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09年1月18日 星期日

【廣播】第一代賢妻良母…林楚楚



第一代賢妻良母…林楚楚
粟子

結婚,對多數女星而言,是揮別苦心經營的演藝事業,回歸家庭生活的開端,但十五歲即覓得良緣的林楚楚(1905~1979)卻恰恰相反。她因熱愛電影的丈夫黎民偉(1893~1953)與影圈接觸,進而踏入水銀燈下,從少女、少婦一路演至慈祥母親,成就銀幕上首代賢妻良母。林楚楚與黎氏先娶的嚴珊珊(1896~1951)為平妻關係,她外型端莊、態度謙和,無論公私都是黎民偉的得力助手,兩人兒女回憶:「父親為人老實、原則性強、不自私、低調、不善交際;母親則比較精明,應對得體,能夠扶助他,所以兩人是很好的拍檔。」林楚楚與黎民偉的生命歷程緊緊相繫,是朋友眼中出名的「秤不離砣」。
家族的演藝生命延續至下一代,四子黎鏗是三0年代最出名的童星,阮玲玉主演的〈神女〉(1935)為其代表作,成年後跨足舞台劇與電影導演;五女黎宣(本名黎萱)1949年拍攝「永華」的〈大涼山恩仇記〉,由此投入影圈,現為香港無線電視演員,作品如知名港劇「大時代」(1992)、「真情」(1995~1999)、「創世紀」(1999)、「帝女花」(2003)、「學警出更」(2007)及「珠光寶氣」(2008)等。此外,知名女星黎姿是黎氏家族的第三代,父親為黎民偉九子黎柱,林楚楚是她的親祖母。

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節目於2009年1月29日播出〈電影筆記:回顧1949年前明星「林楚楚」〉專輯。節目音檔將保留45天,歡迎各位朋友透過網路收聽。

收聽網址: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點選01/29
節目摘要:林楚楚、電影〈一剪梅〉
播放歌曲:林楚楚主演〈天倫〉主題曲「天倫歌」(郎毓秀演唱)

本文同時刊登於「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新聞台
文章網址:第一代賢妻良母…林楚楚
該處有更多老電影文章可以欣賞唷!


關於林楚楚
又名林美意,英文名Florence Lim,出生英屬加拿大維多利亞省。1908年其父林禮溢於香港過世,兩年後,隨祖父母返國為父親建祠,八歲返回維省,分別入中華會館及George College學習中、英文。隔年,母親鄭麗娟因病回國休養,十二歲時獨自一人回港探母,在香港英華書院及湘父專塾修習中英文。
1920年,與黎民偉結婚,積極支持丈夫的電影事業。1924年,由黎氏與兄長黎北海出資主持的「民新製造影畫片有限公司」成立,夫妻主演創業作〈胭脂〉(1925),講述一對情侶經歷重重破壞,終於締結連理的曲折愛情。此片不僅是林楚楚首次躍上銀幕,亦為香港出品的第一部故事長片。1925年底,黎民偉因理念及政治因素轉赴上海,與李應生合辦「上海民新影片公司」,林楚楚陸續主演無聲片〈玉潔冰清〉(1926)、〈海角詩人〉(1926)、〈復活的玫瑰〉(1927)、〈美人血〉(1927)、〈觀音得道〉(1927)、〈五女復仇〉(1927)、〈西廂記〉(1927)、〈木蘭從軍〉(1928)等。特別在〈玉〉片中,她扮演會家女兒錢孟琪一角,儘管戲份次於「悲劇聖手」張織雲,但成人之美的豁達風範,使知名度大增,成為該公司十分倚重的主角人選。
1930年,黎氏與「華北影片公司」老闆羅明佑合作拍攝電影,一年後合創「聯華影片公司」,首作〈故都春夢〉(1930)即由阮玲玉、林楚楚擔綱。此後,又主演〈一剪梅〉(1931)、〈人道〉(1931)、〈續故都春夢〉(1932)、〈人生〉(1933)、〈國風〉(1934)、〈天倫〉(1934)、〈小天使〉(1935)、〈慈母曲〉(1935),她多任第二女主角,與阮玲玉、王人美、黎灼灼等搭配。隨著年齡漸長,開始轉變戲路,於片中詮釋慈祥和藹、任勞任怨的母親角色,給觀眾留下深刻印象。
1936年,「聯華」財政危機惡化、內部明顯分裂,黎民偉不再當權,同年十月退出經營,復辦「民新」,新片〈母愛〉(1936)、〈靈肉之門〉(1936)、〈新人道〉(1937)等皆由妻子主演。抗戰爆發,黎民偉拒絕與日方合作,舉家遷返香港,林楚楚在港參與電影〈岳飛〉(1940)、〈血海花〉(1940)、〈天涯慈父〉(1941)與〈正氣歌〉(1941)等。日軍佔領香港,黎氏再拒脅迫利誘,帶領全家乘宜陽丸離港逃難,於桂林開設一間規模極小的照相館「大光攝影社」維持生計。未幾,再轉往廣西避居,至戰爭勝利回到廣州,1948年返回香港。
五0年代前後,林楚楚重心放在照顧家庭、輔助丈夫事業,僅演出〈靜靜的嘉陵江〉(1949)等。1953年,黎民偉因癌症過世,她拍完由自己擔任製片與演員的粵語片〈義犬救美〉即退出影壇,其後一直在港定居,至1979年初去世,終年75歲。林楚楚一生參演近四十部電影,塑造中國傳統的良善婦女典型。


