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08年8月1日 星期五

【廣播】異國風情浪漫愛…〈愛在夏威夷〉


異國風情浪漫愛…〈愛在夏威夷〉
粟子

文藝片崛起的七0年代,甄珍與鄧光榮躍升最速配的銀幕情侶,兩人同屬娃娃臉,角色性格任性獨立,對彼此從來一見鍾情且一往情深。儘管甄珍未如影迷期盼,在現實裡和鄧光榮送作堆,反與年齡較長的謝賢結為連理,但三人的友誼卻延伸為事業伙伴,成就攻無不克的鐵三角,即謝賢為「謝氏」的老闆兼導演,鄧光榮和甄珍則分任男女主角。
相較簡易型的三廳言情電影,票房收入頗佳的「謝氏」,嘗試將取景地由香港移至海外。特別的是,謝賢挑中的,並非觀眾熟悉的日本、台灣、東南亞等黃種區塊,而是遠離亞洲、充滿熱情與浪漫氣氛的夏威夷。或許看準「異國」對觀眾的誘惑力,電影名符其實取為〈愛在夏威夷〉(1976),標榜全部在當地拍攝完成。只見穿著夏威夷洋裝的甄珍,面帶笑容問候:「阿囉哈!」開著可愛輕巧的綠色小吉普,載著初來乍到的鄧光榮到處瀏覽。鑽石山、大風口、珍珠港……兩人依慣例在山明水秀間奔跑,歷經猜疑誤會的愛情波折。唯一不同的是,開跑前,甄珍必須加入一句台詞:「這兒是最有名的威基基海灘。」宛如貼心盡責的導遊。

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節目於2008年7月31日播出〈電影筆記:回顧由甄珍、鄧光榮主演的電影「愛在夏威夷」〉專輯。節目音檔將保留45天,歡迎各位朋友透過網路收聽。

收聽網址: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點選7/31
節目摘要:電影〈愛在夏威夷〉
播放歌曲:〈愛在夏威夷〉插曲「別問我」兩種版本,即甄珍獨唱;甄珍、謝雷合唱。

本文同時刊登於「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新聞台
該處有更多老電影文章可以欣賞唷!


為夫犧牲
一場介紹「鑽石山」淒美傳說的劇情,原本只需輕鬆作戲的主角,竟從頭到腳全身塗黑,詮釋被迫分離的當地原住民。對已獲得亞洲影后肯定、賣座一流的甄珍而言,這等演出早超出犧牲範圍,而是心甘情願挺「謝氏」與謝賢,正如報導所寫:「恐怕只有在她先生謝賢當導演時,她才肯打扮成這副寶相,換了別個就不行了。」感覺上,這場戲可有可無,讓帥哥美女渾身油彩,純粹噱頭考量。至於甄珍,雖得到「為藝術犧牲」的「進步」推崇,卻不得不說丈夫謝賢有些下手太狠。
不僅變身「土女」,甄珍也難得開金口,以稚嫩清脆的聲音分別與謝雷合唱和獨唱插曲「別問我」。在此之前,她曾在自己主演的〈我心深處〉(1974)與劉家昌合唱,同樣僅止玩票性質。甄珍開金嗓的原因,不外宣傳價值,試想幕後代唱婉轉嘹亮何種不缺,片約繁忙的她大可封嗓封聲,專心「談情說愛」。然而,身兼出品人的甄珍,還是考量自家公司收入,不只引吭高歌,更發行號稱「甄珍主唱」的電影原聲帶。
我手邊有兩張不同版本的〈愛在夏威夷〉黑膠唱片,當初購買僅是貪圖甄珍俏麗短髮的封面,猜想內容就和〈彩雲飛〉、〈心有千千結〉的原聲帶一樣,僅僅借用女主角的號召力,不期待聽到甄珍的歌聲。直到日前偶然放進唱機,才發現「別問我」竟來自大明星之喉!「唱得不錯嘛!」讚嘆歌聲之餘,腦海卻浮現她不時因戲傷病的新聞,腰傷舊疾復發、肺炎暈倒急診、點眼藥導致雙目紅腫……身體如風中殘燭。即便大牌如甄珍,還是得配合電影需要,冷天猛淋雨、夏季穿厚衣甚至硬著頭皮練唱,一切以票房為旨意。
附帶一提,〈愛在夏威夷〉除了貨真價實的夫妻…主演的甄珍和客串的謝賢,還有一對未來夫妻…飾演房東太太的沈殿霞與注定失敗的第二男主角鄭少秋。拍攝電影當時,聰明伶俐的肥肥或許怎麼也想不到,九年後會與眼前這位「口花花」的男人結婚生子,更沒料到甜蜜愛情竟成孽緣,一路纏繞至生命終了。


