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09年9月14日 星期一

【廣播】男人的兩朵玫瑰…張愛玲原著〈紅玫瑰白玫瑰〉


男人的兩朵玫瑰…張愛玲原著〈紅玫瑰白玫瑰〉
粟子

記得小時逛書店,一名年約十六七的女孩子煞有其事對身畔的小妹妹說:「這個人的書,一生一定要看!」好奇心驅使,我悄悄往過挪,看到書脊下緣的作者名時心想:「原來是張愛玲。」老實說,我這個「原來」用得有點過份,因為當時對她根本不熟,只是「大師」過世的消息轟動異常,電視報紙一連幾天追思懷念,導致三字如雷貫耳。往後十餘年,看過幾部張愛玲編劇的電影,又讀過幾篇小說,也只能自詡是很喜歡她那種細膩、敏感、諷刺與現代感風味的門外漢,畢竟對比張迷,我這等認識還屬嬰兒級。
張愛玲的文字很迷人,十有八九拍案叫絕,而且越來越著迷,更有甚者,興起將她的文學作品改編成電影的念頭……儘管誰都知道吃力不討好,卻又忍不住不去做,於是有了〈傾城之戀〉(1984)、〈怨女〉(1988),導演許鞍華、但漢章都是一時之選,可惜仍無法「真正成功」改編張愛玲。又過幾年,大病初癒的關錦鵬決定趁年輕實踐理想,而這理想的第一步,就是將張愛玲的中篇小說《紅玫瑰與白玫瑰》搬上銀幕,磨了幾年,才成就視覺的〈紅玫瑰白玫瑰〉(1995)。

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節目於2009年9月10日播出〈電影筆記:回顧第31屆金馬獎及電影「紅玫瑰白玫瑰」〉專輯,節目音檔將保留45天,歡迎各位朋友透過網路收聽。

收聽網址: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點選09/10
節目摘要:第31屆金馬獎、電影〈紅玫瑰白玫瑰〉
播放歌曲:〈紅玫瑰白玫瑰〉主題曲「玫瑰香」(林憶蓮演唱)

本文同時刊登於「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新聞台
文章網址:男人的兩朵玫瑰…張愛玲原著〈紅玫瑰白玫瑰〉
該處有更多電影文章可以欣賞唷!


紅白玫瑰
「娶了紅玫瑰,久而久之,紅的變了牆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還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的一粒飯粘子,紅的卻是心口上的一顆朱砂痣。」第一次看到張愛玲這段話,實在驚訝佩服至極,怎麼能把人的不知足看得那麼穿,又怎麼能比喻得那麼深刻。紅白玫瑰注定站在天平兩端,「極端」總是很誘惑人,只是再誘惑人的東西,一旦到手就又沒什麼了……。
關錦鵬很擅處理女性角色,〈紅玫瑰白玫瑰〉呈現時一如預期,分別飾演紅玫瑰王嬌蕊和白玫瑰孟煙鸝的陳冲、葉玉卿最突出,而男主角趙文瑄斯文之餘隱含叛逆,也十分稱職。不過電影籌拍初期,關錦鵬最早屬意鞏俐、張曼玉詮釋紅白玫瑰,佟振保一角則以梁家輝為第一人選,後來可能是檔期或種種原因,才成就最終陣容。
兩朵玫瑰中,陳冲的戲份較多,情感跌蕩起伏,集魅惑睿智脆弱於一體,非常吸引目光,不喟是嬌豔鮮亮的紅玫瑰。然而,當劇情走至白玫瑰時,葉玉卿的表演卻像滴水穿石,開始只覺得她總冷冷的、靜靜的,但越看越受感染,跟著一起捲入她那種看不見底的白色憂鬱,最後甚至忘了還有紅玫瑰……。一同合作的趙文瑄談起葉玉卿的白玫瑰,稱她入戲很深,在上海拍攝期間,日常生活宛如劇中人般文雅安靜,完全看不見原本外向活潑的本性。其實,白玫瑰似比紅玫瑰難度更高,內斂壓抑的性格,過火成病態,不足又缺說服力,葉玉卿從眼神到肢體都很切合角色,可惜先天條件不佳(輸在戲份與廣度),將金馬影后拱手讓給紅玫瑰。