三角婚緣
黎民偉的六子黎錫近年戮力整理父親日記,陸續出版多本以他為主題的書籍畫冊,文中不僅細數黎氏一族熱中電影事業點滴,亦包含不少拍片過程與秘辛。黎民偉自十七歲孜孜不倦寫至去世前,日記多以三字摘要主題,內容簡明詳實,無論公私皆坦白不諱,文中也不乏與兩位妻子嚴珊珊、林楚楚相識相戀的過程。
黎民偉與嚴珊珊皆關心國家前途,支持革命運動,嚴珊珊曾參與廣東北伐軍救傷工作,是走在時代前端的新女性。據黎氏日記:「20/7/1912午,到港蘭桂坊時五號三樓父家會淑姬三妹(即嚴珊珊),父留她晚飯,在天台敘談。相交兩載,彼此心印,八時始吻別。」兩人於1914年初結婚。少年黎民偉在日記中稱與珊珊「少年伉儷恩愛」,並寫道:「最愛情人是我妻,三從兼四德。……天賦麗質羞花月,令人怎不痴迷。」特別的是,嚴珊珊在黎民偉製作主演的短片〈莊子試妻〉(1941)任婢女角色,為中國第一位電影女演員。
1915年前後,黎民偉在黎杏球(即電影明星黎灼灼,黎氏兄長海山之女)介紹下認識林楚楚。兩人結識四年,彼此鍾情,1919年4月下旬,嚴珊珊表示願助丈夫迎娶,同時允諾:「如你愛意(指林楚楚)則我待她彼此平等,愛別女子則否,予甚其人忠厚和藹,故甚愛之也。」嚴珊珊很喜歡林楚楚,不僅為丈夫向林母求親,更親自說服她,一手促成黎、林姻緣。
以事業論,黎民偉依靠林楚楚較深,特別黎氏低調寡言,更需她協助溝通;至於嚴珊珊,丈夫二婚後便專心持家,未再參與電影演出。私生活裡,兩位妻子感情似乎不錯,特別是嚴珊珊染上慢性氣管炎、咳血病重時,生活起居也由林楚楚照料。黎氏子女回顧這段平和互助的一屋二妻,認為父母皆個性溫和純善,有共同的志願與人生觀,才成就這段現代人眼中不可思議的婚姻。