意外冰封
前文提到,〈愛在夏威夷〉既不惜重金赴國外取景,又有甄珍歌唱助陣,若順利排期上映,預期賣座滾滾。未料,電影拍成後,卻因謝氏夫妻婚變遭到冰凍,坐實世事難料……。自甄珍與謝賢結婚,一直不被看好,報章雜誌不時刊出吵嘴甚至動手新聞。謝賢直言媒體唱衰,是因為無法接受香港人娶走台灣巨星,認為他盜走寶島鑽石,罪大惡極。此外,兩人十二歲的年齡差距,與「謝氏」將甄珍視為囊中物,也令觀眾產生夫憑妻貴的印象。
甄珍作為「謝氏」的出品人,與謝賢是事業上的搭檔,好處是日夜相伴、互相唱和;另一方面卻也難免公私不分,各種情緒攪和一起。復以媒體捕風捉影,壞事傳千里,維持婚姻難上加難。1976年後半,始終努力維持鶼鰈情深形象的兩人,陸續傳出不合消息,明星夫妻硬是撐到最後一刻才願坦承以告,於該年底宣布離仳。巧合的是,直到現在,「非好則離」似乎仍是名人必為的定律……。「謝氏」兩大巨頭的爭執,直接影響尚未面市的〈愛在夏威夷〉,法律問題多且繁複,亟欲分乾淨的關係,再巨大的損失也得承擔。


沒用帥哥
大多數文藝片的男主角都是深情帥氣,不一定屬硬漢型,但往往有擔當、能負責,使人打從心底信任依靠。不過,鄧光榮在〈愛〉片的角色卻非如此,他莽撞跑到夏威夷駐唱,自顧自決定寄居前女友家,上班第一天就因無法接受對方無禮對待,興起打道回府的念頭;發現前女友琵琶別抱,先到駐唱地點打人洩憤,再消失無蹤,未幾成為富家女玩伴,自知墮落卻無法煞車;臨行前,一事無成外加身無分文的他,又開口向女主角借一筆錢……。「你們為什麼都誤會Joe!」看著甄珍怒罵男友、爺爺總瞧不起鄧光榮飾演的Joe,銀幕這頭的我卻很難苟同,畢竟咱們都目睹Joe「沒用」的一面。
〈愛在夏威夷〉的原著依達多走奇情浪漫路線,印象中,他的作品不似瓊瑤以父執輩的反對為衝突點,而著重於角色本身的性格與選擇作為故事起伏。以此片為例,鄧光榮與甄珍的首次分離雖是爺爺造成,但兩人重逢後無法重燃愛火的原因,卻是女主角內心的轉折。相較角色個性浮面的Joe,劇情將甄珍塑造為成熟獨立、追求真愛的女性,她一方面拒絕爺爺保護,堅持在花店工作養活自己;將突然出現的舊情人視為好友,盡心勸慰「沒用男」。可惜的是,電影為營造男女主角最終「在一起」的Happy Ending。甄珍在電影後半顯得感情用事,反覆告訴觀眾「舊愛還是最美」,一顆心完全偏向Joe。只能說心高氣傲的男主角很幸運,不論多麼窮困潦倒,都有一位忠心耿耿的愛人。


粟家雙親第二次赴夏威夷自助旅行前,我趕緊將甫自Youtube找到的〈愛在夏威夷〉播放給粟媽欣賞。「機場沒什麼變......這是大風口、珍珠港……我們也去過唷!」三十年前的歐胡島讓曾到此地的粟媽十分欣喜,樂得搜尋熟悉影像,精心設計的愛情故事倒成其次。原本想藉夏威夷風情吸引觀眾,未料景致太迷人,反而本末倒置。
欣賞〈愛〉時,我腦海浮現以留學生為主題的〈長情萬縷〉(1975)與白景瑞導演的留學三部曲〈異鄉夢〉(1975)、〈人在天涯〉(1975)及〈不要在街上吻我〉(1975)。電影均是以前往歐美攝製為號召,撥出十幾分鐘單純遊覽名勝,男女演員搖身變為旅遊節目主持人,一一唱名介紹。時間一晃數十年,帥哥美女不復昔日青春,原本的第一手畫面轉眼成歷史鏡頭,著實的「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

