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08年1月11日 星期五

【廣播】瓊瑤的凌風愛情…〈女朋友〉


瓊瑤的凌風愛情…〈女朋友〉
粟子

高凌風經歷幾番事業起伏,每每說到崛起過程,總不忘感謝瓊瑤阿姨。紅極一時的「青蛙王子」與創造無數浪漫愛情的作家,前者的心痛初戀經過妙筆生花,不僅造就文藝電影〈女朋友〉,更幫助鬱鬱不得志的搖滾歌手逐夢踏實。有趣的是,高凌風本是電影裡男主角的名字,原型脫胎自葛元誠的親身經歷,但隨著〈女朋友〉大受歡迎,提供故事的真人倒改藝名高凌風,延續劇中人未完的歌唱夢。
相較於執著愛情的瓊瑤作品,〈女朋友〉在浪漫之餘,卻不忘現實的挑戰。男主角縱然自恃甚高,最後還是認清自我,回歸平凡踏實的本行。「承認自己的平凡也需要很大的勇氣。」見驕傲自負的兒子暴躁潦倒,片中飾演父親的常楓,語重心長地規勸,更像給年輕學生的箴言。

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節目於2008年1月3播出〈電影筆記:回顧全程在台灣拍攝的電影「女朋友」〉專輯。節目音檔將保留45天,歡迎各位朋友透過網路收聽。

收聽網址: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點選1/3
節目摘要:電影〈女朋友〉
播放歌曲:由高凌風演唱的〈女朋友〉插曲「大眼睛」、「一個小故事」

本文同時刊登於「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新聞台
該處有更多老電影文章可以欣賞唷!

瓊瑤爭奪
受到〈晴時多雲偶陣雨〉(1974)賣座的激勵,導演白景瑞決定再接再厲,與「第一影業」黃卓漢合作,籌拍一部風格類似的文藝愛情片〈西邊太陽東邊雨〉。一向「重友誼、輕私利」的他,亟欲以股權共享的方式,讓多年合作的伙伴分享拍片營收的豐厚成果。白導本計畫以瓊瑤於聯合報連載的中篇小說《浪花》改編為劇本,不巧好友李行搶先一步以電話預購版權。雖然未付定金也沒寫白紙黑字,但瓊瑤一向「口頭答應等於簽約」,導致白導計畫胎死腹中。此事引發白景瑞與李行的爭購風波,瓊瑤為解決衝突,只得另外想幾個故事供白景瑞選擇。
資深影評黃仁敘述,瓊瑤花近一星期重新構想劇本,未料都被白導打回票。自中學起便仰慕白景瑞的瓊瑤,雖已是知名作家,卻願意虛心接受批判,重新想一個故事,用口述方式講給白導及有關人士聽。據曾參與此事的黃仁表示,瓊瑤不但會寫小說,說故事更有一套,很得白景瑞喜愛。由於開拍在即,劇組只得先錄下瓊瑤口述,再交由編劇吳桓立刻整理。另一方面,瓊瑤也參與編寫,即使生病開刀仍盡力趕寫。
1974年中,電影殺青,白導也將影片改為〈女朋友〉。原來,〈晴時多雲偶陣雨〉的賣座引起一波「風雨潮」,如:〈東邊晴時西邊雨〉(1974)、〈半山飄雨半山晴〉(又名〈早春〉,1974)等,風風雨雨好不熱鬧。為了凸顯新片和「一片風雨」的差異,「始作俑者」白景瑞決定跳出泥沼,以清新簡單的「女朋友」,取代出自詩句「東邊太陽西邊雨,看似有情卻無情」的文謅謅片名。

賣座不賣?
〈女朋友〉是瓊瑤極少數配合國策的勵志作品,主要為響應蔣經國「青年人上山紮根」的號召。由於主題正確,再配以秦祥林、林青霞、蕭芳芳與白景瑞導演,確是賣座強片。電影於1975年3月29日上映,正為青年節連續檔期,觀眾日日爆滿,讓一心與工作人員分享營收成果的白導好不快樂。
沒想到,就在賣座大好之際,總統蔣介石卻於4月5日過世。當時行政院下令全國自6日起開始為期一個月的「國喪」,並且「停止娛樂、宴會及各項慶祝集會三十天」,電影院也暫停營業。儘管後因影響民生太劇,修改為至16日為止,可惜原本熱絡的票房卻難恢復。〈女朋友〉雖名列該年度台北十大賣座電影首位,達到一千二百餘萬,實際可能更好的成績。製片黃卓漢對此相當遺憾,畢竟這等組合難得一見,只能說「天有不測風雲」。