專業慈母
「現在我幾乎是被定型專來飾演賢妻良母的角色。」〈新人道〉上映前,林楚楚親手書寫宣傳稿,一語道破自己的銀幕形象。其實,林楚楚外型正派,年輕時大多扮演富家小姐、正直女性,至〈西廂記〉中的崔鶯鶯,儘管戲路不同,也能稱職演出。三0年代中期轉作老旦,一連在〈國風〉、〈天倫〉、〈慈母曲〉、〈母愛〉等片扮演不慕虛榮、任勞任怨的慈母,同類角色不作第二人想。現實生活中,她同樣兒女成群,辛勤照料、細心教育,是孩子心目中親愛尊敬的母親。工作上,林楚楚始終定位自己是丈夫的輔佐,只要由黎民偉製作的電影,若有適合她的角色,必會全力以赴。
曾與林楚楚合作〈一剪梅〉等片的「電影皇帝」金焰,曾在她逝世百日祭時追憶往昔點滴,稱讚是「千千萬萬過去中國賢妻良母的典型」。他在〈難消的憾事!—兼獻林楚楚逝世百日祭〉文章中敘述,拍攝〈人道〉時,與林楚楚飾演一對夫妻,雖然攝製條件不佳,仍舊認真表演,林楚楚曾說:「演戲就得像真,扮演夫妻,就得像對夫妻,不要叫觀眾不相信。」金焰認為她雖「被定型專來扮演賢妻良母的角色」,但每一部戲都有所突破,況且除兢兢業業對待演員工作及天賦,平素待人接物熱情敦厚的品德更是難能可貴,自然長存觀眾心中。費穆之女、聲樂家費明儀對這位「黎伯母」的敘述,或許可作為林楚楚最鮮明的印象縮影…她很溫柔,但在溫柔之中又極有原則。
回顧默片時代的林楚楚,屬小家碧玉,悲劇不似阮玲玉渾然天成,也沒有胡蝶的明星架勢或王人美的灑脫野性,但表演誠懇妥當,頗得觀眾喜愛。年過三十,林楚楚轉型專業母親,與惹人憐愛的兒子童星黎鏗站在一起,真是母子理想型。
演員,林楚楚多數時候也是電影公司的老闆娘,少了勾心鬥角,她猶如母親照料同事,溫情真誠難忘。到了晚年,同樣熱心不減,聽聞舊友女兒考入「長城」遭雙親反對,林楚楚好言苦勸才取得對方應允。這位險些與銀幕擦間而過的女孩,就是日後以瓊瑤連續劇大受歡迎的劉雪華。


最早知道林楚楚,是閱讀黎民偉的傳記,兩位平妻的「佳話」令我錯愕:「怎麼有人願意幫自己的丈夫娶太太?」書中解釋「納妾是當時常態」,理性雖能理解,但感性上卻怎麼也想不通。林楚楚的生命與黎民偉緊密相繫,黎氏於1953年10月去世後,她更接續書寫日記,直到1967年日記本用盡才告結束。這段時間,林楚楚仍不時參與影劇活動,但未再登上銀幕。
時至今日,黎民偉被譽為「香港電影之父」,相形之下,林楚楚就少了這等「氣派」頭銜。然而,若沒有她與嚴珊珊的扶助,即使黎民偉有再大的毅力,也難以不計代價持續朝電影理想邁進。


參考資料:
1.沈寂主編,《老上海電影明星(1916~1949)》,上海:上海畫報出版社,2000,頁12~13。
2.俞小一、黎錫編,《中國電影的拓荒者—黎民偉》,湖北:長江文藝出版社,2005。
3.黎錫,《黎民偉日記》,香港:香港電影資料館,2003。
4.羅卡、黎錫編,《黎民偉:人‧時代‧電影》,香港:明窗出版社,1999。
5.百度百科…林楚楚
6.維基百科…黎民偉、黎宣