參考資料:
1.黃北朗,「謝賢 甄珍鶼鰈情深」,《聯合報》第九版,1976年4月20日。
2.鐸言,「甄珍成了土女」,《聯合報》第九版,1976年6月14日。


愛在夏威夷(Love in Hawaii)
導演:謝賢
原著:依達
編劇:依達
演員:甄珍、鄧光榮、潘琪、鄭少秋、沈殿霞、張瑛、依達
首映:1976年
插曲:別問我(甄珍)、別問我(甄珍、謝雷)、愛為什麼這樣、別問我(謝雷)
出品:謝氏影業公司
附註:影片上映前適逢甄珍、謝賢婚變,導致此片未在戲院公開放映。
劇情介紹:
凱玲(甄珍)在爺爺(張瑛)的安排下,自港移民夏威夷多年,她在一間花店工作,過著自給自足的生活。一日清晨,她才到店面,同事多麗(潘琪)便告知有封來自香港的電報。凱玲急急拆開閱讀,得知分別多年的舊友Joe(鄧光榮)今日抵達夏威夷,她隨手拿了一串迎賓花圈,開車直奔機場。
凱玲飛車趕到,拎著行李與吉他的Joe已等候多時。凱玲諷刺他曾自誇「從不等女人」,如今卻只能傻等自己,Joe無奈道:「這兒不是我的地盤!」凱玲欲送Joe前往酒店,但他卻打算住凱玲家……凱玲委婉回答:「你看,我家只有一個小房間,一個小廚房,一個小客廳,地方實在太小了!」Joe完全不以為意,願意暫時睡在地上,等賺到錢再搬出去。

Joe在港是位小有名氣的歌手,他認為長此下去,即使唱得再好仍難有出息,因此想出來闖一闖。為了達成願望,Joe與夏威夷的Captain Nemo夜總會簽約駐唱,儘管薪水少了許多,他仍願為理想一試。經紀人向Joe表示,該夜總會規模極大,在夏威夷極為知名,但凱玲卻未曾聽過。Joe撥電話聯繫無人接聽,心裡不免犯嘀咕,凱玲好言安慰:「不要急,等吃了晚飯,我開車送你去。」
傍晚,多麗來訪,她半開玩笑罵凱玲「發神經」,竟然蹺班一整天!說到一半,多麗見到正在用餐的Joe,才明白凱玲不顧老闆娘的原因。Joe告知多麗,自己是來夏威夷唱歌,凱玲補充:「人家在香港可是很紅的。」多麗得知Joe要在此打地鋪,叮囑凱玲千萬別讓房東太太(沈殿霞)知道,否則會惹麻煩。凱玲向Joe解釋,當初租房子時聲明是一個人住,如果多人,她便要加房租……


凱玲與Joe來到工作地點,羅經理誇耀此處燈光美、氣氛佳,是夏威夷最有名的夜總會。他口氣驕傲地叮囑Joe,夏威夷不比香港,不是隨便唱唱就可以,還要求他明日提早到,先與樂隊培養默契。
羅經理的話聽在心高氣傲的Joe耳裡很不是滋味,他氣罵對方將他看成「要飯的」,並說:「朋友都以為我成了國際歌星,哼!美國夏威夷這個臭地方!」Joe想著立刻回港,即使在老家發霉,也不至於讓人看不起。凱玲見Joe自暴自棄,只好耐著性子勸:不如賺了機票錢再返港,就當做旅行一趟。Joe不以為然,直言隔日就訂機票離開,接著又連罵經理好幾聲。凱玲希望他能為自己的經紀人想想,別衝動毀約,給他惹麻煩。
Joe好奇凱玲為何不在爺爺的店裡工作,她笑答:「或許我像你一樣,想出來闖一闖!」Joe打開收藏於皮夾內與凱玲的合照,凱玲見到照片,雖笑過去「好土」,內心卻很受感動,思緒回到多年前的香港……凱玲和Joe原是一對情侶,每日四處遊玩戀愛,可惜凱玲的家人不喜歡Joe,幾番阻止他們見面,後來凱玲離開香港,兩人從此斷了音訊。
事隔多年,Joe再見凱玲,發覺她比以前更成熟,將自己打理得很有條理。凱玲溫柔道:「或許不久之後,你會做得更好。」她建議Joe不妨白天再找一份工作貼補家用,但意興闌珊的Joe卻答:「我還是回香港好了!」凱玲聞言啞然失笑:「很多人都在餐廳打工,作普通的工作,你還是個歌星呀!」見對方意志堅定,凱玲只好請Joe務必等自己下班,屆時再送他去機場。

