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08年3月5日 星期三

【廣播】一見鍾情小野貓…鍾情


一見鍾情小野貓…鍾情
粟子

五音不全卻成為歌唱片頭牌明星?不可思議的機緣發生在以〈桃花江〉(1955)一炮而紅的鍾情(1932~)身上。幾年間,她瞇眼微笑的「對嘴」鏡頭風靡影壇,幕後的鐵三角…作詞陳蝶衣、作曲姚敏、代唱姚莉雨露同沾,成為五0年代中後期最熱門的組合。喜愛電影的家人談起這段「鍾情時光」,總能哼上兩句,從「月下對口」、「春風吻上我的臉」到「一個蓮蓬」、「賣湯圓」,通俗好記的歌詞,朗朗上口的旋律,加上輕鬆詼諧的愛情喜劇,統合成記憶裡「非常好看」的歌唱電影。
延續〈桃花江〉的成功,打扮外貌極具都會氣質的鍾情,倒時常扮演紮著兩條大辮子的村姑。只是,粗布短衣難掩萬種風情,特別是甩辮子時的嫵媚眼神與不可或缺的洗澡場面,更增添她的尤物形象。不過,相較於同期走熟女冶艷路線的張仲文、李湄,鍾情反倒多了股清純氣息,飾演略帶潑辣性格的純真少女最為適合,一如她在〈桃花江〉的「小野貓」綽號。

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節目於2008年2月21日播出〈回顧明星「鍾情」及她的電影「桃花江」〉專輯。節目音檔將保留45天,歡迎各位朋友透過網路收聽。

收聽網址: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點選2/21
節目摘要:影星鍾情、電影〈桃花江〉
播放歌曲:〈桃花江〉同名主題曲「桃花江」(姚莉)、插曲「月下對口」(姚莉、潘正義)

本文同時刊登於「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新聞台
該處有更多老電影文章可以欣賞唷!


關於鍾情
本名張玲麟,湖南湘潭人,大陸變色後隨家人遷居香港。1952年,二十歲的她考入由導演卜萬蒼創辦的「泰山影業公司」,與同期錄取者葛蘭、劉亮華、李嬙、陳芸、江楓、羅婷並稱「七姊妹」。期間,鍾情大多飾演任性頑皮的二線角色,之後公司結束營業,與葛蘭雙雙轉入張國興主持的「亞洲影業公司」,在〈金縷衣〉(1956)詮釋愛慕虛榮的姨太太,也於〈滿庭芳〉(1957)改變戲路,演出溫柔婉約的少女,名氣略升。
不久,鍾情受「新華」老闆張善琨的注意,將她網羅旗下。初期,在〈小白菜〉(1955)、〈海棠紅〉(1955)及〈盲戀〉(1956)擔任「天皇巨星」李麗華的配搭,直到張善琨決定啟用為〈桃花江〉主角,才踏入紅星之列。〈桃花江〉雖屬低成本小製作,卻意外造成瘋狂賣座,在台灣、菲律賓等地創下空前記錄。之後,「新華」為延續風潮,陸續開拍多部以鍾情掛頭牌的歌唱片,包括:〈那個不多情〉(1956)、〈葡萄仙子〉(1956)、〈採西瓜的姑娘〉(1956)、〈風雨桃花村〉(1957)、〈郎如春風日〉(1957)、〈特別快車〉(1957)、〈阿里山之鶯〉(1957)、〈一見鍾情〉(1958)、〈美人魚〉(1959)、〈百花公主〉(1959)、〈多情的野貓〉(1960)等。期間,她曾赴台拍攝中港合作片〈關山行〉(1956),並爆出遭知名漫畫家牛哥綁架的轟動事件。
自〈桃花江〉後,鍾情躍升為炙手可熱的紅星,片酬由三千、五千一路翻漲至一萬三千元。「邵氏」更提出每片三萬元的天價合同,拍攝〈給我一個吻〉(1958)、〈借紅燈〉(1958)、〈滿堂紅〉(1959)等片。為「新華」、「邵氏」效力之餘,也自組「麒麟影業公司」,籌拍伊士曼彩色片〈龍鳳姻緣〉(1958)、黑白片〈湘女多情〉(1960)。1958年下旬,鍾情聲勢達到高峰,為抒解接踵而至的片約,她訂立「明年拍八部電影」的工作目標,將有限的時間平均分配給「新華」、「邵氏」與自組的「麒麟」,事業如日中天。
然而,花無百日紅,鍾情擔任製片、有二十多首插曲的〈龍鳳姻緣〉票房不如預期,連帶引發骨牌效應,影響她為其他公司拍攝的作品,聲望立即下挫。瞬間,「小野貓」從票房靈丹變毒藥,慢說新片開拍無望,連已完成的電影也無片商問津。1959年中,鍾情曝光率大減,精神、經濟都遭受重大打擊,之後更因罹患血液疾病入院治療,黯淡離開「邵氏」。
經過一段時間休養,恢復健康的鍾情亟欲東山再起。除自資籌拍〈妖女何月兒〉(1961),賣力隨片登台表演,亦加盟「電懋」,主演〈南北喜相逢〉(1964)〈鸞鳳和鳴〉(1964)、〈新桃花江〉(1967)等,並在該公司十週年紀念作〈寶蓮燈〉(1964)反串惡少秦官保一角。1965年,應老東家「新華」老闆童月娟邀請,赴台主演講述日據時期沿海漁村故事的電影〈浪淘沙〉(1966)。
拍罷〈浪淘沙〉,鍾情雖才三十出頭,卻深覺自己已不適任俏麗調皮的少女角色,更難重回「每片必賣」的全盛時期,決定退出影壇。回顧十一年的銀海生活,計演出過三十幾部影片。揮別銀色世界,她專心投身攝影與國畫的藝術領域,屢屢以本名張玲麟舉辦展覽,開啟截然不同的創作生涯。