凌風之愛
「我要刻畫的高凌風,是不是刻畫得很完整?像我「前言」裡所說的,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女朋友〉是來自歌手高凌風的故事,而他與瓊瑤相識的過程也與小說相似,帶不少傳奇味道。
本名葛元誠的高凌風畢業於中國文化學院外文系,和電影裡的男主角一樣,愛好熱門音樂,心高氣傲、求職不順。一日,他和朋友在台北西門町萬國戲院旁小巷的樓內練歌時,吸引路過的瓊瑤注意並上樓「旁聽」,兩人遂成為朋友。認識瓊瑤不久,高凌風便遭遇一段苦戀,情節就如〈女朋友〉的小蟬,兩人分手後,他又認識另一個女孩(即電影裡的雅萍),但自己卻猶豫不決,失去投入戀愛的激情。對這段感情知之甚詳的瓊瑤,將故事說給白景瑞聽,成就一部「真人真事」的電影〈女朋友〉。
「失戀本該是個悲劇,但誰想到我因失去了那個令我心儀的女孩後,瓊瑤卻將我的故事寫成了小說,以致帶給了我一連串的改變,我幾乎分不清這是幸還是不幸?!」〈女朋友〉上映後,高凌風不再是沒沒無名的搖滾手,成為家喻戶曉的大歌星。直到現在,高凌風仍將瓊瑤提攜之恩念茲在茲,視她為一生好友。

原著與編劇
〈女朋友〉是瓊瑤極少數先拍電影,後寫小說的作品。其實,瓊瑤對自己的小說般上銀幕,常陷入矛盾的心情,她曾自我剖析:「我經常因要求過高而失望,我更常常因編劇與原著太離譜而生氣,有幾次,甚至氣得我閉門痛哭,或與電影公司大辦交涉,以至影圈都認為我是個極端『壞脾氣』的人。」
對於編劇的改寫,瓊瑤內心總是七上八下,煩惱小說被改得面目全非。直到某天思路出現轉折,她寫到:「我忽然發現,如果導演、編劇和原著三個人一起先工作一段時間,彼此切磋琢磨,將劇本定稿再拍攝,一定可以比較符合理想。」理論碰巧在〈女朋友〉獲得初次嘗試,與白景瑞、吳桓的合作很令她滿意。基於此次成功,瓊瑤更對編劇工作興味更濃,接續在電影〈翦翦風〉(1975)中親自改編小說為劇本。
對這部「先電影後小說」的〈女朋友〉,作家桂文亞與劇評家白濤分別認為是「瓊瑤原著改編成績最好」及「白景瑞該時期最突出」的作品。實際上,無論是角色塑造、情節鋪陳,〈女朋友〉都較其他文藝片緊湊豐富,特別是主角個性的描繪:秦祥林自負驕傲、林青霞纖細青春、蕭芳芳癡情溫柔,少刻板、多層次,為浪漫愛情增添真實感。