隔日午後,陪凱玲返家的多麗笑說聞到豬排味,走進屋內一看,原是Joe在廚房忙進忙出。Joe請兩人快點吃飽,好準時送他去Nemo夜總會試唱。凱玲明白Joe決定接下駐唱工作,樂不可支,四處致電請朋友們前去捧場。
Joe獻唱「愛怎麼會這樣」,歌聲悠揚婉轉,很得現場觀眾喜愛,唯有凱玲的朋友威威(鄭少秋)很不服氣。Joe離開後,他向凱玲稱自己是紆尊降貴來此等低級地方,並說Joe想在美國紅「沒那麼容易」。凱玲為此和威威大吵一架,不歡而散。
眾人回到凱玲住處為Joe慶功,多麗與男友稱讚Joe的歌聲極佳,他卻把功勞獻給一直鼓勵自己的凱玲。Joe下定決心在夏威夷演唱,並說喜歡夏威夷的一切,多麗接口:「當然,夏威夷還有凱玲呀!」讓凱玲很不好意思。
凱玲與威威單獨見面,氣氛很差。威威認為凱玲與以往不同,對他尤其冷淡,凱玲卻答:「你也不是,你現在自大、自傲、自私、自負……」威威認為女友在Joe出現後態度截然丕變,直言兩人過去在港肯定有段情。凱玲覺得威威處處針對Joe。凱玲承認和Joe有過愛情,但已是八百年前的事,現在純粹是老朋友幫忙。威威直言兩人關係親密,當然有權干涉交友,凱玲冷冷答:「我們只是朋友而已!」見凱玲生氣,威威趕緊為昨日的無禮道歉,並溫柔說自己想買一棟別墅,但得凱玲喜歡才願成交,好言約她撥空看屋。


一天,Joe買了許多菜與日用品回家,把領來的薪水交給凱玲,同時希望她帶自己到四處瀏覽。兩人正談得高興,房東太太卻突然現身,凱玲催促Joe趕緊躲入臥房,自己則和她周旋。房東太太聽聞凱玲住處有香港男人出沒,常抱著吉他,晚上還借用凱玲的車子,所以專程前來察看。凱玲努力扯謊,說會買一隻大肥雞是為了省麻煩:「今天吃燒雞,明天吃凍雞,骨頭後天可以喝雞湯……」更假裝生氣解釋:「真缺德,說我這裡有男人出出進進,那不是說我跟男人同居嗎?!」房東太太伶牙俐齒回嘴:「我不管妳是不是和男人同居,反正住多一個人就要多付一份房租!」凱玲為了節錢,只得大罵有人造謠,破壞自己名譽。房東太太藉故到臥房察看,嚇得凱玲一身冷汗,所幸Joe躲在衣櫃,才沒讓她發現。
凱玲帶著Joe暢遊歐胡島,在威基基海灘看遊人衝浪作日光浴。凱玲也在大風口向Joe講述一個發生在此的真實故事,她說此地曾有一名少女跳下懸崖殉情,沒想到竟被風一層一層托住,結果竟沒有死,令Joe嘖嘖稱奇。隨後,凱玲帶Joe前往知名的國際商場及珍珠港,緬懷日軍於二戰時偷襲遺跡及烈士紀念碑等。未幾,兩人乘帆船經過鑽石山,凱玲介紹此處過去發生過一段故事……一個美麗的酋長女兒愛上黑奴,但酋長反對戀愛,被追逐的兩人只好跳火山殉情,酋長為了紀念女兒,每年都獻上許多珠寶鑽石,此處才被稱為鑽石山。Joe向凱玲示愛,她卻頻頻躲避,Joe直覺兩人距離越來越遠,他試圖追問,但凱玲始終不願說出實情。

