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15年10月9日 星期五

洪波這個人

 洪波這個人

「洪波是個好演員,又會編導,『東方奧遜‧威爾斯』(1915~1985,美國著名編導及演員,1999年被美國電影學會選為百年來最偉大男演員第16名)這個綽號由此而得。……(但)洪波鬱鬱不得志,論錢比他少的影人很多,他的朋友之少則無與倫比。」才華洋溢的洪波(1921~1968)十幾歲即馳名舞台,外型與俊美帥氣搭不上邊,也沒有剛正不阿的凜然正氣,卻憑著細膩演技與「天生壞蛋臉」奠定一線反派地位。遺憾的是,儘管戲劇成就有口皆碑,洪波一生仍與「潦倒失意」纏繞不休,他不惡但極難相處,他無意墮落但缺乏自制,總在有意無意間得罪或害人而不自知,最後更深深傷到自己。



1960年,年近不惑的洪波因積欠所得稅入獄五日,《真報》看中他「活潑似天馬行空又十分灑脫」的文筆,邀請撰寫〈獄中五日記〉。邀稿對正處人生低谷的洪波本屬好事,不巧他的「隨性病」再度發作,拖欠月餘還未清償稿債,對洪波認識頗久的影劇記者諸葛影坦言:「至少他能自圓其說,在今日演員中已屬不易。很早,此間圈內人因他會寫文章又常有匪夷所思的想頭,乃譽為『鬼才』。」一直以來,洪波都是一位非常風趣且有藝術家氣質的「性格演員」,他偏好風花雪月的不羈生活,染有毒品與賭博的毛病,無論賺多少都能花個精光。種種難以估計又無法控制的作風,致使每回的「痛改前非」都很快再犯,欣賞他的老闆、導演慢慢卻步,能夠一展長才的機會越來越少。
「洪波在影圈裡不是一個壞蛋,但他本來恃才傲物,加上失意後格外迷信自己與眾不同,要更做特立獨行的行為,因此大家對他疏遠了。他會在乎沒有朋友嗎?當然絕對不會。」經過「五日牢災」的洗禮,一向獨來獨往的洪波目睹影圈同僚動用關係營救,這才明白大家並非「真正厭惡他」,只是長久以來累積太多不快,從而形成彼此互看不順眼的鴻溝。重重跌了幾次,心高氣傲的洪波難得自我反省,驚覺「許多不如意的事正是自己造成」,於是開始學著世俗一些─願意做不那麼順意的工作、願意接受不那麼優渥的條件、願意盡可能不遲到早退、願意對瞧不起看不上的庸人客套一點。


「一般電影界有些地位的人,也都認為洪波是一塊好材料,卻對他的健康惋惜。但筆者相信他此刻在變了。」從炙手可熱到乏人問津,洪波的起落是典型的「性格決定命運」,雖然每隔一段時間就可見他言之鑿鑿立誓「改頭換面」,但沒過幾月「變了」不僅「沒變」反而越演越烈。洪波的暴躁脾氣與毒賭惡習無法根除,復以自我管理鬆散,惡性循環使相信他、幫助他的朋友心灰意冷,畢竟無人願意惹這樣陰晴不定又自負驕傲的麻煩。
「她對我比我媽對我更好!」1953年,洪波一度和志趣相投的新生代女星李湄訂婚,筵席間說出這句「乍聽肉麻簡單、實則蘊意深遠」的肺腑之言,可惜不久後兩人即因洪波的「惡習」分道揚鑣。不只李湄,不少人都曾經對洪波付出真心、寄予厚望,無奈他始終有跨不過的門檻、戒不掉的習慣、惹不得的脾氣,逐漸逼走身邊愛才惜才的親密愛人與工作夥伴,只剩下他一人孤芳自賞。說到底,洪波這個人不壞,只是他不願消受任何人、任何人也不願消受他而已。

同時刊登:【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洪波這個人

相關文章:
1.請叫我壞蛋…王獻齋、洪波
2.智慧魅力的熟女典型…李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