雙女對比
〈女朋友〉以高凌風為主線,圍繞著他的前後兩任女朋友是截然不同的典型,也在男主角心裡居於高低位置。林青霞飾演的夏小蟬是家裡的獨生女,凌風不只費盡心力追,待她如「公主」,更囑咐父親「別擺出長輩架子」;反觀蕭芳芳的孟雅萍是自鄉下赴城市打拼的女孩,對凌風一往情深,幫忙灑掃做飯、鼓勵他上進,只落得「沒力氣對妳說些受寵若驚的話」。電影利用兩女前後出現同一場景,凸顯凌風態度的差異,一個是他愛的、一個是愛他的,前一個得不到、忘不了;後一個罵不走、放不開,高父的「賤骨頭」批評最是過癮。
除了凌風的態度,兩位女朋友也分別代表「理想夢幻」與「現實社會」。前者自是飄逸亮眼的小蟬,她只需天真活潑,其餘一切都由父母規劃,片中雙親不只一次告誡女兒:「妳是溫室的花朵,禁不起任何風浪差錯。」好說歹說將她拉離不切實際的凌風;相形之下,雅萍則獨立堅強,雖然瞭解社會陰暗,卻意外地毫不世故,進而不計後果愛上一無所有且自尊心極強的「逐夢者」。我想,雅萍的愛情之所以能「無怨無悔」進行,真得感謝(?)沒有父母在身邊,否則誰會放任女兒和這樣好高騖遠又不能吃苦的男人一起?!
電影籌備期間,劇組曾為尋找飾演孟雅萍的演員煩惱不已,此角得年輕早熟、心地善良、懂事有品味,既是新女性又有傳統包袱,還得有內醞的演技。經過一番挑選,白景瑞憶起剛從美國完成大學學業返港的蕭芳芳,她也不計酬勞欣然接受。蕭芳芳在〈女朋友〉的表現令白導印象深刻,他特別記得一場與秦祥林在清晨慢跑的戲:「蕭芳芳還沒等正式拍攝,就開始山頂山下跑,為了捕捉真實,臉上沖出來的汗不是水噴的,是真的汗珠,真的喘息,講話上氣不接下氣的打結。」她憑自然深刻的表現,獲得金馬獎最佳女配角的肯定,這是她脫離童星後,第一個演技獎項。


台灣取景
〈女朋友〉多以實景拍攝,如大學校園、森林保育場乃至夜總會、機場等,處處可見劇組用心。據報載,電影於1974年5月初開拍,花費六十多個工作天攝製,期間曾至中南部、台北近郊取景。就畫面呈現的內容細分:學校圖書館是在台南成功大學,森林則取自溪頭風景區,其餘則包括:圓山飯店旁的疏林、台北松山機場、台北火車站、北海岸等。就一部文藝片而言,繞著台灣拍的〈女朋友〉可謂不惜成本。

在「上山紮根」的勵志意涵下,〈女朋友〉不著重歌頌年輕人的理想,而是強調認清自己,甚至甘於平凡的務實態度。男主角雖自信過頭,卻是很多年輕人的綜合體,過份相信天才,難以對抗壓力,面對社會時顯得無招架之力,等同於現代定義的「草莓族」。不過,電影裡「反璞歸真」當森林管理員的高凌風,現實生活裡倒圓了「貓王夢」,金曲一首接一首。本想教育莘莘學子安於做「螺絲釘」,未料卻創出另一個「青蛙王子」神話,只怪瓊瑤魔力太強,和她扯上關係的人,想不紅都很難!

參考資料:
1.本報訊,「西邊太陽東邊雨 定二十日前後開鏡」,《聯合報》第九版,1974年5月9日。
2.本報訊,「水銀燈下 西邊太陽東邊雨 外景隊昨天南下」,《聯合報》第九版,1974年6月23日。
3.本報訊,「新片女朋友 今天可殺青」,《聯合報》第九版,1974年7月31日。
4.本報訊,「歌星葛元誠上銀幕 高凌風主演翦翦風」,《聯合報》第九版,1974年11月12日。
5.瓊瑤,「各說各話 寫作‧編劇‧與電影」,《聯合報》第十二版,1975年3月1日。
6.高凌風「各說各話 希望走得很遠很遠」,《聯合報》第十二版,1975年5月18日。
7.黃仁,《電影與政治宣傳》,台北:萬象圖書,1994,頁281~283。
8.黃仁編著,《電影阿郎—白景瑞》,台北:亞太圖書,2001,頁136~139、140~141。
9.白景瑞,〈不是電影表演而是電影生活〉,《香港電影傳奇:蕭芳芳和四十年電影風雲》,台北:萬象圖書,1995,頁120~121。
10.黃仁,〈文藝片時代 從童星到《廣島二八》、《海韻》、《女朋友》〉,《香港電影傳奇:蕭芳芳和四十年電影風雲》,台北:萬象圖書,1995,頁70~71、74。
11.「高凌風中槍潦倒15年 揭與鄧麗君林青霞情感往事」,大江網。