返回凱玲住處,Joe故意扮作夏威夷原住民嬉鬧,未料,威威突然來訪,得知女友與他人同居面色如土,凱玲只得與他入臥室密談。威威已由凱玲爺爺處得知兩人過往,稱凱玲曾為Joe不唸書、不回家,爺爺因此才帶她到夏威夷。儘管凱玲解釋只是朋友相互照應,但威威仍以男朋友的身份要求Joe搬出,說完便氣憤摔門離去。另一方面,Joe得知凱玲已名花有主,悵然若失。
凱玲下班回家,Joe與他的行李都消失無蹤,急得到處尋找。多麗建議她不訪到Nemo夜總會試試。凱玲立刻趕到,只見Joe將樂手一個個揍到在地,她擔心出事,只得硬拖甫洩憤完的Joe離開。凱玲好言請Joe回自己家休息,他卻以「不想被房東太太發現,使妳惹麻煩」為由拒絕。Joe堅稱沒聽到凱玲與威威的談話,並說已在夜總會附近找到房間,再三保證會照顧自己,請凱玲勿再擔心。
凱玲將事情始末告訴好友,多麗直言Joe是因為心情不好才打架出氣,而且絕對與威威有關。多麗提醒凱玲,必須在兩者間選一個,否則腳踏兩條船,可是很累的!晚間,凱玲赴夜總會找Joe,經理卻說他把樂手打傷、東西砸爛,損失了許多錢,已經將他辭退。凱玲與多麗很為Joe不平,認為是經理欺人太甚。


Joe失去蹤影,人海茫茫,凱玲為此鬱鬱寡歡。見房東太太再來查房,她竟板起臉孔坦承:「這裡是有男人住,不過已經搬走了!」令對方既尷尬又不解。數日後,多麗與男友巧遇在加油站打工的Joe,凱玲迫不及待前往,終於找到見到朝思暮想的他。凱玲溫柔囑咐:「如果有困難一定要找我,不要忘了,我是妳的朋友。」Joe故作瀟灑稱沒有困難,也不希望再麻煩凱玲,並答應只要生活穩定,必會去看她。離去前,Joe請她一併問候威威,凱玲聞言淒然道:「威威?你知道什麼,我根本不愛他。」
重遇Joe後,凱玲恢復往日神采,並買了許多東西要送給他。下班後,她和多麗一同前往加油站,但Joe的同事(謝賢)卻說他已經辭去工作、下落不明。凱玲不解Joe為何不辭而別,她走遍兩人同遊的景點,但都未見蹤影。

某天夜晚,Joe突然帶著一名作風大膽的金髮女郎JoJo去找凱玲。JoJo拿著酒瓶,一進房間,就將音響開得震天,旁若無人地扭動身軀。Joe表示此女的父親為地產商,而她則是有名的play girl,只要跟著便有吃有喝。Joe知道自己變了,但迫於生活也只好如此。凱玲勸他回港唱歌,重新開始,別在此虛度光陰,Joe無奈搖頭,隨即帶酒醉的JoJo返家。
多麗見凱玲整日愁眉苦臉,認為她應回到Joe尚未來此時的生活,即選擇家世良好的威威。況且Joe現在也有新歡,不該再懸念於他,如此還有什麼問題?多麗說完,凱玲嘆氣道:「問題是,他不是Joe。」另一方面,Joe回到家,竟看到JoJo與另一名男子熱吻,妒火中燒的他竟打JoJo一耳光,因此被趕出門,再度漂泊街頭。

凱玲對威威的追求不置可否,態度冷淡冷漠。傍晚,威威送凱玲至花店,Joe見他離開後才現身,想與凱玲談談。Joe告訴凱玲,自己被JoJo扔了,從沒想到會落到這步田地!凱玲願意提供吃住,但希望他能找份穩定的工作。Joe未接受凱玲的建議,他開口借一千元,想先離開此地,否則不只會繼續墮落,更會一再連累凱玲。Joe怕被朋友譏笑,不願回香港,執意到沒有人認識的地方,凱玲得知Joe的想法,決定代他向威威借錢。凱玲難得對威威和顏悅色,竟是為了Joe,這另威威難以接受,大罵Joe是吃軟飯的東西,並說只要凱玲和他在一起,兩人就完了!
凱玲別無他法,只好找經營餐廳的爺爺幫忙。爺爺表明知道借錢的人是Joe,凱玲認為是威威從中作梗,認為眾人都誤會Joe,都看不起他。爺爺心裡雖然萬般不願,但見孫女一心為Joe,決定拿出一千元,並對孫女說:「妳的個性最倔強,從來沒要求過什麼,或許他對妳真的很重要!」凱玲聞言感動異常。