桃花機運
在香港重振旗鼓的「影劇大王」張善琨,因失去原本中國內地的產業,導致復業後的「新華」經濟壓力沈重。他本一心想與日籍舊友川喜多長政合作拍攝大資本的伊士曼彩色片,但靈機一動的點子…〈桃花江〉,不僅徹底反轉他往後的製片方向,更意外開啟「新華」甚至國語影壇未來幾年「無片不歌」的走向。
〈桃花江〉的概念源自三0年代知名音樂家黎錦輝的流行曲「桃花江是美人窩」,擅於製造噱頭的張善琨計畫以此吸引觀眾目光,很有復古懷舊的味道。只是,電影開拍前,幾乎無人看好這部陽春歌唱片。據張氏妻子兼伙伴童月娟的回憶:「當初起意要拍〈桃花江〉時,在片商方面並沒有得到支持,大家都認為,即使李麗華的片子,也不過是穿插幾首歌點綴一下,到了這個時代,已經沒有人要看那種從頭唱到尾的戲了。」她一向支持丈夫,但對此決定也是霧裡看花:「善琨看演員的角度與眾不同,而他拍片的口味,在這時候,也有點不按牌理出牌。」或許就因為片商多抱持類似觀念,導致「可能不賣座」的純歌唱片少之又少,讓〈桃花江〉有突破重圍的機會。
「新華」老闆的新點子,不只片商興趣缺缺,拍攝過程也是一波三折。演員方面,原本屬意能歌善舞的葛蘭,卻因對方與「國際」(即「電懋」前身)簽約作罷,轉而挑上新簽入的鍾情。無奈這位女主角不會唱歌,於是又找來作曲家姚敏商議,決定由其胞妹姚莉擔任幕後代唱,才總算解決演與唱的難題。
至於幕後人員,「新華」當時為配合李麗華檔期,人力調度吃緊,首次升任導演的王天林難為無米之炊,不僅公司最倚重的攝影師何鹿影分身乏術,連其助手都得趕場。最後〈桃花江〉被迫動用六、七位攝影師,遑論細膩,連風格統一都相當困難。除此之外,布景也是因陋就簡,童月娟在回憶錄中描述:「該片是在『華達』片廠以大量的內景拍成的。片中的『桃花江』,其實是位於片廠下的一條小溪,溪水時多時少,我們利用溪邊佈置人工桃花林,桃花都是用紙做成。」比起同期電影,〈桃花江〉確實可謂「陽春」,單單同一幕「紙紮桃花林」就出現數次,感覺上甚至比阮玲玉三十年前的〈桃花泣血記〉(1931)還懂得省錢呢!
花費十餘天完成的〈桃花江〉,還是面臨無人肯買的窘境,所幸某位南洋片商「大發慈悲」,才讓電影有面市的機會。沒想到,〈桃〉片出乎意料大受歡迎,到處打破票房記錄,在台灣甚至還沒上映,插曲就已流行全省。其後,〈桃花江〉更穩座1955年國產片冠軍,壓倒林黛的〈金鳳〉、〈漁歌〉與李麗華〈盲戀〉、〈一鳴驚人〉等大片。所有與〈桃花江〉相關的人員均身價陡漲,不僅解決「新華」財務的燃眉之急,導演王天林炙手可熱,女主角鍾情更成新寵,接演一連串題材近似的歌唱片,並且部部熱賣。