十項提名
既是關錦鵬嘔心瀝血的作品,〈紅玫瑰白玫瑰〉自不會在金馬影展缺席,她與蔡明亮的〈愛情萬歲〉、楊德昌的〈獨立時代〉、王家衛的〈重慶森林〉及李安的〈飲食男女〉形成多強鼎立局面。名單公布,〈紅〉僅次〈獨立時代〉(入圍十二項)獲十項提名,除最佳劇情片、最佳導演等大獎,紅白玫瑰皆入圍最佳女主角,是罕見的自家爭奪的情形。特別的是,決定人選時,一開始〈愛情萬歲〉的楊貴媚分數比葉玉卿高出許多,但討論過程中幾位評審發言推薦「白玫瑰」,本以為不會改變結果,沒想到一開票,陳冲、葉玉卿和另外兩位入圍皆通過半數過關,呼聲最高的楊貴媚反成遺珠。
至於男主角,〈愛情萬歲〉的李康生、〈多桑〉的蔡振南與〈驗身〉的張世都是第一輪投票通過,最後一個名額則成趙文瑄與梁朝偉(以〈重慶森林〉參賽)的競爭。按評審團事先評分,趙文瑄的分數較高,但在討論時卻因為爭議性大(評審分為兩派壁壘分明),反而讓「沒什麼爭議」的梁朝偉擠上名單。
連續以〈推手〉(1991)、〈囍宴〉(1993)大有斬獲的李安,新作〈飲食男女〉卻大爆冷門,只獲三項提名,跌破不少眼鏡。對於外界疑惑,一位評審解釋:「〈紅玫瑰白玫瑰〉太強,是一部『很美的詩意電影』……〈飲食男女〉拍得很好,但和〈紅玫瑰白玫瑰〉比起來,像是一部淡淡的通俗劇。」楊貴媚在〈飲〉的表現同樣精彩,但他坦言「不少評審都極喜歡〈紅〉」,所以就將李安與楊貴媚都擠出名單。


金馬肯定
繼〈人在紐約〉(1989,台片名〈三個女人的故事〉)、〈阮玲玉〉(1991)再度入圍最佳導演,關錦鵬執導的〈紅玫瑰白玫瑰〉可謂大熱門。面對強敵環伺,他顯得十分保守,不敢抱太大希望;另一面,卻也希望透過影展肯定,能對票房有所支持,否則「壓力實在太大」!
結果揭曉,〈紅〉片獲得最多的五項,但除最佳女主角(陳冲)、改編劇本(林奕華),其餘多屬技術獎,兩個大獎(最佳影片及導演)都頒給〈愛情萬歲〉,反而是入圍最多的〈獨立時代〉只拿到三個獎。有趣的是,早在典禮前一天,記者已用「探口風」的方式,事先料中八九。報導中分析,提名最多不一定得獎最多,因為雖有評審非常支持〈獨〉片和楊德昌,卻也有評審認為:「〈獨立時代〉面臨被〈愛情萬歲〉原創性和〈紅玫瑰白玫瑰〉精緻度夾殺的局面。」導演獎方面,蔡明亮勝在原創與個人風格強烈,王家衛、關錦鵬雖然維持水準,但卻未超越他們的前期作品〈阿飛正傳〉(1990)與〈阮玲玉〉。
最佳女主角第一輪即確定陳冲,展現〈紅玫瑰白玫瑰〉的最大優勢。相形之下,男主角獎就爭風相對……原本大熱門、甫拿下南特影帝的李康生與鐵薩隆尼影帝的蔡振南皆意外落馬,剩梁朝偉與張世激烈拉鋸。一派支持梁朝偉的評審,認為他「眉目之間盡是戲,且演技生活化為訴求,是一個具靈性的國際性演員」,但持反對意見的一位香港導演卻說:「如果投出梁朝偉,我回香港會被別人當笑話!」引來另一位評審反駁:「張世鼠頭鼠腦的眼神不像一個陝北漢子,如果選出他,在大陸和台灣都是一個笑話!」見情勢一觸即發,評審召集人王童只得開玩笑緩頰:「我們搞出兩個笑話來。」由於雙方各持己見,評審們唇槍舌戰到互相吼叫的地步,最終才以一票之差決定得獎人。
附帶一提,該屆金馬獎的終身成就特別獎般給資深製片人童月娟女士。她不僅蟬聯多任港九影劇自由總會主席,本身從事電影工作六十二年,更自1962年第一屆金馬獎起連續參加三十一屆,是以行動支持華語電影的影人表率。


