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08年7月27日 星期日

【廣播】冬瓜美人‧進行式…周曼華(下)


冬瓜美人‧進行式…周曼華(下)
粟子

五0年代末,曾紅極一時的周曼華不只面臨與前夫的婚姻官司,事業上也遭逢年齡漸長的尷尬。儘管記者誇讚年近四十的她「闌珊春去,牡丹臨風仍有姿」,也在「邵氏」主辦的濟貧國語話劇裡與樂蒂、丁寧等新星同任「珍妃」,但仍得認清「後浪推前浪」的事實,開始轉作姐姐、阿姨甚至母親角色。
期間,周曼華赴新加坡表演歌劇,無奈生意冷落,她只得將劇團解散,自己帶著一位可造之才飛往曼谷另求發展。未料,戲院老闆看上年紀輕輕的徒弟,師傅從主角便陪襯,周曼華在影圈闖蕩多年,起起伏伏早是心裡有數,只是當「現實」發生在自己身上,不免怨嘆時不我與。然而,事過境遷,與年過八十的周小姐早將風雨等閒視之,但說來還是精彩熱鬧,一陣風一陣雨。

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節目於2008年7月24日播出〈電影筆記:回顧1949年之前明星周曼華(下)〉專輯,冬瓜美人‧進行式…周曼華(上)已於2008年6月26日播出。節目音檔將保留45天,歡迎各位朋友透過網路收聽。

收聽網址: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點選7/24
節目摘要:周曼華、電影〈出海雲霞〉
播放歌曲:由周旋演唱的電影〈七重天〉(周旋、周曼華主演)插曲「送君」、「難民歌」

本文同時刊登於「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新聞台
該處有更多老電影文章可以欣賞唷!

回顧三次和周曼華約會,頭髮總是蓬得恰到好處,一點小瑕疵都沒有,就像剛從理髮店走出來一般。「我這頭髮呀,固定星期五去整理,三十年,一次沒遲!」她神態堅決,讓我這等「毛頭鬼」汗顏不止。
早在1959年一則名為「星幃偶拾 周曼華重『頭』」的花絮報導,就已展露她對頭髮的重視,文中貼切敘述:「外出拜客前,曼姐例先對鏡料理一番,對髮型的整理工作尤為注意,所以去過香閨的人,總是看到她手裡拿著吹風機對著自己的頭髮在吹。」時光流轉,邁入八十大關的周小姐,還是保持一絲不亂的傳統,「難怪人家是大明星,我是卻是小猩猩。」粟子小姐除了佩服還是佩服。

自宣布息影,周曼華便極少在公眾場合曝光。直到1985年,才在知名製片人童月娟的多次力邀下,擔任金馬獎頒獎人。年過六十,依舊維持年輕時的從容態度及曼妙身材,令影迷們印象深刻。四年後,周曼華再次現身金馬影展,同樣耳聰目明、身體硬朗,卻是最後一次公開露面。
「別給我照,老了不好看啦!」2006年首次見面,周小姐一再婉拒拍照簽名,但耐不住親人慫恿,還是勉為其難滿足我的心願。「我不喜歡給人訪問,前些日子有人要來拍我,我說:『千萬不要!』」她俏皮地用力搖手,一再重申「低調」原則。席間,周曼華不只一次表示,若不是媳婦的好友相約,幾乎不可能與生人見面。「畢竟防人之心不可無呀!」她的眼睛因微笑而彎成一條弧線,和六十年前的劇照沒兩樣。
可愛的周小姐目前住在台北東區,她笑說自己最大的好處是「認命、不計較、大方與樂觀」。除了電影,說起現在的新聞,也是串串妙語:「50~55台我都看!每一台重點不一樣嘛!」談起生活近況,周小姐咻地掏出悠遊卡:「只要放在包裡,在機器上一劃,到哪兒都方便!」此外,她也時常光顧住家附近的頂好超市與小吃店,享受愜意便利的都市生活。說到這兒,她得意地搓搓自己的手、快速地動動手指頭說:「我很靈活的,看!一點兒老人斑都沒有。」聽著周小姐滔滔不絕地對話,坐在她身邊的我感覺很奇妙,昨天電影裡的小姑娘,瞬間出現眼前,她同樣看韓劇、愛逛街……與你我熟悉的沒兩樣。唯一不同的是,她經歷過的那段黃金時代,對我而言,是怎麼拼湊都無法呈現的烏托邦。


