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15年10月10日 星期六

鍾情‧復出的意義


鍾情‧復出的意義

「截至1960年底為止,這以前的鍾情的生命史,其實就是一部『傳奇』!她的聰明,她的氣魄,是為圈內人所樂道的。可惜的是,她的聰明未免有時用錯了地方,魄力也用錯了地方,恰恰又遇到突如其來的影業的風浪,一下子幾乎被淹沒了!」第36期《銀河畫報》(1961.02)刊載一則名為〈寄語鍾情珍重千萬〉的報導,文中概述鍾情跌宕起伏的演藝生涯,與她嘗試以自製電影〈何月兒傳奇〉(上映時更名:妖女何月兒)重返銀幕的心境轉折。短短幾年,鍾情歷經由二線瞬間衝上雲端、兵敗山倒墜落深淵,再從谷底沉潛翻身的戲劇性發展,樓起樓塌活生生在眼前上演,票房靈藥與毒藥的差距原在觀眾的一念之間。




憑藉〈桃花江〉(1956)爆紅的鍾情,可謂時勢造就的甜姐兒,畢竟誰想得到一位對嘴的女主角竟能成為「歌唱片皇后」?相較同期同公司出道的葛蘭,鍾情雖然外型甜美、有觀眾緣,卻在演技與歌藝略遜幾籌,一如業界人士預期,能歌善舞又會演的前者果然很快竄出「爭得一些地位與名氣」,至於「臉蛋嬌俏、身段苗條、風情媚人」的後者則還在「摸索著她的前途」。出乎意料的是,眼看著就要陷入載浮載命運的鍾情,竟然憑著不被看好的低成本電影一飛衝天,魅力席捲華人影圈,不僅可與當紅大牌並駕齊驅,更有凌駕群星的騰騰氣勢!
「歌唱片賣的當然是唱歌,劇本嘛,多數是只求平穩而已。歌唱時間差不多佔了三分之二,這就用不著在談什麼高深的演技了。鍾情在這方面就吃了虧。因為任何畸形發展的東西,究竟是壽命不會長久的,一旦潰退下來,變弄到不可收拾!」大紅之後的日子,片約繁忙的鍾情根本分身乏術,找上門的或自己投資的全是「低成本、高收益」的歌唱電影,遑論嘗試其他片種的可能。於是,往後的發展就像記者「一旦潰退」的烏鴉嘴,鍾情一下從炙手可熱墜入急凍冰宮,一落千丈的事業壓力使她面臨財務危機與莫名的血液疾病,從而萌生不如歸去的念頭。不久,鍾情賣掉市中心的豪華宅邸,揮別五光十色的影圈,遷居青山綠水的市郊休養學畫,毅然由絢爛歸於平淡。


「我要是只為物質享受,要嫁個有錢的,我早就嫁了,但我實在不願意,也不肯這樣做。金錢只能保障物質生活的豐裕,對精神生活卻是無能為力的。夫婦之間,最可怕的是同床異夢吶!」蟄居數月,身心康復大半的鍾情重回市區,逐步恢復社交生活與演藝工作,經歷一輪事業的雲霄飛車,她的人生觀較之前豁達開朗許多,物質需求也有了另一番體悟。「我的打算,就是繼續為我的事業而努力,我不會辜負許多關心我、愛護我的朋友。」鍾情一手策畫復出作〈何月兒傳奇〉萬事俱備,好友樂見她重振精神,開鏡典禮捧足人場,祝賀花籃更將攝影棚擠得水洩不通。駢肩雜遝的熱鬧場面對比不久前的門可羅雀,見證演藝圈既無情(沒票房沒片約)又有情(為挺朋友降價甚至義務出席在所不辭)的複雜現實。
「鍾情能否創造出第二個黃金時代?」認識鍾情甚久的影劇記者凌行素坦言是「目前很難斷定」的問題,實在是「桃花一夢」來得太快太猛太猝不及防,一人一生遇上一次已是「傳奇」,慢說是第二次……。人生難免有高有低,只是如鍾情這般「高到天堂頂、低至地獄底」的卻是相當罕見,面對這段令人有些難以消受的「幸運」,她在深思熟慮後,選擇以成熟謹慎的態度復出,為的不只是自身理想,也是給愛護她的朋友、喜愛她的影迷一個「我很好」的寬慰。

同時刊登:【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鍾情‧復出的意義

相關文章:
1.鍾情的得與失
2.一見鍾情小野貓…鍾情
3.明星、畫家,兩段藝術人生…鍾情、楊林
4.情有獨鍾…鍾情與鍾情式歌唱片
5.消失的48小時!—「鍾情失蹤事件」從收藏簽名照談起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