改編挑戰
小說和電影屬不同的表現手法,由小說而電影尤其困難,若要碰的是張愛玲的作品,那便是難上難上難。畢竟她的文字實在太棒,丟失一點都覺得可惜,因此在〈紅玫瑰白玫瑰〉裡,關錦鵬用了畫外音(男女皆有)、(猶如默片時期的漂亮)字幕,補足影像無法呈現的妙喻。影評聞天祥直言〈紅玫瑰白玫瑰〉努力複製文字譬喻的結果:「是技術準確精美,神態卻活像一株塑膠玫瑰。」這樣的評論難免嚴苛,不過類似處理用得多了,確實有幾分電視小說的味道,即為追求文學的完整,卻犧牲電影的獨立性。
〈紅玫瑰白玫瑰〉字幕用了三四0年代的寫法(推估是張愛玲的原文),譬如:瞧我的罷(吧)、星(新)加坡……用心用力甚深。片中有一段振保、煙鸝看電影的場景,銀幕上放得是張愛玲編劇的〈太太萬歲〉(1947),劇情正是厲害女人上官雲珠誘惑懦弱已婚男人張伐的片段,裡外都是張愛玲,實在過癮。唯一的奇怪是,劇中設定當時為三0年代中後,怎麼能看得到1947年上映的電影?
據報導,關錦鵬事前透過宋淇向張愛玲商談版權事宜,他曾希望和「張小姐」討論一下電影拍法,但沒找到門路,之後又願專程將拷貝送至美國給她欣賞,依然渺無音訊。不知為什麼,張愛玲對這些電影冷漠以對,只是後來的她似乎對很多事都是如此,也就沒什麼好奇怪了。


看完〈紅玫瑰白玫瑰〉,發覺女人還是比較厲害的,儘管少了自由,不能像振保(男人)那般公然花天酒地,卻真正從挫折中學到經驗,就如片尾嬌蕊的感嘆:「雖然吃了點苦,學會總是好,以後還是有用的……」故事背景雖放在三四0年代的上海,但這樣人性的不滿足現在依舊,大概面對愛情,所有人都得面臨類似的取捨痛苦。得了紅,想要白;得了白,想要紅;得了粉紅,又嫌不夠白(紅),於是就像振保沒來由地哭泣,然後改過自新,又變了個好人。

參考資料:
1.台北訊,「關錦鵬病中頓悟」,《聯合報》第二十六版,1992年4月4日。
2.徐正琴,「『紅玫瑰白玫瑰』明年開拍 請梁家輝當主角」,《聯合報》第二十二版,1992年8月25日。
3.徐正琴,「星對星 談心情 葉玉卿 讚他是漂亮男人 趙文瑄 說她是文雅女人」,《聯合報》第二十一版,1994年7月29日。
4.唐在揚,「第31藉機碼講 強片之多 前所未有 提名缺額 也創紀錄」,《聯合晚報》第十版,1994年10月29日。
5.陳希林,「金馬入圍名單出爐 獨立時代12項大熱門 飲食男女3項爆冷門」,《聯合報》第二十二版,1994年10月29日。
6.唐在揚,「紅玫瑰白玫瑰 將入圍柏林影展」,《聯合晚報》第十版,1994年11月26日。
7.胡幼鳳,「金馬瞭望 影評人勾勒金馬新貴 遺珠篇 青菜蘿蔔各有所愛 入圍贏家難免遭冷落」,《聯合報》第二十一版,1994年12月6日。
8.徐正琴,「金馬明天開獎 觀風望勢 探評審口味 猜獎落誰家」,《聯合報》第二十二版,1994年12月9日。
9.胡幼鳳等,「愛情果真萬歲 影帝選出香港笑話?」,《聯合報》第二十二版,1994年12月11日。
10.江聰明,「囊括女主角等五項獎 今年最大贏家 勇奪影片 導演大獎 蔡明亮好風光 『玫瑰』盛開 金馬獎揭曉 『愛情』萬歲」,《聯合報》第五版,1994年12月11日。
11.聞天祥,「電影札記 張愛玲 無法改編的文學」,《聯合晚報》第十版,1955年9月10日。
12.藍祖蔚,「黑洞集 張愛玲的迷思」,《聯合晚報》第十版,1995年9月11日。