綁架風波
〈桃花江〉爆紅後不久,鍾情在一次台灣行發生宛若羅生門的失蹤事件,當時知名漫畫家牛哥(李費蒙)更牽涉其中。一場烏來行,女方明示綁架,男方暗喻同遊,張力之強,竟持續攻陷版面有限的報紙數週……
失蹤事件發生於1956年7月,當時鍾情受邀到台灣訪問,同時進行電影〈關山行〉(1957)的拍攝工作。然而,7日傍晚結束公開行程後,鍾情便失去蹤跡,兩天音訊全無。負責接待的「中電」擔心出岔,趕緊通知「省刑警總隊」全台找人,最後竟發現她和漫畫家牛哥、攝影家徐凱倫(徐宙輝)在烏來「遊山玩水」。
本以為只是單純的「樂而忘返」,未料,回台北製作筆錄時,鍾情卻說自己是被硬「拖」去的,瞬間帶有浪漫色彩的「同遊」成了不情不願的「綁架」。對此,鍾情指出她和牛哥根本不熟,也沒有什麼特別的感情,至於「失蹤」則是對方切斷她對外聯繫,阻止她搭車回台北所導致的結果;反觀牛哥,言談間似與鍾情已有超乎友誼的關係,「失蹤」是兩人共同的意思,記者將這樣的說法引伸為「私奔」。兩人說法差距甚遠,演變為一宗各說各話的懸案。
其實,鍾情在進入烏來前,就因為必須換證入山而與當地員警交談,她說:「我是被綁票來的,不要讓車子進去。」只是,員警看鍾情態度輕鬆,以為是開玩笑,所以仍舊放行。對此,鍾情則說,她是因為不想鬧成僵局,即便心裡極不情願,仍未顯露憤怒。警員的「誤會」讓鍾情錯失「逃脫」機會,無計可施的情況下,只得跟著牛哥和徐凱倫遊山玩水。由於鍾情不採激烈反抗的態度,以致讓外人僅覺得「鍾小姐好像不高興的樣子」、「很可憐的爬在溪邊曬熱的大石頭上取暖」,而沒有「被人綁架」的感覺。
據牛哥說,他認為鍾情之所以「謊稱被綁」,是因為怕得罪「新華」老闆張善琨,失了原本的工作。對此,鍾情則斥為無稽,她表示自己想去哪間公司不行,為什麼一定要在「新華」,也勿需為繼續留在「新華」而說謊。鍾情「遭綁」的供詞,使牛哥和隨行的徐凱倫吃上「妨害自由」的官司,兩人原本老神在在,卻在首次宣判時被處「有期徒刑十個月」,當時的報導稱兩人「相顧失色」、「始料不及」。
兩人面臨牢獄之災時,「陪同」的徐凱倫更是一肚子委屈,辯護律師墨文藻替他大呼冤枉:「牛哥與鍾情走在前面有趣,他跟在人家的背影後面『寂寞』,今天他又跟在牛哥的後面『入獄』。」如果真是像那位律師所說,和牛哥一樣背叛十年徒刑的徐,真是池魚之殃!
事過境遷五年,來台為電影〈妖女何月兒〉宣傳的鍾情仍難遠離陰霾,她在接受記者訪問時語氣無奈地回答:「唯有我對一位漫畫作家,感到很遺憾,因為在五年前,我隨王元龍先生等回國祝壽,結果鬧出一次事情,這次我再回國,他的筆下仍不肯放過我。」鍾情所說的,就是當時刊登在報紙上、意有所指的「君子報仇三年不晚」、「野貓叫春」等諷刺漫畫。
讀完數十則關於「鍾情失蹤」的新聞,兩造南轅北轍的說法,讓我的腦袋遁入五里霧。然而,或許因為我的女性身份作祟,總覺得鍾情有理多些。畢竟一個明星若是蓄意和喜歡的男子(按照牛哥的說法,兩人已如情侶)逃跑遊玩(甚至私奔),心情應該是興奮刺激的,不會像目擊路人所說,流露出「不高興」且「很可憐」的樣子吧!


