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12年2月14日 星期二

鳳飛飛的璀璨年華


鳳飛飛的璀璨年華
粟子

「我這一生,過得快樂,活得精采,感謝陪著我一起,走過這段精采歲月的彩虹姊妹兄弟們,沒來得及唱的歌,下輩子再唱給您們聽!」得知鳳飛飛(1953~2012)驟逝噩耗,已非震驚足以形容,因為在此之前,她始終是表裡如一的開朗健談,雖然身材纖細,卻未曾流露病態或病容。過世消息延後月餘才公諸輿論,全是源自鳳飛飛一貫體貼低調的個性,不願歌迷在過年時悲傷奔波,於是交代一切塵埃落定再行發佈。聽著電視輪轉播放鳳飛飛的經典作品,深深覺得她不僅是地位崇高的歌后,更是橫跨世代的象徵符號......只要談到鳳飛飛,每個人都有一套屬於自己眉飛色舞的記憶。
「鳳飛飛不一樣,她在表演與裝扮上都是雙性的、跨性別的。鳳飛飛本人以女性的身份表演,然而無論她穿女裝或『男性化』裝扮時,都富有魅力。」《流水年華鳳飛飛》作者陳建志分析鳳飛飛的巨星風采,認為與她自創的「雙性裝扮」息息相關。實際上,鳳飛飛的形象可謂空前絕後,既溫柔堅毅又明快直爽,不拘限於傳統的性別界線,加上鄰家女孩俏皮親切的觀眾緣,造就獨一無二的她。寫到這,腦海浮現2007年世界巡迴演唱會的畫面,不只是舞台上耀眼奪目的主角,亦包括舞台下樂在其中、不分性別年齡的鳳迷,他們由衷而熱切的神情與發自內心的呼喊,正是鳳飛飛過人魅力的最佳印證。


鳳飛飛本名林秋鸞,桃園大溪人。自小喜愛唱歌,十五歲時徵得母親同意,北上參加中華電視台舉辦的歌唱比賽,經過三個月集訓,雖取得正式參賽資格,卻在決選時落敗,挫折反倒激勵她的鬥志,返訓練班再精進歌藝,終於贏得冠軍。1969年,實力獲得肯定的鳳飛飛,經母親好友介紹,取藝名「林茜」在台北「雲海酒店」登台演唱。四年間,幾乎跑遍所有場合,多擔任「補白」(即大牌遲到時的墊檔)角色,未受到矚目,為省錢日日走路通勤,生活辛苦。
憂慮前途茫茫之際,母親同鄉、廣播劇團出身的影劇人張宗榮正為其製作的閩南語連續劇「燕雙飛」(1971)物色一位能演會唱的少女,機會便落在鳳飛飛身上。有趣的是,張宗榮覺得「林茜」通俗、不好聽,剛巧「邵氏」推出一部由何莉莉主演的武俠動作片〈鳳飛飛〉(1971),獨特又好記,便建議她改用此名。拍攝期間,初接觸戲劇領域的鳳飛飛不時遭到嚴厲指責,甚至難過得當場落淚,後參與「兄弟英豪」(1972)、「女神龍」(1972)、「西螺七劍」(1972)、「包公傳」(1972)、「愛情十字路」(1973)、「胭脂虎」(1973)、「一段情」(1974)等,成績不若歌唱突出。
1972年加盟「海山唱片」,首張專輯「祝你幸福」面市,隔年主持「每日一星」節目,聲勢看漲。七0年代中,不僅名列東南亞十大歌星之列,也推出首個個人電視專輯「歌星之夜」(1975)、主持大型現場播出綜藝節目「我愛週末」(1976)等,以開朗活潑的真性情獲得廣大觀眾支持,躍升台灣最受歡迎女歌星。在「海山」五年時間,發行「五月的花」(1972)、「愛的禮物」(1973)、「花謝花飛飛滿天」(1973)、「愛的奇蹟」(1974)、「半山飄雨半山晴」(1974)、「雪花片片」(1974)、「銀浪」(1974)、「真情有活力」(1975)、「流雲」(1975)、「楓葉情」(1976)、「溫暖在秋天」(1976)、「夏日、假期、玫瑰花」(1976)、「明天廿歲」(1976)等二十三張專輯。
1976年,轉投「歌林唱片」,經作曲家左宏元引薦,為瓊瑤電影〈我是一片雲〉(1977)演唱同名主題曲,別具一格而富感情的嗓音再創事業高峰,創下四十五萬張的銷售紀錄。據左宏元描述,瓊瑤最初屬意的歌者是自〈彩雲飛〉(1973)後長期合作鄧麗君,但他認為:「應該有所改變……而且妳一聽她的聲音就會著迷。」此後,鳳飛飛、左宏元與瓊瑤成為文藝愛情片的鐵三角,名曲包括:「奔向彩虹」(1977)、「月朦朧鳥朦朧」(1978)、「一顆紅豆」(1978)、「雁兒在林梢」(1979)、「金盞花」(1980)等。與此同時,鳳飛飛不只「現聲」也開始「現身」大銀幕,主演〈春寒〉(1979)、〈秋蓮〉(1979)、〈鳳凰淚〉(1980),與港星鍾鎮濤合作、侯孝賢編導的青春愛情喜劇〈就是溜溜的她〉(1981)、〈風兒踢踏踩〉(1982),更將她自信自然的個人魅力發揮至極。除此之外,鳳飛飛也發揮善於掌握現場氣氛的才華,與許不了、張菲、倪敏然等多位廣受歡迎的諧星搭檔,主持轟動一時的綜藝節目「一道彩虹」(1978~1980)。


