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09年9月2日 星期三

【廣播】一日鍾情…〈未曾留下地址〉


一日鍾情…〈未曾留下地址〉
粟子

二秦二林崛起前,文藝片至尊組合非甄珍、鄧光榮莫屬,女娃娃臉和男娃娃臉一同綻放迷人笑顏,電力直飆破錶。兩人自〈白屋之戀〉(1972)起票房戰無不勝,實在是因為太相配、太登對……完全合乎夢工廠的夢幻理想。電影拍一部賺一部,片商當然抓緊時間籌備新片,男女主角各自忙得團團轉之餘,更幾乎月月照面,畢竟雙劍合壁才是十拿九穩的賣座保證。
浪漫題材的需求量大增,單靠玄小佛、瓊瑤的妙筆明顯不足,反正故事不脫俊男美女的曲折愛情,老經驗編劇把握重點俐落上手,再搭配朗朗上口的插曲,同樣大受歡迎。其中,將一見鍾情發揮極致的〈未曾留下地址〉(1975)更可謂箇中翹楚,由互不相識到刻骨銘心,僅僅二十四小時!坦白說,〈未〉片有些畫面處理甚至比〈白屋之戀〉還過頭,不厭其煩的沙灘追逐、眉目傳情、慢動作轉圈……銀幕這頭的我雖然喊扯,卻還是目不轉睛看下去,試問誰能抵抗甄珍與鄧光榮的青春魅力?!


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節目於2009年9月3日播出〈電影筆記:全程在台灣拍攝的「未曾留下地址」)〉專輯,節目音檔將保留45天,歡迎各位朋友透過網路收聽。

收聽網址: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點選09/03
節目摘要:電影〈未曾留下地址〉
播放歌曲:〈未曾留下地址〉主題曲「未曾留下地址」(尤雅演唱)、「沒有留下地址」(吳秀珠演唱)

本文同時刊登於「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新聞台
文章網址:一日鍾情…〈未曾留下地址〉
該處有更多電影文章可以欣賞唷!


打仔變小生
「大概我一開始就演的是文戲,以後文戲演得多了,製片人和導演都把我定了型……說句不好聽的話,這簡直跟有些女明星拍『脫戲』一樣,拍過一部『脫戲』,就一輩子當定了『脫星』!」1975年中旬,鄧光榮受邀為媒體撰文,有一句說一句,言談間盡是對「跳不出文藝片圈圈」的困擾。他苦嘆自己學武出身,空手道、永春拳樣樣了得,無奈一腳踏進言情世界,武林高手成了談情說愛的癡情種子,就此和硬派角色絕緣……回顧鄧光榮的首作〈學生王子〉(1964),能從數百名學生中脫穎而出,就注定他是當「王子」的料。
話雖如此,鄧光榮也不是絲毫沒有展露拳腳的機會,譬如:〈白屋之戀〉裡的男主角即是唐手道國手(原著中是籃球員,特為鄧改動角色)、〈未曾留下地址〉中也讓他「口述」自己擅長各項運動……凌厲身手當然是點到為止,要像王羽、姜大衛甚至李小龍那般浴血搏鬥,自是不大可能。儘管對「老路」有所抱怨,但鄧光榮也不諱言文戲也有好處,即「較能發揮演技」。
其實,相較於前期雷震一類弱質書生,或陳厚一類「舞」技高超的瘦排骨,鄧光榮的形象已有所轉變。他不時裸露上半身(五六0年代的文藝片男角大概只有喬宏一人時常赤膊入鏡),強調結實但不過份的體魄及其背後的男性氣質,至於表情動作頑皮卻不流於輕挑,加上專注深情的凝視,確是新一代白馬王子首選。〈白屋之戀〉後幾年,鄧光榮躍升國片最搶手小生,風塵僕僕奔波港台,一會兒與「老搭檔」甄珍合作,一會兒又和「新搭檔」林青霞配戲,即便忙得不可開交,他還是得撥空參加台北一個女性雜誌舉辦的遊園會。不知堆滿笑臉面對瘋狂粉絲的鄧光榮,心裡是真的很享受被視為「王子」的快樂,抑或是抱著數饅頭的心態苦挨?!