歌唱風潮
〈桃花江〉的狂賣捲起歌唱片潮流,原本興趣缺缺的片商見風轉舵,竟改以「有多少插曲為條件」,而且「沒有歌曲就不肯要!」童月娟笑稱:「這可是始料未及的!」不久,男主角陳厚加盟「電懋」,「新華」改以金峰搭配鍾情,劇情延續〈桃花江〉的輕喜劇風格,金曲一首接一首。
面對一窩瘋取材自三0年代黎派風格的歌舞片,不少「關心國片前途的熱心人士」認為「妖氣瀰漫」,並哀嘆:「國片滅亡之期即在目前。」即便所謂「冷靜的趨勢觀察者」,也不諱言是「一時的惡性現象」。作為此波歌唱片的濫觴,「新華」老闆張善琨不免成為眾矢之的,指責他為求賺錢不惜讓國片開倒車,拉回到三十年前。然而,在商言商,這位名重一時的「大王」深知觀眾的支持才是公司存續的保障,「影迷的叫好聲,救不了我們的窮啊!」砸重金的彩色大片賺不到錢,低成本的歌唱片小兵立大功,加上片商逼著「就範」,促使他決定先顧肚子再說。
歌唱片大行其道,鍾情身價自然水漲船高,「邵氏」與「海燕」、「東方」等獨立製片公司都對她很感興趣,鍾情自己也自組「麒麟公司」,一時間忙碌異常。1957年,張善琨在日驟逝後,甫接下「新華」業務的遺孀童月娟,就得立即處理與鍾情的續約問題。「新華」深知財力自己不若其他,無法以銀彈對抗外界誘惑,決定採取不卑不吭的態度。經過幾番協調周折,喚童月娟為「童媽咪」的鍾情,最終仍不忘老東家的提攜之情,以低於「邵氏」的價錢簽訂合約。
穩住台柱之餘,「新華」也致力於打造新一代的歌唱片紅星,除外借林翠主演〈豆腐西施〉(1959),更簽入歌舞明星張萊萊的胞妹藍娣為基本演員。藍娣與金峰搭檔,拍攝〈百鳥朝凰〉(1959)、〈小鳥依人〉(1960)、〈自由戀愛〉(1960)及〈茶山情歌〉(1962)等,直到「新華」於1964年結束拍片業務,兩人才轉入「邵氏」發展,對公司亦屬有情有義。


失意沉潛
儘管從未真正開口唱歌,鍾情依舊稱霸歌唱片數年,只是順遂星運到自資拍攝的〈龍鳳姻緣〉尬然終止,票房由紅翻黑,一檔不如一檔。片商靈敏現實,很快嗅到賣座下降的危機,紅極一時的「小野貓」頓時四面楚歌,1959年後半僅拍攝一部「邵氏」的〈殭屍復仇〉(1959)。
實際上,國語片開拍與否,都得看星馬版權的銷售情況。當時「邵氏」有自己的發行線,「新華」乃至其他獨立製片則交是由「光藝公司」負責,在鍾情的黃金時期,「光藝」都是以每部五萬五千元港幣高價購得。只是,自1958年秋天開始,鍾情的電影總是幾天就下片,以致資金回收困難。
面對上映就賠錢的困境,「光藝」索性冷藏手上尚未面市的影片,藉此縮小虧本。由於海外版權乏人問津,鍾情主持的「麒麟」同樣運作困難。反觀仍開拍新片的「邵氏」,倒不是有意「逆勢而行」,而是礙於合約,拍或不拍都得付片酬。權衡之下,即選擇以最低成本、最短工時、最少人員完成〈殭屍復仇〉。相對極盛時期,各大小公司搶成一遍的熱門光景,當鍾情接到「邵氏」製片部〈殭屍復仇〉的通告時,眼見如此陽春卡司,內心酸楚可見一斑。
精神落寞外,鍾情的經濟情況也日漸拮据。回顧造成此情形的前因,一方面是習慣出手闊綽,四季服裝、三萬元的新樓、十萬元的海景大廈一層以及配備冷氣的豪華轎車……不知不覺花光片酬;另一方面則是固定家庭開支不小,往昔的「小額支出」在「坐吃山空」的歲月裡變得越發沈重。未幾,鍾情決定把豪華大廈賣去,將錢用以處理財務問題,自己則暫搬市郊隱居,等待捲土重來的機會。
或許是由天堂墜落的速度太快,鍾情的健康也亮起紅燈。當時報載,她因罹患「白血球吃血症」入院治療,所幸調養一段時間即康復出院。我曾詢問護理出身的家人,何謂「白血球吃血症」,她們均說未聽過這樣的病名,從字面瞭解,症狀可能與「血癌」類似。病症名稱可能以訛傳訛,但身體過累或憂鬱卻是不爭事實,被血液疾病纏繞的鍾情,想必有禍不單行的感慨。