參考資料:
1.艾文,「影談 聖女媽祖傳」,《聯合報》第六版,1955年11月5日。
2.本報訊,「寶島影圈 打破明星制度的陋習 周曼華將演『養女湖』第二女主角」,《聯合報》第六版,1956年7月27日。
3.鏘鏘,「藝文春秋 勸勸周曼華」,《聯合報》第六版,1956年8月9日。
4.本報訊,「香港影圈 周曼華狼狽返港‧馬金鈴另有收穫」,《聯合報》第六版,1957年11月30日。
5.香港航訊,「藝文天地 香港影圈 周曼華將來台 談判離婚條件」,《聯合報》第六版,1958年5月29日。
6.本報訊,「吳國璋出獄 茫茫欲何之」,《聯合報》第三版,1958年10月10日。
7.本報訊,「作明星今不如昔 周曼華的感慨話」,《聯合報》第六版,1959年6月15日。
8.本報訊,「星幃偶拾 周曼華重『頭』 小雲雀重『腳』」,《聯合報》第六版,1959年6月19日。
9.文化社訊,「周曼華將來台 決定終身大事」,《聯合報》第八版,1961年7月10日。
10.本報訊,「周曼華與吳國璋糾紛 早年共賦同居 宴客並未結婚」,《聯合報》第三版,1961年9月22日。
11.本報訊,「吳周婚變庭審記」,《聯合報》第三版,1961年10月19日。
12.姚鳳磐,「惆悵落花風始定 曼華釋去如許愁」,《聯合報》第三版,1961年11月23日。
13.本報訊,「二十載深情餘『款款』一『筆』勾消周吳緣」,《聯合報》第三版,1961年11月23日。
14.本報訊,「周曼華今日下嫁 晚春天二度梅花」,《聯合報》第三版,1962年7月28日。
15.本報訊,「灼灼其華‧雙雙成蔭 周張『簡單』婚禮 完全如『法』炮製」,《聯合報》第三版,1962年7月29日。
16.本報訊,「周曼華重度水銀燈生涯」,《聯合報》第八版,1964年1月29日。
17.藍祖蔚,「四十年代紅星 雅號冬瓜美人 周曼華為金馬盛會增光」,《聯合報》第九版,1985年10月24日
18.藍祖蔚,「周曼華 不再眷顧影壇事」,《聯合報》第三十版,1989年12月6日。
19.沙榮峰,《沙榮峰回憶錄暨圖文資料彙編》,台北:國家電影資料館,2006,頁52~53。


出海雲霞(有聲黑白)
導演:屠光啟
演員:周曼華、歐陽莎菲、嚴化、王元龍、陳琦、文逸民、顏碧君、徐大川
出品:遠東影業公司
首映時間:1950年8月25日(香港)
劇情介紹:
周芸生(嚴化)在一間煤礦工廠擔任工程師,他辦事幹練,與工人們合作愉快。一日,芸生與同仁面色凝重走出病房,原來是另一位唐姓工程師因礦場內老舊升降機失靈,摔落重傷致死。眾人擔心再發生意外,推舉芸生出面,希望老闆注意安全問題。礦場總經理朱懷祖(王元龍)雖是芸生的姑父,個性卻與他截然不同,懷祖為人勢利,一心想著賺錢,對工人毫不關心。至於懷祖獨生女麗雲(歐陽莎菲)生性嬌縱,從小愛慕表哥,但芸生對她態度冷淡。
傍晚,芸生偕同幾名工人來到朱宅,告訴總經理工廠發生公安意外,提出改善升降機等要求。未料,懷祖無視眾人建議,反而埋怨他們打擾用餐心情,傲慢態度令芸生難以忍受,不僅拒絕麗雲共進晚餐的邀請,更向姑父提出辭呈。