漫遊北台灣
〈未曾留下地址〉描述一對素不相識的男女渡過難分難捨的一天,畫面很明顯在北台灣拍攝,兩人先是在台北火車站附近漫步,後來乘車轉赴烏來,乘纜車看瀑布,再到雲仙樂園。有趣的是,同名主題曲開頭:「我沒有想到在咖啡店裡,偶然地看見了你,我忘了帶錢,你代我付了,心裡有許多感激……」隱含摩登洋化氣氛的咖啡廳,到了電影,反而變成庶民風格的油豆腐細粉店。神情憂鬱的甄珍,深著水藍色洋裝、頸上白色珍珠項鍊,用長筷子撥了粉絲兩下,與周邊穿著輕鬆、大口吃早餐的臨時演員相比,實在突兀的可愛。
〈未〉片以新公園(現二二八和平紀念公園)的晨運揭開序幕,主角也在附近的早餐店相遇,之後為了等下班火車,又到公園旁的國立台灣博物館溜達;排隊等電話的場景則是在南海學園及國立歷史博物館一帶;男主角的朋友開車登場,帶領兩人悠遊台北,途經國父紀念館和市區內主要道路;抵達烏來,纜車自是不可缺的配角,演員們大聲讚嘆的同時,也等於帶觀眾走一遭。此外,仔細觀察影片中多次出現的火車站鏡頭,就會發現月台柵欄上方有一個寫著「請到福隆海濱浴場旅行」的亮燈看板,如此直來直往的廣告標語,現在大概很難再見。
甄珍與鄧光榮在博物館前深情對望時,仍不忘吸手上的塑膠袋裝酸梅湯,邊喝邊害羞,這畫面究竟是想讓人感動還是發笑?「演文藝片真不容易!」我想到鄧光榮「較能發揮演技」的結論,編劇只是寫、導演只是拍、演員卻得親身上陣,如何忍住雞皮疙瘩「故作浪漫」,真是難上加難再加難!


真人真事版
〈未曾留下地址〉上映不久,《聯合報》即刊出一則標題為「未曾留下地址 讓她等得發癡」的地方新聞,本以為是記者有意穿鑿附會,沒想到竟是比電影還切題的真人真事!
報導指一位在台北郵局服務的二十八歲萬姓女職員,六年間對一位可能名叫賴俊才的男士念念不忘,不僅為此拒絕追求與長輩介紹,甚至向基隆港警所請求幫助。萬小姐回憶,六年前她還在嘉義郵局任職,某日在一家小吃店認識賴先生,期間他對自己十分殷勤,儀表態度又好,雖然才相處短短三小時,卻留下深刻印象。當時對方曾請求留下地址,但她基於「女性的矜持」沒有答應,自己也忘了索取賴先生的地址……五年過去,萬小姐遷調到台北。一天,突然有位男士到櫃臺前問:「妳是不是過去在嘉義郵局做事的萬小姐?」她因為工作正忙,隨口回:「你是誰?我不認識你!」等男士離去,才想到此人正是朝思暮想的賴先生,再想追已不見人影。萬小姐猜想賴先生或許對她印象很好,才會隔許多年還記得,為了追尋這段緣分,她開始透過各社會公義團體協助,但始終沒有好消息。勞師動眾找一位連名字都弄不清的人,記者不禁好奇找到以後該如何?萬小姐羞怯答:「只希望告訴他,願意接受他的『友情』。」
說實話,應該不少人能體會萬小姐的心情,曾經在某個場合與只見過一次面的陌生人很談得來,分手時卻忘了(或壓根兒沒想到)留下聯絡方式,等回家才扼腕。不過,像她這般「驚天動地」搜索的還真是少數,鬧得這麼大,這位「可能」對她有意思的賴先生不知還願不願出面「請求友情」?