再起隱退
由「新華」引領的歌唱風潮,正巧搭上觀眾「求歌若渴」的需求,連帶使甜甜的女主角一炮而紅。然而,祖師爺賞飯,說不準何時停止供應,一會兒是眾星拱月、有求必應,一會兒又樹倒狐孫散,鍾情想必像洗三溫暖,怎麼還沒紅夠,就失去紅的機運。
經過一段休養,1960年春,鍾情的身心逐漸恢復風采,試圖重啟停滯的電影事業。只是,自〈龍鳳姻緣〉走下坡,鍾情的號召力大不如前,除了主動調降片酬,還得看是否有公司願意收購星馬版權。隔年底,鍾情自資自演〈妖女何月兒〉終於上映,此片不僅請擅寫歷史通俗小說的南宮博編劇,亦請來資深導演屠光啟掌舵。影評對屠導在〈妖女何月兒〉的手法頗為讚賞,推估他「大概認為這部片子是鍾情命運所繫」,因此一改先前「鬆懈散漫」的缺點,不敢輕忽大意。
〈妖〉片雖沒有再爆轟動,但至少令鍾情有再起的機會,六0年代初,她成為「電懋」一員,在歌唱片重展光芒之餘,更與雷震合作演繹〈新桃花江〉。1964年末,「小野貓」再度被童月娟看中,在〈浪淘沙〉詮釋最拿手的村姑角色。該片以十六首歌曲貫穿,旋律融合湖北地方調與山東各地民謠,幕後代唱則由姚莉換成丁倩。然而,除了歌唱片時不我與,曾經青春活潑的鍾情也踏破三十大關,相較動輒十六、七的新星,她已足稱「前輩」。
或許是看穿「長江後浪推前浪」的定律,鍾情赴台拍攝〈浪〉片時顯得心情愉快,她不再執著於電影事業,反將更多時間投入繪畫創作。結束這部作品,鍾情便淡出影圈,隔年即傳出結婚消息。揮別銀幕的競爭,鍾情回歸攝影及繪畫興趣,並以本名「張玲麟」發表作品、舉辦展覽,開展另一個藝術人生。


欣賞〈桃花江〉、〈採西瓜的姑娘〉等鍾情式歌唱片時,心情總是輕鬆愉快,電影只有歡樂歌唱,即使男女主角產生誤會,也能在一時半刻解開,揪心熬煎少之又少。本以為鍾情的生涯也是如此,紅紅火火一陣,找到好歸宿便隱退,沒想到,銀幕上略帶嬌縱氣的「野貓」,竟歷經如此高低震盪的衝擊。
「桃花江邊好風光,桃花多開放,好比那美紅妝……」和家人談起鍾情,她立刻脫口而出「桃花江」,臉上既陶醉又快樂。事過境遷,我不知道現在的張玲麟如何看待那段「鍾情」生涯,但對觀眾而言,她留給大家的肯定是一個無憂無慮的美好回憶。


參考資料:
1.張冠,「香港影圈 『盲戀』、『漁歌』先後完成 新華又開拍『桃花江』」,《聯合報》第六版,1955年2月10日。
2.本報訊,「『桃花江』畔的鍾情」,《聯合報》第六版,1955年10月9日。
3.張冠,「受『桃花江』賣座刺激 張善琨將大量拍攝歌舞片」,《聯合報》第六版,1955年12月22日。
4.本報訊,「十大賣座國產片」,《聯合報》第六版,1956年1月22日。
5.「鍾情『失蹤』記‧刑警滿處尋麗影 水晶簾前獲芳蹤」,《聯合報》第三版,1956年7月11日。
6.本報訊,「烏來瀑布前 牛哥很愉快」,《聯合報》第三版,1956年7月13日。
7.本報訊,「鍾情失蹤案 又有新發展」,《聯合報》第三版,1956年7月15日。
8.本報訊,「鍾情不願入山 牛哥強抱入懷」,《聯合報》第三版,1956年8月7日。
9.本報訊,「鍾情出庭作證筆錄」,《聯合報》第三版,1956年8月22日。
10.本報訊,「牛案庭審綴拾‧酒後餘波律師替牛說話 人前孤影凱倫造像堪憐」,《聯合報》第三版,1956年9月1日。
11.本報訊,「牛哥的供詞」,《聯合報》第三版,1956年9月1日。
12.本報訊,「烏來一遊鐵窗十月‧牛哥徐凱倫 昨被判徒刑」,《聯合報》第三版,1956年9月7日。
13.本報訊,「香港影圈 鍾情背叛新華了嗎?」,《聯合報》第五版,1957年4月19日。
14.芳兵,「鍾情與『新華』 明年度新約簽定」,《聯合報》第六版,1958年7月30日。
15.豔陽,「鍾情致力麒麟公司 明年要拍八部片子」,《聯合報》第六版,1958年11月30日。
16.本報香港航訊,「鍾情隱居鄉間 等待捲土重來」,《聯合報》第八版,1959年12月22日。
17.本報香港航訊,「鍾情出院 歡度新春」,《聯合報》第五版,1960年2月3日。
18.本報香港航訊,「鍾情東山再起乏力 星馬片商不肯支持」,《聯合報》第六版,1960年7月22日。
19.本報香港航訊,「鍾情再起乏力」,《聯合報》第六版,1960年11月16日。
20.潘亭,「影評 妖女何月兒」,《聯合報》第八版,1961年12月3日。
21.紫若「鍾情與浪淘沙」,《聯合報》第十三版,1965年2月13日。
22.楊錦郁,「關於張玲麟」,《聯合報》第二十七版,1989年3月5日。
23.左桂芳、姚立群編,《童月娟》,台北:國家電影資料館,民90,頁107~115、127、232~233。
24.吳昊主編,《百美千嬌》,香港:三聯書店,2004,頁35~36。


