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11年8月11日 星期四

【廣播】愛與真誠…黃梅調電影〈金石情〉


愛與真誠…黃梅調電影〈金石情〉
粟子

源於安徽一帶的黃梅調(或稱黃梅戲),是長江中游的地方戲曲形式,中共建政後重點發展民間文藝,正式搬上國家舞台。期間,部分劇目被拍成影片,知名戲曲演員嚴鳳英、王少舫主演的首部黃梅戲電影〈天仙配〉(1955),即在中國大陸造成轟動。導演李翰祥看中這股氣勢,爭取所屬公司「邵氏」支持,在港籌拍大型歷史鉅作〈貂蟬〉(1958),片中使用適度改編的黃梅調作為插曲。歌與戲與演員情緒巧妙融合,創下極佳票房,開啟國語片的黃金時代。再至令台灣陷入瘋狂的〈梁山伯與祝英台〉(1963),黃梅調電影幾乎等於賣座保證。
以「梁兄哥」爆紅的凌波,能唱能演有觀眾緣,無疑是正當紅的一線女星。兩年內,「邵氏」連續開拍多部以她為主角的古裝片,一時間忙得不可開交。1965年4月,凌波獲得難得的「喘息空間」,倒不是公司體恤辛勞,而是排妥的計畫臨時變更……有趣的是,這場連串「意外」,使她從「還女兒身」變回熟悉的「反串小生」,片名也因此由〈痲瘋女〉改為〈金石情〉(1968)。
〈金石情〉取材自民間故事「痲瘋女」,小姐劉貞蓮本有機會將惡疾轉給不知情的落難書生李孝文,她卻誠實以告,瞞著父親讓「假丈夫」全身而退。孝文感於貞蓮厚義,向母親說明始末,李母讚賞媳婦賢淑善良,命兒子即刻前往迎娶。與此同時,貞蓮被以敗壞門風為由趕出家門,與丫懷改扮男裝投靠丈夫。貞蓮獲李母收容,卻在此時痲瘋病發,欲飲毒酒自殺,意外解毒重生,終與孝文締結連理。〈金石情〉沒有真正的壞人,有的只是隱瞞與坦承,父親為女兒的病選擇隱瞞痲瘋、女兒為保護喜愛的人選擇坦承事實。結局自有「誠實為上、好心好報」的正面意義,卻也闡述一個的論點—真誠才是真愛的基礎。


角色更替
為迎合市場對黃梅調的喜愛,幾乎所有討好的傳統劇目,都被改編為電影劇本,凌波也成為「最佳男主角」。其實,早在〈梁祝〉面市前,凌波已在〈紅娘〉(未完成)飾演崔鶯鶯。未幾她以梁山伯大紅,「邵氏」隨即決定廢棄重拍,角色改動為張君瑞,片名取作〈西廂記〉(1965)。年餘,製片部對一直演真男人(或絕大戲份假扮男人)的凌波,有了另一番考量,試圖派給她純粹的女角—一方面嘗試拓展戲路,另一面培養足勘重任的新人。不久,〈痲瘋女〉的卡司公布,由凌波、李菁、蕭湘(本名毛雪琴,越劇女小生)三位女星合作,分別飾演小姐痲瘋女、丫懷與書生。
消息一出,馬上引來波迷嚴重抗議,認為反串非凌波莫屬,不滿「邵氏」利用她為人扛轎,紛紛去信建議換角。騎虎難下之際,碰巧蕭湘發生車禍,需要一段時間修養,順勢因病辭演(註:蕭湘的首作為〈女巡按〉(1967),同樣是反串小生,黃梅調由凌波幕後代唱)。基於上述背景,公司索性給〈痲瘋女〉動大手術,凌波改演李孝文,小姐為頗被看好、捧為「新十二金釵」的林玉擔綱,丫懷同樣交由初登銀幕的丁茜。最具號召力的凌波由小姐變為書生,劇本也得跟著修改,加強她的部分,片名從以女主角為中心的〈痲瘋女〉換成〈金石情〉。