電影進行過半,男女主角按慣例來到海岸,牽手奔跑、微笑轉圈……獨獨礙於故事在同一天發生,兩人始終穿著同一套服裝,實在不夠夢幻,怎麼辦?導演施了一個妙招……幻想!下一個鏡頭,甄珍與鄧光榮改換晚裝西服踩著沙灘,緩緩走向對方,輕鬆將華麗浪漫的場景合理化。稍嫌可惜的是,前段好不容易堆疊的氣氛,卻在營造魚兒跳躍的畫面被破壞,以肉眼可見的線鉤住魚後反覆拉放,美感盡失,實在有些殺風景。
甄珍與鄧光榮的電影我總百看不厭,雖說都是清一色愛情主題,劇情也分「小扯」、「中扯」與「大扯」,但只要見兩人含情脈脈談戀愛,就覺得值得夠本,這或許就是「銀幕情侶」的化學魔力!

參考資料:
1.鄧光榮,「各說各話 苦無用武之地」,《聯合報》第十二版,1975年8月18日。
2.本報訊,「鄧曉生僕僕風塵」,《聯合報》第九版,1975年10月2日。
3.基隆訊,「未曾留下地址 讓她等得發癡」,《聯合報》第三版,1976年2月26日。


未曾留下地址(When I Love You)
導演:楊甦
編劇:張永祥
演員:甄珍、鄧光榮、江明、江彬、嵐依風、李偉、劉麗麗
首映:1975年
片長:88分鐘
音樂:左宏元
插曲:未曾留下地址、沒有留下地址、年輕愛到老、為什麼愛上你
演唱:尤雅、吳秀珠、高義泰、原野三重唱
出品:藝林影片公司、大欣影業公司、怡僑有限公司
劇情介紹:
清晨六點多,穿著整齊的方心茹(甄珍)獨自一人到傳統早餐店,她食慾欠佳,油豆腐細粉撥了幾下,就請伙計算帳。「對不起,我忘了帶錢!」心茹摸了外套口袋,表情愧疚又尷尬,「沒關係,下次一起算!」老闆爽快答應,這時突然出現一個年輕男子孟浩(鄧光榮):「我替她付好了!」心茹不好意思推託,見客人紛紛投以好奇眼光,他趕緊打圓場:「小姐,妳怎麼忘了,我們是老朋友。」
離開店鋪,心茹不記得兩人是舊識,孟浩微笑:「我非這樣說不可,妳不知道有多少雙眼睛在看著!」心茹感謝對方體貼,為了還錢,她請孟浩送自己回家,兩人趁著路途閒談。孟浩詢問心茹清晨離家的原因,猜測她和父母嘔氣,心茹否認,他還是自顧自推論:「我一看就知道……妳爸媽說了妳幾句,妳一氣就離家,所以匆匆忙忙跑出來,身上一個錢都沒帶。我敢斷定,妳嘔氣的原因一定是為了男朋友!」聽到這句,心茹搖搖頭:「我沒有資格再交男朋友,因為……我是結過婚的人。」孟浩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她接著說:「你也許不相信,我是昨天才結婚的。」「我是昨天才訂婚的呢!」笑言引來心茹微慍:「你以為我在說謊?」「我對妳沒有絲毫企圖,不必用結過婚來當擋箭牌!」孟浩自稱是位十項全能的體育教員,拳擊游泳籃球體操棒球……無一不能,「怎麼妳不相信?」心茹笑答:「我相信你了!」