桃花江(Songs of the Peach Blossom River)
導演:王天林、張善琨
編劇:方忭(陳蝶衣)
演員:鍾情、羅維、陳厚、陳又新、吳家驤、張翠英、唐若青、馬笑儂、嚴昌(秦沛)
出品:新華影業公司
作詞:陳蝶衣
作曲:姚敏
幕後代唱:姚莉
插曲:十二首。桃花江、月下對口(男聲:潘正義)、採花歌、花兒比姐兒、春天不見了、擦鞋歌、野貓、我睡在雲霧裏、布穀(夏丹)、龍燈與風箏(方靜音)、我說東來你說西(鄧白英)、為什麼(潘正義)
首映時間:1956年2月12日(香港)
附註:本片掀起五0年代國語歌唱片潮流,鍾情以「小野貓」之姿走紅影壇,陳蝶衣、姚莉、姚莉也成為歌唱片寫詞、撰曲、代唱鐵三角。
劇情介紹:
金麗蓉(鍾情)與父親金老爹(陳又新)相依為命,同住湖南醴陵桃花江畔,麗蓉青春活潑、極擅歌唱,被村人暱稱「野貓」。蔣興哥(陳厚)個性老實純樸,素來暗戀麗蓉,可惜他不會對歌,只得將愛慕放在心底。

一日,蔣興哥尾隨邊走邊唱「桃花江」的麗蓉,遲遲不敢行動,好事村民小喇叭(吳家驤)自願代其對歌。小喇叭小露兩手,引來麗蓉及金老爹的笑聲,蔣興哥不明就裡詢問,小喇叭挖苦道:「有人不會唱歌,偏偏就愛聽人唱。」
晚間,金老爹詢問女兒對蔣興哥的看法,有意撮合兩人姻緣。麗蓉雖對蔣興哥有情,但嫌他不會唱歌,不符合當地「對歌求親」的風氣。金老爹認為男人只要會耕種養家就好,會唱歌有什麼用?但麗蓉反問父親:「從前你不也唱了三個晚上,媽才肯答應嫁給你。」
麗蓉回到房間,就看到蔣興哥站在窗外,癡癡地望著自己,她既生氣又高興,直說要讓蔣興哥看個夠。見心上人在原地打轉,舌笨口拙的蔣興哥奉承像是「黃牛車水」,麗蓉大為光火,以對歌方式質問他為何連唱歌都不會,難怪沒人愛。
此景被躲在一旁的小喇叭聽見,趁與村民閒聊的機會,就將「野貓」的歌傳唱出去。大家正取樂時,蔣興哥碰請扛著鋤頭現身,聽到熟悉的歌詞,才知道自己被麗蓉「教訓」的事已被小喇叭傳開。

麗蓉一如往日在桃花江畔唱歌,遇到自香港返鄉省親兼收集民歌的音樂家黎明(羅維)。黎明對麗蓉的歌聲印象深刻,不僅滿臉笑意地攀談,更說要為她拍照,麗蓉從未見過照相機,露出好奇神色。黎明詢問姓名,她笑答:「方圓十里,誰不知道我姓什麼叫什麼。」黎明回到姑媽魏老太太(唐若菁)住處,向她提起先前巧遇女子的身形樣貌,姑媽思索片刻便說出此人可能是金家女兒麗蓉。黎明問明「野貓」住處,想將她的歌聲以錄音機保存帶回香港。
西裝革履的黎明來到小村,向眾人說明來意,主要是想聽「野貓」唱歌,小喇叭便帶著他往金老爹家。黎明向麗蓉提出邀約,想請她到姑媽家唱幾首歌,熱心的小喇叭也在一旁幫腔。「野貓」推三阻四,見兩人不死心,只得提出條件,要黎明先到自己家連唱三天,她才答應到魏老太太家唱歌。
黎明無可奈何,只請到小喇叭先來錄音,他表示自己一天到晚聽「野貓」唱歌,除了歌喉稍差,旋律倒記得一清二楚。黎明抬出自香港帶來的錄音機,令小喇叭大開眼界,他獻唱一首全村都會的歌曲「為什麼」,趣味歌詞引人入勝。