幸與運
1965年農曆春節,欲大展拳腳的「邵氏」慎重邀請新聞界人士,將精挑細選的新星介紹媒體,宣傳部沿用先前拔擢李菁等人、極具氣勢的「十二金釵」名稱,在前面加上一個「新」字。三年過去,十二位無比幸運的女孩,只有何莉莉、胡燕妮得以獨當一面,林嘉、金霏尚稱如意,沈依、祝菁、趙心妍、潘迎紫星運欠佳,林玉、丁茜、朱芳、吳景麗則已解約離開。相較不受重視而心灰意冷的同期,林玉先熱後冷的際遇尤其特別,正好見證黃梅調電影的起與伏……
林玉身材修長,瓜子臉丹鳳眼櫻桃口,加上越劇功底、擅長芭蕾(曾在〈小雲雀〉(1965)客串一段優美的芭蕾舞蹈),身段十分優美。隨著樂蒂轉投「電懋」,「邵氏」有意培養她接替「古典美人」戲路,在「新十二金釵」中搶先以〈金石情〉站上主角,可謂十分幸運。公司內部普遍認為林玉內外皆佳,很有機會竄紅,成為倚重的新生代古裝首席。坦白說,劉貞蓮一角並不好演,不僅雙頰得貼上密密麻麻的爛瘡,還得以輕柔壓抑的肢體動作,詮釋小姐隱瞞真相的複雜心緒。以新人來說,她已演得相當稱職,無奈角色就是溫溫柔柔的大家閨秀,對比李菁分飾二角的〈魚美人〉(1964),較難留下討好或深刻的印象。
拍攝〈金石情〉期間,接連傳來黃梅調電影因上映太多,致使票房下滑的警報。敏銳的「邵氏」立即嗅到危機,停拍類似影片,將製片重心轉向時裝路線,諜報動作、文藝愛情、歌舞喜劇……氣質摩登的胡燕妮與宜古宜今的何莉莉,躍升影城紅人,片約應接不暇。相形之下,曾經前途光明的林玉,成為觀眾口味改變的受害者,一如記者描述:「如果不是黃梅調影片走下坡,林玉今天早已是邵氏公司的紅星,與凌波並駕在水銀燈下忙碌哩。」若非情勢驟變,林玉或許無法像李菁、何莉莉那般走紅,但總能在古裝片站穩腳步,畢竟她是有足以生存影壇的古典魅力。


黃梅起落
「黃梅戲長於抒情,善於刻畫人物性格,富有濃郁的鄉土風味,經典故事配合優美動人的歌詞,特別突顯男女相愛的浪漫含蓄感覺。」影評胡卿旋分析黃梅戲的優勢,沒有固定的做工、平易近人,真摯流露情感,很大部分與黃梅調電影重疊,一如最為人熟知的〈梁山伯與祝英台〉,愛情始終是這類影片最受歡迎的題材。不只故事引人入勝,旋律朗朗上口也是黃梅調迅速流傳的利器。儘管有批評指「曲調單一且枯燥」,卻恰恰凸顯它親近易學的特徵……通常只要看過一兩次,觀眾就能跟著哼唱,連帶記住劇情與角色的心境轉折,不斷重溫劇中各個動人橋段。
然而,如同每次的「一窩峰」現象,黃梅調也在一陣搶拍追拍中由盛而衰,主要原因不外「題材欠缺」與「熱潮消退」。也就是說,歷來最動人的故事多已拍成電影,才子佳人千篇一律,旋律似曾相識,形成〈梁祝〉以後再無新作超越的困境;其次,即使劇情有新花樣,曲調八九不離,詞也不似〈梁祝〉那般雅致(白話般的流水帳),再聽也是如此,難免熱情下降。〈金石情〉不巧在退潮時推出,賣座自然不若往日,比起站穩一姐的凌波,林玉和丁茜的命運可想而知,尤其對適宜古裝造型的前者,更顯出機運的重要。黃梅調電影在六0年代中達到高峰,之後逐漸沒落,至凌波、李菁兩大亞洲影后合作的〈三笑〉(1969),才再現突破百萬港幣票房的盛況。