「你要不要進去見見我先生?」孟浩以為心茹又再開玩笑,只是站著,見她將走進門,猛然檔住她按門鈴的手:「小姐,妳真以為我是跟妳回來拿錢的?為了那幾塊錢走那麼長一段路,妳太看不起我了!」孟浩坦言是因為「不放心」才以錢作藉口送心茹回家:「幾塊錢不算什麼,妳欠我的是這段路。」心茹得知孟浩將乘火車回台中,卻因為「多走這段路」而可能錯過班次,決定送孟浩一程。趕到車站,七點十分的火車已經啟動,心茹擔心如何是好,孟浩安慰道:「不要緊,普通票可以坐下一班。」
心茹與孟浩到附近公園磨時間,下班車還有一個多鐘頭,孟浩有意送她回家,心茹笑著說:「你送我回家,我再送你,送來送去還不是給自己添麻煩!」「我怎麼看妳都不像結婚的人。」心茹莫名其妙:「結過婚的人臉上又沒有記號!」孟浩打電話找一位熟朋友陳彼得(江彬),稱和這個人在一起,過一小時就像一分鐘那麼快……「可是我又不是認識你的朋友!」心茹有些擔心,孟浩爽朗勸:「妳和我也不過認識半個鐘頭!」


電話亭裡,一位時髦大嬸(劉引商)無視身後長長隊伍,和男友說個不休,孟浩忍著怒氣一敲再敲又敲,終於逼她放下話筒。撥通電話,玩通宵的彼得懶洋洋,孟浩解釋未搭上車的原因:「我認識了一個女朋友……」彼得立即精神大振:「妞呀!OK,我馬上來!」
彼得乘車奔馳市區,孟浩要向彼得介紹心茹,才想到連她姓什麼都不知道……彼得邊開車邊偷看心茹,稱如果小麵館能遇上這麼漂亮的小姐,每天都願意早起,說著說著連號誌都不看,還差點闖紅燈!三人一同到烏來坐纜車,順道互相自我介紹,孟浩見氣氛正好,決定改搭十點半的火車。
來到水上樂園,孟浩和彼得換上泳衣,心茹則因沒帶衣服而未下水。不一會兒,心茹聽到有人喊著自己的名字,原來是昨日缺席婚宴的幼時鄰居娜娜,她回憶昨日欲出發前,卻在統一飯店認識一位外籍男性查爾斯,只好將喜酒拋到腦後……「那是妳先生呀!不是說妳先生比妳大十幾歲,但他又年輕、長得又帥、身體又棒……」心茹一時間也不知怎麼答,娜娜搶先道:「我知道,孟先生、孟太太!」她一走,心有靈犀的心茹與孟浩同時說出:「十三點!」未幾,消失半晌的彼得帶來甫在泳池畔認識的瑪麗亞,沒想到對方一眼看上孟浩,對他痴纏不已。彼得和心茹都看不下去,轉身望向別處,心茹更想起昨日,和新婚丈夫家庭心理衛生博士陳啟文(江明)婚禮當晚……