通曉樂理的黎明靈機一動,記住「為什麼」的曲調,改換歌詞到麗蓉窗外唱歌。黎明使出激將法,在歌詞中稱:「野貓的歌聲怎樣好,再好也不過像貓叫。」聽在早已入睡的「野貓」耳裡格外氣憤,忍不住起身罵了對方一陣。金老爹聽到歌聲,以為蔣興哥終於行動,內心好不快樂。
翌日,金老爹向蔣興哥談起昨日到窗外唱歌之事,蔣興哥接連否認,並說此人應是前村魏老太太的親戚黎先生。金老爹覺事情蹊蹺,擔心女兒被富家公子欺騙,趕緊回家詢問。麗蓉詳述前因後果,並說:「我不是把窗子關上了嗎?」金老爹因此放心不少。
晚間,黎明再度現身金家窗外唱歌,見麗蓉遲遲未現身,以為她早早入睡,沒想到麗蓉卻從圍牆旁現身,並且繼續演唱。兩人默契十足,對彼此都很欣賞。黎明喜愛麗蓉的歌聲,認為既純樸可愛又有音樂天才,誠懇地邀請她到家裡錄音,麗蓉害羞答:「再說吧!」月下對口氣氛極佳,唯獨躲在一旁目睹全程的蔣興哥鬱鬱寡歡。

麗蓉到魏老太太府上錄音,看見錄音機將自己的歌聲播出,感到驚奇又詫異。黎明見她好奇,表示香港奇怪的東西很多,像是放在機器裡就會播放歌曲的唱片……麗蓉笑著接口:「我知道的,那叫留聲機。」黎明繼續介紹「無線電收音機」,並說只要把開機器,無論唱歌、說故事都能在家聽到,令一旁的麗蓉嘖嘖稱奇。黎明邀請麗蓉有機會到香港開眼界,她卻認為連進城都難,何況到千里之外的香港!
麗蓉整日與黎明遊山玩水,消息很快傳遍全村,金老爹質問女兒真假,麗蓉苦笑答:「人家明兒個就要動身,回香港去了!」麗蓉在桃花江畔送走黎明後,表情落寞地在桃花林歌唱,哀嘆「春天不見了」。蔣興哥默默跟在麗蓉身後,好不容易鼓起勇氣開口:「妳一個人?」、「他走啦?」、「怎麼丟下妳呢!」沒說兩句又被麗蓉吐嘈:「我一直是一個人!」、「什麼走了不走了!」、「不准亂說話!」蔣興哥連忙點頭稱是。

戰爭爆發,村民帶著細軟四處逃亡,慌亂間,麗蓉與父親失散,幾經辛苦才輾轉來到香港。她本想投靠黎明,拿著先前寫得地址四處詢問,好不容易找到,他卻已經搬離舊宅。麗蓉走在路上,遇上小孩子打架,見男孩(嚴昌)寡不敵眾,趕緊挺身幫助,小男孩很感謝這位見義勇為的大姐姐,便將她帶回家。
麗蓉向母子倆說起自己遭遇,和父親失散之餘,也認為他老人家是凶多吉少,之後原本待的難民收容所解散,只剩下她一人孤伶伶。男孩母親(馬笑儂)得知麗蓉遭遇,非常同情,儘管生活困苦,仍願意收她作自己的女兒,如此吃住都用不著擔心。麗蓉感激萬分,立刻脫口而出:「謝謝您,媽!」然而,她想若完全靠著媽也不是辦法,於是決定剪去辮子、女扮男裝,和男孩一起作擦鞋童貼補家用,順便希望能遇到黎先生。