1981年初,二十七歲的鳳飛飛與在港經營旅遊事業的趙宏琦締結連理,婚後曾短暫停止演藝活動,未幾恢復從事歌唱與主持工作。除為電視台拍攝專輯,亦時常參與勞軍和慈善公益活動。1986年,鳳飛飛發行第七十三張唱片「掌聲響起」,同名歌曲不只是演唱會的必備金曲,更唱出她數十年來在藝壇磨練奮鬥的點點滴滴,每次演繹,鳳飛飛總是熱淚盈眶。1991年,成立「飛飛工作室」,收錄於專輯「浮世情懷」(1991)的「追夢人」於新加坡蟬聯八週排行榜冠軍,另一首講述母子親情的「心肝寶貝」,透過她真情流露的詮釋,娓娓道出與獨子間血濃於水的相依和關愛。
九0年代下半逐漸淡出銀幕,2003年宣布舉辦三十五週年演唱會,反應非常熱烈。為回應萬千鳳迷殷切期盼,陸續推出「歲月與歌聲之旅:鳳飛飛2005演唱會」、「2007世界巡迴演唱會」、「2009鳳飛飛流水年華演唱會」等。原訂2011年中旬於台北小巨蛋等地進行「2011鳳飛飛台灣歌謠演唱會」,因聲帶長繭被迫延期,經診斷已罹患肺癌第四期(癌細胞擴散至聲帶)。低調返港接受治療,病情在2012年初急轉直下,1月3日病逝。適逢新舊年期間,鳳飛飛不希望此事影響觀眾心情,請近親好友延後公開此事。即使身體虛弱,她仍堅持親自撰寫給鳳友的聖誕祝詞、生日卡、賀年卡,對歌迷的疼惜與愛護持續到生命的最後一刻。鳳飛飛長眠於桃園大溪,一如生前受訪時所說「人總要落葉歸根」的願望,回顧超過四十年的演藝生涯,共發行八十三張專輯,為台灣最具代表性的實力派偶像巨星。


「她的歌曲能喚起廣大庶民的共鳴,不分老少。這些歌與分眾較細的當代流行歌相比,都顯得簡單親切,如今也沒有過時。她很『台』的歌聲又瀟灑,不是以小調著稱,而有一種爽朗自信。」陳建志認為「台妹」鳳飛飛的形象和歌藝皆屬「混和體」,這種「兼容並蓄」、「華麗大方」的特質,融合國台語、東西洋元素的曲風,就是「台客文化」的精神。相對同期歌手,鳳飛飛並未刻意矯正發音,反而唱出專屬她的特色,而自然奔放實際蘊含高超演唱功力的美妙轉音,也是她的獨門招牌。
「鳳飛飛在雙性造型上,有兩個明顯的主要特徵:一是既留長髮,又常戴男性氣質的帽子。二試穿長褲與裙褲,不太穿裙子,也不露腿。」(引自陳建志文)深植人心的「帽子歌后」,其實是誤打誤撞的結果,鳳飛飛解釋,剛出道時因為沒時間與金錢每天整理髮型,才想出權宜之計—用帽子掩飾,沒想到意外造成話題。長年做偏向中性的褲裝打扮,使她建構一種跨越性別的吸引力,不同於楊麗花、凌波在傳統戲曲的反串,鳳飛飛將這種「雌雄同體」的魅力應用至今,展現「性別表演」的現代感與流動性。


