机会与你分享,因为要找个地方上传,没有网站了,原声大碟我也有,里面的歌曲很多,LP已经转成MP3 到时传你

    总之这是一部很棒的电影,挺李行和邓光荣

    最喜欢邓光荣在里面无辜的表情很好玩,谢贤表现也不错,邓美芳、葛香亭等配角表演出色,此片剧情上等,就可惜ALAN没拿奖

    回覆刪除
  3. shesely:
    瓊瑤原著、李行導演加上甄珍、鄧光榮是我心目中最佳組合,〈海鷗飛處〉確實好看,可惜〈彩雲飛〉找不到清晰版本。
    節目音檔已寄至您的信箱,我擔心檔案較大使信箱爆掉,所以會將其他集的音檔陸續寄給您,麻煩注意收信。

    回覆刪除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