數日後,芸生帶著遺物來到唐家,婉轉告知唐工程師不幸因公殉職的消息,其擔任小學教員的妹妹淑珍(周曼華)、未婚妻銀妹(陳琦)及父母(文逸明、顏碧君)皆悲痛萬分。天色漸暗,唐父感念芸生厚意,留他在此留宿,芸生見盛情難卻,遂決定在環境清幽的唐家作客一宿。
晚間,淑珍安慰銀妹切莫太過悲傷,說完更忿忿道:「這班有錢的老闆們,只知道為自己賺錢,絕對不替大家的安全設想……」芸生頗感認同,接著說:「正因為這個原因,我已經向場裡辭職,雖說場的總經理還是我的姑父,我可並不因親戚關係而放棄了我的主意。」隔日,儘管唐家上下仍被哀痛氣氛包圍,芸生的勸慰卻使他們感到溫暖,減少悲愴的情緒。唐父再請他多住幾天,淑珍知道芸生已辭去工作,建議他不妨藉此轉換心情。
數日相處,芸生和淑珍思想接近、形影不離,相互瞭解之餘,更發生了愛情。唐家父母對此樂觀其成,不久更為女兒籌辦婚禮,與芸生正式結為夫妻。婚後,兩人同居鄉間,享受恬靜的家庭生活。一日,曾與芸生共事的老王(吳景平)來訪,邀請他至自己新開的礦場任工程師,並稱已備好宿舍。芸生與妻子商量後決定接受新工作,向唐父唐母辭別。

芸生工作認真,很得同僚信任,漸漸又成為意見領袖,時常向場方反映問題。另一方面,淑珍保有過去從事教育工作時的古道熱腸,時常帶工人們的孩子讀書寫字,無形中成為礦工子弟的托兒所。只是,好景不長,老王的小規模礦場,不敵經濟風浪襲擊,開始遲發工資。芸生屢屢反映,仍無法解決,面對眾人壓力,與日益拮据的生活,不免情緒急躁、牢騷滿腹。淑珍婉言規勸丈夫,慢慢地熬下去總有解決的一天,但芸生卻答:「熬!熬!熬到現在,熬的是破屋子,吃的是薄稀飯,如果再熬下去,便要討飯末路了!」


礦場實在無法經營,老王只得將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賣給大公司,失去經營權。隔日,眾人等候大老闆,過了約定時間許久,才見朱懷祖帶著獨生女麗雲現身。原來,出資購買者是芸生的姑父,而新任命的總經理,竟是一直愛慕他的表妹麗雲。芸生本以身體欠佳欲辭去工作,但麗雲卻以「我第一次當經理,你總要捧我的場」為由,讓芸生回心轉意。
麗雲自從得知表哥與「鄉下窮教員」結婚後,既氣惱又嫉妒,她埋怨父親逼走芸生,才導致今日另娶他人的結果。平日頤指氣使的懷祖偏偏對女兒無可奈何,只能邊陪笑臉,邊坦承自己的過錯。未幾,當麗雲得知老王想出售礦場股份時,便要求父親務必出資,幫助她和芸生重逢。
麗雲來到芸生夫妻住處,立刻露出不耐煩的表情,言語間盡是諷刺。她刻意在淑珍面前表現富家千金的優越感,時時不忘提醒對方是鄉下出身的窮教員,淑珍個性溫順,只得一笑置之。臨行前,麗雲故意說:「我跟表哥是從小一塊長大的,現在又在一塊做事,所以我們常在一起,你可不能多心呀!」

麗雲對礦場運作根本沒興趣,會到此工作,完全是為了表哥芸生。一天,礦場的升降機又出意外,芸生赴朱宅向麗雲提出改善請求。芸生本以為會遭到拒絕,沒想到,麗雲竟爽快同意,讓他相當感激。之後,麗雲留芸生用晚餐,見外頭大雨滂沱,索性再請他寄宿一晚,芸生禁不住表妹力留,只得點頭答應。
次日,麗雲堅持陪芸生回家,表示要親自向淑珍說明,兩人雖共處一晚,卻未發生越舉行為。麗雲故意越苗越黑,芸生面露慚愧,淑珍心裡百般委屈。這位「假公濟私」的總經理離開後,淑珍含羞道:「我一直沒睡,嚇得不敢睡……現在精神好了,就是小孩子動得厲害。」芸生得知妻子懷孕,竟是露出驚訝表情,他頹喪答:「現在的生活已經很苦了,將來小孩子生出來,怎麼辦呢?」淑珍表示自己能夠吃苦,想藉此安慰丈夫。芸生聞言,反倒氣得拍桌罵:「吃苦?這種苦我幾時才能吃完!」