一剪梅(無聲黑白)
導演:卜萬蒼
編劇:卜萬蒼
演員:阮玲玉、林楚楚、王次龍、金焰、高占非、陳燕燕、王桂林
出品:聯華影業公司
首映時間:1931年
附註:根據莎士比亞的劇本《維絡納二紳士》改編
劇情簡介:
「世界一舞台也,男女眾生,直演員耳!」…莎士比亞
陸軍學校學生胡倫廷(金焰)與白樂德(王次龍)為莫逆之交,倫廷胸懷大志,樂德則一心追求女性。畢業前夕,眾人忙著在宿舍收拾細軟,樂德將書本丟棄,望著數張女友照片自滿得意,同學揶揄:「你瞧我們的脂粉將軍,將來不曉得要討多少太太!」倫廷走近關切,善意警告:「這是我們為國效勞的時期,不該把寶貴的光陰,消磨在脂粉和香水裡……」他作勢撕毀照片,樂德趕緊阻止。
倫廷的妹妹珠麗是位喜愛歌唱、超越時代的摩登女性,樂德前來拜訪,窺見珠麗青春活潑,癡癡偷望的糗態,碰巧被家中女傭阿巧(陳燕燕)目睹,忍不住暗自取笑。樂德越看越起勁,甚至拍手叫好,珠麗頗感氣憤。倫廷外出歸來,樂德見他被分派至廣東,殷勤表示當地施督辦(王桂林)為己伯父,願替同僚寫介紹信。倫廷感激之餘,將妹妹介紹樂德,珠麗不以為然:「這種人我不要去會他!」還是被哥哥強拉見客,認識這位「脂粉將軍」。


樂德行前,請阿巧幫忙遞情書給珠麗,她原本喜形於色,但不願心事被人猜知,故意怒氣將信紙撕碎。阿巧不明就裡離去,珠麗又滿臉笑意撿起拼回,原來她對自稱「為情見創之白樂德」頗有好感,此景碰巧又被掃除紙屑的阿巧撞見,露出「原來如此」的捉黠笑容。
倫廷乘船離開上海前,將妹妹託付好友照料,正中樂德心房。不同於珠麗難捨難離,樂德一臉笑容提醒:「不要哭,哭多了恐怕哭損了妳的芳容咧!」「我要哭,用不著你管!」珠麗心氣高傲回嘴,樂德礙於此女尚未到手,只得用盡心力、耍寶逗樂。


倫廷來到廣州,前往「廣東督辦公署」報到。署內,施督辦之女洛華(林楚楚)正要騎馬外出,她雖是千金小姐,卻十分具正義感,是堂堂巾幗英雌,同行的刁利敖(高占非)是聲勢喧赫的某方駐粵代表,對洛華窮追不捨。洛華騎馬至公署門口,突然馬匹失去控制,馬鞭掉落地面,倫廷撿起交還,卻遭利敖粗魯搶下。洛華見倫廷帥氣有禮,對他淺淺一笑,倫廷亦對洛華印象深刻。
施督辦的客廳總是絡繹不絕,倫廷只得耐著性子等待,苦熬好幾個鐘頭,直到最後一個才輪到他。倫廷進入辦公室,見洛華與父親一起,恭敬遞上樂德先前撰寫的推薦信,施督辦稱衛隊隊長出缺,將此職交給倫廷。確定工作後,施督辦向倫廷介紹女兒洛華,兩次二次相見,愛慕之情油然而生。

每日清晨,倫廷帶領衛隊隨洛華、利敖騎馬外出。眾人見騎師跨越高欄,洛華好奇同行者誰能作到,利敖低頭怯懦,倫廷首次便輕鬆跳過。利敖不肯服輸,屢屢嘗試皆告失敗,窘迫模樣引來洛華陣陣笑聲。歸途時,洛華與倫廷無話不談,反將利敖獨拋身後。
留在上海的珠麗與樂德陷入熱戀,無奈樂德收到赴廣東就任的命令,他稱捨不得女友、不願意去,但珠麗卻勸:「男兒志在四方,你不要因為我,把你自己的前程誤了!」珠麗想了想,決定與樂德互換戒指,意思互許終身,他高興道:「妳這樣愛我,我就放心的去了,我永遠不會忘記妳……」


洛華最愛梅花,房間內大至壁飾、桌椅,小到裝飾品全是梅花形狀。利敖前來拜訪,見她不時把玩梅花胸針,想請洛華贈給自己,她委婉拒絕:「抱歉得很,我這針是不送給別人的!」利敖因施督辦召見暫時離開,不久倫廷訓練結束,趕往洛華房內會面。洛華對他另眼相看,特將梅花胸針別於倫廷胸口。未料,倫廷與利敖偶然相遇,胸針竟被利敖認出,得知自己在洛華心中不若倫廷,不免懷恨在心。深夜,倫廷和洛華相約花園談情,倫廷在石上繪製梅花圖案,兩人更在旁聯手填上題為「一剪梅」的定情詞。
樂德駕飛機抵達廣州,洛華、倫廷前往迎接,樂德十年不見洛華,震驚她貌美似天仙下凡,瞬間將珠麗遺忘。他見好友與表妹態度親暱,直覺不妙,決心破壞兩人感情。洗塵宴時,樂德頻頻向洛華攀談,但她得知倫廷代父親出席其他宴會,便覺鬱鬱寡歡,不時察看手錶。餐後,樂德、利敖纏著洛華不放,前者使出曾逗樂珠麗的招數吸引洛華目光,逼得利敖很不是滋味。然而,當倫廷出現時,兩人都成戰敗者,洛華的眼裡只剩下這位最親愛的男友。