相較最初三部電影〈春寒〉、〈秋蓮〉、〈鳳凰淚〉的傳統悲情,侯孝賢為鳳飛飛量身打造的〈就是溜溜的她〉與〈風兒踢踏踩〉,才完全釋放她帥氣灑脫的本色,陳建志進一步寫到:「(鳳飛飛)與當時愛情片代表林青霞或林鳳嬌的形象大異其趣。首先,她不以美貌為主要吸引力。第二,她不纖弱也不多愁善感。第三,她是中性的。第四,她擁有自主性。」在〈就是溜溜的她〉中,鳳飛飛飾演為逃避媒妁之言而離家出走的富家女,意外結識靦腆的男主角,發展一段「羅馬假期」式的純愛。而〈風兒踢踏踩〉裡,鳳飛飛則成為一位懷抱理想的攝影師,偶然和意外失明的醫學生相識相戀,最終她選擇暫時離開愛人,按照計畫與前男友一同踏上「自我實現」的歐洲之旅。
「假如你不來機場,我就不上飛機。我就不去了。……可是我也不會忘記,是你沒有讓我去成歐洲。你也許會說,我們結婚以後一樣可以去,可是那截然不同,因為那是屬於我個人的夢想,不見得有什麼很大的價值,但是對我很重要。」幸慧(鳳飛飛)片末給男友(鍾鎮濤)的留言,展露現代女性對自身的認識與主導性,我愛的人與我的理想能夠同時並存,更不需因此委曲求全、失掉自我。率性熱情善良與小小的叛逆,鳳飛飛在侯孝賢的鏡頭下,真實呈現原原本本的她,這或許正是鳳飛飛令無數女性歌迷影迷喜愛的原因—創造一個平等雙贏且非遙不可及的兩性關係與人生前途。


鳳飛飛有兩大支柱,一是對她照顧無微不至、負責扮黑臉的鳳媽,一是極具向心及凝聚力、真誠簇擁愛護她的鳳迷。鳳媽管束十分嚴謹,令許多想一親芳澤的男性碰了不少釘子,張菲近年受訪時便開玩笑形容她猶如「蓋世太保」般嚴密監控女兒舉止,任誰都無法越雷池一步。為了能讓鳳飛飛唱到好歌,鳳媽四處打聽劉家昌的行蹤,頻頻向他邀歌,誠意終於換來「敲敲門」、「雪花片片」、「有真情有活力」、「溫暖的秋天」等數首暢銷歌曲。
「在痛哭一場之後,記得收拾起悲傷的心情,繼續聽她的歌,用行動來表達我們對她的愛與懷念,她永遠活在喜愛她的每個人心中!」不同於部分高高在上的偶像,即使再紅,對粉絲仍是有求必應。鳳飛飛笑言演唱會結束後,上千歌迷遲遲不肯散去,她只得穿著「很醜的運動服」,再度登台清唱,眉宇間盡是甘之如飴的喜悅。摯愛的丈夫過世,鳳飛飛一度陷入痛苦深淵,鳳迷勸:「這裡有千千萬萬個肩膀讓妳靠。」真情實意令她激勵自己走出陰霾,畢竟鳳飛飛已不只是鳳飛飛,更是成千上萬鳳迷的心靈伴侶。值得一提的是,鳳飛飛可謂國內首個擁有歌友會組織的藝人,起初是歌迷自發性的集結,至1983年才正式組織北中南各區成員成立「鳳友會」。
團結忠心的鳳迷猶如「公務員」,根據能力與時間任務編組,種種勞心勞力、處處著想就為讓鳳飛飛的演出盡善盡美。「那是一股非常強大的氣場,迴盪著二三十年的回憶與感動,歌聲、掌聲、淚痕重重交疊。」(引自陳建志文)2007年的一次演唱會體驗,便令我深刻體會他們對偶像的熱愛與瘋狂(故意購入視野差的位子、自動補滿空位、適時帶動演唱會氣氛、專程包「彩虹專車」搭「彩虹專機」到南部甚至海外捧場),而對粉絲同樣報以溫暖關懷的鳳飛飛,絕對當之無愧。得到如此可愛又執著的支持,無怪鳳飛飛場場感動落淚,看完整場演唱會,深深覺得,歌迷與歌手的互動是最精彩的「交響樂」。因為鳳迷的熱情參與,我們不只看到精彩的表演,精神更獲得一股暖流般—不求回報地由衷喜愛一個人、支持一個人—的滿足。


「只要我們兩情不變,縱然在秋天裡也有春暖。」鳳飛飛的魔力在於,即使是悲傷蕭條的時刻,她依然能帶給聽眾陽光與希望。就像劉家昌為她寫得「溫暖的秋天」,象徵分離、落紅片片的季節,經過鳳飛飛的歌聲詮釋,就像春天一樣和煦舒適。可惜今後,再也見不到戴著帽子、帥氣致敬的鳳飛飛,也聽不到充滿活力的「感謝您」,一切的一切,都將永遠存在腦海裡。「彩虹雖然短暫,但你們卻一直把我放在心中,我很珍惜我們的彩虹情緣。」我想,對許多喜愛鳳飛飛的人而言,她都將是一道永遠不滅的最美彩虹。

參考資料:
1.陳建志,《流水年華鳳飛飛》,台北:大塊,2009。
2.鳳飛飛歌唱之旅
3.維基百科…鳳飛飛

相關文章:
1.祝鳳迷幸福…鳳飛飛2007年世界巡迴演唱會
2.追逐理想與守候愛情…〈風兒踢踏踩〉
3.最佳勇氣獎的啟示…第四屆亞洲影展〈養女湖〉

本文同時刊登於「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新聞台
文章網址:鳳飛飛的璀璨年華
該處有更多粟子的電影文章可以欣賞唷!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