複製橋段
欣賞〈金石情〉的過程,記憶裡的〈梁祝〉經典橋段不斷被喚起,倒不是電影好到足以媲美,而是山寨太過露骨(如:林玉心緒煩躁時穿過珠簾的動作與樂蒂幾乎相同;劉父怒責女兒「不從父言就是不孝」與祝父「不聽父命就是不孝」,完全是照樣造句;「相送十里亭」意境拷貝「十八相送之長亭自作媒」;林玉唱詞「生不同衾死同穴,九泉願作李家人」與樂蒂唱詞「生不同衾死同墳,寧死不上馬家門」異曲同工,並且都由靜婷幕後代唱;李孝文的台詞唱詞更與梁山伯頗多類似……不勝枚舉),擺明司馬昭之心。實際上,節奏緩慢、唱詞流俗、劇情模仿、音樂雷同的〈金石情〉,似乎只是手法普通的B貨。凌波一樣該痴憨時痴憨、該俏皮時俏皮、該深情時深情……演得稱職,無奈獨木難撐大局,〈梁祝〉注定被人記憶,〈金石情〉則難逃遺忘命運。
如前所述,林玉條件頗佳,但與樂蒂對比,高低區別立見。古裝姿態固然協調,面部表情卻嫌生澀,可以感受她醞釀內心戲的企圖,卻嫌不夠深刻。加上鏡頭呆板、敘事鬆散、角色平面(如:孝文時常衝動行事,一下發怒、一下體諒,情緒轉折過快),〈金石情〉內外都難與聚合一時之選的〈梁祝〉相提並論,結果可想而知。


任何風靡一時的浪潮都有歸於平靜的時候,自〈貂蟬〉、〈江山美人〉(1959)、〈梁山伯與祝英台〉掀起的黃梅調盛況,經歷一陣鋪天蓋地式的狂拍後票房不再。〈金石情〉一定程度上可謂先天不足、後天失調,東拼西湊的急就章,遜於前作又失去自我,商業成為唯一考量。諷刺的是,當一切太過精心計算、以賺錢為目的,現實往往適得其反,以為穩賺不賠的良藥也會變成毒藥。


金石情(Forever and Ever)
導演:羅維
編劇:宋曉篁
演員:凌波、林玉、丁茜、羅維、歐陽莎菲、楊志卿
出品:邵氏兄弟(香港)有限公司
首映時間:1968年1月
插曲:試情、臨別依依(靜婷、凌波演唱)
劇情簡介:
佛誕日,潮陽富戶劉毅仁(羅維)偕女貞蓮(林玉)到慈雲寺進香。劉員外經方丈(楊志卿)介紹結識書生李孝文(凌波),見他頗具文采,詳細詢問出身。孝文原是酒商之子,在母親督促下飽讀詩書,原要上京趕考,卻遭強盜洗劫一空。他流浪漂泊至此,被方丈收留下抄寫佛經,才免去行乞之憂。見他一表人才,劉員外承諾資助旅費,並邀約方丈、孝文前往宅邸一敘。隔日,劉員外稱貞蓮仰慕孝文才華,有意將獨生女許配於他,唯需入贅劉家。孝文本有顧慮,經方丈勸說,才慎重應允婚事。
貼身丫懷荷兒(丁茜)將喜事轉告小姐,未料竟引來她一番指責。得知孝文已經同意,貞蓮感嘆對方糊塗:「他是個異鄉人,彼此根本不知道根底。」下定決心回絕。貞蓮、荷兒女扮男裝,前去規勸孝文,稱「天下哪有這麼便宜的事」,希望他能多加考慮。孝文自詡君子應言而有信,既已當面允婚、豈能出爾反爾。二人指他貪圖富貴,孝文深深不以為然,忍著怒氣送客。


