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11年8月8日 星期一

美麗的缺憾…朱纓


美麗的缺憾…朱纓
粟子

「美琴是我見過的最美麗的女人,可惜紅顏薄命,追求她的人沒有一個是真心的。」顧媚在回憶錄《從破曉到黃昏》(香港:三聯,2006)談及許多影壇舊識,和她感情最深也最多遺憾的,正是小學有同窗之誼、本名陳美琴的影星朱纓(1928~1972)。如同顧媚的記憶,朱纓留給觀眾的印象正是令人驚豔的「美麗」,但也僅止此,擁有極佳條件的她,從未憑著優勢走紅。
兜兜轉轉,事業愛情的坎坷在遇上旅法知名畫家趙無極時否極泰來,相戀三個月閃電結婚,幸福的愉悅取代長年的愁緒,精神困擾不藥而癒。遺憾的是,心底隱藏的缺陷卻在不久爆發,即使「異常美滿」的婚姻也無法彌補,最終傳出在巴黎自殺的噩耗。時至今日,或許記得朱纓的人不多,但只要記得的都不免嘆息……


朱纓是由張善琨主持的「新華」發掘,藝名源自老闆娘童月娟的點子。由於是公司培育的第一批新人,關係親暱非常,張善琨待朱纓如女兒,她也稱對方為伯伯。良好互動因朱纓未獲「獨當一面」的機會而漸生裂痕,經過一番協商,雙方同意於1954年底撤銷紙本合約、改為口頭約定。年餘,已轉投「邵氏父子」的朱纓向「新華」提告,指其積欠薪資一萬四千元;「新華」則反控朱纓未履行拍片義務,要求賠償損失三萬港幣。媒體推估朱纓與舊東家「劍拔弩張」的原因,應是來自新老闆邵邨人的「撐腰」。畢竟「新華」和「邵氏」的新仇舊恨已是人盡皆知,難得能名正言順打擊對方,豈有不用的道理!
未幾,朱纓獲得勝訴,卻有消息指她即將息影,為了闢謠,言談間展露對電影事業的喜愛:「本人對於水銀燈下的工作,甚感興趣,短期內決無退出影壇之意。」她曾獲「邵氏」派赴新加坡拍攝〈星島美人魚〉,唯身材纖細,既不若夏厚蘭健美大膽,泳姿又不比鍾情搶眼,只能失敗收場。實際上,朱纓的漂亮無庸置疑,但星運欠佳至極,見過她「真面目」的記者都讚美:「外型非常美麗,是帶一點林黛玉型的樣子。」認為朱纓總是「一腔幽怨似的」,眉宇間盡是憂愁,舉手投足蘊含幾分病弱。1958年初,「邵氏」曾為響應民間發起的濟貧運動,籌辦大型國語話劇「清宮怨」義演。朱纓和樂蒂、周曼華、鍾情、尤敏、丁寧等六位女星輪流飾演珍妃,雖知名度略遜,但扮像出色,展現獨特的古典美。


五0年代中,盛傳朱纓時常到好友顧媚家「玩」,其實是和一位文士祕密約會,戀愛為何談得如此隱蔽?報導推測:「原來朱纓是有丈夫的……一腔幽怨,大概她在婚姻上感到不如意吧!」當時不能明言的祕密,顧媚在回憶錄中語帶憐惜:「美琴的身世很可憐,年輕時跟了一個有家室的男人,誕下一子一女後遭到拋棄,每月祇領取一點少得可憐的生活費。……當時有位作家馬彬(歷史小說家南宮博)在追求他,對方也是有家室的人。美琴把真情付出,未幾又遭到拋棄,她受刺激過度而精神病發作。」朱纓有家族遺傳的精神病史,時而「無緣無故嚎啕大哭」,幾度進出醫院,狀況時好時壞。
1958年春,因分手陷入低潮的朱纓,結識自法來港、甫與第一任妻子離異的畫家趙無極,迅速陷入熱戀。六月,兩人宣布即將結婚,受訪時,朱纓顯得大方活潑,坦言「退出影壇言之過早」,卻不否認將隨夫定居巴黎。「無極曾說相戀十年,未必見得家庭和好,一見鍾情,而白頭偕老有的是。」朱纓本想過一段時間再談婚姻,但還是被另一半的熱誠真摯感動,她難掩幸福:「我尊敬他,我能與他結婚更值得驕傲。」


「美琴告訴我她的婚姻異常美滿,如果不是因為她兒子(婚前的兒子)還留住青山精神病院(十三歲發作,屬遺傳性的精神病),她的人生就無一缺憾了。」1971年,顧媚收到一封署名美琴、以紅筆歪斜寫著「一片冰心在玉壺」的信,已經覺得不對,隔年就接到她服食過量安眠藥去世的消息。回顧發病的日子,朱纓寄情雕塑創作,試圖轉移對兒子的思念和痛苦,無奈仍是徒勞。
從顧媚的描述和當時報導,可知朱纓是位純潔善良、容易受影響,特別是難以抵抗異性熱烈追求的女性—她吃得許多苦都與愛情有關,但還是義無反顧相信下一個會更好。儘管最後的依歸看似完美,內心卻背負著先前遺留的親情牽絆,這是甜蜜是義務也是重擔的壓力,終於壓垮她已不那麼堅強的身與心,成為顧媚筆下選擇「大解脫」的又一位朋友。

參考資料:
1.泛亞社香港十四日電,「女影星朱纓 與公司互控」,《聯合報》第二版,1956年5月15日。
2.鏘鏘,「藝文春秋 關於朱纓和張善琨的鬥法」,《聯合報》第六版,1956年5月22日。
3.泛亞社香港六日電,「朱纓勝訴 趾高氣揚」,《聯合報》第二版,1956年6月7日。
4.本報香港航訊,「朱纓將往曼谷拍片」,《聯合報》第六版,1956年12月13日。
5.本報香港航訊,「藝文天地 訪問趙無極」,《聯合報》第六版,1958年6月3日。
6.本報香港航訊,「藝文天地 趙無極朱纓佳期近」,《聯合報》第六版,1958年6月4日。
7.本報香港航訊,「趙無極偕新夫人」,《聯合報》第六版,1958年8月3日。
8.顧媚,《從破曉到黃昏》,香港:三聯,2006,頁146~149。

相關文章:
1.回憶見真我…讀顧媚《從破曉到黃昏》
2.歌手與記者的愛情奇緣…〈小雲雀〉
3.不只是性感…夏厚蘭
4.明星、畫家,兩段藝術人生…鍾情、楊林
5.一見鍾情小野貓…鍾情
6.共享美麗時光…《愛戀老電影—五、六0年代香江女星的美麗與哀愁》出版
7.光輝的印記…顧家煇

本文同時刊登於「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新聞台
文章網址:美麗的缺憾…朱纓
該處有更多粟子的電影文章可以欣賞唷!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