女朋友(Girl Friend)
導演:白景瑞
原著:瓊瑤
編劇:瓊瑤、吳桓
演員:秦祥林、林青霞、蕭芳芳、江明、石峰、夏玲玲、江彬、常楓
首映:1975年3月28日(台灣)
片長:107分鐘
插曲:大眼睛、女朋友、一個小故事
演唱:葛元誠(即高凌風)、方怡珍
出品:第一影業公司
獲獎:第十二屆金馬獎優等劇情片、最佳女配角(蕭芳芳)、最佳彩色影片攝影(林贊庭)
附註:原片名〈西邊太陽東邊雨〉。1975年台北市賣座冠軍,總收入1260萬元,其次依序為〈一簾幽夢〉(1150萬元)、〈傾國傾城〉(1010萬元)。
劇情介紹:
「一年嬌、二年傲、三年拉警報、四年沒人要」森林系學生徐克偉(江彬)向同學高凌風(秦祥林)分析大學女生,眾男生們很是同意。克偉認為,女孩子即使喜歡你也不會先表示,她等著對方主動開口;心高氣傲的凌風則說:「交女朋友一定要耍性格,女孩子才覺得夠刺激,跟你在一起才有安全感!」只有到大四尚未交女朋友的「兩腳書櫥」何懷祖(石峰),對異性沒有一點想法,完全聽從長輩安排。

新學期開始,凌風在選修課上發現就讀外文系二年級夏小蟬(林青霞)。上課時,他對心理學老師的故事提出疑問,態度自信,不只得到教授稱讚,更吸引小蟬的注意,兩人互相留下深刻印象。
凌風準備對小蟬展開追求,行動前,先請克偉向小蟬的同學李思潔(夏玲玲)蒐集情報,克偉趁此機會向凌風「勒索」與思潔的約會費用。克偉將小蟬的相關資料交給凌風,不僅得知小蟬是紡織大亨的獨生女,十分用功好學,更重要的是,她每天下午四點都會到圖書館,凌風因此有製造「巧遇」的機會。
凌風埋伏多時,終於等到小蟬,正準備有進一步交談時,小蟬父母指定的「護花使者」懷祖不巧現身,表示要帶她回家吃晚餐。凌風氣憤質問負責提供情報的克偉,為何沒告訴他「小蟬已經結婚」的重大消息。
另一方面,懷祖希望畢業後能與小蟬結婚,並說自己心裡只有兩件事:好好唸書與好好愛妳。小蟬不置可否,懷祖直覺她有其他對象,急急追問。站在二樓目睹此景的夏家父母(魏甦、傅碧輝),以為兩人感情穩定,錯覺好事將近。


數日後,克偉告訴凌風關於懷祖的訊息。他是電機系高材生,和小蟬兩家世交,懷祖父母長年在國外,所以住在夏家。克偉不停說著懷祖的優秀事跡,而且與小蟬日夜相處、近水樓台,言下之意勸老友放棄追難度極高的小蟬。然而,凌風卻認為懷祖固然品學兼優,自己倒是大器晚成,決心和懷祖一拼!凌風到懷祖面前「借走」小蟬,邀請她參加熱門音樂社辦的活動,更說自己將為小蟬獻唱一首歌。小蟬見凌風帥氣幽默,更添好感,一旁的懷祖則有些擔心。
凌風在小蟬面前展露演唱才華,使她對「戀愛」產生好奇。小蟬向母親說,自己和懷祖並沒有瘋狂迷亂、生死相許,反倒對「另一個人」有這樣的感覺。母親笑是瓊瑤小說看太多,她認為女兒不適合瘋狂的感覺,並作主要她快與懷祖訂婚。

克偉從思潔處得知小蟬即將的訂婚消息,趕緊告訴凌風圖謀辦法。凌風不顧雙手是泥,衝到圖書館找小蟬,並說了許多理由,如:成績好並不等於在社會成功;嫁給電機系的人就等於嫁給一部無趣的機器;有自信比懷祖更愛、更適合小蟬……滔滔不絕只求阻止兩人訂婚。小蟬默默地聽,最後只冒出一句:「誰說我要訂婚?你自己神經過敏!」凌風樂不可支,與小蟬相擁而笑。