Joe即將離開夏威夷,等候凱玲送機時,他打電話給威威,坦承當初是為了凱玲才來夏威夷,可是現在卻發現自己無法帶給她快樂,不配與她一起。威威很受感動,也要趕赴機場送行。威威與凱玲會合,她卻說:「Joe走了,我們兩個也完了!」凱玲稱自己不需汽車洋房,威威不懂她究竟需要什麼?凱玲只是苦笑。
到達機場,Joe低聲說:「我不會忘記這裡的一切,更不會忘記我欠妳一千塊錢。」凱玲詢問即將赴紐約的Joe衣服帶夠沒,並囑咐他記得寫信,Joe感嘆自己欠凱玲太多,意有所指地希望她能找到一位能夠依靠的好人。Joe請求凱玲勿送進機場,讓他一人默默離去,凱玲看著Joe的背影,不禁潸然淚下。
Joe即將登機,卻聽到凱玲呼喚自己的聲音,眼前出現拿著機票的凱玲。剎那間,兩人明白已離不開對方,在機場內緊緊相擁。

5 則留言:

  1. 粟子
    別說自己沒戰鬥力了,我也和妳一樣,看到光點外,人多成那樣,心都涼了半截!我也是超想看窗外的。真不知道還有什麼辦法可以看得到?我很好奇呢!窗外的版權問題到底是怎麼回事啊?粟子知道嗎?
    對啦!本週日我將飛往上海度假,回程還會在香港停留幾日。一定不會忘記為妳準備一份小禮。印象中,粟子妳喜歡具有傳統味道的小東西,還有什麼特別喜好嗎?請告訴我喔!Elsa

    回覆刪除
  2. Elsa:
    唉!雖然預料會有不少人看「無料」影展,但沒想到竟會大排長龍!不過有人看總是好事,我只好待在家欣賞小銀幕啦!^.^
    關於〈窗外〉的版權問題,我曾在書中看過原委,但記不太清楚。原則上,似是宋存壽未得到瓊瑤同意即拍攝此片,後來便因版權問題,遭瓊瑤向法院申請扣押,故沒有在台灣上映。(詳細內容蠻複雜,或著可在網路上搜尋)
    我幾年前曾購得錄影帶,至於現在哪裡可以找到,我就不太清楚了。
    很謝謝妳惦記著小禮這件事,如妳所說,我是個愛老東西傳統貨的怪咖。說實話,我是個不擅送禮的人,也未想過自己喜歡收怎樣的禮,實在沒點子呀!→說到這,還是請妳別把此事放在心上,當初寄書就是單純交朋友,不用勞妳準備小禮了!

    回覆刪除
  3. 就是呀,好不爽,为什么甄珍喜欢年长他这么多的谢贤,就是和邓光荣不来电,没经哟,可能太象都是调皮年轻?没有吸引力,或者甄珍也是任性,邓光荣比较大男子,所以不来电,可是不会啊,刘家昌也象个孩子要甄珍疼,说明甄珍很大度,不知道,可能和谢贤离婚,甄珍变的如此大体,反正就是没明白为什么邓光荣和甄珍不来电?!

    我也喜欢超喜欢娃娃脸的他们,就是这样喜欢邓光荣哈哈,好CUTE

    这部影片是依达当时也觉得意外,依达的作品真是悲情,揭露人间疾苦和阴暗面,难得一部轻喜剧,大凡谢贤用依达小说拍戏,整个不是邓光荣瞎子,就是甄珍生病,要不心理变态

    好讨厌郑少秋,ALAN已经在肥姐葬礼上批斗过他了,肥姐真的很喜欢秋,可是秋是个负心人,ALAN是看着肥姐这么多年辛苦带大孩子苦过来,在葬礼上ALAN狂拭泪,他那段话无论别人如何说他不分场合,但是他实在是气不过,现在不说,何时说呢?反正我支持他正义!

    天,刚回复好的白景瑞的留学三部曲,竟然在这篇文章看到你也有如此感想,握手握手,知音,好羡慕你全家有充足的时间和金钱去全世界旅游哦,粟妈也好有意思啊,还看了一段爱在夏威夷出发了,嘻嘻,现在的HAWAII肯定比以前更先进吧,不过晒晒太阳享受人生才是最主要的。

    回覆刪除
  4. thanks for share....

    回覆刪除

粟子著作×15