利敖決定找世伯李局長相助,請他向施督辦提出迎娶洛華,李局長滿面笑容誇讚他一表人才,沒有理由不答應,說完不忘提醒:「作了駙馬之後,可不要望了媒人。」翌日,施督辦得知消息,表示自己極端贊成,但還是得徵求洛華的同意,在此之前,先答應派任利敖擔任廣東省的軍警督憲處長一職。
施督辦向女兒提起婚事,誇讚兩人結合是「門當戶對」,且嫁給他對大局很有利,心有所屬的洛華卻明白道:「我和利敖毫無愛情,怎麼能談到婚姻上面去?」回到房內,在此等候的倫廷見女友落淚,憂心詢問發生何事,她無奈答:「爸爸要把我嫁給利敖了,你看怎麼辦呢?」碰巧樂德來訪,倫廷認為他口若懸河,建議洛華不妨請表哥替自己求施督辦改變主意。樂德幾番思索,心中浮現毒計……


未幾,倫廷被捕,以走私犯罪為由將他驅逐出境,洛華痛不欲生,在上海的妹妹珠麗見報同樣大為震驚,決定立刻動身前往廣東。事後,洛華接下倫廷工作,負責訓練兵士,但她見到穿著軍服的男子就想到莫名被逐的男友,心情沈痛異常。
珠麗來到廣州,路上見到與洛華相偕巡邏的男友樂德,興奮地大聲呼喊。沒想到,一心追求表妹的樂德視而不見,珠麗不解又疑惑,再聽到路人討論:「這個人天天陪著督辦女兒騎馬,大家都說他是督辦的未來女婿!」猶如晴天霹靂。


盜匪出沒的粵贛邊境,出現一位紀律嚴明的盜首「一剪梅」,而他就是蒙冤不白的倫廷。「一剪梅」與手下約定三項:救苦濟貧、鋤強扶弱與不許調戲婦女,前兩項大家一致贊成,唯獨最後一件軍師老朱(劉繼群)帶頭否決。倫廷見狀,大聲疾呼「女色害人」,絕不容許犯此錯誤,眾人見他意志堅定,只得勉強同意。倫廷稱娛樂不單女人,還有更好玩的……老朱在他的邀請下故意掐細嗓子唱青衣的「天女散花」,引來哄堂大笑。
與此同時,珠麗找到督辦住所,求見其女洛華。洛華得知她是愛侶之妹,態度十分親熱,但她以為對方搶奪男友樂德,露出氣憤神色,直言詢問兩人關係,洛華心胸坦蕩,反倒引來珠麗傷心痛哭:「樂德是我的未婚夫,我死也不讓別人搶去的!」「妳哥哥才是我所愛的人,我怎麼會又另外愛上樂德呢?」說完,洛華坦言此次倫廷被逐,不定與樂德有關:「只是我還沒得到真確的證據!」礙於兩人的親屬關係與父親的信任,還是得勉強敷衍他。
珠麗大受打擊,樂德卻來找表妹,洛華囑咐女傳令兵請他過五分鐘入內。另一面,她請珠麗暫時藏身屏風,屆時聽到樂德的言談,就可知道他的可惡為人!洛華故意詢問表哥是否有未婚妻,他面不改色答:「這是謠言,我哪有什麼未婚妻,恐怕是人家企圖離間我和表妹的感情罷了!」洛華諷刺:「你真是有良心的人呀!」珠麗拼命忍住想衝出對質的怒氣,憶起這番遭遇難過得淚如雨下。得知洛華對樂德並無愛意,珠麗轉而擔心哥哥沈冤何時得雪,洛華坦言需要她的幫助,安排珠麗穿上軍服,變裝成護衛女兵,以免被樂德發現行蹤。