成親當日,貞蓮不願梳妝打扮,引來父親嚴厲斥責。「他是個異鄉人,這是再合適也沒有!」劉員外話中有話,希望女兒明白自己一番苦心,貞蓮只是暗自垂淚。洞房花燭夜,新娘沈默端坐,孝文認為其中必有原因,反覆追問卻是毫無結果。貞蓮急中生智,稱曾向菩薩許願,若覓得良偶將齋戒百日,今日如願以償,自該信守承諾,終於得到夫婿諒解。儘管無夫妻之實,兩人卻是心心相印、感情日深,不同於孝文期盼百日快到,貞蓮面容難掩憂愁。眼見無法隱瞞,她決定婉轉說出實情……
貞蓮坦言自小罹患痲瘋症,幾經治療依舊藥石無效,父親聽信「賣瘋」之說,想以成親將病症傳與孝文,為保丈夫安危,她謊稱守齋百日。孝文知悉真相頗為光火,一度要找劉員外評理,貞蓮請丈夫體諒父親愛女心切,他又自願染病報答娘子恩情。夫妻情重,貞蓮助夫瞞父,故意在他頸上咬出斑斑紅痕,孝文可藉趕考從此遠走高飛,自己則將認命等待毒發身亡。臨別前,孝文承諾遍訪名醫、擇日迎娶,貞蓮勸他另定婚姻,夫妻淚眼相對、難分難捨。


回到曲江老家,李母(歐陽莎菲)聽聞兒子入贅娶親,滿心歡喜,聽聞媳婦身體不適,指責兒子怎麼貿然拋下新婚妻子,他卻有口難言。孝文四處尋訪名醫,母親察覺有異,才知貞蓮罹患不治之症。李母感念媳婦救命之恩,擔心其事跡敗露、無所依靠,命子立即將她接來照料。與此同時,貞蓮日日禮佛讀經,父親欲將她嫁與名門為填房,她極力阻止,卻因此被發覺痲瘋病發……劉員外氣憤女兒欺騙,一怒之下將她鎖進石屋等死。荷兒將貞蓮救出,兩人以男裝打扮前往曲江。行前,荷兒施計偽裝小姐投河自盡,以免劉員外派人搜索。
貞蓮歷盡千辛萬苦,終於找到孝文住處,但他早已動身前往潮陽。李母對媳婦十分疼惜,貞蓮卻希望婆婆隱瞞,只要一處僻靜小屋修養、靜靜等死。孝文自岳父口中得知妻子已死,萬念俱灰;貞蓮則病發嚴重,滿臉爛瘡,夫妻近在咫尺不能相認。貞蓮深夜探望夫婿,見他意欲尋死,忍不住出聲阻止,反被發現行蹤,只得倉皇躲進酒窖。孝文、李母、荷兒接連勸貞蓮開門,但她礙於臉面醜陋,謊稱明日天亮再見拖延,實際想趁夜離開。見孝文坐在門口等待,全身既痛又癢的貞蓮無計可施,狂飲浸泡莽蛇的毒酒自殺……隔日,孝文破門而入,昏迷的貞蓮以毒攻毒、痲瘋盡退,兩人終於重溫鴛夢,喜結金石情。


參考資料:
1.本報香港航訊,「香港影訊 痲瘋女易名金石情 凌波又反串男主角」,《聯合報》第八版,1965年4月13日。
2.本報香港航訊,「香港影訊 金石情開拍延期 凌波無片一身輕」,《聯合報》第八版,1965年4月25日。
3.本報香港航訊,「邵氏十二金釵 星海升沉不一」,《聯合報》第三版,1968年11月3日。
4.胡卿旋,「風靡一時的黃梅調」,《古裝‧俠義‧黃梅調》,香港:三聯書店,2004,頁107~110。

相關文章:
1.林玉的幸與運
2.不只綠島小夜曲…周藍萍
3.遺失的美好…凌波、張韶涵
4.兩個梁兄同一家
5.追凌波記…上電視附贈的雙重獎
6.美麗的巧合—梁祝旋風40年
7.梁兄哥的跨世紀魅力Ⅱ---台北,狂人城!

收聽網址: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點選08/11,節目音檔將保留45天。
節目摘要:【經典電影回顧】金石情(1968):凌波與一度被期許是「新古典美人」林玉合作的黃梅調電影
播放歌曲:〈金石情〉插曲「臨別依依」(凌波、靜婷演唱)

本文同時刊登於「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新聞台
文章網址:愛與真誠…黃梅調電影〈金石情〉
該處有更多粟子的電影文章可以欣賞唷!

2 則留言:

  1. 好可惜!凌波錯失了改變戲路,展現演技的機會.

    回覆刪除
  2. 所以在某種戲路太過成功,也非全然的好事。

    回覆刪除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