啟文接到朋友來電,對話中,他表示幾天內就會帶著太太返回美國,語氣幸福愉快。另一面,心茹雖然臉上掛著笑容,實際卻是滿腹苦楚。回到現實,孟浩被瑪麗亞拖進泳池,怎麼也推不開,心茹索性離開。孟浩發覺自己的「妞兒」失去蹤影,立刻循原路追去,終於找到心茹。
「我只是送你上火車,沒義務陪你玩……你還是回去陪你的女朋友吧!」見孟浩指責她不告而別,心茹語氣裡有幾分怒氣,但孟浩卻從其中聽出「妒忌」,反倒覺得高興。孟浩無辜向心茹致歉,兩人和好如初。乘公車前往火車站時,心茹目睹穿著整齊的男子扒竊老太太的錢包,孟浩立即衝下車攔阻,雙方幾番爭執,終於人贓俱獲。心茹、孟浩陪老太太到警察局取回失物,令她感激非常,無論如何想邀請兩人到自家坐坐;與此同時,醒來不見妻子人影的啟文,也到同一時間赴警局,唯雙方並未碰面。
報案時,啟文稱兩人原是師生關係,他回答警察問話時回憶前晚情景……洗澡完不見妻子蹤影,後來在客廳看見她,心茹似乎對婚後生活有些不適應,「不習慣有人睡在妳身邊,過幾天妳會習慣的。」啟文體貼道,心茹聽到要改口叫「教授」為「丈夫」,也覺得不習慣。啟文希望妻子能有心理準備,因為他自己是研究心理衛生的學者,「我們的家庭一定要合乎健康的標準,首先妳要學會自立,以後我的工作會更忙,沒辦法照顧妳……」「教授,我會好好照顧自己的,你一個人先去睡吧!」心茹說完,留下錯愕的啟文。
回顧始末,啟文認為一切源自妻子對婚姻的不習慣,心理產生了恐懼……「應該不會,每個小姐都會結婚成為太太,除非她……她不愛你。」警察的推論引起啟文質疑,他只得轉移話題,說會透過報紙尋人啟事與八號分機雙管齊下,承諾盡快給消息。啟文冷靜提醒:「後天我要出國!」警察見他連太太不見都不願改變行程,恍然大悟道:「我想我知道你太太出走的原因,也許你太重視工作及個人事業,而忽略了你太太。」


孟浩和心茹到老太太家作客,又被誤會為一對年輕夫妻,她笑言從戀愛到結婚,是年輕時最快樂的時刻,聽孟浩答兩人結婚才一天,她忍不住喃喃:「真是太美了,太美了!」老太太給他們看丈夫贈送的項鍊,感嘆一去不返的幸福時光,她演奏先生寫得一首歌「年輕愛到老」,心茹唱至一半,老太太不禁傷心啜泣:「年輕人趁著能愛的時候,盡量的去愛,世界是屬於你們的,等到我這個年齡,就只剩下回憶了!」
「妳說老太太說得對嗎?」孟浩有感而發,心茹強作鎮定:「我沒有資格回答這句話!」她坦言兩人相見太晚,如果是昨天……或許還有轉圜的餘地。孟浩打開電視,正播放啟文接受現場訪問的片段,他稱外國人的家庭如果幸福只有一個理由,但若是不幸福則有千萬個理由,「那麼您的家庭一定很美滿?」主持人提問,未料啟文竟脫軌答:「不美滿!我昨天晚上結婚,今天太太就不見了……我希望我太太能夠看到這個節目,請妳立刻回來,一切心理上不衛生、不健康的問題,我們可以當面解決。她今年二十二歲、相貌端正、身材適中、品學兼優、受過大學教育、說一口標準國語……」「哪有這樣找太太的!」孟浩不以為然,絲毫沒想到啟文口中的太太竟是他欲追求的心茹。


揮別老太太,孟浩請心茹幫忙選一份禮物給在台中的「未婚妻」,但不能超過一百塊,心茹坦言太難,孟浩卻說對方最喜歡他的「誠意」,挑來選去找到一條絲巾。兩人騎著摩托車遊北海岸,又到沙灘漫步,孟浩將絲巾繫上心茹脖子:「我沒有未婚妻……我現在所看到的是世界上最美麗的,可是我不敢向她求婚,因為我們才剛剛認識一天。」「為什麼我們不早認識一天,她願意答應,可是她已經沒有資格了!」心茹意有所指答。兩人在海邊忘卻一切,快樂追逐、浪漫共舞,彷彿時間停止。
夕陽西沈,孟浩驚覺時光飛逝,先以計程車送心茹返家,自己再趕往火車站。兩人依依不捨分手,孟浩衝到車站仍來不及,他臉上浮現奇異的笑容,轉頭又看見追來的心茹:「我們現在……去流浪!」咖啡廳裡,孟浩痴痴望著心茹,承諾明日上完課就會再來台北。另一面,警察協同啟文到見過心茹的老太太家,啟文聽到「感情很好」的稱讚,心裡很不是滋味,老太太坦白道:「人家本來就是一對,祝福他們永遠是一對!」