麗雲得知淑珍懷孕,認為是拉攏芸生的好機會,她先藉口「表嫂便於分娩」,請兩人搬入豪華的小洋房,再將表哥升為總工程師。這些好處,芸生都半推半就地接受,不知不覺間,他慢慢為麗雲的魅力誘惑,減少回家的次數,不再關心基層礦工的福利,只為一己的榮祿打算。
唐家二老得知女兒有喜,請銀妹前來照顧。銀妹羨慕淑珍住洋房,生活富裕,但淑珍卻是有口難言。難得芸生返家,淑珍忍無可忍,諷刺其只顧玩樂毫不關心礦場業務。沈溺在金錢虛名中的芸生,聽不出妻子的弦外之音,反倒請她陪同出席朱家宴會。儘管淑珍百般不願,最後為了丈夫,還是勉強出席。
席間,淑珍因喝湯出聲而遭眾女客訕笑,連芸生也對她產生厭惡感。其實,經過幾個月的相處,芸生對貴族小姐…麗雲的喜愛逐漸超越鄉村教師…淑珍,導致他的心態發生轉變。

淑珍產後三天,麗雲又戴著假面具表示恭喜,她故意恭喜表哥以後只能待在家抱孩子,藉以引來芸生回話:「孩子不過是點綴點綴,沒有什麼大不了。」無形中再度傷害淑珍的感情。未幾,麗雲又以礦場意外為由,和芸生同行離開,看在淑珍眼裡,默默滴下眼淚。
孩子滿月,麗雲故意鋪張辦理、喧賓奪主。淑珍忍無可忍,與芸生大吵一架,兩人感情幾近破裂。淑珍與銀妹商量後決心離去,行前,她將孩子照片遺忘家中。銀妹自願返回拿取,卻因此無法趕上預定火車,只得延後一班出發。
第二天,報紙上刊登火車失事消息,芸生計算出發時間,認為淑珍極可能搭上此班列車。他急急趕赴車站,在遺物中發現兩人孩子的照片,認定淑珍必已死於意外。悲傷的芸生本欲尋找妻子遺骸,卻被麗雲藉口阻止。其實,遇難的是銀妹而非淑珍,此時的她已回到故鄉,回歸平淡的田園生活。


一心以為淑珍過世的芸生,終日情緒低落,麗雲認為表哥心裡忘不了亡妻,嫉妒之情油然而生。得知芸生欲出門散心,麗雲氣憤道:「離開此地,沒那麼容易,你是為了紀念淑珍,為了愛情而犧牲,但是我呢?將來我們的孩子問誰去要父親?」她諷刺芸生像是「風裡的楊柳」,總是無法作主,如今可得為她和孩子打定主意。
為了名正言順,朱父特為女兒舉行盛大婚宴,更說芸生既是姪子又是女婿,親上加親,真是美滿良緣。

幾年過去,懷祖夫妻在飛機意外中過世,家中經濟大權都掌握在麗雲手上,芸生只是她的附屬品。當年的嬰兒…大川(徐大川)已是國小二年級的學生,而麗雲與芸生的孩子…小川則進幼稚園,麗雲對大川存有偏見,總是藉故虐待他。至於淑珍,她同樣失去雙親,由於先前的痛苦婚姻,使淑珍對愛情態度淡薄,決意將餘生奉獻教育事業。某次,一位老校長請她去城裡執教,淑珍毫不考慮答應。
淑珍第一天上課點名,連呼「周大川」數次,都不見人應聲。她特意走到桌邊察看,發現這孩子神情恍惚地望著自己。淑珍從同事口中知道,大川家的傭人常不準時接他,母親更只在他的飯盒裡放一塊豆腐乳,內心更添憐愛。淑珍詳細詢問大川家世,竟發現就是自己與芸生的骨肉。為免橫生枝節,她只能力持鎮定,以老師身份對大川多加照顧。大川不疑有他,因為父親曾說,自己的母親早在多年前去世。

芸生素有眼疾,近年心情欠佳,病情更形加重,甚至已近失明。大川將老師善舉告訴父親,芸生到校親自致謝,淑珍才知前夫視力盡失,頓時忘卻過往怨恨,滋生莫大同情。
麗雲接父親職務任學校董事長,發函邀請全體教員聚餐,淑珍原欲離去,卻因聽到大川哭聲折返。原來是與小川爭吵,竟遭麗雲毒打,淑珍聽兒子傷心哭訴,只能躲在門旁飲泣。又一日,兄弟倆皆感染流行病,麗雲送小川到醫院治療,卻將大川留在家中,芸生因眼疾無可奈何。恍惚間,大川呼喊唐老師,芸生因此將其邀至家中。期間,淑珍細心照料,令芸生既感激又困惑,直覺這位唐老師的聲音非常熟悉。小川在醫院病情加劇,沒幾天便夭折,麗雲返家後見大川身體好轉,心中再度燃起嫉妒怒火……