凌風將邀請小蟬來家作客的消息告訴父親(常楓),高父趕緊與兒子收拾房間。他請父親千萬別擺出「長輩架子」,更說女友又嬌又害羞、在家更是公主,高父直說會很小心、很得體,不會讓兒子沒面子。
即將出門赴約的小蟬,被懷祖以「耽誤妳一分鐘」留住。小蟬調皮讀秒,對懷祖的提醒毫不在意,時間一到便立刻出門。高家父子倆備好飯菜,終於等到姍姍來遲的小蟬。她不解為何住在頂樓加蓋的木屋,難道不怕火災?凌風機靈答:「住得高、空氣好!」午飯過後,凌風向小蟬提起自己的身世。他五歲母親過世,之後就由父親獨自養大,父親希望自己讀農,他才放棄喜愛的音樂,考入枯燥的森林系。
凌風送小蟬回家,順便進屋打擾。他正高興夏家父母外出應酬,不用見到長輩時,卻忘記還有留在家唸書的「品學兼優」。就在凌風大放厥詞,笑懷祖「驢」,捧自己真誠時,懷祖悄然現身,使他既尷尬又不好意思。
懷祖即將入軍隊受訓,臨行前,希望小蟬能給一個肯定的答覆。原本小蟬希望他能放開視野,把目標轉移到別人身上,但見懷祖低頭不語又不忍心,便在他的額頭上輕吻,懷祖因此重燃希望。

孟雅萍(蕭芳芳)是由魏佑群(江明)自鄉下發掘的時裝模特兒,她雖然教育程度不高,但氣質高貴很受矚目。一日,兩人在西餐廳用餐,雅萍認為模特兒不過是服飾的點綴品、稱不上清高,佑群好言安慰,要她勿須在意別人眼光。佑群愛慕雅萍,但礙於已婚身份,只得隱藏這份感情。
小蟬、凌風與思潔、克偉兩對學生情侶到餐廳約會,他們努力湊錢,就為開洋葷請女朋友。坐在不遠的雅萍看到此景,心裡羨慕他們無憂無慮,比起來自己倒是老了。此時,思潔發現穿著時髦的雅萍,直說很羨慕她,又不用唸書也不用煩惱出國問題、就業問題、前途問題還有吃牛排付不出錢的問題……。凌風卻不以為然,稱或許她也有說不出的難題!

懷祖即將休三天榮譽假,小蟬為此痛苦不已,她無法向「青梅竹馬」攤牌,甚至連見面的勇氣也沒有。在眾人的建議下,小蟬只得躲到思潔家,暫時逃避懷祖。夏家父母見情況嚴重,決定與這位唱熱門音樂的「藝術家」見面。
凌風素來不擅與長輩打交道,何況兩人對他早有成見,沒講幾句就衝突連連。夏母對凌風隨意的穿著、姿態很不滿意,對他要投入唱歌事業更不以為然。凌風起初仍耐著性子解釋,是以貓王和披頭做目標。但聽了幾句「不腳踏實地」的諷刺便受不了,氣說自己不是來「接受侮辱」,並指責對方「目光狹窄」、「思想保守」。
小蟬不想情況緊張,急急拉住凌風,卻改變不了事實。夏父繼續「教育」凌風,與其唱歌「作夢」不如投入森林事業,才是男子漢應該的選擇。凌風忍不住反駁,稱自己至少還有夢想,不像其他人連夢都沒有!夏父認為凌風眼高於頂、浮而不實,將來注定要失敗,警告他別和女兒來往。凌風負氣離開,小蟬傷心無奈,擔心就此分手,趕緊追出去。
凌風想著馬上公證結婚,小蟬卻說永不會背叛父母,並同意他們的看法,總不能一直唱歌下去,兩人不歡而散。返家後,夏母表示並非嫌凌風窮,而是擔心他不實際,這樣的愛情注定是悲劇。