麗蓉白天擦鞋、晚上洗衣,和新認的乾媽、弟弟快樂渡日。一天,乾媽洗好燙妥一批床單被套,送到飯店點交,順道帶麗蓉去開眼界。才走進櫃臺,麗蓉就聽到自己過去唱給黎明聽的歌,她急急詢問唱歌的人在哪?卻引來眾人訕笑,原來聲音出自身旁的「無線電收音機」。
麗蓉在乾媽的催促下離開飯店,與正在用餐的黎明和其女友方菲菲(張翠英),兩人正為即將舉辦的歌唱會費心討論。黎明想起在鄉下遇見的麗蓉,言談間不免引起菲菲妒意,經過黎明善意解釋,才讓她完全釋懷。
麗蓉與乾媽、弟弟偶然經過歌廳,她又聽到過去與黎明合唱的「月下對口」,演唱者則是「金嗓歌后」方菲菲。麗蓉在歌廳外徘徊,遲遲不願離去,乾媽問她是否認識方菲菲,麗蓉搖頭稱否,但認為此人會唱「月下對口」,肯定認識黎先生。三人想進歌廳找方小姐,卻因穿得破爛而被門房轟走。另一方面,同樣流落香港的蔣興哥也到歌廳外賣報討生活,卻不巧與麗蓉擦間而過。

回到家,乾媽想著讓麗蓉穿上漂亮衣服,說不定就能混進歌廳。她拿出客人送洗的襯衫、裙子,弟弟則找出老主顧寄擦的皮鞋,三兩下就將麗蓉打扮成乾淨漂亮的年輕小姐。隔天,麗蓉瞞過門房,找到名歌星方菲菲,她訴說自己的遭遇,方小姐很同意麗蓉,也答應帶她去找黎明。
麗蓉重遇黎明,已是飄零香港的孤女,不免傷心難過,所幸得到乾媽母子相助,才能有棲身之處。她向黎明、方菲菲敘述自己找人經過,是藉由換衣服才騙過門房,順利找到方小姐。
黎明對麗蓉的歌喉和聰明很有信心,不僅要介紹她去電台唱歌、出唱片,帶她登台演唱,也囑咐女友帶麗蓉買幾件新衣服,細心打扮一番。黎明將先前為麗蓉拍攝的照片送給她,並說心裡從未忘記鄉下的時光,他憶起隔壁正有套房出租,便表示要幫麗蓉租下,以便就近照顧。麗蓉搬進整齊清潔的新房,內心無比高興,她躺在盛滿泡泡的浴缸內高聲歌唱,就像是睡在雲霧裡般。


籌備許久的歌唱大會終於開幕,名歌手方靜音、夏丹及方菲菲連續演唱歌曲「龍燈與風箏」、「布穀」與「我說東來你說西」。此時,在門口賣報的蔣興哥竟看見金麗蓉的名字和照片,禁不住好奇忍痛買票入場。
麗蓉在後台十分緊張,一會兒擔心人太多,一會兒又煩惱沒人,黎明微笑勸她放寬心,就當做在鄉下時一樣。未幾,麗蓉、黎明聯袂登台合唱「月下對口」,旋律輕鬆、歌詞俏皮,得到台下觀眾熱烈掌聲。結束表演,方菲菲向兩人道喜,不一會兒,蔣興哥也到後台找麗蓉,兩人終於在香港重逢。麗蓉害羞道:「我們從小就訂了親的。」菲菲聞言答:「喔!原來是小倆口。」
黎明對歌唱會的成績很滿意,更由此證明一件事情,即「天才並不一定要在城市裡才找得到,民間的歌曲城市裡的人也一樣喜歡。」黎明決定請麗蓉、蔣興哥及麗蓉乾媽、弟弟等一同吃飯慶祝,再去戲院欣賞電影〈桃花江〉。

3 則留言:

  1. 粟子
    妳這次的老電影介紹愈來愈搞笑囉! 比上次介紹空軍英烈的電影輕鬆的多.....我喜歡這種開心看老電影的感覺, 鍾情真是明眸皓齒,而且她那張穿泳裝的背面照片讓我覺得以前明星的尺度有時比現在還開放呢......Elsa

    回覆刪除
  2. 粟子
    剛才有空去逛了妳的電影台,
    看見妳的留言,妳生病了嗎?
    為什麼住院呢?
    保重啊....我最近也是身體
    很不舒服, 像是感冒+上火= 說不出的難受
    希望妳身體無恙,一切順利....
    Elsa

    回覆刪除
  3. Elsa:
    妳說搞笑,是指介紹〈三朵花〉那集嗎?主持人對那位女主角的個性很不能苟同,聽她這麼說,我也頗有同感,所以明明是悲劇,卻被我們說成「活該」,真是意想不到呀!
    我原本也以為過去明星保守,但看過張仲文、李湄等人的照片後,才發現她們魅╱媚力十足呢!

    謝謝妳的關心,我是耳朵深部神經出問題,經過特效藥治療已經恢復健康。目前僅剩些許後遺症,據醫生經驗,大約要三週至一個月才會康復。
    近期天氣變化,身邊一些朋友也罹患季節感冒,請妳也務必保重。

    回覆刪除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