紅玫瑰白玫瑰(Red Rose White Rose)
導演:關錦鵬
原著:張愛玲中篇小說《紅玫瑰與白玫瑰》
編劇:林奕華、劉恒
演員:陳冲、葉玉卿、趙文瑄、史戈、林燕玉、沈月華、趙暢
首映:1994年12月10日
插曲:玫瑰香(林憶蓮)、貪吻(陳秀珠)、Blue babe(小蟲)
出品:第一機構有限公司、巨登育樂有限公司
獲獎:第31屆金馬獎最佳女主角(陳冲)、最佳改編劇本(林奕華)、最佳美術設計(朴若木)、最佳造型設計(朴若木)、最佳電影音樂(陳煥昌)。
劇情介紹:
佟振保(趙文瑄)生命裡有兩個女人,他說一個是他的白玫瑰,一個是他紅玫瑰;一個是聖潔的妻子,一個是熱烈的情婦。普通人向來是這樣把節烈兩個字分開來講的。也許每個男子全部有過這樣的兩個女人,至少兩個。

三0年代初,振保到歐洲留學時,開始放縱肉慾享受,但從回國起,他下定決定要創造一個「對」的世界,隨身帶著,在那袖珍的世界裡,他是絕對的主人。振保把兩個女人比喻成玫瑰,是因為曾在英國認識一個名叫玫瑰的華僑姑娘,她隨隨便便,振保看來瘋瘋傻傻,這種女人在外國多了,但在中國可就行不通了。想到這裡,振保在千鈞一髮時緊急煞車,他以後常拿此是來激勵自己的自制力,當時在那種情況下都能管住自己,現在會管不住嗎?


來到上海,振保成了坐懷不亂的柳下惠,他是個正經人,將正經女人和娼妓分得很清楚。振保帶著老實又拘謹的弟弟篤保住進英國認識的朋友王士洪的公寓,士洪熱情叫來正在洗頭的太太王嬌蕊(陳冲),只見滿頭泡沫的嬌蕊連珠砲式說個不停,熱情又有魅力。士洪將浴室借給振保,他客氣感謝,剩下一個人時,又隨手將嬌蕊留下的幾根頭髮放進口袋,振保看著鏡中的自己,揚起嘴角將頭髮丟進馬桶。
用晚餐時,振保好奇王太太怎麼吃得這麼少,士洪取笑妻子減肥,又捏她臉上的肉,嬌蕊笑罵:「這是去年吃得羊肉!」篤保傻呼呼坐在一旁扒飯,嬌蕊好奇詢問,才知他今年不過十七,來上海想考進振保服務染織廠的附設學校。「你到上海來是要學好的,還是學壞的?」嬌蕊的問話令篤保啞口無言,她笑著接口:「你已經夠好了,我看他還是學壞點比較管用。」士洪隔日將赴新加坡處理公務,他一語雙關,請振保幫忙照顧,「王太太這麼能幹,她照應我們還差不多,哪輪到我們照應她呢!」聽到振保回答,士洪挖苦妻子雖從倫敦到中國已經三年,但連話都說不清楚……此時,嬌蕊正在手忙腳亂喝「鈣乳」,振保在英國也嘗過,滋味很差,她苦笑:「像喝牆!」對話簡短夠勁又有趣。嬌蕊不滿振保老是叫自己「王太太」,於是動手將名字寫在紙上,士洪見狀,忍不住取笑「他們這些華僑」,字寫不好、名字取得又欠大方,中國人的壞處有、外國人的壞處也有,學著外國人怕胖,想吃糖時又說冰糖核桃止咳最管用……