小蟬經過一番掙扎,決定聽從父母的話和懷祖訂婚。凌風得知消息,發瘋似地到夏家吼叫,終於換得見她一面。凌風執著對小蟬的感情,要等她離婚、甚至等懷祖死,小蟬禁不住凌風的愛語鼓動,再度陷入漩渦。
「我只要跟凌風在一起,永遠在一起!」夏母見小蟬又被凌風誘惑煩惱不已,夏父認為只有等一個月後,凌風畢業服兵役時,再圖謀辦法。
未幾,夏母以懷祖邀請全家參觀世界博覽會為由,帶小蟬到美國度假兩個月。儘管小蟬識破家長想法,並稱自己向凌風發誓「再也不改變」,還是踏上前往美國的旅程。登機前,凌風終於趕到機場,卻只能隔著鐵絲網看著一步步遠離的小蟬。她雖然一直大聲喊著「不會改變」、「等我回來」,凌風卻很絕望,因為他知道小蟬很可能在父母的影響下再度改變,而自己是再也使不上力了!

小蟬離開後,凌風大病一場,到山上休息一個月才康復。克偉希望凌風能腳踏實地留在森林工作,別再苦等小蟬、想著當歌星,像沒長大的小孩一樣。凌風不置可否,仍舊想著唱歌與小蟬。
午間,凌風收到小蟬的來信,手舞足蹈地衝到森林裡細讀。他本以為小蟬回國有望,未料信裡卻是她與懷祖結婚的照片,小蟬寫到,懷祖的深情、父母的厚義使她無法招架,小蟬深知自己意志不堅,請凌風勿再為念,早日忘卻這份感情。

凌風返家後,面試幾家夜總會都不錄用,事業感情兩頭空。高父見他意志消沈,鼓勵兒子繼續朝音樂之路邁進,別辜負自己的天賦。凌風到夜總會面試,願意不收酬勞演唱,李經理(林沖)這才同意讓他登台。凌風將自己與小蟬的種種,編寫成歌曲「一首小故事」,雖然夜總會內人生鼎沸,他卻唱得入神。雅萍偶然間發現凌風,她憶起之前見過這個玩熱門音樂的大學生,覺得凌風的歌裡有感情,似真有這麼一個小故事。
一日,雅萍與佑群到郊外同遊,言談間規勸他多陪太太,不要傷好女人的心。夜晚,雅萍再到夜總會聽歌,卻碰上有人鬧場,凌風氣不過與客人扭打一團,因此又失了工作。

雅萍帶著禮物來訪,她認為凌風個性太衝,何必與那些人計較。凌風嚷嚷著即使八十歲也要打,更稱自己心情壞透,沒力氣對雅萍說些受寵若驚的話。雅萍見凌風受不起丁點打擊,只得告訴他自己十七歲時出來討生活的辛酸,不知碰了多少釘子、流了多少眼淚才爭到今天的位置。她勸凌風再去夜總會找工作,個性成熟懂事,令高父十分滿意。
兩人到森林裡約會,凌風談起育林、造林及保存木材的種種知識,雅萍笑說他的大學沒有白讀。晚上,雅萍在路邊攤吃蚵仔煎,大快朵頤之餘,卻被路過的人認出。凌風擔心她成為明天娛樂版頭條,雅萍不以為意,更稱自己只是個好吃的鄉下姑娘。
一天過去,凌風還是想起小蟬,雅萍很羨慕他們能夠念大學,並且有過這樣一段刻骨銘心的感情。隔日,雅萍表演完,凌風冒雨接她,回到雅萍住處,兩人共渡浪漫的一夜。只是,凌風雖對雅萍產生感情,心裡卻仍被小蟬佔據。

雅萍到高家作客,不只自己帶菜、下廚房,連收拾都由她做,和小蟬當初來時作「公主」截然不同。高父囑咐兒子千萬別辜負孟小姐,一直想著夏小蟬,但凌風卻稱和雅萍「只是朋友」。雅萍打掃高家時,無意間看到小蟬的照片,只是含著淚誇讚「好清秀」。