芸生在學校險些失足摔倒,情急間,淑珍衝上扶持,一時耐不住情緒起伏,說出自己身份。芸生萬分愧疚,如今再度重逢,不禁潸然淚下。
失去親生子的麗雲,對大川怨恨更深,興起將其毒死的念頭。深夜,麗雲來到大川房間,欲將藥水換成毒藥,卻被假寐的淑珍識破。兩人爭執不休,淑珍打開電燈,以為她早已過世的麗雲大呼「有鬼」,慌亂間竟從樓梯間跌落。經僕人送往醫院救治,仍然重傷不治。
淑珍重回芸生懷抱,大川終於有疼愛自己的母親。兩人決定將朱家的財產歸還工人,失明的芸生也在眾人的鼓勵與協助下,重新回到礦場的工作崗位。

12 則留言:

  1. 粟子小姐:谢谢您上载周曼华(下),周曼华的照片真是好看,不愧冬瓜美人~
    另外顺便说一下,还得谢谢你上载舒适的《扇中人》视频到百度吧,让我等有眼福看到乐蒂精采的演出和这部难得看到的电影。我在你的留言版上想下载这两个视频,但一直下不成(通过代理上的网络,但下载的时候总是跳转到代理的页面,没办法),所以以后有好的、难得的视频万望粟子都能上载到乐蒂吧来,让我等有多多的眼福~(另外再请示一下您,丁宁的《淘气千金》能否麻烦再上传到乐蒂百度视频上来?)
    jxjmw2001

    回覆刪除
  2. jxjmw2001:
    周曼華至今外貌仍雍容華貴,明眼人一眼便能認出,她可說是天生麗質。
    您提到百度吧的〈扇中人〉影片,並非由我上載(因為我的網路上傳速度很慢,時常一半斷線,所以我未上傳過影片),我想這應是舒適的善舉。關於〈淘氣千金〉,雖然舒適將影片分成幾部分,每個檔案還是頗大,或著燒成光碟寄給您好嗎?

    回覆刪除
  3. 栗子小姐:冒昧第一次留言。

    想請教一下,為甚麼這麼美的人會跟用冬瓜來形容?
    好奇怪呀!

    回覆刪除
  4. amo:
    回答冬瓜美人的問題前,先跟您說一聲,我是「粟子」不是「栗子」,謝謝!
    周曼華的臉型如鵝蛋,當時另一種的形容方式為「冬瓜」,因此暱稱為冬瓜美人。

    回覆刪除
  5. 粟子:原来是舒适上传到贴吧的,真的非常感谢他~
    《淘气千金》我看了舒适上传的那个小视频“喝杯酒”,很喜欢的画面和歌声。但如果要让您在百忙之中再烧制光碟寄给我,真不好意思了。jxjmw2001

    回覆刪除
  6. 對不起!對不起!

    因為字體顯示太小,所以把「粟子」看錯成「栗子」。
    而且廣東方言把甘栗說成栗子的,卻沒有把粟說成粟子的,
    所以沒有有深究。

    原來冬瓜形臉=鵝蛋形臉。
    不考究真的不懂呢。

    回覆刪除
  7. jxjmw2001:
    我近期便會將影片寄出,不過必須先向您提醒,〈淘氣千金〉的畫質與您在網路上看到的「喝杯酒」片段相同,和VCD、DVD有段差距。在此,再次感謝舒適上傳提供珍貴影片。

    amo:
    十有八九都會看錯,這大概是我的「粟」命。
    初次聽到周曼華是「冬瓜美人」時,也覺得奇怪,因為印象中「冬瓜」常用做不好或取笑的形容,怎麼會和美女劃上等號。我想,每個時代都有其所習慣或慣用的語詞,少了那個時代氛圍,便難理解其中真意。

    回覆刪除
  8. 谢谢粟子,您太大侠了,感激不尽~jxjmw2001

    回覆刪除
  9. jxjmw2001:
    大家互相交換有無,彼此彼此!我想過幾天或可收到,屆時麻煩您告訴我一聲。

    回覆刪除
  10. 周曼華的電影請你推薦3部

    回覆刪除
    回覆
    1. 周曼華的電影目前能找到的不多,有上海喜劇文藝風格的〈新娘萬歲〉活潑輕鬆,與歐陽莎菲合作的〈摩登太太〉也頗有趣味,至於早年的〈家〉則可見她少女時的風采。

      刪除
  11. 懷念周曼華

    回覆刪除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