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10年1月12日 星期二

西安自助行 包子小夫妻物語


西安自助行 包子小夫妻物語
粟子

在西安的日子,煩惱瑣事全部拋在腦後,整日就想著吃吃喝喝。每天最快樂的事,莫過到旅社附近的小超市買一瓶兩公升的芬達,再到街對面,和熱中買包子的阿姨會合。「雪裡紅酸菜會不會辣?尖椒茄子有沒有肉?蘿蔔肉沫好不好吃啊?」阿姨使出連珠砲攻擊,包子店的年輕老闆娘很有條理地笑顏回覆:「阿姨,不好意思耶,尖椒茄子沒了,要等個十分鐘。雪裡紅酸菜有點辣味兒,應該合您胃口,蘿蔔肉沫也不錯,您可以嚐嚐……」不久拎著刷醬蛋餅的粟媽現身,三人在門口認真討論「哪種口味要買幾個」,她一時好奇問:「您是來這兒旅遊嘛?」沒想到,竟開啟粟家和夫妻倆的「包子奇緣」……


夫妻甘苦
時常光顧的包子店,就位在西安市中心、名勝古蹟「鐘樓」旁,雖名為「天津灌湯包」,實際卻賣著size稍小的蒸包(唯內餡確實有鮮甜飽滿的湯汁)。不同於咱們這兒肉包、菜包(頂多再分成高麗菜、韭菜)兩三樣選擇,小店招牌洋洋灑灑十幾種口味,從最單純的鮮肉灌湯包,到各式各樣混搭餡料,諸如:麻香油菜包、韭菜粉條包、白菜肉沫包、茴香肉沫包、麻辣豆腐包、玫瑰豆沙包……以及我最愛的糯米肉丁燒賣,通通均一價五毛人民幣。不只價錢實在,口味更是一等一,皮Q香有嚼勁,調味恰到好處,若有機會登陸台灣,生意絕對強強滾!
包子店的老闆是一對二十幾歲的小夫妻,由早上六點多一路營業至傍晚賣完,揉麵、剁餡全部一手包辦,見我們對包子讚不絕口,年輕老闆靦腆答:「唉呀!那是您不嫌棄!」兩人整日窩在一坪不到的小舖包包子、蒸包子,一會兒向左、一會兒向右,就像陀螺轉個不停。「我們四點就得起來,準備餡兒、和麵……還要剁七八種菜,樣樣得殺青擠水,準備十幾樣餡,有時真的很累……」夫妻倆邊工作邊苦笑,阿姨不解:「其實可以減少幾種口味,專門做鮮肉包也可以呀?」老闆娘搖搖頭:「如果沒這麼些樣式,客人不會來,這兒競爭大,沒變花樣人家來來就不來了。」更要命的是,不過幾呎的巷內細窄小舖,一個月租金竟要三千人民幣,「如此得賣六千的包子!」我使出最擅長的「包子計算法」(即無論要買什麼都換算成可買幾個包子的節儉招數),天文數字嚇得粟家膽戰心驚!
負擔雖重,胼手胝足的小夫妻倒也甘之如飴,年輕老闆娘還想著再熬幾年,等店裡的生意穩定,就能雇兩三個人幫忙;再過幾年,買下屬於自己店面;然後再過幾年,「阿姨,我們就能到台灣旅遊看你們了!」她開心許下心願,一直努力包包子的先生也露出很有信心的笑容。


我愛醪糟
「天吶、天吶!怎麼這麼好喝?」年輕老闆娘送上熱呼呼醪糟,略含酒精的甜爽滋味,遠勝牢牢抱在手上的芬達!其實,醪糟(醪音同勞)就是咱們熟知的酒釀,即糯米(北方稱江米)加酒麴發酵而成。西安的中式早餐店大多販售,由於是在早上飲用,酒精含量微乎其微。小店的醪糟一杯一元,用塑膠杯盛裝、熱熔膠封口,內容主要是液體,杯底沈著數十顆糯米,表面還浮著一粒枸杞,真是色香味俱全。
見我驚為天人,有「食神」稱號的阿姨趕緊詢問作法,年輕老闆娘歪著頭:「這是我媽做得,她的醪糟很有名,所以才想著來貼補貼補……」丈夫雖然知道作法,但諸如「酒麴選擇」、「發酵程度」、「砂糖份量」等竅門需實地操作才能說明。「回台灣喝不到怎麼辦?」粟媽不忍女兒情緒低落,一口氣買下五杯:「妳現在盡量喝!反正難得當一次酒鬼……」


再續包緣
「阿姨,你們就要回去了,好捨不得呀!」粟家為期兩週的西安行即將終了,行前再到小店血拼各式包子,順便把用不完又帶不回去的調味料、日用品,送給不嫌棄的勤儉小夫妻。回到台灣,又想與他倆聯絡,才想起我們始終沒問人家姓什名啥,想當然爾沒有電話號碼!大嘆遺憾之際,阿姨想起位在包子店旁、粟家同樣時常光顧川菜館,她的皮夾裡還收著這家店的名片,抱著最後一絲希望,按照號碼撥過去……
和川菜館哈啦一陣,阿姨趁機說出想和隔壁「天津灌湯包」敘舊,那頭傳來嘹亮喊聲,不久年輕老闆娘氣喘吁吁接下手機:「阿姨呀!我們還想著送您東西呢!阿姨(指粟媽)、叔叔(指粟爸)、爺爺(指外公)、奶奶(指外婆)和姐姐(嗚嗚!我已成姐字輩)都好嗎?」由於想寄一些特產,阿姨於是問她的姓名、地址和電話,「我姓支,一支兩支的支,名字是妮娜,您叫我小支就成……」
十月中旬,小支收到飛越千里的包裹,立即來電。「我小支呀!阿姨嗎?」突如其來的自我介紹,令我腦袋一時轉不過來,心想「妳小隻?我還大隻咧!」索性粟子小姐雖晉升姐字輩,記憶還算不差,傻了數秒就弄清狀況。小支再度一一點名問好,既熱忱又周到,阿姨問起包子店的生意,俐落能幹的小支以開朗語氣答:「咱們這兒下雪,冷得慌,手凍得不靈活,包包子沒法快……」


進入2010年的第二天,電話響起,「我小支呀!」話筒那頭又是一陣對阿姨、叔叔、姐姐的問候。「阿姨呀,我們那店不開了,現在回到老家藍田……唉!我先生的手給壓麵機夾了,今天才拆線呢!」小支留下藍田的電話,又說那兒沒法播國際長途,只有趁到市區的機會才能打來台灣。「我想著給你們寄點玉,咱們藍田最有名就是這,不過好像有管制,包裹會一個一個查……」「不用啦!」阿姨連聲阻止,不想他倆再多筆額外的破費。
「他現在就是休養,等手好一點再說吧。」小支的聲音爽脆依舊,言談間卻難掩憂愁,畢竟上有父母、下有孩子……。儘管原本「再過幾年就能○○○」的計畫因為意外暫時轉彎,但相信以小支夫妻的拼勁,將來定有時現願望的一天,而屆時粟家必會專程前往西安,再利用交情爭奪剪綵大位!

同時刊登於「Nownews今日新聞」
文章網址:玩家經驗/西安自助行 包子小夫妻物語
刊登日期:2010年1月11日


圖片說明:
1.阿姨熱愛光顧的包子店
2.位在平房與道路間的狹長店面
3.飽滿可愛的包子,以頂在最上方的食材判別口味
4.小店位於鐘樓飯店旁巷內,租金竟要三千人民幣!
5.西安的蒸籠都附有貼心木製把手
6.認真爽朗的老闆娘小支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