凌風依然找不到夜總會的工作,開始自暴自棄,氣憤自己永遠不是「大牌」。雅萍不忍心,提出請魏佑群幫忙,凌風聞言「自尊心」與「男子氣慨」再度爆發,直說不要靠人事關係、不要靠女人吃飯……雅萍氣他說話難聽,凌風卻說:「認識我算妳倒楣!」
雅萍為了凌風急與佑群劃清界限,佑群質問她為何如此犧牲,雅萍寧願跟著凌風上山下海,只要與他在一起。兩人正結清酬勞時,佑群勸雅萍可以愛他、千萬不能養他,此言碰巧被凌風聽見。凌風自覺是男子漢,很受污辱,雅萍苦苦追趕解釋,卻引來凌風更多的抱怨。她明白這一切都因為自己不是「夏小蟬」,但卻比小蟬還愛他,沒想到凌風卻冷言諷刺:「你一生愛過多少男人?」雅萍一再忍耐、好言安慰,只求能在他的身邊。

凌風繼續找不到工作,雅萍還是好聲好氣,怯生生地建議凌風「上山」,還沒說兩句,凌風便氣呼呼地要走,嚇得她只得再說好話鼓勵。雅萍表示願意嫁給自稱「愛情、事業、家庭一無所有」的凌風,但凌風卻認為這是要奪走他僅存的一點點自由,雅萍明白一切都因他愛的是小蟬,自己無資格要求他失去自由,而凌風也答:「因為妳不是夏小蟬!」
凌風返家,他氣憤雅萍要他上山、結婚,簡直是要搶走所有的一切!高父忍無可忍,怒罵兒子只剩驕傲、自大、無自知之明與可憐的虛榮心,想唱歌只是愛出風頭,想贏得掌聲。他告訴兒子,承認自己的平凡也需要很大的勇氣,要凌風學森林,是因為天地廣大到處都可扎根,與其繼續逐夢,還是踏實更令父親安慰。最後,高父直指雅萍太好、太柔順,唯一的缺點就是太愛凌風,而「男人都是賤骨頭」,得不到才是最好的!
聽了父親的教誨,凌風決定去找雅萍,兩人隨即和好。

隔天早晨,凌風決心改變,表示自己不一定要找唱歌的職業,雅萍很欣慰。不一會兒,凌風看到報紙上刊登「何博士衣錦榮歸」的消息,不顧大雨趕到機場,想與小蟬見面。只是,當他聽到小蟬答「我很慶幸嫁了一個好丈夫」時,驚覺苦守多年的愛情瞬間化為泡沫。
凌風淋著雨走在路上,身旁默默出現一把傘,原來是隨後趕到的雅萍。他問雅萍:「願意嫁給一個森林管理員嗎?」雅萍微笑點頭,兩人與高父及即將誕生的小孩一同紮根森林。

2 則留言:

  1. 粟子, 我今天又收聽了兩三回節目呢....
    我覺得凌風對雅萍實在太壞了,不過那首大眼睛,我一聽見就快笑死!為甚麼呢? 妳曾說過自己很喜歡"白花飄雪花飄",不知,妳還記不記得,有一段戲是林鳳嬌前去試音,她前一個參賽的人就是唱這首歌,頗為搞笑呢!!!
    我也很喜歡田青,他和胡錦兩人在"七十二家房客"裏,演一對壞心的包租公婆,超好笑的,尤其他們把那種小人的嘴臉詮釋的太傳神了!!我已經等不及聽介紹了.....
    其實,可以在家用年夜飯真得很放鬆呢!!我很羨慕,我家又是去東區的飯店餐廳,想到就累....除夕夜在家看電視,嚐美食,是最好的享受!!!! Elsa

    回覆刪除
  2. Elsa:
    其實我不欣賞〈女朋友〉的凌風,愛他的不珍惜,又不願意徹底放手,感覺上既自大又自卑還自私,不是一個好對象呀!不過,愛上的一方就會像雅萍,無論什麼不平等對待都能忍耐,只求待在對方身邊就好,雖說自願,卻還是令我覺得無奈又殘忍。
    我對田青的印象多半來自五0年代末到六0年代中期的「電懋」電影,片中他多半飾演女主角弟弟、愛慕者甚或壞人的角色。此番除田青本人,還詳細由他主演的黑色武俠喜劇〈神經刀〉,屆時還請妳撥空收聽。

    去飯店享用年夜飯感覺上頗高級,而且也不必收拾殘局,缺點雖有,但家人也可「公平」地享受晚餐。>.<

    回覆刪除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