深夜,篤保說起哥哥去洗澡時自己聽到的閒言閒語,稱王先生堅持捻走原本的住客孫添美,甚至延後到新加坡,這是為「這樁事」不放心。聽完,振保正色道:「住人家家裡,第一不能跟他們佣人議論東家,不然是非就大了。」隔日振保下班,碰巧聽到嬌蕊與添美通電話,他若有所思轉身離開。
嬌蕊請振保同飲英式午茶,自述平時記性很差的她,竟記得振保愛喝清茶。聽到振保請她多準備一套茶具,以招待「等會兒來的客人」,她轉身寫了一張紙條交給佣人:「就說太太不在!」又對振保道:「你沒有聽說過嗎?女人有改變主張的權力。」見她吃起花生醬,振保笑這東西會發胖,嬌蕊意有所指:「我就愛犯法,你不愛犯法嗎?」「不!」聽到振保回答,嬌蕊用小孩子的語調開口:「那你幫我在麵包上塌一點,我知道你不會給我太多的。」振保明白,嬌蕊分明和添美藕斷絲連,今日特別示好,就是想把自己吊上手好堵住嘴。其實,他根本對此事毫不感興趣,畢竟就算割頭換頸的朋友,也犯不著挑撥人家夫妻是非,「可是無論如何,這女人不好惹……」振保加了幾分戒心。


兩人見添美的車離開,「白跑一趟,真可憐。」聽了振保的話,嬌蕊卻說添美反正是沒有事情的人,但她偏偏喜歡從很忙的人手中搶下一點時間……「我的心是一棟公寓房子。」振保聞言答:「可是我喜歡單幢。」「看看你能不能拆了重蓋!」他故意用力踢嬌蕊的椅子:「瞧我的罷!」「你到還能說兩句俏皮話。」嬌蕊有點不可思議。
嬌蕊談起往事,指家裡送她到倫敦讀書,不外希望嫁戶好的,但她當時根本不想結婚,只是找藉口找人玩……玩了幾年,名聲不好了,這才手忙腳亂挑個士洪。「還沒有玩夠嗎?」「這不是夠不夠的問題,一個人學會了一樣本事,總捨不得放著不用。」振保微笑提醒:「別忘了,妳是在中國呀。」嬌蕊又答:「中國有中國的自由,可以隨意往地下吐東西。

事後,振保覺得嬌蕊是個聰明直爽的人,雖然為人妻,但精神上還未發育完全,這也是她可愛的地方。振保想,男人總是憧憬一個女人的身體,卻又騙自己是愛上她的靈魂,唯有佔領她的身體之後,才能夠忘記她的靈魂……「也許,這也是唯一的解脫方法。」振保邊打蚊子邊想,內心交戰不止,最後只剩下牆上一攤蚊子血。不久,篤保搬進宿舍,振保則刻意與嬌蕊保持距離。
雨夜,振保返家時見到嬌蕊,兩人還是你一言我一語、互不相讓。這天佣人外出,振保故意問:「一個人在家不怕嗎?不怕我?」「什麼?我是不怕單獨跟紳士在一起的!」嬌蕊不甘示弱,振保打開門:「我沒有假裝自己是一個紳士。」「紳士是不用假裝的!」這次換嬌蕊關上房門,但她卻拿走振保的外套與煙蒂……振保喝醉歸來,緩緩坐到正在彈琴的嬌蕊身旁,兩人發生了超友誼的關係,感情一發不可收拾。後來,嬌蕊在紙條上寫著:「心居落成。」
外出看電影時,碰巧遇上振保學弟清田的母親,她一口一句上海話,氣兒子留洋回來不肯下跪,嬌蕊卻完全聽不懂。振保稱清田和他一樣,家裡只有一個寡母,他非常感謝母親,就努力向上,以事業成功報答母親。嬌蕊坦言像振保這樣一貫向上非常好的人,每個女人見了都想為他作媒,倒不想留給自己,平常的女人喜歡好人,無非是想給他當上……「所以妳是想給我上當呀!」「這一次……是壞女人自己上當了!」


嬌蕊的丈夫將要回來,振保驚訝:「不是還有一個月嗎?」原來是嬌蕊寫了一封航空信:「我要他給我們自由。」振保聽到立即啟動電梯,嬌蕊飛奔追下樓,甚至不顧忌眼光大喊,這才叫住振保,他氣憤答:「妳怎麼能這樣呢?妳有沒有為我想一想!」走到公車站,振保覺得所有人都盯著自己瞧,忽然一陣暈眩,醒來時已躺在醫院。
嬌蕊則坐在門外,母親在旁以上海話叨念:「人家越看得起你,你越要做下去,王太太,你幫我勸勸他……」嬌蕊細心照顧,見振保沒有反應,再安慰道:「我都已經改了,我不會連累你的,你離了我是不行的。」振保見嬌蕊痛哭,無奈答:「這樣是不行的,我不能叫我母親傷心,她只依靠我一個人,社會上是絕對不會原諒我的,士洪到底是我的朋友……我看這樣,等他回來,就說是鬧著玩的,不過是哄他早點回來,他會相信的,只要他願意相信。」聽到這,嬌蕊瞬間止住眼淚,兩人關係告終。第二天,振保改過自新,又變了個好人,提拔兄弟、照護母親、認真工作、為人熱心,一個最合理想的中國現代人物。