督察隊在利敖的管理下軍紀渙散,四處作威作福,搜刮民脂民膏。百姓無助之餘,出現一位以梅花作為徽誌的正義使者,眾人皆暱稱他是「一剪梅」。利敖見事有蹊蹺,遂逮捕受「一剪梅」幫助的窮苦人嚴刑逼供,正欲行刑,竟有一隻梅花飛鏢射在利敖指尖,嚇得他趕緊放人。軍警督察處貼出告示,稱「一剪梅」無法無天,祭出重金一千元將他逮捕歸案,沒多久,佈告上已被劃上大叉與一朵梅花……


洛華約樂德見面,想藉此套出倫廷下落,換穿軍服的珠麗聽到男友對洛華猛獻殷勤,氣得咬牙切齒。洛華故意遣退侍從,樂德以為有機可乘,反觀見到此景的利敖,則大感不妙。兩人來到荒郊野外,洛華謊稱小時即愛慕表哥,卻因倫廷告知他已和自己妹妹訂婚,才會轉而與倫廷交往,樂德上鉤道:「我曉得倫廷是我們愛情的障礙物,所以我把他害走了……」
「原來你是一個賣友的小人!」洛華知道真相忍不住指責,樂德亟欲解釋,反被她連打數個耳光。樂德眼見東窗事發,乾脆一不做二不休,想趁機佔有洛華,扭打數分鐘,尾隨在後的利敖將樂德打跑。沒想到走了樂德,又變成利敖對洛華不利,她狠咬對方一口、立刻騎馬逃離。利敖緊緊跟隨,就在即將追上的剎那,被一名黑衣人擊倒重傷,洛華見狀不禁想起失蹤的倫廷。


洛華獨自到當初與倫廷寫作「一剪梅」的花園,憶起去年濃情蜜意,今昔對照,不禁傷感失落。此時,身穿黑衣、化身「一剪梅」的倫廷悄悄現身,見到女友背影,忍不住呼喊她的名字。洛華遍尋不著,卻見梅花飛鏢附上一闕詞,約她明晨鳥鳴時到梅花塢相見。隔日一早,洛華與珠麗前往梅花塢赴約,行至一半突然遭人打劫,進入山寨才知是倫廷的人馬。兩人久別重逢、深情相擁,卻遭老朱揶揄:「不准調戲婦女!」珠麗不解哥哥為何「幹起這種勾當」,倫廷氣憤答:「什麼勾當,我是一位無冕王哩!我要謝謝妳的愛人成全我!」
利敖傷勢嚴重,施督辦派原任副官的樂德代理職務,此時傳來小姐被盜賊擄去,樂德奉命營救。另一面,倫廷認為樂德必會帶兵前來,提議將洛華、珠麗綁住至於路中央,自己則在一旁埋伏。待樂德放鬆戒備,立即展開突襲,兩隊人馬相互對峙,倫廷向如驚弓之鳥的樂德問:「脂粉將軍,好久不見!」再看到悲憤異常的珠麗,臉上一陣青白。樂德萬念俱灰,欲開槍自盡,手槍為倫廷以飛鏢擊落:「樂德,我密謀反動的時候,承你的大量沒有要我的性命,所以我現在也不要你的性命!」願與樂德為相互最忠實的朋友。
施督辦帶重兵趕到,倫廷決心承擔一切過錯,樂德良心發現,向督辦坦承污衊同窗好友。施督辦恢復倫廷職務,並將他手下一票有為青年招撫、收歸軍隊。洛華、倫廷與珠麗、樂德分別締結連理,四人騎馬閱兵,迎接光明未來。

2 則留言:

  1. 粟子小姐:有一段时间没来了,先拜个晚年,并祝牛年快乐!元宵节快乐!jxjmw2001

    回覆刪除
  2. jxjmw2001:
    也祝您闔家平安、事事順利、牛轉乾坤。
    也請時常到此光顧唷!

    回覆刪除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