「你不相信我結過婚?」心茹只好將自己的遭遇說成一個故事……有個女孩子離開父母到台北讀書,班上全是女的,一個年輕教授風度很好,幾乎全班的女生都喜歡他,女孩寫了信也不敢寄給他。後來他出國,他們正式通信有四年之久……「那女孩一直在等他,可見非常愛他。」孟浩接著說,「那女孩子自己也這樣認為……」心茹接著說,等到教授回國,再度見面時,女孩卻覺得很失望,兩人雖然認識好多年,卻又像不認識,「還不如認識一天的人,因為愛情不能憑想像的!」聽完故事,孟浩卻希望裡面的女孩不是心茹,她也不置可否:「只要你相信這個故事是真的。」
深夜,心茹與孟浩無處可「流浪」,於是想到好友彼得的家。心茹入內洗澡,孟浩正想渡過浪漫夜晚,卻因為桌上報紙跌入谷底……原來心茹正是那位陳教授的「逃妻」。兩人各懷心事、一夜未睡,二十四小時過去,清晨心茹送孟浩到車站。孟浩謊稱隔日出國,不願留地址給心茹,只期望她好好保存自己的一份「誠意」。耐不住心茹的要求,孟浩留給他一份寫著地址的紙條,請她務必在開車後再看……「祝福你們!」心茹打開一看,竟是她和啟文的結婚啟事。


心茹回到家,女傭卻說啟文已前往機場,還留了一封信給她:「心茹,好的開始是成功的一半,而我們的開始,卻使我渡過了最漫長的一天,也是最難煎熬的一天。對於研究家庭衛生的我來說,未嘗不是一大諷刺……有人看到,妳是跟一個年輕人在一起,妳早該告訴我,就不會有這次錯誤的婚姻。好在我們並沒有夫妻之實,我不希望妳到國外來找我,因為一個不忠實的妻子,會影響丈夫的事業,這是我研究的心得。……我主動放棄,抱歉我不能付妳贍養費。追究這次錯誤,主要原因是,我太重視自己的工作和事業,而忽略了妳,祝福妳和那個年輕人。」心茹重獲自由,忍不住破涕為笑。
「妳怎麼來了?」心茹找到孟浩服務的學校,沒有婚姻的阻隔,兩人終於能相擁一起,延續這段情緣。

5 則留言:

  1. 谢谢SUZI传给我的音档,有心了,好开心 ,你做了这期节目 读完了你的影评很不错
    我超喜欢这部电影,比其它合作篇更劲爆,哈哈,看了好令人砰然心动的爱情故事

    真是令人回味无穷



    SHESELY

    回覆刪除
  2. shesely:
    這部電影的劇情確實夠浪漫,貨真價實的一日鍾情。我很喜歡鄧光榮與甄珍的搭配,因此公器私用,盡量介紹兩人合作的電影。
    想請問現在大陸已不那麼徹底封鎖網站了嗎?九月底赴西安兩週,完全沒辦法看自己的部落格,親身體會「封鎖」的厲害!^.^|||

    回覆刪除
  3. Dear 粟子,

    我是甄珍鄧光榮的忠實影迷﹐ 他們的電影讓人百看不厭。我想收集他們的電影當作紀念年輕時的美好時光﹐請問你知道哪裡可以買到這些電影﹖謝謝﹗

    Grace

    回覆刪除
  4. Grace:
    我是慢慢收集而來,管道很多,像是書店、網站、yahoo拍賣都可找到,也可試試看搜索博客來,應該會有些收穫。

    回覆刪除
  5. Can you introduce more of their movies? I know they filmed more than 10 movies together. Thank you. I really enjoyed your articles.
    Grace

    回覆刪除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