戲院上映〈太太萬歲〉(1947),銀幕裡上官雲珠飾演的交際花不著痕跡施展魅功勾引居家男人,台底下振保和清純保守的孟煙鸝(葉玉卿)坐在一塊看,煙鸝正是他生命裡的白玫瑰。振保和煙鸝的約會總是沈默,煙鸝安安靜靜,很傳統的中國女人。沒多久,兩人步入禮堂,經歷一場漫長的典禮,成就一個理想的家庭。
婚後,振保表面上忙著工作,私底下恢復到歐洲時的召妓習慣。回到家,他氣妹妹整日注重穿著,不好好讀師範學院,篤保也學壞了不聽話,振保對妻子同樣冷淡,嫌她老是聽不清楚自己的話,又討厭她穿棉襪子。夜裡面對丈夫,煙鸝也是直直看著天花板,和嬌蕊的熱情截然不同。又過了幾個月,煙鸝生產,婆媳又為女兒名字爭吵不休,煙鸝要用「芬」字,佟母卻說:「芬芳、芬芳,芬來了就是芳,妳是要我們家一直生賠錢貨嘛!」

幾年過去,時至1943年,篤保來找哥哥,順道說出昨日巧遇嬌蕊,不過她已不是王太太,而是朱太太了!「生了個男孩,唉,老了,老的多了,臉上還塗著脂粉,打扮的豔豔麗麗的,但到底是中年女人了,不是不美,就是美得俗啊。」聽著弟弟的敘述,振保一邊聽著一邊看妻子怎麼也包不好給篤保燭台,氣得搶過來罵:「人笨凡是難!」振保對著鏡子練習和嬌蕊重逢的對白,煙鸝碰巧經過,一點聽不明白,他只是冷冷答:「沒事多聽無線電,就是接受點現代婦女的教育也好。」
振保整日流連應酬,煙鸝則在家聽無線電廣播。煙鸝不忍丈夫為家裡付出,向來探振保的朋友埋怨,稱好不容易給妹妹找到一所學校教書,還沒到半年就負氣不幹,母親還責怪兒子做事衝動,「這年頭好人做不得呀!」煙鸝感嘆。奇怪的是,振保的朋友都不喜歡煙鸝,煙鸝也沒有女性朋友,振保也不喜歡她和太太們交往,擔心她暴露短絀、惹人是非。


一天,煙鸝抱著女兒慧英,口中喃喃算命先生的話,說她和丈夫分別是地藏王菩薩與天狗星投胎,如果今生跟他過不去,否則來世還要結為夫妻,煙鸝漠然:「那我就更苦了,他不會這麼輕易放過我,到時候一個錢都不會給我。」沒多久,振保就把慧英送到寄宿學校,煙鸝精神渙散,整日坐在馬桶上聽無線電。
振保曾送煙鸝去看病,但兩人關係依舊很差,後來振保開始公然玩女人,煙鸝也總有她的解釋,微笑且忠心地為他辯護。「這樣下去,連工廠的事都保不住了,要就不回來,回來就打人砸東西……」煙鸝向小叔數落丈夫,振保回來先忍住怒氣,等回房又是一陣瘋狂。


為弟弟篤保證婚後,振保一人先乘電車離開,卻與嬌蕊重逢;另一面,煙鸝將無線電聽到的事一字不露說出,賓客稱讚人漂亮又會說話,她卻說自己不到三十看來卻像四十,其他太太們雖然四十,卻像打對折。振保好奇嬌蕊是否「愛」現在的丈夫,她答:「愛,還是從你開始,我才學會的。雖然吃了點苦,學會總是好,以後還是有用的……」「我的生活是一目了然的,太太很賢慧,女兒九歲了……」振保說到一半卻留下眼淚,嬌蕊卻下了車。振保淚眼望著嬌蕊身影,自覺本來該哭的人應該是她,怎麼卻成了自己。
第二天起床,振保改過自新,又變了個好人。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